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新闺蜜时代 电视剧 热度 2132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言情 / 偶像

导演: 潘镜丞

简介: 周小北、王媛、韩文静三人是大学同学兼闺蜜,毕业后同在一个城市工作、生活。生于传统家庭的周小北,在与相恋多年的男友樊斌结婚后,发现婚后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如意,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二人离婚。最终她与暗恋...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市区高楼林立,马路上车来车往,韩文静开着红色轿车来到公司开始新的一天工作,刚刚走进公司大门,员工们亲热的称呼韩文静为女王,韩文静对员工们的称呼哭笑不得,提醒员工们以后不要再称呼她为女王。一路急行来到公司工作室,韩文静将一名员工唤到身边交待工作上的事情,与此同时,一名醉酒男子来到公司楼下客厅,要求前台小姐包装个人形象,前台小姐心知男子喝醉酒来闹事,于是极力劝说男子回家喝酒,小丽从楼上走了下来问清事情经过,也拿醉酒男子无可奈何,直到韩文静下楼将男子踹倒在地上,让小丽打电话报警,小丽和另一个同事回过神赶紧打电话报警。

  • 韩文静替王媛张罗好了订婚宴席,周小北来到宴席上透露樊斌电话已经关机,在两个姐妹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周小北将手机中的关于樊斌发来的短信内容展示出来,韩文静看完之后愤愤不平,认定樊斌是打算不结婚。虽然樊斌故意躲着周小北,但周小北还是如期进行订婚喜宴,在喜宴过程上樊斌父母向周小北询问樊斌何时现身,周小北谎称樊斌工作太忙可能稍晚才会赶来,结果众人等了一晚上樊斌也没有赶到酒店,周小北心情失落喝得一醉糊涂回到家中闷闷不乐,韩文静与王媛担忧周小北的情况,待周小北酒醒让周小北打电话给樊斌的同事李理,周小北也认为打电话给李理应该能问到樊斌的下落,于是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李理,让周小北失望的是,李理在电话中也表示不知道樊斌的下落。

  • 王媛在回家路上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母亲因为家中发生的事情愁得茶饭不思,非常想知道王媛是否已经凑集到了医药费,王媛依然没有凑到医药费,为了不让母亲担心,王媛在电话中表示一定会尽快想办法凑到医药费。回到小区楼下的时候,王媛遇到了彭永辉,彭永辉提议去餐厅吃饭,王媛看看时间还早欣然接受了彭永辉的邀请,两人来到餐厅服务员送上了食物,彭永辉一本正经看着王媛,希望王媛可以去他的公司工作,王媛听完彭永辉的话没有立即表态,而是迟疑不决低头看着碗中的食物。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市区高楼林立,马路上车来车往,韩文静开着红色轿车来到公司开始新的一天工作,刚刚走进公司大门,员工们亲热的称呼韩文静为女王,韩文静对员工们的称呼哭笑不得,提醒员工们以后不要再称呼她为女王。一路急行来到公司工作室,韩文静将一名员工唤到身边交待工作上的事情,与此同时,一名醉酒男子来到公司楼下客厅,要求前台小姐包装个人形象,前台小姐心知男子喝醉酒来闹事,于是极力劝说男子回家喝酒,小丽从楼上走了下来问清事情经过,也拿醉酒男子无可奈何,直到韩文静下楼将男子踹倒在地上,让小丽打电话报警,小丽和另一个同事回过神赶紧打电话报警。

  • 韩文静替王媛张罗好了订婚宴席,周小北来到宴席上透露樊斌电话已经关机,在两个姐妹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周小北将手机中的关于樊斌发来的短信内容展示出来,韩文静看完之后愤愤不平,认定樊斌是打算不结婚。虽然樊斌故意躲着周小北,但周小北还是如期进行订婚喜宴,在喜宴过程上樊斌父母向周小北询问樊斌何时现身,周小北谎称樊斌工作太忙可能稍晚才会赶来,结果众人等了一晚上樊斌也没有赶到酒店,周小北心情失落喝得一醉糊涂回到家中闷闷不乐,韩文静与王媛担忧周小北的情况,待周小北酒醒让周小北打电话给樊斌的同事李理,周小北也认为打电话给李理应该能问到樊斌的下落,于是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李理,让周小北失望的是,李理在电话中也表示不知道樊斌的下落。

