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美人如画DVD版 电视剧 热度 1136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古装 / 言情

导演: 李慧珠 邓伟恩

简介: 倾城雪讲述的是明代江南两个刺绣之家的争斗及两家年轻人间的爱和恨。江家和杭家是苏州两个刺绣大户,专为皇帝缝制皇袍,由于竞争的关系,两家关系是面和心不和。杭家长子杭景枫一直默默爱着江家千金江嘉沅,但碍于家...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50/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苏州小镇上一派热闹的景象,蜀粤湘苏四大绣派奉命为朝廷共绣百丈锦屏,素有“神针绣郎手”之称的江学文为此次活动认真做着准备,因女儿嘉沅顽劣不堪,故派她的贴身丫鬟佩芸代为参加,玉琴、敬亭夫妇和他们的儿女景风、景珍在一旁帮忙。白公公作为此次活动的代表备受尊崇,他刚准备在最高处落针,学文却说最高处只有天子才可以落针,白公公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涌上一丝恨意。另一边,徐雷带着徐恨在小镇上落脚,来到江家打算谋一个差事,徐恨四处闲逛,发现了五花大绑的嘉沅,嘉沅骗他说自己是被江家拐骗至此,不久就会被卖到妓院,要他放了自己,单纯的徐恨不知是计将她放走。白公公对佩芸的绣工颇为欣赏,将她当做学文的女儿,学文唯唯诺诺,不敢否认。

  • 江嘉沅感觉徐恨跟着爹走向闯北挺好的,她讲起了当年被逼喝参汤的事情,徐恨感觉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江嘉沅认为参汤和馊水的味道差不多。江嘉沅带着徐恨准备从狗洞钻进去江家绣庄,江家人在满城寻找她,江嘉沅给徐恨在绣庄里介绍着刺绣,他要走时被江嘉沅叫住。杭景珍发现江嘉沅和徐恨后带人来到屋外,还大叫抓贼,江嘉沅让徐恨赶快走,结果他们一不小心将房间的蜡烛推倒,绣房里着起大火,江嘉沅的母亲在家里十分担忧。江嘉沅和徐恨被带到衙门问话,徐恨感觉太过丢人,江嘉沅并不害怕,她已是这里常客,得知她偷盗、纵火等情况后县太爷并不吃惊。

  • 景风在客栈门口回忆妹妹的话,正巧遇见替沅沅送信给徐恨的佩芸,把信拦截下来的景风送佩芸回去。一路交谈,景风担心沅沅心里太热闹没了自己的位置,佩芸多希望景风少爷心里也给别人留下位置。沅沅本来是受罚每隔一个时辰到爹爹门前报到的,结果一时贪玩给佩芸学各色人物,吵醒了熟睡的爹爹,被罚抄写论语,景风来的时候她还没写完。景风是带着醋劲来的,他生气沅沅对自己一点不温柔,看到景风手里自己写给徐哥哥的信分享者电视,她直骂他是小人。景风根本没看也没拆那封信,看到景风生气离开,沅沅把信拆开读给他。看到景风吃醋,沅沅笑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苏州小镇上一派热闹的景象,蜀粤湘苏四大绣派奉命为朝廷共绣百丈锦屏,素有“神针绣郎手”之称的江学文为此次活动认真做着准备,因女儿嘉沅顽劣不堪,故派她的贴身丫鬟佩芸代为参加,玉琴、敬亭夫妇和他们的儿女景风、景珍在一旁帮忙。白公公作为此次活动的代表备受尊崇,他刚准备在最高处落针,学文却说最高处只有天子才可以落针,白公公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涌上一丝恨意。另一边,徐雷带着徐恨在小镇上落脚,来到江家打算谋一个差事,徐恨四处闲逛,发现了五花大绑的嘉沅,嘉沅骗他说自己是被江家拐骗至此,不久就会被卖到妓院,要他放了自己,单纯的徐恨不知是计将她放走。白公公对佩芸的绣工颇为欣赏,将她当做学文的女儿,学文唯唯诺诺,不敢否认。

  • 江嘉沅感觉徐恨跟着爹走向闯北挺好的,她讲起了当年被逼喝参汤的事情,徐恨感觉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江嘉沅认为参汤和馊水的味道差不多。江嘉沅带着徐恨准备从狗洞钻进去江家绣庄,江家人在满城寻找她,江嘉沅给徐恨在绣庄里介绍着刺绣,他要走时被江嘉沅叫住。杭景珍发现江嘉沅和徐恨后带人来到屋外,还大叫抓贼,江嘉沅让徐恨赶快走,结果他们一不小心将房间的蜡烛推倒,绣房里着起大火,江嘉沅的母亲在家里十分担忧。江嘉沅和徐恨被带到衙门问话,徐恨感觉太过丢人,江嘉沅并不害怕,她已是这里常客,得知她偷盗、纵火等情况后县太爷并不吃惊。

