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们这一天第2季 电视剧 热度 1580

原名: This Is Us Season 2
别名: 这就是我们;我们的生活;同一生日下;同一天的我们;我们

地区: 美国

时间:2018

语言: 英语

导演: Ken Olin

类型: 家庭 / 剧情

简介:  NBC剧集《我们这一天》宣布一次性续订2、3季,这部Dan Fogelman打造的大热剧是这个秋季档收视人数第二的广播网剧情剧。新续订的两季还是每季18集。
立即播放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把杰克赶去米格尔家的丽贝卡要接孩子们回家,到了地方,她先把眼角的泪水擦干净,然后再按响了喇叭。听到声音,三个孩子从同学家出来。上了车,敏感的凯特就感觉到不对劲。果然,丽贝卡开车来到一家小餐馆,杰克早已等候在那里。大家坐定后,丽贝卡和杰克开诚布公的告诉孩子们昨晚发生的事。听到父亲要去外面住几天,凯特最先控制不住情绪,愤怒的离桌而去。杰克能理解孩子们的感受,但要让丽贝卡平息怒火,还需要一段时间。分居之后,家里变得冷清许多。丽贝卡找各种话题,可孩子们就是闷声不响。杰克在米格尔家等了一晚上,都没等到丽贝卡的电话。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又来到比尔摩剧场。他愿意出钱让剧场老板请丽贝卡来演唱,但被剧场老板拒绝。不仅因为之后几个月都已排满,而且剧场也不接受个人演唱。杰克对自己很失望,生活的压力让他又开始酗酒。当丽贝卡敲响米格尔家大门时,他的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他向丽贝卡坦白了自己的问题,想在米格尔家戒酒,然后再回家与妻子孩子们生活。但丽贝卡没有同意,家人有问题,就应当共同解决。

  • 杰克向丽贝卡承认了自己再次酗酒,所以才会情绪激动的殴打本。丽贝卡答应再给他一个机会,以前成功戒过一次,这次一定也能成功。而回想起前一次戒酒的经历,对杰克而言并不容易。除了工作之外,他要全身心投入到对子女的培养之中,要不就是用拳击训练压制酒精的诱惑。这一次,杰克没有向孩子们隐瞒,把自己的毛病一五一十告诉了凯特、凯文和兰德尔,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并不完美。家人要一起努力,帮助他走过最艰难的阶段。清早,凯文在摄制组配备的房车里细数着自己的腹肌。连续两周他每餐只吃定量的白味鸡胸肉,索菲不担心他的腹肌,反而是更担心他的营养问题。凯文抑制不住内心的紧张,今晚他将在电视剧《靓男保姆》第100集中回归,必须向观众展现完美的状态。索菲站在拍摄现场,学着网络视频里凯文对着现场观众大嚎大叫时的情景。那样子的确有点滑稽,凯文忍不住把当时情景又再现了一遍,恰好编剧凯西走了进来。这就很尴尬了,当时凯文怒斥凯西,然后是观众,最后辞职。再次相见,基本无话可说。一旁的索菲看到这场景忍俊不禁。

  •  整整三周过去了,杰克正处于戒酒最痛苦的阶段。每晚他都无法入睡,强迫自己的大脑不停的运转,想着应当如何反省,如何将自己从酗酒的泥潭中拔出来。丽贝卡也在努力的挽回这段婚姻,在雪莉的建议下,她打扮得漂漂亮亮与杰克重温浪漫时刻。丽贝卡带着杰克,开车来到他们最初约会的地方。就像那晚一样,在体育馆的停车场里,听着收音机里比利的歌曲。可杰克的反应破坏了浪漫的气氛,这个约会只能草草收场。其实杰克现在需要的并不是浪漫,而是敞开心扉。一次发自肺腑的谈话,比什么都重要。凯特总是在暗中观察自己的父母,为他们的婚姻担心。没心没肺的凯文只想着泡妞,根本不关心家里的事。兰德尔则心事重重,前几天他偷偷给报社广告部发了邮件,寻找把自己遗弃在消防队门口的亲生父母。昨天他收到了回音,信中的母亲想与他见面。凯文和凯特陪着兰德尔来到见面地点,但来的却是个白人妇女。从她的一言一行就能看得出是个骗子,只是为了从兰德尔手里骗些钱,好满足她的毒瘾。兰德尔都没兴趣听她讲完,从长椅上站起身漠然离去。

