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逆转奇兵第2季 别名:抗英奇侠 电视剧

TURN Season 2

地区: 美国

时间:2018

语言: 英语

导演: 加里·弗莱德

类型: 古装 / 战争 / 悬疑 / 历史 / 剧情

简介: 出品四届艾美奖最佳影集《广告狂人》、两届艾美奖最佳影集《绝命毒师》、艾美奖提名作品《谋杀》和金球奖最佳影集提名及北美最高收视作品《行尸走肉》的金奖电视网AMC带来全新自制影集《逆转奇兵》,呈现...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777年的英格兰皇宫里,陛下和美国来的雕塑家莱拉交流着英国军队将反叛者赶出宾夕法尼亚州的消息。这时,比尔带着财政部的人找到陛下,莱拉只好和随从出来了。随从和莱拉刚出来不久,里面就传出来了陛下的怒吼,财政部的人面无表情的匆匆走了出来。随从和莱拉见状进去,发现陛下不停的怒吼着,他撕毁了手中的法令,将椅子狠狠的摔在地上,莱拉见状悄悄的将撕毁的文件一页悄悄的藏在了画布之下。晚上,莱拉正在和男友缠绵,一对人冲了进来,询问莱拉将陛下的半身塑像运往了何处。莱拉不肯说,来人打死了男友,献血喷洒到莱拉的脸上。莱拉说就算他们知道被运往何地,现在也已经来不及了,不料来人的手下在屋里找到了运货单,发现陛下的塑像被运往了美国,临走之时,来人开枪杀死了莱拉。此时的叛军营中,塔尔梅奇上校将费城有人反对将军的消息告诉了华盛顿将军,华盛顿将军对此并不上心。华盛顿将军问塔尔梅奇少校的情报收集的如何了,要少校尽快的将完整的纽约港的报告呈给自己。少校说自己在纽约安排的情报人员叫库帕,但是现在还不时将军和他碰面的好时机。

  • 10月14日的布鲁克林码头,亚伯在士兵的陪同下来到港口准备去纽约。亚伯看着港口中来来往往的军舰,想着军舰对于叛军的威胁还是很大的。士兵对于来保护亚伯的任务相当不满,说自己以前是西姆科的手下,亚伯不以为然,只是告诉他现在是缝了休利特少校的命令,最好不要落得和西姆科一样的下场。而此时的西姆科正坐在阴暗的地下室里,重复着枯燥乏味的文书工作。同事进来将西姆科的情书念给众人听,顺便将来信拿给了西姆科。西姆科忍下了心头的怒火,打开信件发现时让他复职的通知,高兴的回到了地面。安捷儿将自己安插在叛军中的情报人员报告给克林顿将军,仆人阿碧准备贴着门偷听时,正好有人送资料过来,阿碧只好离开了。安捷儿承认了自己将李将军派去叛军卧底的错误决策,将自己情报人员将阿诺德在叛军的表现和个人缺陷的调查情况汇报给克林顿,说自己准备策反他。亚伯来到约克市,发现这座城市和他记忆中已经相差甚远了。亚伯来到酒吧住下,貌似无意的打探着这里的兵力情况,有人告诉他最近驻兵少了,但是海军都在加紧训练,这一切被酒吧的酒保汤森看在眼中。

  • 深夜,法官被开裂的伤口疼醒,自己挣扎着做了一些处理后,法官穿着睡袍准备出去逛逛。刚打开门法官发现跟着亚伯一起去纽约的士兵站在自己的门口,士兵告诉她亚伯已经回家睡下了。法官想要问问儿子学习的情况,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而此时的亚伯正坐在休利特少校的面前,将自己在纽约活动所取得的成果汇报给他,并说这只是长达数月任务的一个开始而已。殊不知,法官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将一切都尽收眼底。第二天一早,亚伯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休利特少校假装没有见过亚伯,父亲缠着亚伯要他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亚伯找了个借口出门了。亚伯一出屋子马上飞奔到和安娜约好的地方,安娜果然已经在此等候。安娜将阿碧传来的消息告诉了亚伯,亚伯拿出自己在纽约采集到的关于纽约人员、军备力量等消息拿给安娜,要她发报给卡勒布,一定要让塔尔梅奇少校看到。安娜很是奇怪亚伯是怎样取得的情报,亚伯迫于无奈只好将自己和休利特的交易告诉了她。

