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卧底归来 电视剧

7.3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7

语言: 国语

导演: 刘光

类型: 悬疑 / 犯罪

简介: 百城禁毒会战打响,化妆侦察员宝玉完成任务,期待归队。可是,一次更大更险的新任务需要他去完成。宝玉利用失忆住院的大毒枭金飞,开始了新的卧底生涯,在没有特勤人员的情况下,打入飞城企业,取得董事长...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剧集列表 (共43集)
分集剧情
  • 全国性扫毒行动“百城会战”即将打响,局长房庆隆除了大战来临前的紧张和兴奋之外,还在担忧着卧底警察宝玉的安危。根据上级的指示,渗入毒贩内部的卧底宝玉正在一步步地接近真相。 此时的宝玉正在经历着缅北毒枭莫钦和黑龙会老大金飞所设下的生死局的考验,宝玉凭借高超的单兵技术和坚强的毅力最终闯关成功,顺利得到金飞和莫钦的信任!因为两次听到金飞在电话里提到“阿莺”这个陌生的名字,宝玉敏锐的察觉到金飞和莫钦背后一定还隐藏着神秘人物,所以本该在行动中一举抓获金飞端掉黑龙会的宝玉,毅然决定跟随金飞,帮助其逃跑,以套出幕后黑手“阿莺”是谁!意外的是逃跑途中,宝玉同金飞手下阿勤因为误会发生枪战,金飞被阿勤意外打伤。因为阿勤的一枪,完全打破了宝玉期望从金飞口中挖出“阿莺”和更大的幕后黑手的真实面目,圆满完成卧底任务的愿望,宝玉只能协助公安机关逮捕金飞、阿勤并结束卧底任务归队。

  • 根据国际刑警组织中国中心局有关金飞最近二十亿动向的情况通报,局长房庆隆结合长麟集团最近同样转移资产近二十亿的情况,决定向上级上报实施“打草惊蛇计划”。考虑到金飞老奸巨猾、久经江湖、具有丰富的反侦查、反审讯的经验,房庆隆决定给金飞搭台唱戏,给他和他的幕后黑手一次挑梁的机会。房庆隆巧妙地对躺在病床上轻度昏迷的金飞进行了心理暗示,给他提供了逃避审讯的唯一选择——假装外伤性失忆。为了警察的责任、宝玉毅然放弃了归队升职的机会,选择继续卧底,通过“劫持”金飞逃离医院再次回到金飞身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配合金飞上演了一出绝地逃亡的大戏。在林莺派的杀手即将暗杀金飞时,将金飞救出医院。为了确保宝玉的安全,同时试探自己对连忠的揣测,房庆隆安排连忠作为宝玉的单线联系人。而此时,洪川市长麟集团董事长田竟的夫人、总经理林莺正同公子哥白迅文密谋劫持其继女田糖果以求威胁九爷接受白迅文资产重组的提议,并借此分得更多长麟经营实权。但是白迅文透露给林莺,金飞还活着的消息着实让林莺感到背后一阵阵的发凉。

  • 在短短两天时间,“背叛”、“被出卖”和生死瞬间的经历,使得原本老奸巨猾、生性多疑的金飞更加多疑。在被心腹宝玉从医院带出后,即使面对枪口,金飞仍然装疯卖傻,坚决表示并不记得宝玉和自己曾经经历的一切。为了获取金飞背后有关“阿莺”真实身份的信息,宝玉只能选择先带着金飞亡命天涯,并尽力治好金飞的失忆症。正如房庆隆预料的一样,宝玉接近心理医生关晓智,拜托其治疗金飞,帮助他恢复记忆。刑侦支队的郗一言利用掌握的信息调查医院劫持一案,根据曾经的“百变卧底”秦越的妹妹-秦小如提供的讯息,以及缜密的调查,郗一言找到宝玉的落脚点。连忠在郗一言行动前及时告知宝玉,无奈下宝玉只得带着金飞躲至邻居程宁宁家。程宁宁是艺术学院的高材生,宝玉曾帮助程宁宁打跑有暴力倾向的男友。程宁宁爽快的答应宝玉暂时躲避的请求并帮助他照顾金飞,而程宁宁的身份,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曾是化妆侦查员的连忠在几年前成功卧底归来后却遭到歹徒报复而痛失妻儿。遗体告别仪式上白迅文的讨好和拉拢,让连忠意识到洪川境内暗流涌动。

