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伙伴夫妻 电视剧

原名: Companionate Couple
别名: 夫妻惑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5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赵晨阳

类型: 家庭 / 言情 / 都市

简介: 女金领韩清,与丈夫陈珂恩爱多年,就在公司筹备上市,女儿陈小清面临高考时,韩清发现陈珂与下属王思雅偷情。最后她选择断臂疗伤。医院院长李羡霖的追求,又让她陷入两难的选择。妹妹韩凌生性浪漫多情,鳏...展开
分集剧情
  • 陈珂开车赶往清珂公司十周年庆典现场,半路巧遇公司员工王思雅,年轻漂亮的王思雅让人到中年的陈珂有些怦然心动,陈珂叫王思雅上车一同前往。庆典上,陈珂帮王思雅拉背后的拉链被韩凌撞见,韩凌冷嘲暗讽姐夫陈珂并暗示姐姐韩清对老公多加提防。楚大俊趁女友韩凌参加庆典与别的女孩在咖啡店约会,结果被突然袭击的韩凌抓了个现行,韩凌一怒之下用水泼向楚大俊,不料却泼到了迎面而来的张百川身上,而后韩凌当着张百川的面与楚大俊分手。行车途中,韩凌的车又意外与张百川的车发生了追尾,张百川将韩凌送到医院。结束庆典回到家的陈珂和韩清正要缠绵,却突然接到韩凌车祸的消息,韩清连忙赶往医院。韩凌见姐姐来了倒打一耙指责张百川,张百川与韩清辩解是韩凌撞了他的车,韩凌留下名片并答应修理张百川撞坏的汽车。王思雅得知闺蜜汪童童即将结婚后有些惆怅,暗示男友赵权自己想结婚的念头,赵权无动于衷反而讽刺汪童童嫁给一个花花公子,二人为此发生矛盾。楚大俊不听表哥陈珂劝阻来到韩凌画室花言巧语欲挽留韩凌,结果被怒火中烧的韩凌赶出了画室。

  • 陈珂向楚大俊吐露心扉坦白自己精神出轨,楚大俊以“三不”原则劝诫表哥,敲响了陈珂的警钟。韩清到画室探望妹妹,韩凌再次暗示韩清看好姐夫陈珂。汪童童向王思雅展示了自己的订婚戒指并称自己已经怀孕,同时向王思雅灌输了自己金钱至上的爱情观,劝说王思雅与她思想靠拢。韩清提升了王思雅当项目部经理。夜晚,王思雅与赵权到大排档庆祝,王思雅兴奋地展望着未来,却被赵权误会成追求物质,二人争吵起来。由于赵权不同意涨房租,房东强行把屋里的东西搬了出去,欲赶走赵权王思雅,气愤的赵权与房东儿子发生了冲突,二人进了派出所。在张百川的催促下,韩凌赶到4S店修理被她撞坏的汽车,事后张百川想搭韩凌的车回家,却意外弄坏了韩凌后备箱里的画,韩凌大怒,。本应去东昇公司送方案的王思雅半路赶到派出所把赵权接出来,二人因为租房的事再次吵了起来。一番争吵后,王思雅赶去送方案书,却因为迟到吃了闭门羹,韩清十分生气,陈珂为王思雅开脱丝毫不起作用。韩清强令王思雅必须把方案交给东昇公司否则不要回公司。张百川来找韩凌想拿钱赔偿,结果听到画的价钱大吃一惊

  • 接连受挫的王思雅蹲在公司附近的马路边发呆,本与楚大俊约好吃饭的陈珂开车路过看见愁眉苦脸的王思雅带其去吃饭。陈珂安慰王思雅,得知她被房东赶了出来无家可归,决定开车送她到酒店安顿下来,不料却在酒店停车场被韩凌撞见,韩凌用手机拍下了二人走进酒店大门的照片,并发给了韩清。韩清收到照片给韩凌打电话问明情况,韩凌断言陈珂与王思雅是去酒店开房,韩清将信将疑。陈珂在酒店房间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了王思雅。王思雅则向陈珂吐露心声,陈珂十分同情地安慰她,给极端失落的王思雅带去了温暖,王思雅感激之余愈发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更加成熟稳重。韩清给楚大俊打电话询问陈珂下落,楚大俊谎称陈珂去厕所不能接电话,随后打电话向陈珂通风报信,再次敲响了警钟,陈珂却不以为然。韩清开车来到酒店正好看到陈珂从酒店里出来,联系之前韩凌的话,韩清隐约感到危机正在向她逼近。韩清试探陈珂询问他和楚大俊的饭局,陈珂毫无察觉谎称跟楚大俊在一起,韩清询问陈珂为何不接电话,陈珂说手机一个没电一个忘在车里。张百川在家看着被自己弄坏的油画对韩凌产生了爱慕之情。

