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碧血书香梦 电视剧

原名: The scholar dream of a woman
别名: 江南往事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蒋家骏

类型: 家庭 / 剧情

简介: 辛亥革命胜利之后的民国初年,江南才女沈碧云为了实现进入中国最大的私人藏书楼博览群书、为所有学子争取读书的权利的理想,也为了探查杀父仇人,不惜以终生幸福为赌注,嫁入藏书楼之主的宣家,却由此陷入...展开
剧集列表 (共37集)
分集剧情
  • 为了让宣家唯一的读书人三少爷宣孝叔能延续香火,继承书楼,宣家为鳏寡的三少爷说了一门亲。可是三少爷拒绝再娶,态度激烈,老爷的续弦太太等人都苦劝不果。原来一年前的那次贼人来袭,宣老爷还抓住了另一个黑衣人——三少奶奶曹婉儿!但其实婉儿与盗书贼并无关系,只想趁夜逃离宣家,并拿出了三少爷写给她的休书。老爷一把撕毁休书,认为是婉儿用手段骗来了三少爷的同情,作为女人,怎能抛夫弃家?大少爷宣孝伯、二少爷宣孝仲和大少奶奶陈阿英都在一旁煽风点火,老爷最后动用了家法。宣家五姑娘宣敏玥和二少奶奶丁丹萍眼见婉儿被毒打,求情无果。就在宣家欢天喜地办喜事的当口,宣老爷同父异母的弟弟宣二爷重回杭州,在离宣家不远不近的地方置了产,低调入住。洞房内,三少爷道出他的妻子不是病亡而是自杀,宣家也不像其外表所示的那样金碧辉煌,实则是个大火坑,苦劝沈碧云离开宣家,碧云却未有半点惊慌,反而自甘认命。

  • 四少爷和五姑娘敏玥也来看望白天闹得很凶的三哥,遇到碧云,四少爷要敏玥将碧云拉往她的房间休息,自己则留下来劝三少爷。四少爷与三少爷隔着门谈起碧云的事情,四少爷这才得知三哥患有身体隐疾,明白当初曹婉儿为什么要执意离开宣家。三少爷欲将碧云托付给四少爷,要他一定要救碧云,哪怕娶了她。四少爷虽然理解三哥对曹婉儿的愧疚,却不能接受三哥的“好意”,为劝解三少爷,竟唱起了《玉堂春》。当三少爷听到“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时,竟浑身颤抖不能自已。第二天一大早,碧云欲与三少爷一起去给公婆敬茶。来到三少爷房门口,却仍是叫不开门。众人撞开门,惊愕地发现三少爷已悬梁自尽了!三少爷死了,宣家乱成一团。转瞬间,洞房变成了灵堂,宣家上下不仅悲伤,心里也很别扭。宣家一面操持着三少爷的后事,一面想弄清楚三少爷的死因,而要弄清这一点,莫过于让新娘子沈碧云招出实情。于是,葬完了三少爷,老爷就要“三堂会审”。

  • 碧云被带回宣家,开始在后宅里为亡夫守节。沈塾师前来希望领回女儿,碧云却坚持她想留在宣家,似乎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沈塾师无奈,只得假装大骂女儿“贪图富贵”离开了宣家。太太偷偷面见二爷。原来,太太曾是二爷的使唤丫鬟,一直感恩二爷的救命和提携之恩。当年二爷与老爷争斗,败离杭州城,太太没有追随主人反而嫁给了老爷,内心愧疚。二爷坦言恩仇已尽,自己也力不从心,不会再与老爷争斗,太太如释重负,遂表示日后只要二爷有用得着她的地方,自己都会尽量帮助。二爷于是提出要太太帮自己把碧云留在宣家,以备后用。碧云夜眺书楼,不想被人打晕,醒来竟见到了要为三少爷报仇杀了自己的曹婉儿。原来婉儿跳井之后被宣家修书匠阿栋所救,一直藏在井中密道,伺机报复宣家。碧云点中了婉儿其实深爱三少爷的心事,两人反成为姐妹。碧云答应帮婉儿离开宣家,恰逢四少爷带着敏玥也来劝说她离开宣家,碧云施计支走了四少爷和敏玥,帮婉儿逃走。不想酒醉的二少爷误闯碧云的房间,遇到了折返的四少爷,碧云将计就计,让二少爷误以为自己早已和四少爷相好。

