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天盛长歌 DVD版 电视剧 热度 1813

别名: 凰权;凰权弈天下;凰权·弈天下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8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沈严 刘海波

类型: 古装

简介: 楚王宁弈,看似风流散漫的当朝六皇子,内心却背负着惨痛往事。他以天下为棋局,洗雪冤屈、惩治奸佞、整肃朝纲,在腥风血雨的朝堂争斗中步步为营。凤知微,被逐高门之女,不甘屈服于坎坷的命运,女扮男装进...展开
剧集列表 (共70集)
分集剧情
  • 大成末年,宁世征起兵造反,大成国破。负责大成皇室安全的秘密组织血浮屠,带着刚出生的九皇子逃亡,宁世征派长子宁川和六子宁弈前去追捕。由于宁川的急功近利,血浮屠首领顾衡抱着九皇子跳崖身亡,宁弈被顾衡的炸药炸伤,昏迷不醒。而宁川趁机独揽功勋,被宁世征封为太子。宁弈醒后发现物是人非,不仅母妃蒙冤逝世,父皇也对自己突然冷淡,只有三哥宁乔对他关怀如故。但好景不长,宁乔被宁川陷害,含冤而死,宁弈遭到牵连,被关入宗正寺。天盛十八年,宁世征大赦天下,被关八年的宁弈重新回归朝堂,引起其他皇子、尤其是宁川的警惕。而宁弈表面装作对朝政毫无关心,其实暗下决心要为宁乔洗刷冤屈。皇帝下旨将亲军都督秋尚奇的女儿秋玉落许配给宁弈,想以此制衡太子一派的势力。秋尚奇害怕与宁弈联姻会得罪太子,决定认自己的外甥女凤知微为义女,替女儿出嫁。辛子砚与夫人大花来到宁弈的织布庄挑选蜀锦,实则是前来与宁弈商量关于赐婚一事,宁弈表明,此赐婚结不得,辛子砚劝其此婚有利于巩固他在朝中地位。

  • 秋尚奇的妹妹秋明缨是顾衡的遗孀,大成灭国后,她带着一双儿女凤知微与凤皓投奔秋尚奇,秋尚奇担心秋明缨的身份会引来灾祸,安排她们母子三人住在简陋小院中,从不对外人提起。秋尚奇因赐婚一事担心得罪太子,特地邀请太子舅父常海来家中做客,以表示他对常家、对太子的支持和忠心。兰香院的头牌珠茵也被请来在席间演奏,却遭到秋府五姨娘的欺负,凤知微挺身而出教训了五姨太,珠茵与凤知微一见如故,结拜金兰。顾衍是血浮屠首领顾衡的弟弟,大成国破后,被宁世征赦免并收编为金羽卫指挥使,后为太子效力;而此时疑似血浮屠的组织再次出现,更有传言说大成遗孤未死,如今就在燕州藏匿,这些消息令太子宁川十分焦虑,他担心万一大成遗孤真的没死,他就犯了欺君之罪,太子之位不保,派顾衍彻查此事。珠茵与宁弈相熟,宁弈前往兰香院打探皇子们的消息。恰巧知微捡到了珠茵的玉钗,也来到兰香院,见到了宁弈,宁弈没有言明自己的身份,令知微误以为他是个裁缝。秋明缨找到凤知微的私塾老师宗宸,把不愿知微嫁于宁弈之事告知。

  • 宁弈的楚王府设宴,凤知微扮成兰香院的姑娘混进了楚王府,遇见宁弈假扮的小裁缝,并恳求宁弈带她见一见楚王,宁弈嘴上答应,可转头却把凤知微骗到了府中湖中间的凉亭并锁了起来。楚王宴会上,太子试探宁弈野心,提议宁弈可多去太子东宫走动,宁弈则表示自己只想过着织锦裁衣的生活。此时凤知微为逃离湖中凉亭跳湖自救;而宁澄突然闯入宴会说王府有刺客并已跳入湖中,而后虽并未发现刺客踪影,但宁弈将计就计,装醉的同时扯出最近听闻的血浮屠余孽一事。突然,宁弈口吐鲜血,而皇宫内,天盛帝症状与宁弈一模一样,原来曾经,宁弈的母妃为保宁弈周全,曾给天盛帝和宁弈喂下双生蛊。宴会结束后,宁弈凤知微厢房相见,宁弈表明真实身份,并猜透知凤微此行目的是要宁弈取消婚约。凤知微也看透并戳穿宁弈装傻之事。秋家五姨娘不满凤知微羞辱,软禁凤皓并威胁秋明缨。秋明缨急切寻求秋尚奇帮助。原来十八年前是幼年宁弈逼死了凤知微的父亲顾衡,所以秋明缨不愿女儿嫁与杀父仇人,并扬言,如果秋尚奇不取消婚约,出嫁之时便是凤知微手刃仇人,秋家满门抄斩之时。

