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旗袍旗袍 电视剧

原名: Cheongsam Ⅱ
别名: 旗袍2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舒崇福

类型: 战争 / 爱情 / 剧情

简介: 以“九·一八”事变后全国风起云涌的抗日浪潮为背景,上海滩劳工会馆一群爱国义士,不满蒋介石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拿起枪来与日本特务展开搏杀,并在“一·二八”淞沪会战中与日军决战。众弟兄经过血与火的考...展开
立即播放
优酷
优酷
系列剧集
分集剧情
  • 日本驻中国东北关东军借铁路被炸袭击东北军大营,蒋介石不抵抗的政策导致日本占领整个沈阳,随后又占领东北各地,全国掀起了抗日的大浪潮。人们纷纷聚集在蒋介石的大本营门口抗议,将介石被逼从后门出去,就在这时突然杀出一个人,此人武功高强将蒋介石的先行车队的人都打死了,此人正是王九洲。 蒋介石命令部下严力追查刺客的行踪,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月堇的同学也在四处打听王九洲的消息,听说王九洲在醉红楼里;月堇女扮男装的来到醉红楼里,正好偷听到王九洲他们在商量着如何刺杀蒋介石的事,将介石几天后要跟宋美龄去庐山静养。 看月堇鬼鬼祟祟的醉红楼老板将她给抓住,月堇大吵大闹的要见王九洲还准备放火烧了醉红楼,王九洲这时出来了;月堇告诉王九洲他们想加入他们的组织。王九洲不想让他们白送死,劝他们最好还是回到学校好好学习。月堇拿庐山来说事,非要上庐山不可。 月堇回到家里父亲向她展示蒋委员长送给他的字画,送给她条漂亮的丝巾让月堇非常高兴,父亲告诉她将要去庐山执行任务,月堇吵着要跟着一起去。 奋明告诉王九洲蒋介石去庐山的日期现在还没有查出来,王九洲决定先行到庐山上去。月堇来了带个大大的火脚给王九洲给他展示如何藏枪,并告诉他蒋介石什么时候上庐山。但是有一个要求就是让自己跟同学一起上山。 这天月堇带着王九洲还有她的同学一起上庐山,在过关卡的时候守卫要求检查东西,最后月堇亮也了自己的身份才逃过一劫。 来到山上王九洲安排好了一切后便藏了起来。蒋介石带着大批的人马来保卫自己的安全。蒋介石陪宋介龄来到净土宗的发源地,月堇的父亲也陪同一起。月堇悄悄的在院子里观察蒋介石的一举一动,回来告诉大家蒋介石的行踪,还差点被巡查人员发现。 晚上月堇找到王九洲陪他一起喝酒,两个脾气相投,酒逢知己千杯少。王九洲发表着心中的感慨,月堇佩服王九洲的为人,想跟他同生共死还为了他改名作他的女人。月堇将王九洲紧紧的抱在怀中,今夜算是为九哥践行吧。 第二天宋美龄告诉蒋介石她想去西南方向游玩。默庵担心蒋介石的安全,怕王九洲在那里有埋伏。这天巡查人员用狗在山上发现了王九洲他们埋下的火腿。为了不打扰蒋介石游玩的兴致,默庵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蒋介石而是命令部下严厉把守。 程晟在未得到王九洲的同意下就开枪了暴露了他们的行踪,为了掩护王九洲跟月堇他们走,程晟自告奋勇的留了下来,最后惨死在蒋介石部下的枪下。王九洲带着受伤的月堇跑的并不快,关键时刻王九洲掩护月堇走,可是月堇还想着跟九哥同生共死,月堇受作一小心摔下山坡。王九洲被逼到山涯边拿出自己随身备的剪刀这才逃过一命。 蒋介石回来后非常愤怒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领,屡次遭到暗杀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刺客一事让蒋介石游玩的兴趣全无,决定离开这里。王九洲从山涯下摔下去并没有摔死,藏在一个农户的马车下面逃过了检察站的检查。