  • 宣家再次张灯结彩,四少爷和碧云成了亲。新婚之夜,四少爷拉着碧云拜了三哥牌位,说自己是受三哥托付,这辈子都会敬她为三嫂,并不肯同床,而是打了地铺。碧云理解四少爷仅是出于同情才娶自己,默默遵从。次日一早,碧云与四少爷来向老爷、太太敬茶,碧云不知为何不肯叫老爷“爹”,让老爷气不打一处来。接下去,太太借口教规矩,和阿英、大少爷等人轮番刁难碧云,给新媳妇一个下马威,但碧云都一一忍落肚中。饭中,老爷收到拜帖,美国留洋回来的青年才俊——吴时博士听闻宣家的阅书会,特来宣家汇帙阁登楼著书。吴时乃当代青年楷模,更在宣家阅书会冷场之际前来,令老爷万分欣喜。按宣家的规矩,进汇帙阁需落四把锁,而这四把锁却要由宣家执掌四把钥匙的人共同开启,钥匙分别由老爷、二爷、大少爷和二少爷掌管,是宣家权力的象征。这天,宣家门前喧闹无比,杭城各报记者云集,老爷更是亲自出门迎接,欢迎吴时登楼。吴时的帅气潇洒,让敏玥也对他一见钟情……

  • 老爷命人拿出自酿女儿红与茅台招待吴时和沈塾师,沈塾师因不胜酒力,与宣老爷调换了酒。不料,喝过本来是给老爷的女儿红,沈塾师竟突然胸闷腹痛,片刻吐血倒下!碧云赶回饭厅,抱住倒地的父亲,急问他是怎么了,沈塾师目光看向桌子,挣扎着说出酒里有毒,不久吐血死亡。 宣家人大惊,四少爷亲自跑去报警。老爷要人用女儿红酒喂鸡,鸡很快死掉。老爷骇然不已,因为他清楚,这瓶酒本该是给他喝的,只因今天沈塾师不能喝酒才做了调换,谁知竟会害死了他。 吴时与四少爷一样,都主张通过这瓶毒酒查出凶手,而老爷却将毒酒泼掉,砸碎了酒瓶,这让吴时等人大感意外。老爷告诉吴时,此举完全是为了宣家声誉,实属迫于无奈!警察赶来验尸,在收了老爷钱财之后,宣称沈塾师为癫痫发作而导致死亡,与中毒毫无关系,不予立案,这让四少爷和吴时都无法接受。警察走后,老爷召集除碧云之外的宣家人商议此事。

  • 碧云在乡邻的帮助下葬下父亲,并长跪坟前,决心重返宣家,查明真相,为父讨回公道。吴时在书楼开笔编著《中国文学史》,在查阅典章时看到两册宋版《范文正公文集》,想起碧云守灵时枯寂无聊,遂将一本顺手塞入怀中,想拿给她打发时间。吴时拿书的举动恰被登楼修补残书的阿栋看到。吴时在沈塾师墓前找到碧云,恰遇暴雨来袭,吴时将晕倒的碧云带回沈家。四少爷也想去给沈塾师送葬,却受到宣家一众人的极力阻拦,郁塞的四少爷在暴雨中痛斥自己的无用,让人心酸。在吴时的照顾下,碧云苏醒。看到吴时带来的书,竟是汇帙阁藏的《范文正公文集》,又惊又喜,而恰在这时,丹萍前来看望碧云,吴时慌忙躲了起来。丹萍劝碧云就此留在沈家,却被碧云婉拒。因为在碧云内心深处,她无法原谅自己嫁入宣家后,导致养父身亡,她无论如何也要找出凶手。丹萍无法劝服碧云,留下一笔钱后离开。完整听到二人对话的吴时也劝碧云不要再回宣家,因为经过这几日的些许了解,吴时已深深感受到了迂腐的宣家对碧云的压迫,碧云在片刻的动摇之后,脑海中浮现出幼年经历灭门惨案以及沈塾师惨死的模样

  • 老爷怀疑之前的投毒和丢书都是二爷所为,于是召集众人,向二爷摊牌。二爷否认盗书,并愿意替老爷拷问盗贼。二爷第一个审的便是修书匠阿栋。 碧云赶来,看到无辜的阿栋受累,挺身而出,说知道书是谁拿,但不能说出来。老爷恼怒不已,准备动用家法,碧云答应老爷三天内把书还回,逃过一罚。碧云从阿栋口中得知曹婉儿并没有离开宣家,大为吃惊。于是将计就计,请婉儿帮自己度过丢书之劫。碧云要阿栋为自己准备上好的笔墨和修书工具,开始仿造了一本假孤本。同一天夜里,太太跌跌撞撞跑回房,报告老爷,声称见到了曹婉儿的“鬼魂”。老爷用枪击中“鬼魂”,并命家丁各房查验。老爷第一个要查的就是碧云,碧云正准备脱衣,四少爷见状揽过去说自己会查,老爷等人这才离开碧云故意气走四少爷,随后去了后宅旧屋咬牙从身上取出子弹,疼得晕了过去。正当整个宣家都人心惶惶之时,又传来了后院井里打起来一只死了的黄鼠狼的消息,大家都在议论那是曹婉儿变的。这时传出吴时出事的消息。

