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爱情 6.7

讲述了三对男女在面对个人、家庭、社会等种种因素而无奈选择了隐婚。他们各自承受着隐婚带来的多重压力,既要隐藏自己的情感状态,又要保护自己的婚姻,由此上演了一场“隐婚保卫战”,是国内首...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3 / 共33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凤凰男马明宇为了自己未来的生活,在一个充满梦和希望,但也拥挤和残酷的城市拼搏。燕茜在北京打拼多年的川妹子,美丽时髦,精明能干,脾气直,说话急,做事干脆利落,她与男友马明宇果断分手。何必一直在追求燕茜,他是一个人见人爱的高富帅。韩苏苏和男友龚一新提出分手,主要是因为他的背叛。何必的母亲娜莎留洋归来、爱好打扮自己,说起话来轻声细语、阴阳怪气,性格既温柔又泼辣,有些善变,是个不折不扣的“麻辣潮妈”。当她听说何必和燕茜在一起时非常用生气,她安排秦秘书尽快查证。马明宇找韩苏苏问起燕茜为何和他提出分手,韩苏苏是燕茜的闺蜜,她将燕茜的情况告诉马明宇,两人网上相认。马明宇看到何必开车送燕茜回家,他等何必离开时上前质问,燕茜感觉她和马明宇在一起不合适,两人又发生争吵。韩苏苏夜里来到燕茜家里,燕茜是铁了心要和马明宇分手,他们相爱了三年,分手了六次,苏苏妈不理解她的想法。

  • 马明宇借机离开燕茜家里,白露在燕茜面前穿着何必的衣服,目的是让她知难而退,何必看到燕茜后急忙上前追赶过去,追上之后何必解释起来,燕茜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他,她想给彼此一个空间好好想一下。何必回去后让白露马上离开,她耍赖不走。燕茜刚到公司就听韩苏苏说起马明宇准备当众向她求婚,燕茜让她将辞职信转交给马明宇,韩苏苏鼓起勇气向马明宇表白,马明宇非常意外。燕茜妈工作时和娜莎相遇,娜莎搞不懂外地人为何都想往北京扎根,她还拿出何必的照片给燕茜妈看,燕茜妈误会了她的意思。白露和她妈刘芸来到SPA中心见到娜莎,刘芸指责何必甩了白露,娜莎相信能说服何必。马明宇的母亲吴艳红劝他不要给他爸钱,他爸把老房子都赌输了,马明宇看着父母吵架也很伤心,吴艳红劝他赶快和燕茜结婚。燕茜妈不同意马明宇和女儿分手,马明宇主动承认错误,燕茜坐在一旁,他想和她单独聊一下。马明宇找燕茜谈起房子的事情,她答应会把房子处理后将钱还给他,但燕茜妈坚持反对,等马明宇走后燕茜说她已经喜欢上别人。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凤凰男马明宇为了自己未来的生活,在一个充满梦和希望,但也拥挤和残酷的城市拼搏。燕茜在北京打拼多年的川妹子,美丽时髦,精明能干,脾气直,说话急,做事干脆利落,她与男友马明宇果断分手。何必一直在追求燕茜,他是一个人见人爱的高富帅。韩苏苏和男友龚一新提出分手,主要是因为他的背叛。何必的母亲娜莎留洋归来、爱好打扮自己,说起话来轻声细语、阴阳怪气,性格既温柔又泼辣,有些善变,是个不折不扣的“麻辣潮妈”。当她听说何必和燕茜在一起时非常用生气,她安排秦秘书尽快查证。马明宇找韩苏苏问起燕茜为何和他提出分手,韩苏苏是燕茜的闺蜜,她将燕茜的情况告诉马明宇,两人网上相认。马明宇看到何必开车送燕茜回家,他等何必离开时上前质问,燕茜感觉她和马明宇在一起不合适,两人又发生争吵。韩苏苏夜里来到燕茜家里,燕茜是铁了心要和马明宇分手,他们相爱了三年,分手了六次,苏苏妈不理解她的想法。