  • 林莺直接拒绝了宝玉想进长麟谋职位的请求,并指示杨欢给了宝玉一个大大的下马威,金飞开始思考究竟是林莺还是田竟想要了他的命。与此同时,刑侦支队的郗一言也在紧张的调查中,搜寻劫走金飞的宝玉的下落。为了让宝玉完美的配合金飞唱戏并保证宝玉的安全,房庆隆在宝玉和金飞身边安排了警察卧底——关晓智,并对宝玉隐瞒了金飞假装失忆的事实,拥有留美心理学博士教育背景的关晓智很自然地开始了对金飞的治疗。疲于奔命的宝玉在没有确认长麟集团的林莺就是“阿莺”的情况下,他还急需关晓智来帮金飞恢复记忆,但是面对关晓智这样睿智的心理医生,他该如何自圆其说呢?而此时,以宝玉邻居出现的程宁宁,却秘密约见了金飞分公司的经理温万荣,并帮助他天衣无缝地接近宝玉和金飞,这也让程宁宁的真实身份和其同温万荣的关系更加神秘,原来她和宝玉的相遇并非偶然,而她的目的,正是一步步接近宝玉,探查被掩埋的真相。郗一言虽然不断地给宝玉制造麻烦,但同时也使得宝玉带着金飞的“逃亡”变得更加真实。

  • 郗一言敏锐的侦察能力一针见血的分析出宝玉的逻辑行为线,这让一旁的连忠在佩服外更多的是对“打草惊蛇计划”能否顺利实施的担忧。也许是惺惺相惜,宝玉在卧底期间一直接济着曾经“百变卧底”秦越,秦越在一次任务中被发现身份,遭到惨烈酷刑,甚至被打断了腿。为了完成卧底任务,宝玉找到秦越,在他的帮助下制造出接近长麟集团的机会-通过“假绑架”即将归国的田糖果,来接近长麟集团的董事长田竟。多年以来,秦越一直至死不渝地追查着当初出卖他的人,这个人究竟是谁,也让宝玉起了好奇心。敏锐的郗一言通过分析和调查,查出宝玉藏身于程宁宁家,但又一次扑了空,宝玉已带着金飞提前出逃。宝玉和秦越制造车辆剐蹭接近田糖果的车时,却发现田糖果压根就不在车里,可是宝玉也因为在马路上的纠纷被扣押拘留所。就在宝玉百思不得其解时,同一牢房里竟然关进了他一直想接近的长麟集团董事长——田竟。原来,白迅文早就猜到了九爷假意隐退利用林莺的心思,借势举报了正在夜总会沉迷酒色的九爷,并且向田竟提出了接受公司合并重组的提议。

  • 在羁押室内,宝玉这才明白他和田竟的相遇绝不是偶遇,是有高人相助!折腾完田竟后,宝玉故意将田糖果有危险的信息透露给田竟。田竟在核实后虽然也对和宝玉的“偶遇”表示怀疑,但情况紧急下还是恳请宝玉能帮助他救回女儿田糖果。借助“肖德贵”假身份的掩护,宝玉很快被解除了羁押、走出派出所。根据种种迹象查到宝玉的郗一言终于在派出所门口看到了一直在追查的宝玉,但是经验丰富的郗一言并没有立刻抓捕宝玉。因为此时的郗一言怀疑宝玉就是郭少欣,是警察内部派出的化装侦察员。与此同时,郗一言开始调查同宝玉有着密切联系的程宁宁,并对其真实身份也提出质疑,而程宁宁身边这个男友温万荣,似乎也身份可疑。此时连忠最担心的已经不只是郭少欣的安危,而是整个打草惊蛇计划能否继续顺利实施,郗一言出于什么原因发现了郭少欣却轻易地放过他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下一步棋该怎么走,郭少欣、秦越、高达、阿勤这四个人该如何摆布。新的方案慢慢呈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必须给田竟再下两副猛药。

  • 解除羁押回到家中的田竟,心急如焚地指示手下尽快调查心爱女儿糖果的下落,隐隐猜到真相的他同时明知故问地提示林莺,并且开始怀疑白迅文就是始作俑者。曾经有恩于高达的连忠,此时指示高达,拒绝田竟找他查案的要求,逼田竟去找宝玉。温万荣和程宁宁在咖啡馆见面,温万荣称呼她为大小姐,程宁宁留在宝玉身边,正是为了查出当年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凶手,程宁宁对爱慕自己的温万荣承诺,只要查出杀父凶手的身份就离开。被关押、养伤的阿勤眼看的要康复出院接受法律审判,心有不甘的他偷到针头找寻机会逃离医院。 心中有鬼的林莺因为田竟的话语惊慌失措,急忙指示白迅文尽快处理掉田糖果,白迅文慌张而无所适从并起了干掉林莺的念头。高达通过白迅文和绑匪的通信范围,分析并找到田糖果所在方位,帮助宝玉一步步接近绑架团伙和糖果的位置。宝玉告知九爷糖果确实被绑架,并答应帮助田竟救出田糖果,通过宝玉的分析,田竟推测出的确是白迅文参与绑架了糖果。

