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好先生 别名:劣质好先生 / 幸福有多远 电视剧

7.7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国语

导演: 张晓波

类型: 爱情 / 剧情

简介: 陆远,一个在美国打拼,成为米其林主厨的中国汉子,美国那场惨烈的车祸没能要了他的命,倒是让他越是活得结实。此次回国,陆远有三个目的:把因车祸去世的哥们儿大彭的骨灰带回来,让他落叶归根;把大彭未...展开
剧集列表 (共42集)
分集剧情
  • 一辆破旧的老牌轿车急速行驶在海边的环山公路上,副驾驶上已经喝的醉眼迷离的陆远,一边继续不停的往嘴里灌着酒,一边问正在开车的彭海,拿到美国身份的那一刻在想什么?彭海犹豫了一下,说想家。几分钟后,一辆超速行驶的垃圾清运车突然撞了过来,巨大的撞击和刺耳的刹车声后,是一片死寂。彭海死了,留下了未成年的女儿彭佳禾。飞往北京的航班上,陆远与彭佳禾因为座位吵了起来,坐在一旁的富家小姐江莱对这个抱着骨灰坛子,一脸痞相的男人心生厌恶。 陆远回国有三个目的:1、把大彭的骨灰带回国,让他叶落归根。2、把未满十八岁的彭佳禾送到她亲妈手上。3、找个僻静的地方,栓根绳儿上吊。谁知祸不单行,下了飞机两人发现行李竟然丢了。走投无路的陆远向死党江浩坤求救,江浩坤热情的邀请他晚上参加自己举办的宴会。陆远带着彭佳禾到现场的时候,聚会已经开始了,两人溜边钻缝,混在人堆里吃着冷盘。透过觥筹交错的人群,陆远在看到自己的前女友甘敬的一瞬间愕然的手足无措。

  • 陆远和江浩坤重新见面,分外眼红,互相指责。甘敬把无处落脚的彭家禾带回自己家,彭佳禾带着鄙夷的口气描述了陆远这几年放纵又堕落的生活,甘敬不可置信的沉默不语。陆远赶来要带走彭佳禾,两人言语间气氛再度降至冰点。甘敬建议先放下两人的私人恩怨,照顾好彭佳禾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深夜,甘敬推开家门,看到陆远蜷缩在走廊的角落,两人深深的望着彼此,仿佛要看到对方心里去。甘敬注视着他,恍惚中回到了多年前他们在美国的日子,那时候甘敬还在念书,陆远的厨师生涯也刚刚起步,两人就像一起爬一个上坡,共同的目标让他们吃力而兴奋,憧憬着未来的美好时光,可现在回想起来,也许那已经是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他们曾在日复一日的苦中作乐中享受平凡生活,体会着爱情的美好!没想到再次相见时却已是相对无言。甘敬让陆远进屋,看着一边狼吞虎咽吃着面条,一边大呼好吃的陆远,甘敬一句:我没有放盐,激怒了陆远,甘敬追问陆远失去味觉的事情,陆远佯装轻松地回答,甘敬忍不住落泪,味觉对于一个厨师来说是天大的事。她知道曾经的陆远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厨师。

  • 陆远带着佳禾去找她的亲生母亲刘静。陆远告诉刘静佳禾很想跟她见一面,只是不太好意思,所以没有上楼。刘静的现任老公回来了,他表示不可能抚养佳禾,不仅不让刘静见佳禾一面,还粗暴的把陆远赶了出去。陆远看着刘静窘迫的生活,无奈的走了。陆远为了让佳禾彻底断了念想,告诉她她妈妈改嫁了,房子卖了搬走了,佳禾将信将疑。江莱抱着陈放的骨灰跟江浩坤回到家中,爸妈很担心江莱的情况,江浩坤宽慰爸妈,早晚有一天江莱会明白只有家人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人。佳禾让陆远送自己回美国,陆远想起佳禾还有一位70多岁的奶奶,他用彭海的保险金威胁佳禾说出奶奶的地址,佳禾却想分了彭海的保险金跟陆远散伙。陆远想把佳禾留在奶奶家,自己回美国,佳禾使计抢走陆远的护照,让陆远在她18岁之前哪也不许去。江莱开着跑车在隧道里狂飙,江浩坤追上她让她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江莱歇斯底里的让江浩坤开车高速逆行穿过街道,就原谅他。江浩坤退缩了,江莱带着满脸的不屑离开了。江浩坤去找甘敬,甘敬追问当年陆远突然消失的原因,江浩坤没有告诉她。

