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女怕嫁错郎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国语

导演: 林和平

类型: 喜剧 / 剧情

简介: 该剧讲述了蓝月的失败婚姻故事,展现出了现代农村人的价值观和生活百态
剧集列表 更新至37/共39集)
分集剧情
  • 蓝月正在牛场干活,弟弟蓝天匆匆忙忙的赶来告知姐夫郎大树出事了,他把做生意的三十五万钱全部丢了,这让蓝月惊得不行,赶紧跟着蓝天去城里找郎大树了解情况。郎大树喝得醉醺醺的站在建筑楼上要跳楼自杀,蓝月在楼下焦急的劝着拖延时间,蓝天悄悄的跑上楼拉住了要跳楼的郎大树。郎二树看见了蓝月和蓝天急急忙忙的进城就觉得不对,担心那借出去的五万块钱,可不能打水漂,胡彩凤拿出了欠条,让郎二树去找蓝月要钱。家里来了电话,蓝月没有告知郎老太太大树把钱的丢的事情,蓝月寻思之后只得拉着蓝天先回去,丢钱的事先瞒着。其实郎大树还根本没有丢钱,把钱投入了老同学曲小姐的手机店。回去之后蓝月和蓝天合计之后编了一个谎话,说是郎大树在城里捡了五十万,之后又还给了人家,人家丢钱的是大老板,最后为了感激郎大树,给郎大树安排了一个工程。郎二树两口子安排排演二人转,胡彩凤让侄女小玲和金柱组合排练,因为台词、动作低俗,小玲不愿意演了,胡彩凤就一直训斥小玲,隔壁的董家亮看不过去了,和胡彩凤争执吵了一架。

  • 胡彩凤和郎二树买了瓜对蓝月大献殷勤,希望蓝月晚上去给齐老板的老爹跳二人转祝寿,借口自己还得喂牛,给老太太做饭没有时间拒绝了。小玲跟着董家亮唱歌,隔壁的金柱就说三道四的。胡彩凤和郎二树给郎大树打电话,旁敲侧击的询问郎大树钱的事情,郎大树一听慌得挂断了电话。郎大树为了打消怀疑,听了曲萍的建议给胡彩凤回了电话,装作很是大款的样子,让胡彩凤什么时候要钱就过来拿,这话一说胡彩凤彻底放心了,不在揪着要钱了。小玲跟着董家明学唱歌,蓝天就吃味了,有点不满意董家明,还提醒董家明不要再管喜洋洋的事情,董家明让蓝天好好跟着蓝月学。蓝月把郎大树丢钱的事情告诉了董家明,让他给自己出出主意,两人都猜测郎大树不会做出格的事情,蓝月现在最担心的是大树撒谎,她还是了解郎大树的。蓝月的三姨想给儿子张罗婚事,在农村办喜事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蓝月三姨上门向蓝月要钱,蓝月正为郎大树丢钱的事情发愁,家中已经拿不出多余的闲钱了。蓝月三姨不相信蓝月手头紧张,认定蓝月舍不得拿钱出来,蓝月在三姨的逼迫下表示一定会想办法凑钱。

  • 曲萍与客户结束聚会,醉得东倒西歪,郎大树任牢任怨将曲萍送回家中,曲萍生得年轻漂亮,在郎大树眼里是仙女下凡,郎大树看着处于醉酒状态的曲萍,渐渐产生了不良居心。胡彩凤夫妻前往齐家为齐老爷子贺九十大寿,夫妻二人打着喜洋洋团队的名号给齐老爷子表演二人转节目,齐老爷子眼光非常高,对喜洋洋团队的节目非常挑剔,胡彩凤夫妻一连表演了几个节目,都没有获得齐老爷子的认可,这可把夫妻二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蓝月回娘家向母亲要钱。蓝母手头上确实有钱,不过她的钱是留给儿子蓝天结婚用的,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不肯轻易挪用儿子的礼金。齐老爷子对喜洋洋团队表演的节目不满意,胡彩凤夫妻已经到了无节目可表演的地步,为了保住喜洋洋的名声,胡彩凤再次邀请蓝月去齐家表演喜洋洋节目。蓝月在齐老爷的寿辰上奉献了一场精彩的节目,齐老板趁机拿出几千元打赏蓝月。不料蓝月却不肯收下钱,这让胡彩凤妒火中烧,认为蓝月在故装清高。蓝月始终没有收下齐老板赠送的演出费用,胡彩凤夫妻从齐老板手中拿了一千五,上门佯装送给蓝月,不料这次蓝月竟然收下了答谢金。

