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言的夏冬

8.1
类型: 电视剧 都市
年份: 2022
地区: 内地
简介:商业咨询公司欧讯集团的商业调查师夏冬,十年前留学时被诬告剽窃 AI 技术,死党的背弃和父亲的离世将他推入人生低谷,秦克趁机利用帮他入职欧讯上海部。欧讯东京部简言15岁时父亲被指控窃取商业机密被迫失业,简言立志成为高级商业调查师,扼杀欺诈于摇篮。由于揭发东京部贪腐有功,简言被调至上海。随后的朝夕相处中,两人敞开心扉,渐生情愫。不久,夏冬和简言在进行一桩企业背景调查时,因为帮助深陷家族纷争中的老同学林俊文(袁文康饰),不得不面对一次次的生死劫难。危难面前,夏冬和简言齐心协力、互相扶持之下,最终顺利完成了这桩企业背景调查,不仅完美守护了相关企业的合法利益,还让隐藏在公司内的害群之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9 / 共49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 =========36====36
  • 36
  • =========37====37
  • 37
  • =========38====38
  • 38
  • =========39====39
  • 39
  • =========40====40
  • 40
  • =========41====41
  • 41
  • =========42====42
  • 42
  • =========43====43
  • 43
  • =========44====44
  • 44
  • =========45====45
  • 45
  • =========46====46
  • 46
  • =========47====47
  • 47
  • =========48====48
  • 48
  • =========49====49
  • 49

分集剧情

  • 简言拎着巨大的行李箱走进转门,一身邋遢的造型和异味引人侧目。她汇报了上海项目的各项调研结果:经营状况非常糟糕!简言的劳动成果被无视,在尚未通知她终止调查的前提下,已经完成了项目报告,并且提交了“建议进行收购”的调查结论!马修告知,自己调阅了项目报告并将信息卖给了羽村。然而这次却遇到了麻烦,他们已成为公司尽调的目标,所以务必找到夏冬并取得他项目报告的原始硬盘,交给羽村。夏冬走下出租车——被守株待兔的简言“逮个正着”,她奉命接待夏冬,已预定好晚宴。简言溜出门,见四下无人,悄悄转进更衣室。使用偷看到的密码打开夏冬的更衣箱,快速翻找。她打开密封文件——映入眼帘的却是自己的背景调查资料。

  • 苏珊试探性地准备推荐夏冬作为上海方面的候选人,夏冬明白她的意图,断然拒绝。总裁办公室内,秦克当面向乔斯抗辩,指出眼下不过是杰森的缓兵之计,将马修等中层接班人作为傀儡。苏珊承诺自己不会抛弃夏冬,无论在哪都会带着他同进同退。而夏冬淡然交出早已写好的辞呈。苏珊立即脸色大变,指责夏冬是有意挑衅。夏冬同意,只要苏珊照顾老方和小卡,自己会保证在她顺利晋升之后离开,否则立即走人。马修的喜讯令公司全体热血沸腾,纷纷向老板表忠心。简言对当前的形势始料未及,立场尴尬。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简言拎着巨大的行李箱走进转门,一身邋遢的造型和异味引人侧目。她汇报了上海项目的各项调研结果:经营状况非常糟糕!简言的劳动成果被无视,在尚未通知她终止调查的前提下,已经完成了项目报告,并且提交了“建议进行收购”的调查结论!马修告知,自己调阅了项目报告并将信息卖给了羽村。然而这次却遇到了麻烦,他们已成为公司尽调的目标,所以务必找到夏冬并取得他项目报告的原始硬盘,交给羽村。夏冬走下出租车——被守株待兔的简言“逮个正着”,她奉命接待夏冬,已预定好晚宴。简言溜出门,见四下无人,悄悄转进更衣室。使用偷看到的密码打开夏冬的更衣箱,快速翻找。她打开密封文件——映入眼帘的却是自己的背景调查资料。

  • 苏珊试探性地准备推荐夏冬作为上海方面的候选人,夏冬明白她的意图,断然拒绝。总裁办公室内,秦克当面向乔斯抗辩,指出眼下不过是杰森的缓兵之计,将马修等中层接班人作为傀儡。苏珊承诺自己不会抛弃夏冬,无论在哪都会带着他同进同退。而夏冬淡然交出早已写好的辞呈。苏珊立即脸色大变,指责夏冬是有意挑衅。夏冬同意,只要苏珊照顾老方和小卡,自己会保证在她顺利晋升之后离开,否则立即走人。马修的喜讯令公司全体热血沸腾,纷纷向老板表忠心。简言对当前的形势始料未及,立场尴尬。

  • 杰森与夏冬连线时突然中风倒地,夏冬通过电脑监视屏将一切目睹,冤仇仇恨混杂着十 余年的隐忍煎熬,瞬间倾泻——最终夏冬还是远程帮忙联通了秦克等人的视频,众人见状立 刻致电医院。翌日。乔斯前来拜访杰森。杰森上演苦肉计,试图重新挽回局面,请求将马修调回总部,自己则撤销辞职合同继续留职。乔斯感到为难,未置可否。