  • 王媛在回家路上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母亲因为家中发生的事情愁得茶饭不思,非常想知道王媛是否已经凑集到了医药费,王媛依然没有凑到医药费,为了不让母亲担心,王媛在电话中表示一定会尽快想办法凑到医药费。回到小区楼下的时候,王媛遇到了彭永辉,彭永辉提议去餐厅吃饭,王媛看看时间还早欣然接受了彭永辉的邀请,两人来到餐厅服务员送上了食物,彭永辉一本正经看着王媛,希望王媛可以去他的公司工作,王媛听完彭永辉的话没有立即表态,而是迟疑不决低头看着碗中的食物。

  • 周小北与两个闺蜜在家中庆祝,韩文静在无意中找到了一封某个异性写给樊斌的信件,念完了信件韩文静才知道樊斌之前曾与写信者有染,后来因为写信者要出国所以樊斌才主动回来与周小北结婚。王媛对韩文静的猜测不置可否,认为樊斌是在恶作剧玩弄周小北,周小北也不太相信樊斌在外面与其它女人有染,因此非常镇静地继续进食。坐在周小北身边的韩文静坚持认定樊斌在外有染,由于周小北并没有表露出一丝愤怒,韩文静气恼之下拒绝与周小北干杯庆祝结婚的事情。

  • 郑远东上完厕所回到包厢,韩文静见郑远东一副拘束无措的模样,赶紧将之前让王媛扮成包厢小姐的真相说了一遍,郑远东听完韩文静的话没有生气,而是毕恭毕敬与王媛交谈,韩文静见郑远东与王媛聊得非常投机,于是将周小北唤出包厢,将与刘炎合伙欺骗周芳的事情说了一遍,谈完了周芳的事情,韩文静又与周小北谈起了王媛与彭永辉爱昧的关系。在刘炎的设计下,周芳以为韩文静就是彭永辉的婚外情恋人,于是打电话提出与韩文静见面,韩文静为人天不怕地不怕决定与周芳见面,周小北得知事情经过产生担心,劝说韩文静不要贸然与周芳见面。

  • 王媛在郑远东的陪同下离开彭永辉,事后王媛伤心之下向郑远东讲述与彭永辉相识经过,透露多年以来一直喜爱彭永辉,说到动情处王媛悲中从来以泪洗面,郑远东关切之下透露自己的老家有一个治疗心情不好的办法,喝一杯热咖啡就能缓解心中痛苦。刘炎在工作室收整被周芳打砸过的物品,趁着韩文静来工作室,刘炎一脸委屈将事发经过说了一遍,韩文静有感连累了刘炎,愧疚之下主动替刘炎收拾工作室中的物品,在收拾过程中韩文静发现身上的手机不见,左找右找之下没有找到手机,韩文静的视线移到了刘炎的手机上面,一想到可以拿着刘炎的手机拔打自己的手机号码听到声音,韩文静立即拿起刘谈的手机拔打自己的手机号码,拔通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之后,一个名叫“搞定”的备注号码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 周小北与樊斌上街购物,樊斌因为爱情告别信的事情心事重重,不知如何开口向周小北解释,周小北虽然已经看过了爱情告别信,表面上却做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逛商场的时候什么话也没有说。周小北反常的反应让樊斌心中七上八下,由于有心事以至于购买物品的时候樊斌多找了二百元给服务员,直到服务员出声提醒,樊斌才回过神要回了多找的钱转身就走,服务员见樊斌将商品忘在收银台上只得再次提醒,樊斌回过神回到收银台拿走商品与周小北向商场外面走去。

  • 韩文静爱上了成晓峰,为了打探成晓峰的近况,韩文静买了一些零食唤来一名女护士,女护士一边吃食物一边向韩文静谈论成晓峰的生活近况,韩文静听完之后愈发想找机会接近成晓峰。周小北来到北京与李理见面,李理将一些外文资料递给了周小北,周小北接到手中一看,赫然发现很多单词跟以前学到的不一样,李理见周小北一脸难色,赶紧透露公司准备了一新的材料所以单词才有变化,周小北无可奈何面露难色,扭头向李理询问外国客户多久才与李理见面,李理将见面时间说了一遍,哀求周小北千万不能半途而废,必须要完成翻译外文的任务。

