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初次爱你 电视剧 热度 2826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2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沈沁源

类型: 自制 / 言情 / 偶像 / 青春 / 网剧

简介: 卢晚晚是清耀大学医学院临床系大二的学生,然而不佳的心理素质却让卢晚晚逢考就容易发挥失常,与要求严格的医学院格格不入。因多年暗恋失败,卢晚晚酒后扬言要追求同校的超级学霸任初,二人绯闻由此传出。...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手术台上,一个医生正进行着一场蹩脚的手术,她犹犹豫豫,在ABCD四种药剂之间艰难地抉择,原来这其实是一场骨科小考,而医学生卢晚晚则将这场考试想象成她真的在给病人做实验。 另一边,清耀大学游泳馆内,任初出正带着社员们做训练,结束完训练他要赶往学校礼堂给数学系大一新生做演讲,原来,任初不仅擅长游泳,更是数学系大神,是学校里当之无愧的“学霸”,但此学霸非彼学霸,任初的存在重新定义了学霸——会学习的恶霸。究其原因,是因为任初的学术能力过于逆天,每当有同学问问题的时候总会受到任初的“王之藐视”,久而久之,大家对任初自然退避三舍了。但任初并不自知,反而觉得自己一向友善。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拖拖拉拉的,卢晚晚终于交了卷。她想起烘焙社团里还有一个蛋糕等着她,便急匆匆往烘焙社跑去。蛋糕是为了给安嘉先庆祝生日用的,而安嘉先则是卢晚晚暗恋了五年的人。

  • 卢晚晚本想着她与任初没什么交集,时间一长,大家自然会忘记绯闻,不想上骨科课程的时候,任初忽然空降临床系教室,要来旁听,周围的同学纷纷起哄,老师也误会卢晚晚考试失利是因为恋爱分心,卢晚晚觉得更加难熬。原来,大四的任初正在挑选保研的学校,除了本校,外校也纷纷抛来橄榄枝,而他之所以来上临床系的课正是为了研究生的相关课题研究。 安嘉先要来找卢晚晚道歉,自己不该重色轻友,那天将她一个人留在餐厅。卢晚晚不想面对安嘉先,匆匆逃回家。她是本市人,家和学校离得不远,她父母开了一家小小的水果店,父母和善温柔,卢晚晚在家里汲取了力量。一转头,她碰上了来买水果的任初,下一秒,安嘉先也出现在们口,邀请她吃饭,道歉那天在餐厅里的不告而别。卢晚晚想逃,任初却说自己想去,卢晚晚怕他乱讲话,只得一起跟过去。 原来,任初发现自己的社会实践不及格,虽然不会影响保研,但他无法容忍自己有一门功课59分,要求重修。社会实践的内容是去孤儿院慰问

  • 卢晚晚为了准备解剖课的随堂测试,约了师兄孟西白的补课,孟西白是临床系研一的学生,成绩优异不说,一心专研科研,两耳不闻窗外事,不想,王昕羽正在他的实验室里,原来孟西白就是那个薛定谔的男友,王昕羽一直在主动追求孟西白。 孟西白一个眼神,王昕羽都能脑补出一出你爱我在心口难开的情感大戏,这让孟西白头疼不已。王昕羽被大体老师(尸体)给吓得花容失色离开,孟西白这才喘了口气。 任初恰好也来找孟西白预习课程,与卢晚晚一同上课,他也看到了卢晚晚其实学习很勤奋,基础知识很扎实。 然而次日到了随堂测试的时候,却因为卢晚晚和任初、安嘉先的同框,引发了众多绯闻,导致卢晚晚心态失衡,再度发挥失常,被老师呵斥,面红耳赤,一个字也答不上来,匆匆跑出教室。 安嘉先本想追上去安慰卢晚晚,却被前来找他的梁夏制止,梁夏表示他们谈恋爱了,三个人的关系不比从前,为免尴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这也是卢晚晚想要的,让安嘉先给她空间。

