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小时代 电视剧

原名: Tiny Times 1.0
别名: 小时代1.0折纸时代;青春时代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4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瞿友宁

类型: 偶像 / 剧情

简介: 《小时代》由郭敬明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故事以经济飞速发展的上海这座风光而时尚的城市为背景,讲述了林萧、南湘、顾里、唐宛如这四个从小感情深厚、有着不同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女生,先后所经历的友情、爱...展开
分集剧情
  • 清晨的市区人来人往车流如梭,林萧依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直到好友打来电话林萧才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下床帮助母亲搬家,林母把一个装书的箱子递给了林萧,林萧捧起纸箱一不小心险些砸到邻居侯阿姨身上,侯阿姨正准备出门打麻将,眼见纸箱从身边落下,侯阿姨惊魂未定数落了林萧几句。 林母生怕侯阿姨生气,赶紧伸手帮侯阿姨捶背,侯阿姨没好气推开林母,担心林母拍走了她身上的财运。 林萧搬完东西在家人的陪同下搬到新居里面,好友唐宛双依然在学校里面做体育运动,体育老师带来了一个叫卫海的新同学,卫海毕恭毕敬向所有同学打招呼,做完运动卫海到男浴室洗澡,不等卫海开始洗澡,旁边忽然掉出一块肥皂,卫海看着突然出现的肥皂充满了好奇心,蹑手蹑脚向肥皂走了过去。 不等卫海拾起肥皂,唐宛如从另一处赤身裸体走了出来,一见卫海也没有穿衣服,唐宛如吓得抬腿踢走了卫海。 洗完澡换上衣服唐宛如赶去参加一个老师的婚礼,林萧等人已经来到婚礼现场,唐宛如在电话中将之前被卫海看了身体的事情说了出来,司机觉得唐宛如非常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 唐宛如赶到婚礼现场与林萧等人参加老师的婚礼,老师的对象大约六七十岁,老师本人大允四五十岁,唐宛如等人非常羡慕老师找到了心仪的对象。 婚礼结束唐宛如遇到了卫海,一见卫海出现,唐宛如气不打一处来,当着众人的面追打卫海。 林萧接到某家公司面试的邀请,不久之后林萧来到公司面试,与她一起面试的还有十几个女人,最开始的时候有几个女人因为身上散发出的香水气味太俗,面试负责人毫不客气让几个女人先行离去,接下来林萧跟几个女人受到面试负责人的考核,考核结束面试负责人让所有人回家等通知。 南湘擅长绘画经常在片场画场景画赚外快,陆之叶对南湘充满好感,当动跟南湘搭讪,南湘对陆之叶充满敌意,任凭陆之叶如何套近呼始终不肯开口说话。 顾里准备跟商界奇才许伟吃饭,林萧陪着顾里来到餐厅外面看到了许伟,面色一变找了一个借口让顾里独自跟许伟吃饭。 南湘在片场画画的时候导演需要群容演员,陆之叶赶紧向导演推荐南湘,南湘来到更衣室准备换衣演戏,导演忽然走了进来,要求检查南湘身体是否有伤痕。南湘见导演不怀好意想检查她的身体,脸上升起警惕注视导演,抬腿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

