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买房夫妻 电视剧

7.3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国语

导演: 张永新

类型: 家庭

简介: 买房夫妻剧情从一个普通家庭的视角,讲述了一对夫妻20年坎坷曲折的“买房”之路,折射出当下“买房难”的现实问题。婚姻之路漫长而坎坷,不离不弃,谁能与你携手走过文红旗是某军区司令员的小女儿,名牌大...展开
分集剧情
  • 文红旗是某军区司令员的小女儿,名牌大学的医学硕士,貌美如花,单位骨干,俗称“白骨精”。文红旗在长征医院门口见到老同学胡晓欢,她们老同学终于又团聚了,文红旗对象王文成还在成都工作,胡晓欢建议他们分手。长征医院柏文秋主任去学校亲自挑选文红旗到医院,柏文秋让胡晓欢带着她按规矩报道并安排去实习,胡晓欢感觉文红旗在领导面前做的不够好。 文红旗和胡晓欢住到了一个宿舍,她向她说王文成会来看她,胡晓欢向她说起房子之事,白红旗没想那么多,她想和王文平结婚。刘玉才去火车站接到了兰贵成,兰贵成是小门小户的公子哥儿,即将留学德国,攻读博士学位,人称“白马王子”。文红旗在火车站接到王文成,她建议他在北京说普通话,当文红旗知道王文成已经结婚时十分吃惊,王文成娶了火车乘务员彭娜,文红旗让王文成解释,王文成称他写过信已经说清楚。兰贵成在火车站拍到文红旗的照片,文红旗将王文成的捎的东西扔过去。 文红旗回去后将王文成结婚的事情说给胡晓欢,她将那张合影扔在地上跺起来。文红旗给四川成都家中写信说要保持独身主义,这让她妈有些担忧,还要买票去找她,文红旗见到她妈后很吃惊,她妈要安排她去相亲,可文红旗并不情愿,和她相亲的对象是位军人,文红旗和他见面后有些尴尬。兰贵成不想相亲,他对火车站见到了文红旗很有好感。文红旗听到兰贵成的名字后感觉很好笑,她妈让她必须过去相亲,兰贵成也不想去相亲,刘玉才劝他过去见面。文红旗没有如期赴约让她妈有些生气,她出门时被质问,文红旗称要加班,她妈高血压发作后晕倒在她身上,文红旗急忙将她送到医院。 文红旗让胡晓欢帮忙在医院照顾她妈,兰贵成在湖旁迟迟未能等到文红旗,刘玉才劝他离开。兰贵成气急之下去医院找文红旗,她误把他当成了胡晓欢交待的要打针的朋友,文红旗戴着口罩,兰贵成看她揭下口罩后很欣喜,他大笑起来,文红旗对他没有印象,她要给他打针时让兰贵成很惊慌,他有些晕针,正当两人争执时胡晓欢带着朋友方晨过来,兰贵成这才介绍了自己。 兰贵成借机离开病房,他在门口等着文红旗,文红旗出门时见到他并向他道歉,兰贵成说起在火车站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这让文红旗想起当时的情况。文红旗对病房看望她妈,她妈感觉有些晕,还提出要坐轮椅,文红旗推着她在医院里走动时见到兰贵成,她妈见到后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并对兰贵成盘问起来,她让他们先相互了解。兰贵成约文红旗吃饭,他说起自己的恋爱史,文红旗不想听他的故事,她没答应和他搞对象,但兰贵成要坚持下去,文红旗发现他很有性格,他提起火车站的事情让文红旗很生气地离开,回去后她妈对她进行劝说,她妈约兰贵成去火车站送她回去,文化红旗在劝说下只好答应过去相送。