  • 亚伯按照惯例巡视情报人员的通讯渠道,塔尔梅奇少校突然从旁边冒了出来,亚伯吓了一跳。少校告诉亚伯卡勒布去执行其他的任务了,自己代替他前来和他接头,并让亚伯通知安娜前来和他们会合。少校和亚伯躲在废弃庄园的地下室里,少校将新研发的化学试剂用来传输信息的方式演示给他看,安娜接到亚伯的通知后前来,少校将一艘手工木船交给安娜,让她想办法带给阿碧,木船的桅杆下有新的通讯联络方式的方法。安娜说阿碧只是在帮助自己而已,并不是他们的情报人员,少校说阿碧爱费城对他们至关重要,要安娜将木船交给她让她自己做选择,安娜表示自己无法将木船送出去,亚伯在旁建议安娜去找休利特少校帮忙。安娜请求休利特少校帮自己把木船送出去,少校把玩着木船上的桅杆,安娜只好转移话题问少校的箱子里是什么,少校说是奇迹。亚伯再次回到纽约,再次住进了汤森的店里,汤森明确表示不欢迎亚伯的入住,亚伯自顾自的留下。卡勒布找到了瑞恩船长,想要从瑞恩手上得到乔治国王的塑像。瑞恩答应了卡勒布的要求,要他说明原因是什么。

  • 华盛顿正在处理公务,约瑟夫进来将一把匕首放在他的面前,说有人要见他。随后罗伯特进来,说华盛顿应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把匕首了,华盛顿的侍卫紧张了起来。罗伯特口中说着自己是来效忠美国的,眼睛不停的定着华盛顿,华盛顿不为所动。罗伯特一边说都是因为华盛顿的原因,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士兵惨死,一边慢慢的向华盛顿靠近,在手刚碰触到匕首的时候被侍从按住,外面的人冲了进来,华盛顿让 人把罗伯特交给政府法官审判。白厅里,亚伯准备再次出发前往纽约,法官在房间拦住他,问他明知道这样会把全家都置身于危险之中还要如此坚持的原因,亚伯不愿意回答,法官提出下次回来时让亚伯不要告诉休利特任何的信息,自己会和休利特谈判让他放弃。亚伯坚持自己的做法,法官说自己会查清楚亚伯为什么这么做,亚伯头也不回的出门了。叛军营里来了一位英军,那人告诉塔尔梅奇少侠安捷儿将派出一名平民潜入叛军中,到时候平民会用惊人的消息取得叛军的信任,然后留下来替国王收集情报。塔尔梅奇少校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萨基特,想要听取他的意见。

  • 白厅里,大家正为休利特少校被捕的事情焦急的等待着结果,一位英军上尉来到白听过,将纽约监狱的一封信拿给法官,告诉他们亚伯在纽约涉嫌间谍被捕,他扣扣声声说自己是奉了休利特少校的命令,所有来向少校求证。上尉问法官是否知道这件事情,法官否认了。安娜斥责上尉没有尽力的去解救休利特少校,才让敌人有机可乘,上尉完全不顾安娜的责难转身离开了。上尉离开后,玛丽和安娜请求法官救救亚伯。法官很是生气,说亚伯甘愿为叛军做间谍都是因为安娜的缘故,而玛丽明知道这件事却不告诉自己,安娜已经害的他们家够惨了。法官赶走了安娜,安娜冒雨来到了他们的联络点,将亚伯被捕的消息报告给了叛军。塔尔梅奇少校将消息报告给华盛顿将军,华盛顿以少校不能管理好情报人员为由撤销了少校管理情报工作的权利。塔尔梅奇少校觉得愧对亚伯,卡勒布建议他说服华盛顿释放休利特,这样休利特上校就可以为亚伯证明,那么亚伯就没有危险了。少校告诉他休利特已经被关押在了纽黑文,卡勒布提出他们两人装成英军将他抢出来。

