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三妹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习辛

类型: 农村

简介: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揭西凤凰山下的凤凰小镇。何三妹与同在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工作的李大庆日久生情,一次约会,被当场抓“奸”,抓“奸”人正是疯狂追求何三妹的杨豆筋,何三妹被开除宣传队回到河东小学教书...展开
剧集列表 (共56集)
分集剧情
  • 20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个深秋,秋夜凉风习习,凤凰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露天舞台正在进行专场演出。何三妹美丽的舞姿, 打动着每一个观众的心。公社书记和副书记王琪对何三妹十分欣赏。宣传队副队长杨豆筋对何三妹垂涎三尺。李大庆在上台前趁机将纸条塞给了何三妹,并约她到老地方见,急于上场的三妹将纸条放在了台灯座的下面,但一只无形的手却伸向了台灯座下。深夜里杨豆筋带人举着火把前来“捉奸”,二人纯真的爱情也被灌上了“奸情”的名声。公社书记认为何三妹与李大庆乱搞男女关系影响恶劣,组织必须处理,何三妹被游街示众。王琪知道此消息非常生气,要求制止这种人身侮辱。何三妹因死不认罪,被公社开除出宣传队,在何三妹离开宣传队之前杨豆筋利用留在宣传队的机会试图占有何三妹,何三妹以死相逼逃出了杨豆筋的魔爪。李大庆为了与三妹共患难决定同她一起离开宣传队,可就在他出门之时却被自己的母亲王小香拦住,将他用绳子捆回了家。王小香觉得何三妹不对门户,要安排李大庆相亲,李大庆坚决不从,被关在屋里。

  • 面对李大庆对何三妹坚决地态度,王小香毅然决然地将农药喝下以死相逼。一边是亲生母亲,一边是心上人,李大庆纠结痛苦,最终不得不含泪点头,委曲求全,一场风波暂时平息。得知王小香病倒,何三妹去看望,反被奚落一通。李大庆听见何三妹的声音欲出门,却被父亲死死抱住,挣扎中李大庆撞在了五斗柜铁角上,晕倒在地,二老哭着喊着把大庆送进了医院。李大庆趁机悄悄逃出医院,来找何三妹。李大庆和何三妹一路跌跌撞撞地逃跑,山中举火把的人越来越多,都是李大庆的七大姑八大姨来抓何三妹和李大庆的,何三妹拉着李大庆在他们上天没路下地无门时,决定双双跳崖,誓言以死抗争世俗的偏见和腐朽的封建思想纵身飞向群山之中。何三妹擦干最后一滴眼泪,纵身跳下了万丈深渊,而李大庆却被追赶而来的母亲死死抱住,当他醒来之时何三妹已跳下深渊,他欲追随三妹的步伐时却被他爹一手电筒打昏将其强行带回家中。在失去恋人的沉重打击下,李大庆一时傻了,嘴里不停地哼唱着他与三妹在宣传队时一起表演的歌曲,面对李大庆的反应,李父和李母只剩下无奈与悔恨。

  • 遍体鳞伤的何三妹挂在茂密的树枝,弹棉花人吴建富背着弹花工具到凤凰镇赶活,经过山谷时发现了何三妹。在失去恋人的沉重打击下,李大庆一时傻了,整天抱着二胡痴痴地发呆。曾当过赤脚医生的杜老钟断定是心病,必须叫来他的心上人方能治好他的病。可何三妹已跳崖,李父母老泪纵横,后悔不已。何三妹在医院苏醒过来,以为李大庆已经死去,决定继续寻死,吴建富告诉她,他在悬崖下并未发现其他人,也许她的心上人还活着,就在何三妹怀疑之时王琪赶到急忙劝阻并施以安慰,何三妹才平静下来。何长军和何水莲闻讯匆匆赶来,何三妹方才知道李大庆没跳崖,被打晕后回到家里。在李大庆父母几乎绝望之时,女儿李湘红带来好消息:何三妹没死。王小香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和丈夫一起赶到卫生院,请求何三妹原谅。何水莲怎肯罢休,将李家夫妇奚落一通,但王小香不死心,硬闯入病房请求何三妹的原谅与帮助,但何水莲坚决反对,将他们赶出病房。但面对自己的爱人何三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看看李大庆。神志不清的李大庆在家里耍着大刀刚要出门,忽见何三妹站在院门口,二人相拥痛哭。