  • 景风在客栈门口回忆妹妹的话,正巧遇见替沅沅送信给徐恨的佩芸,把信拦截下来的景风送佩芸回去。一路交谈,景风担心沅沅心里太热闹没了自己的位置,佩芸多希望景风少爷心里也给别人留下位置。沅沅本来是受罚每隔一个时辰到爹爹门前报到的,结果一时贪玩给佩芸学各色人物,吵醒了熟睡的爹爹,被罚抄写论语,景风来的时候她还没写完。景风是带着醋劲来的,他生气沅沅对自己一点不温柔,看到景风手里自己写给徐哥哥的信分享者电视,她直骂他是小人。景风根本没看也没拆那封信,看到景风生气离开,沅沅把信拆开读给他。看到景风吃醋,沅沅笑了,

  • 嘉沅不忘娘亲嘱咐,在白云观刺绣,却被佩芸挑剔,委屈落泪,到庭院大呼要回家。闻声而来的明娟看到她,忍不住又提起自己的往事。爹娘要把自己卖到妓院,好给哥哥娶媳妇,是静安师太收留了自己。得知自己错怪了师太,沅沅安静的来到了师太面前,和师太道歉还请求师太留下明娟,她偷偷的和师太说了一个计谋。

  • 徐恨督促嘉沅练习刺绣,嘉沅不肯听话,二人正纠缠间,景风进来,见状和徐恨打了起来,嘉沅急忙护住徐恨。敬亭一面教训景风,一面假装和嘉沅联成一线,说学习要循序渐进,不能一蹴而就,景风不禁泛起一丝疑惑。嘉沅回到家中,学文问起她学习的情况,她凭着记忆说了一通,居然蒙混过去。景风找到徐恨,要他不许再接近嘉沅,徐恨说出敬亭根本不肯用心教嘉沅。

  • 嘉沅、景珍等人来到了湖南,景珍抓紧最后的时间练习着刺绣,嘉沅却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她用赌博赢来的钱摆了一大桌子好菜,请景珍和徐恨一起吃,景珍要徐恨替她准备麻油喝了下去,毫无心机的嘉沅大吃大喝,结果一晚上都在闹肚子。徐恨规劝嘉沅要有上进心,嘉沅却认为各人有个人的选择,景珍选择的是当绣娘,而自己选择的是快乐无忧的生活。次日,嘉沅又来到赌坊赌博,手气好得不得了,把把通吃,江福和佩芸实在看不下去,先行离开。徐恨给嘉沅买来治拉肚子的药,景珍将药全部扔到了地上,要他离嘉沅远一些,否则会告诉景风,徐恨告诉她就是景风拜托自己照顾嘉沅的。晚饭时间已过,嘉沅还没有回来,众人十分焦急,只有景珍一个人幸灾乐祸。徐恨和江福一路寻找,不知不觉来到了妓院,挨个房间找了起来。天羽和老板们在包房里谈着生意,徐恨闯了进来,老板们纷纷离开,天羽气恨徐恨搅黄了自己的生意欲动手,被下人拉开。

  • 景珍、江福和佩芸已先行上路,徐恨带着嘉沅收拾东西,嘉沅将各种各样的东西往身上塞,唯独不拿自家的绣谱。天羽和老板谈好买地的事情,要大有去买酒,不小心将嘉沅写的欠条带了出来,不禁感叹起世间缘分。徐恨驾车从他身边经过,天羽没有发觉,他来到客栈,发现嘉沅他们已经退房离开,几个人就这样擦肩而过。景珍、江福和佩芸在路上焦急等待,徐恨和嘉沅赶到,佩芸向嘉沅说起景珍的恶劣行径,嘉沅突然想到徐恨对自己的好,不禁恍惚起来。学文找敬亭商量儿女的婚事,敬亭没有表态,沅母暗暗埋怨学文,玉琴对敬亭的态度也表示不理解,敬亭告诉她风水轮流转,等到自家风光的时候再考虑婚事不晚。众人进得宫来,嘉沅和学敏相见甚欢,景珍想从学敏的嘴里打探一些内幕消息,学敏告诉她们今年的比赛跟往年一样,不会有什么不同。白公公提醒皇帝又到了选拔绣娘的时候,皇帝听闻选拔规则还跟往年一样,建议多想出一些新意。景珍在认真准备着,嘉沅却到处乱蹿,寻找着御膳房的位置,江福带着徐恨在御膳房里见一个老乡,嘉沅正好进来,御膳房里的山珍海味看得她眼花缭乱。