  • 南湘在陆之叶的引荐下做群众演员,导演来到南湘换衣服的地方欲行不轨,南湘见导演想侵犯她,吓得赶紧推开导演,导演强行搂抱南湘的时候,周围的电灯忽然黑了下来,一个黑衣男子冲进来帮助南湘狠揍了导演一顿。 南湘跑出屋子收拾自己绘画的工具,陆之叶见南湘忽然不演戏,一头雾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导演从屋子里面鼻青脸肿走出来,怒气冲天要求南湘滚蛋,陆之叶见南湘与导演发生冲突,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南湘不想再在片场逗留,收拾绘画工具转身离去,陆之叶见南湘要走,赶紧从身上掏出三百元送给南湘,南湘没有要陆之叶的钱,回到美术学校继续上课。 林萧与ME公司老总在餐厅见面,老总录用了林萧,林萧来到公司听从凯蒂的安排,凯蒂是ME老总宫洛的助理,虽然林萧成功加入公司工作,凯蒂却没有对林萧表现出一丝热情,而是态度冷漠教导林萧以后如何在公司工作。 南湘在学校画画的时候,陆之叶来到学校寻找南湘,南湘对陆之叶没有好感,拒绝再去接演一些群众演员的戏份,二人谈话的时候之前救过南湘的黑衣男子站在暗处不动声色,直到陆之叶离开学校,黑衣男子才要求陆之叶不能再接近南湘。 顾里的手机坏掉跟许伟见面,许伟送了一台手机给顾里,顾里回到家中的时候顾源找上门来,一脸神秘拿出一盒礼物递给顾里,顾里接过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面是一叠钞票,顾源解释送钞票是让顾里买手机,顾里见顾源把她当成爱财如命的人对待,心中来了火气转身回房休息,顾源见顾里不领他的情,面色阴沉转身离去。 林萧在公司工作被凯蒂当成跑腿使唤,一次凯蒂让林萧进老总宫洛办公室拿取文件,林萧走进办公室对宫洛的工作产生了好奇,凯蒂忽然走了进来提醒林萧不能长时间在老总的办公室逗留。 宫洛准备将一些作家的稿件退回去,凯蒂想讨好宫洛,主动提出完成宫洛的退稿任务,宫洛认为凯蒂无法完成任务,改而让林萧跟一些退稿作家接触,凯蒂因为林萧抢了她的风头心怀不满,林萧拿着一些作家的地址资料上门抚慰,鼓励作家们再接再励写出更好的小说。 当天林萧接触了许多作家,有的作家唉声叹气,有的作家想跳楼,有的作家喝酒消愁郁郁寡欢,林萧陪完最后一个作家喝完酒被人送回家中。 许伟上门找顾里议事,顾源不请自来,顾里与顾源关系紧张,眼见许伟要走,顾里故意提出同意去许伟的公司工作,许伟知道顾里是想气顾源,只得劝说顾里改天再谈工作的事情。

  • ME公司总裁宫洺安排一项非常坚难的任务给林萧,这项坚难的任务就是跟一名重量级的作家商议退稿的事情,宫洺与这名作家的关系非常好,不方便出面退稿给作家,因此宫洺决定让林萧出面。 退稿作家名叫方华,长年截肢不便行动,林萧初次见到方华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方华见林萧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待他,心中升起不满将林萧赶出房间。 林萧站在房外稳了稳神,在方华助理的陪同下进入房间与方华沟通,方华已经知道自己写的五本小说全部被退回来,一想到宫洺惹上商人的铜臭气味不需要自已写的小说,方华气怒交加当着林萧的面数落宫洺。 林萧跟方华见面之前已经阅读完了五本小说,五本小说不像一般的快餐文读过就忘,内里隐含着许多人生道理,林萧毫不掩饰对方华所著小说的喜爱,当场夸赞方华非常有才华,方华认为林萧在安慰他,拒绝收下宫洺赠送的支票。 宫洺得知方华没有收下支票,心中升起不满责怪林萧办事不力。 长年在宫洺手下做事的凯蒂姐因为林萧抢去了一些退稿任务悲痛欲绝泪流成河,林萧见凯蒂哭泣,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劝说,凯蒂没有在林萧面前隐瞒心中想法,将多年以前如何鞍前马后替宫洺工作的经过说了一遍,林萧听完凯蒂的话方知凯蒂喜欢宫洺多年。 