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使女的故事 第一季 电视剧 热度 1891

原名: The Handmaid's Tale
别名: 女仆的故事 / 侍女的故事

地区: 美国

时间:2019

语言: 英语

导演: 瑞德·穆拉诺 Mike Barker

类型: 科幻 / 剧情

简介: 故事讲述未来世界遭遇严重污染,人口出生率骤降,美国部分地区经历血腥革命后建立了男性极权社会Gilead,当权者实行一夫多妻制,女性被当做国有财产,有生育能力的女性称为“女仆”,被迫作为统治阶级的生...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奥芙瑞德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和女儿汉娜分别时的惨痛情景。教会区的军队先是把她的丈夫杀死,然后硬生生地把汉娜从她身边扯走。奥芙瑞德被打晕后,再醒来时,已经来到另一个世界。这是一个荒诞的世界,或者说,这是一个荒诞的社区。人类在发展的历程中,向这个世界和地球造成了很多污染,世界终于向人类施以报复。在这个世代,人类女性逐渐失去了怀孕生子的能力,人类的数量也逐渐减少。然而,还是有部分的女性,还有生子的能力。当位高权重的女性不孕时,处于社会底层的女性便沦为为上层服务的工具。人类意识到大自然残酷的报复,我们认为要拯救地球便要恢复对上帝的信仰,教区的主教是地位很高的人,处于社会高层的人,必须要传宗接代。奥芙瑞德穿着一身侍女的衣服,住在简陋的房间里。在这个社区,她的职责是一名女佣,也是一名以怀孕和产子为目标的奴隶。来到沃特福德大主教家当侍女,是她来到这个社区的第二个职位。刚来到这里时,奥芙瑞德见识了很多跟自己身世一样的女孩,因为反抗,而被训练人员虐待的惨状,为了生存,她逐渐学会了忍辱负重。

  • 奥芙瑞德在和奥弗格伦相处的过程中,两人渐渐开始话多起来。没想到看上去城府更深的奥弗格伦,竟然比奥芙瑞德更先透露自己的秘密。她是一位女同性恋者,在被抓来之前,是一位生物学家。她带奥芙瑞德到一处教堂的废墟,让她看看曾经的文明。司机尼克告诉奥芙瑞德,大主教约她在晚上见面,单独见面。奥芙瑞德不知道这个约会出于什么目的,她只祈求着,对自己有利一些。接生车出现了,奥芙瑞德被带到生产的地方,去协助迎接一名新生儿的出现。负责生产的侍女是独眼疯女珍妮,奥芙瑞德忍不住动了坏心眼,希望她生个畸胎出来。大伙儿来到接生的别墅,很多女仆和夫人早已在等候。独眼疯女珍妮被人团团围住,在莉迪亚嬷嬷的指挥下,齐整地朗诵着“呼气”、“吸气”。而另一个房间,正上演着一场古怪的戏码,奥芙瑞德看在眼里,实在忍不住笑。几位处于上层地位的夫人,正围住一位穿着孕妇白色衣衫的夫人,白衣夫人腹部十分平坦,但所有夫人都仿佛看见了一名小生命在这个平坦的小腹内,扮演产妇角色的夫人还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看上去准备要生了。

  • 奥芙瑞德自从和大主教进行受精仪式后,大主教的妻子沃特福德太太便一改之前的态度,对她十分温柔,简直把她捧在手心上宠着。奥芙瑞德知道,这都是因为自己是太太的代孕者,才获此尊重,她开始有点祈祷,自己真的怀上大主教的孩子,这样就可以像独眼珍妮一样,生活过得好一点。奥弗格伦就这么消失了,奥芙瑞德连她的真名都不知道,她就这样消失了。不敢想象,到底这名消失的侍女正在经历着什么,但奥芙瑞德很清楚,这个世界对反抗军从来就不会手软。奥弗格伦此刻被囚禁在专门的监狱里,作为同性恋的她,因为和一名女佣私通,而被捉了起来。奥芙瑞德慢慢意识到,她不能再浑浑噩噩下去,她必须做点什么才行。她回忆起,自己曾经上班的公司。有一天,她和好朋友莫伊在跑步后想买个咖啡,却遭到一名男店员的性别歧视,她的银行卡还无故被冻结。回到公司后,她发现老板突然让所有的女员工的离开公司。国会决议,让女性都失去自由,失去支配金钱的权利。尽管很多反对的声音,但依旧敌不过政府军队的火力。

