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小情人 别名:无嫁之宝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7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刘新

类型: 言情 / 家庭 / 都市

简介: 保安公司老板单子飞妻子早亡,终于抚养女儿单单单长大。单单单刚从北京环境学院毕业,本着曝光污染问题的目的,入职到化工公司老板迟岱岳投资的大酒店。老板迟岱岳因病将生意交给儿子迟雨。一心证明自己的...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剧集列表 (共40集)
分集剧情
  • 单子飞特种兵退役后经营着自己的安保公司,规模越做越大,女儿单单单在香港大学读哲学系。单子飞妻子早逝,他与母亲牛真真一起将单单单养大,视女儿为“小情人”,他心中的女儿品学兼优,性格乖巧,气质优雅,是个学霸。单子飞带着单单的小姨青红赶往香港准备看望单单单,一路上青红心不在焉,焦急的看着手机给单单通风报信,单单单的闺蜜祖贝莱也带着奶奶牛真真拦下单子飞,用各种理由阻止他前去香港。

  • 单子飞和单单单黑着脸进门,单子飞告诉单单单,十五分钟时间上楼洗完澡,洗完澡闭门思过,不叫不许出来。单子飞说一不二,单单一言不发上楼。奶奶抱怨单子飞专政,连说话的时间都不给她和单单。单子飞把单单在香港开店做生意并被学校开除的事告诉了奶奶和青红,奶奶震惊之余却询问起红酒店的事,单子飞表示已经把店送给了单单同学,奶奶和青红情急之下说漏了自己投资帮助单单开店的事。单子飞严肃的宣布,十五分钟后召开家庭会议!回书房写了二十二条家规。

  • 单单单把自己藏在箱子里让快递小哥带出门,恢复自由的单单单马上去找了好闺蜜祖贝莱,发现女儿从家里溜走的单子飞大发雷霆,给贝莱打了电话,知道单单真的在贝莱那,这就要去接回单单,贝莱以准备婚礼让单单帮忙出主意为由暂时留住了单单。单单单一肚子委屈,喝了一肚子酒……贝莱把单单送到家,单子飞把喝的宁酊大醉的单单扶到楼上,一顿数落。次日,祖贝莱婚礼,单子飞携单单单出席。见到很多街坊邻居,单子飞的心情好了些,单单单也十分配合。

  • 一个自称是单单单朋友的大叔,敲开单子飞家大门!单子飞打量着这个年龄跟自己一般大,头发都已经花白了,还说是染的,是现在流行的烟灰白;单单单对自己跟烟灰白大叔的事情倒是挺坦白,任何情况都不遮不掩的:在祖贝莱婚礼上认识的,完全符合单子飞有经济基础的要求——人家卖车的,有两家4S店,北京房产4套,离婚分了老婆二套,还剩下二套,固定资产折现加流动资金过亿。符合性格稳重、成熟的要求——早年厨子出身,后来进修中医养生,别说洗衣照顾人了,就是中医推拿针灸按摩食疗那一套也不在话下!最最重要的是:真心实意愿意用后半辈子对单单单好!

  • 为了真正摆脱单子飞的控制,单单单和祖贝莱用计想让单子飞安排自己到学校任教哲学系老师。单子飞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让单单回归社会,做一个正常的人。单单在唱片店和贝莱聊天,不料,祖贝莱的老公(从法律上来讲还没有离婚)居然拉着一车花向祖贝莱赔礼道歉!贝莱二话不说,照单全收,送到红姨的花店,权当是给红姨进货了。但是原谅?没门!

  • 怕单单搬到外面住撒了欢,不受自己控制的单子飞表面上支持民主,背地里却早已收买了奶奶和红姨,但是却没想到单单早已倒戈了奶奶和红姨。单子飞到学校想让校方帮忙劝单单不住宿舍,校方给出了权宜之计:给单单找一个好的室友,让单子飞放心。主管学生思想工作的政教处主任高美心,品行端正,为人传统保守,是单单室友的不二人选。经过考察,单子飞终于松口答应单单单搬到学校宿舍和高美心作为室友。并在奶奶和青红面前一顿表扬高美心的为人,青红不由吃起干醋来。

  • 单单和贝莱在唱片店聊天,祖贝莱的极品人渣老公常乐,居然拿着一根竹棒跪在贝莱面前,前胸后背还厚颜无耻的写着几个大字“我错了,请罪”!俨然一副坚挺不屈服的样子,请求贝莱原谅。贝莱没好气的让他离开,常乐却举着棒子说打死也不肯走,贝莱接过常乐手中的棍子,转身却换了一旁放着的棒球棍,常乐见势瞬间傻眼,拉着单单挡住贝莱,单单没有防备,一下子没站稳扭到了脚。

  • 单单不断提高着自己跑步的速度,宫严的女朋友盛夏因为宫严和单单交往密切而大吃飞醋。常乐气势汹汹拿着把刀冲到贝莱的唱片店,正当单单和贝莱害怕他做出什么过激事情时,常乐却双手举着刀向贝莱表诚心,表示可以为贝莱连命都不要,贝莱顺势表示如果常乐肯在自己十个手指上划一道口子就原谅他,常乐拿着刀在手指上比划,却不肯真的下手,最终还是认怂。贝莱接过到在自己手上划出了一道伤,并表示一定会和常乐离婚。

  • 祖贝莱把单单单送到家附近,刚往家的方向走,单单便发现有人用车灯晃她,待人从车上下来,才发现是宫严。怕被单子飞撞见,单单让宫严赶快走,下楼跑步的单子飞正好碰到单单在和宫严说话,听到单子飞的声音,宫严马上上车全速离开。次日早上,单子飞就对醒酒的单单一顿审问,昨晚的男生到底是谁。单单一口咬定就是问路的不认识的人,死不承认。

  • 单单把简单的行李放到后备箱,准备搬到宿舍住,和奶奶道别后,去了学校。单子飞在家反复琢磨自己把单单认错的事情,感觉事有蹊跷,像是单单和贝莱故意设计的陷阱。祖贝莱把单单和宫严约到了酒吧,盛开发现宫严在和单单喝酒,上前没好气的叫走宫严,宫严和盛开走到一旁,不耐烦的和盛开说他们已经分手了,以后不要缠着自己。盛开表示不接受宫严分手的理由,二人不愉快地吵了起来。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