陆之问遇车祸住院,由于不久之前南湘的前男友席城教训过陆之问,南湘怀疑是席城伤害了陆之问。 席城没有伤害陆之问,一次在动物工作的时候发现了南湘,南湘与席城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是在画室里面,当时席城被一伙男子追打,南湘虽然知道席城藏在画室里面,但并没有向男子们通风报信。 男子们离去不久,席城从藏身之处走出来脱掉上衣让南湘画他。 宫洺与弟弟周崇光见面,周崇光是一名知名作家,虽然名气非常大,但周崇光并不愿意成为工作机器帮宫洺写小说,每次兄弟俩人见面总是待不了多长时间,周崇光与宫洺简短聊了几句话起身离去,二个女子认出了周崇光,上前向周崇光索要签名,周崇光无视粉丝的追捧,劝说粉丝不要再买他的小说,宫洺见周崇光没聊几句话就走,心中升起焦急乘车打电话给周崇光,周崇光接听电话随便说了一两名话便挂断了电话。 顾里送饺子给顾源,顾源感动万分与顾里和好,二人之前发生过矛盾,顾源意识到是自己的错。 唐宛如准备参加运动比试,唐父对唐宛如寄以期望,专门安排卫海陪唐宛如练习。

  • 唐宛如与林萧等人在合租房喝酒聊天,唐父忽然不请自来,女儿唐宛如花天酒地的生活让唐父勃然大怒,唐宛如面对父亲毕恭毕敬不敢造次。 唐父想进唐宛如的房间检查,唐宛如赶紧进房迅速收拾房间,唐父进房看着整齐的房间,脸上升起狐疑提醒唐宛如不要玩花样。 宫洺主动上门拜访好友方华,方华是知名作家被宫洺退稿,之前宫洺曾经派出林萧与方华沟通,后来方华没有收下宫洺的支票,宫洺只得亲自上门拜访方华。 二人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谈谈,林萧也来方家寻找方华,宫洺赶紧起身走进厕所里面寻思着是否应该跟林萧见面,经过短暂的思虑,宫洺走出厕所来到门边偷听林萧与方华谈话,林萧并不知道宫洺站在门外,涛涛不绝在方华面前说宫洺的不是,在她眼里宫洺就跟一个机器人没有区别,宫洺听在耳中哭笑不得,故意板起面孔推门走进房中,林萧没有料到宫洺会出现,吓得迅速起身站在方华身后,经历了几秒钟的恐慌,林萧记起自己即将辞职已经不是宫洺的下属,因此她没有必要再惧怕宫洺,宫洺当着林萧的面跟方华有说有笑,劝说方华收下支票,方华依然毫不客气拒绝了宫洺的要求。 虽然没有成功让方华收下支票,宫洺却跟方华难得叙旧,回家路上宫洺非常赏识林萧,继续安排新的工作给林萧。 新工作是向作家周崇光催稿,周崇光是宫洺的弟弟,平日总是推三阻四不肯写稿,林萧与周崇光见了几面,周崇光总是找各种理由拖稿。 许伟开车送顾里回家,顾源下楼接顾里,二人上楼不久,许伟开车在楼下一直转悠,顾里以为许伟喜欢她,结果顾里是为了前女友林萧开车转悠。 林萧下楼跟许伟见面,许伟带着林萧离去,二个小时后林萧返了回来,简易下楼接女友林萧上楼。 唐宛如在训练过程中对卫海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训练的时候不敢正视卫海,卫海没有发现唐宛如爱上了他, 还以为唐宛如有什么心事才走神。 席城带着南湘来到一个小楼屋里面,楼屋里面贴着许多席城为南湘画的画像,南湘看着满屋的画相感动不已,席城借机提出继续跟南湘交往。 林萧来周崇光家中催稿,周崇光扮死尸吓唬林萧,警察赶来发现周崇光未死,哭笑不得数落了林萧几句。 林萧拿周崇光没有办法,只得继续劝说周崇光写稿,周崇光见林萧又来催稿,索性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拒绝写稿。林萧见周崇光耍横不写稿,只得离开周家继续想办法。

