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大侠霍元甲 电视剧 热度 3013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20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柏杉 刘方

类型: 自制 / 武侠 / 年代

简介: 清末著名武术家霍元甲,不惧列强、为国为民。通过他生命中最精彩的每一个二十四小时,构建他极具传奇色彩的一生。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剧集列表 (共45集)
分集剧情
  • 清朝末年,列强入侵,民生多艰。津门霍元甲,出生武学世家,在家学基础上,独创迷踪拳,一心想跟京城的大刀王五比武,以便决出雌雄。这时正逢戊戌变法失败,王五劝说谭嗣同逃离京城,却被拒绝。谭嗣同终为善扑营抓捕。霍元甲和徒弟高奇、许大有以及小伍,在路上拦住大刀王五,质问其为什么爽先前定下的比武约定。王五无心恋战,卖了破绽认输。霍元甲知道自己并没有取胜,一路跟随王五。善扑营首领鹰四本名吕四鹰,是鹰爪门的败类,他带人袭击了王五住所。霍元甲出手,救下寡不敌众的王五。霍元甲通过在京城牢狱当差的大弟子刘振声,得知谭嗣同等人将在数日后被杀,鹰四则在大牢设下埋伏。王五组织人劫牢,迫近地点时被霍元甲制止。王五并不相信霍元甲的话,所以在大牢附近留了人,最后却真见善扑营的伏兵。王五要求报答霍元甲,后者还是提出两个人比武。苍山塔林,京津两大高手刀枪对决,王五最后却要求义结金兰。刘振声看出了王五与霍元甲结拜的真正意图,正是想通过自己狱卒的身份救出谭嗣同,当刘振声向霍元甲说明时,岂料霍元甲早已得知此事。

  • 其实比武时,王五就跟霍元甲讲明,想通过牺牲自己换取谭嗣同脱险,可当时被霍元甲否定。霍元甲决心陪王五一起营救谭嗣同。两个人通过刘振声进入大牢,可谭嗣同再次拒绝逃走。僵持中,谭嗣同做出妥协,叫王五到住处去取隐藏的圣旨,如此他才肯走。霍元甲独自面对谭嗣同,显得十分尴尬。谭嗣同见霍元甲气表不凡,又为武林高手,便趁机启蒙,指出复兴民族,仅靠公卿自上而下的变法是不够的,还需各行各业的奋起,武林中人亦有责任,即通过习武强健国人体魄,改变颓靡的面貌。霍元甲对谭嗣同更是崇敬。不过,虽意识到一味地想比武分高低有些狭隘,但有些道理还是一时难以接受。谭嗣同向霍元甲密语,希望对方成全他。王五取圣旨回来,却被霍元甲一掌打晕。回过神的鹰四直奔大牢,却见只有谭嗣同一人面壁,吟出“我自横刀向天笑”的铮铮诗篇。菜市口,谭嗣同等六君子就义。飞马赶来的王五终于迟了一步,他不顾危险给谭嗣同收尸,并不原谅有苦难言的霍元甲。两年后已是庚子年,津门霍家波澜不惊,唯一的响动是做父亲的霍恩第催着霍元甲成亲,霍家上下准备霍元甲的婚事。

  •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八国联军大举进犯,一时间京城陷入混乱。霍元甲大喜之日,刘振声赶来告诉师父:王五带人围攻教堂,最终遭洋人和清兵反扑而被捕。霍元甲心急如焚,不顾新婚而带着徒弟策马北京,结果被父亲和哥哥霍元栋追上。霍元甲被迫跟霍恩第过招。霍恩第没想到霍元甲的迷踪拳已如此精湛,更暗自欣赏儿子的节义,便有意成全,尽在不言中。被父亲鼓励的霍元甲,赶到京城朝阳门,却见王五大哥已死,头颅悬挂在城门。悲痛万分的霍元甲大战鹰四,结果并没有如愿抢回人头,多亏阿发的舅舅农劲荪暗助才脱险。不过,高奇众徒弟并不领情,对阿发有给日军做翻译的亲戚而感到气愤。农劲荪其实有着革命党的身份,他也在策划夺取王五人头的行动。霍元甲知农劲荪并非一般人,于是主动相见。霍元甲与农劲荪联手,最终义夺王五老英雄的人头,引起京津江湖的轰动,名声更盛。给王五下葬时,霍元甲留下了大刀作为纪念。农劲荪劝霍元甲跟自己远走,积蓄力量以求推翻清廷。霍元甲对农劲荪加以呵斥,他认为明君一定会出现。农劲荪无法说服霍元甲,两个人只好天涯作别。

