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桃花依旧笑春风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8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张汉杰

类型: 剧情

简介: 一九二五年军阀割据,战火不断,西部古城军阀贺闯家被灭门,女儿贺桃花死里逃生,只身逃往省城在一个廖姓人家里做佣人。聪明伶俐的桃花深得廖家老爷喜欢,并且与廖家大少爷廖春风相爱。婚礼前,廖春风发现...展开
剧集列表 (共60集)
分集剧情
  • 宝鸡军阀贺桂奇前往蓝田去给儿子说亲,贺桃花闻讯追上父兄乘坐的汽车想一同前去看未来嫂子,路上却遭遇进步学生的埋伏。进步学生的冒进行动很快被贺桂奇平息,贺桂奇将进步学生抓捕。桃花发现这些刺客竟是自己同学,不忍看他们被送进牢狱面临处决,便向父亲求情。软硬兼施,贺桂奇只得答应了桃花,桃花为保住同学性命高兴。然而贺桂奇却暗地里继续实施对进步学生的枪决。贺桂奇料到革命党还会卷土重来,便以被捕学生为诱饵,给前来营救的革命党设下圈套。被捕学生拆穿贺桂奇的诡计,为了保护营救他们的其他同学,自发暴露自己。贺桂奇气急败坏,将被捕学生杀害。营救计划受挫,廖春风等人商议对策,决定当晚来个回马枪,再次刺杀贺桂奇。贺桃花听闻被捕学生的死讯震惊不已,与贺桂奇大吵一架,并亲自将同学遗体下葬。桃花趴在同学的坟前自责,不知不觉竟然睡去。然而在此时的贺家宅院,廖春风等人正在实施刺杀计划,廖春风与贺桂奇父子再次发生激烈交火。贺桂奇的副司令祝朴实不去救援,反而隔岸观火,以待收渔翁之利。革命党人不敌贺桂奇,尽数牺牲。

  • 祝朴实见贺桂奇已死,贺江山下落不明,将贺家洗劫一空。铁二找到贺桃花,并将家中剧变告之,桃花悲痛不已,发誓报仇。在老管家的劝引下,贺桃花见到父亲临终前写下的“西安水车”四个字,猜测父亲留下的应是西安水车巷,而这肯定与父亲的死有关。桃花带上手枪和金砖,扮成普通女子模样,前往水车巷寻杀父仇人。到了水车巷,桃花见到的第一个嫌疑人,是身着军装的水西安,便一路跟随。桃花把行李箱遗忘在一个吃胡辣汤的铺子,再回去拿,却撞见白耀祖的母亲“滚刀肉”要拿走,便上前要回,白母不肯罢休,向白耀祖告状,廖春风路见不平便询问详情,桃花只好化名“云岫”,编造身份,说自己家在咸阳西大街,家人都被大火烧死,自己本被父母许给一户人家,因对方是残疾人,所以逃跑,到西安寻个仆人的差事想养活自己,廖春风听完以后同情云岫,让白耀祖放人,并叫云岫到自己家里做仆人。廖春风带“云岫”回家,廖春风的父亲廖兆铭要求云岫做碗油泼面,云岫到了厨房却不知所措。灵机一动,拜托黑牛帮忙,做好油泼面,廖兆铭吃过面后很是喜欢。

  • 云岫摆出架势让水西安先出招,众人对云岫的功夫充满期待,然而水西安一脚下去,云岫狼狈倒地,水西安好奇的问云岫为何不躲,云岫道出自己其实不会武功而是想拜师学艺。云岫要请水西安去西安饭庄吃饭,兑现承诺。云岫边吃饭边打听革命党的消息,得知水西安是国民党军人,却还是心有怀疑。白耀祖到廖家搜查云岫的皮箱,被廖兆铭拦下,坚持要等云岫回来才可以搜查。廖春风带着疑虑一路来到咸阳,走访街坊发现西大街既没有发过大火也没有姓云的人家,意识到云岫在撒谎,于是他快速赶回家,遇见等待搜查的白耀祖。廖兆铭出门遇见云岫,想到云岫能识文断字,就带她去看碑林,云岫急着回家,刚进门就被廖春风叫去。白耀祖打开箱子搜到枪和金砖,随即要带走云岫,廖兆铭不忍看云岫这样被带走,便劝云岫说出实情,云岫蹲在地上抱头大哭,面对质问,云岫承认自己确实对身世有所隐瞒,又撒了谎,称自己是被土匪掠走的千金小姐,土匪烧杀了自己家。云岫见廖春风有所怀疑便说土匪头黑娃逼她当压寨夫人,结果土匪全都喝多了,她就偷了枪和金条自己跑出来了,一路逃到水车巷。