  • 简言告知已经将简历提交给上海部,现在需要知道一些苏珊的喜好,以便更快入职。夏 冬为了让自己的部门后续有人带领同时戏弄简言,给简言安排了三个关卡:早餐、跑步、平 板支撑。美其名曰是为了告知简言苏珊的喜好、考验耐力以及信念。咖啡厅内。简言的面试开始,苏珊并没有和夏冬说的那样节制,面前摆了一堆食物,而饥肠辘辘的简言只拿了两片面包和一杯咖啡。看着苏珊大快朵颐的样子,简言暗叹又被夏冬戏耍。苏珊告诉简言,其实自己很认可她的能力,但是能否进入上海部,还是需要秦克决定。

  • 西餐厅内。夏冬告诉秦克,自己准备离开欧迅上海部,前往总部。两人聊天间,林维仁 和关海临忽然出现,夏冬正要上前,简言忽然出现在身后,原来秦克临时约了简言在此进行面试。简言在夏冬和秦克面前,要求获得和夏冬一样的待遇。秦克明白简言言外之意,以初来乍到需要熟悉为借口,要求简言从高级调查师做起。简言只好同意。欧迅大楼内。苏珊带着完成秦克面试的简言参观公司,向大家介绍这位内部转岗的“新 人”。之后,苏珊叫老方进入办公室,告诉老方夏冬离职的后果,只有夏冬留下来,自己才能保住工作。

  • 鞠微醋意大发,不胜酒力的简言在鞠微的挑唆下,喝的酩酊大醉,夏冬好意送简言回 酒店休息,却不料两人在酒店房间闹下不小的误会。 半夜,简言清醒,发现自己被夏冬五花大绑在床上,要求解绑后,对夏冬一阵拳打脚踢。 好在夏冬心思缜密,有一晚上的视频证明自己的清白,简言自己理亏,低声下气缓和气氛。早上,夏冬和简言同时收到项目邮件。简言来到公司后,见到苏珊,苏珊以简言需要和 团队磨合为由,拒绝简言单独完成项目。简言明白,必须拉夏冬参与其中,否则项目就会沦 为他人业绩。

  • 夏冬为了让老方远离苏珊并通过能力调查,令安排老方前往东莞进行实地调查。在小组成员的默契配合下,一套初步方案成形。简言却利落地将团队计划全盘推翻:从调查内容和 人员能力看来,夏冬才是出差的不二人选——其他队员大不满。夏冬明白,这是苏珊的意思,便一口答应。夏冬告诉简言,苏珊最讨厌办公室恋情,为了确保自己能够离开公司,简言必须和自己假扮情侣。说罢把简言逼到墙角,戴上昨天简言落在酒店的项链。两人的亲昵引起公司轰动,苏珊震怒之余,意识到这是夏冬演戏给自己看,于是任由事态发展,只要夏冬留下,苏珊忍了!

  • 夏冬前往银河项目公司调查,在现场发现了更多疑点。人事主任所描述的梁美珠普普通通, 没有任何作案动机,也提供不了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会计给出账目的时候有些犹豫,李约翰甚至不愿意透露真实信息给夏冬。几句对话之后,夏冬怀疑会计不是新来的就是假扮的。 当夏冬要查看当日监控的时候,李约翰的回应是监控坏了。夏冬要求当日的目击者重演现场, 对方也比别扭扭,演得很不合逻辑。李约翰对夏冬这种工作流程非常不满,催促他尽快找人,而不是在公司里浪费时间。夏冬提出找人不是欧迅的主要项目,李约翰粗暴的表示客户的要求就是一切,并扬言要向上层反馈。就连司机阿强也不再对夏冬毕恭毕敬,显然是受到了李约翰态度的影响。

  • 夏冬设计甩掉阿强后,前往青林别墅调查。由于打不到车,只得乘坐黑车前往。途中,夏冬看出司机一伙有诈,欲脱身不得——关键时刻,一身贵气的千朵“招摇”出现。千朵与夏冬眼神会意,彼此默契。黑车一伙见最佳目标已出现,便放弃了夏冬,转而去打千朵的算盘。夏冬虽然严厉批评千朵擅自行动,却对她的胆大心细印象深刻。夏冬批评千朵擅自行动,千朵感到委屈,夏冬没有有理睬,乘坐千朵租用车前往别墅区。

  • 夏冬与千朵假扮情侣购买别墅。如此贵客,却无法激发售楼小姐的热情,夏冬感到蹊跷。他由诸多细节处着眼,售楼处的灰尘,工作人员稀少,售楼小姐冷淡,确认无论是梁美珠买 楼还是楼盘本身都疑点重重……为了确认自己的判断,他让千朵当场刷卡支付定金,订购楼王。千朵照办——关键时刻,售楼组长接到经理通知,出面制止。如实告知暂时停售护盘。 谈话间,夏冬望见一个人影从经理室迅速闪出——如此熟悉的轮廓,明明就是林俊文!结果未能追上。在场人均一问三不知。面对售楼处的僵局,千朵告知花钱收买了售楼小姐,得知:别墅楼盘恐将烂尾;经理室内那人是他们总公司的人,叫林俊文。