  • 兰贵成陪着文红旗去火车站送她妈,她妈让她以后多向他学习,送走之后她对兰贵成的相送表示感谢,他要送她回家时兰贵成向她表示了爱意,她感觉他也挺好,只是没忘记以前的对象王文平,兰贵成对她进行劝说,他这才知道她和王文平手都没拉过,文红旗见车到后慌忙上车,兰贵成在车下看出她上错了车,她是故意躲避兰贵成的。兰贵成来到医院基础楼等文红旗,她出门后他一直跟在后面,他又约她在外面吃饭,还给文红旗照相。 兰贵成对文红旗死缠烂打,胡晓欢对她进行劝说。胡晓欢向文红旗说起要和方晨结婚,她主要看中他家的房子,胡晓欢知道房子是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红旗和她看法不同。兰贵成和文红旗都参加了胡晓欢和方晨的婚礼,他在婚礼上邀请文红旗跳舞,还忙上忙下地照相。柏文秋对文红旗在医院的做法进行批评,文红旗不明月她的用意。兰贵成和文红旗在公园里约会时看到一对儿新婚夫妇在照相,文红旗让他说话直白一些,兰贵成提出要和文红旗结婚,文红旗答应了,这让兰贵成有些激动。 文红旗带着兰贵成去了他宿舍,还介绍室友给她认识,兰贵成去单位开了单身证明,他拿给文红旗看,文红旗在来的路中买了他喜欢吃的猪下水。刘玉才和爱人李洁来到兰贵成宿舍时见到他们,李洁在服装公司工作,刘玉才接过猪头肉就去下面了,他建议兰贵成带着文红旗去看电影。李洁向文红旗说起兰贵成出国之事,这让文红旗有些意外,她并不知道此事,文红旗听完后就生气地离开了,兰贵成追赶出去,文红旗将李洁的话说出来。兰贵成回去后向李洁质问,刘玉才也对她进行指责,兰贵成有些生气。 兰贵成带着猪头肉给文红旗送去,他解释着去德国深造之事,文红旗大声说出她最讨厌杂碎,她感觉自己被伤害了,还向兰贵成提出分手,兰贵成说他并没有欺骗她,两人说完再见后分开。文红旗在工作时接到兰贵成的电话就挂断了,等她再次接通时兰贵成将电话挂断,胡晓欢看出文红旗有些不太高兴。兰贵成找到文红旗后提出要一张合影,他想寄回去给父母,他答应拍完照片后永远不再纠缠她。 兰贵成和文红旗一起去了长城拍照,他以上厕所为由让她暂时看住东西,文红旗等了半天不见他回来,等他回来时感觉快要下雨了,兰贵成再次她表达了爱意,文红旗提出要照相时发现相机不见了,她有些着急,兰贵成不在乎相机,他将她抱在怀中还发誓永远和她不分手,文红旗在兰贵成肩膀上趴着哭起来,兰贵成听清是相机不见后急忙过去寻找,那是他爸妈送给他的礼物。李洁为上次的事情向文红旗表示歉意,她说起兰贵成研究所里的事情,李洁的话越描越黑,文红旗让她多说一些。文红旗来到兰贵成的单位找他,这让他有些意外,文红旗还坐在他办公室里吃饭。

  • 文红旗起身要走时被兰贵成拉住,兰贵成对她油嘴滑舌,文红旗提出和他结婚,这让他十分高兴。兰贵成和文红旗结婚了,亲朋好友过去庆贺,兰贵成终于吃到了自己的喜糖,他将她带到了宿舍,他感觉住别的地方不自在,两人正好亲热时被人撞上,这让他们有些尴尬,胡晓欢搬走后刘姐又住到了文红旗的宿舍,兰贵成带着文红旗去了公园,两人新婚之夜在公园里看着满天的星星。 刘姐以晚上去看电影为由让文红旗给兰贵成打电话,兰贵成接完电话后慌忙跑过去,他赶到医院时已经天黑了,文红旗点燃了红蜡烛在那里等着。兰贵成气喘吁吁地来到文红旗宿舍,她过去给他打饭。文红旗将饭打来后见兰贵成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将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兰贵成实在是太累了,文红旗将饭放下后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兰贵成一觉醒来后知道他睡了两小时了。 兰贵成和文红旗要亲热时刘姐回到宿舍,这让他们有些惊慌。文红旗出去转时见到她妈突然过来,兰贵成也慌忙叫妈。文红旗妈要去新房时才知道他们没新房,这让她很生气。兰贵成即将去德国读博士,文红旗妈听后对她吵起来,她妈知道两人还没洞房花烛时有些着急,她将文红旗拽到一旁问话,还想让文红旗带上兰贵成一起去周叔叔家。一对新人在新婚之夜却只能各回集体宿舍熬过漫漫长夜。这成为文红旗心口永远的痛,她发誓一定要在北京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文红旗和她妈争吵起来,她不想让她妈以后再操纵自己,她妈生气之下要回四川。文红旗想和单位要房,胡晓欢背出院里的分房指标,她难以达到。文红旗带着东西去看望柏文秋,她没想到她的房子也不太大,文红旗有些紧张,柏文秋认为她最大的问题是骄傲,还让她在心里要好好反醒一下。 文红旗听完柏文秋的话后马上回去想课题,她的想法太单纯,文红旗为了能分到房子就搬到了实验室去住,她努力研究课题。文红旗努力后将课题选好,她的科研项目得到赵处长的好评,还入选了市里项目并得到45万的科研费用。刘大夫找到柏文来提出结婚的想法,她想把那套四合院的房子奖给文红旗,柏文秋听完刘大夫的话后有些生气,她知道他的目的是为房子而来。