  • 董家亮虽然大小玲十多岁,但他长得相貌堂堂多才多艺,放在古代就是一个秀才。小玲难以自拔对董家亮产生了好感,对同一个年龄段的蓝天视而不见,就算蓝天每天献殷勤,小玲依然对蓝天提不起兴趣。郎老太患上了疾病,蓝月因为要进城找郎大树,没有功夫照顾郎老太,于是将其送到郎二叔家中。胡彩凤正为儿子吵着买手机的事情烦心,为了给儿子买到一台手机,胡彩凤打起了郎老太的主意,谎称儿子需要买一大堆学习资料。郎老太爱孙心切,拿出蓝月赠送的八百元送给了胡彩凤,嘱其买学习资料给儿子。郎大树一直说谎欺骗蓝月,谎称自己在工地干活,蓝月进城在工地上找到了郎大树,发现郎大树穿着干干净净,完全不像是在工地上干活的样子。蓝月已对郎大树产生了怀疑,要求郎大树去警局咨询钱款失窃之事。郎大树心知自己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只能硬起头皮随蓝月来到警局。一个准备出警的警察听完蓝月讲述的钱款失窃案,误将蓝月当成另外一个受害人,因为急着要出警,办案民警没有深入与蓝月交谈,蓝月以为办案民警说的案子是郎大树丢钱之事。

  • 蓝天惦记着姐姐蓝月借钱的事情,三姨逼得太紧了,拿不到钱不罢休。蓝母手中虽然攒了一笔钱,但舍不得借给女儿蓝月。儿子蓝天还没有成家,以后结婚需要钱购置家私。蓝天把自己结婚的事情放到一边,跟母亲谈起姐姐蓝月借钱的事情,蓝母已经改变了主意,提醒蓝天可以自己做主是否借钱给蓝月。郎老太出面与三姨沟通,三姨哭哭啼啼扮出可怜无助的模样,郎老太原本打算以强硬的姿态为蓝月撑腰,眼见三姨哭得伤心欲绝,郎老太也不好阻拦三姨向蓝月要债。蓝天拿着存折离家出门去牛场找姐姐蓝月,三姨太还在郎家吵闹没有离去,蓝月并不知道弟弟蓝天已经愿意借钱,只得再次向三姨表示,她立即回娘家找亲人借钱。蓝天忽然爽快地愿意借钱给蓝月,他的行为引起了父母的猜疑,蓝月返回牛场遇到了蓝天,开口向蓝天要存折,蓝天趁机劝说蓝月回归剧团。

  • 蓝月前往顾家参加顾老太的丧礼,她与顾家的人有言在先,只在丧礼上唱曲子,不披麻带孝也不下跪哭嚎,更不会表演低俗的节目。蓝月结束表演之后本想离去,因弟弟蓝天上台表演,蓝月担心蓝天被顾家的人逼下跪,只得返回到舞台上唱了一首歌曲。她的歌声充满了情意,如同一个孝子在呼唤逝世的亲人。众人听到动情处,无不受到感染眼泪横流。在蓝月动听的歌声中,蓝天忽然发现顾老太苏醒过来,立时吓得魂不除体,还以为顾老太诈了尸。事实上顾老太没有死亡,导致顾老太假死的是其喉咙中的一口痰。蓝月上台唱歌的时候,顾老太被蓝月的歌声唤醒过来,吐出了喉咙中的痰苏醒过来,众人弄清顾老太并非诈尸,无不加深对蓝月的敬意,蓝月在顾家一唱成名,落得唱歌能起死回生的美名。连生一直在寻找母亲曲萍,董家亮带领连生进城找曲萍。临行之前,他将患了痴呆症的母亲托付给蓝月照顾,郎老太获悉之后产生了担忧,生怕董家亮抢回蓝月。