  • 原来四少爷早已看穿吴时心思,吴时想用黄仙救碧云,终于说动四少爷联合在老爷面前演了一出双簧,说书是曹婉儿变的黄仙偷的,一时间弄得宣家人更人心惶惶,但只有老爷还心存犹疑。 碧云真的就在床底!老爷等人赶来,众人认为碧云可能也是受了黄仙的惊吓而昏迷,但满腹疑虑的老爷仍要人弄醒碧云,并验看她肩上有无枪伤。丹萍再次劝说碧云离开宣家。回屋后的四少爷也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碧云在装神弄,却又碍于碧云三嫂的身份,不敢直接验她身上的伤,内心万分纠结。还书的时间到了,碧云被带入宣家前厅准备过堂,在老爷的逼问下,碧云谎称书是四少爷所拿,四少爷不忍碧云受罚,主动承认孤本是他偷走,老爷知道四少爷在说谎,继续拷问碧云。就在碧云即将遭受责打之际,阿栋来报曹婉儿正在后院烧书。老爷持枪领众人前去,已人去院空,只留一堆灰烬!众人于是对曹婉儿报复宣家之说更加相信。碧云要给四少爷上药,赌气的四少爷虽然推开了碧云,却对她恨不起来。吴时再见碧云,感慨这场孤本风波为她所带来的痛苦,劝她早日离开这个牢笼。无意中听到两人对话的四少爷感到不安。

  • 吴时遇到在书楼前驻足的碧云,意识到碧云可能也想登上书楼,却被碧云否认。吴时再次劝说碧云离开宣家,经过的四少爷忍不住和吴时打了一架,并决定一定要让老爷送走他。老爷正在房间看着孤本烧剩的残页,心痛至极,细瞅之下,怀疑是仿本,命下人速传碧云。四少爷带着吴时去见老爷,故意和老爷说吴时已准备离开宣家,老爷诧异,吴时却反说自己正要开始踏实著书,不会走。喜欢读书人的老爷立刻心花怒放。碧云到来,老爷依旧怀疑黄仙之事是她在搞鬼,并说会亲自登楼对照查验另一册孤本看是否是仿本。碧云淡定自若,不露声色。这时却传来太太与阿英大打出手的事,年纪相差无几的二人矛盾由来已久,此番婆媳内斗,让老爷心里更加痛苦。为了改变宣家一盘散沙的局面,吴时向老爷提出了革新的想法,即安装电话,买留声机,办派对,让宣家响起来,动起来。一向守旧,对洋玩艺深有抵触的老爷竟欣然接受了。宣家人一时间沉浸在物质变化的新鲜感中,只有四少爷对吴时置办的一切不屑一顾,恨不得立刻撵走他。

  • 碧云严厉谴责了二少爷,二少爷忿忿离去,遍体鳞伤的丹萍却说早已习惯,将碧云拒之门外。 四少爷的脑海中始终徘徊着碧云当时所说的与宣家的血海深仇,担心她真的就是二爷口中的李家后人,于是找人四处打听十几年前的李家灭门案。为老爷视察生意方便,以及显示宣家的身份,二少爷等人建议老爷买辆轿车,毕竟以宣家的财势,买一辆杭州城难得一见的汽车,也不过分。老爷一口答应。汽车很快买回,吴时因留学时学过开车,充任宣家的司机,载着宣家人上街兜风,结果第一次坐车的老爷和敏玥因晕车闹了一堆笑话。下人来送吴时的信,被厌恶吴时的四少爷中途拦截,险些撕毁,所幸被敏玥看到,索要拿走。原来寄给吴时的是一张来自省参院的聘书。敏玥担心吴时离开宣家,于是悄悄将它藏了起来。同一天,老爷接到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信中检举大少爷和二少爷在打理宣家产业的同时中饱私囊,老爷一怒之下没收了大少爷和二少爷的差事,以及二人执管书楼的钥匙,反而欲将这一切统统交给四少爷,对生意根本不感兴趣的四少爷哪里肯受,拒绝了老爷。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