  • 马明宇借机离开燕茜家里,白露在燕茜面前穿着何必的衣服,目的是让她知难而退,何必看到燕茜后急忙上前追赶过去,追上之后何必解释起来,燕茜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他,她想给彼此一个空间好好想一下。何必回去后让白露马上离开,她耍赖不走。燕茜刚到公司就听韩苏苏说起马明宇准备当众向她求婚,燕茜让她将辞职信转交给马明宇,韩苏苏鼓起勇气向马明宇表白,马明宇非常意外。燕茜妈工作时和娜莎相遇,娜莎搞不懂外地人为何都想往北京扎根,她还拿出何必的照片给燕茜妈看,燕茜妈误会了她的意思。白露和她妈刘芸来到SPA中心见到娜莎,刘芸指责何必甩了白露,娜莎相信能说服何必。马明宇的母亲吴艳红劝他不要给他爸钱,他爸把老房子都赌输了,马明宇看着父母吵架也很伤心,吴艳红劝他赶快和燕茜结婚。燕茜妈不同意马明宇和女儿分手,马明宇主动承认错误,燕茜坐在一旁,他想和她单独聊一下。马明宇找燕茜谈起房子的事情,她答应会把房子处理后将钱还给他,但燕茜妈坚持反对,等马明宇走后燕茜说她已经喜欢上别人。

  • 白露找何必说她也准备进何氏公司,何必希望她不要再来干涉自己,白露还被安排为何必的上司,她主要得到了娜莎的支持。马明宇带着韩苏苏来到他妈的饭馆,马母看出苏苏喜欢马明宇,她听到后假装平静,马明宇没将他和燕茜分手的事情讲明。娜莎来到燕茜家里,燕茜妈知道她此来目的,娜莎还建议她们将房子处理掉并去郊区工作,她还拿出安家费。燕茜妈不想轻易搬走,她在娜莎面前也不支持让女儿和何必在一起。燕茜妈找到她后要拉她离开,何必猜出是他妈从中作梗,燕茜被她妈关在屋里。马明于安慰苏苏,苏苏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何必回家后和娜莎发生争吵,韩苏苏来到燕茜家里劝她和何必隐婚,燕茜想慢慢来。马明宇和佳期旅行社的赵总提出合作,赵总向他说起新来的员工叫燕茜,她准备让燕茜来接洽双方工作,韩苏苏听到后心情不好,她一个人去喝酒,马明宇看到后劝她少喝一些,韩苏苏提出和他结婚。白露以何必未婚妻的身份来到燕茜家里,还指责燕茜是第三者插足,燕茜妈并不示弱。

  • 何必不想接白露的电话,等他听到铃声开门后白露拿着文件径直走进去,她要看着他修改公司文件。龚一新在路上开车时不小心撞住韩苏苏,他坚持要送她去医院,韩苏苏不想和他再纠缠。龚一新接到何必的电话后急忙赶过去,何必看到他后慌忙迎上去,龚一新答应帮他看资料,但白露坚持要让何必亲自看。燕茜妈在家里对她再三劝说,并让她立下字据,燕茜妈看到后才放她出家门。赵美兰给燕茜打电话通过她去上班,燕茜到公司后被安排到三亚带团,还让她将一个盒子交给刘婷婷。燕茜带团来到三亚目的地,何必给她打去电话之后才知道她在三亚。马母不能让马明宇吃亏,她想要回那房子首付的钱。燕茜找到刘婷婷后说出赵美兰的名字,刘婷婷生气关门,但燕茜骗开门后见她不会说话,燕茜留下东西离开。白露同父异母的姐姐白冰回到集团公司,她听着她的话很生气,何必不在意她的说法,他故意用恶语让白冰生气。

  • 明宇妈妈一心想要明宇和燕茜复合,买了好多东西想去拜访燕茜爸爸。明宇明确告诉妈妈自己跟燕茜不可能了,并告诉妈妈燕茜有富二代男友的事情。娜莎来到了水疗馆,提出了许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刻意刁难燕茜的妈妈,提出要燕茜离开何必,燕茜妈妈将女儿的保证书拿给娜莎看。在这时,明宇妈妈也来到了水疗馆质问燕茜妈妈,正巧遇到了娜莎,两人伶牙俐齿,一起攻击燕茜,这样燕茜妈妈非常难堪。债主追款上门,砸了家里酒馆的东西。得知爸爸欠下了60万的赌债,明宇非常焦急,想到了自己与燕茜买的那套房子,想用此还赌债。