  • 刘伯向柏文秋表明态度,她没法给文红旗交待,刘伯答应去处理房子的问题。文红旗很高兴地给兰贵成打电话,她将有房的喜讯告诉他。柏文秋结婚了,她来到单位发喜糖,文红旗向柏文秋问起那个小房子的事情,柏文秋同意她去量房子。胡晓欢看到文红旗家的房屋平面图后有些不乐意,刘玉才帮忙设计。 文红旗和刘玉才要去给那个房子装修时才听人说起房子分给刘伯的二儿子,刘伯二儿子也带人过去装修房子,他和文红旗发生了争执,她阻止他往房里搬东西,刘玉才出面说等明天分房榜出来后再决定。文红旗在分房榜上没看到自己的名字,她给兰贵成没打通电话。医院书记找文红旗谈话,她向他说起分房之事。 书记让文红旗再冷静地考虑几天,她只好和刘玉才将装修和材料拿回去,文红旗对刘玉才的帮忙表示感谢,刘玉才称那些装修材料是能退的,这才让文红旗放心,刘玉才将装修材料带回家中,胡晓欢见到后对他进行指责,刘玉才准备用它去装修舅舅的小厨房。柏文秋拿着兰贵成的电报给文红旗送去,她给她申请了探亲房,柏文秋将她和刘伯的事情说出来,他们分了九十平方的房子,柏文秋担心刘伯有一天会抛弃她。 柏文秋给文红旗放假一星期,这让她很高兴。文红旗去接兰贵成,他还买了一些家用电器,当兰贵成知道没房子后有些意外,文红旗带着他去了单位分的探亲房。他们到后见赵医生住在探亲房里没搬走,兰贵成听完只好带着文红旗离开。 兰贵成带着文红旗去了旅馆住,他将两张单人床拼成了双人床,文红旗还拿出了两根红蜡烛点燃,两人的洞房花烛夜里床突然塌了,文红旗的腰还被摔了一下,兰贵成将她送到医院,检查后她成了腰间盘突出,柏文秋听说后带着水果去探望她,兰贵成借机离开。刘玉才和胡晓欢从兰贵成那里知道旅馆之事,文红旗出院了,为了方便她只好住在医院里。兰贵成在单位给文红旗打电话表示关心,他不时地逗她开心。

  • 文红旗和兰贵成商量要将冰箱之类的家电卖给胡晓欢,她想卖过后给兰贵成买相机。文红旗妈准备去她科室找领导,她知道女儿在单位太实在,伯文秋看到她们后过去打招呼。文红旗妈去找兰贵成,她想找人调他去治金设备研究院,主要是因为那里能分房子,兰贵成给文红旗打电话询问情况,他知道房子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兰贵成跟着红旗妈去了治金设备研究院,老孙对他表示欢迎,还说先报道可以挑楼层。 老孙还带着他们去看房,到那里后看到房子很满意,兰贵成感觉还没想好,文红旗对他进行指责,他不想放弃学习的专业,兰贵成感觉有卖身的感觉,他邀请文红旗去宿舍住时被她拒绝了,两人发生了争吵。兰贵成晚上去找刘玉才,刘玉才和胡晓欢慌忙起来,兰贵成找刘玉才商量工作的事情,刘玉才也建议先弄套房子,胡晓欢的看法正好相反,她和刘玉才也争吵起来,兰贵成起身就走了。 兰贵成和文红旗走在一起,他们去了部队约见周政委,在那里他们见到文红旗妈,文红旗说胡晓欢要请他们吃饭,红旗妈想让兰贵成尽快调动过去,她让他不要担心,可兰贵成认为分配不对口,她清楚他的想法,兰贵成不大愿意调动工作,他承认自己考虑的不周到,红旗妈针对生活的情况提出质疑。 兰贵成面对她的话有些无法辩解,文红旗在一旁替他说话。兰贵成出去后在文红旗面前夸起她妈来,吃饭时他一直说自己十几年学的自动化控制,文红旗让他不要说太多的话,方晨称他没听完。兰贵成酒后被文红旗扶着回去,他在路上吐了出来,一不小心还摔在树丛中,文红旗将他扶到刘玉才家中,胡晓欢慌忙端来醋给他喝。 兰贵成酒后一直强调他们硕士和博士,还在文红旗面前说起责任,他不想调动工作,文红旗听着他说的话有些伤心,她将他指骂一番,两人争吵之下文红旗还哭了出来。文红旗找她妈说兰贵成还是留在原单位比较好,她不想让他放弃专业,她妈也没办法,文红旗多次劝说。文红旗回宿舍后见兰贵成在包饺子,他不断地讨好她,还拿出买的鞋子给文红旗看,她说她妈走了,以后再也不管她的事情,文红旗对她进行安慰,他知道刘姐晚上不回来时将门锁上,兰贵成和文红旗将两支红蜡烛点上,两人这才圆房了。