  • 长城脚下,霍元甲遣散了刘振声、高奇、许大有和小伍等人。回天津的路上,霍元甲遇到哥哥霍元栋,后者叫他不要再回家,到东光老家躲一躲。霍元甲担心父母的安危,霍元栋却说家里没事。其实,鹰四已经包围霍家,霍恩第要跟这个武林叛徒算总账。霍元甲的新婚夫人王氏一番言语,竟然喝退了鹰四的重兵。郊外的破庙,霍元甲与不愿离去的几个徒弟重逢。霍元甲还是不愿跟大脚王氏结婚,霍恩第枪打儿头,要其立即在祖宗祠堂完婚,然后带着妻子逃离天津。霍元甲跟王氏在祠堂成亲,就在这时鹰四带着洋人赫尔曼、山本等再次包围霍家。霍恩第要霍元甲保护母亲、妻子、大嫂以及孩子等从密道逃走,自己则准备带着霍元栋大战鹰四。

  • 霍元甲带家人逃出,却听到家的方向传来厮杀声和枪弹声。霍元甲要去救父,终被含泪的母亲拦住。霍母叫儿子明白当爹的一片苦心。鹰四判断出霍家有密道,但终为霍恩第所阻。激战中,霍恩第和儿子霍元栋双双惨死。霍元甲还是跑回家里,发现父亲、大哥都已身亡。鹰四跟赫尔曼、山本在驿馆大摆宴席,他知道霍元甲一定会来复仇。霍元甲安置好家人,拒绝众徒弟跟随,手持霍家枪、身背王五刀,只身前往驿馆寻仇。驿馆内已经被鹰四设下天罗地网,霍元甲先后与四死囚,日本人山本,德国人赫尔曼以及鹰四七人打斗,最终精疲力尽寡不敌众,败于鹰四手下,正当性命垂危之际,农劲荪带领霍门众徒弟以及革命党人,救出霍元甲。十余日后,在破庙中栖身的霍元甲已恢复元气,当晚约见了农劲荪。

  • 霍元甲为报答农劲荪的恩情,与他结拜为兄弟。但农劲荪劝说霍元甲,罪魁祸首其实是对外怯懦、对内残酷的清政府,鹰四只不过是爪牙,而一个当世之杰,要开阔自己的眼界,承担起历史的重担。这些话对霍元甲来说显得高深。很显然,两个人对乱世之事还有不小的差异。辞别农劲荪,霍元甲带着家人踏上逃亡之路。在路上,霍元甲叫王氏回娘家,以免最终被连累。王氏性如烈火,竟投河以明心迹。霍元甲救下王氏,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这位新婚妻子。战乱后的天津被联军都统衙门统治,鹰四的爪牙更是遍布其间。霍元甲带着母亲等一家人和徒弟们逃到东光老家的山沟隐姓埋名,开荒种地。霍元甲还是想遣散徒弟,但几个人誓死不走。老成的刘振声、睚眦必报的高奇、少爷出身的阿发、憨实的武痴许大有和机灵鬼一般的小伍,几个徒弟因性情不同而矛盾不断。高奇和阿发争斗,王氏春风化雨,让他们去除隔阂。霍元甲对妻子的精明强干更是欣赏,夫妻感情一步步加深。此时,阿发也暗暗喜欢上丫鬟小莲,可后者却对许大有情有独钟。大年将过,到外面打探消息的刘振声,带回朝廷已不再追究抢人头之事

  • 三弟子无奈,只好出师而去。刘振声久去不回,山沟里日子难熬,家里纷争又渐。霍冯氏想带着孩子回天津,王氏认为那里在联军都统衙门的治下并不安全。为节省粮食,霍元甲以练功的名义辟谷,王氏也把霍母留给自己的鸡杀了给霍冯氏的孩子们吃。这叫霍冯氏非常感动。就在这时高奇却浑身是伤地跑回,原来他和阿发和许大有离开山沟后,思忖着挣钱买足粮食后再回来,但一进城就撞上镇远镖局的擂台。武功最好的许大有打败三镖师。谁知山险水恶,三镖师其实是江湖上作恶多端的苍山五虎中的三虎,他们装成镖师与另两虎吃里扒外,此番又为报仇而劫了高奇等人押的镖。由于立了生死文书,性情耿直的许大有和阿回去请罪,命在旦夕。霍元甲急忙带上归来的刘振声和高奇去救另两个徒弟,结果反被镖局掌门相中。为挣糊口钱,更为除暴安良,霍元甲隐瞒身份接了镖。苍山五虎果被诱出,没想到霍元甲叫徒弟们准备了针对他们的特殊兵器,最终这伙恶人被一举全歼。收拾了苍山五虎,镖局掌兴奋中请霍元甲任总镖师。霍元甲推脱之际,知县薛学因苍山劫匪被歼一事来到了镖局。