  • 在三亚,赵美兰找到了燕茜,向她解释了自己跟与刘婷婷的复杂关系,并且向燕茜说了一件自己的私事,那就是自己与婷婷爸爸隐婚的事情。赵美兰想求燕茜去跟婷婷做朋友,让燕茜帮助婷婷解开心结,接纳自己这个后妈,并且重新开口说话。燕茜在酒店大堂遇见了婷婷家的保姆,燕茜带着保姆寻找婷婷。途中,燕茜向保姆询问婷婷的事情。原来婷婷不是天生的哑巴,但是,婷婷居然会跟何必说话,这让燕茜很不解。苏苏去了马明宇的办公室交文件,看到了桌子上摆着马明宇的存款折,心里有些纳闷,并且听到了明宇在电话中提到了贷款的事情。于是苏苏找到了马明宇的妈妈,向她询问明宇房子的事情。明宇妈妈坦白自己不同意苏苏进门。苏苏约刚下飞机的燕茜出来,告诉了她马明宇爸爸输钱的事情,假装不知道房子的事情。

  • 何必向娜莎坦言自己不会娶白露,不光因为他不想借白露上位,他也不想与何麟有任何交集。何必保证自己不会被何麟踩在脚底下,并再次申明自己爱的人是燕茜。而娜莎也表明不会同意何必娶燕茜。娜莎说自己不甘心,不甘心把何家拱手让给何麟,她还认为自己的儿子也不属于自己了。母亲的误解让燕茜伤心不已,一整天没吃饭,得了低血糖被送进医院。燕茜妈妈安慰了她,并坦言说,自己只是不愿让燕茜夹在娜莎和何必中间,并不是不相信燕茜的为人。燕茜告诉苏苏自己不能向何必借钱,准备尽快把房子处理掉,以便尽快还钱给明宇。苏苏无奈之下向龚一新借钱,苏苏将借来的钱给了明宇,但明宇拒绝了他,因为明宇想挪用公款还帮爸爸的赌债。苏苏坦言不想要明宇与佳期合作,因为不想明宇跟燕茜接触。这时,明宇接到燕茜的短信,去了咖啡厅,明宇逞能说自己找到钱了,让她不要着急。燕茜向明宇提出自己不想去时尚,希望明宇要赵美兰换人。明宇说自己很需要这次合作,并且不认为燕茜不合适来时尚。

  • 在咖啡厅,何必看到了娜莎,于是拉着燕茜跑了出去,娜莎急忙追了出去。因为跑的太急,娜莎扭了脚。娜莎不愿意去医院,燕茜只有带娜莎回家,帮娜莎冰敷推拿。按摩中,娜莎说会给钱给燕茜,按最贵按摩师的待遇。何必在一旁化解两人的尴尬,并把燕茜给娜莎按摩的照片上传到了微博。娜莎在儿子的撮合下,主动靠近燕茜,跟燕茜一起拍照。娜莎还用自己的手机拍视频,有意拍下燕茜给自己按摩脚的视频,燕茜傻傻的笑。何必将视频发给了白露,白露很是诧异,跑去何必家,向娜莎嘘寒问暖。白露用60万支票的事情威胁何必,娜莎主动要求送燕茜回家,留白露在何必家。马路上,娜莎要燕茜放弃何必,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这样才不会受气。燕茜说自己是爱何必的,心里早已放不下他。

  • 争吵后,娜莎坦言,她不怕儿子不孝顺,她怕的是自己的儿子没出息。娜莎说燕茜会是个孝顺的媳妇,但她要的是一个能帮助何必的媳妇。娜莎告诉何必,自己已经将视频发给燕茜妈妈。何必非常着急,跑出去找燕茜,留白露自己在何家,这让白露有些难堪。燕茜没有回家并关上了手机,燕茜爸爸妈妈在家非常着急。着急的站不住脚,燕茜妈妈从窗口里看到了何必,何必在楼下等燕茜。燕茜妈妈急忙跑下去,恶言相劝,想赶走何必,还拿起砖头,扬言要砸何必的车。无奈之下,何必只能倒车离开。这时,燕茜回家了,看到母亲与何必,燕茜急忙把母亲拉回家。回到家,燕茜与妈妈争论了起来。燕茜认为自己长大了,不想当没断奶的孩子。燕茜爸爸赞同燕茜的观点,这更让燕茜妈妈生气了。燕茜有写日记的习惯,将自己的心情记录起来,她告诉自己不能再逃避了,要勇敢的反抗妈妈。