  • 陈珂为王思雅辞职的事儿与韩清大吵一架,愤然离开公司找楚大俊诉苦。赵权为王思雅在学校找了一间宿舍让她搬过去住,并征求王思雅的意见去新疆支教,支教的事让王思雅更加失落,决定跟赵权分开一段时间。离开赵权后,王思雅一个人在大排档借酒消愁,结果喝醉了钱包也被人偷走,只好打电话找赵权来埋单,赵权忙于实验没接电话,王思雅只好给陈珂打电话。陈珂回到家试图亲近韩清缓和紧张关系,却遭到韩清的冷遇,韩清把韩凌发给她的照片拿给陈珂看,陈珂解释照片是误会并把那天的事原原本本跟韩清讲了一遍,韩清相信了陈珂的话,二人的关系转危为安,就在此时,陈珂接到王思雅电话得知她喝醉了连忙跟韩清说有急事儿然后赶去接王思雅。陈珂把喝醉的王思雅带到酒店安顿,可王思雅执意继续喝酒,并让陈珂与她一起喝,结果二人越喝越多,全都喝醉在酒店过夜。韩清多次拨打陈珂电话都关机,二人关系再度恶化。第二天早上,韩清送完孩子上学接到陈珂的电话,陈珂在电话里称昨晚与朋友喝多后在酒店住了一夜,韩清没多说什么但心里十分难受。 陈珂、王思雅回忆起昨晚的事都很后悔

  • 韩清为了挽回东昇的项目找到正在打台球的东昇老板,通过她精湛的球技为项目赢得了转机,东昇公司决定对项目进行竞标。陈珂去房屋中介为王思雅临时租了一套房子,王思雅本想拒绝,但情况所迫,最后她还是接受了陈珂租的房子。张百川正式展开对韩凌的爱情攻势,却在画室遭遇企图挽回旧情的楚大俊,韩凌假装张百川是自己的新男朋友把楚大俊气走。中午,陈珂约韩清吃饭,陈珂帮王思雅向韩清求情再给她一次机会,结果气走了韩清。汪童童得知陈珂为王思雅租房子怂恿王思雅离开赵权跟陈珂在一起。赵权联系不上王思雅十分着急,跑去清珂公司找王思雅却意外得知她已经辞职,赵权向韩清求情,韩清最后答应再给王思雅一次机会。韩清答应赵权再给王思雅一次弥补过失的机会,以此想拉近王思雅和赵权的关系,阻止陈珂与王思雅进一步发展。 而王思雅回想起与陈珂的事觉得十分对不起男友赵权,并不领赵权的情,加剧了与赵权的冷战。 韩母得知邻居女儿要结婚,更加着急二女儿韩凌的婚事,打电话催促韩凌找男朋友结婚,韩凌一气之下挂了韩母的电话。

  • 韩母想让韩凌早点嫁人,却得不到韩父的支持,冥思苦想心生一计——装病。韩母假装晕倒,韩父赶紧找来两个女儿把韩母送到医院,经过医生检查,韩清得知韩母是在装病也推测出韩母装病的理由,而此时韩凌却蒙在鼓里担心韩母的病情。韩母在病床上苦口婆心劝韩凌早点儿找人嫁了。张百川追求韩凌的进程毫无进展正愁眉不展,得知韩母有病入院跑去看望并托付好友医院院长李羡霖多加照顾。韩母猜测张百川和韩凌的关系不一般。韩清戳穿韩母装病的谎言,劝说韩母别瞎操心,韩母坦白自己使的是苦肉计,并誓言韩凌找不到男朋友就将装病进行到底。王思雅想把陈珂帮她租房子的钱还给陈珂,陈珂心怀愧疚没有收。陈珂想尽办法亲近韩清缓和矛盾,韩清不为所动,继续疏远陈珂,而另一头王思雅正着手准备东昇的竞标,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韩凌借看望韩母的契机逼迫韩清去检查胃病,院长李羡霖对韩清的健康提出了不少建议。陈珂找不到韩清打电话问韩凌,韩凌冷嘲热讽告诉陈珂韩母有病住院,韩清检查出胃病。陈珂赶来看望韩母又被韩凌奚落一番。

