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生死桥 未删减版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0

语言: 国语

导演: 田沁鑫

类型: 爱情 / 剧情

简介: 一条天桥,架起一条从凡间到天上的路。从这条路上走出的,还有三个孩子飘荡的俗尘里的传奇故事。清末的北京喧闹、纷乱,人们的喜乐哀愁和那时的阳光一样直爽和不加阻拦。在科班中长大的怀玉和好朋友志高就...展开
分集剧情
  • 柳暮云开始给科班弟子教授昆曲了,从举手投足的行为到喜怒哀乐的情感,昆曲的细腻优美都让科班弟子大开眼界。 怀玉喝了柳暮云开的药,病情大有好转,被送回科班大院。丹丹在服侍柳暮云之余对怀玉悉心照顾,二人眉目传情,心有灵犀。 高祥麟及众名角来到科班大院为出科拍摄纪念照,高祥麟想借机与暮云相见,但暮云再次拒绝了。 蕴五爷来到科班大院,偶然间到后院小屋观看御用铲子,却在屋内看到玉芬的照片后昏厥过去,原来,唐怀玉的母亲正是出走多年的女儿,当年因倾慕唐盛怀,才放弃了格格的身份毅然出走。得知女儿的悲惨命运,明白了怀玉是自己的外孙,蕴五爷格外激动。

  • 演出前,金宝贪嘴在外吃坏了肚子,在宫里曾经唱过戏的小贵子扮上旦角临时救场,凑巧又被喜好“男色”的张司令看中。 痊愈了的怀玉恢复了在高祥麟家的训练,高祥麟既教唱戏,又教做人,怀玉心存感激;同时,志高也在暮云那里潜心学唱,得到了柳暮云的赞许。 连续登台的第三天,街上出现了游行的队伍——东三省沦陷了,抗日的声音响起了。高祥麟正在家中等待从东北演出归来的长子世杰,却接到噩耗——世杰在回家途中遭遇日本炸铁路,火车出轨身亡。 这晚的演出,本该高祥麟登台,面对这样的变故,所有人既悲恸,又不免慌乱起来。 高祥麟决定晚上照常演出,柳暮云亲手打点好了高祥麟的化妆台。遭遇丧子之痛的高祥麟沉稳地化妆、更衣,还认真地向怀玉传授着登台演戏的心得。在后台,默默看着高祥麟的柳暮云再次与自己一生的爱人擦肩而过。 演出牵动着科班所有人的心,最后一句唱词结束后,高祥麟直挺挺地倒在台上,半晌过后大家方才意识到,高先生去世了。 一代名角辞世,盛大的出殡轰动了北京城,人们陷入悲痛之中。另一条路上,红莲在黄师傅和小翘的帮助下,赶着牛车拉着柏木棺材为老巴送葬。 柳暮云终究因为内心的好强而未能在高祥麟有生之时释怀过去的感情,如今阴阳两界,成为永久的遗憾。 志高、丹丹也第一次想到了死亡的问题。柳暮云说自己这些年仍然爱着高祥麟,并告诉丹丹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别轻易放过,不要留下遗憾。

  • 玉盛堂科班出科在即,李盛天作出义举,学生出科之后,直接进入祥麟戏班,完成高祥麟的遗愿,延续戏班的香火。 小贵子前日救场时引起了台下张司令的关注,这日邀小贵子赴张府去唱堂会,盛天不从,张司令派兵在科班大院门口要挟,小贵子只得赴会。 老巴的丧事过后,志高方才得知他的死讯,黄师傅可怜红莲,变着法地哄她开心。 从天津赶来奔丧的高士宏,曾因生意失败而向父母要钱纳妾,惹怒了高祥麟夫妇,一心想挂头牌的秦素云趁机提出与高士宏联手霸占戏班,但遭到高夫人的严厉拒绝。