  • 在何三妹的照料下,李大庆日渐好转。李家父母不再阻拦他和何三妹,合计定个日子给他们办了婚事,可王小香一查黄历,发现属相不对:女马男蛇,命中相克,必有天灾。何三妹的身体逐渐好转,选择到河东小学代课。有了何三妹的帮忙让何长军的担子轻了一些,放学后何三妹提着香油去看李大庆,二人商定,结婚后李大庆也到学校当老师。王小香听见很惊讶,和李父商量,决不能让吃商品粮的儿子进穷山沟教书。李大庆将三妹拉到自己的房间,将一件红衬衫交给手巧的三妹让她剪成了两个喜字当定情信物,一个贴在三妹的床头一个贴在了大庆的床头。何三妹如约来到李大庆家里将喜字交给了他,二人望着喜字甜蜜相拥却不料被进来送水的王小香看到。眼看李大庆与何三妹的关系越来越好,李大庆的父母越发的担心起来,生怕二人结婚之后自己的儿子被“拐跑”,就在二人不知所措之时,突然一个主意闪现在了李父的脑中,一个字“拖”。何三妹走后王小香在李大庆的屋子里不知如何开口,终忍不住试探李大庆的口气,把李大庆送到省城调养身体的事情说出口,却被李大庆一口否决。

  • 深夜里王小香又在发愁,之前请黄媒婆介绍的对象刘春芳要上门来认亲,却又担心被何三妹遇上,于是二人商定决定分头行事。次日二人将李大庆和李湘红支走去听戏,王小香留在家中等待着刘春芳,李父则去河东找何三妹,为了拖住李大庆和何三妹的婚事,谎称李大庆要去省城看病调理,让何三妹不要去找李大庆。何三妹表示支持,并把自己勾绣的枕头花垫让李父带给李大庆,李父却随手扔进了草丛里。何三妹在教室颁发红领巾,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趴在窗户上偷听,一问方知她今年已经九岁了,是余德才家孩子,一心想上学,却没钱交学费。何三妹非常心疼,便让五姑娘在门口旁听,并承诺她考到前三名的话可以进教室上课。雨季来临,狂风暴雨。因雨太大,学校漏雨严重,学校厨房里的水越积越多,何长军赶紧上房修屋顶,却不慎从屋顶跌下摔伤,何三妹匆匆赶回,将父亲送到县医院抢救。何三妹身上钱不够无法住院,路过的杨豆筋悄悄为她交了住院费。

  • 就在三妹愁于没有住院费的时候,医生拿来了住院凭证,何三妹知道是杨豆筋所为后要求退款,被医务人员责备。杨豆筋借机向何三妹讨好,何三妹却说一辈子不会原谅他陷害她和李大庆的事情,随后打了一张欠条给杨豆筋。杨豆筋回到家后,杨父催着他交买豆子的钱,他却说学雷锋做好事,被杨父臭骂了一顿。何三妹不想欠杨豆筋的人情,先到了河东大队找田支书帮忙,但还是没凑够钱,于是就打算到李家借钱还账,却被王小香婉转拒绝。何三妹只好抽空上山挖草药“知母”换钱,孩子们知道以后,全都帮她去挖草药,看到一个个稚嫩的脸上满是泥土,手上拎着装有草药的筐子,何三妹感动不已。李大庆惦记着何三妹,总想去河东看望,可王小香总是找各种理由阻拦。为了拖住李大庆和何三妹的婚事,李家父母商量出一个对策,谎称刘春芳是李大庆从未见过面的表妹,让刘春芳住进家里和李大庆培养感情。第二天王小香就将刘春芳接到了李家,为了使刘春芳不怀疑,借着李大庆不喜欢父母包办的理由让刘春芳先做表妹,刘春芳看过李大庆的照片之后心里甚是喜欢,对王小香说的深信不疑。