  • 白露听到何必对刘芸的保证,泪流满面。大街上,白露抢了何必的钱包,拿钱去买两人小时最爱的糖葫芦。白露在何必钱包里看到了燕茜的照片,发了疯似的撕掉了燕茜的照片,何必很无奈。黑妹和燕茜一起去时尚工作。苏苏看到了黑妹,很是害怕。原来,黑妹与苏苏之前就认识,黑妹对苏苏知根知底。苏苏请求黑妹,希望黑妹不要告诉别人她与龚一新的那一段。何必约出了燕茜,代替娜莎向燕茜道歉,两人各替各妈向对方道歉。并且相互倾诉自己的内心,何必说自己会做一个成功的男人,燕茜决定自己不要再听命于妈妈。为了庆祝,燕茜带何必去了屋顶,之前同事常去看星星的地方,两人相拥,情话不断。

  • 白冰将视频给了何必,何必看后急忙跑出家。在门口,白冰叫住了何必。原来,白冰想帮助白露,帮助白露得到何必。明宇送苏苏回家,燕茜一起去帮忙。将苏苏送到家后,明宇掏出两瓶啤酒,邀请燕茜一起喝酒,燕茜答应陪他一起喝。两人对生活发出了感叹,不知不觉,两人在这个城市呆了十年,这十年里,没钱没背景,但没人舍得离开这里。明宇送燕茜回家,被燕茜妈妈看到了。明宇要燕茜拥抱一下自己,就此告别,给自己开始全新明天的勇气,燕茜朋友般的拥抱了他,没想到被妈妈拍了下来。燕茜回家后,燕茜妈妈叫住了明宇,并扬言要帮明宇。当着明宇的面,燕茜妈妈把偷拍的照片发给了娜莎。

  • 明宇在楼上打电话给苏苏,却看到跟在苏苏身后的黑妹,告诉了苏苏。苏苏追上了黑妹,质问黑妹为什么要跟着自己,黑妹要苏苏与自己去快餐店详谈。原来,黑妹也是一个八卦狂。几年前苏苏突然消失,令黑妹很难过。几年后,两人第一次见面,苏苏就要求黑妹帮自己保守秘密。这令黑妹很不解,黑妹追问苏苏是不是有什么瞒着自己。苏苏没将自己的事情告诉黑妹。

  • 娜莎去了何必公寓,赖着不肯走,原来娜莎假意与何志国闹别扭,实则要敌人放松警惕,从而将何麟拉下水。娜莎要何必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从何麟手里抢回公司。何必却持不在乎的态度。娜莎约公司股东出去吃饭,被白冰知道了,白冰跑去搅局。在股东面前,白冰有意说出了何必给燕茜60万的事情,这让何必在股东面前的印象一泻千里。何必带娜莎去一个快餐店吃饭,在门外,娜莎打电话给何必。娜莎说自己不反对何必和燕茜在一起的事情了,而且她会搬回家去住。娜莎还邀请燕茜,要何必带燕茜回家吃饭。两人以为娜莎真的不反对了,都非常的高兴。

  • 白冰当上了时尚老总,给帮过自己的小章鱼升了职。小章鱼对马明宇说了自己知道他挪用公款的事情。这让明宇很是着急,想赶忙补上亏空。明宇约燕茜去咖啡厅,苏苏在邻座偷听,但她只听到了大概事情。苏苏追上了燕茜,询问原因。苏苏无奈之下再次走向了4s店,找龚一新借钱。谁知龚一新立马拿出随身携带的戒指,又下跪求婚。为了借钱,苏苏只能说自己回心转意了,并向龚一新要求一个月的试用期。龚一新深情告白,称自己愿意为苏苏上刀山下火海。苏苏有些感动,但又于心不忍,她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又拒绝了龚一新的戒指,跑了出去,在门口摔了一跤。

  • 燕茜在家看到了明宇妈妈,明宇妈妈将玉镯送给了燕茜。这让燕茜很是无奈,她约出了明宇。明宇隐瞒了燕茜约自己的事情,告诉苏苏有工作上的事情要找小章鱼,但谁知小章鱼今天约了苏苏去逛街。苏苏知道明宇欺骗自己,于是跟踪明宇去了咖啡厅。咖啡厅里,燕茜拿出手镯还给明宇,质问明宇为何没将分手的事情公布。明宇笑称,不是妈妈不知道,而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妈妈认为燕茜有旺夫相。这时,苏苏打电话给明宇,明宇谎称和自己妈妈在一起。苏苏很是伤心,痛哭了起来。苏苏去书店闲逛,遇到了燕茜。燕茜告诉苏苏,明宇妈妈给自己手镯的事情。这让苏苏很是着急。燕茜表明自己跟明宇不可能了,这让苏苏松了口气。苏苏劝燕茜赶紧结婚,还说女人生孩子要趁早。

