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凤游龙门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7

语言: 国语

导演: 郭明尔

类型: 年代

简介: 剧情围绕豪门争斗展开,以女性角色为故事主线,以身份低微的落魄秀才之女阴差阳错嫁入人丁不旺的富豪之家,机缘巧合得掌大权,却遭来寡妇掌门的愤恨,从而引起的一连串家族纷争为线索。处处悬念、扣人心弦...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民国初期,军阀割据鸦片肆虐,很多中国人因为染上烟瘾倾家荡产妻离子散,骆秀长为了支付巨额鸦片钱,打起了女儿骆竹筠的主意。以自己病重为由,将骆竹筠从学校骗回家中,软禁在房间里,并对她坦白了要把她高价卖到邹府的事情。 这件事很快就在骆竹筠的学校传开了,在同学们议论纷纷时,妹妹骆兰筠趁父母不注意,悄悄打开姐姐的房间门,提醒骆竹筠赶紧逃跑,骆竹筠在妹妹的帮助下爬出窗户,连夜逃出家中。 骆竹筠逃跑路上撞见一伙凶神恶煞的土匪,领头的是土匪老大海爷,骆竹筠躲在隐蔽处不敢动弹,但土匪们好像有更重要的时候,也没有过多停留,就匆忙进城。

  • 邹鼎承听从邹母的叮嘱,带骆竹筠回娘家走访,两人搭乘马车来到距离骆家不远的街边下车,骆竹筠昔日的爱恋对象樊先生就站在不远处注视着他们下车。 樊先生看着骆竹筠从邹府回来,心情十分复杂,骆竹筠一人来到樊先生身边行礼,邹鼎承一眼察觉出骆竹筠对樊先生有好感,也来到骆竹筠身边与樊先生打招呼,樊先生见骆竹筠亲密依偎在邹鼎承身边,难掩失落的匆忙告辞离去。随后邹鼎承带着骆竹筠来到骆家,骆父骆母对邹鼎承十分热情。

  • 邹家上下所有人全部聚到厅堂内,院落内摆了一张用来杖责的刑具,骆竹筠因涉嫌偷了大太太的月银,正在被邹太爷公审。 公审过程中,丫鬟明秀忽然主动揽下盗窃罪名,明秀与骆竹筠其实都没有偷大太太的月银,明秀身为仆从,主动为骆竹筠揽下盗窃罪名。邹太爷并非糊涂之人猜到明秀在保护骆竹筠,就在大家纷纷相信盗窃是明秀所为时,邹裴氏赶紧对邹太爷说,明秀是骆竹筠的丫鬟,骆竹筠也应该受到惩罚,众人又都表示赞同。 最后决定同时受罚,骆竹筠与明秀分别躺到一块木板上,主仆二人被两个家丁挥起木棍重打十大板。邹太爷还当众命令下人拖走明秀,从此以后不再是邹府的奴仆。

  • 村口,骆竹筠正在给所有村民算账,村民的土地都是从邹家租来的,因为时运不济没有赶上好收成,所有村民都无法如期交租,心地善良的骆竹筠决定为村民减租。 骆竹筠回到邹府被二太太邹裴氏问责,邹裴氏反对骆竹筠私自免去村民们的交租期限,骆竹筠没有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她觉得家庭困难的村民理应受到免租照顾。骆竹筠与邹裴氏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 柴局长看骆竹筠年轻漂亮,丈夫又不在身边,柴局长也对骆竹筠起了歹心,邹鼎承虽然是骆竹筠的丈夫,但柴局长以为二人还没有行房,便经常将孙麻杆唤到身边打探邹府的情况。 某天夜里,邹鼎承趁夜色赶回家中,邹家老爷想让邹鼎承继承家业,但邹鼎承却无心继承家业。窥视家业已久的二太太邹裴氏也在因为钱发愁,高县长急需一笔资金进购大烟做生意,高县长希望邹裴氏想办法凑钱。

  • 邹太爷当着众人的面,把管理邹府账目的权力转给骆竹筠。 邹裴氏带着丫鬟眉秀上门探视孙掌柜,虽然邹太爷已经撤除孙掌柜的职务,但邹裴氏计划安排新的职务给孙掌柜。 另一边,邹鼎承暗中进行革命事业,他与两个伙伴正坐在草地上,商量如何推翻军阀霸道的统治,万万没想到,他们的谈话被藏在草丛里的两名特务听的一清二楚。夏先生突然出现,他佯装与邹鼎承攀谈,暗中提醒邹鼎承正被特务跟踪。 骆竹筠忽然开始犯恶心,不停的呕吐,邹裴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猜到骆竹筠很有可能怀上了孩子,而且她又得知骆竹筠最近正在调查账本,所以她暗下决心,只有杀掉骆竹筠肚中的生命,才能在邹府的争权夺势中小胜一局。