  • 郑远东一大早起床来到户外,满以为王媛会像往常一样出现在见面地点,结果等了半天王媛也没有出现,狐疑之下郑远东发微信语音给王媛,询问王媛为何不出门晨跑,王媛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一听手机响起信息接收声音,立即伸手拿过手机播放内容。听完了郑远东发过来的语音内容,王媛将自己生病的事情说了一遍,郑远东收到王媛发来的语音内容赶紧买了一些菜和药登门拜访。王媛已是病得头晕无力,将郑远东迎近家门再次扑倒在沙发上休息,郑远东非常关心王媛的病情,先是拉开窗帘透气,随后找来开水拿出退烧药端到王媛面前,王媛服食完药物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最后在郑远东的陪伴下上床休息。

  • 彭永辉上门找王媛谈话,韩文静与周小北下楼坐到车上关注楼上谈话情况,彭永辉坐到王媛身边一脸愧疚,希望以后能好好照顾王媛,王媛已经喜欢了彭永辉十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已经不再奢求能与彭永辉有圆满的爱情果实。彭永辉见王媛已是心灰意冷,心痛之下劝说王媛不要放弃两人的关系,王媛不接受彭永辉的劝说,当场倒了两杯酒,一杯拿在手中一杯让彭永辉饮用,借喝酒的机会暗示两人关系走到尽头。彭永辉明白了王媛喝酒的意思,因此喝完了酒之后,他当场声明两人的关系没有结束而是重新开始,表完态之后彭永辉不等王媛答复,神色凝重走出了王媛家中。

  • 王媛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往家中方向走去,郑远东在小区里面遇到了回家的王媛,一见王媛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模样,郑远东关爱之下一路跟随来到王媛家中。王媛无心理会郑远东,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洗手间清洗染上红墨水的衣物,回想到被王羽墨捉弄的种种情景,王媛体会到了生活的坚辛,难以自持之下低声抽泣起来。洗完了衣服王媛坐到客厅与郑远东谈话,一想到之前做保姆的经历,王媛依然无法释怀,百感交集之下向郑远东讲述一段小女孩如何坚苦成长在社会上工作的事情,郑远东听完王媛讲述的故事,意识到了故事的主人翁就是王媛本人。为了安慰王媛,郑远东提出晚上一起出门吃宵夜,王媛本来已经又累又饿,一听郑远东请客吃宵夜,也就不再推辞,当晚与郑远东出门来到宵夜店大快朵颐。

  • 为了在成晓峰面前树造淑女形象,韩文静拉着王媛来到商场购衣,打算穿上一些淑女感性的服装与成晓峰见面。韩文静购买衣服的时候王媛坐在一个休息室休息,恰好周芳也来到同一所商场购物,一见王媛坐在休息室休息,周芳赶紧走进休息室坐到了王媛对面,王媛没有料到会在商场遇到周芳,周芳充满敌意看着王媛,提醒王媛不要企图破坏她的婚姻,王媛对周芳的警告哭笑不得,提醒周芳不要把她当成小三。韩文静买了新衣服打扮得漂亮风情,拎上一些熟食补汤来到医院里面,成晓峰正与一名同事坐在休息室休息,同事见韩文静到来赶紧起身离去,韩文静大大列列将熟食摆放到桌上,选了一碗汤推到成晓峰面前。

  • 不久之后,王媛来到创新公司工作,张总正式任命王媛为某部门的经理,让王媛与该部门的同事们见面。王媛虽然找到了工作但并没有告诉给郑远东知道,郑远东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屡次找到猎头公司工作的朋友,连番催促朋友替王媛找一份工作,直到朋友替王媛找到了一份工作,郑远东才喜出望外的打电话想给王媛一个惊喜,得知王媛已经找到工作,郑远东心情沮丧约见了猎头公司朋友,一五一实将实情说了出来。猎头公司朋友之前费尽心血替王媛找工作,一听王媛已经找到了工作,朋友气不打一处来,责怪郑远东浪费他很多的时间,郑远东心知是自己不对,愧疚之下提出请朋友吃饭。韩文静带着周小北与小庄见面,小庄是成晓峰的女友,为了赶走小庄,韩文静不惜谎称是成晓峰的前妻,小庄听完韩文静的话信以为真,面色忧虑离开了见面地点,韩文静见计划成功喜得手舞足蹈。

  • 李理买了一辆轿车在路上遇到了樊斌,樊斌待李理停车从车中走出来,几个跨步冲上前击了李理一拳,痛骂李理挖墙角与周小北上床。教训了李理,樊斌回到家中喝酒消愁,周小北心知肚明却对樊斌不理不睬,樊斌喝了很多酒想找周小北谈话,周小北就是不肯搭理樊斌,樊斌立时火冒三丈将酒瓶砸碎在地上,周小北听着刺耳的酒瓶破碎声响起,镇静自若捂住了耳朵。