  • 回到上海,夏冬发现简言住进黄阿姨家。没有进家门,折返。夏冬回公司,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偷偷进过自己办公室。虽然他在桌面摆放的坐标和电脑 键盘上的羽毛都没有被触动,但他闻出了不一样的气味,并发现转椅旋转处的羽毛被触动过。 他立刻判断出是习惯性转动座椅的简言。母亲来电话,他接听电话,原来母亲询问夏冬出差 如何能否回家吃饭见见新房客。他试图说服母亲收回出租的房间,未遂。

  • 夏冬追找林俊文,同时得知他是林氏上海分公司的 IT 部经理,身份与大学期间的林俊文 形象完全不同。张经理对于林俊文也表现出强烈的不屑,随意呼来喝去。小卡的调查果然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和风乳业的收购案中,林氏遭受了巨大损失,而目 前林氏与银河正在争夺上海西郊的别墅开发项目。简言这次相信自己的直觉:银河与和风乳 业高层和私募经理接触,试图破坏和风乳业的收购案,导致林氏的资金状况急转直下。

  • 与此同时,林俊文找到木心会,希望通过木心会的方式接触到昇信的冯军,以确保林氏集团西郊项目的正常开展。然而鞠微忽然出现,打断了林俊文的企图,将其拦在门外。林俊 文离开后,鞠微打电话给夏冬,告诉夏冬,林俊文可能马上就会找到他。果不其然,夏冬立刻收到了林俊文的约见短信。夏冬在和林俊文的餐桌上,收到了老方的消息,对方要求公司领导出面保释老方。饭后夏冬开车送林俊文回家,林俊文坚持在路口下车。虽然林俊文有意甩开夏冬,夏冬还是成功跟踪到了林俊文,并发现了他在上海的住宅。

  • 次日,苏珊夏冬简言和两位法务人员赶早班机去往龙关镇。苏珊带着法务去解决老方的问题,简言和夏冬则去李约翰处进行最后的当面汇报。李约翰的态度仍旧捣糨糊,不肯接受结案,一切由总公司决定。夏冬再次赴龙关镇的消息传到关海临和林俊文面前,关海临起了歪念头,林俊文努力劝说他不要冲动行事。

  • 苏珊带着法务去解决老方的问题,简言和夏冬则去李约翰处进行最后的当面汇报。李约翰的态度仍旧捣糨糊,不肯接受结案,一切由总公司决定。夏冬再次赴龙关镇的消息传到关海临和林俊文面前,关海临起了歪念头,林俊文努力劝说他不要冲动行事。老方对苏珊的到来又感动又恐惧,生怕苏珊会一怒之下辞退自己。苏珊并未当场发飙,而是转道北京参加高层例会去了。恢复自由身的老方在早餐店巧遇阿强,并听到阿强在通电话。

  • 简言因为夏冬的隐瞒和冒险十分生气,拒绝合作。夏冬向她交代了林俊文与案子的关系, 反而引起她的强烈好奇。是夜,夏冬邀请简言吃东莞特色大排档。谈话间,简言好奇两人的友情,夏冬简单敷衍。 内心不确定的感觉被夏冬挑明,简言小心翼翼地试探这种投机。敞开心扉后,简言称羡慕夏冬能够 “看开”,毕竟朋友分开了就是陌生人,可亲生父亲却一生也无力摆脱。因为终于彼此坦诚,简言兴致颇高,只沾了一点酒便大唱露天卡拉OK,迷之自信颇为可爱。人群中,夏冬仿佛看见阿强与阿昌在暗处谈话。正欲追踪,被客人纠缠,场面混乱。简言跟夏冬全力追人,眼见着阿强将阿昌带走撤离。

  • 夏冬和简言继续追踪,最终还是没能追上。二人进入便利店躲雨,享受着难得的休憩。 简言轻生哼唱的歌曲令夏冬感到温暖。二人感情明显升温,从此不一样了。老方果然深谙此道,在虎门一路打探找到了杨文新。她交代自己参与了银河的事情。欧迅追查到阿强实为林氏的眼线。得知后的李约翰暴跳如雷,但已经找不到阿强的下落。 李约翰发现自己处境危险,很可能成为替罪羊。在巨大的压力下,李约翰向夏冬坦白了银河与林氏的内幕: 银河和林氏正在竞争中原集 团的智能别墅项目——乔坤支持银河,冯军支持林氏。林氏如果把支票交给冯军,直接影响 两日后的合作发布会。但目前冯军没有任何动作。林氏应该也在寻找他。