  • 秋府内,秋尚奇因为秋明缨的威胁决定把秋玉落嫁于宁弈,凤皓被解禁。天盛帝召见宁弈,关心宁弈身子是否安好,更担心宁弈前一晚病重是否与其他皇子有关,宁弈猜中天盛帝心思,放自己出宗正寺意为平衡各皇子的势力。宁弈趁机向天盛帝提出因八字相冲所以身体不适,意为取消婚约。天盛帝知晓血浮屠余孽一事,急召皇子们与众大臣殿内商议,大发雷霆,斥责众皇子知情不报,更要降罪于顾衡,此时,宁弈却要求与顾衡同罪,并暗指太子欺君。太子担心此事威胁自己的位置,急迫的向天盛帝请求由他领命剿灭大成余孽。太子的舅父常远是天盛的开国功臣,常氏一族盘踞闵海,势力逐渐壮大,令朝中大臣畏惧、亦令皇帝担忧警惕。而常远的弟弟常海在帝京任职,是太子的左膀右臂,为剿灭血浮屠余孽一事出谋划策。顾衡在金羽卫大营正愁大成余孽没有线索而焦急时,辛子砚焦急来到金羽卫大营找到顾衡,告知他太子已在城外发现血浮屠余孽踪影,现正赶往城外缉拿,令顾衡带着金羽卫一同前往围剿。

  • 太子带着其舅父常海、顾衡、辛子砚和一众金羽卫围剿所谓的大成血浮屠余孽。顾衡身受重伤。楚王府内,辛子砚来访,称此次城外剿灭血浮屠余孽事有蹊跷。原来金羽卫被刺案本就是捏造,传言血浮屠与大成遗孤在燕王封底出现也是燕王散布的谣言,而今日,太子剿灭确实是真的大成血浮屠。皇宫内,太子领着十三具血浮屠尸体前来邀功,可剿灭血浮屠一事漏洞百出,天盛帝表面奖赏太子,而后确把血浮屠后续查处交于宁弈负责,命务必查清此次事件的全部真相。金羽卫大营,宁弈找赵王宁研一同前来了解血浮屠余孽一事,顾衍表示,血浮屠凭空出现,又就地消失,而宁弈就此次剿灭血浮屠一事暗示顾衍这次血浮屠一事定是有人一手策划,尸体则是找到线索的关键。宁弈说服顾衍帮助他调查大成余孽一事。并命顾衍带领金羽卫监视赵王宁研。兰香苑内,宁弈在厢房内等待辛子砚到来,商讨被杀的十三具血浮屠余孽一事,并指出赵王宁研可能已经明白其中蹊跷。常海邀请秋尚奇过府一聚,常海表明知道秋尚奇收留秋明缨一事,要挟秋尚奇交出秋明缨和其儿女三人。

  • 城外,赵王担心太子处理血浮屠一事败露,牵连自己,派人毒杀一妇人。顾衍已知晓其中蹊跷,派手下将这位妇人救出,并带回金羽卫大营认尸;妇人见到十三具尸体后,辨认认出她的相公和其他修渠的工人。此次冤死的十三具尸体,并不是血浮屠余孽,而是太子策划,偷梁换柱,杀死无辜的修渠工人冒充血浮屠。赵王无意间知晓此事,担心被牵连,试图帮助太子掩盖真相。顾衍知晓真相后大怒。兰香苑内,宁弈与辛子砚约见,他们猜测到,太子招安了血浮屠残部,暗自豢养收为己用。而今日太子急召顾衍前去东宫问话,是为打探宁弈查案虚实,辛子砚担心顾衍如若出卖宁弈,此事威胁太子地位,他定会对宁弈痛下杀手。东宫内,太子召见顾衍,未透漏分毫调查进展,可因此事牵连前朝,太子伺机询问顾衍关于秋明缨及其儿女身世,并告知,已经派人去秋府捉拿秋明缨三人。

  • 太子担心宁弈查到真相,打算把罪名强加在秋明缨身上,并由此捏造血浮屠余孽的出现是因为十八年前顾衍出卖其兄长顾衡,致使顾衡遗孀秋明缨心生仇恨,散布大成遗孤尚在人世这一谣言,以此召集血浮屠旧部为夫报仇。秋明缨带着凤知微、凤皓收拾包袱逃离秋府。刚出府就被金羽卫包围,宁弈得知此事,带着几名侍卫乔装前来营救,可寡不敌众,宁弈为救知微受伤,秋明缨、凤皓则被金羽卫带走,而秋明缨与金羽卫打斗时掉落的五姨娘写的信件,被宁弈捡走。宁弈将知微带回楚王府;此时,赵给使来访,宁弈告知,自己是被血浮屠行刺而伤。凤知微看着为自己受伤的宁弈,眼神里充满了疼惜和爱意。宁弈被血浮屠行刺一事很快传到太子那里,他一时乱了方寸不知道此事到底是何人所为。宁弈与辛子砚已知晓关于秋明缨、凤知微和凤皓的身世。辛子砚提醒宁弈不可对知微生情,因为十八年前是他逼死了其父顾衡;此时,宁弈把秋明缨掉落的信件交于辛子砚,他认为宁弈应把此信交于天盛帝,由此来证明十八年前太子并未射杀大成遗孤,罪犯欺君。