  • 景珍带着绣娘们找嘉沅的麻烦,说她事先知道了考试的题目,众人打了起来,现场乱成一团。白公公将景珍和嘉沅找来训斥,景珍察言观色,处处讨好,嘉沅却直来直去,语出惊人,白公公将景珍独自留下,把下一个测试的题目透露给了她。测试开始,考试的题目是“规矩”,待选绣娘们个个苦思冥想,只有景珍一个人下针如飞。嘉沅想不出个所以然,无聊地四处走动,忽然看到了皇上,计上心来。皇上看到嘉沅交上来的答案竟然就是“皇上”二字,又听得嘉沅解释得字字珠玑,不禁龙颜大悦。还有最后一道试题“国泰民安”,绣娘们个个绣着自己心中的“国泰民安”,只有嘉沅一个人跑到御膳房找吃的,徐恨替嘉沅想到了一个主意。嘉沅回到房中,想起了徐恨在自己手上画绣谱的情景,心中不禁感慨起来,在感情上注定会辜负他了。

  • 江家放起了鞭炮庆贺,景风听闻嘉沅中了绣娘,心中暗呼不妙,果然,他一回到家中就听到砸东西的声音,敬亭正在里面发着脾气,认为嘉沅是故意让杭家人难堪,只有玉琴认为景珍可以做候补绣娘而沾沾自喜。敬亭认为是景风私下教了嘉沅,景风十分委屈,说他自己永远都是杭家的儿子,不会胳膊肘往外拐。敬亭和玉琴到江家提亲,学文却以要绣龙袍没时间准备拒绝了,景风不禁愕然。敬亭吩咐徐雷将劣质丝的分量加重,再放出风去,徐雷却说如果做就要将事情做绝。深夜,嘉沅来到了徐恨的房间,见他已经睡着,便将自己不能喜欢他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要将他的功劳公之于众,这一切都被假睡的徐恨听在耳中。徐恨找到嘉沅,不让她将自己画绣谱的事情说出去,二人的对话被躲在暗处的景珍听到。

  • 夜黑风高,徐雷偷偷地将蚕叶都喷上了水,蚕宝宝们一夜之间死伤大半,蚕农们去找学文,嘉沅担心学文的身体,要他们去找敬亭商议,敬亭趁机压价,蚕农们同意暗中给敬亭一成的好处。嘉沅带着佩芸亲自给学文买药,在路上碰到了一个男人觉得很面熟,猛地想起看到明娟的情景,悄悄地跟了上去,果然发现明娟被几个恶汉绑着,她怕耽误给学文煎药的时间,决定晚上再来。

  • 徐雷赶赴广州找天羽采购劣质蚕丝,天羽无意中说起嘉沅遭人虏劫的事情,徐雷陷入沉思。江杭两家积极地准备着婚事,沅母给嘉沅挑选首饰,嘉沅通通要了两份,一份留给自己,另一份留给明娟。明娟拒绝了嘉沅的馈赠,嘉沅却总想着为明娟做些什么,于是求学文亲手绣一幅作品。徐雷将嘉沅遭劫的事情告诉了敬亭,大家纷纷向景珍询问事情的始末,景珍沉默不语,徐恨为证明嘉沅清白,将事情地经过说了出来。

  • 杭家夫妇找到学文,向他诉说了事情的始末,决定退婚,嘉沅和景风回来,玉琴提出验身,嘉沅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问景风是否能承受结果,景风犹豫了一下,告诉她可以承受。稳婆替嘉沅验身,证明她还是处子之身,景风松了口气,嘉沅却宣布江家退婚。杭家夫妇灰头土脸地回来,徐恨开心地笑了,景珍点出了徐恨喜欢嘉沅的事实。

  • 明娟趁白公公午睡的工夫溜出来找嘉沅,要她小心白公公,丝毫没有察觉丫鬟在不远处监视着自己。明娟回到府中,谎称自己出去给白公公买酱肉烧饼,白公公戳穿了她的谎言。外面下起了雪,白公公让明娟跪在雪地里,雪不停不许起身,明娟被冻得晕倒在地。