  • 张总不满王媛在一次工作中的表现,认为王媛有私心故意让彭永辉的公司中标,王媛受到冤枉非常委屈,理直气壮反驳张总的误解,张总不想听王媛解释,当场要求王媛领完工资离开公司。王媛被公司开除与二个姐妹见面,韩文静得知王媛又因为彭永辉的原因失去了工作,愤愤不平之下认为彭永辉是王媛的克星,每次只要王媛办事的时候跟彭永辉扯上关系就注定失败。

  • 成晓峰洗完澡从房间走出来,韩文静开门看着成晓峰,神色爱昧大胆表白,成晓峰虽然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半推半就与韩文静走进房间亲热。郑远东来王媛家中庆祝生日,发现彭永辉睡在不远处的沙发上,郑远东惊讶之下看向王媛,王媛赶紧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劝说郑远东继续待在家中庆祝生日,两人庆祝生日的时候彭永辉醒了过来,来到王媛身边坐下。

  • 樊斌与李蕊在酒吧娱乐被韩文静撞见,一想到樊斌瞒着周小北与李蕊交往,韩文静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上前让樊斌离去,以便能单独与李蕊交谈。李蕊面对杀气腾腾的韩文静镇静自若,得知韩文静是周小北的朋友,李蕊提议称呼韩文静为姐姐,韩文静心知李蕊是假装客气,气恼之下转入正题指责李蕊破坏周小北与樊斌的感情。

  • 周小北与樊斌在民政局办好了离婚手续,樊斌回到家中收拾好行李,拥抱周小北做最后的道别。周小北离婚之后找到王媛将离婚的事情说了一遍,王媛在气急之下找到韩文静厉声责骂,在王媛的责骂声中,韩文静非但不慌乱,反而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彭永辉为了替王媛增加收入,专程让一些朋友去夜店消费卖王媛的酒,王媛狐疑之下走进一个包间来到一个男人身边坐下,询问男人为何卖她的酒,经过男人的解释,王媛才知道是彭永辉在暗中帮助她。

  • 周小北离婚之后整天足不出户,李理担心周小北的情况,专程去超市买了一个星期的食物送给周小北,将一星期的食物放入冰箱之后,李理拿起几张光盘打算拿回家中观看,临去之时特意将一条宠物狗留在了周小北的家中。周小北从来没有养过狗,一次替宠物狗喂食手忙脚乱,情急之下周小北打电话给李理,希望李理能带走宠物狗,以免宠物狗待在周家受罪挨饿,李理要来就是想让宠物狗陪伴周小北,一听周小北想送走宠物狗,李理赶紧在电话中教周小北如何喂养宠物狗。

  • 李理来到周家带着周小北出外游玩,一路上李理与周小北有说有笑,虽然李理极力逗周小北开心,周小北却愁眉苦脸一句话也不想说,李理见状只得透露故意将宠物狗留在周家,以便能替周小北打发枯燥的生活,周小北听完李理的话忽然鼻子一酸就想哭泣,李理看出了周小北想哭,于是提醒周小北想哭就哭出来,经李理这么一说,周小北眼框一红哭了出来。韩文静希望能与成晓峰生孩子,为了检查自己是否可以生孩子,韩文静来到一名中医家中问诊,在问诊的过程中郑远东也来到了中医家中,韩文静好奇之下询问郑远东为何来中医家中问诊,一问之下方知郑远东是因为王母的病情找中医问诊。

  • 周小北在家中休息的时候,樊斌忽然打开房门闯了进来,一见樊斌有房门钥匙,周小北心中一惊想不明白为何樊斌有钥匙,樊斌喝了一些酒,进屋之后反对周小北与李理来往,由于周小北不同意,樊斌只得离开周家打算找李理谈话。正好李理就在楼下等待樊斌,两人来到酒吧喝酒聊天,樊斌要求李理离开周小北,李理不同意,坚持要与周小北在一起。韩文静悄悄回到成家找到了行李箱,离去之时遇到了外出归来的成母,成母见韩文静要走,好奇之下询问韩文静准备去何处,韩文谎称出差办事,与成母简短交变几句离开了成家。