  • 奥芙瑞德怀孕不成后,沃特福德太太便把她一直关在房间里。不知过了多少个日夜,她想念窗外的阳光、空气,和自由。无所事事的侍女仅有的十几平米小房间里转悠着,她走到衣帽间躺在地板上,无意中发现衣帽间的墙角刻了一段话。文字是拉丁文,奥芙瑞德看不懂,但她猜到,这一定是上一位奥芙瑞德刻下的,不知道这位可怜的侍女是生是死,但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又一次受精仪式来临了,奥芙瑞德要接受安排,离开家里前往医院。她这次竟然对这个可恶的日子百般期待,因为她能够离开房间,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这个美妙的时刻只持续了一分钟不够,奥芙瑞德被送进车里,再次远离阳光和新鲜空气。拉结见自己不给雅各布生子,便对其说:“不给我孩子,不然我就去死”。拉结说,有我的侍女,比拉,雅各布可以和她同房,使她生子在我膝下,我便也靠她生子。这是圣经的内容,也是这些处于社会底层的女性,被捉起来成为侍女时,莉迪亚嬷嬷教她们受精仪式时所说的话。侍女们不解,为何要在主教们的妻子面前跟她们的丈夫交媾,圣经和上帝的旨意给了她们答案。

  • 奥芙瑞德知道大主教喜欢自己,她捉紧现在的机会,迎合大主教的好意。大主教沃特福德是她在这个世界里,难得遇见对自己温柔的人,这让奥芙瑞德偶尔在一刹那,忘记了对方是这个荒诞社会的上层人物,而把他看作是朋友、情人。大主教把偷偷藏起来的杂志送了给奥芙瑞德,而杂志在这个社区里,是不被允许的物品。这是属于大主教和自己的小秘密。大家都看出来,奥芙瑞德重新得宠了,清晨,她在餐厅享用着丰盛的早餐。司机尼克这时也走进餐厅拿东西,她能感受到,尼克在偷瞄自己。判断一个人喜不喜欢自己,有几个方面。第一,对方会给自己送点小礼物;第二,对方会找机会去偶遇自己。大主教和尼克似乎都喜欢着奥芙瑞德。早餐后,沃特福德太太让奥芙瑞德跟自己一起到花园工作。两人独处时,太太居然推心置腹地告诉奥芙瑞德,她怀不上可能是因为大主教的无能,但她必须传宗接代,她决定安排奥芙瑞德私下跟别的男人交媾,从而怀孕。

  • 墨西哥大使应邀来到沃特福德大主教掌管的基列国,进行一场贸易协商。大使的第一站,自然时拜访大主教的家庭。基列国中侍女的对外形象,都是虚伪的,她们遭受的酷刑和很多事实都被掩盖了。沃特福德太太让奥芙瑞德打扮好,跟自己和丈夫一起接见墨西哥来使。奥芙瑞德来到基列国后,第一次看见外来的人,她礼貌地向一名得体的男士打招呼,却被告知,这名男士只是助理,旁边的女士,才是大使。奥芙瑞德突然眼前一亮,原来世界并未如她身处之地这般黑暗,在世界的其他地方,还是有女性在当道。大使看见奥芙瑞德后,露出温柔的微笑,她问到,奥芙瑞德是不是自愿这样做的,她这样做幸不幸福。奥芙瑞德看着满厅的主教和主教夫人,她好想把事实说出来,可是,她做不到。她紧紧地捏着拳头,说了谎。大使知道奥芙瑞德是出于自愿而贡献自己的身体后,向她投以尊重和感谢的目光。这样的侍女,为人类的繁衍作出了很大的牺牲。大使看着沃特福德太太,问她是如何接受现在的这样的制度。