  • 白露跑去何必的公寓,想跟何必喝酒。何必无奈之下,给白露倒了杯酒。白露一口气灌了下去,喝得太急呛到了自己。白露上前抱住了何必,询问何必答应刘芸的要求,为什么没有做到,发疯似的说自己要嫁给何必,自己才是何必该娶的人。回到明宇家,马明宇要苏苏离开。苏苏不甘心,请明宇给她一次机会。明宇说自己不能假装不知道这些事,假装苏苏没有结过婚,假装苏苏没有骗过自己,继续跟苏苏生活在一起。苏苏不停地道歉,不肯离开。明宇抱下被子,要苏苏睡在客厅,并从苏苏包里拿出自家的钥匙。苏苏伤心的痛哭,不知是为自己的过错还是为了明宇。

  • 原来一切都是一个陷阱,白家两姐妹掌握了明宇挪用公款的事情,欲以此来要挟何必。明宇因为燕茜的原因,挪用了公款,燕茜不会放手不管,这样对何必也造成了威胁。何必说白露是卑鄙小人,自己以后不会再跟她有任何联系。何必很心烦,打电话给燕茜,燕茜接电话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苏苏去了燕茜家。另一面。娜莎和表妹去了何必的公寓。苏苏来找燕茜,想向燕茜坦白与明宇的事情,但殊不知燕茜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苏苏说自己不介意燕茜与明宇的关系,她介意的是明宇对燕茜余情未了。苏苏发疯似的质问燕茜,她爱的不爱的人都爱着她,她有什么不满足。原来,苏苏爱明宇已经很久了,但在她心里朋友是重要的,所以之前她并没有告诉燕茜。

  • 白露跟娜莎去了房间。在房间,白露帮娜莎细心的按摩,娜莎安慰白露说自己会支持她,一直站在白露身后。娜莎还要白露沉得住气,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娜莎看白露与白冰关系好,有些纳闷。娜莎询问白露这件事情,但白露打岔就绕了过去。娜莎提醒白露,如果白露与白冰关系好,何必可能会不高兴。白露在门口碰上了何必,白露有些丧心病狂,白露告诉何必,就算何必讨厌自己,自己也会继续做下去,只要何必能想到自己,自己就成功了。白露还告诉何必,说自己的支撑就是娜莎。明宇妈妈一大早去了明宇家,找到明宇,与明宇谈心。

  • 娜莎又去了SPA馆,告诉燕茜妈妈自己不该相信她。娜莎告诉燕茜妈妈,何必要带燕茜去结婚。娜莎认为这一切都是燕茜妈妈的主意,这让燕茜妈妈很是生气,大声与娜莎吵了起来。燕茜妈告诉娜莎,自己反对燕茜嫁给何必。但娜莎要燕茜妈妈拿出证据,燕茜妈说自己正准备给燕茜相亲,就算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人,也不会要燕茜嫁给何必。这时,燕茜从门口走了进来。燕茜告诉娜莎,自己一直不想成为何必母子之间的障碍,一直努力尊重燕茜,但是今天,她发现自己之前的努力是愚蠢可笑的。娜莎可以攻击自己,因为自己爱何必,但娜莎不该攻击自己的父母。燕茜告诉娜莎,如果娜莎不离自己父母远一点,自己可能真会像娜莎说的那样,逼何必与自己结婚。

  • 明宇拉出了苏苏,苏苏告诉明宇自己可能怀孕了,明宇既激动又高兴。小章鱼又躲在背后偷听,被明宇发现。明宇要小章鱼跟自己去一旁,小章鱼拿苏苏的事情威胁马明宇,明宇掌握了小章鱼贪污的证据,拿出来威胁小章鱼,这让小章鱼有些担心,两人决定相互保守秘密。但小章鱼能做得到吗。赵美兰找来了燕茜,向燕茜打听婷婷的事情。赵美兰询问何必的私人情况,问何必是不是有女朋友。原来赵美兰想让何必当婷婷的男友。赵美兰把酒吧的事情告诉了燕茜,并说何必可能喜欢听他,这让燕茜有些吃醋。明宇去了白露办公室,到了下班时间白露还没有下班。白露约马明宇一起吃饭,餐桌上,明宇询问白露,是否会任命小章鱼为总经理的。白露要马明宇去抢回燕茜,给明宇了一个任务,就是拆散何必和燕茜。如果明宇答应了,就会工资翻倍。如果明宇没答应她,白露就拿总经理的职位威胁他。