  • 此次王九洲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却连蒋介石一个毫毛都没伤到,其它怀疑蒋介石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线索。现在还不知道月堇的生死,王九洲让其它人回到月堇的山东老家告诉她的家人。 月堇被蒋介石的部下给抓住了,他们拿酷刑施加在月堇的身上,可是月堇一个字也没有透露给他们。最后蒋介石派梅默庵来审查月堇,到牢房里一看大牢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女儿,默庵让所有的人都出去,默庵再次问女儿是谁指使他这样做的,可是却不关心女儿为什么这样做,月堇出于全国人民的良心才这样的做,在她眼里父亲的行为就是卖国贼的行为。默庵走的时候再三叮嘱女儿月堇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还命令部下一定要保住月堇的性命,并把她送到医院里治疗。 晚上默庵对于妻子的画像阐述着心里的感受,现在女儿跟自己对着干难道这一切都是报应吗,默庵感觉自己对不起妻子. 默庵的部下已经安排好了月堇去医院的事,报纸上已经在报道这件事情了,为了引出幕后的主使,默庵决定用月堇作诱饵来引出王九洲,故意把月堇住进医院的事炒作的很大。 蒋介石的人把月堇送到了医院,这并不是月堇所情愿的!王九洲很快就知道了月堇住进医院的事,安排着如何去救月堇。 医院里一个叫傅小兰的护士照顾着月堇,月堇所受的只是表面的伤,经过精心调理后很快就会好的。傅小兰跟月堇讲起了自己的妹妹的事情,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傅小兰出来后,月堇出门一看走廊里到处站的都是士卫。傅小兰告诉月堇整个医院里就她一个病人,这时月堇无意间发现了王九洲的人,这让月堇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 王九洲的人假扮抬尸工到医院里,让默庵的人感到有些可疑。默庵也觉得那些抬尸工可疑,但是并没有采取行动,而是为了按兵不动等待真正的幕后主使。 梅默庵来到月堇的病房里带来女儿最爱吃的粮炒粟子,可是月堇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的。默庵一直认为女儿是被坏人所利用了,可是月堇却不这么想,默庵准备把女儿送到美国,利用她作诱饵作全部坏人都抓拿回来,月堇为父亲的这种行为感到卑鄙。 其它人回来后告诉王九洲医院里的情况,王九洲为了安全起见立刻搬起了现在根据地。月堇担心王九洲他们来救自己被父亲抓住,乞求傅小兰帮自己把她用血写的书信送出去。 谁知这个傅小兰也是默庵的手下,她把月堇的书信给了默庵。默庵在月堇的血书上动了手脚,准备将王九洲他们一网打尽。 傅小兰把书信夹在护士帽里来到醉红楼,被王九洲的人给抢了回来。回来后王九洲发现了血信的字被改过,判定这是默庵的阴谋。就在他们徘徊在救与不救之间,王九洲一声令下众兄弟决定为了兄弟情谊冒死也要救月堇。 月堇在医院里上吊自杀被傅小兰给及时发现了,傅小兰将这个事告诉默庵,月堇发现原来他们都是一伙的!月堇口口声声的质问着父亲 的行为,默庵告诉月堇他改了好的血书,所有的这一切今晚都要结束了!

  • 默庵口口声声的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月堇好,其实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喝完这杯壮士酒,今晚就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 春风几个人穿着白大褂,假装成医生和病人来到医院里,做先行的准备。王九洲劫了一辆军车横直撞的冲到医院里,医院里已经早早的埋伏好了,就等到王九洲他们进来。