  • 宁弈发现凤知微离开了楚王府,急切派人寻找其下落。原来凤知微找到金羽卫,寻求帮助。幸得顾衍已知晓太子的狠辣,帮助宁弈用计将凤知微打晕并送回了楚王府,宁弈看到她安然无恙,满心欢喜。顾衍恳求宁弈帮他营救秋明缨及其子女三人,如若保全秋明缨母子三人,则誓死效忠宁弈,扳倒太子。凤知微醒后发现自己竟然还在楚王府,而且被宁弈的侍卫们严加看管着,一时不知所措;而想到母亲和弟弟仍被关押,十分焦急。宁弈前来探视,并向她保证一定会把秋明缨与凤皓救出。兰香苑内,宁弈、顾衍、秋尚奇三人联手设法营救秋明缨;楚王把五姨娘的信交于秋尚奇与顾衍,顾衍看完后表示为保秋明缨母子三人,务必销毁此信件。宁弈则计划让顾衍告知太子自己找到了大成遗孤九皇子,并提议让秋明缨主动认罪,以此佐证大成遗孤与顾衡双双坠崖的真实性,太子此时不知所措,只能按此法自救。顾衍前来禀报太子,自己已说服秋明缨认罪一事,可太子心狠手辣,担心日后秋明缨一事传到天盛帝耳中,危及自己的地位,想干脆把秋明缨与凤皓灭口,幸好此事被辛子砚制止。

  • 宁弈和辛子砚为救秋明缨一家,利用秋府五姨娘的信件,刻意挑拨太子与宁研的关系;使得生性多疑的宁川,担心大成遗孤若还在人世,经不起查验,而牵连自己,坐实欺君之罪,故而决定烧掉此信件,并释放秋明缨与凤皓。秋明缨与凤皓平安回到秋府,宁弈告知知微,如若想保全秋明缨与凤皓性命,就必须从此消失,知微不知所措。宁弈带着乔庄成小厮的知微一同前往秋府探望秋明缨与凤皓;秋明缨表示,因前段时日,知微与五姨娘有些口舌之争,竟然行凶杀人,导致自己与凤皓无端遭受牢狱之灾,乃家门不幸,自此与凤知微恩断义绝。知微听到母亲这番话,泪流满面,自此,决定对外自称魏知。凤知微换上男装,神情落寂,心痛自己被亲人抛弃,内心无法释怀,但也不愿留在楚王府,毅然决定离开。可宁弈放心不下凤知微,幸得珠茵提议,由她收留并照顾凤知微,这才让宁弈安心。关于太子豢养血浮屠一事,宁弈与顾衍在查看本朝与血浮屠刺杀案有关的所有卷宗时,发现每一个被血浮屠所杀之人,无一不是太子的绊脚石。

  • 凤知微从珠茵口中得知,宁弈与珠茵的关系,皆是因为八年前的巫蛊案,导致至亲之人丧命无故受到牵连而改变了人生,宁弈更是从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子变成了宗正寺的阶下囚,而后又因宁世征忌惮太子以及其后的常家势力才被放出宗正寺变成制衡太子的棋子。太子宁川赶往兰香苑,正巧遇到为躲避夫人大花而跳窗而出的辛子砚。太子把辛子砚请到一僻静之处,告知希望其帮助自己炮制巫蛊案。辛子砚发现太子已对常海心生芥蒂,更担心同样身为常海外甥的宁昇有朝一日威胁太子之位,希望子砚帮助他除之而后快。辛子砚暗示,近期发生的血浮屠与大成遗孤的事件,均来自宁昇的属地,他才是始作俑者。所以此巫蛊之计,不仅需要宁研入局,更重要的是让宁昇入局;这第一步是向天盛帝提议把赵王宁研身边心思缜密的葛鸿英先调离京城;第二步,则是找一个合适的场合把巫师引荐给宁研。枫昀轩内,天盛帝召集众皇子与众大臣商讨关于血浮屠余孽一案的进展,却发现询问途中宁弈和太子的关系好像有所不同,故而引起了他的不安,而此案宁弈的回答竟然是没有任何进展,宁世征大怒罚去承明殿外长跪思过。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