  • 南湘与席城重新恋爱,林萧与唐宛如得知南湘又跟席城恋爱,二人持反对态度,很久之前,席城母亲反对席城与南湘恋爱,南湘不顾席城母亲反对一直跟席城在一起,一次席城带着南湘回家,席母自杀死在屋中,南湘没有料到席母以死反对她跟席城来往,席城因为母亲死亡与南湘分手,后来经过几年的时间磨砺,席城渐渐改变对南湘的仇恨,最后又跟南湘在一起恋爱。 周崇光依然没有写稿,林萧心急如焚催促周崇光,周崇光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就是不想写稿,林萧见周崇光将写稿时间一拖再拖,心中升起悲痛坐在床边哭泣,周崇光没有料到林萧会哭泣,心中一紧赶紧拿起纸巾递给林萧,林萧没有接过纸巾,而是迅速扯过周崇光身上的衣服擦拭眼泪,擦完眼泪林萧提醒周崇光必须写小说,她已经把诅咒之泪擦到了周崇光的身上,如果周崇光依然言而无信一定不得好死。 晚上来到印刷厂,林萧与印刷主任商议周崇光写小说的事情,印刷主任数日以来一直在等待周崇光交稿,林萧相信周崇光一定会写出稿子来。 南湘将席城带回住处,顾里等人见席城到来,人人脸上升起厌恶的神色不想理睬席城,席城知道自己这几年以来让顾里等人深恶痛绝,赶紧向众人赔礼道歉保证一定会做一个不一样的自己,虽然席城已经开口保证,顾里等人依然不相信席城会变好。 许伟与顾里因公出差,顾源不见顾里来到学校操场同唐宛如打探顾里的去向,唐宛如口直心快透露顾里与许伟出差,顾源听在耳中脸上立即升起不悦,唐宛如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解释顾里出差与许伟开了两个房间,顾源正在气头上不听唐宛如的解释,怒气冲冲离开了学校操场。 不久之后,顾里出差归来,许伟亲自开车把顾里送到住处外面,顾源站在门口等侯多时,顾里下车跟顾源发生了争吵。 席城陪南湘在一处片场拍戏,导演对南湘动手动脚,席城勃然大怒上前狂揍导演,导演被助手拉去治伤,南湘流着眼泪要求席城先离开片场,席城刚刚离去,顾里来片场看望南湘,之前席城揍导演的情景已被顾里看在眼中,顾里认定席城本性难改跟原来没有区别,南湘不赞同顾里的观点,之前席城之所以揍导演完全是保护她,顾里见南湘痴心一片替席城开脱打人的责任,心中升起不悦转身离去。 校运会如期到来,唐宛如在比赛过程中心神不宁状态不佳,顺着跑道跑出没多远,唐宛如一个踉跄摔倒地上。

  • 唐宛如参加跑步比赛分神跌倒在地上,卫海来到跑道上扶起唐宛如,唐宛如一脸愧疚向赛场外面的父亲看去,唐父面色复杂看着唐宛如。 唐宛如意识到自己让父亲失望,为了最大程度弥补自己的过错,唐宛如想继续跑完最后的赛程,卫海知道唐宛如摔伤腿骨无法再奔跑,二话不说背起唐宛如跑完了整个赛道。 比赛结束唐宛如来医院医治腿伤,同住一所医院的陆之问见唐宛如也来住院,趁机向顾里等人打探南湘的下落。 林萧一直在周家督促周崇光写稿,周崇光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每次写到男女接吻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无法下笔,林萧没有将周崇光的话放在心上,认为周崇光是在找拖稿理由,周崇光厚起脸皮提出亲吻林萧寻找写作灵感,林萧本来不愿意配合周崇光,直到周崇光保证不会亲到嘴巴,林萧才勉为其难闭上眼睛接受周崇光亲吻。 周崇光看着闭上眼睛的林萧忽然产生了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趁着林萧闭眼不说话,周崇光迅速亲吻了林萧的嘴唇,林萧见周崇光言而无信,气得在屋子里面追打周崇光,周崇光亲吻了林萧文思泉涌回到桌前下笔写稿。 