默庵这边火力非常的猛烈,王九洲他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就连退路的后门也被封死了。惜之将春风他们先行准备好的手榴弹拿给王九洲,不小心被自己给扔的炸弹给炸昏了。王九洲单枪匹马来到月堇所在的病房里,拿着枪与默庵对峙着,就在这生死时刻月堇乞求王九洲快点离开这里,让父亲放了他们一马否则就自杀,然后就一头撞到墙上昏了过去,王九洲立刻将月堇抱在怀中,默庵拿枪指着他,或许是出于怜惜自己的女儿,默庵将王九洲给放走了。刚病房的时候被迎头来的傅小兰给撞下了,傅小兰准备对王九洲开枪的时候,默庵在身后对傅小兰先开枪了,并把傅小兰的尸体给焚烧了,当他的部下来的时候,默庵骗他们说傅小兰的尸体就是女刺客的尸体。 王九洲将月堇救回来后,看到王九洲身上的血,不关心自己的伤情反道关心起五九洲的伤情。 默庵打电话把这里的一切情况告诉了蒋介石,蒋介石并没有怪罪他,命令他尽快追查出这些刺客的下落,否则将来会后患无穷的! 月堇大难不死大家都为他感到高兴,还开她跟九哥之间的玩笑。正好这时九哥进来了,看到月堇没事九哥比看到什么都高兴。 默庵知道傅小兰送过去的书信被王九洲的人给抢了过去,还命人去查醉红楼里的情况。默庵对王九洲这个人还是有一点了解的,再次命令部下严查王九洲的消息。 王九洲很好奇月堇那天拿是什么照片让那些巡查的看后如此紧张,既然月堇不想说出来,王九洲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默庵来到戏院里看望他喜欢的一个女人。王九洲带月堇来到他的住室里为了,为她定做了一件旗袍。默庵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了,曼枝非常的想念他,睹物思人看到那个琴默庵就想起了他的妻子。 月堇已经睡着了,九哥还在为她做着旗袍,早上别人叫醒月堇,发现九哥为她做的旗袍已经挂在那里了,九哥让她穿着这件旗袍回家去。 月堇穿着九哥为她做的旗袍回家,默庵眼前一亮;一眼便看出了这件旗袍是在嫣红旗袍店里做的!月堇很好奇父亲为什么不问问自己是谁救走了自己。父亲一猜便中了,看的出来月堇喜欢救走她的那个人。月堇埋怨父亲不该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自己的幸福。 默庵出去办事走的时候让家丁看好女儿不准她离开家门半步,月堇更生命来要挟父亲,父亲迫于无奈也拿自己的生命要挟女儿。惜整天知乎者也的,还猜测月堇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春风急急忙忙的回来告诉九哥一点也没有月堇的消息,九哥让春风继续打听月堇的消息。春风来到梅公馆门前家丁根本就不让春风进去,两人便用纸飞机传递着思想,那些家丁将春风给打了一顿,最后月堇拿跳楼来要挟他们,家丁们才停手。 春风打开纸飞机一看写的是九哥的事,让春风感到很失落。惜之振振有词的发表着演讲,而九哥却在下面睡着了,大家伙推举九哥做他们的头领。春风回来告诉九哥了月堇的住址.

  • 春风把月堇叠的纸飞机给九哥看,说是她爸把她关了起来,想让九哥派人去救她。惜之还在发表着激情演讲,九哥上前插上一加赢得了阵阵掌声,还说着要去救月堇,给大家证明自由是关不住的。 晚上惜之、春风、九哥三人来到月堇的家外面,春风和惜之还没有反应过来 ,九哥已经飞檐走壁来到了月堇的窗户下边,看到九哥来 了月堇别提有多高兴了,忙让九哥进来。九哥也好奇月堇的爸爸是干什么的,有如此的家当,月堇骗他说父亲是做生意的! 月堇跟九哥在房间里聊天被管家给听到了,就在两人说的正起劲的时候,管家老张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进来了,查了查房间看见没有其它人便又出去了。