  • 白公公向皇上禀报学文已经招认,并诬蔑学文一直以来就妄自尊大,不把皇上看在眼里,皇上要他给学文一点警告。徐雷提醒敬亭已经到了全面接收江家产业的时候,敬亭找到嘉沅对帐,嘉沅对此一窍不通,将一切事情都交给敬亭处理。学文坚决不画押,白公公以嘉沅和沅母作为威胁,要他尽快承认此事,免得大家都不好过。嘉沅和沅母决定到京城救学文,走到半道,徐恨截住马车陪她们一同上路。

  • 明娟到客栈找嘉沅,她不知沅母还不知情,将学文已死的消息说了出来。明娟回到家中,得知白公公将嘉沅抓进大牢,急忙跪下替嘉沅求情,希望白公公积善存德,饶过嘉沅。徐恨见嘉沅许久还不回来,决定出去找她,不料徐雷找上门来,劝他趁此机会离开嘉沅跟自己回云南老家,徐恨不肯,徐雷说出嘉沅和景风已有婚约,他夹在中间等于陷嘉沅于不义。徐恨去找沅母,屋里没有人应答,他将一封信塞进门里,跟着徐雷离开。

  • 明娟十分自责,劝景风尽快带着嘉沅回去,嘉沅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始终一言不发。徐恨不肯认敬亭为义父,他找到敬亭,发现他正在派人摘“神针绣郎手”的匾额,急忙上前询问,敬亭告诉他江家已被查封。景风和嘉沅回到了镇上,嘉沅准备带着父母的尸体回家,路人议论纷纷,嘉沅来到绣庄,发现偌大的绣庄里一片败落的景象,晕了过去。敬亭将嘉沅接回了家中,打算替她父母办丧事,玉琴向敬亭抱怨,佩芸匆匆进来,告诉他们嘉沅不见了。嘉沅一个人回到了江宅,徐恨找到她,向她表达了爱意,劝她坚强起来,景风赶来,带着嘉沅离开。

  • 嘉沅许久没有回来,玉琴吩咐不许给嘉沅留饭,江福拿自己的私房钱找到佩芸,要她替嘉沅买一些酱肉烧饼回来,嘉沅拿着酱肉烧饼要和景珍一起吃,佩芸不能阻止,暗暗着急。玉琴正在跟管家对帐,看到嘉沅拿着酱肉烧饼进来,故意冷言冷语地说风凉话,嘉沅回到房中偷偷落泪。嘉沅准备在杭家给父母办一场盛大的法事,景风十分为难,只好找敬亭商量,敬亭用计策骗玉琴同意。

  • 敬亭找到徐雷,要他停止到广州进货,并且尽快离开躲避风头,临行前,徐雷叮嘱徐恨好好地在杭家学本事,将来一定会有出头之日。徐恨劝嘉沅要振作起来,到绣庄做点事情,不要整天在杭家屋檐下生活,嘉沅认为自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也就不再怕别人再算计。佩芸赶来拉走嘉沅,二人回到杭家,景珍冷言冷语地讽刺,要佩芸将已经缝好的被子拆开重缝。徐恨找到敬亭希望到他身边做事,敬亭正求之不得,马上就答应了,徐恨对敬亭的态度很疑惑。

  • 佩芸拉着嘉沅买皮草,嘉沅却买了很多胭脂首饰送给玉琴和景珍,景珍看着首饰,阴阳怪气地试探着嘉沅和佩芸,看出嘉沅毫不知情,反倒幸灾乐祸起来。徐恨查着帐本和货物,发现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敬亭一一向他解释,回答得滴水不漏。敬亭以为是嘉沅对徐恨说了什么,他找到嘉沅,意味深长地要她以后有什么事就跟自己说,不要再找别人,嘉沅没有听出弦外之音,觉得有些纳闷。玉琴怀疑江福偷了杭家的东西出去卖,景珍也在旁边不阴不阳地挑拨着,嘉沅终于爆发了

  • 江福看出了徐恨对嘉沅的情意,但江福也无力帮徐恨改变现状。江福无意间告诉徐恨昔年学文并未去过云南,反而是敬亭代替学文前往。嘉沅收拾东西准备搬出杭家,她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并感谢玉琴和景珍。玉琴害怕自己没办法向景风交代,她与景珍合伙演戏诋毁嘉沅。景风听闻后不愿再见嘉沅,佩芸前去找景风理论,景风终于来看望自己未过门的妻子。

