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情二十年 别名:爱情20年 电视剧

7.5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8

语言: 国语

导演: 余淳

类型: 爱情 / 剧情

简介: 故事发生在70年代末东北的一个沿江城市,红星机械厂是一个国有企业,靳勇是三车间公认的技术尖子、生产能手和先进工作者。他的好朋友杜志民、徒弟林悦、工具保管员冯新柳和车间办事员孔令芹等工友都在车间...展开
分集剧情
  • 七十年代末,东北某沿江城市。正是下班的时候,红星机械厂大门口涌出下班的自行车流。广播喇叭里传来那个年代的歌声。 三车间里,车间主任许殿元正在领着大伙开会。他宣布靳勇获得了这个月厂里的先进标兵,并把一个印着奖的搪瓷茶缸发给靳勇。 回家的路上,靳勇拦住他的徒弟林悦,非要把茶缸送给林悦。林悦没有接受,并让他以后别总在下班的时候跟着她。 杜志民和冯新柳也都是三车间的青工。此时俩人正在路边争执着,冯新柳要让杜志民复习准备参加刚刚恢复的高考。杜志民认为自己不是考大学的料。从两人的状态看,这是一对公开的恋人。 第二天早晨,靳勇又把那只茶缸硬塞给了林悦。林悦发现里面装了一些红烧肉。这一切被车间的办事员孔令芹看见,她对林悦说了一些风凉话。 林悦的车床出现了故障,他让杜志民晚上下班后替他修理。杜志民让他找靳勇。并推托自己晚上有事。林悦挺生气说这台机床就是由你负责的。杜志民晚上真有事,他和冯新柳一起去看电影《洪湖赤卫队》了。而林悦等来替她修机床的人却是靳勇。 林悦对替她修机器的靳勇爱搭不理的。但靳勇并不在乎这些,很快就修好了机器。靳勇又提出很晚了要送林悦回家。林悦看他一脸的油污让他快去洗个澡。靳勇高兴而去。 靳勇刚进了澡堂就被里边的女工连打带骂得轰了出来,原来澡堂因维修改成女池了。靳勇仓皇逃回家中……。 清晨,靳父见靳勇懒在炕上没去上班并称自己头疼很是生气。靳父是厂里的省劳模,在厂里很有威望。他责令儿子赶快起来上班。 靳勇左思右想下午还是来到了厂里。进了车间便问工友厂里有没有什么事。 厂保卫科接到澡堂女工的报案,正在逐个车间调查一定要把“流氓”找出来。保卫科的人和“受害”女工来到了三车间。靳勇见势不妙正想溜走,正好被女工发现……。 靳勇被带到保卫科接受调查。杜志民和林悦赶到保卫科为靳勇争辩。靳父也得知儿子出事也匆匆赶来……。

