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

7.4
该剧讲述了苏文谦和池铁城两名曾经并肩作战、配合无间的王牌狙击手搭档,由于信仰的分歧而走上对立面,在一次次生死对决和信仰交锋中,最终走向不同命运的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0 / 共57集) VIP会员每日22点更新,非会员次日22点观看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曾思过一如往常,骑自行车送紫舒和小雪去学校后,去码头上班——他是个平凡得毫不起眼的木雕师,靠给过路顾客雕刻人像谋生。不料,看似平静的码头却悄然酝酿着大风暴——根据截获的敌电台情报,潜伏特务叶冠英今天将与保密局派来的“客人”接头,松江公安局侦察科长曹必达率领部下设下了埋伏。

  • 松江公安局,所有被带回的人员被一一分离甄别、审查,均无问题。曹必达束手无策,只能让甄别完毕的群众先行回家,其中就包括曾思过。曾思过出了公安局后,立即给松江小学打电话,因为他之前答应了小雪今日中午准时出面,替她应付一桩闯下的祸事。可曾思过没想到自己会被临时带去公安局接受调查,等他自由之时,早已过了和孩子约定的时间。小雪闯下的祸事东窗事发,她责怪曾思过不讲信用,曾思过头大。他只能先去蛋糕店定好孩子最想要的那款蛋糕,希望以此赔罪。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曾思过一如往常,骑自行车送紫舒和小雪去学校后,去码头上班——他是个平凡得毫不起眼的木雕师,靠给过路顾客雕刻人像谋生。不料,看似平静的码头却悄然酝酿着大风暴——根据截获的敌电台情报,潜伏特务叶冠英今天将与保密局派来的“客人”接头,松江公安局侦察科长曹必达率领部下设下了埋伏。

  • 松江公安局,所有被带回的人员被一一分离甄别、审查,均无问题。曹必达束手无策,只能让甄别完毕的群众先行回家,其中就包括曾思过。曾思过出了公安局后,立即给松江小学打电话,因为他之前答应了小雪今日中午准时出面,替她应付一桩闯下的祸事。可曾思过没想到自己会被临时带去公安局接受调查,等他自由之时,早已过了和孩子约定的时间。小雪闯下的祸事东窗事发,她责怪曾思过不讲信用,曾思过头大。他只能先去蛋糕店定好孩子最想要的那款蛋糕,希望以此赔罪。

  • 公安局,曹必达审问曾思过,他指出,曾思过只是一个掩藏的身份,其真正身份,是杀手“水母”的搭档,顶级狙击手“牧鱼”,苏文谦!可无论曹必达如何逼问,曾思过只是淡然否认。面对着曹必达的步步追问,曾思过的回答都是无懈可击的,这场审问陷入了僵局。

  • 一切真相大白!曾思过终于承认他就是“牧鱼”,苏文谦。曹必达惊叹欧阳湘灵这场审讯真精彩时,欧阳湘灵却泪如雨下,同样几近崩溃。李局长似乎知情,他阻止了曹必达的询问,解释留待以后。

  • 苏文谦抱着蛋糕奔逃,曹必达、欧阳湘灵和其它侦查员紧追不舍。池铁城眼见苏文谦再度被捕,气急败坏!定时炸弹即将爆炸,池铁城犹豫着要不要提醒苏文谦蛋糕中有炸弹,但最终,为了完成自己此次前来松江的任务,他放弃了提醒。“轰!”苏文谦和曹必达乘坐的汽车被车上的蛋糕炸弹炸毁。

  • 苏文谦赶往医院,他伪装成医生,想寻找叶冠英的病房。医院已经被送叶冠英来急救的侦查员布置了安保,苏文谦只能谨慎行动,以免暴露身份。与此同时,池铁城带领着水母暗杀组员潜入了医院。欧阳湘灵也开车到达了医院。三方人马的目标均是重症监护室里叶冠英,不过被池铁城抢了先。池铁城用强药强行唤醒叶冠英,问出口头情报后,杀害了叶冠英。

  • 402房间,饭桌上,方校长原以为在自己地盘上,能压过水母组和池铁城一头。结果,池铁城反手将了方校长一军——他一把餐刀扎穿了崔九手掌,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诫方校长和崔九,没有人能命令他池铁城,也没人能在他水母组面前耍威风。紫舒家,饭已经吃完,曹必达陪着苏文谦洗碗。 曹必达在聊天中才惊讶得知,苏文谦并不是小雪的爸爸,他只是帮人照顾紫舒和小雪而已。苏文谦知道自己今晚归案后,几乎就是和孩子的永别,悲伤涌起,苏文谦回忆起自己和小雪过去的种种。