随后九哥带着月堇从窗户借着电线两人就这样飞了出去;惜之春风已经早早的开车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默庵还在为女儿的消失而生着气;九哥那边惜之、春风、王九洲三人结为兄弟一起为抗日事业出生共死。默庵派两个人乔装打扮混到王九洲的劳要会馆打听王九洲的消息。会馆里热闹非凡,大家都在一心的看戏,唯独默庵派过去的那两个人鬼鬼祟祟的! 春风他们也注意到了那两个人的异常行为,可是月堇并不认识他们。春风跟九哥还有惜之、月堇几个人带着礼物回到家中,看着儿子现在样子,母亲觉得他的钱来得不正当,认为九哥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九哥能理解春风母亲的做法,哪个母亲希望儿子干眜着良心的事啊!在月堇的解释下母亲这才认下他们这三个儿子!儿子已经不小了,自己的年龄也大了,母亲跟春风商量着他的终身大事! 晚上大家都在一起看戏,九哥一眼便认出了那两个人,那两个人还准备还手,他们哪是九哥的对手啊!在九哥的逼问下他们这才招:“原来他们是来打听月堇的消息”,九哥似乎知道了月堇的身份。 默庵派过去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还在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月堇回到房间里想着刚才九哥审问那两个人的话,留下一封信便走了。九哥一伙人商量着如何对付蒋介石,听说月堇回家了,九哥也放心了。 日本人对王九洲也忌惮三分,正想着如何激起上海事变不惜杀死日本的川岛将军。月堇回来后听说父亲去了南京,可是家里的守卫依然森严。 王九洲、春风、惜之商量着如何除掉蒋介石,但是必须先除掉梅默庵这个人。日本人也找到除掉川岛的合适人选———屠先生。醉红楼里九哥几人密谋如何除掉梅默庵最终选在了火车站;这时屠先生来了,随后日本特务机关的人也来了。日本人跟屠先生密谋着此次的生意,当知道小野将军想要除掉的人是日本的川岛将军时,屠先生一开始并没有答应。最后小野将军出谋嫁祸给王九洲,让王九洲来背这个黑锅时,还保他全身而退,屠先生这才答应。

  • 九哥假装跟姑娘们喝着花酒,看着日本人已经走了,九哥便安排春风他们去南京。正当春风他们在街上转悠的时候,看见屠先生也从店里买走了两包石灰粉,便感觉很蹊跷 为了安全起见老家让下人给月堇小姐的窗户上都装上了铁栅栏,可这仍然不能阻止九哥跟月堇的见面,九哥光明正大的带着月堇从正道出来,被管家老张带人团团围住,九哥拿枪指着月堇吓唬老张,管家只好放他们走了。 小野已经确定了川岛将军的行程,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屠先生,屠先生也信誓旦旦的为小野保证。 月堇的枪法让九哥都蛮为佩服,惜之也只能望洋兴叹了,这时默庵突然感觉阵阵恶主。春风已经打听清楚了梅默庵的生活习惯了,并连夜发电报给九哥,月堇去医院一看,原来她怀孕了,这让她感到很意外,但更多的是激动! 收到春风的电报后九哥欣喜若狂,立刻召集大伙商量着如何对刺杀梅默庵,月堇回来后很想让九哥也知道这个好消息,可是九哥怎么也没有想到月堇会怀孕这件事情上。为了安全起见九哥并没有告诉大家此次的任务,等到了南京火车站后再告诉大家。 月堇晚上还在想着今天大夫说的话,她多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九哥。九哥一个人屋子里擦着枪,玉英给他拿来壶酒,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好不痛快,这正好被月堇看见了让她伤心欲绝。 阿金连夜搭火车来到南京告诉春风日本人的阴谋,可是已经没有时间阻止了;九哥已经安排兄弟们到火车站了,为了阻止九哥被陷害,春风只好去破坏九哥的行动,使他们的行动失败,让川岛和梅默庵逃掉了。屠先生也在安排着下面的兄弟密谋着如何去刺杀川岛。 