  •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保卫科最终于误闯女澡堂结案。但车间主任许殿元告诉靳勇,此事可能要影响到提他当车间副主任的事。靳勇为此很是恼火。好友杜志民想尽办法安慰他。 林悦又把那只茶缸还给靳勇。他打开一看,里面盛了一杠子茶水,靳勇脸上又有了笑容。林悦觉得靳勇是为自己修机器惹上的麻烦,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车间里大家都在埋头干活。工具室里的冯新柳和林悦却为还工具的事吵了起来。冯新柳是工具室里的保管员,她为林悦没能把工具及时还回同林悦吵了起来。俩人互不相让。许殿元把冯新柳找到办公室谈话。他发现林悦和冯新柳俩人之间好像有一些问题。 下班的时候,杜志民和冯新柳双双走出厂门。忽听有人高喊“冯新柳”。原来是她中学同学张明超。张明超刚从部队复员回来,他经多方打听特意来红星厂门口等冯新柳。他对冯新柳很热情,让冯以后多跟他联系。 杜志民吃完饭便赶到冯新柳家准备为她家装土暖气。俩人又为考大学的事发生了摩擦,冯新柳还是坚持要让杜志民抓紧时间复习考大学,别整天想着什么土暖气。对女友的坚持杜志民不置可否。 由于澡堂的事闹得沸沸扬扬,靳父、靳母商量应该赶紧让靳勇处一个女朋友,省得让别人说三道四。但靳母一跟靳勇提起这件事,靳勇就不爱听。靳母很是为老大不小的儿子发愁。 靳勇约林悦去看电影,林悦不去。靳勇只好把票给了林悦的弟弟妹妹。 张明超又在冯新柳家附近等着冯新柳,告诉她有同学聚会。冯新柳到了一看,哪有什么同学,只有张明超和她自己。冯新柳有些不高兴。张明超连忙解释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 在女友冯新柳的要求下,杜志民虽然答应跟她一起复习参加高考,但心里很是不高兴。冯新柳又让在中学教书的父亲定期给杜志民辅导,留作业。 星期天,靳勇找到志民要他一起去炸鱼,杜称冯新柳要来,靳勇只好自己去了。 张明超找到另一同学陆玲把冯新柳骗到公园,自己假装正好遇到她们,热情地为冯新柳拍了许多照片。回家的路上,正好被炸鱼回来的靳勇看到。 靳勇把炸来的鱼送到林悦家,又利用帮助街道维修机器的机会帮林悦的妹妹林欣找到一个街道的临时工作,林悦心里很高兴。 第二天中午车间午饭的时候,杜又提起装土暖气的事,冯因为他不抓紧时间复习俩人又发生了不愉快,冯一生气扔下杜志民,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工具间吃饭去了。这一切大伙都看在眼里。尤其林悦看着一个人吃饭的杜志民若有所思。 靳勇本想把看到张明超和冯新柳一起上街的事情告诉杜志民,但是见志民正在气头上便什么也没说。 杜志民下班后来到冯家拿了些复习资料回家复习,新柳见他有悔改表现脸上又有了笑容,俩人又和好如初。但一转眼俩人之间的矛盾又爆发了。冯父在检查留给志民的作业时发现他只写上答案而并没有运算过程,纯属抄袭。这让冯新柳很是气愤。 杜志民知道自己错了,中午吃饭时又主动找冯新柳,但是新柳气还没有消,又将志民扔在一边。 大家对志民、新柳两人忽好忽坏的关系议论纷纷。 有工友认为自从张明超出现后,冯、杜的关系就不好了。 张明超又出现在工厂门口等冯新柳,靳勇、祝福林等人跑到厂门口与张明超发生了冲突。 靳母遇到孔令芹,得知靳勇在追林悦,恍然大悟,回家追问儿子,靳勇不愿多说。 冯新柳又在中午吃饭时把志民扔在一边,林悦见机终于坐到了杜志民的身边。林悦是故意做给大家看的,其实她心里一直就喜欢着杜志民。这让冯新柳和靳勇都很气愤。靳勇情绪激动地追问林悦到底想干什么。