  • 夏冬与林俊文在饭桌上“冰释前嫌”敞开心扉,场面令人感动,林俊文提出请求夏冬保 护梁美珠。实际上,夏冬察觉到林俊文并未说出所有实情,对于当年数据被毁,夏冬被起诉 的事,夏冬也只字不提。其实两个人之间的隔阂根本没有丝毫缓解。吃完饭,借口公司急事, 夏冬匆匆离开。简言察觉到夏冬行为的古怪,跟着来到了餐厅。在夏冬和林俊文离开时,发现了坐在角 落的小卡。简言质问小卡夏冬到底在做什么,小卡遮遮掩掩。简言立刻追出去,却发现两人已经离开。夏冬回到公司,简言已经等在了公司。面对简言的质问,夏冬撇清了小卡的关系,但是 对于行动的目的,拒绝对简言透露只字。简言对于搭档的不坦诚,感到委屈。

  • 苏珊带来的北京任务并不轻松。在全员会议上,苏珊要求各位高级调查师尽力营销,并 直言营销成绩会写入年终报告并上呈总部。会议结束,苏珊接到消息,知道夏冬被简言举报, 大发雷霆,认为简言没有把上海部的同事当作家人;简言认为自己只是为了让夏冬收敛任性, 应当就事论事,没想到上层以此做文章,对夏冬下狠手,并承诺自己会对此负责。离开会议室的简言,接到马修的电话,意识到正是有马修的推波助澜,事情才发酵的如 此之快,马修要求简言将自己知道的消息立马发送到总部,简言异常愤怒。简言找到夏冬,把自己举报的事情和夏冬坦白,然而夏冬却显得毫不在意,反而希望通 过这次举报的事件,离开欧迅。

  • 夏冬带着林俊文到医院,同时简言来到医院看望苏珊,巧遇车祸后的两人。简言再次警告夏冬,这整件事太过离奇,需要认真对待。苏珊从病床上醒来,简言在一旁草拟夏冬的申诉报告。简言对于苏珊将此重任托付给自己感到疑惑,苏珊却认为,虽然简言举报了夏冬,但是简言的工作能力值得认可,完全相信简言能够区分两件事。谈话间,苏珊得知夏冬出了车祸,也在医院,不顾自己带病,前往手术室门口,看望夏冬。夏冬的事故,使得整个欧迅团队,更加坚定要为其平反。第二天,苏珊刚有好转,立刻安排出院,主持夏冬的申诉会议。

  • 麦克无意中的一句“除非林俊文自己作证别无他法”,让苏珊和简言豁然开朗。决定,全力取得林俊文的授权。然而,简言实则对林俊文与夏冬的关系并无把握。夏冬缺席申诉方案讨论会,只身前往调查前晚的车祸。小卡告知正面撞车的卡车是套牌,无法追踪。然而,夏冬仔细观看视频,科学推断出卡车会撞上护栏导致车灯破碎——现场果然找到了碎片。一番摸索,他在修车厂找到了那辆卡车。还原车身被压住的喷漆,发现“银河”字样。欧迅其余分公司,听说夏冬下马,暗自庆幸。故意在视频会议上刺激苏珊。苏珊索性报病假,韬光养晦准备申诉。秦克得知,心下不安。

  • 简言模仿烹饪黄阿姨的小黄鱼,却把小黄鱼烧得面目全非,自己却很是满意,以送“房东便当”为由,上门拜访夏冬,希望夏冬说服林俊文。夏冬一吃便知真相,却未忍心戳穿她,在简言转身的时候,偷偷吐掉。夏冬带简言来到木工房,要为她制作一套木器餐具。简言提出自己制作,夏冬手把手传授木艺。两人聊起木头,谈到了夏冬与父亲和林俊文愉快的往事。简言趁机劝夏冬利用与林俊文患难与共的经历,说服他配合申诉。夏冬不仅拒绝透露自己与林俊文的真实关系,更警告简言不要插手自己和林俊文的事情,直言自己已做好准备离开欧迅。

  • 简言终于进入密室,对密室内的东西非常好奇——特别是那张与林俊文在足球场的合影。夏冬一直对密室进行远程监控。然而,他并未制止简言进入密室,甚至有意纵容其在密室内搜索自己的秘密。夏冬送林俊文回家。待林俊文自行上楼后,夏冬发现关海临的车子,立刻预感不妙。进门后的林俊文撞见王卉与关海临一幕,赶两人出门。关海临殴打林俊文,林俊文身心俱损,旧伤发作,痛苦难忍。躲在暗处的夏冬忍无可忍,挺身而出,关海临离去。鞠微发现夏冬制作了一套双人份的餐具,碰巧简言上门探病,两人相遇,表面波澜不惊,实则一触即发。鞠微这才得知银河案导致夏冬受伤,心疼不已。简言让她劝夏冬,与林俊文协商接受申诉。