  • 新年伊始,华盛顿出现了幻听和幻觉,经医生诊治宣布他患上了急性忧郁症。医生告诉他这个病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的道德冲突所造成的,最坏的结果就是使人精神失常。华盛顿嘱咐医生不能将自己的病情泄露出去,要是有人问起就说是自己的侍从后背疼。 送走了医生,华盛顿在侍从的帮助下,回想起自己发病的原因。休利特被判处死刑,监狱一直在等着华盛顿的指示,要是不回复就会被视为同意执行死刑,而自华盛顿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样回复。华盛顿要侍从将监狱的来信念给自己听,信中记录了休利特受审的情形,侍从念完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华盛顿又让他念了安娜给塔尔梅奇关于亚伯被抓的报告。糖厂监狱里,亚伯遭人陷害说他承认了自己是间谍,好在监狱长并没有采信,只是对亚伯说自己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有魔鬼,自己只是希望看到人被拔的只剩本能的欲望之时,那就是人最真实的样子。华盛顿在是否要释放休利特来救已经暴露的亚伯之间徘徊不定,心中想着要是少校在的话一定会嘲笑他,要是少校的话一定已经去做了。

  • 在第一季的结尾,亚伯使出浑身解数,在信仰之战与家庭崩塌间艰难地寻求平衡点。在寄宿于家中的英军意外发现亚伯效忠于华盛顿的间谍身份后,亚伯被迫将他杀害,并将自己的家付之一炬以掩盖谋杀案。第二季将聚焦荣耀、背叛、逆转交织的影子战争中,英勇智慧的华盛顿间谍如何与狡诈的乔治三世密探展开刀不血刃的隐秘较量。第二季开篇中,爱国军团面临战役的惨败,令费城落入英方手中。华盛顿的队伍人心涣散,血流成河,他本人不仅处境艰难,还要面对来自军队内部的叛徒和自己胸膛中的心魔。在那段黑暗的岁月中,华盛顿最亲密的战友、声名远扬的指挥官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对其的不满与日俱增,势将攸关革命事业的成败。

  • 阳光明媚的清晨,西塞罗发现一名军官吊死在绞架上,西科姆和休利特闻讯带着人赶来,死的人是休利特的手下,西姆科趁机对休利特冷嘲热讽,休利特对此并没有反驳。亚伯从监狱释放出来,前去酒馆找汤森,发现酒馆早已易主,汤森给他留下了一份账单。安娜接到了阿碧的来信,说安捷儿奖励阿碧和儿子团聚,安娜为西塞梦由衷地感到高兴。休利特告诉她鉴于现在这个情况自己是不能专门派出人手护送西塞梦去费城。安娜想到了军官自杀的事件,休利特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西姆科干的,安娜提出让奥金护送西塞梦送回纽约,这样就可以削弱西姆科的主要力量。安娜将安捷儿准许西塞罗的消息告诉了他,请求奥金护送西塞罗去纽约,说阿碧正好也喜欢他,奥金答应去找西姆科说说看。 亚伯来到牡蛎湾,看到塞缪尔的马厩正在重修。塞缪尔告诉他有人前来抢走了他的马匹还放火烧了马厩,并且还狠狠额打了自己,但是值得庆幸的是,这件事激起了汤森心中的愤怒,使得他决定听从亚伯的意见,亚伯联想到汤森用秘密药水给他留了信息,匆忙赶回农场,临走时塞缪尔拜托亚伯要保护汤森。

  • 安娜在趁着休利特的手下喝的情绪高昂之时,,将获得的情报放在水桶中倒在屋外,亚伯在对面不远的额地方等待着。西姆科的发现休利特的手下拿着奥金的酒壶想要抢过来,两边人互不相让打了起来。西姆科发现了亚伯的行踪,正在盘问亚伯时两队人马从打坏的窗子里钻了出来,双方都亮起了武器。西姆科赶紧喊停,下属告诉她休利特的人拿着奥金的酒壶,西姆科说自己就不应该准许奥金离开。休利特少校也带着人赶到,两人都认为自己的士兵没有错。安捷儿接到克林顿撤退的命令,自动请缨要求留下来,认为这是重创华盛顿让法国人重新思考结盟的最好时机。此时的叛军营帐中,李将军让塔尔梅奇带领着骑兵队充当先锋,少校只好答应。玛丽询问亚伯镇上发生的事情,亚伯让她远离麻烦。休利特少校找到亚伯,说准备将亚伯在纽约的全部行程整理成报告送给安捷儿,因为安捷儿一直很支持西姆科,委派西姆科执行肃清长岛间谍的任务,但是真正危险的间谍在纽约,如果他能证明西姆科就不用留在长岛了。亚伯感到十分吃惊,推说自己已经忘记了,但是休利特一定要他在晚上就整理出来。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