  • 只有苏文谦是最了解水母的密码系统的人,也正是我方目前最需要、且无人可替代的人,虽然苏文谦已经拒绝帮助破译,但李局长还是做出决定,再度争取苏文谦。欧阳湘灵不同意,但李局长不仅举出党内对方阵营出身,但为我方所用的人才例子做说服,还拿出了杨之亮的档案。他将杨之亮的党证交给曹必达,又将杨之亮的绝笔信交予了欧阳湘灵——杨之亮直到牺牲,都在替苏文谦争取为我党所用的机会。

  • 清晨,池铁城继续监视秦公馆。小雪过来赔玻璃钱,碰到池铁城。池铁城见识过小雪的弹弓功力,对她产生了兴趣,两人暂时成为了朋友。池铁城承诺,只要小雪打弹弓达到他的标准,他这里的蛋糕随便小雪吃。两人一言为定。

  • 苏文谦一口拒绝,并要求回家,等公安局追究杨之亮案的时候再回来领罪。众人无法。而水母组,池铁城暴跳如雷,因为能从他抢下救下人命的,只有可能是苏文谦。他需要手下立刻去查清苏文谦到底死亡与否。与此同时,粤汉铁路,一封国防部电令发到了国军第十兵团司令部:因铁路运力紧张,命第十兵团改道东南,沿衡州、岳阳一线徒步后撤。

  • 苏文谦替自己辩解:他并不是是非不分,谁都无权剥夺别人的生命。欧阳湘灵却反对:生命无差别,灵魂却有善恶。对恶人行善,就是助纣为虐,只会带来更大的悲剧。两人谁都无法说服彼此。松江小学门口,秦鹤年照旧来衡州小吃摊吃花螺。秦鹤年对酒精过敏,甚至连料酒都不能碰,小吃摊摊主早就熟知。但池铁城在小摊借机调换了两份花螺,秦老吃下了含有料酒的花螺。

  • 苏文谦现在非常忧虑,秦鹤年的中毒以及殷千粟赶回松江,会不会有必然的联系。如果真是池铁城来了,那紫舒母女的信息肯定就会暴露。于是,他决定接受担当教官的请求。曹必达领人在殷家部署了铁桶阵,苏文谦过去后一看,认为这种常规铁桶阵对付水母组没有益处只有坏处,在他的教学和重新调度之下,专案组组建了新的防卫模式。

  • 小雪无处可去,临时想起以前无意间看到过的苏文谦家的地址,找了过去。巧的是,池铁城此时正在苏文谦家搜查线索,见小雪上门,声称自己无处可去,池铁城带走了小雪。池铁城不仅给小雪吃了蛋糕,还带小雪出门去天台打弹弓。苏文谦遍寻孩子不见,突然想到自己家的线索,找了回来,通过蛛丝马迹,确认孩子被池铁城带走,十分忧虑。

  • 曹必达断定——明日水母组的刺杀目标,将变成主持大会的文市长!孩子极有可能被池铁城带走了,苏文谦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那厢,池铁城带小雪回去的路上,两个人说起了关于爸爸的话题。池铁城破天荒的在孩子走不动的情况下,背起了孩子。中央军委批示文市长可以联系前线核实动态,并告知殷千粟。夜深,池铁城和孩子在阁楼相拥睡去——这是池铁城多少年来,第一次坦然在床上睡去。从做杀手的第一天起,他就告别了床铺,只敢睡在硬邦邦的地板。曹必达认为文市长是暗杀对象,派神枪手保护文市长,同时,他决定在会场打一场埋伏战。为了孩子,欧阳湘灵和曹必达最终同意了播放苏文谦撰写的启事。钟楼广场,苏文谦紧张地等待;西点房阁楼,池铁城却因为小雪睡梦中的无意遮挡而没有听见这条广播信息。没有等到池铁城,也没有找回孩子,苏文谦崩溃。突然,他接到了消息,孩子找到了。