  • 在久等了一天之后依旧没有见到何三妹,李大庆只好失望离去。王小香为了探何三妹的口气到医院看何长军,不料看见杨豆筋亲热地给何三妹倒茶洗水果,以为他们有暧昧,匆忙离去。刘春芳通过跟李大庆聊天察觉出他有心上人,王小香为了使刘春芳安心就说有人一厢情愿地追求李大庆,鼓励她展开攻势帮助她把李大庆拉回来,刘春芳这才放心。马金山妻子患了肺结核,马金山每天送妻子到公社卫生院打针。县屠宰场缺人手,请马金山前去帮忙,几天回不来。可是妻子行动不便,无法去卫生院打针。马金山的徒弟给了马金山一种新药青霉素,教给他打针方法,让他给妻子打针。马金山本想请何三妹帮他打针,可是三妹还在县医院。情急之下,妻子让马金山将几天的青霉素一次给她打了进去。何三妹扶着父亲回家,忽闻马金山家传来哭泣之声,跑去一看,小金娘已经断气。马金山在屠宰场被逮捕,全然不知怎么回事,得知妻子去世,痛哭流涕,称自己不知道打针会出问题。公安下来调查情况,何三妹向公安和有关领导竭力证明马金山夫妻很恩爱,不可能下毒手。

  • 三妹想去找李大庆想办法,可不料又被王小香打发回去。何三妹本以为马金山不会被判刑,几天后的一个早晨,何长军看见公社贴了布告,枪毙名单上竟然有马金山。何三妹到公社领导四处奔波为马金山说情,可是无论她磨破嘴皮,依然无法扭转局势,就在她走投无路之时碰到了大庆,将马金山的事情告诉了他,可没说几句就被王小香打断,她怕事情败露就急忙将李大庆支走说李父有急事找他,三妹见此情形只能匆匆离去,临走前嘱咐大庆一定要想办法把事实向公社领导说清楚。在行刑前的头一个夜晚三妹又来到了马金山的岳父岳母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说着他们,希望他们能为马金山证明清白。终于在三妹和大庆的共同努力下,保住了马金山的命,刘春芳发现了李大庆的喜字,心生委屈准备收拾行李回家,王小香见此上前安慰,将他们不喜欢三妹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说刘春芳才是李家父母选择的准儿媳妇。可不料王小香与刘春芳的对话被门外的李湘红给听到了,李湘红急忙跑去李大庆那里准备告诉他事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湘红被李父拖走,王小香对李湘红威逼利诱,李湘红不得已答应保密。

  • 刘春芳拿着曲谱来让李大庆伴奏,中途李大庆看到湘红回来急忙支开刘春芳,面对大庆的逼问李湘红匆忙应付然后借机离开,屋里只剩下满脸疑虑的大庆。马金山最终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但因考虑到马金山是家庭的顶梁柱,缓期两年执行。马金山得救了,马金山全家对何三妹感激不尽,他带着孩子们来到河东小学道谢何老师,通过此事马金山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发誓无论再苦再穷也会供孩子上学。这天,何三妹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反映山区孩子们读书艰苦,吃不饱穿不暖的问题,用一个鸡蛋换来邮票和自己粘的信皮,准备到公社邮局去投递。这时噩耗传来,毛主席在京逝世,何三妹悲痛万分,昏倒在地。全国都在召开了追悼大会,群情悲痛,声势浩大。三妹也带着学生在学校里举办追悼会。会中何三妹突然被工作组带走,被打成反革命嫌疑关押起来,谁都不准见。李大庆得知此事焦急万分,四处托人疏通关系。孩子们担心何老师的安危准备前去营救,却被李大庆碰到,得知孩子们的用意,李大庆就骗他们三妹是去县城进修很快就回来,才使得孩子们放心回家。

  • 李大庆四处奔波疏通关系,也依然未能替何三妹洗清罪名,无计可施手拿工具准备去劫狱,就在大家几乎绝望之时,北京传来消息“四人帮”被逮捕并接受隔离审查。各地军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游行。“打倒四人帮”,“打倒王张江姚”的口号响彻在凤凰镇的大街小巷,王琪急忙赶来告诉大庆三妹的事有了新的进展,三妹被无罪释放可以回河东继续教书。关押室外河东的父老乡亲们已经等候多时,何三妹看着大伙泪流满面。通过三妹的努力,上级部门也同意给河东小学拨发资金补助,使上不起学的孩子可以上学,这无疑是对何三妹最大的安慰。何三妹到县里供销社换取作业本,顺便去大庆家探望,可谁想大庆没见到却遭到了刘春芳的一番奚落,落寞的她回到了家中,发誓要将河东小学建设好。深夜里李家父母又在想拆散李大庆和何三妹的办法,王小香忽然想起杨豆筋多次与何三妹拉拉扯扯的事,借故去杨家豆腐摊买豆腐,故意试探杨豆筋的态度,杨豆筋大言不惭地说何三妹是他的媳妇。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