  • 骆竹筠被诊断出怀孕。在邹家厨房,何妈为怀上孩子的骆竹筠熬补鸡汤,邹裴氏指使眉秀趁着何妈不注意的时候,往补汤中撒入打胎药。 而邹鼎承因为受伤,就一直在二筢子家中暂住。他要求二筢子保守秘密不要对外声张,可却不知道,二筢子早已经与柴局长取得秘密联系,柴局长给了钱让二筢子给邹鼎承买大烟吃,告诉他只要吸了大烟,伤口就不会疼痛。 邹鼎承被身上的伤痛折磨得痛不欲生,一开始他拒绝吸大烟,但实在无法承受伤痛带来的煎熬,最后主动要求二筢子找来大烟,慢慢开始依赖上大烟带来的镇痛效果。 沉迷大烟的不止邹鼎承一个,昏暗的烟馆阁楼内,骆父正躺在椅子上悠然自得吸大烟,高县长与邹裴氏站在楼梯上偷看骆父吸大烟,邹裴氏和高县长同流合污,只要骆父惹上烟瘾,就能转移骆竹筠的注意力。如此一来,骆竹筠就无法将重心集中在查账上,邹裴氏私挪公款的事情就不会败露。 在邹府,骆竹筠忽然肚痛难忍,邹裴氏立即唤来许大夫佯装为骆竹筠看病,其实她知道,因为补汤中的打胎药,骆竹筠肚中的孩子已经死亡,许大夫纵是医术再高超亦是不管用的

  • 入夜,邹鼎承返回家中探视骆竹筠,骆竹筠因为流产心情失落,就在夫妻二人坐在床上谈心的同时,一名蒙面男子潜入邹太爷居住的房间,邹太爷惊醒过来,蒙面男子要求邹太爷交出某件物品,蒙面男子还未得逞,邹府的家仆就及时现身前来救驾。 高县长也对邹府的财产动了歹心,高县长的义子春海和邹裴氏的丫鬟眉秀暗中交往, 眉秀变成了高县长父子安排在邹府的眼线。 邹鼎承又一次失踪了,骆竹筠在明秀的陪同下上街寻找邹鼎承,最终在烟馆外找到了他,骆竹筠没有发现邹鼎承吸大烟,邹鼎承佯装无事,精神饱满的与骆竹筠回家。 刚到邹府,邹裴氏就出来发难,她担心邹鼎承将来接管邹家家业,她要求邹鼎承让出一半权力给大哥邹鼎业管理。 另一边,骆父因吸食大烟欠下一屁股债,李老爷是骆父的债主,骆父无法还款只能将小女儿骆兰筠许配给李老爷,骆兰筠本来打算顺从父亲的意愿,直到看到新郎官是一个六七十岁的糟老头子,她打消听从父亲安排的念头。

  • 邹裴氏立即将邹鼎承唤到堂前审问,邹太爷与其他人也都在场,邹鼎承在众人的逼问下依旧否认吸大烟,骆竹筠亦替他做证,审问便不了了之。 但骆竹筠查账时发现,果然少了几张地契,邹鼎承确实吸了大烟,并且偷走地契换钱。骆竹筠只好如实向邹太爷禀报,邹太爷盛怒之下派出骆竹筠前往烟馆捉拿邹鼎承。 一伙下人在骆竹筠的带领下向烟馆要人,可邹鼎承烟瘾正犯,拒绝回府。骆竹筠只得命令下人捆绑邹鼎承回府。 回到邹府之后,邹太爷喝令邹鼎承下跪,邹母爱子心切劝说邹太爷息怒,邹裴氏佯装正气凛然指责邹鼎承吸大烟,骆竹筠自知难逃责任主动向邹太爷认错,她负责管理地契账目监管不力已经失职。 邹鼎承又犯了烟瘾,他狠狠地抽打骆竹筠,逼迫她交出地契,骆竹筠死活不给。经过几个小时煎熬,邹鼎承的烟瘾暂时消退,非常愧疚和自责伤害了骆竹筠。

  • 麻团长奉命与骆竹筠开展全城戒烟计划,高县长与邹裴氏合伙设立的大烟馆也没能逃过此劫。骆竹筠将搜索到的鸦片在城外用大火集中摧毁。失联多天的骆父看到大烟被摧毁,因为太想要大烟而直接冲到火堆里,被火活活烧死。 邹鼎承戒烟成功,会见夏先生,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夏先生计划让邹鼎承与同志文婕假扮情侣前往广东执行秘密任务。 邹鼎承接到了黄埔军校的录取通知书,即将前往省城当兵,计划日后以国民党身份掩盖共产党身份进行革命任务。邹裴氏得知邹鼎承去当兵,开心得不得了,因为邹鼎承离开邹府,就意味着邹裴氏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邹裴氏将眉秀唤到身边,她拿出一包买好的打胎药送给眉秀,骆竹筠不久之前的流产正是邹裴氏所为,邹裴氏要求眉秀再次毒害骆竹筠。可是这次没那么顺利,正在下药的眉秀被何妈抓个正着。

  • 邹裴氏趁机反击,骆竹筠被处死刑 邹裴氏丢了管事大权,整日在邹府以泪洗面,孙掌柜上门请示也无心过问。 河边,邹家族长命人绑住眉秀,骆竹筠现身为眉秀说情,眉秀毕竟是在邹裴氏的逼迫下干下伤天害理之事并非出于自愿,邹家族长冷面无情执意要处死眉秀,眉秀活命无望痛骂邹裴氏阴险无耻害得她丢掉性命。 族长欲将眉秀沉入水中以示邹家威严,临死之前,眉秀对邹裴氏说做鬼也不会放过邹裴氏的咒语,邹裴氏听得心惊肉跳面色苍白,随后眉秀被几名邹家仆人沉入水中。 但就在众人离去不久,藏在不远处的春海跳入水中救走了眉秀,还好他的及时营救,眉秀平安无事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孙掌柜管理绸缎店不力亏空资金,绸缎店急需有新人管理,邹裴氏要求儿子邹鼎业管理绸缎店,而邹鼎业对经商之事毫无兴趣,但在母亲的逼迫下,他还是勉强同意接管绸缎店。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