  • 靳勇下班路上仍缠住林悦不放。林悦拿靳勇也没办法。 杜志民和冯新柳两人为午饭时林悦和志民一起吃饭的事情争吵,俩人各说各的理,互不相让,最后不欢而散,新柳独自骑车走了。 晚上志民来到冯家,新柳不在,结果志民意外地发现了桌上放着一些张明超刚洗出来的新柳的照片。 第二天早晨上班后,志民和靳勇说起来这事,靳勇又将他那天看见冯、张两人在一起的事情告诉给志民,杜称再要看到张明超非要揍他一顿不可。 车间里来了一位新的同志韩秉梅,她是烈士的遗孀,丈夫刘永诚在实弹演习中为救战友而光荣牺牲,组织上为照顾她把她调进红星厂。许殿元把她介绍给大家,她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 同时,许殿元宣布有一披军工生产的任务,要生产一批半自动步枪,并将韩秉梅安排到靶场当验靶员,让校枪员祝福林在工作和生活上多帮助和照顾韩秉梅。福林很敬佩英雄,所以对能和秉梅一起工作感到非常高兴。 张明超又出现在工厂门口,同杜志民和靳勇等人打了起来,幸好冯新柳及时赶到,同孔令芹等人一起制止了事态的扩大。 冯新柳来到杜志民家想两个人好好谈谈,不想杜认为冯这是在向着张明超,两人的裂痕进一步加深,林悦趁机主动接近杜志民。 许殿元发现了车间里小青工的这些情况,他分头找人谈心,但是一个比一个有主意,老主任也无计可施。 冯新柳和林悦两人本来就心存芥蒂,又因为工作上的小事发生了冲突,林悦最后干脆把话挑明,说她就是要追杜志民,气得冯新柳说不出话来。 林悦说到做到,第二天早晨就来到志民家门口等其一起上班。志民把这一情况告诉了靳勇,让靳勇找林悦好好谈谈。 靳勇和林悦谈得很失望,林悦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自己一直都在喜欢着杜志民……

  • 张明超又跑到冯新柳家找她,冯母悟出了其中的原因,同冯父说起,并将张明超和杜志民放在一起进行比较,认为张是干部家庭,各方面都比杜志民强。 祝福林在工作中和韩秉梅越来越熟悉,经常帮她做一些例如换煤气之类的力气活。 林悦继续向杜志民发起攻势,她硬塞给志民一张电影票,但没想到后来坐到身旁的却是靳勇。靳勇同样感觉很意外。 林悦在下班的路上拦住杜志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并把自己对他的感情和盘托出,林悦的真情和眼泪让杜志民一时不知所措。 冯新柳见志民不理自己,就找他想和他好好谈谈,但杜志民还在为上回照片和打架的事情生气,于是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僵。 厂里突然决定让杜志民担任三车间的副主任,靳勇和志民两人都很意外。杜志民找到主任许殿元说自己干不了,还是让靳勇来干,许说这是厂里的决定,让你干你就好好干吧。 靳勇倒是对此没什么想法,但靳父为此很生儿子的气,认为这是组织对靳勇的不信任,丢了他的脸。 冯新柳对杜志民当上副主任一事很是漠然,忽然心生一计。 一天杜志民领着各班组长开会,大伙不约而同地给志民制造难题,有的甚至当面和他下不来台。杜志民感到很奇怪。 靳勇经过私下了解发现这一切都是冯新柳在背后做的手脚。 其实冯新柳是为了志民的前途着想,不惜通过自己的嘴把当初杜志民和她议论工友的那些话故意散布出去,让他无法继续专心副主任工作,好让他能安心复习参加高考。这确实把杜志民搞得很被动。 杜志民感觉到自己的威信已经荡然无存,再次向许主任提出此辞职……

  • 厂里根据杜志民提出的辞职报告和最近的车间反应,作出新的任免决定,免去杜志民的车间副主任职务,并下调到厂材料库当库管员。所有人都非常意外。 靳勇等一班工友劝解安慰志民,并送其去库房报道,志民无奈,索性安下心来认真复习功课,准备参加高考。 许殿元虽然无法改变任免决定,然心中亦是痛惜不平,当即叫来冯新柳严厉训斥。可怜新柳确未想到事情的后果这样变化,又无法表白自己的真实心境,只好强忍泪水,委屈不已。 翌日夜,新柳后悔不迭,写下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向志民解释一切,并希望两人尽释前闲,和好如初。 林悦对志民的感情依然如故,并经常安慰和鼓励志民,时常督促志民好好学习,积极备考。 新柳将其连夜写下的信连同复习资料一起送到杜志民所在的工具库,恰逢志民不在,只好放在其桌上流连而去。出门后恰好被前来送水果的林悦看见背影。林悦来到工具库发现信件,正好志民返回,慌忙藏起,仓皇而去。而志民发现复习资料以为林悦送来,不胜感激。 祝福林帮助韩秉梅迅速地熟悉了工作环境和任务,令秉梅辈感亲切,便请求福林帮忙教其学自行车,福林欣然同意。两人在共同的工作和生活中互生情愫,但碍于彼此的身份,无法表白。 张明超为进一步接近并追求冯新柳,请求其父将其调入红星厂工会,恰好下放到三车间熟悉工作,新柳诧异。靳勇由于和明超发生过冲突,羞于共事,于是求许主任将其调走协助祝福林验枪。 新柳由于感情因素,再加上工友们对其传话的厌恶,无心工作,经常出差错,难过之极。许殿元理解新柳的情况,借局篮球比赛的机会借调新柳去篮球队,新柳遂暂时离开车间