为了使这次任务成功,惜之私下收集了梅默庵的照片,月堇一看照片上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差点叫了出来。火车上川岛将军找到梅默庵,两个人商量着什么事,九哥为了确保刺杀无一失,还特地让大家记清了照片上的人,屠先生也让告诉自己的弟兄仿住今天川岛先生的穿着,这正好跟梅黑庵的穿着一样。 火车要进站了,屠先生的那边的人也准备好了石灰粉,就等着川岛跟梅默庵出来了。梅默庵已经出站了,春风一直跟在后边,屠先生的人也采取行动了。梅默庵的秘书穿上了梅默庵的衣服替梅默庵死了,保安队的人也来了,为了掩护大家春风的身上中了数弹,春风冒死抢来了一辆车,大家这才逃脱出去。屠先生的人也在枪林弹雨中死伤无数。 虽然此次梅默庵救了川岛一命,但是梅默庵发警告他以后不要在中国的地盘上生事。春风身受重伤,命在旦夕。 屠先生给小野报告说川岛已经被他杀死了,话音刚落侍卫传话说川岛将军来了。

  • 王九洲找来两名大夫,命他们一定要治好春风和小婉,否则他们就得死。默庵知道是王九洲等人来行刺,而误杀了和他一样穿着的人,大为恼火,命人全城缉拿王九洲。 浑身是血的春风被救了过来,脱离了生命危险。而小婉的眼睛被石灰粉弄伤,视力还没有恢复。王九洲诚恳地向小婉道歉, 小婉恨他弄瞎了自己的眼睛情急之中,咬了王九洲手腕。一位医生推荐说一位骆姓医生专治眼科,艺术高明。 屠向小野将军请罪并奉还金条。小野要杀了屠,屠高喊是王九洲坏了他们的计划,他已经在现场栽赃给王九洲了。小野饶了屠的性命,要他留下身上一样东西,作为惩罚。屠为了活命,忍痛砍下自己一根指头。 王九洲感激阿金及时通报消息,挽留他和他们一起干。杀手小六被抓,王九洲看到他是一条汉子,就放了他,让他带信给屠,如果他再与日本人为伍,就杀了他。 默庵看到女儿与王九洲混在一起,很是生气,自责女儿为什么一直和自己作对。唐蔓枝担心地来公馆看望默庵,看到默庵为了宝贝女儿,而不准许她来梅公馆,又气又恼地离开了。 王九洲责怪月堇迟迟没开枪坏了大事,让她说明白与默庵有什么关系。月堇看到王九洲责怪,委屈不已,说出默庵是自己的父亲,她不忍心开枪。王九洲怀疑月堇的出现是一个阴谋,气愤地让月堇滚回梅公馆。 月堇回到家,默庵拿出手枪,说要成全女儿杀了自己。月堇恨父亲是梅默庵,又非常爱父亲,父女俩抱头痛哭。 王九洲相信月堇不会出卖自己,要带领兄弟们回到城里。春风提议到他所居住的贫民区,那里比较安全。王九洲叫阿辉等人化整为零乔装成菜农返回城里。 默庵向蒋介石报告,虽然王九洲一直在刺杀他,但是现场留下的证据让他知道还有另外一队行刺人马,猜测有可能针对川岛将军,想在上海制造像东北那样的事变。蒋介石觉得事关重大,命令默庵侧查清楚。 王九洲带着小婉去骆医生那里治眼睛,被拒之门外。阿辉硬闯进去。王九洲恳请骆医生看病。骆医生根本不予,转身回房了。小婉哭着要王九洲还她的眼睛。孟惜之挺身而出承认是自己撒的石灰粉,让小婉不要再责怪九哥了。王九洲和弟兄们跪求骆医生救治小婉的眼睛。

  • 骆先生被王九洲感动,答应帮小婉医治眼睛。留下治病的小婉得知错怪了王九洲,向他道歉。 因为想念王九洲,月堇偷偷溜出去看望受伤的春风,并让他娘炖了鸡汤来照应他。体贴善良月堇受到春风娘的喜爱,而春风也对月堇产生情愫。王九洲也带着兄弟来看望春风,月堇因为王九洲怀疑她是奸细一事而耿耿于怀,对他不理不睬。 深夜,月堇回到家,看到父亲正在等她。默庵提醒她,王九洲是要杀他的人,就是她的仇人,让她与王断绝来往。 玉英看到王九洲一人在喝酒,知道他心里一直惦记着月堇,心里很吃味,并没有表露出来,反而安慰他,王九洲把玉英视为红颜知己。 一九三二年,日本制造了日本僧人被杀事件,挑起战事,十九路军奋起反击。一二八上海事件爆发后,王九洲决定配合十九军,炸毁川岛的司令部,即停在黄浦江的军舰。他的提议得到兄弟们的赞同,王九洲一面派人去运来炸药,另一方面派人去监视军舰,搞清位置。月堇主动要求去运炸药。春风担心月堇的安全,把省下的子弹送给她,叮嘱她小心安全。这一幕被王九洲看见,看出兄弟春风对月堇有情,心里复杂不已。 