  • 景风发现景珍造谣自己和佩芸有染,并无事生非的将此猜测告诉了嘉沅。景风前去向嘉沅澄清自己和佩芸的关系,他无意间伤了佩芸的心。嘉沅开的小饭馆起名为“吃饭”,饭庄开业的第一天竟无人问津。徐恨敲着锣在大街上吆喝,饭庄生意瞬间转好。敬亭得知徐恨在街上叫卖十分生气,他觉得徐恨辜负了自己的栽培。乡亲们在背后指责杭家人的做法,敬亭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 徐恨怕供货不足,准备到桑农那儿去看看情况,临走前,他约出景风,表示要和他公平竞争,最后的决定权是嘉沅。徐恨买了两双鞋和治烫伤的药,要佩芸拿给嘉沅,佩芸问他为何不亲自送去,徐恨表示不想再打扰嘉沅,依依不舍地离开。天羽带着大有来到苏州考察绣市情况,转眼到了吃饭时间,便来到嘉沅的小饭馆吃饭,天羽看着嘉沅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天羽回到客栈,大有向他提起湖南的桑林,天羽猛地想起救嘉沅的情景。景风买了首饰和香膏要佩芸拿给嘉沅,佩芸告诉他徐恨送的礼物比他用心得多,但是自己并没有交给嘉沅,景风要她将徐恨的礼物一并交给嘉沅,两人公平竞争。

  • 嘉沅到客栈去找天羽,掌柜出言侮辱,嘉沅故意说自己的饭馆大酬宾,将他的客人全部拉走。景珍也要开饭馆,敬亭说她胡闹,正逢嘉沅过来找敬亭,景珍下不来台,哭着离开。嘉沅向敬亭说起天羽卖丝的事情,敬亭有所警惕,说自己从未派人到过广州进丝,而嘉沅根本就没说过天羽从广州来的事情,对敬亭更加怀疑。嘉沅用沙盘推测着事情的真相,佩芸认为徐雷和徐恨是父子,这件事肯定跟徐恨有关,嘉沅替徐恨辩解,说敬亭和景风也是父子,照她这么推理景风也应该是怀疑对象。

  • 景风被关进了大牢,玉琴、敬亭和景珍去看他,敬亭气愤地打景风。天羽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嘉沅担心地看着大夫为他疗伤。徐恨回来,走到巷子口,发现很多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听闻饭馆内出了人命,徐恨大惊失色。敬亭不肯去救景风,玉琴和景珍大哭,徐恨安慰她们,要她们准备好衣物和银两,自己出面到大牢打点。嘉沅带着江福和佩芸回小饭馆,路人们议论纷纷,嘉沅无畏地面对他们,自己讲述起案发经过来,围观的人群被她震住了。徐恨向敬亭说起景风的情况,认为现在只有嘉沅能救景风,在门口偷听的玉琴拉着景珍跑到小饭馆,跪下求嘉沅出面替景风做伪证,嘉沅看着自私的母女俩,冷冷地拒绝了。佩芸求嘉沅答应玉琴的要求,嘉沅指出她喜欢景风的事实,佩芸无言以对。

  • 徐恨难以表达自己对嘉沅的感情,嘉沅在徐恨脸上浅吻证明了自己的态度。徐恨得知嘉沅的意思兴奋不已,嘉沅也彻夜未眠。景珍前来看望天羽,她帮天羽穿衣服显摆自己的贤惠。嘉沅与徐恨约会,徐恨欲公开两人的关系,但嘉沅不愿太早公开。佩芸来狱中看望景风,她的痴心被玉琴怒骂为高攀。景珍向天羽支招让其和敬亭合作,徐恨得知后表示反对。

  • 景珍未将饭菜送给景风,玉琴以为女儿在外面勾搭了别人。景珍施计让父亲用天羽的丝,敬亭只好答应了景珍。天羽看出了徐恨和嘉沅的关系,他出言劝嘉沅恰巧被徐恨看见。玉琴欲接景风出狱,但被敬亭拦了下来,敬亭觉得景风让他很丢面子。杭家无人来接景风,只有佩芸前来接他。景风和佩芸一夜未归,但佩芸从不后悔自己失身。

  • 景风反驳他的父亲,他指责敬亭太爱面子。景风回家后便一蹶不振,玉琴着急的劝解儿子却未奏效。嘉沅带着佩芸前来劝解景风,嘉沅软硬兼职终于说醒了景风。景珍旁敲侧击的打听天羽家中之事,得知天羽的妻子没有孩子,景珍兴奋不已。景珍牵线搭桥让敬亭和天羽合作,但如果敬亭买了天羽的丝,徐恨就会失信于桑农。敬亭不愿女儿做小,他坚决反对景珍喜欢天羽。

