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的追踪 别名:赎罪无门 电视剧

7.6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国语

导演: 张国立

类型: 剧情

简介: 该剧讲述的是一对情同手足的异姓兄妹,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中国经济大潮中进行情与法的纠葛与较量,最终担任经侦队长的哥哥引领下海经商的妹妹走向赎罪之门的故事
剧集列表 (共36集)
分集剧情
  • 商海大潮正席卷着整个京城让急于发财的人心躁动不安,就连警察马德庆的妹妹文皓也辞掉“正式工作”卖起了牛仔裤,开张不久她就和邻摊的卖主打起了价格战,互相砸价。这时,哥哥马德庆正在另一现场处理一场突发的劫持人质事件,罪犯经马德庆几番劝解情绪有所缓和,不料却又将枪指向了自己,经验丰富的马德庆一个反手便将罪犯按倒在地,完美收官。文皓和马德庆前后脚赶回家中给马老太太过六十大寿,虽然文皓是马老太太的养女,她和马德庆是对异姓兄妹,可马德庆是真心希望文皓能踏踏实实过日子,朝九晚五地上班,可文皓偏就不听。牛仔裤生意上的价格战招来了邻摊林波的不满,林波约架文皓,文皓如期赴约,双方握手言和,躲在角落的李三林不明事理,眼看文皓被林波带走,他叫上一帮兄弟冲了上来,林波和李三林打起了群架,文皓一人把责任揽下进了拘留所。文皓寄希望于马德庆,哪曾想马德庆大义灭亲,不但不放文皓出来还要文皓答应他不再当个体户,文皓发誓要扬眉吐气,光宗耀祖,马德庆听了心软嘴不软,并没将文皓带回家。

  • 文皓从拘留所里出来决定不摆摊了,马德庆听后满心欢喜,谁知文皓换了新花样,又谋划着开贸易公司做正经生意了,她和李三林拉来林波,不打不相识的几人畅想着美好的未来,文皓嘱咐大家即便日后发达也不能因钱而离心。马德庆上书徐局长,几次三番想重回刑侦队,他非但没能摆脱经侦工作,反而经侦队的人亲自登门马府将马德庆“押解”回队,马德庆深感经侦任重道远,为了国家、为了即将投身商海的文皓,马德庆欣然接受经侦挑战。文皓公司开业当天就接到了儿时邻居胡强推荐的第一单生意,儿时文皓与胡强结怨,多年不见,胡强劝文皓忘记旧仇重新开始。长城饭店、香港客商、盘条、郊亭货场,文皓的第一单生意听上去来头不小,马德庆不放心,和文皓一起赴约,这一举动引来了前来谈生意的蔡总不满,马德庆偷偷在酒店调查这个蔡总,一切皆妥,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马德庆连经侦基本常识都不懂,索性在林荣荣那里借本书来回家研究。媳妇娟子很支持马德庆工作,可她却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正在拖地的她突然晕倒。

  • 娟子的病更重了,急需做手术,家中的钱全借给文皓做生意用了,手术费成了问题。与此同时,最近市里出现了多起合同诈骗案,马德庆更需加紧业务学习。文皓和三林、林波庆祝着他们的第一单生意,盘条款已经给了蔡总,没多久他们就有了主动找上门来的下家——天堂河小学校办三产的陈鹤强。经侦队里,大家正在分析一起案件的线索,犯罪分子照片被马德庆一眼认出——蔡总。马德庆意识到文皓可能被骗,多次打文皓电话不回只能跑到文皓公司。林波致电蔡总,电话关机,酒店已退房,到了货场发现货位是租的,所谓的盘条更是子虚乌有,电话的一头林波告诉文皓被骗的事,可面对前来找文皓的哥哥,文皓佯装镇定,只说生意没有做成,虚惊一场。文皓不甘心自己的第一单生意就这样蚀了,她告诫林波和三林,一口咬定和蔡总的生意没有做成,继续开展业务,被骗的事只能击鼓传花,以同样的方式诈骗下家。经侦队在调查蔡松诈骗案始末,却在长城饭店的监控录像里看到慌慌张张的林波,马德庆直觉林波等人参与了这单生意,传唤来林波。