林萧拿周崇光没有办法,无可奈何离开周家回公司向宫洺汇报周崇光写稿的事情,才汇报完周崇光的事情,林萧接到了方华妻子的电话,方华妻子在电话中透露方华在睡梦中安祥去世。 宫洺与方华认识多年感情深厚,得知方华去世宫洺震惊万分跌坐在地上,林萧非常理解宫洺的心情,扶起宫洺伸手握住宫洺的手抚慰,宫洺回过神来抽回手腕再次陷入到方华去世的悲痛中。 在林萧的陪同下,宫洺当晚来到方家悼念方华,方华的黑白画相挂在厅堂正中,宫洺抬头看着方华的画相,心中已是悲痛到了极点。 顾里来动物园要求席城离开南湘,席城见顾里总是反对他跟南湘来往,盛怒之下握紧拳头就想教训顾里,顾里巴不得席城教训她,如此一来她就更能认定席城是一个死性不改的无良之人。 席城收回拳头踢翻了一个装草的木箱,动物园领导得知席城当着小朋友们的面做出粗暴的举动,立即将席城唤到办公室解雇劳佣关系。 席城见领导解雇他,勃然大怒起身离去,离去之时用尽全力关闭了办公室大门,一声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领导定睛一看发现办公室的玻璃门已经裂开了几道细缝。 席城离去之时没有要当月的工资,提醒领导可以扣除他的当月工资,就当是工作出错的惩罚。

  • 顾源母亲来到学校接顾源,正好顾里也站在学校门口迎接顾源,顾源向顾里走过去的时候,顾源母亲开车拦在二人中间,顾里见半路杀出顾源母亲,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 顾源母亲从汽车中走下来,风言风语挤兑顾里,认定顾里是贪图顾家财产所以才跟顾源来往,实际上是顾源平日经常从顾里手中要钱花,顾里曾经送过价值上万的皮鞋以及名表给顾源,顾源见母亲误会顾里,赶紧上前帮助顾里说话,顾里因为跟顾源母亲争吵心情非常糟糕,顾源见顾里冲他发火,心中也来了火气,当场脱掉皮鞋以及名表还给顾里,顾源母亲见顾源离去,赶紧追上前想劝顾源回家。 顾源没有理睬母亲,面色悲痛顺着马路向前行走,顾源母亲见顾源因为跟顾里吵架心情失落,只得回到车上开车离去。 林萧来周崇光家中催稿,周崇光坐在电脑屏幕面前玩开车游戏,林萧要求周崇光写稿,周崇光拿出一件红色衬衣,要求林萧把红色衬衣送给宫洺。 宫洺的生日到来,周崇光买的红色衬衣就是做为送给宫洺的生日礼物,林萧拿着红色衬衣回到公司来到宫洺的办公室,将红色衬衣拿出来展现在宫洺面前,宫洺穿惯了黑白色系的衣服,一见林萧拿出一件血红的衬衣,宫洺脸上升起厌恶要求林萧拿走衣服,林萧笑容满面提醒宫洺过生日周崇光送的红色衣服,宫洺没有料到周崇光送生日礼物给他,脸上紧绷的神色终于松驰许多,林萧将红色衣服放在桌上的时候,提醒宫洺如果穿上红色衣服周崇光才会邀请宫洺吃晚餐。 宫洺听完林萧的话心中一动,下班之时穿上了红色衬衣离开公司与周崇光吃晚饭,周崇光在用餐过程中指出宫洺一定喜欢林萧,自从林萧来到宫洺的公司工作,宫洺性格产生变化不再像原来那样冷漠严肃。 第二天,林萧来周崇光家中要稿,宫洺喝醉了酒光着上身躺在周崇光家中睡觉,林萧没有料到宫洺会在周崇光家中睡觉,不等她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周崇光从卫生间回来唤醒了宫洺。 宫洺赶紧起床与周崇光玩弄林萧,兄弟二人把林萧挤在中间推来让去,林萧气得当场转身离去。 周崇光写好了稿子来公司交给林萧,林萧为了得到稿子陪周崇光在外面玩了一天,晚上回到家中林萧与男友简溪吃饭,在吃饭过程中林萧向简溪解释不久之前跟许伟拥抱的原因,许伟是她的前男友,二人拥抱的性质等同兄弟之间的握手。 虽然林萧解释跟许伟已无纠葛,但简溪还是跟许伟见了一个面。