  • 廖兆铭给庞局长送了金条,劝说剿匪。庞丰收鬼迷心窍,答应剿匪。水天年想让水西安带兵剿匪,成功归来后娶云岫进门,白耀祖也想着剿匪立功拿金砖,但云岫没想到自己的谎言哄骗了一众人,得知剿匪消息后心里变得不安,开始准备找机会逃离水车巷。剿匪前一天,云岫想趁没人的时候逃跑,刚走到门口就碰到廖春风,只好撒谎说自己想去拜佛,求神仙保佑剿匪成功,廖春风不信就陪着云岫一同前去烧香。到了寺院,云岫假装上厕所又一次想逃跑,没想到逃到寺院西门,就碰到水西安,这时廖春风也追了上来,云岫又没能逃走。回到廖家,晚上夜深人静后,云岫揣上手枪再次出逃,没想到廖春风为了防止云岫逃走,早就躲在门口监视她,见云岫背包外出,廖春风在巷口突然出现,把云岫着实吓了一跳,云岫只好说自己准备在路口给过世的家人烧纸,没买到纸钱就想在路口跪拜一下和家人说说话。第二天,云岫不得不带路引领一众官兵来到山下,大家在上山的时候云岫不知如何交待黑娃的位置,只好装走不动歇在半路想伺机逃跑,却不想逃跑的时候误打误撞,正巧发现土匪头黑娃在抢掠山上的一户人家。

  • 云岫发现黑娃后一路往回跑,大部队发现云岫失踪,军心大乱。众人怀疑云岫欺骗大家,就在往回折返之时,云岫慌忙跑了回来,给大家带来了黑娃的消息。警察和军队快速包围了土匪,一场枪战过后,黑娃没剩下几个兵。黑娃全力奋战,刚要举枪,就被水西安和廖春风同时开枪击中,黑娃应声倒下。但总有漏网之鱼,其中一个土匪藏了起来,暗中听到廖春风和被救人家的对话,得知带兵来剿匪的人叫云岫,跑回土匪窝报信。黑娃被击毙,大家胜利而归。晚上众人聚在廖家谈论这次胜利,云岫成了廖家和水家都很中意的未来媳妇。大家各自回家后,廖兆铭劝儿子娶云岫回家,廖春风不以为然。第二天一早,水天年前往廖家提亲,一并接云岫到水家。廖兆铭一听水天年说云岫在廖家只是个下人,就马上表示廖家也要娶云岫。两人争执不下,就商定让云岫自己决定嫁给谁。云岫既不想待在廖家,也不想去水家,无奈之下选择先去冯家住。众人愕然。廖家不想云岫这样搬出去,云岫宽慰廖兆铭,廖家眼下全是男人,等廖秋月回家,自己也搬回廖家。很快,云岫在冯家落了脚。

  • 云岫见黑牛收拾干净了屋子,坐下和黑牛打听革命党的消息。水天年和廖兆铭争不出高低就比赛打水,打赌争云岫当自家儿媳妇,引来水车巷的男女老少围观看热闹,冯三娃闻讯带着黑牛赶到西门水井,水西安和廖春风也赶来劝自家父亲,水天年和廖兆铭争着吵着各回各家了。廖家和水家都在着急着娶回云岫,冯三娃看着廖冯两家争得不可开交,劝黑牛端正对云岫的心思。水西安跑到冯家找云岫表白,云岫借机问起革命党的消息,水西安一头雾水,娶亲的事也没得到云岫的应允。等水西安再次登门的时候碰见廖春风,水西安希望廖春风退出,请廖春风喝酒谈心表示自己是真心喜欢云岫。土匪头黑娃的弟弟黑丁为了给大哥报仇,乔装打扮来到水车巷打听云岫的住处,正巧遇见白耀祖母亲,廖春风了解之后直奔冯家找云岫,希望云岫跟自己回家,云岫并不信有什么土匪来找自己报仇,不肯离开冯家,说着就送廖春风出门,这时黑丁埋伏在冯家房顶,见云岫出来便朝云岫开抢,而此时,廖春风推开云岫,自己右臂受了枪伤,黑丁见没打着云岫,还引来人追打自己,便伺机跑掉。