  • 鞠微回到木心会,夏冬已经等在那里。鞠微担心夏冬的伤情,夏冬抗拒。他提出要见冯军,鞠微得知他决心帮助林俊文。作为交换,要求他跟简言划清界限,立即投入到木心会的合伙经营上来。鞠微邀请夏冬团队一起参加木心会年会。活动当日正是申诉截止日期,简言原本不愿应邀,鞠微却告诉她现场可第一时间得到林俊文的证词。简言只得前往。简言找到夏冬,再次尝试,希望夏冬能够从林俊文处下手,却被夏冬断然拒绝。思考之后主动联系简言,对于夏冬给的台阶,简言欣然接受,要求夏冬一早来黄阿姨家接她一起去参加聚会。本以为是两个人的行程,简言却发现车内居然还坐着鞠微,顿时醋意大发。

  • 在简言的启发下,夏冬终于发现了线索——冯军无意间说出的金额——然而,梁美珠只拿到后面两次的支票,之前另有一次林氏尚不知情,按理说不可能知道总数——夏冬当即判断冯军与银河的关系非同一般。林俊文请他务必帮人帮到底,解决危机。夏冬却表示自己职位不保——林俊文说漏嘴称申诉肯定会成功,夏冬知道他与简言暗中联手,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生气。苏珊和简言力排众议,利用林俊文的证词,终于申诉成功。苏珊亲自告知夏冬申诉成功,要他隔日复职。夏冬却质问他们是否背着自己利用了林俊文的证词。苏珊感到气愤,她告诉夏冬简言的付出和自己的期望,提醒他不要被林俊文的事情蒙住双眼,而忽略了身边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 夏冬来到黄阿姨家门口,相约简言出来见面讲明,却被简言冷漠拒绝。随后发现,简言竟然外出赴约林俊文。简言向林俊文通知申诉结果,签订保密协定。末了,提出让林俊文正式委托欧迅调查冯军。殊不知,暗处,夏冬正望见两人举止亲密私聊的情形,吃醋不爽。翌日,夏冬返回公司复职。例会上,苏珊将琳琅的新项目交给了卢卡斯,故意晾着夏冬。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辞职同意书和新项目书正放在桌上——夏冬知道,这是简言昨晚给林俊文出的主意。夏冬找到简言,要求争取拿到琳琅的项目。简言不卑不亢,以他辞职为由刁难。最终,夏冬表态早已被同事情意打动,决定继续留在欧迅与大家共事。

  • 夏冬召开团队会议,商讨琳琅贸易委托的新项目:对昇信集团的高层进行媒体调查。简言将重点锁定在冯军身上。为了缓解与简言的关系,夏冬提议团队聚餐。不顾老方吃虾过敏,选择了简言最爱的日本料理。夏冬颇为用心地安排了晚宴,未料简言以加班为由缺席。不甘心不放弃的夏冬竟然将所有食物打包,以加班为由,带全体组员返回公司陪简言聚餐。秦克向苏珊浪漫求婚,苏珊为了让他死心,告知自己心有所属,决绝离开。简言趁夏冬主动示好,要求夏冬提供林俊文的真实身份,表示对一个“遮遮掩掩”的甲方无法信任。夏冬却误以为简言对林俊文产生好感,叮嘱简言和客户保持距离,简言对于夏冬跳脱的想法感到非常的难以理解。

  • 老方以海鲜过敏为由,撮合简言代替自己同夏冬外出调研,既讨好了夏冬又偷了懒,一举两得。网上竟然几乎查不到田慧慧的信息。夏冬怀疑她改名换姓并且深度整容。然而奇怪的是,田慧慧信息少之又少,似乎被有意清理过。关海临约林俊文面谈,提出和解。林俊文并不知道他还约了唐思怡打探消息。眼见着林俊文私会冯军的事情就要败露,不料唐思怡绝顶聪明,很快就意识到林俊文自立门户的心思,帮助他蒙骗关海临。得知田慧慧将参加当晚的珠宝拍卖会,众人设法取得入场资格。

  • 林俊文竟然出现在定制展品的现场。他看中一件戒指,却被千朵抢先一步。林俊文请求千朵让给自己。千朵对他越发反感,不肯退让。夏冬责怪林俊文破坏调查,林俊文则解释说,是唐思怡要求他代拍品牌定制品。夏冬让千朵赶紧让给林俊文,千朵很不情愿地照办。当晚。返家的简言想到夏冬与千朵亲密的情景,心烦意乱。黄阿姨感到她有了意中人,不免失望。简言告知,自己已经放弃了倒追,全力投入工作。黄阿姨则反问,为什么做项目撞上南墙都不回头,追男人却患得患失呢?简言无言以对。苏珊找手下的调查师进行年终评估谈话,对小卡的表现赞赏有加,更是将千朵正式提升为夏冬的助理。包括两人在内的公司上下倍受鼓舞。

  • 千朵调阅数据库信息时发现,田慧慧的信息竟然在了欧迅的客户黑名单之中。立即上报夏冬。随后确认,半年前,某商贸公司委托卢卡斯团队对合作者田慧慧进行调查发现,真正的委托人其实就是田慧慧本人!尽管调查佣金丰厚,但苏珊坚决反对接受委托,故而将项目终止,并因田慧慧故意隐瞒的行为而将其列入黑名单。简言果然坚决反对夏冬接近田慧慧的方案,两人爆发争执,暗指林俊文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夏冬未能体会简言的苦心,两人谈崩。公司进行年中考评谈话,苏珊以微信和邮件等方式鼓励下属,小卡他并未留意苏珊是在公司群里留言……一时间,小卡成为公司笑柄。