  • 简溪与许伟见面,许伟将简溪带到一幢古老的冰淇淋店,冰淇店里面挂着几张林萧的画相,简溪一看之下方知当年林萧与许伟非常恩爱。 凑巧的是林萧与父亲也来到了冰淇淋店里面,一见简溪与许伟在一起,林萧脸上升起了惊讶,为了缓和难堪的气氛,林萧提出请二人吃冰淇淋,简溪一听冰淇淋三个字立时明白许伟为何爱上吃冰淇淋,原来许伟是放不下对林萧的思念,所以多年以来一直用吃冰淇淋的方式怀念林萧。 一想到许伟依然没有放下对林萧的爱,简溪气不打一处来,当即转身离开冰淇淋店。 晚上,林萧回家跟父母吃饭,母亲得知林萧处于前男友和现任男友之前的两难境地,赶紧将自己当年如何追到林父的经过说了一遍,林母之所以向林萧讲述当年她如何跟林父相爱,为的就是让林萧找到解决简溪与许伟矛盾的办法。 袁艺来学校向卫海学踢足球,卫海教袁艺 踢足球的时候唐宛如拄着拐杖准备去医院复查,眼见卫海跟一个陌生女子玩乐,唐宛如心中非常不是滋味,索性拄着拐杖独自一人向医院走去,卫海见唐宛如生气只得扔下袁艺追上了唐宛如。 唐宛如在医院复查完来到健身室健身,顾里已经猜到了唐宛如喜欢卫海,为了搓和两人的恋情,顾里怂恿唐宛如请卫海吃饭。 晚上,卫海来到唐宛如布置好的房间吃饭,看着周围温馨浪漫的心型布置,卫海渐渐猜到了唐宛如的心思,唐宛如大起胆子抱住卫海表达爱意,不等卫海回过神来,唐宛如强行亲吻了卫海,卫海没有料到唐宛如会亲吻他,吓得赶紧挣脱唐宛如逃之夭夭。 唐宛如见卫海不喜欢她,悲痛欲绝趴在桌上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顾里与二个姐妹找卫海兴师问罪,卫海面对三个女人战战兢兢不敢反驳,顾里等人因为心情不好各自遇到了一些问题,四人经过一番商议去台港旅游,在旅游过程中陆之问打了电话给南湘,透露有许多电影公司想找南湘拍戏,南湘虽然非常喜欢演戏,但并不急着跟电影公司的人见面,陆之问急着找南湘商议拍电影的事情,在电话中提出去台湾寻找南湘。 南湘依然挂念着席城,顾里见南湘来到一棵许愿树下面挂上祝福席城平安的纸条,脸上升起不悦数落南湘依然挂念席城,南湘见顾里一直反对她跟席城交往,心中升起不悦与顾里吵了起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顾里与南湘坐在一起却不愿意理睬对方,南湘为了表达对顾里不满,拿起酒杯连喝几杯酒。

  • 席城再次殴打陆之问,顾里得知此事决定帮助陆之问报警,在顾里的帮助下,陆之问将席城告上法庭,后来陆之问担心南湘会记恨他,事后又主动替席城求情,虽然陆之问求情,但席城还是被判入狱。 南湘因为席城做牢的事情与顾里闹僵,顾里认为自己做得非常正确,席城是一个易怒狂总是动不动就揍人,顾里认为席城做牢是罪有应得。 情人节即将到来,顾里等人齐聚公寓楼吃饭,南湘与顾里一声不吭看着对方,唐宛如见二人依然没有和好,心中来了火气拍了一下桌子提醒二人不要再僵持下去,经唐宛如的提醒,顾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送给南湘,唐宛如见顾里送生日礼物给南湘,赶紧抢到手中打开一看,礼物是一台非常精美的手机,南湘拿到手中打开手机一看,电话联系人里面保存着三个姐妹的电话号码,顾里排在最上面,看完了手机中的联系人名单,南湘感激万分向顾里道谢。 情人节到来,顾里与南湘在校园散步,顾源站在不远处被几个女同学堵住,几个女同学捧着鲜花争着抢着送给顾源,顾源站在当场双手擦入裤兜没有接花,几个女同学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捧着鲜花离去,几人刚刚离去,袁艺捧着鲜花来到顾源面前,顾源扭头瞟了顾里一眼,故意收下了袁艺赠送的鲜花。 