  • 冯腊梅给云岫送了碗葡萄,两人聊起廖春风,得知云岫并不喜欢廖春风,冯腊梅知道后高兴的第二天就跑去看廖春风。黑丁佯装成一个卖韭菜的来到冯家门口,云岫看韭菜新鲜就买了两捆韭菜,想着给廖春风家也带去两捆韭菜,就让黑丁挑着韭菜跟着自己往廖家走,刚到廖家门口,黑丁就拿出手枪绑架了云岫,一路到了尼姑庵。廖家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担韭菜,廖春风心生疑虑就急忙确认云岫安危,发现到处都不见云岫,便前往水家求助。水西安在家和父母一起商量着上门和云岫提亲,却迎来廖春风赶来求助。黑牛到警察局找白耀祖帮忙封城门,却碰了一鼻子灰,廖水两家得知得不到警察的帮助后,开始想办法,水天年着急想找回云岫,而廖兆铭则让大家等等,两家不欢而散。云岫看黑丁在写信要赎金,就大胆出主意并要亲手写上地址以便让家人知道自己被绑架了。黑丁找来尼姑庵的主持,告知主持自己的母亲也是尼姑,想让庵里的尼姑前去冯家送信。

  • 黑牛骑马直奔紫云庵,上了山就碰见云岫和黑丁,黑丁见黑牛就举枪,云岫边劝黑丁放心,边告诉黑牛自己没事,黑丁见黑牛还不肯退步,一激动冲黑牛脚下开了一枪,住持听见枪声以为出了人命,找黑丁问话,见没事,就劝黑牛回去,黑牛放心不下,见云岫被带进紫云庵里,就守在门口。黑丁怕云岫跑了就搬了把板凳坐在云岫房门口,两人聊起了身世,黑丁被云岫说的心里难过又感动,云岫看黑丁快被自己说服,云岫就接着感化黑丁,让黑丁放下戒备心。黑牛还在紫云庵外面,云岫想给他拿床被取暖,黑丁也想试探云岫会不会逃跑,就让云岫一人出去送被,自己偷偷的跟在后面,黑牛见云岫自己出来就要云岫跟着自己走,云岫低声告诉黑牛,黑丁在身后盯着,说着自己就转身回了庵里,黑丁见云岫并没有逃跑,回到房间门口,云岫直言不讳的指出知道黑丁跟踪自己,黑丁反而变得不好意思。第二天一早廖春风和水西安一起拿着赎金上山赎人,云岫看黑丁担心会被打死,就让黑丁听自己的,并保证黑丁拿着金砖安全下山。

  • 廖兆铭敲开云岫的门,见水西安已经来提亲,便和水西安开始谈判,劝云岫斟酌选择,水西安对廖兆铭虽觉不满,但依然尊重云岫的选择。就在这时,黑牛跑回家通报,镇嵩军已经包围了西安城,看着大量入城的难民,大家开始准备屯粮以备不时之需。廖秋月为躲避镇嵩军,敲开了孙家大门求救,贺江山让廖秋月藏进里屋,镇嵩军跟着就敲开大门,面对手持长枪的镇嵩军,不得不让他们进来搜人,廖秋月紧张的碰倒了箱子,镇嵩军闻声踢开房门,吓得廖秋月躲在贺江山背后,贺江山和镇嵩军开始周旋,就在镇嵩军以为得逞时,贺江山出手打死他们救了廖秋月。水车巷里的百姓蜂拥前往水天年家的面粉行抢购面粉,水天年为了安定人心决定不涨粮价保障百姓不断粮。就在此时,镇嵩军将西安城围得水泄不通,与此同时涌进来大量的难民。云岫不清楚刘镇华为何包围西安,廖春风便向她解释了北阀与北洋军阀的不同之处。

  • 云岫和黑牛拉了一车的面粉回了冯家,廖兆铭听闻后以为云岫囤积粮食要发国难财,对云岫大失所望。廖春风到冯家门口却看到云岫在给难民施粥。对云岫心怀嫉妒的腊梅怀疑云岫,跑去警察局找白耀祖告状,白耀祖立刻就带兵前往冯家抓云岫。廖春风带着父亲去看云岫施粥,刚到冯家门口就见白耀祖要带走云岫,廖兆铭把白耀祖一通教训,白耀祖灰溜溜的回了警局。水天年听闻云岫在施粥,更加欣赏云岫,立刻决定自己家的面粉厂也要施粥。水西安和廖春风在城楼上商议着如何应对镇嵩军攻城,两人谈着谈着就想到未来战争结束看谁能娶到云岫……贺江山对廖秋月一见钟情,答应廖秋月一起回西安。廖秋月发现贺江山喜欢自己,直言已有心上人。但是贺江山不肯善罢甘休,廖秋月担心自己的安全就拜托与孙夫人同住。黑丁突然回到水车巷寻云岫,两人见面十分高兴,黑牛撞见以为云岫有危险,就和父亲拿着家伙追打黑丁,被云岫拦下,解释了黑丁是来帮着打镇嵩军的,大家才消除误会坐下饮酒。廖兆铭对镇嵩军感到憎恶,决心要写讨贼檄文,为反击镇嵩军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