  • 明宇回到家,只看到苏苏自己在沙发上。明宇以为妈妈跟苏苏吵架了,苏苏连声说不敢。明宇问苏苏有没有告诉妈妈怀孕的事情,苏苏还没有告诉妈妈,怕消息不准确。明宇说孩子就是人生的导航,好像确定了苏苏怀孕的事情似的。明宇妈妈喊明宇来自己房间,让明宇关上门。明宇妈妈拿出存款折给明宇,询问苏苏一个月赚多少钱。明宇妈妈要明宇把工资交一半给自己,自己帮他打理,以便能尽快买上房子。这时,苏苏在外面听到了母子的对话。其实,明宇妈妈对苏苏还是有戒备的。这让苏苏的心里有些不痛快。

  • 刚才父亲的表现何必都看到了,娜莎用何志国来威胁何必。这时,白露来了医院,送咖啡给两人。娜莎说白露就是好人家的姑娘。白露说现在的社会改变了,女人不坏男人不爱。这句话惹怒了何必,何必走了出去。白露追上去送可乐给何必,何必说自己不会喝白露的饮料的。白露生气地将饮料摔在地上,但何必没有生气转身想走。白露质问何必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对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何必的无视激怒了白露,白露打电话给明宇,要明宇赶快行动。何必去了燕茜家,何必说虽然自己在医院,可念的想的都是燕茜。燕茜劝走了何必,可做了一晚的噩梦。这时,短信响了。明宇邀请燕茜出去谈谈,燕茜拒绝了他,说自己不舒服。原来,明宇不想听从白露的建议,他准备告诉燕茜这个圈套,要燕茜多加注意。

  • 娜莎找到了燕茜妈妈,把话说的很难听,说燕茜只是图何家的钱。娜莎还告诉燕茜妈妈集团传开的丑闻,说燕茜很不检点。燕茜妈妈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这样做,认为这只是栽赃。娜莎要燕茜妈妈带燕茜去医院,去医院做一个全面检查。燕茜妈妈有些犹豫,后来发现这是对女儿的侮辱,拒绝了娜莎。燕茜妈妈将这个事情告诉了爸爸,燕茜爸爸去燕茜房间找燕茜。燕茜爸爸是一个开明的老头,他认为燕茜遇到困难不告诉自己,是不是没把爸爸当自己人,燕茜爸爸说自己一直支持燕茜,自己知道燕茜很为难。果果跟娜莎一起聊天,果果问娜莎为什么要燕茜去堕胎,而且就算燕茜没有怀孕过,娜莎也不会同意两人在一起不是吗。娜莎说自己以后不会为难何必燕茜,看他们两个能过成什么样。

  • 明宇妈妈去了燕茜妈妈工作的地方,以后就是燕茜妈妈的同事了。明宇妈妈不赞成苏苏的消费观,说自己当媳妇的时候出力,当婆婆也出力。明宇陪苏苏去医院,白露打电话给明宇,明宇说自己在外面见客户,这时,白露进了医院。马明宇只好要苏苏自己去检查,自己在楼下等苏苏。在电梯里,苏苏遇到了白露。白露看苏苏按三楼的电梯,问苏苏去产科干嘛。苏苏只好说自己事去四楼,是去内科门诊。白露看到苏苏鬼鬼祟祟的,就跟着苏苏去了四,两人绕来绕去。娜莎又去了何必公寓。在门口,娜莎听到了何必燕茜的谈话。两人在谈论炖什么汤给何志国,何必说自己不知道何志国喜欢什么,因为爸爸没太在家吃过饭。听到这些,娜莎有些犹豫想要离开,可最后还是敲了门。燕茜想要躲开,可娜莎知道燕茜在何必家里,两人只好开门。娜莎要何必回何家住,已经把何必的公寓租了出去。燕茜受不了娜莎的恶言,先起身回家了。