  • 苏文谦回到殷家,归队,却因误会与欧阳湘灵大吵一架。正在气头上的苏文谦决定辞职。殷千粟终于接到了文市长的回应,中央军委对唐思远的避战想法非常重视,并核实先头纵队到达衡州的时间是明天傍晚。殷千粟一惊,这个时间第十兵团也正好经过衡州,要是双方相遇,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唐思远想避战,但实际做不了主。殷千粟此时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找到秦鹤年!就在这个时候,殷千粟接到电话称秦鹤年病危。可实际上,秦鹤年已经醒来了,他坚持不要公安局的保护,收拾东西回了家。殷千粟听到假消息心急如焚,执意去医院,可现在保护人手不足,欧阳湘灵希望殷千粟能留在殷公馆,殷千粟犹豫要不要说出真相。医院,刚才声称秦鹤年病危的电话竟然是单棱伪装成护士打出去的。巧合之下,紫舒恰好听见,险些被单棱暗杀。紫舒只能伪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放松单棱警惕,逃脱杀手魔爪。时间不等人,殷千粟最终向欧阳湘灵说出了隐情——秦老帅的生死关系着几十万前线将士的生命,他必须去医院。这种情况下,欧阳湘灵只能一面派人去找曹必达报信,一面调集仅剩的保卫人员送殷千粟去医院。

  • 苏文谦去曹必达办公室递交辞呈,看到了“灯塔”(杨之亮)的档案,才知道杨之亮竟然是欧阳湘灵的上级。苏文谦心底陡然升起愧疚,之前不该和欧阳湘灵吵架。杨之亮牺牲,他俩承受着一样深重的痛苦。苏文谦打消辞职念头,察觉这次殷千粟赶去医院很不对劲。他立即打电话去医院查对,却发现已经断线。苏文谦立即飞车赶往医院。大会现场,曹必达惊觉自己上当之时,从殷家赶来报信的人也赶到了。得知殷千粟去了医院,曹必达知道自己中了水母组的调虎离山计,他立即带所有人赶往医院。医院大门口,欧阳湘灵一行遭到水母组的伏击。欧阳湘灵护着殷千粟冲进医院,没想到医院内还藏有杀手单棱。苏文谦赶到,冲进医院救人。一行人被困在一间病房,危险步步紧逼。激战中,小镜子连中几枪倒下了,费尽最后力气掏出镜子,给苏文谦照出对面杀手的位置。苏文谦终于重新拿起了枪!他接连打伤花和尚和池铁城的瞄镜,逼退水母组的进攻,救下殷千粟和其它人。回到秦公馆的秦鹤年抗拒公安局对他的保护。脱险后的殷千粟几番致电秦鹤年,但秦鹤年却根本没有给予任何机会,殷千粟无计可施。

  • 花和尚重伤,需要用消炎药,池铁城却禁止单棱给花和尚用组里剩下不多的消炎药,同时他猜到公安局必然会布控和严查松江所有药店,严厉禁止单棱出去购买消炎药,单棱看着花和尚,心有不忍。苏文谦受小镜子死亡的触动,带专案组众人到了钟楼广场,讲解了三年前钟楼广场那个未解之谜,即当年打中杨之亮的那一枪,是池铁城在广场灯柱上瞄准,他在远处教堂阁楼瞄准,用极端默契的配合开出了一枪,用子弹弹射拐弯杀死了杨之亮的同时,掩盖了真实弹道方向,让此案无从追溯。

  • 苏文谦继续回忆,他和池铁城一直相伴十多年,直到三年前,池铁城欺骗苏文谦,导致苏文谦误杀杨之亮,苏文谦和池铁城绝交了。但苏文谦却没有用误杀为自己开脱,他一直憎恶自己,认为自己从心底里喜欢开枪,喜欢暴力,享受狙击带给自己的快感,他非常厌恶自己。在苏文谦的回忆里,杨之亮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唯一的朋友,杨之亮的死一直是苏文谦心里过不去的坎,他念及过去,情感汹涌,泪流满面。这一幕被追踪而来的池铁城看到,让他神色冰冷。

  • 该剧讲述了苏文谦和池铁城两名曾经并肩作战、配合无间的王牌狙击手搭档,由于信仰的分歧而走上对立面,在一次次生死对决和信仰交锋中,最终走向不同命运的故事。

  • 苏文谦也很硬:赌就赌,只要你杀人,我一定让你干不成!趁着击掌为誓,池铁城眼疾手快,把苏文谦铐在了老爹的轮椅上。他算好了,打开这把他改装过的锁,苏文谦至少需要三十秒钟,那时候他早已跑得无影无踪——松江是共产党的地盘,他不能给苏文谦跟踪自己的机会。等他离去,苏文谦才摊开掌心——里面是池铁城的一枚西装袖扣。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