  • 简言前往木心会向鞠微确认信息,未料与夏冬和林俊文撞个正着。简言见到制作的餐具被鞠微使用,暗自心痛。简言质问夏冬为什么身份造假,怀疑他的实验研究有不良记录。为了彻底打消简言的疑惑,鞠微现场连线那位白人学生Steve,简言尴尬不已,夺门而出。夏冬追出,你追我赶,由躲避、到竞争、再到默契地步调一致……竟也算是第一次浪漫的夜跑了。夏冬告知,他一早知道简言正在调查自己,但是作为搭档,他选择让对方更了解自己,他之所以不愿向简言透露自己的秘密,是因为林俊文曾不辞而别,背叛了友谊,从此不再相信任何人;至于鞠微,因为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所以见证了这一切。

  • 返家后的简言与黄阿姨美食交心。黄阿姨都说自己尚且不会放弃情感,已有暗恋对象,劝说简言振作。简言决定正视自己的感情,认真地与鞠薇来一场对决。鞠薇把简言的资料交给夏冬,证实了夏冬的担心。酒醉的夏冬吵着要回姆妈家,正中鞠薇下怀,将他送回黄阿姨家。简言半以为黄阿姨的暗恋者深夜“来访”,未出门打扰。翌日,黄阿姨不愿简言见到夏冬醉酒的样子,全力阻止两人“撞见”。夏冬未换衣服,引发议论。众人打赌简言会不会换衣服,结果只有千朵赢钱。项目会议上,同事们察觉夏冬和简言之间又出状况:夏冬竟然开始妥协、退让了!同时,又刻意与简言保持距离。

  • 苏珊秦克的事件在公司上下发酵——千朵也遭到了公司上下更为猛烈的排斥。夏冬以“私人助理”的身份,主动接近田慧慧。林俊文把自己从唐思怡处打探的消息汇报给夏冬,提供冯军投资酒庄的信息。夏冬有意向田慧慧推荐红酒投资,田慧慧果然表示自己手上正有一个酒庄项目。田慧慧主动上门找到夏冬,邀请夏冬在私人酒庄用餐。夏冬令小卡调查酒庄,确认银河21世纪曾向其注资,而冯军的名字也出现在了VIP名单之上。调查酒标上的法国庄园,所有者为Pierre FUNG。

  • 简言很担心夏冬出事,冲入现场,被夏冬及时拦下。简言为了不让夏冬冒险,喝下红酒立马过敏,夏冬带着喝醉的简言回到了黄阿姨家,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重温”了最初在酒店的相识。田慧慧谎称自己考虑脱手地中海的账户,引夏冬见面。因为公司流言四起的现状,苏珊约见千朵,千朵坦言早就知道父亲有过一段感情,没有想过是苏珊。苏珊面对这种态度的千朵,并没有感到生气,而是告诉千朵自己的经历,在苏珊的劝导下,千朵重新振作,面对工作。苏珊和小卡约在音乐会,意外发现冯军居然也在现场。消息被简言得知,利用夏冬从田慧慧处得到的有关冯军的信息,很快与冯军聊得火热。小卡和苏珊等在外面,同时通知夏冬简言的行动。夏冬得知简言搭上了冯军颇为不爽,批评一身酒气的简言先斩后奏。两人因相互吃醋而斗气。

  • 小卡和苏珊等在外面,同时通知夏冬简言的行动。夏冬得知简言搭上了冯军颇为不爽,批评一身酒气的简言先斩后奏。两人因相互吃醋而斗气。夏冬主动找到简言缓和气氛。他保证不会与田慧慧越界,他要简言相信自己,却坚决不同意简言以身涉险。简言表示抗议,直至夏冬和盘托出下一步方案。当晚。简言约见冯军,商量冯军为了新婚妻子的酒庄攥写报道的事宜。按照计划,夏冬约田慧慧在同一酒庄的隔壁房间见面,田慧慧得知冯军谎报行踪,内心生疑。隔壁洽谈酒庄和投资生意,反复刺激。夏冬提醒田慧慧,冯军有已经转移资金的嫌疑,提醒她小心人财两失。但出乎意料地,她全程故作掩饰,并未揭穿。事后得知他与一位女性同行,内心生疑。