  • 陈鹤强在文皓的带领下和李三林的假公司签了盘条合同,一次性支付了全款。文皓第一次骗人,她感到极其不安。李三林拿到骗来的钱后交给文皓,头也不回地跑了,他决定找个合适的时机投案自首,从此一人扛下全部罪责。娟子死了,她没能用上经侦队募集的钱,也没能等到文皓送来的手术费。陈鹤强去拿货,学校敲锣打鼓热烈欢送,陈鹤强到了公司,人去楼空,霎时傻眼,此时他不知该如何向校方交代、向秀敏交代,他恍恍惚惚来到了天堂河,跳了下去。天堂河小学报案,陈鹤强案立案,前去经侦队看哥哥的文皓看到了电脑显示器上陈鹤强的照片,惶恐不安。正当经侦队对陈鹤强案百思不得其解时,李三林投案自首。马德庆看着李三林被带去审问的背影觉得一切太过蹊跷,他回家质问文皓,文皓咬定三林是背着自己干的。马德庆在陈鹤强案上心存疑虑,叫来了段秀敏以及十月十八日被骗的受害者前来指认嫌疑人,收获不大。就在此时,段秀敏的儿子陈晓阳正在被学校里的同学们追打,理由很简单,他们认为是晓阳的爸爸陈鹤强骗了他们家的钱。

  • 陈晓阳母子二人在街坊中抬不起头,处处被学校的其他职工欺负,秀敏只能以泪洗面。马德庆决定去文皓公司查账,账目完美。马德庆又去提审李三林,李三林咬定就是自己干的,马德庆又去盘问文皓,无功而返。马德庆被免去了“蔡松诈骗案”调查组副组长一职。就在这时,马老太太也火急火燎地找到了经侦队,向杨占魁诉说了文皓的委屈。回到家后马德庆对文皓的举动不满,可马老太太和马德庆闺女马帅都站在文皓的一边,马德庆仍不放弃对文皓的怀疑,一脸纠结,他觉得文皓最近行为异常,可马老太太却说文皓之所以至今没有找对象,就是因为想当马帅的妈,马德庆无语。马德庆去天堂河小学查案,学校老师纷纷嚼舌,段秀敏抬不起头,马德庆看了心里难受,告诉段秀敏陈鹤强案已有人自首,要她放心。林波将胡强给文皓的账目放在文皓桌上,文皓和林波假装出去,实际是想试探徐会计对他们是否真心,徐会计毫无所动,他们认定徐会计靠谱。李三林案开庭了,李三林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 天堂河小学食堂的伙食越来越差,背后爱嚼舌的人把一切都归罪到陈鹤强一家身上,秀敏和晓阳在学校处处受人冷眼,秀敏向校长大河申请辞职。秀敏希望经侦队能开个证明还陈鹤强清白,这是个无法开具的证明,马德庆只能劝秀敏看开一些。文皓看着公司刚开张时的合影,挂念着三林,她将红包分了三份,三林的那份,她让林波转交给三林他爸。马德庆不顾马老太太和师傅杨占魁的劝阻,还是将秀敏母子接到了马家,文皓见到秀敏,心里咯噔一下,晚上开始做起了噩梦,她梦到了跳河的陈鹤强。胡强不满文皓直接从厂家拿货甩掉自己,胡强最近开销大,想甩掉小三雅芳却又无奈雅芳一直缠着自己,文皓提醒胡强私设小金库的事不能搞得太大,同时文皓把二人的对话全部偷着录了音。懂事的晓阳每天在马家都等马老太太做完饭再做饭给秀敏吃,秀敏外出找了一天的工作,未果。文皓给马老太太买了个新彩电,马德庆拒不接受,要搬到楼上给秀敏母子看,一家人不欢而散,马老太太和马帅直说马德庆有病。

  • 秀敏决定自己摆摊做些餐饮生意,马德庆不让秀敏无照经营,答应秀敏负责给她跑执照,文皓知道马德庆跑不下来,擎等着看笑话。马德庆跑去问梁为民办照相关手续,梁为民一听秀敏是游商,直接告他办不了。胡强公司有人复印公司账目、票据,雅芳担心胡强把回扣存入私设小金库的事败露,找来文皓商量对策,文皓问了雅芳护照的事,雅芳希望即便出事也要和胡强一起走,文皓劝雅芳先静观其变。徐会计听说了胡强的行为,感叹这头蠢猪想必难逃此劫。胡强案已立案,胡强仍蒙在鼓里全然不知。雅芳辞职,雅芳对胡强仍抱有幻想,她相信与胡强之间的爱情,文皓希望雅芳清醒,播放了胡强对雅芳说出的那些狠话的录音,商人重利轻别离才是胡强的真实写照。没等马德庆的营业执照办下来,秀敏的饺子馆就在文皓的帮助下租用邻居三儿的店铺开了张,全家替秀敏高兴,其乐融融地吃起了饺子。胡强公司与文皓的公司业务来往密切,马德庆深知文皓自小与胡强结怨,生怕此次的胡强案是文皓的打击报复。胡强平时只顾吃喝,账目管理混乱,面对经侦警察的审问,他全部承认。