  • 福林偷对靳勇说了他对韩秉梅的感情,靳勇大为反对。 许殿元对于祝、韩之事有所耳闻,遂找来靳勇商量给福林介绍对象,靳勇说感觉许殿元的侄女比较合适。 是日晚,主任借口找福林安装新自行车为名将其招来家中吃饭,桌上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福林。福林一时错愕,含混其词,蒙混过关。 第二天孔令芹来校枪室当着韩秉梅的面以此事玩笑福林,令福林大感尴尬,将令芹哄走。秉梅看在眼里,一言不发。 林悦经常在晚上帮助、鼓励杜志民复习功课,照顾志民,回去时间太晚志民不得不送她回家,一日恰巧被靳勇发现,令靳勇非常难过,从此和志民产生隔阂。 同时,靳父母不断给靳勇介绍对象,让靳勇极为反感。 电影公司请韩秉梅作报告,后赠送秉梅两张电影票。秉梅送给福林,福林力邀秉梅一起去看,秉梅只得同意,不想与厂长书记恰好同看一场电影。厂长看见两人的亲热状,极为不适。 第二天,厂长叫来车间主任许殿元,对其通报这一情况,并严命车间注意两人的关系发展,还要分别和两人谈话。 许主任找来祝福林,苦口婆心规劝其打消念头,未果。福林反感难过,回到靶场以射击排解心中的苦闷……

  • 厂长找韩秉梅谈心,秉梅起初不以为然,慢慢才感觉出厂长的话里有话,遂体会到了和福林情感路程的艰难。秉梅想出种种办法疏远福林,但是祝福林心如磐石,锲而不舍,终于感动地秉梅情不自禁地拥抱住福林。 冯新柳虽然人不在车间,但是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杜志民的情况。她通过和孔令芹的电话联系不动声色的打听志民的近况。听说他专心复习准备参加高考,心中非常高兴。 林悦一如既往地支持和鼓励志民的学习,一直到杜志民参加高考的那天。志民和新柳恰好分在同一考场,但是志民由于心存芥蒂,只是和新柳擦肩而过,一语不发。考试回来,对自己也没有信心,还禁止工友提起此事。 厂里公布了预备党员的喜报,原有的祝福林莫名其妙被拿了下来,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什么。狂怒的福林上前一把撕下了喜报,结果惹怒了厂领导,要将祝福林开除出厂,幸亏许殿元主任努力争取,厂长才同意看祝福林的认错态度如何。 回到车间许主任严厉批评祝福林,并勒令其写出深刻检讨,福林犟脾气就是不写,无奈主任只好叫孔令芹帮忙代写检讨,才保住了福林的工作。 张明超对新柳的追求也从未间断,这次更是直截了当提出要新柳做他的女朋友。冯新柳对待明超真情表白和心底对于志民的思念无从取舍,矛盾之极,只好不置可否。 邮递员送来了杜志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无心插柳的志民欣喜若狂,骑上自行车狂奔到靳勇家报告喜讯,发现靳勇表情尴尬,才明白原来靳勇一直误会自己和林悦的关系,遂表明自己的立场,说决不会和林悦走到一起,鼓励靳勇继续追求林悦。 靳勇又看到了希望……