  • 感恩节前夕又恰逢大雪,杰克一家打算租些电影回去,以打发时间。兰德尔没心思选电影,只想着尽快完成手里的试验,好参加三周后就要举行的科学竞赛。凯文听到“科学竞赛”这几个字就大发脾气,自己喜欢的电影被人租走了也大喊大叫。丽贝卡感觉不对劲,一摸他的额头才知道出了事。诊所里,医生确诊凯文在发水痘。杰克和丽贝卡小时候得过倒也不担心,不过医生建议三个孩子一起出水痘。否则等到成年,相对儿童时期就会严重得多。大冬天反正也没处去,凯文、凯特、兰德尔关在家里,准备出水痘。孩子们的事就已经够头痛了,没想到丽贝卡的母亲听说后,在落雪之前赶了过来。老妈一来,就开始指手画脚,丽贝卡头都大了。屋外开始下雪,想让母亲离开已经不可能了。而且母亲对兰德尔的态度,相较于凯文和凯特,明显疏远了许多。更不幸的是,杰克也感染了。他很可能把小时候的麻疹当成了水痘,结果丽贝卡只有忍受着老妈不停的唠叨,接受老妈的帮忙。可老妈不经意间表现出的种族歧视,让丽贝卡忍无可忍,明确要求母亲在雪停后立即离开。

  • 为了让凯文和兰德尔更好的相处,杰克决定带两个男孩子去野外露营。可当杰克开车带着孩子们前往营地后,疗养院打来电话,杰克的父亲快不行了。丽贝卡立刻打给营地值班站,给杰克留了言。她知道杰克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所以希望杰克告诉她该怎么办。一直没等到杰克的回电,丽贝卡只好带着凯特来到疗养院。她从没见到过杰克的父亲,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皮尔森先生时,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这会,杰克已搭好帐篷,正和兰德尔烧烤。凯文则躺在帐篷里,只顾打着游戏机。他无意中看到兰德尔压在枕头下的笔记本,翻开来,里面写着应当如何与凯文相处。一辆护森员的车子开了过来,车上的对讲机正在与焦急的丽贝卡通话。杰克接过对讲机,疗养院里的丽贝卡听到杰克的声音总算舒了口气。听到父亲肝硬化时日无多,杰克心肠一硬,他要陪着儿子。当他回到篝火旁时,惊讶的看到凯文坐在兰德尔身边烤着棉花糖。看来这次露营的收获不小,达到了预期目的。凯文靠着止痛药强撑着完成了所有拍摄工作。回到纽约,他先住在了兰德尔家。

  •  1990年的万圣节,兰德尔为了得到最多的糖果,专门绘制了张“不给糖果就捣蛋”的路线图。凯文无法理解兰德尔的意思,无助的望向老妈。丽贝卡也不知道兰德尔为何要如此较真,只好听之任之。她为孩子们准备了万圣节要用的服装,可凯特吵着闹着要装扮另一个角色。加班回来的杰克想都没想就答应凯特的请求,这让丽贝卡有些不满。丽贝卡觉得杰克对凯特太溺爱,然而她对兰德尔又何尝不是这样。凯特如愿穿上黄色毛衣扮演她最喜欢的桑迪角色,兰德尔的地图却遭到凯文和凯特的强烈反对。为了不让兰德尔失望,杰克和丽贝卡只好分头行事。丽贝卡和兰德尔沿着地图走,杰克则带着凯文、凯特去鬼屋。丽贝卡有意识的打乱兰德尔的行进计划,增加了一个地图上没有的地点。即使兰德尔再不情愿,丽贝卡都要求他必须去。可正是这个安排出了问题,兰德尔在母亲的要求下来到拉森家门前,没想到拉森夫妇无意中说出了凯尔的事。兰德尔这才确定自己只是父母第三个孩子的替代品,由此产生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

  • 在申请收养兰德尔后,杰克和丽贝卡要接受社工宝拉随时的突击家访。宝拉对几次检查的结果很满意,她会向法官提交申请材料和推荐信。之后的程序是走走形式,然后就完成了收养程序。可事情并不像宝拉所说的那么容易。法官还有些疑问,因为宝拉没有到庭,收养事宜的审理将推迟三周进行。在法庭外,杰克和丽贝卡碰到了法官。按规定,法官不允许在法庭外与当事人接触。看到杰克和丽贝卡恳切的眼神,法官破例说出了他的想法。法官认为兰德尔不适合由白人家庭收养,应当去一个黑人家庭,这样兰德尔才能学会黑人文化里所特有的一些东西。倔强的丽贝卡不同意法官的观点,她写了封态度坚决的信并附上了与兰德尔的全家福。漫长的三周之后,杰克和丽贝卡又来到法院。之前的法官已申请回避,转由新法官审理。他们终于如愿获得收养批准,正式成为兰德尔的父母。而此时,相继失去母亲和女友的威廉却因购买毒品被捕,生活潦倒,连保释金都付不出。法官对从无前科,无任何违章记录的威廉很失望,然而威廉对自己更加失望。