  • 任初负气离开。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根据绯闻消除计划,任初有义务帮卢晚晚追求汪彧扬。任初提出了30秒的一见钟情法,让卢晚晚实施,不想卢晚晚却完全弄砸了。范毅质疑任初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帮卢晚晚,难道只是为了所谓的契约精神?范毅点破:任初就是喜欢卢晚晚。任初否认,范毅却说任初从未喜欢过别人,所以不知道喜欢的感觉,这种事光看书本是没用的,要关于内心,让任初自己品品。 一转眼,任初请来有过一见钟情经验的孟西白来做案例分享。卢晚晚这才知道,原来,当初是孟西白看到了正在练舞的王昕羽,对她一见倾心,误以为她是“文静又努力”的女孩,主动上前打招呼,这才“招惹”上了王昕羽。王昕羽认定了两人是一见钟情,对孟西白死缠烂打,而孟西白却意识到王昕羽完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避而不及。上完了“一见钟情”培训课,任初盯着卢晚晚看,卢晚晚被看得浑身发毛,原来,任初记着范毅的话,想试试自己有没有分泌PEA——一种代表喜欢的神经兴奋剂。他望着卢晚晚,觉得并无异样,认定了范毅在胡扯。

  • 任初觉得谈恋爱是件愚蠢的事,然而又不可避免地喜欢着卢晚晚,甚至在梦里梦到了和卢晚晚的接吻,让他手无足措起来。作为一个理论派,根据从书上看来的观念——恋爱会使人变蠢,任初无法忍受自己变蠢这件事,便想要停止对卢晚晚的喜欢。 在孟西白的建议下,他想进行物理隔断,减少见面。然而,社团举行的真人CS吃鸡比赛,卢晚晚和任初恰好分到了一组,任初做好心理建设,想到要和卢晚晚一起参加越野赛,心里却又有几分喜悦,还特地给卢晚晚磨好热豆浆随身带着。 不想,在比赛当天,和他组队的人却是校花关爱,原来关爱帮卢晚晚换了队友,卢晚晚变成了汪彧扬。任初只得负气出发,关爱趁机聊起两个人的情感,原来关爱一直误以为任初也在关注着自己,只是碍于面子两个人没表白,而任初和卢晚晚的绯闻让关爱觉得不可以再矜持下去了。可任初却发出了灵魂的质问,你哪位? 卢晚晚听了顾桥的劝说,要多次示好和假扮柔弱,企图引起汪彧扬的保护欲,却没想到适得其反,两人简直是一出闹剧啼笑皆非。卢晚晚也意识到,汪彧扬和安嘉先其实丝毫不像。

  • 同样是接吻,孟西白和王昕羽顺势在一起,而任初和卢晚晚则陷入了完全不同的情绪。在任初看来,两人既然已经接吻,就应顺理成章地变成男女朋友,于是对卢晚晚做了一系列男女朋友式互动。但在卢晚晚看来,那个吻完全是骚扰式的,破坏了她对初吻的向往,连带着她对任初亦是避之不及。 汪彧扬在真人CS吃鸡比赛上拿了名次,让卢晚晚请客庆祝,两人喝着啤酒撸着串,完全是兄弟式的互动。卢晚晚也坦然自己曾追过汪彧扬,汪彧扬却完全没感觉到,随即又搂住卢晚晚的肩膀,说他们还是铁兄弟。 终于卢晚晚的暗恋魔咒又成功了,“喜欢”的人都成了闺蜜,汪彧扬成了她最好的异性闺蜜,但这一次,卢晚晚发现,这样的关系比之前舒服许多。她不应因为自己对安嘉先余情未了,就轻易追求一个神似他的人。 卢晚晚跟汪彧扬聊到任初,汪彧扬却对任初充满崇拜,认为任初亲了卢晚晚就代表他喜欢卢晚晚,校草学霸喜欢她,她还不开心什么?卢晚晚则认为任初和关爱更般配,而她和任初,一个学霸一个学渣,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 为保研事宜,任初开始参观本校的计算机实验室,实验室的小老板季奇又惊又喜,本以为任初一定会选择平大。 另一边,卢晚晚正在为一具医用人体模型犯愁,为了加强记忆,她想买一具人体模型,但模型价格高昂,让她囊中羞涩。就在这时,她接到了范毅的消息,范毅要为社团定一批甜品,想到有甜品费进账,卢晚晚又期待起来。谁知道,范毅是来给任初所在的游泳社定甜品,要的都是粗粮、无糖,成本高、数量少,加上范毅是照本宣科读着任初的要求,他自己没有决定权,卢晚晚也推销不动,根本没赚头,不由地抱怨任初怎么不自己来定甜品,好歹她还能推广一番。不曾想,这正是任初的“清风计划”: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他决心不再主动接近卢晚晚,而是在卢晚晚面前展现自己,让卢晚晚被他吸引。范毅问任初又是从哪儿看来的招数,任初一顿:《孙子兵法》。范毅觉得任初是个理论派,和任初“打赌”,如果他能让卢晚晚主动告白,自己帮他打一学期的开水。任初表面上说着无聊,心里却觉得一定没问题。