  • 嘉沅将景风送给她的东西都还给了景风,嘉沅告诉杭家夫妇她想退婚。敬亭心里虽不愿接受嘉沅,但表面上仍表示遗憾。景风责怪佩芸没能将徐恨和嘉沅的事告诉自己,景风气急之下将佩芸推倒在地,江福帮佩芸说话反被其嫌弃。嘉沅得知了佩芸和景风的事,她希望景风能对自己做的事负责。天羽准备回广州,景珍承诺她会等天羽回来。

  • 景风准备在联展上绣嘉沅的画像,敬亭对儿子的做法表示不满。徐恨得知敬亭只是想要利用桑农,他阻止桑农收敬亭的钱款。如果桑农们和敬亭合作天羽就无法进苏州,景珍前来求嘉沅希望她能帮忙。佩芸深夜里呕吐不止,嘉沅发现佩芸怀了景风的孩子,景风得知此消息颇为震惊。白公公前来杭府,景珍颠倒黑白的辱没嘉沅,白公公决定惩治嘉沅。

  • 嘉沅希望景风给佩芸一个交代,但景风却只要孩子不要佩芸。明娟劝嘉沅赶紧和徐恨离开苏州,明娟还将学文绣的龙袍给了嘉沅。得知明娟偷偷给嘉沅传信,白公公暴打明娟。嘉沅不希望像失去父亲那样再失去徐恨,她劝徐恨带自己离开。敬亭将徐恨的事摆平,他责怪女儿太多事。敬亭让景风去将徐恨找回来,景风坦言他想和佩芸成亲,敬亭同意了儿子的想法。

  • 景风回来向敬亭复命,敬亭责怪他办事不力,要他再去寻找,玉琴对敬亭的态度十分疑惑。景风去看佩芸,将从乡下带回来的枕头送给她,佩芸感动地落泪,景风说起迎娶她过门的事情,佩芸想到敬亭跟自己说的话,希望事情低调处理。景风询问敬亭是不是去找过佩芸,敬亭告诉他孩子可以认,但如果一辈子跟一个不爱的人生活在一起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景风表示自己会努力去爱佩芸。景风陪着佩芸一起逛街游玩,路人议论纷纷,这一切被景珍看在眼里。

  • 景风找到江家以前的佣人铁嫂询问佩芸的下落,铁嫂将江家乡下的地址告诉了他,并且说敬亭也来询问过。敬亭已先一步找到了佩芸,给了她一些钱,要她安心将孩子生下来,为了孩子有个更好的未来,一定要让他回杭家,佩芸将钱还给敬亭,表示孩子生下后就会将孩子送过去。敬亭前脚刚走景风后脚就找来,表示自己一定会迎娶佩芸进门。他带着佩芸招摇过市,路人纷纷议论,景珍发现了二人,急忙告诉了父母。

  • 景风坚持要娶佩芸,将她带回了家中,二人择日成亲,客人们议论纷纷,玉琴听得越来越恼火,闯到新房里大骂佩芸,佩芸想到自己经历的种种,最终选择上吊自尽。景风变得颓废异常,终日喝得醉醺醺的在街上晃荡,玉琴怎么也劝不回他,徐雷回到镇上,看到景风颓废的样子,将他拉回了家。徐雷得知徐恨和嘉沅一起不见了,责怪敬亭没有尽到责任。外面下了瓢泼大雨,徐恨到田里抢收庄稼。嘉沅忽然发现龙袍上的龙爪露出了金色,十分疑惑。徐雷来到了云南老家,看到嘉沅挺着肚子十分震惊,告诉她龙袍是自己用蓝染根染的,而学文也是自己逼死的,说完拿起剪刀刺向嘉沅的肚子,欲置孩子于死地,徐恨正好回来,他不知来人是徐雷,一刀将他砍死。

  • 嘉沅艰难地走在野外,肚子忽然痛了起来,前面有一座破庙,嘉沅急忙跑了进去,倒在地上。学敏在宫中年头已满,准许返回家乡,她只身来到了破庙,听到有人喊救命急忙去看,发现躺在地上的竟是嘉沅,在学敏的帮助下,孩子顺利出生了。皇上离宫出巡,嘉沅上前拦轿喊冤,将状纸和皇上给自己的玉佩呈了上去,皇上听闻了事情的真相,下旨将白公公抓了起来。

  • 天羽得知敬亭来到广州热情招待,敬亭问起徐恨的下落,天羽说并没有来到这里,劝他耐心等待。学敏找到徐恨,告诉他学文不可能是他的亲生父亲,劝他回苏州找嘉沅和孩子,徐恨却说彼此的至亲都被对方伤害,心中的阴影已经形成,与其每日痛苦地面对,倒不如相忘于天涯。学敏骗嘉沅说徐恨已死,嘉沅承受不住打击整日借酒消愁,更是将恨意撒到孩子身上。这一日她找来奶娘将孩子抱走,自己则来到绣庄,景珍告诉她不要痴心妄想,嘉沅却发誓要夺回绣庄,二人彼此眼中都是仇恨的目光。