  • 郑远东陪着王媛与周小北和李理见面,双方见过面各自离去,郑远东陪着王媛回家的路上,与王媛谈起了王母的事情,在谈话过程中郑远东提起了王媛卖酒的事情,王媛认为郑远东看不起卖酒的人,恼怒之下离扔下郑远东离去。王母准备进行手术,当天晚上王媛陪着母亲在病房中睡觉,王母忧心忡忡担心手术会失败,王媛悲从中来流着眼泪劝说母亲不要过于悲观。次日天明王母做完手术被推回病房中,王媛来病房探视母亲的事情打电话给弟弟王义,王义丝毫不替母亲的病情感到焦急,正在户外与几个兄弟商量泡妞的事情。

  • 王媛与郑远东来到医院跟一个女医生见面,女医生透露王母病情再次复发,就算化疗也无法挽回生命,顶多只能拖延死亡时间罢了。王媛听完医生的话忧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郑远东建议王媛应该放弃化疗。王媛救母心切,为了更详细了解母亲的病情,王媛找到正在学习美体训练的韩文静,希望韩文静能跟成晓峰见上一面,让成晓峰了解一下母亲的病情,韩文静一听要与成晓峰见面,立即回绝了王媛的要求,王媛见韩文静不想跟成晓峰见面,只得透露自己的母亲病情非常危急,韩文静听完王媛的话赶紧带着王媛来到医院找到成晓峰。

  • 樊斌从周小北家中吃饭回到家中,李蕊坐在沙发上询问樊斌去了何处,樊斌并不打算欺骗李蕊,面不改色向李蕊透露是去周小北家中吃饭。李蕊见樊斌承认去周家吃饭,悲伤之下数落了樊斌几句。政府结束对韩父调查,韩父回到了家中,韩母见韩父平安归来,终于放下了紧崩的神精,韩文静对父亲归来依然充满担心,询问父亲接受调查的情况,韩父大大列列看着韩文静,声称调查已经结束无需再担心。李理来周小北家中没有见到周不北,无奈之下只得来到楼下坐在车上等周小北归来,等到天黑周小北也没有归来,李理只得开车离去,李理刚刚离去周小北带着宠物狗外出回来。

  • 韩文静开车来到周小北家门外面,停车打了一个电话给周小北,周小北接通电话得知韩文静想逛街,二话不说同意了韩文静的要求。韩文静开车搭着周小北向目的地赶去,两人一路上什么话也没说,停车来到一家服装店外面,韩文静与周小北走进服装店挑选衣服,由于与周小北依然处于半好不坏的状态,韩文静没有开口跟周小北说话,仅是拿起两件衣服冲周小北比划,周小北亦不想开口说话,当着店员的面向韩文静比划,站在一边的店员还以为韩文静是聋哑人士,于是主动做了一些哑语手势与韩文静交流。

  • 周小北学开车撞到了一个骑自行车的男人,男人倒在地上发出一阵呻吟声,周小北与韩文静下车一看,赫然发现倒在地上的男人是刘炎,刘炎也认出了韩文静,惊讶之下从地上坐了起来。韩文静一脸警疑看着刘炎,伸手在刘炎腿上捏了几下,确认刘炎确实受了伤,韩文静决定把刘炎送到医院里面治伤。由于汽车后箱无法放下刘炎的自行车,韩文静让周小北骑走自行车,周小北一听要骑自行车回家,脸上立即升起一丝不情愿,奈何韩文静要开车送刘炎去医院治伤,周小北只得骑着自行车离开了韩文静。

  • 李蕊在婚宴上与樊斌大吵了一场,随后回到家中收拾行李独自去海南渡蜜月。周小北带着两个好姐妹去剧院看话剧,王媛看着演员在台上表演,听着演员念出的台词,敬服之下向周小北竖起大母指以示敬服。相比之下,韩文静对话剧毫无兴趣,坐在王媛身边熟睡过去,直到话剧结束韩文静才从熟睡状态中苏醒过来,跟着两个姐妹起身离去。

  • 王媛来到浩达公司与罗浩见面,罗浩热情的招呼王媛入座,王媛坐下之后得知罗浩与张总见过面,心中不由一紧就想开口解释,罗浩看出了王媛心中紧张,赶紧透露张总已经将事情原因说明,以前之所以炒掉王媛并非是王媛没有工作能力,而是误会了王媛,王媛听完罗浩的话长长松了口气,脸上的神色缓和了许多。罗浩非常相信王媛的能力,透露公司有一个副总经理的位置空缺,如果王媛有兴趣的话可以挑战一下自己,王媛听完罗浩的话立即来了精神,罗浩要求王媛必须完成一项任务,只有完成了任务才能坐上副总经理的位置。王媛听完罗浩的话跃跃欲试,当场表示一定会跟客户联系。