  • 董家亮带着连生进城寻找曲萍,意外发现曲萍是多年以前的老同学,当年曲萍姓许,如今她改了姓氏抛家弃子,独自一人经营一家手机店。对于亲生儿子连生的到来,曲萍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喜,而是唯恐避之不及。曲萍为了摆脱董家亮,提出每月汇一千元抚养费给连生。董家亮发现郎大树与曲萍关系非同一般,他渐渐猜到两个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担心郎大树上曲萍的当。蓝月从董家亮嘴中得知郎大树的情况,开始怀疑郎大树想跟曲萍合伙做手机生意,因为担心家人反对,郎大树才谎称弄丢了巨款。为了证实自己的猜疑,蓝月委托弟弟蓝天进城探访郎大树,看看郎大树是否果真把巨款投入到了曲萍的手机店内。

  • 河边,小玲鼓起勇气向董家亮表白被拒。郎大树在无意中偷听到曲萍与一个男子通电话,曲萍面对郎大树的追问时始终不肯说出原因,郎大树顿时有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决定与曲萍划清界限,要求曲萍归还三十五万元巨款。曲萍在郎大树的逼迫下写了一份手机店转让协议书,欲将郎大树的名字写到法人栏里面。蓝天进城按照手中的地址找到了手机店,正好撞见曲萍与郎大树在办公室拉扯推搡,郎大树见事情已经隐瞒不下去了,只得把心一横承认把三十五万投入到了曲萍的手机店内。曲萍担心蓝天走漏风声,专门送了一台手机给蓝天,并且提醒蓝天不能把真相告诉给蓝月,否则会引来更大的麻烦。胡彩凤一心希望蓝月重返喜洋洋团队,蓝月改变立场同意归队,不过却提出一个要求,希望能做喜洋洋团队的审核人,以后团队排演的节目都要经过她审核,否则不能面世。

  • 蓝天获曲萍赠送高档手机,回家之后隐瞒了姐夫郎大树丢钱的事情。蓝月发现蓝天的神色不对劲,心中产生了怀疑,事后打了一个电话给郎大树。董母曾经到郎家找蓝月,称呼蓝月为媳妇,郎老太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蓝月则认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劝说郎老太不要跟患上了痴呆症的郎老太计较。胡彩凤发现小玲使用了一款新手机,从手机外观来看属于名牌产品,以小玲的经济收入不可能有能力买下这款手机。经过一番盘问,胡彩凤得知是蓝天送了手机给小玲。蓝天的经济能力比小玲还差,他更加没有能力购买名牌手机,胡彩凤凑巧丢了两千元钱,她怀疑蓝天偷走两千元买了手机取悦小玲。胡彩凤找到蓝天,拐弯抹角问起蓝天送手机给小玲的事情,蓝天心知自己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如果说出了真相,姐夫郎大树就麻烦了。为了骗过胡彩凤,蓝天谎称不久之前帮朋友办了一件事情,朋友非常高兴,所以送了一台手机给他。

  • 蓝月正在家中追问蓝天偷钱的事情,蓝天出于无奈承认手机来自曲萍手中,曲萍在城里开了手机店,郎大树将三十五万元投入到了曲萍的手机店,蓝月获知真相之后担心郎大树被曲萍骗走钱,在董家亮的陪同下进城找郎大树问个明白。郎大树面对蓝月的逼问只能如实相告,没有再隐瞒与曲萍合伙做生意的事情。曲萍见事情已经败露,只得承认自己勾引了郎大树,诱其投资经营手机店。为了继续经营手机店,曲萍同意把法人身份转让给郎大树,在众人的见证下,郎大树摇身一变成了手机店的法人代表,从此以后成了曲萍的上级。蓝天姐弟进城引起了胡彩凤的猜疑,胡彩凤怀疑郎大树丢钱之事另有原因,于是在郎老太面前煽风点火,打算借郎老太的身份逼迫蓝天姐弟说出进城原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