王九洲把炸药绑在轮胎上,带着阿金等几个兄弟一起划船悄悄靠近军舰,准备炸毁日本司令部。不料,炸药包火力太小,没有炸毁军舰,反被日本军队发现开枪射击。阿金等人都炸死,只有王九洲一人被救了上来。 王九洲醒来后,失去兄弟的仇痛让他很是自责,再加上受了冰冷河水的浸泡,发起寒来。玉英见了,脱了衣服帮王九洲取暖。月堇听到声响,以为王九洲移情别恋了,伤心地离开。 王九洲病好后,很感激玉英对他的一片真心,同时觉得和月堇之间是不可能的,他只会带给月堇痛苦。 春风看到月堇一人伤心流泪,去安慰她。月堇看到王九洲和玉英在一起,就故意装成和春风很亲热的样子。月堇突然呕吐,王九洲赶紧上前查看。月堇冷冷地拒绝了。 默庵看到女儿不停地呕吐,知道她怀孕了,大发雷霆,追问女儿肚子里的孽种是不是王九洲的。月堇承认了,并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说如果父亲再逼她,就去死。默庵无奈让女儿答应不再与王九洲有任何联系,就同意她生下孩子。 王九洲看到月堇突然失踪了,觉得很奇怪,亲自去南京寻找她,未国,心情郁闷,常常酒醉不醒。而月堇在父亲的安排下,在南京租了间房子,生下了一个儿子。 蒋介石责令默庵缉捕王九洲。

  • 王九洲找到已经生养过的月堇,而月堇很高兴,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她,她与王九洲一起回到贫民区时,发现被人跟踪,打晕了他们。 王九洲想在大上海建一个无政府的理想社会,大家都很兴奋,踊跃参加。建桃花源需要大笔资金,王九洲决定借用屠爷的码头和货场做个大买卖。春风觉得屠爷一直为日本人办事不可靠,王九洲不以为然。 默庵得知手下人也被打晕了,女儿又没了踪影,知道她又和王九洲走到一起了,命令手下包围贫民区,看到王出来就抓捕。 屠爷应约和王九洲在醉红楼见面,他试探王的虚实。王九洲拉开衣服,露出怀中的炸药,称一里之内都有他的人马。屠爷看到王九洲步步为营,答应与他合作。等王九洲走后,屠却联系常先生,串通起来对付王九洲。 六子感激九哥曾经放了他,把此事告诉了王九洲。春风把王九洲急需钱的事情告诉了月堇。月堇带着儿子铁蛋去找父亲,默庵不再排斥,相反越来越喜爱这个外孙了。月堇趁机问父亲索要她原来的金银首饰,要好好打扮自己。默庵不疑有他。 王九洲正在为资金缺少而焦虑,月堇把所有首饰都拿来了。王九洲很感动,紧紧地抱着月堇。 月堇提醒王九洲此次与屠爷合作,风险太大。王九洲听不进去,月堇提出要与玉英一起参加。 王九洲把装有现金钱箱给了屠爷的儿子屠威装货后准备离开时,常先生带人来抢钱和货物。王九洲早有堤防,前后夹围。枪战中,王九洲抓了一个活口,屠威怕事情败露,抢先一步,灭了口。屠威看到九哥的人拿走了钱箱,向其索要钱箱。王九洲也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打死了证人,带着货物离开了。 王九洲回来后打开钱箱,却发现里面的钱被掉了包。月堇分析这件事就是屠爷与常先生串通起来的,觉得目前最主要的是把货卖掉。 屠爷听了儿子的报告,怀疑王九洲早已得到消息,但现在对付他还不是时候,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等王货出手后,再有所行动。 默庵得知屠爷与王九洲之间的交易,大为恼火,只得加派人手抓捕王。 王九洲卖了货物,给穷人发钱,大办食堂请穷人和乞丐帮吃喝。惜之也开办了学堂,招收学员。春风不赞同王九洲的做法,他认为应该先买枪壮大队伍。