  • 兰德尔的成绩优异,申请哈佛大学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凯特似乎不想读大学,倒也省事。杰克和丽贝卡现在最关心的是凯文上大学的问题。因橄榄球技术出众,匹兹堡大学有意录取凯文,这是他难得的机会。晚上匹兹堡大学的沃特英教练要来面试,杰克和丽贝卡做了精心的准备,生怕出现意外。可万万没想到,事情全砸在凯文冷淡的态度上。沃特英教练告辞后,面对着父亲的怒火,凯文毫不在乎。但当他在深夜看到父亲双膝跪地向上帝祈祷时,凯文只觉得内心一阵酸楚。第二天,杰克要陪兰德尔参观哈佛大学,不能观看凯文的比赛。而那场比赛却成了凯文最后一场比赛,膝盖遭到严重撞击,让他再也无法重返球场。跟索菲第二次分手后,凯文完全沉浸到止痛药和酒精给予他的颓废生活之中。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出酒店房间的门,连高中母校邀请他出席返校日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甚至都不清楚今天到底是几号。在麦金利高中打来电话确认后,他才想起这事,启程前往老家东海岸的匹兹堡。出了机场,他特地绕道来到曾经的家。烧焦的房子已翻修一新,住进了新的主人。

  • 怀孕后的凯特一扫之前的忧郁,积极乐观的养胎保健,定时服用各种有利于胎儿的维生素。在首次产检前,还一一列出自己想了解的问题,生怕有遗漏。问题已经详尽到产后的事项,托比在一旁不禁开起了玩笑,觉得凯特太过谨慎。可再怎么小心,不幸还是发生了。凯特在浴室里滑倒,肚子里的孩子流产。虽然医生尽力安慰,只需要短暂的休息,四周后便可以再次尝试怀孕。但凯特难掩心中的悲痛,出院回家后,把为孩子准备的所有东西都收了起来。她穿上大红礼服,抹上口红涂上眼影,还自己叫了车,要参加一小时后在酒店的彩排。以前父母总是照顾兰德尔多一点,凯文又是学校里的明星,她就显得那么不起眼。所以向来自己照顾自己的凯特相信她能像以前一样,挺这个令人痛苦的时刻。托比看在眼里,很为她担心。托比收到快递公司的消息,预订的婴儿浴缸即将送达。凯特就是在量自家浴缸尺寸,看看能否放进婴儿浴缸时滑倒。托比绝不能让凯特再受到刺激,他马上开车赶到配送中心,从上千件快递包裹中找到婴儿浴缸,随手就送给了仓库的工作人员。

  • 与贪玩的苔丝和安妮不同,黛佳临睡前还在准备要在学校里展示的教学内容。她选的是光合作用,所以培养了几盆植物,还要把课本上枯燥的单词记在脑子里。兰德尔用自己的幽默方式鼓励黛佳,只是他的笑话有点冷,没人能理解得了。他很高兴看到黛佳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或许现在会被人嘲笑为书呆子,但以后那些人就会明白自己错了。楼下传来吵闹声,是贝丝阻止要闯进来的肖娜。检方撤销了对肖娜的指控,从监狱一出来,肖娜就来找女儿。可黛佳的态度让她大为惊讶,在见到母亲无罪释放的欢喜之余,黛佳仍保持着应有的理性。回到肖娜身边需要社工琳达的同意,在琳达打电话之前,黛佳希望母亲先回家等候消息,不要在这无理取闹。兰德尔和贝丝对黛佳能这样处理问题感到很欣慰,但他们也要接受另一个现实,黛佳可能很快就会离开。第二天琳达在检查了肖娜的住处后来到兰德尔家。她很遗憾的提前通知兰德尔,肖娜住所的检查结果符合养育子女的条件。所以在下午的聆讯会上,她会向法官建议将黛佳的监护权返还给肖娜。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