  • 知县薛学从镖局掌门口中得知打败劫匪的正是霍元甲,盛情邀请其前往府衙赴宴庆功。席间许大有说漏嘴,道出家中贫苦的生活,知县决意带粮探望山中霍家老小。霍元甲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却因家人的不知情而暴露。知县薛学道出鹰四其实已找到东光,并表示出对恶官的强烈不屑。霍元甲大为感动,薛学见面前人果是霍元甲,不禁大为兴奋,两人最终以兄弟相称。霍元甲只留下小伍,带着其他徒弟辞别母亲和妻子,原来已应下薛学的一趟官镖。霍元甲带着徒弟们踏上前往山西寿阳的押镖之路,虽小心翼翼,但还是在十三里岗被药翻,师徒被抓到土匪窝子。霍元甲与寨主沙狼沙燕兄妹比武,最终因兵器不合手而向沙狼认输。刘振声认为如果王五的大刀在手,师父就绝不会如此。沙狼大惊,认出自己要杀之人是大名鼎鼎的霍元甲。霍元甲和沙狼都是王五的兄弟,两个人觉得相逢恨晚。

  • 刘振声和高奇对沙燕一往情深,后者的眼里却只有霍元甲的大侠风范。霍元甲带着徒弟押镖刚下山,沙狼的道上朋友就上山告知,霍元甲所押是官镖,里面极有可能装的是鸦片。镖到寿阳,霍元甲与县衙的侯典使交接。霍元甲住所被袭,正是沙狼。沙狼指责霍元甲名为大侠,实为小人。霍元甲一头雾水,称所押是救人的药,不是害人的膏。沙燕说她已查看了箱子,分明就是鸦片。霍元甲跟沙燕潜入库房,发现所押之镖确实是鸦片,这令他震惊不已。霍元甲认为薛学被人蒙骗,自己更是冤枉,于是击鼓鸣冤。魏知县审问,侯典使打开箱子,里面却不是鸦片,而真的是药材。面对指责,众徒弟为师父鸣冤。霍元甲险些被抓。薛学的心腹胡六跟侯典使,在奸商的密室相见,拿到了银票。这一切,没逃过沙燕的双眼。胡六离开奸商家,霍元甲在沙狼带领下潜行而来,一眼认出薛学的这个心腹。霍元甲没想到薛知县竟利用他押送鸦片。霍元甲一怒之下,要杀死奸商等人,但又想到临行前母亲的叮嘱,最后还是忍住杀意。沙狼、沙燕火烧鸦片,更认为霍元甲没对奸商下手,很有可能确实是一伙的。

  • 霍元甲与沙狼一番打斗后,表明了自己正直的立场。徒弟们劝师父早日离开是非之地,霍元甲却表示必须将这件事查清楚。霍元甲再次击鼓鸣冤。魏知县认定霍元甲疯了,将其赶走。这时候,侯典使派人袭击客栈,徒弟们因寡不敌众而被抓。霍元甲解救徒弟,在对方的洋枪下得到沙燕相助而脱险。沙燕指出魏知县可能就是侯典使的幕主。霍元甲夜探知县住处,却发现知县虽面目不良,却是个孝子。霍元甲横刀质问,魏知县大义凛然,并告诉霍元甲,其实他追慕其名,才故意以疯病为由,两次将他释放。这出乎霍元甲的意料。魏知县宣称将霍元甲的四个徒弟押往省城处理,这令侯典使很意外。侯典使跟奸商定计:截杀四徒弟;同时派人追杀拿走银票的胡六。杀手截杀胡六,霍元甲赶到。胡六借力将杀手杀死。霍元甲抓住胡六,叫他说出实情,后者竟滚落悬崖。道观里,沙燕自信地表明心迹,霍元甲却不为所动。沙狼要出手搭救四弟子,霍元甲希望他不要插手,以免事情变得难以收拾。沙家兄妹气愤而去。四弟子在路上遭侯典使布置的杀手袭击,霍元甲救徒与之大战。沙狼沙燕还是决定返回,出手相助。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