  • 田慧慧约见夏冬,提出打算跟冯军摊牌。夏冬则提议为了避免误会冯军,还是先确认他与简言的真实关系。夏冬带田慧慧前往。田慧慧发觉得自己仿佛只是个被利用的人。机场。田慧慧终于下定决心,提供一份地中海和银河的资料和自己的账户信息给夏冬,要他转交给林氏。临行前,田慧慧感慨男人从未感受到自己的真心,乘上飞机离开了伤心地。夏冬将资料交给了林俊文,对方立刻分秒必争地奔向正在北京开会的乔昆。当晚。众人在江岸酒吧等待庆功。庆功宴上,夏冬表示真正立大功的是简言,公开力荐简言,令众人大跌眼镜。苏珊宣布,为了解除总公司对夏冬团队的封锁,将把夏冬调往深圳……

  • 夏冬带她来到木工房,把做好的餐桌送给她,醉醺醺的简言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胡言乱语一通,却始终记得,这是最后机会表白夏冬。夏冬与简言在夏冬家中醒来。夏冬忽然提出,林俊文已经消失很久,拿到报告后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和自己更新进展,不符合他以往的行为,猜测林俊文在见乔昆的途中出现了意外,于是离开。鞠薇上门,未料简言登堂入室,气氛紧张。鞠薇明确提出让简言远离夏冬,把简茂生的调查报告交给简言,告知夏冬就是当年鸿山案的受害者!简言一时间无法接受现状,万念俱灰。

  • 夏冬返回公寓,简言已经离开,等待的是鞠薇。面对夏冬,鞠薇坦白了自己将一切告诉简言的事实,夏冬明知真相早晚会被揭开,但是一时间依旧无法接受。面对冰冷的夏冬,鞠薇明白了他的心意,失落离开。林俊文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被困,然而别墅的信号被屏蔽,设计取得母亲的手机,连上车载无线后联系上了夏冬,称自己在郊区。夏冬将林俊文救出后,带到了疗养院修养,并且给了林俊文一部新的手机,让他和自己保持联系。夏冬走后,林俊文立刻联系母亲,让她独自过来。

  • 几人调查发现,自林俊文回国后,走下坡路的林氏转型开发智能别墅项目,短时期获得大量融资,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简言怀疑林氏的AI技术与实验室泄密有关。林俊文没有想到,母亲带着林维仁一同来了疗养院。面对父亲的质问,林俊文终于鼓起勇气,向父母讲述了自己被中毒的始末。鞠薇不失时机地向简言提供线索——简言与Steve联系,发现林俊文信息被盗并非全部由夏冬所为。Steve 记得当年有一个中国境内IP曾经出现过,调查人员认为是夏冬在国内的服务器所为。简言试图在欧迅内网追踪调查报告,发现均被加密处理。秦克单独找到小卡谈话,推荐他升职去总部正在筹建的AI部门发展。小卡问苏珊的意见,后者表现冷淡,小卡心灰意冷。

  • 林俊文怀疑林维仁与自己的关系,希望夏冬将林维仁和自己的头发做亲子鉴定。夏冬托人做了DNA,结果很意外:林俊文就是林维仁的亲生儿子。简言怀疑林俊文的居心,认为他正利用苦肉计攻陷夏冬的理智防线,其目的不过是利用夏冬和欧迅帮助争夺家产。她找到夏冬劝说,讲明自己对林俊文与鸿山案有关的推断。夏冬虽为她对自己的信任感动不已,却选择相信老友。夏冬联系简言希望简言给点时间,让他和黄阿姨单独相处,说服黄阿姨和自己一起去深圳定居。简言答应,当夏冬和黄阿姨谈及离开上海的事情,却遭到了黄阿姨极力的反对。简言听见争吵出现,当着黄阿姨的面承认夏冬就是自己暗恋的同事,黄阿姨大喜,之前的不愉快瞬间抛之脑后。

  • 林氏。一切按计划行事,乔昆在签约仪式上爆出林俊文作为林氏继承人的真实身份,并请林俊文上台致辞。混在现场的夏冬亲眼目睹落魄的林俊文忽然就变回当年的林俊文,充满自信,处处得体。简言带着夏冬想要证实自己的怀疑,走到隔间一起看完林俊文的全部戏码,彻底认清事实。林维仁暂时叫停发布会,在后台紧急召开董事会处理台上的突发事件。见时机成熟,林俊文主动“救场”劝离董事们与林维仁单独对峙。不容林维仁辩解,林俊文控诉了林维仁入赘林家夺取家产,派人在机场偷袭自己,囚禁自己的事实。

  • 林俊文却无法得到夏冬的谅解,两人之间的间隙越来愈大,林俊文找到夏冬,被夏冬告知,十年的时间改变了两个人的想法,终究是没有可能回到一起为梦想拼搏的年纪;秦克知道了千朵喜欢的就是林俊文,表达了强烈反对,以欧迅合伙人的身份出面警告了林俊文。此时,硅神公司横空出世,从商业理念到产品开发,都与夏冬和林俊文在大学期间被泄密的产品高度相似,引起了夏冬和简言的告诉重视,两人决定,去发布会现场,一探究竟。