  • 玉凤的姑姑苗青帮玉凤分析三大长老的势力,并要她在徐恨的事情上小心谨慎,下人小萍从徐恨处回来,说徐恨告诉自己有一个叫佩芸的姑娘跟玉凤长得一模一样,苗青听到此话大为震惊。江福在杭家门口为佩芸超度亡灵,玉琴出来追打江福,不小心被老鼠夹子夹到了脚,江福上前替玉琴解围,被路过的邻居看到,以为二人有暧昧之情。玉琴离开之时不小心将自己的钱袋丢在地上,江福捡起钱袋,准备留做为佩芸超度亡灵之用。嘉沅来到佩芸的坟前拜祭,景风醉醺醺地过来,嘉沅看到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气愤地打了他一个耳光。

  • 成亲之日,徐恨跑到外面,苗青向他打听佩芸的事情,徐恨也趁机打听徐瑾,二人的对话被躲在暗处的天保听到。翌日清晨,徐恨和玉凤不肯在一处吃饭,天保从丫鬟小萍口中得知二人的情况,认为玉凤和徐恨是假成亲,带着其他二位长老去质问。一只小白鸟飞到玉凤的窗前,玉凤看出这是苗青报信的小鸟,急忙扑到徐恨的怀里,假装亲热地喂他吃饭,三位长老闯了进来,看到二人亲热的样子灰溜溜地离开。

  • 敬亭来到嘉沅住处责问,激动中掐住了她的脖子,嘉沅用花瓶将他打倒在地。敬亭昏迷不醒,玉琴准备去找嘉沅拼命,景珍要她借刀杀人。嘉沅带着孩子看病,天羽和心宁也来到诊所,二人相见十分惊喜,天羽让嘉沅先给孩子看病,心宁看出天羽对嘉沅的关心,没有动声色。心宁想抱抱孩子,嘉沅将孩子给她,孩子居然笑了。这时,一队官兵赶来将嘉沅抓走。

  • 天保带着手下气势汹汹地找到苗青,要求选出新一任的坊主,玉凤和徐恨及时赶到,拿出玉佩戳穿了天保的阴谋,天保自尽而死,其他二位长老要求处死天保的手下,玉凤却下令将他们释放,众人对她心悦诚服。玉凤要徐恨离开,徐恨担心玉凤的安危,许诺留下来帮她重振绣坊,并且会参加“天下绣才”的比赛。

  • 敬亭不断地做着恶梦,无意中说出了徐恨、念祖跟自己的关系。玉琴心灰意冷,景珍替她鸣不平,并且警告她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她在杭家的地位就会受到威胁。心宁和天羽带着念祖拜菩萨,玉琴和景珍也来到庙中,二人得知心宁怀中抱着的就是念祖,故意和心宁套近乎,并且说自己和嘉沅很熟悉,天羽看着景珍虚伪的样子,带着心宁离开。景风去看望敬亭,被景珍挡在门外,骗他说敬亭不想再见到他,景风气愤地离开。景珍警告玉琴不能让敬亭的病好起来,否则念祖的事情就会败露。

  • 徐恨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变得疯疯癫癫,玉凤拉着他来到密道,要他面对自己母亲的绣作,徐恨终于慢慢清醒过来,苗青将徐瑾当年绣的学文画像给了徐恨,徐恨发现画像上的人竟然是敬亭,知道自己和嘉沅并没有乱伦,欣喜若狂,但想到是自己亲手杀了徐雷,不知是否应该再去和嘉沅团聚。苗青开导徐恨,说他这么做并不是害了徐雷,而是救了他,徐恨终于下定决心去找嘉沅。

  • 明娟在路边等候嘉沅,一个小偷将她的一匹丝绸偷走,正巧被路过的宁王看到,急忙追赶,明娟看到二人身影,也追了过去。小偷将宁王打晕,交换了二人的衣服。明娟和甜儿赶到,以为宁王是小偷,将他带回了如意馆。宁王慢慢醒了过来,看到明娟秀丽的容貌被吸引,甜儿要将宁王送官,宁王假装承认自己就是小偷,是家里人逼迫自己出来偷东西,明娟想到自己的身世,十分同情宁王,要他留在如意馆帮工。侍卫剑飞苦苦地寻找宁王,意外碰到了学敏,二人在宫中时两情相悦,学敏却误会剑飞已有妻室,毅然斩断了情丝,再次相见,二人都恍如梦中。