站在不远处的顾里接顾源收下别的女人赠送的鲜花,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什么滋味都有,细心的南湘察觉到了顾里面色不对劲,故意指出顾里在吃顾源的醋,虽然南湘看穿了顾里的心思,但顾里就是不肯承认自己在吃顾源的醋。 情人节当天,南湘来监狱看望席城,席城来到探监室拿起电话跟南湘聊天,南湘含着眼泪看着席城,将陆之问之前替席城说情的事情说了出来,席城没有对陆之问充满感激,一如既往对顾里与陆之问恨之入骨,南湘见席城依然不知悔改,只得提出与席城分手,席城没有料到南湘会提出分手,情绪立即变得激动冲着南湘大吼大叫,南湘不想再跟席城通电话,含着眼泪放下电话听筒。 情人节当天,一名学弟约请唐宛如吃饭,唐宛如不知如何拒绝学弟,顾里走了过来替唐宛如接受学弟约请,她之所以帮助唐宛如答应跟学弟吃饭,其实是想试探一下卫海是否吃醋。 卫海被顾里等人带到一所餐厅里面,唐宛如坐在不远处跟学弟吃饭,学弟点菜之前提出亲吻唐宛如,唐宛如同意了学弟的要求,学弟亲吻完唐宛如与二个男同学见面,二个男同学之前跟学弟打赌,学弟成功亲吻到唐宛如打赌获胜,二个男同学掏出钞票送给了学弟。 唐宛如因为被人玩弄无地自容,卫海在顾里等人的催促下冲出餐厅安慰唐宛如。

  • 唐宛如被几个学弟戏耍,卫海坐在水池上安慰唐宛如,南湘与林萧站在水池外面教导卫海如何安慰唐宛如,二个女人以拥抱方式暗示卫海应该把唐宛如搂在怀中,卫海虽然不愿意按照二个女人的方式做,但一想到唐宛如刚刚被人戏耍心情不好,只得硬起头皮伸手搭在唐宛如肩上。 唐宛如见卫海伸手搭在她的肩上的动作生硬做作,心中立即猜到了卫海是在勉为其难做做样子,一想到卫海是在做样子,唐宛如气不打一处来,离开水池不顾卫海呼喊跑得不见踪影。 顾里依然在学校里面帮助唐宛如训斥几个学弟,其中戏耍唐宛如的学弟理直气壮反驳,认为唐宛如不会生他的气,顾里见学弟戏耍了人不知悔改,故意透露自己当时拍下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到时再上传到微博上让网民都知道唐宛如被戏耍,如此一来几个学弟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再加上唐宛如的父亲是学校的体育教练,几个学弟以后一定会被唐父教训。 顾源在公司上班,公司的女同事痴情一片看着顾源,人人狠不得把顾源吞进肚中,顾源见女同事们个个盯着他看,心中来了火气掏出手机向众人展示顾里的相片,女同事们见顾源已经有女友,人人脸上升起失望,顾源已经跟顾里分手,展示完相片谎称顾里已经死亡。 顾里的表弟尼尔泡了一个外国妞,外国妞不远万里跟着尼尔回中国,尼尔想甩掉外国妞,顾里来到宾馆里面扮成尼尔的前女友劝说外国妞回国,在顾里的劝说下外国妞不再痴情尼尔,尼尔欣喜若狂跟着顾里来到公寓楼暂住。 顾里知道表弟尼尔是一个花花公子,专门提醒尼尔不能勾引她的姐妹,尼尔见顾里干涉他的个人自由,故意坐到顾里面前挑逗顾里。 唐宛如起了个大早准备上学,之前戏弄过她的三个学弟抬着简易椅子上门向唐宛如认错,唐宛如接受了三人认错,坐上简易椅子去学校操场练习跑步,卫海已经来到了操场上,唐宛如上前跟卫海打招呼,提议二人可以做朋友,卫海见唐宛如愿意做朋友,脸上紧张的神色松驰了许多。 宫洺召开会议跟员工们商议如何替周崇光推销小说,周崇光来到会议室将自己的观点说了一遍,会议结束宫洺与周崇光在办公室发生激烈的争吵。 林萧走进办公室劝说二人消气,宫洺离开办公室跟凯蒂谈心,凯蒂以为宫洺是同性恋喜欢周崇光,宫洺哭笑不得向凯蒂透露周崇光是他的弟弟。 林萧下班不见简溪来接她,只得打电话向顾里打探简溪的下落。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