  • 纸醉金迷的夜上海,陆远像以往一样独自坐在酒吧里小酌。不禁又回想起在美国的日子,所有情节仍旧历历在目。要不是他终日寻欢作乐醉生梦死嗜酒如命,大彭也不用开着那辆破车送他回家,更不会发生那场让他愧疚一辈子的车祸。大彭未满十八岁的女儿彭佳禾也因此成了遗孤,陆远不得不为了获得彭佳禾的抚养权而被迫戒酒,在美国参加戒瘾互助会还获得了鼓励纪念章。甘敬一直不能理解陆远曾经的不告而别,江浩坤明知甘敬心中放不下陆远,仍忍不住向甘敬告白,愿意等她真正爱上自己。午夜陆远在酒吧与江莱不期而遇并救下因醉酒痛心疾首自寻短见的她。江莱把陆远带到一所豪宅,陆远吃惊的发现这座豪宅的主人竟然是江浩坤,误以为江浩坤背叛了甘敬,出于报复拉着江莱尽情败坏所有看上去值钱的东西,涂鸦墙上的名画,砸烂名贵的瓷器,地下酒窖里那些价值不菲的红酒也被他全部打开,倒进了浴缸。疯狂过后,江莱眼神空洞的躺在盛满红酒的浴缸里,告诉陆远,自己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一刻――割破动脉,躺在温暖的鲜红色血液中一点点死去。也许仅仅是宣泄,两人趁着酒劲开了房。

  • 甘敬回来看到别墅里一片狼藉,认为江莱应该不仅是任性这么简单,问江浩坤会不会是因为陈放离开的原因,江浩坤不得不告诉甘敬陈放已跳楼自杀的事实。楼下偶遇流浪歌手不禁让陆远恍惚中回想到了多年前他跟甘敬在美国的日子,那时候甘敬还在念书,陆远的厨师生涯也刚刚起步,两人就像一起爬一个上坡,可现在回想起来,也许那已经是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他把钱一股脑扔进流浪歌手的琴箱,匆忙返回彭家。一天一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彭佳禾闻见陆远身上的酒味,换了以前,他喝死都没人管,可如今不一样了,自己一孤儿守个神志不清的奶奶。彭佳禾目露凶光把陆远骂得歇斯底里,这姑娘自从父亲去世后压抑了太久,跳脚骂街也是一种宣泄的途径。彭老太太闻声而来,数落“孙女”不能这么跟爸爸说话,看着老太太转身进厨房,彭佳禾骂陆远怎么能让奶奶做饭,陆远想象到,如果回来的是大彭,进门头件事一定是给家人做顿饭。而现在,这件事只能由他代为完成了。陆远很久没这么用心的下过厨了,老太太吃得津津有味。

  • 馋嘴的彭佳禾因不满陆远的财政控制,试图将一堆零食藏在衣服里偷盗出门,却被当场抓获,陆远无奈买下所有赃物,却因没带够钱为难万分。这时,江莱突然出现,主动为他结账,并要求其写下欠条。陆远就偷盗一事对彭佳禾教育批评,一肚子闷气。夜间,彭奶奶突然拿着彭海的照片怀疑起陆远的身份,将陆远从梦中惊醒。面对彭奶奶时好时坏的病情,陆远和彭佳禾决定早点带她医治,而诊断咨询的结果却让两人束手无策,是找保姆看护,还是送去美国,始终难以确定。某天夜里,陆远因白天喝了太多咖啡,辗转难眠。彭奶奶见状,便在沙发上给陆远讲着彭海小时候最爱听的小兔子的故事,自己却三番四次的睡了过去,陆远看着眼前和蔼可爱的彭奶奶,感受着那份亲情的关爱。江莱又一次聘用了假男朋友试图激怒哥哥江浩坤,而江浩坤也毫不示弱的反击,江莱的小计谋没有得逞,气急败坏。甘敬故意独自留下,试图劝说江莱不要再用这些把戏和哥哥置气,而这时的江莱根本听不进去。百无聊赖的江莱以追债为由找到陆远,碰巧发现了彭奶奶老年痴呆的事情。

  • 江浩坤决定和陆远交涉,解除他私藏情人的误会,一番交谈与质问,两人还没来得及说清江莱的身份,陆远却被彭佳禾的一个电话所打断。面对江莱的追债,彭佳禾指责陆远应该尽快找到份工作,陆远无奈先放弃了对江浩坤的调查,前往一家西餐厅面试应聘。自以为拥有米其林大厨荣誉的陆远高姿态地和餐厅经理交涉,因没有携带任何简历,便在网站上查看陆远的资料,不想多半都是他当年纵火烧了餐厅潜逃的新闻,应聘就此不欢而散。陆远回想起美国的生活,回想起那晚独自一人默默庆祝着他和甘敬来到美国的纪念日,红酒搭配着他为甘敬创新的甜点“白色恋人”,思绪里尽是旧人。酒醉的陆远在后厨缓缓睡去,不想甜点上的蜡烛掉落,最终逐步引发了餐厅大火,待陆远在医院醒来,医生无奈的告知,他的味觉嗅觉全无。想起来,他计划再当厨师的梦想其实早已注定不可能再实现。沮丧的陆远回到家中,还担心彭佳禾对他应聘失利的事情而大发雷霆,不想彭佳禾的态度完全转变,对经济压力的问题一扫全无,陆远察觉不妥,小用计谋引彭佳禾打开卧室房门,才发现她不知何时竟然购买了化妆品、服饰。