  • 国庆节到来,同学们纷纷回家。卢晚晚央求汪彧扬帮她把人体模型带回家,给他水果作为报答。汪彧扬一边背着模型,一边抱怨自己国庆要好好学习了,他在申请一个出国项目,出现了强有力的竞争者。两人聊到任初,汪彧扬再度对任初流露出大神的崇拜感。 另一边,任初帮王昕羽拎行李到车站,单身的任初看着王昕羽和孟西白秀恩爱,好容易送王昕羽上了车,又听孟西白叨咕着想王昕羽了,让任初无言以对。孟西白问任初的假期安排,任初则说去买水果。 卢晚晚回到家,她父母正在排练街道演出的大合唱,她一边做作业,一边帮忙看水果摊,正想不出题,安嘉先忽然出现,默契地帮卢晚晚看题。原来,他们以往也常常在一起温书,都成了习惯,两人正聊着,任初忽然出现。任初心里不悦,跟安嘉先说他的学习方法不好,这说法激怒了同为学霸的安嘉先,安嘉先表示自己是医学生,肯定比任初要专业。两人一来一回杠了起来,活像两只好斗的公鸡,不等卢晚晚劝阻,两人已经立下赌约,要帮卢晚晚复习,看谁帮卢晚晚提分提得多。

  • 国庆假期过后,卢晚晚回到学校,信心满满地参加了骨科小考,第一次流畅地完成了考试。从教室出来,卢晚晚恰好遇到安嘉先,安嘉先拿着一张单子,卢晚晚以为是什么报名表,凑上去一看却是一张填好的转系申请表。原来,是二班那个做静脉穿刺失败的同学决定离开临床系,他填好了申请表,委托班长安嘉先送去老师办公室。 卢晚晚惋惜又疑惑,问安嘉先那个同学为什么不自己送去办公室,明明就要离开,还不好好道别,办一个欢送会吗?安嘉先却告诉她,真正的离开都是悄无声息的,灰溜溜地放弃了医学,躲着还来不及呢,哪会有什么欢送会呀? 另一边,因卢晚晚无心的那句“大学不谈恋爱”,让任初受到打击,一向对考试学业手到擒来的他,第一次发觉学习竟成了他的“情敌”,让任初大有“失恋”之感。任初进了实验室,顺利改造了小机器人“奇迹”,增加功能,让它变得更加亲人,赢得了季奇与学长们的一致好评,任初却闷闷不乐,季奇等一头雾水,聚在一起讨论是不是对小师弟照顾不佳?

  • 次日,卢晚晚在宿舍里醒来,浑身湿透,原来她竟做了一场春梦,在梦里她对任初上下其手,还上手脱了任初的白衬衫。醒来后,卢晚晚发现自己昨天吃完酒心巧克力后便断片了,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顾桥和宿管阿姨则吐槽她酒后的种种言行,卢晚晚惊讶地发现她们所说的内容与她梦到的画面有惊人的相似,卢晚晚顿时吃惊:我不会真的对任初做了什么吧?下一秒她却接到任初的电话,让她立刻来一趟实验室,卢晚晚知道是福是祸躲不过,只得硬着头皮忐忑的去了。 见到任初,卢晚晚偷偷向他打听昨晚发生的事情,任初只说卢晚晚扒了他白衬衫,卢晚晚大惊,更加以为自己对任初做了“不轨”的行为。她见实验室任初的六位师兄都严肃地看着她,以为他们要联手收拾自己,没想到六位师兄却是想请卢晚晚帮他们搭配服装,卢晚晚长吁一口气,和任初一起在电脑上为六位师兄网购了衣服,卢晚晚又偷偷为任初下单了一件白衬衫作为补偿。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3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