  • 演出热闹非凡。怀玉在台上却发现道具被人做了手脚,刚刚化险为夷,却有人从观众席扔上水果起哄。扔梨的小子被热心人抓住,原来是被秦素云暗中支使来砸场子的,秦素云穷凶极恶地大闹后台。 路新生意外发现热心人就是自己的同学、上海报业的新锐人物史仲明,史此次来京正是为了丰富上海的娱乐市场特地看戏选角。 蕴五爷在台下见自己的外孙唐怀玉优异的表现,颇感欣慰,赏银百两助李盛天兴办戏班之后,在剧场阖然长逝。 第二日演出前,志高无意中发现,父亲留下的唯一物件——被母亲红莲珍藏的一只玉镯竟然和菊子手上戴的那只一模一样。霸占戏班未果的高士宏在后台醉酒纵火,戏楼老板借机敲诈高家,要挟增加分成,志高为救火负伤。 第三日演出前,小贵子突然向怀玉辞行,让怀玉一头雾水。 菊子听说红莲有一只玉镯和自己手上的一样,满心疑惑,看着志高和盛天相似的外表,菊子觉得其中必有隐情,李盛天却矢口否认。 高夫人自觉时日无多,命管家清点了财物,赠与李盛天,并立下字据,自此解散祥麟戏班,全力支持李盛天将玉盛堂科班改为戏班自立门户,让怀玉唱头牌挑大梁。

  • 柳暮云决意离开科班,回寺庙潜心修行去了,再无人知道她的下落。 李盛天经菊子的点拨,愈发觉得志高像是自己的儿子。蔡爷唤醒了多年前的记忆,原来十几年前李盛天暗恋多年的玉芬嫁给了师哥唐盛怀,伤心难过的李盛天醉酒之后跑到八大胡同买春,正是在那一夜,李盛天把镯子留在了八大胡同,也恰是那一次,让接待他的红莲怀上了他的骨肉。得知志高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李盛天兴奋异常,决定好好对待志高。 张司令邀请金宝到张府赴宴,席间金宝意外见到了小贵子。小贵子暗示金宝离开,金宝不明就里,小贵子欲援手之际,张司令在金宝面前开枪射杀了小贵子。金宝被吓得尿了裤子,逃回科班。

  • 次日清晨,怀玉、金宝和祥麟戏班的管事高孝仁随史仲明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志高带着丹丹前去送别,怀玉嘱咐志高照顾好丹丹,丹丹却哭喊着要随怀玉一起离去,看着丹丹在雨中哭泣的样子,志高知道,丹丹心里装着的是远去了的怀玉…… 丹丹拉着志高和小翘去找王公公算姻缘,王公公一语道破,说除了小翘之外,志高、怀玉和丹丹将来的人都不是他们现在心里的人。 天生爱美的金宝很快就爱上了这个热闹的大都市,一到上海就给自己置办了一套时髦的行头。怀玉却因为想念丹丹心神不宁。 高孝仁带到上海的钱被徐同偷去还赌债,怀玉、金宝、高孝仁一下子陷入窘境。史仲明及时带来了怀玉金宝在上海乐世界演出的合约,一年的约定让想念着丹丹并一心想回京为玉盛堂戏班挂牌演出的怀玉有些为难,但为了尽快稳定下来,怀玉只能同意了。

  • 在这里,怀玉、金宝和高孝仁见到了如雷贯耳的上海大亨金啸风,短短的会面就让几人感受到金先生的威严。 此时,上海的京剧舞台已经进入了“实景”年代,女子也已经登台唱戏,和北平大不相同。在走台时,怀玉和金宝与即将同台演出的萧庆云及坤角相识。 段娉婷闪亮出场,为金啸风首次从西方引进的哈哈镜展览剪彩。剪彩仪式上,段娉婷第一次注意到了来宾中眉清目秀的怀玉。

  • 段娉婷感觉到金啸风对自己的欲望,想到自己即将被这位大亨束缚,不免有些厌烦,但为了自己的“星途”,段娉婷仍然要和金啸风周旋下去,令金欲罢不能。 李盛天邀请秦素云等前辈名角加入即将成立的玉盛堂戏班,秦素云却决定分家,单独开办素云戏班。 北平,玉盛堂戏班正式挂匾成立,志高高兴之余更加想念远在上海的怀玉。

  • 此时上海,怀玉的演出开演在即,票房传出消息,连续三天的戏票都已卖空,正当所有人都为演出红火感到欣喜时,却发现台下的观众席中除了金啸风、段娉婷和若干保镖之外,再无其他观众,所有演员倍感羞辱。原来,这是金啸风给唐怀玉、段娉婷的一个下马威,怀玉这才意识到自己危险。

  • 丹丹要去外地演出,志高不舍得她离开北平,告诉丹丹自己想娶她,一心喜欢志高的小翘在一旁看到,心里很难过。 怀玉来信了,丹丹发现怀玉在信中问候了所有周围的亲人朋友,却只字没有提及自己,非常痛苦,再次萌动到上海去找怀玉的决心。 北平城内学生抗日游行的队伍声势浩大,杜鹃帮学生印制了许多传单,路新生与杜鹃送传单的时候被人盯梢,非常危险。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