  • 程宁宁决定设计安排温万荣和金飞见面,试图让温万荣获得金飞的信任。宝玉通过高达给予的技术支持而不断接近糖果被绑架的地点,此时秦越找到高达,试图套出更多关于宝玉的信息。卧底警察出身的秦越开始怀疑宝玉就是医院劫持案中“绑架”她妹妹秦小如并带走金飞的那个人,并且开始关注宝玉的一举一动。这时高达也更怀疑,“肖德贵”“宝玉”和自己的校友郭少欣是否是同一个人。林莺为了毁灭罪证,胁迫白迅文跟随其前往郊外处理掉田糖果,然而经验丰富的绑匪们藏起了田糖果。林莺在杀害所有绑匪后和寻踪而来的宝玉进行了遭遇战。枪战中林莺不敌宝玉带着白迅文慌忙逃跑,宝玉联系连忠上报情况。宝玉根据匪徒留下的痕迹、判断糖果被藏在不远处的丛林,经过一夜的隔空对话和寻找,终于第二天清晨,在深坑里找到被绑住手脚、堵住嘴的田糖果。同时间,郗一言仍在“追查”宝玉的下落,而阿勤也精巧设计从医院逃脱,然而这一切其实都在连忠的计划中。宝玉找到糖果后联系九爷,九爷愤怒地表示有人会付出代价。

  • 程宁宁故意播放“小河淌水”音乐给金飞,试图通过他的表现来找到他假装失忆的破绽,并且为温万荣接近金飞寻找机会。关晓智继续对金飞实施“恢复记忆治疗”,但实际上是得到房庆隆的指示暗中教会金飞如何假扮失忆症、把戏演得更加真实,也能帮助宝玉尽快引出金飞背后的黑手。被救出来的糖果因为宝玉的温言安慰不仅没有产生心理阴影,反而对宝玉产生了兴趣,同时得知四个绑匪都中枪而死的田竟也对宝玉的毒贩身份多了一丝信任。高达一开始就对宝玉保险公司职员的身份心存怀疑,并对宝玉接近了解他感到抗拒,认为这个所谓的肖德贵就是自己的高中校友,但却不知宝玉的真实目的是什么。逃脱出来的阿勤放话出去要杀了宝玉为金飞报仇。房庆隆明知道阿勤的逃脱内有玄机,却顺水推舟的借此机会把自己被派到了党校学习半年。他要静等幕后人物登场。房庆隆愧疚地看着宝玉离去,他明白连忠将宝玉置于一个如此危险的境地,是因为他还不了解宝玉的能力,也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打草惊蛇计划,同样房庆隆对宝玉隐瞒金飞假装失忆的真相,也是为了保护宝玉,同时也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

  • 林莺向九爷坦白长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尤其是在香港的投资亏损严重,在外有转移资产的舆论出现。借着救出糖果的功劳,宝玉再次向九爷提出要到长麟集团寻求庇护的要求,但再一次遭到九爷的拒绝,九爷只答应支付营救糖果所花费的费用。如此严密的自我防护让宝玉再次确认了侦查方向。宝玉借着绑架案再次接近林莺,在茶馆相约的二人言语间咄咄逼人,宝玉向她透露出九爷已经开始怀疑她和白迅文参与绑架糖果的推断,这让林莺不寒而栗。桑正业是林莺安插在田竟身边的一枚暗棋,随时监视田竟的一举一动。桑正业告诉林莺,九爷田竟的确怀疑到白迅文头上,这更让林莺下定决心。林莺急忙指使白迅文,找杀手尽快除掉宝玉,以此消灭唯一见过她和白迅文出现过在现场的人证。而九爷为白迅文在辉煌厅摆下鸿门宴,觥筹间暗示白迅文压根不是他的对手,这让原本就露怯的白迅文更加惊慌失措。秦越拜托高达帮他查白迅文,高达因为白迅文的身份不敢追查,无奈下秦越决定诱使宝玉前往他家进入陷阱。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5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