  • 明宇搬去苏苏家,两人谈论往事,相互调侃。两人收拾旧物,发现了苏苏与龚一新的离婚证,明宇要苏苏收好,不要让自己爸妈看到。何必认为娜莎不想在葬礼上看到燕茜,就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燕茜。何志国的离世给娜莎沉重的打击,娜莎不吃也不喝,也睡不着。娜莎在放映室看一家人的照片,要何必陪自己说说话,何必抓住了娜莎的手,安慰母亲不要太难过。何必说自己会听妈妈的话,明天好好找对象过日子,挑起爸爸的公司。何必想向娜莎坦白两人隐婚的事情,但娜莎没有听,打断了何必的话。娜莎只是表态,只要何必不娶燕茜,他跟燕茜什么关系娜莎一概不管。随后,娜莎回房睡觉,何必伤心地流出了眼泪。龚一新跑去苏苏家楼下,又来骚扰苏苏。苏苏想赶走龚一新,龚一新拿出照片给苏苏看,是一个男人的背影,这

  • 得知何志国去世的消息,燕茜心不在焉。这时,何必打电话给燕茜,约燕茜等下出去。婷婷在一旁打主意,要跟燕茜一起去见何必。燕茜有些犹豫,但婷婷一直拉着燕茜撒娇。燕茜只好带婷婷去见何必。何必很是憔悴,燕茜在一旁很是心痛。何必说娜莎现在很痛苦,公司也成了一团乱麻。燕茜很伤心,喊黑妹出来坐坐,但黑妹有事情就找到了明宇,要明宇去与燕茜坐坐,燕茜把隐婚的事情告诉了明宇。明宇很不同意两人隐婚,说自己放手不是为了让燕茜过这种生活。白露将何必父亲去世的事情告诉了明宇,不知道白露又打什么主意。白露说何志国的死,让何必燕茜更加难在一起了。白露要明宇赶紧行动,去给燕茜一个新的开始,将燕茜从何必手里抢回来。白露要挟明宇,说自己可能要逼明宇下位,明宇必须帮助自己。明宇说自己可以帮助白露,但白露不要因为一些错误就怪罪楼下的职工,明宇实则为苏苏在说话。

  • 燕茜叫醒了婷婷,燕茜老家出了些事情,要把婷婷送到何必那里去,婷婷很高兴。娜莎告诉何必,白冰想要做百荷集团的董事长的事情。娜莎不相信白冰,认为白冰上台不出三个月就会将公司搞垮。娜莎想要何必当董事长,要何必跟自己回去。何必说自己不一定会比白冰好,想要拒绝。娜莎说百荷是何志国一生的心血,何必忍心将它放手吗。娜莎要何必跟自己回去试一试,何必答应了母亲。娜莎下楼,在楼下看到和燕茜与婷婷,燕茜支开了婷婷,告诉娜莎自己只是送婷婷来何必这里。娜莎说燕茜很是大方,居然能把婷婷送去给何必,明明知道婷婷是喜欢何必的。上了楼,送上了婷婷,燕茜就离开了何必家。婷婷到何必家,何必只好睡沙发。这时,赵美兰打电话说自己回北京了。赵美兰去了何必公寓,想接婷婷回家,但是婷婷不愿意回去。这时,娜莎来到何必家。赵美兰与娜莎交上了朋友,两人约以后出来做美容,做面膜。

  • 白露妈妈的主治医生打电话给白露,白露呆住了。原来,刘芸过世了。这时,明宇进了办公室,明宇说要辞职离开公司,他认为一个团队最重要的是团结,刚才白露的行为很大程度上伤害了团队,明宇对时尚很有感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离开。明宇跟白露坦白,说白露从来到公司的第一天起,心思就没在工作上,公私不分明。白露想把时尚公司交给明宇,说自己累了,不想干了。娜莎在家里坐立不安,约股东们去谈事情。何必不好带婷婷一起去,就把婷婷放在自己办公室。何必没有带手机,就跑了出去。娜莎约出了股东们,探讨公司的事情,股东们问老白为何没有出席。娜莎只好把刘芸生病的事情拿出来。娜莎想请股东们继续注资,但股东们说连接班人都没有,怎么会放心注资。娜莎说出了想让何必当董事的事情,众股东们很是看不起何必,纷纷离席。

  • 何必说自己饿了,于是燕茜下面条给何必吃,何必吃得很香,但燕茜还是闷闷不乐。燕茜还是不想拿何必的钱,何必问燕茜是不是因为隐婚的原因,燕茜坦言是怕娜莎知道。燕茜这个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倔强。白露不想面对母亲过世的事情,跑来喝闷酒。小章鱼跑去买冰期淋给白露,但白露又不吃了,小章鱼只好不停地哄白露。这时,白冰找到了白露,白露说自己已经无所谓了,连何必也无所谓了。刘云的去世给白露照成了极大的伤害,白露不想再争再抢了。白露说自己要和小章鱼在一起,并劝白冰给何麟一个机会。白冰说自己想给何麟机会,但何麟不能给她孩子。苏苏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不知情的明宇以为苏苏为黑妹事情不安。明宇把燕茜何必隐婚的事情告诉了苏苏。苏苏想找燕茜,但一直不好意思。苏苏带着燕茜最爱的草莓,想了无数种见面的假设。