  • 据胡强交代经过,雅芳这个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马德庆查询陈鹤强被害之后的融资情况,完全查不出雅芳从文皓或李三林那融过的资。文皓出钱让陈晓阳去体校学功夫,马德庆听说后去问文皓,文皓说自己这样接济秀敏是为了替法律弥补一些人情。陈晓阳为了保护马帅打架,文皓教育了二人,马帅奇装异服,文皓批评了马帅,马帅不服,气呼呼的光着脚去了学校。马德庆百思不得其解,林荣荣提醒马德庆可以使用逆向思维去推断。文皓又开始做噩梦,她梦到陈鹤强和她说,跟秀敏在同一屋檐下真相是躲不过的。秀敏饺子馆晚上遇到耍流氓的客人,晓阳拼命保护秀敏,马德庆抓住流氓给予警告,马老太太想撮合秀敏和大庆,文皓没有意见却又提不起精神。经侦队在查雅芳时发现雅芳早已逃往加拿大,提审胡强时,胡强在提到与大名公司的贸易往来时称一直都是和林波交易且每笔款项都往来顺利,文皓也没有报复之心反而还经常提点自己。

  • 新的案件侦破工作又开始了,林添生、刘海泉假币案抓捕现场,面对狡猾的犯罪嫌疑人,马德庆带领的抓捕小队毫不松懈,抓捕过后,马德庆要远赴广州继续开展抓捕大鱼。文皓求神问佛力图摆脱内心的不安。马德庆低估了罪犯的射击水平,掉以轻心地没有穿防弹背心,却在最后关头一不小心被已经倒地的罪犯林添生偷袭中弹。马帅得了猩红热,还好秀敏及时将马帅送到了医院,秀敏觉得孩子们太可怜了,秀敏感谢文皓给陈鹤强买墓地,秀敏看懂了文皓不希望自己和马德庆在一起,但此时的文皓似乎有些后悔,看到秀敏对孩子们的爱、对家里的照顾,她不知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为了赶工期,林波工地的工人们已经12个小时没休息了,突然施工现场一个工人从高空坠落,急需手术,工人们慌了神,文皓当即决定手术,手术失败。马德庆痊愈出院,光荣归队,街坊四邻热烈欢迎,马德庆心里高兴,给文皓买了项链,其实他也给秀敏买了一条,这项链被马德庆塞在警服里不好意思拿出来送给秀敏,正在洗警服的秀敏不知情地将项链拿到马德庆的面前,文皓看了有些失望。

  • 经过一番盘问,看出了死者一家除当事人妻子外,其他亲属均系假冒。警察赶到将这帮勒索钱财的不法分子全部带走。马德庆一家终于吃上了团圆饺子,马德庆在餐桌上劝文皓今后出现此类问题依法解决,禁止私了。文皓喝了点酒,将自己从小对马德庆的爱意表白了出来,她觉得马德庆从没把自己当过一个女人来看。秀敏来到陈鹤强墓地,说出了自己最近的困惑,秀敏烧了陈鹤强的遗物,遗物中的一支钢笔留了下来。马德庆荣立三等功,分到了一套新房,马德庆希望秀敏母子也一起搬过去住,秀敏提醒马德庆平时多管管马帅,不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马德庆此时不经意间看到当初他送给文皓的那只被文皓摔坏了的钢笔出现在秀敏的手里,而这支笔却是秀敏在陈鹤强的遗物中找到的,秀敏慌了神,她的心思和人生轨迹也由此发生了变化,她找了个借口,从此搬离了马家。梦醒时分,文皓惊恐得吼了出来,她只得寄希望于时间对罪责的冲刷。光阴的指针指向了2010年,经侦工作在发展,经侦队的队员们都成长、成熟了,假发票案参与者崔朴顺被警方抓捕归案。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