  • 十年前初到美国,陆远在西餐厅做打杂的工作,他努力表现,想成为一名厨师,却遭到鄙视,并强制他为大家洗内裤,因汤姆话语污辱到甘敬,陆远寻机将汤姆打晕在地,餐厅老板找不到汤姆使陆远有了个做饭的机会,他却将扇贝全部焦糊。想学厨艺的陆远将龙虾拿出厨房,被老板发现要将他开除,在彭海的请求下老板同意原谅他,但要接受体罚,陆远被大家关进冷冻库中,1个小时后被冻得全身挂霜的陆远终于被放了出来。陆远去找江浩坤被告知不在,却碰上江莱气势汹汹冲进江浩坤的办公室里乱砸,并将陈方的骨灰放下后离开,陆远追上江莱想一探究竟,江莱说自己与江浩坤没有关系,让陆远少打听她的事,并告诫他离江浩坤远点,小心被他害死。陆远正在家中思量,彭佳禾抱着一堆零食凑过来,看到陆远一脸愁容,彭佳禾上前追问是不是为了甘敬,并拿出之前陆远给她的100元零花钱让陆远去约会甘敬,陆远说约得着吗,她现在是别人的女人,彭佳禾劝他让他追回甘敬,陆远冲进厨房找酒,想酒壮熊人胆把甘敬抢回来,却只找到了瓶过期的料酒,为了抢回甘敬,陆远强迫自已喝了下去。

  • 酒后的陆远指着江浩坤告诉甘敬,你嫁给谁都不能嫁给他,甘敬回应他,这天下最不负责任的混蛋都被我遇见了。陆远告诉甘敬,江浩坤一直在骗她,但不想让甘敬伤心又不能告诉她,陆远冲上去拉甘敬叫她和自己回家被江浩坤拦下,陆远一阵反胃吐了江浩坤一身。深夜陆远与奶奶在客厅里看电视,伤心的陆远无法接受自己不是甘敬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陆远打电话给正在上班的甘敬,为昨天的失态向她道歉,告诉她要提防江浩坤。老年痴呆的彭奶奶告诉陆远和佳禾,她出去跳广场舞,让他们在家等爸爸回来,陆远与佳禾见此情形决定给奶奶找个养老院,两人回家后骗奶奶说家里要装修需要住宾馆一段时间,奶奶高兴的同意了。江浩坤与江莱商议将陈放的骨灰安葬,并希望江莱去德国调养一段时间,尽快走出伤痛,怎奈江莱对江浩坤偏见太深,两人又不欢而散。彭奶奶为自已缝制了一个腰带,将约十万的现金装在了里面,陆远与佳禾偷偷用冥币做了调换,并将奶奶骗到养老院安置了下来。

  • 江莱酒后在酒吧闹事,挑唆一对男女分手,陆远把醉态百出的江莱拉出酒吧。江莱痛苦的回忆起以往的恋情,一回身却看不到陆远的人影,正失落间,陆远贴心的送上泡面和创可贴,江莱心里泛起一阵暖意。彭奶奶糊里糊涂一个人离开了养老院,陆远彭佳禾得到消息心急如焚大闹养老院。二人四处寻找未果,陆远无奈到警察局报案。甘敬打电话给陆远询问情况,并尽自己所能帮忙寻找彭奶奶。陆远和彭佳禾找不到彭奶奶,回到家里,看到老太太已经被好心人送回家。老太太一心想给儿子“彭海”包顿饺子,陆远对韭菜过敏,但为了让老太太高兴,硬生生的吞了几个饺子,但很快就开始浑身痒了起来。彭奶奶把自己多年的积蓄都给了“彭海”,并提出不想再回养老院了,想和儿子孙女呆在一起。老太太的举动触动了陆远的内心,他躲到厨房流下了眼泪。甘敬到彭奶奶家看望,彭奶奶以为她是佳禾的妈妈,大骂她是“狐狸精”,甘敬十分尴尬。在彭奶奶家门口,甘敬鼓励陆远振作起来,说一名好的厨师不只是靠味觉,更主要的是靠激情。江浩坤也赶来看望彭奶奶,正好撞上陆远和甘敬在门口谈笑风生。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相关专题推荐
换一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