  • 饭桌上,明宇爸爸告诉明宇妈妈,说自己又赌博赌输了的事情,明宇爸爸又输了一万。听到这,燕茜妈妈怒了,伸手就要打明宇爸爸。在家里,苏苏把人流证明给了明宇,明宇质问苏苏为什么现在才告诉自己。苏苏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明宇,苏苏自己承受这个事情很让明宇担心,明宇心疼地把苏苏拥抱在怀里。两人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明宇妈妈回家了,推门就进了房间,大声质问苏苏什么时候的事情。明宇妈妈怨苏苏没有告诉自己,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了。儿媳妇流产,丈夫又赌博。明宇妈妈大吵大闹,并说自己要离开这个家。苏苏跑去安慰妈妈,并说自己拿钱给爸爸还账。明宇妈妈看到苏苏愿意为丈夫还债,觉得苏苏是个好孩子,不再怨恨苏苏了。原来,这只是一个闹剧,明宇爸爸没有赌博,这时明宇与爸爸设的圈套,目的是让妈妈不再怨恨苏苏。

  • 何必送燕茜回家,何必转身后,婷婷出现了。婷婷说自己不会介入燕茜与何必,但是她要燕茜离开何必,自动退出叁人的圈子里。没想到表面清纯如水的婷婷,是那么地有心计有目的,看来爱情确实会使人变得疯狂。白露带着小章鱼去了酒吧,找到了白冰。白冰喝得烂醉,白露劝白冰不要争不要抢,什么都换不来一个有情人。白冰看起来也是有难处,难道事情不像我们看到的这样,而是另有原因。婷婷的介入很让燕茜介意,燕茜认为婷婷是第叁者。燕茜打给何必,何必说自己与婷婷没关系,何必至始至终只爱燕茜一个。何麟站在了何必身后,听到了何必隐婚的事情。何必喊出了婷婷,问婷婷有没有对燕茜说什么。婷婷说自己很喜欢何必,是很认真的那种喜欢。何必说自己只能与婷婷保持距离,但婷婷又开始装出楚楚可人的样子,何必只好安慰她,婷婷计谋得逞。

  • 何必的猜想是正确的,原来这一切的幕后指使者就是老白。白冰承认了这个事实,娜莎想去找老白,想问问老白为什么要这样做。白冰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害死白冰妈妈的人就是何志国,何志国始乱终弃致使白冰妈妈抑郁而终。娜莎不相信这件事,不允许白冰侮辱何志国,何麟跑去打了白冰一巴掌。白冰说自己会还回来,等何家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何必睡不着,去泳池边找到娜莎。娜莎在翻看何必小时候的照片,跟何必讲小时候的事情。何必问娜莎,万一何志国的事情是真的怎么办,娜莎说人谁没犯错过。娜莎说等到何必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燕茜会离开何必的。白冰来到何家,给了娜莎一个文件夹,想让娜莎把何家股份卖给白家。娜莎说宁可破产也不能卖公司,白冰出示了何志国生前借老白钱的字据,说借条明天到期。这可吓坏了娜莎,娜莎晕了过去。

  • 何必将两人隐婚的事情告诉了婷婷,婷婷不相信。何必不想隐瞒燕茜,他决定向燕茜坦白,希望燕茜给自己一次机会。殊不知燕茜已经看到了照片。何必说自己不能对婷婷负责,只能说对不起。婷婷说自己是自愿的,自己会守护何必,不论燕茜原不原谅何必。燕茜找到明宇,想回时尚公司,燕茜还想主动去海南工作。燕茜也很犹豫,不知道是要原谅何必,还是选择不原谅。何必找出了燕茜,请燕茜听自己解释。燕茜可以原谅何必,但她介意婷婷在身边。何必觉得婷婷可怜,起了怜悯之心,就是婷婷用自己的善良绑住了何必。燕茜说自己可以离开,离开北京,再没有更好办法之前,不要何必来找自己。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