  • 韩凌向出言献计应对陈珂的出轨,陈珂则极力缓和与韩清的关系,维系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在韩清的鼓励下,王思雅竞标成功拿回了东昇的项目,韩清决定把王思雅留在公司但不再担任项目经理职务。韩母在医院继续唠叨着韩凌早点嫁人,韩凌苦不堪言,决定找人冒充她的男友应付韩母,而此时张百川恰好出现在她面前,韩凌计上心头。陈珂觉得自己出轨愧对韩清想在商场给韩清挑选项链加以弥补,被楚大俊撞见,楚大俊连忙阻拦陈珂付款。楚大俊猜透陈珂买项链的初衷,劝说他不要把项链给韩清,因为送项链就意味着低头认错,反倒让韩清推断出陈珂心里有鬼,此地无银三百两,要想平息事端就要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韩凌请张百川吃饭,提出雇用张百川临时冒充自己男友的要求,还没等张百川回应,张百川就突发急性肠胃炎疼痛难忍,韩凌连忙将其送到医院。张百川在病床上答应了韩凌的要求,韩凌张百川临时确立了“恋人关系”。韩凌向韩清坦白自己租男友的想法,韩清反对,答应韩凌劝韩母回家,而此时同住一院的张百川却以韩凌男友身份主动去找韩母表明自己正在与韩凌交往,韩母信以为真。

  • 陈珂在家看着买给韩清的项链想起楚大俊的话,决定先把项链藏进沙发的夹层里。韩凌硬着头皮把戏演下去,为了防止假戏真做,韩凌与张百川签订了“男友租赁合同”。韩母心满意足,在众人的簇拥下高兴出院。刚回到家,韩母就张罗着给韩父过生日,真实目的是请未来女婿张百川到家吃饭。楚大俊来到韩父韩母家想通过韩凌父母挽回旧情,最后被赶来的韩凌赶走。陈珂一家三人去商场给韩父挑选了礼物,陈珂尽力讨好韩清,但韩清不为所动,并冷嘲热讽。韩清在家意外发现陈珂藏在沙发夹层里的项链,她不知道陈珂想把项链送给谁,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又把项链放回沙发的夹层里。第二天,陈珂韩清带着小清回家去给韩父祝寿,韩父母非常高兴,并让韩清打电话催促韩玲带着张百川赶紧过来。韩凌与张百川约好在小区会和给韩父过生日,韩凌意外看见王思雅也住在张百川的高档小区里,韩凌预感王思雅的住处可能有问题,指使张百川跟踪王思雅,找到王思雅住处的具体地址。

  • 韩凌张百川也来到韩父韩母家,大家一起给韩父祝寿。席间,韩凌强压怒火接二连三挤兑陈珂,韩清假装没看见也不帮陈珂圆场,令在场的人很不舒服。回到家的陈珂独自一人在阳台上生着闷气,韩清本意过去安抚却始终在帮韩凌说话,陈珂更加愤懑拿花撒气,韩清见状心里不是滋味儿,也觉得自己这些天的冷落应该适可而止了。第二天,韩凌为了查清王思雅的住处跟陈珂到底有没有关系,来到房屋中介调查,结果发现王思雅租房合同上的签字是陈珂,韩凌赶紧打电话给韩清通报。陈珂在公司担心帮王思雅租房的事儿败露把租房合同藏在办公室的沙发夹缝,韩清主动缓解和陈珂的关系送给陈珂一台新电脑,二人的关系趋向缓和。韩凌告之韩清王思雅的高档公寓是陈珂出钱租的,韩清将信将疑来到陈珂办公室找陈珂,结果发现了陈珂藏在沙发夹缝里的租房合同,事实验证了韩凌的话。王思雅把钥匙忘在屋内想让物业找开锁公司打开房门,物业称要开锁必须要租房合同,韩清出现在陈珂王思雅面前把合同交给物业。回到家,陈珂拼命跟韩清解释,韩清非常生气,心灰意冷将陈珂赶到客厅睡觉。

  • 陈珂在家中对韩清百般殷勤却换来韩清冷冰冰的回应。韩凌又来给韩清拱火,列数陈珂的不是。韩清与陈珂的婚姻全面告急,韩清思前想后决定找律师草拟与陈珂的离婚协议。韩清把离婚协议交给陈珂,遭到后者的强烈反对。女儿陈小清意外发现韩清的离婚协议心情闷闷不乐,为了阻止父母离婚,陈小清把他们的结婚证藏了起来,同时找韩凌帮忙为陈珂韩清举行一次瓷婚周年庆典想修复父母的感情裂痕。尽管韩凌支持韩清离婚但碍于陈小清的情面勉强答应。陈小清谎称学校有活动要求父母都参加,韩清陈珂答应,而后陈小清将瓷婚庆典的计划告之陈珂,让其提前做好准备给韩清一个惊喜,就此陈珂与女儿达成同盟。王思雅外地出差回来,被韩清告知让她退出东昇的项目,遂找到陈珂想请他去韩清那里为自己求情。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