  • 当简言确认硅神的技术总监正是父亲简茂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侵袭全身。简言私自前硅神实验室里再见到简茂生时,两人都震惊不小。简茂生称怀疑在鸿山案中被阿尔法与鸿山联合陷害,自此从未放弃找到证据为自己平反。夏冬通过林维仁的口述,了解了当年的真相。林维仁恳请夏冬放过林氏,面对不为所动的夏冬,林维仁放弃尊严,当面下跪,夏冬恼怒当场离开。看着离开的夏冬,林维仁缓缓起身,遭到林俊文的讽刺,而林维仁却说是林俊文告诉自己,夏冬只吃苦肉计这一套。

  • 夏冬确认信息正是由阿尔法公司从实验室窃得。联想到阿尔法曾是鸿山案的被告,怀疑阿尔法是商业信息盗窃的“惯犯”,来者不善。对于是否信任简茂生,夏冬并未直接提供建议,而是让简言相信自己的直觉。为了求证真相,夏冬带简言寻找杰森,希望通过杰森找到当年鸿山的原始数据备份,然而目睹半身不遂的杰森一问三不知的样子,所有疑问和斥责只得作罢。杰森约见夏冬。坦白之前的病态都是佯装给公司其他人看的。杰森告诉夏冬,十年前的项目,并不是自己主导的,在自己接手之前,项目已经做完了调查,自己只要进行收尾工作即可,前期调查的那个人就是秦克。

  • 杰森告诉夏冬,十年前的项目,并不是自己主导的,在自己接手之前,项目已经做完了调查,自己只要进行收尾工作即可,前期调查的那个人就是秦克。夏冬和简言在阿尔法的财务信息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个名字在鸿山和林氏的资料中都曾经出现——TSE会计事务所。顺藤摸瓜,阿尔法与TSE联合控股硅神的事实很快被证实。夏冬在欧迅的数据库中查询TSE,敏锐地发现TSE曾有查询记录,于是跟踪查询确认是千朵曾频繁搜索过相关信息。夏冬突然产生思路:谢千朵的母亲家族是做财务的,这会不会是她的公司?

  • 苏珊方才得知自己离开这段日子,团队早已天翻地覆。立刻急召夏冬和简言返回上海。就在查证TSE的关键时刻,简言突然接到一通神秘电话,随后不辞而别。夏冬追随,却发现简言已人间蒸发——苏珊帮夏冬查明:TSE是秦克进入欧迅之前的事业。在上海部和纽约部联合调查下,TSE的黑历史被挖出,林维仁曾是其最重要的受益客户。同时告诉夏冬,简茂生刺伤了秦克,夏冬这才明白,简言忽然消失的理由。林俊文出现,提醒夏冬,真相就在眼前,不要顾及儿女私情,可以通过千朵揭发秦克。但是夏冬不忍将千朵牵扯进来,拒绝林俊文。

  • 林俊文无奈,只能自己出马,利用男友的身份,前往千朵家,删除了秦克用来要挟简言的监控视频。而秦克早有准备,诬陷上海部侵入自己电脑,修改信息。为了从父亲手中拿到原始的资料,简言不断努力。夏冬请求苏珊出马对峙秦克。简言的出走,令夏母深受打击病倒。夏冬搬回老宅照顾,夏母不想因鸿山案件再牵连无辜,要夏冬放弃查证立即寻找简言。失去理智的秦克,对苏珊大大出手,在门外时刻保护的小卡忽然闯入救下苏珊。夏冬将两人送到医院后,接到老方的通知:终于找到了简言的位置。

  • 幸得老方帮助,简言得以脱身,当夏冬出现在简言面前,两人再忍不住深情相拥。四人回到简言和夏冬处相识的酒店,重温两人相遇的场景,夏冬再次劝说简言相信自己的计划。简茂生和老方同住一间,因为房间没有保险箱,借口离开了老方的视线。夏冬和简言正在商量计划,简茂生忽然进来,夏冬为了父女俩独处,先行离开。简言愤怒简茂生不知情况危险,又因为简茂生不肯交出原始数据的懦弱行径感到气愤。来到大厅的夏冬和简言发现羽村组忽然出现,令众人措手不及。老方和简言互相配合,引开了羽村的手下,取得了父亲藏起来的原始数据,可是在这个过程中简茂生却被羽村的众人误认为是夏冬,带离酒店。

  • 简言将夏冬被羽村带走的视频发送给了秦克。秦克认为解决了夏冬的问题,同时也担心黑历史曝光,同意转账到羽村指定的SW公司。资金到账。不出所料,财务紧张的秦克最终从硅神转出了资金。很快,欧迅的法务调查员便找到了秦克喝茶:TSE竟是注册在谢千朵名下的公司!秦克虽然一时间理不清头绪,但他很清楚是夏冬在背后搞鬼——SW, “Summer Winter”。原来,此前一切都是夏冬设计的苦肉计和反间计:苏珊卧薪尝胆,时刻向夏冬通报秦克的一举一动;简言上演了“羽村绑架”的好戏,施压秦克;至于欧迅为何如此顺利地受理并且如此高效地配合,可以猜到苏珊和杰森是背后推手……默契配合,天衣无缝。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