  • 王媛将孙总约到咖啡厅,拿出一张进货单递给孙总,孙总接过看了一眼,立即意识到了误会了王媛的公司,王媛趁机透露已经重新进了一批货给孙总,如果不出意的话,过一二天就会运抵。孙总听完王媛的话若有所思,王媛趁机劝说孙总应该继续合作。韩文静在家私店买沙发,由于拿不定主意买哪一款沙发好,韩文静打电话向周小北请教,周小北将对沙发的观点说了一遍,韩文静挂掉电话继续购买沙发。

  • 王媛当上了经理,韩文静等人在酒吧中迎接王媛归来,王媛一进酒吧众人发出欢呼声欢迎,韩文静当众唱了一首自创歌曲给王媛听。歌曲唱罢一行人打开香槟酒庆祝王媛升职,王媛举杯庆祝的时候不经意间提起了郑远东,韩文静等人一听王媛提起郑远东,所有人立时怔了一下。第二天王媛到公司上班,下班的时候何总监来到经理室约请王媛吃饭,王媛盛情难却只得与何总监来到公司楼下的一间餐馆吃饭。

  • 郑远东与李理合伙经营酒店,由于酒店生意不太好,两人白天无所事事睡在沙发上直犯愁。一想到酒店生意冷清,郑远东左思右想提议以后做快餐送给各个写字楼,李理听完郑远东的话眼睛一亮,当场同意了郑远东的提议。郑远东抽空来到厨房开始做菜,在做菜过程中前程无忧网站打电话郑远东,提醒郑远东更换个人资料,郑远东已经有了工作,一听是前程无忧网站打来的电话,立即透露自己已经找到了工作。

  • 周小北与韩文静设计让鲍维与孙总产生误会,鲍维来到见面地点数落孙总不守时,孙总恼怒之下放弃与鲍维合作,鲍维离开餐厅的时候,王媛赶紧让罗总上前与鲍维交谈,将鲍维带回公司详谈业务合作的事情。当天晚上周小北与韩文静以及王媛在酒吧喝酒聊生,一想到郑远东与王媛闹翻,周小北立即指出在破坏孙总与鲍维合作的过程中郑远东也帮了忙,王媛听完周小北的话心生感动,随后来到郑远东面前言谢。郑远东见王媛已经原谅他,欣喜之下弄了二张电影票约王媛看电影,王媛与郑远东走进电影院找到座位坐下,电影放映之后王媛因为过于疲劳睡了过去,在睡梦过程中王媛不知不觉靠在郑远东肩上,郑远东非常享受露出笑容看电影。

  • 王媛晚上下班回家,一进屋发现王义在客厅看电视,王媛先是教育王义来到大城市要奋发图强,随后提起了去世的母亲,由于王义之前没有及时最母亲最后一面,王媛狠狠训斥了王义一顿。何春光请王媛吃饭,王义赶到吃饭地点坐下就想吃菜,王媛见王义也不向何春光打声招呼就吃菜,气急之下伸手拍了一下王义的手,王义回过意来赶紧向何春光打招呼,王媛趁机向王义介绍何春光的身份。王义以为何春光是王媛的男友,王媛赶紧压低声音否认了王义的猜测,何春光坐在一边竖起耳朵听姐弟俩谈话的时候,王义忽然要求何春光帮忙找一份工作,何春光与王媛对视了一眼,王媛正在使眼色,何春光会过意来知道王媛并不急于让王义找工作,于是劝说王义暂时不要急着找工作,应该先了解一下新城市的环境。

  • 韩文静将小丽领到办公室,小丽坐到椅子上愧疚的看着韩文静,为以前背叛韩文静另开公司的行为感到愧疚,韩文静早就不再记恨小丽,当场要求小丽在公司继续工作,小丽没有料到韩文静会收容她,感激之下连声道谢。韩文静与刘炎在街边商店休息,成晓峰从不远处走了过来,韩文静一见成晓峰走过来,心中一紧赶紧催促刘炎快走,刘炎并不知道韩文静是在躲避成晓峰,只得起身领着韩文静向前走,韩文静拿起一本杂志挡住头部,企图避开成晓峰的视线。让韩文静意想不到的是,成晓峰一眼就看到了韩文静,惊讶之下来到韩文静身边打招呼,韩文静见自己已经被发现,无奈之下只得与刘炎停下了脚步,刘炎一见是成晓峰走过来,脸上立即升起一丝惊讶。