  • 天羽的船不小心撞到了玉凤的船,急忙向玉凤赔礼道歉,邀请她到船上小坐,玉凤反客为主,要天羽到自己的船上,天羽得知玉凤是苗绣坊的掌门人,不由地刮目相看。二人分别提起了自己的爱人会参加这次比赛,相约在比赛那天再相见。徐恨一到苏州,就忙着去找嘉沅,学敏看到徐恨惊讶不已,对他抛弃嘉沅仍然耿耿于怀,便骗他说嘉沅抱着孩子投江自尽了,徐恨听到此言喷出了一口鲜血。

  • 徐恨不眠不休地绣着嘉沅的画像,玉凤看到他的样子十分心痛,便找到嘉沅,告诉她徐恨的心中始终装着的只有嘉沅一人。学敏和剑飞相约见面,得知他还没有找到宁王,替他担忧起来,学敏问起剑飞的妻儿,剑飞才知学敏误会了自己。比赛的日子到了,景风的手仍抖个不停,只好拿起酒拼命喝了起来。敬亭要去看景风的比赛,景珍怕他见到徐恨,将他打晕过去。

  • 宁王为了讨客人欢心,竟然扮起了孙悟空,剑飞实在看不下去,闯进去刚要说出宁王的身份,被宁王一把拉到了门外。明娟来找宁王,剑飞认出她是白公公的妾室,宁王得知明娟的身份,知她还是处女之身十分欣喜。嘉沅指挥着绣娘们的绣作,学敏找她去采办嫁妆,嘉沅无奈只好跟随。学敏发现给剑飞绣的手帕不见了,十分着急,意外看到剑飞从妓院出来,对他又产生了误会。宁王陪明娟要帐归来,发现景风醉倒在门口,急忙扶着他进了如意馆。

  • 景珍哭闹起来,想到自己的幸福都是嘉沅破坏的,将一切仇恨的苗头都对准了她。 大夫给敬亭把脉,发现他的身体十分虚弱,恐怕时日无多,敬亭支走玉琴,猛地咳出一口血来,大夫偷偷将一张纸条塞到了他的手里。玉凤拉着徐恨来到河边,徐恨看到了远处的敬亭,玉凤告诉他一切都是自己安排的,劝他了了最后的心愿。

  • 景珍将嘉沅告上衙门,说她纵火烧死敬亭,所有的证据都对嘉沅不利,罗大人下令将嘉沅收入监牢。徐恨准备离开,玉凤将嘉沅坐牢的消息告诉了他。宁王无意中听说明娟要宴请各位官员,不知她是想救嘉沅,醋意涌了上来,明娟打扮一新准备接待官员,谁知官员们被宁王叫到寒天峰去了,一个人都没有来。明娟准备到寒天峰去找官员,宁王一把将她抱住怀中,明娟急得打了他一个耳光,剑飞和学敏正好进来,说出了宁王的身份,学敏和明娟求宁王替嘉沅伸冤。

  • 宁王下令将徐恨关了起来。嘉沅被放了出来,当她得知徐恨是凶手时根本不相信,天羽也认为这件事可能跟玉琴母女有关。宁王和剑飞交谈,原来他根本不相信徐恨是凶手,只不过是想让真凶疏于防范,引蛇出洞。这天是心宁的生日,丫鬟告诉她天羽一早就跑到厨房里为她准备菜肴了,谁知一上桌才知道,天羽做的菜是为嘉沅准备的,而自己的生辰早就被他忘到了脑后。

  • 嘉沅来到大堂,说自己才是杀死敬亭的真凶,宁王下令将徐恨押上大堂,二人抢着承认自己是凶手,宁王下令将二人都关进了大牢。次日宁王升堂,宣布是徐恨和嘉沅合谋杀死敬亭,下令将他们一同处斩,除非嘉沅说出实情。嘉沅只好承认自己说了谎,宁王将嘉沅释放,把徐恨暂时收监。

  • 徐恨和嘉沅被放了出来,天羽和玉凤在外面等候,四人心情十分复杂。天羽和嘉沅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羽将早已准备好的休书交给嘉沅,要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两位长老从外人处听说嘉沅和徐恨的事情,向玉凤发难,并且逼着徐恨将同心丸吃下。景风景珍始终没有来看望玉琴,这日她被押往刑场,嘉沅和徐恨拿着食物看望她,玉琴感动地落泪。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