  • 默庵摸清了王九洲的底细,但是并没有派兵围捕,而叫派手下去刺杀他。 默庵追问女儿保险柜里的首饰都到哪里去了。月堇支支吾吾。默庵说王九洲是不可能把天翻过来的,让月堇不要再跟着他,他和王九洲势不两立。月堇觉得自己长大了,有自己的判断力,和父亲争吵起来。默庵发狠如果月堇还和王九洲有来往,就不准她见铁蛋。 乞丐帮看到城里来了两个卖菜的很陌生,上前盘问,发现他们携带手枪,赶紧告知王九洲说是冲着他来的。 王九洲找到那两个卖菜的,结果卖菜的还没动手,就被王九洲枪杀了,命手下把尸体送到默庵那里。 得力手下铁锋对默庵一直不发号施令剿灭王九洲觉得蹊跷,打探后得知原来月堇和王九洲走得比较近。月堇听到父亲派人刺杀王九洲,担心他的安危。王九洲要月堇在他和父亲之间选择一个。月堇请求王九洲不要伤害她的父亲。王九洲答应了,认为蒋介石才是罪魁祸首,默庵只是愚忠于他,而且默庵也曾经有机会杀了他,后却放了他,欠了他个人情。 惜之教孩子们学三字经,春风觉得他是在胡闹。月堇劝说他不要在课堂上捣乱。 货物卖出去了,王九洲带着现金和屠爷结算,并拿出上次那个被掉包的假钱,还与屠爷。屠爷假意责怪儿子。屠威想趁机发难,叫住要离去的王九洲,声称自己不知道此事。月堇怒斥屠威无耻。 一位叫黄三炮的带着一帮黄包车车夫投靠王九洲,玉英和春风觉得才和屠爷闹得不愉快,现在他的人来投靠不太妥当。惜之觉得这正是可以壮大队伍的机会,劝说王九洲留下他们。王九洲留下了这些人,用大酒大肉招待他们。 王九洲酒喝多了,带着月堇来到自己的旗袍店,说已经把这家店易主了,而自己没钱赎回来。 月堇为了帮王九洲把旗袍店赎回,拿了家里的房契和印章。默庵回家看到女儿对着妻子的照片伤心,追忆妻子为了他,而中弹身亡的往事,所以才如此疼爱月堇。月堇请父亲爱她,就同意她和王九洲在一起,不要让铁蛋没有父亲。 因为免费给人吃住,赚的钱很快见底了。阿辉等人觉得长期这样下去不行,而惜之坚持要救济穷人,大家观点发生分歧。王九洲还是听从了惜之的意见。 月堇带人拿着房契到唐蔓枝那里,理直气壮地要要收回房子,赶走她。

  • 唐蔓枝没打通默庵的电话,月堇当场以五千大洋卖了房子。唐蔓枝说她和默庵之间是真心的,请月堇放过她。月堇根本不予理睬,扬长而去。 屠威得知王九洲收留了他们的人,咽不下这口气,要联合默庵报复。屠爷告诫他王九洲不是简单人物,不能莽撞,要见机行事。屠爷决定先给陈三炮下手,给王九洲一点颜色看看。 陈三炮在街上拉着王九洲,被一个叫老曹的人拦住,喝令他改投屠爷。王九洲教训了老曹等人,让他转告屠爷少在他头上动土。 王九洲回来后发给手下弟兄每人一把斧头防身。月堇把钱送给王九洲让他赎回旗袍店。王九洲很感激她,亲手为了她裁剪一身旗袍。月堇本来趁机想把铁蛋一事告诉王九洲,想让他安定下来,但是看他仍然豪情壮志,不甘寂寞就欲言又止。 唐蔓枝冒着大雨去梅公馆找默庵,默庵不在,被拒之门外。唐蔓枝失望地返回时被车撞了,被默庵发现送往医院。 月堇回家后得知父亲生病住院了,着急万分。唐蔓枝死了,默庵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伤透了心,遵循唐蔓枝的遗言,没有责怪女儿,只是神情落寞捧着唐蔓枝的遗像。月堇没想到事情搞成这样,心里也很难过自责。王九洲觉得月堇是为了他,才把事情搞成这样,觉得必须给默庵一个交代。 默庵认为是因为王九洲迷惑了女儿,才导致唐蔓枝的死,对他更加仇恨。 默庵看到月堇身上的旗袍很漂亮,更觉得愧疚唐蔓枝,因为他一直未能如她所愿为她做件旗袍。月堇告诉父亲,身上的旗袍就是王九洲做的,可以为唐蔓枝做一件。默庵拒绝了。 王九洲得到笔大生意,有个叫赵布凡的人用一艘货轮请他做掉和日本人有勾结的汉奸潘长天。王九洲让陈三炮去完成这个任务。 陈三炮叫两个黄包车兄弟打架堵住了潘长天前行的道路,潘长天转而叫人开车从小路走。陈三炮带着兄弟紧随其后。 一辆黄包车和潘长天的汽车相撞,在争执中,陈三炮一刀杀了潘长天。王九洲当着大家的面说要用这艘货轮赎回那间房子,把房契还给默庵。玉英等弟兄都对九哥为敌人的情人而去杀人的行为有异议。王九洲依然我行我素,准备接管货轮后为月堇赎回房子。 赵布凡又把那个货轮抵押给屠爷,屠爷知道赵布凡也把货轮卖给了王九洲,抢先一步派儿子多带些人手去接管那艘货轮。六子想要跟去,被屠爷叫住了。 王九洲答应月堇,亲手为唐蔓枝做件旗袍。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