  • 周小北来到韩文静的公司玩乐,王媛正与韩文静在公司闲聊,二人一见周小北到来,立即劝说周小北抓紧时间与李理结婚,虽然二人苦口婆心劝说,但周小北依然没有产生立即与李理结婚的打算。 十月酒吧中,郑远东与刘炎坐在吧台与李理闲谈,二人劝说李理抓紧时间向周小北求婚,李理没有接受二人的建议,认为应该给周小北一段时间走出离婚的阴影。虽然不打算立即与周小北结婚,但李理决定先向周小北求婚,周小北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被李理唤到酒吧中,李理正想向周小北掏出钻戒求婚的时候,樊斌忽然出现在酒吧来搅局,因为樊斌的出现,李理打消了向周小北求婚的计划。

  • 樊斌晚上回到李理家门外面想进屋休息,发现钥匙被替换之后,樊斌气急败坏开走了李理的私家车,李理带着周小北回家发现私家车不见,情急之下向警方报警。一名交警接到警方通知在一条马路上拦下了开车的樊斌,李理得到汽车之后与周小北从警局中走了出来,周小北无法想明白为何樊斌有汽车钥匙,李理见状只得将樊斌的情况说了一遍,原来樊斌不久之前已经失业,由于失业没有经济来源,樊斌只得在李理家中暂住。

  • 何春光与王媛等人在李理经营的酒吧喝酒,郑远东见王媛与何春光亲密喝酒,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当场要求李理停止营业以便赶走何春光。何春光等人离去之后,郑远东与刘炎和李理来到酒吧喝酒,刘炎经过一番思虑做出了找一个女性冒充郑远东女友的主意,郑远东接受了刘炎的提议,在刘炎的帮助下与秦珊取得联系。秦珊同意冒充郑远东的女友,跟着郑远东来到餐厅与王媛见面,王媛没有料到郑远东会带一个女性一起赴宴,惊讶之下坐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经过短暂的思虑,王媛升起一计打电话将何春光唤到了餐厅中。

  • 樊斌失业没有经济来源,周小北送了一叠钱给樊斌,樊斌并没有接受周小北的好意,而是来到酒吧将钱转给了李理,叮嘱李理把钱归还给周小北。王媛下班遇到了彭永辉,彭永辉因为多日不见王媛,主动约请王媛到餐厅吃饭,王媛本来不想与彭永辉吃饭,奈何彭永辉苦苦哀求,王媛只得跟着彭永辉来到一家餐厅吃饭。吃完饭王媛见到了周小北,将与彭永辉相遇的事情说了出来,周小北一听王媛遇到了彭永辉,好奇之下向王媛询问彭永辉的近况,一问之下周小北才得知彭永辉的婚姻生活过得非常幸福。

  • 韩文静搬到周小北家中暂住,经过深思熟虑,韩文静来到医院找到成晓峰,将与刘炎假结婚的真相说了出来,成晓峰听完韩文静的话无比惊讶,在韩文静的带领下见到了刘炎。刘炎见成晓峰出现,怒从中起指责成晓峰扔下韩文静不顾,在刘炎的痛骂声中,成晓峰才知道韩文静怀上了孩子。刘炎骂完成晓身与韩文静做最后和告别,韩文静向刘炎表达歉意,认为自己当初不应该与刘炎假结婚,刘炎心知韩文静喜欢的人是成晓峰,虽然心中很是悲痛,但刘炎还是理智放手让韩文静与成晓峰相爱。

  • 韩文静来到家中向父母透露与刘炎是假结婚,韩父得知真相怒气冲天,责骂韩文静将结婚的事情当成儿戏,韩父教训韩文静的时候,成晓峰走进客厅帮助韩文静说好话,两人诚恳的态度终于获得韩父原谅。王媛与罗总一起跟一名外国客户谈业务,外国客户DL先生的想法与罗总不一至,罗总也不愿意按照DL先生的要求做,DL先生见无法与罗总达成合作,只得起身打算离去,坐在罗总身边的王媛见DL先生要走,立即起身给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DL先生与罗总听完王媛的建议,两人当场表示可以合作。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