  • 工友们庆祝杜志民的成功,孔令芹也及时把这一消息通过电话告诉了冯新柳,让名落孙山的新柳更加难过。 志民临走前夕,林悦、靳勇都来帮助收拾东西,不期而遇,志民甚觉尴尬。靳父请志民过去喝送行酒,鼓励志民好好学习。靳勇对林悦满怀希望展开新的追求,林悦虽然反感却也无奈。 许主任和工友们都来到火车站给志民送行,冯新柳也偷偷来到车站,但是只能远远地祝福,目送火车离开。万般思绪,化做泪水涌出双眼…… 许主任提醒靳勇追求林悦不要太过份,要做好工作准备提拔副主任,还要注意祝福林和韩秉梅的关系。靳勇比较反感,周日照例往林悦家送鱼,才发现林悦已经去了省城看望杜志民去了。靳勇感觉非常失落。 林悦来到大学宿舍见到了杜志民,志民心情复杂,一再和林悦说起靳勇对她的真情,可是林悦不为所动。 秉梅虽然接受了福林的感情,可是就是不敢公开。一个夜晚两人正在外面散步聊天的时候被联防队员当作流氓抓住,澄清事实后被厂里领回,厂长暴跳如雷,为制止事态的发展,立刻调动祝福林去战备工程报到,时间半年左右。两人无奈,只好偷偷去靶道里深情道别。恰好当天车间接到对枪支进行破坏性实验的任务,于是在漆黑的靶道里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第二天,保卫处来电话告之许殿元说祝福林没有报到,许殿元拉着靳勇一起遍寻福林和秉梅的家里,未果,于是命令靳勇开车去秉梅的老家继续寻找……

  • 靳勇挂来电话报告主任说祝、韩二人没有回老家,许殿元无奈,只好请来公安局的人协助调查。民警来到靶场,打开靶道里的灯,发现韩、祝二人浑身是血,躺在靶道里,众人惊愕当场…… 经公安局调查取证,定性为误杀,所有当事人均不承担刑事责任。但是由于属于工伤事故,厂里拿出了处理意见:车间主任许殿元被记大过一次,靳勇下调到厂环卫队扫地,车间停止军工产品的生产,全面转入民品的生产。远在省城大学校园的杜志民也接到了来信,他也为两位曾经朝夕相伴的工友的离去感到深切的悲伤和惋惜,这种难过的情绪弥漫在整个厂区里,弥漫在三车间里,弥漫在人们的心里,弥漫了很久很久…… 时光冉然,岁月如歌,转眼已经到了80年代中期。红星厂一切如旧,只是当年的事故已经被遗忘得很淡了。但是靳勇忘不掉,今天他找来了一个同样忘不掉这次事故的人——老主任许殿元,他求主任找厂长把祝福林的妹妹祝丽英调进厂接她哥哥的班,这样才会觉得心安。主任说自己能力不够,但是指点靳勇他的父亲可以完成这个难题。靳父终于完成了儿子的这个心愿。 一辆军车急驶至厂长办公楼前,两个军官快步走如厂长办公室。原来我军研制新式武器的急需部件限时急待生产,这个重要任务就交给了许殿元带领的三车间。车间里上下一片繁忙,但是经过测试都不能符合要求。厂长无奈只能照许殿元主任的意思暂时抽调环卫队的靳勇回车间帮忙。经过努力奋战,靳勇终于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这个重要任务,赢得了一片美誉。经过许殿元和林悦的努力,最终厂里终于把靳勇重新调回到三车间工作。这期间靳勇经常会接到林欣的电话找他帮助维修似乎有故障的印刷机器。 张明超终于把冯新柳带回到家里见父母,可是担任物资剧局长的张父工作忙不在家,只有张母一个人接待他们。张母明显露出对新柳的不在乎。离开家后,张明超为了让新柳放心,对新柳说出了爱情的誓言……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64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