  • 琼的丈夫卢卡斯——卢克,眼白白地看着妻女被军队捉走,却又无能为力。反抗时,卢克腹部受了伤,随后又来了一支军队把他捉走了。不胜体力的他实在无力再抵抗,只好顺从地被人带上卡车,在车上一边被人关押,一边被人救治。不料,地面路况因为天气的原因变得极差,卡车翻侧了,全车的医生、士兵都死了,只有卢克一人幸存下来。卢克拖着受伤的身体,从车里收集了一批药品和必需品,便一路往跟妻女失散的地方走去。然而卢克回到原地时,发现女儿的玩具和画作散落了一地,不远处,还发现女儿的鞋子。他确认,妻子和女儿一定被人捉了,他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去救她们。卢克的伤越来越严重,他茫然地四处探索,走到一处废弃小镇时,终于找到一些不知被摆放了多久的食物。卢克咬着干粮的时候,眼眶湿了,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他现在唯一的生存希望,就是妻子和女儿。迷糊中,他想起了社会刚刚发生变化时,他们往加拿大方向逃跑时发生的事。在他们居住的城市出口,已经被军队戒严了,女性一律不得通过。

  • 琼通过大使的助手,向卢克送了信后,继续以奥芙瑞德的名字,在沃特福德家过着忍辱负重的日子。她爱着卢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卢克的身影,正慢慢地在她脑海中消退。尼克是她在这个世界里,是唯一一个让她尝到爱的滋味的男人,她最近频繁地和尼克在夜里幽会,到清晨,她再悄悄回自己房间,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天夜里,大主教突然找到奥芙瑞德,打算跟她来点儿“情趣”。奥芙瑞德不知道大主教意欲何在,只见他又帮自己洗脚,又让自己化妆打扮,还给了一套漂亮的晚装自己。大主教说,要带她出门去,今晚他的妻子不在家。奥芙瑞德有种自己成了情妇的感觉,不过细想之下,她的身份,确实和情妇无异。尼克作为司机,把两人送到大主教指定的地方去。他和奥芙瑞德擦肩而过,眼神虽然没有对视,但那股妒忌和忧郁,还是很容易察觉出来的。奥芙瑞德一路按着大主教的指示,假装自己是教主夫人,被带到了波士顿。波士顿,是那天跟莫伊拉打算逃往的地方。尼克在社会产生变化前,是个经常失业社会底层青年。

  • 在基列国被称为奥芙沃伦的疯女珍妮,这天在原来的家庭完成的自己的使命,现在要被安排到新的家庭,去继续自己的使命。这意味着,她要离开自己的亲生女儿。女婴的交接仪式被弄得很庄重,在琼眼中看着,却十分滑稽。侍女们被召集起来,排成两行,被告知要以热烈而尊重的态度,去欢送珍妮离开旧家,前往新家。然而看着珍妮的女儿,被人强行从怀中夺走,塞到另一个女人的怀里,侍女们心里对珍妮的情感,只有同情。侍女们解散后,琼找到已经改名了的奥芙格伦,悄悄向她提出向帮秘密反抗组织——“五月天”的忙。奥芙格伦告诉琼,她要自己想办法再去一趟荡妇俱乐部,有个包裹要送到那里去,去到酒吧时,就找一个叫瑞秋的人。琼似懂非懂,但她接受了这个不知如何下手的任务,因为这是她抵抗命运的唯一途径。琼按照任务提示,夜里引诱大主教,让他再次带自己去一趟荡妇俱乐部。琼成功前往这个淫靡的秘密场所,并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大主教的喜悦。

  • 琼和大主教出去的事,被沃特福德太太塞丽娜知道了。塞丽娜狠狠地教训了琼一顿,随后用一支偷偷买回来的验孕棒,让琼验一下,让她看看自己的价值何在。结果出乎琼的意料,也让塞丽娜高兴了一把,琼怀上孩子了。直觉告诉塞丽娜,这孩子一定不是她的丈夫弗雷德,而是尼克,这是她之前悄悄安排进行的交媾仪式所得的结果。塞丽娜对丈夫和琼的偷情感到不满,在夜里指责弗雷德的行为不检,但却遭到弗雷德反驳,说这一切都是因塞丽娜而起。弗雷德说的实话,男人总是对性充满渴望,这种制度是塞丽娜提出的,是塞丽娜把诱惑带回家中的,塞丽娜对弗雷德的反驳无话可说。尼克知道琼坏了孩子后,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两人在餐厅趁着难得的独处时间,十指紧扣,抚摸着琼的肚子,两人没有太多的交流,但互相安慰的情感已经很好地传达了给对方。塞丽娜把琼带了出去。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