  • 兰贵成和文红旗相约看谁拿到高级职称,她和他在散步时唱起了歌曲。文红旗母亲要回去了,她去送她时说婆婆要来了,她妈不以为然,她婆婆从包头来,文红旗妈想让她婆婆来见自己,她认为自己是有行政级别的,文红旗答应下来。兰贵成妈带着东西坐火车到来,兰贵成和文化红旗一起去迎接,贵成妈感觉文红旗不太会做家务,兰贵成向他妈提出去见红旗妈,他妈让他一开始就将规矩立起来。 兰贵成和文红旗在商量着双方母亲的见面之事,文红旗感觉他妈在摆姿态,兰贵成提出下馆子让她们见面。红旗妈精心打扮一番,贵成妈也穿上了新衣服过去,双方都准备了礼物给对方。文红旗妈和她坐着周叔叔着的车过去见面,双方坐在一起聊起家常来。红旗妈称贵兰妈为老徐,双方母亲都夸奖起自己孩子。 红旗妈在吃饭前说文红旗不够沉稳,贵成妈看法不同。红旗妈让服务员给司机打包送去饭菜,她之后掏出那本书送给贵成妈,她想以此来加深彼此的了解,贵成妈也拿出一本书给她,那是兰氏家谱,兰贵成和文红旗看出她们是针锋相对,两人也是没有办法。回屋后贵成妈让他带自己去厕所,兰贵成出去后才知道那兰氏族谱是编出来的。红旗妈也趁机说她妈的不对,她妈答应以后少见面。 饭后贵成妈和他没坐红旗妈来时候坐的车,在车上红旗妈对她说了自己的看法,洪波回去后说见完亲家很高兴。文红旗听周叔叔说有家国营企业准备要她,去了之后能分房子,这让兰贵成和他妈也很高兴。当文红旗知道她被分到医务室当护士时感觉不太妥当,那样会失去她的事业,贵成妈赞成文红旗调动工作,红旗妈认为文红旗应该在工作上有所建树,兰贵成也不同意让文红旗过去当护士。 红旗妈认为兰贵成说的太好了,这让贵成妈有些生气,兰贵成认为文红旗挺好的,他妈一心想要抱孙子。文红旗妈对她嫁给兰贵成感觉不满意,还希望她早些离婚,她妈有些生气,但拿她也没办法。文红旗和兰贵成回宿舍时见到室友挂窗帘睡觉,双方还约定了规矩。兰贵成和文红旗睡在一起,他们感觉拉窗帘挺好。兰贵成和文红旗醒来后分别去他们妈那里照看。

  • 兰贵成将文红旗准备的茶叶拿给他妈,他妈也把治风湿病的药给他,她在这儿看彩色电视比较舒服,兰贵成想给他妈一些钱回去买一台。文红旗让她爸好好管一下她妈,她爸随后给她妈打去电话。兰贵成说起家中王阿姨之事后他妈要急忙回去。医院院长让柏文秋退房子,她清楚是自己做的不对,院里还给她处分。 王书记让文红旗过去趟,同事劝她说话时要慎重,院长决定将那套平房正式分给她,这让她很意外。文红旗出去后被柏文秋指责,柏文秋认为她是以权压人,她对她的话很生气,柏文秋让文红旗当着大家的面将话说清楚,文红旗听完后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文红旗见到她妈后愁眉苦脸,她妈知道她和兰贵成都爱自己的职业,还提出长征医院分房之事,文红旗这才知道她妈去找了老战友,她感觉住在那房子里会被人戳脊梁骨。 文红旗送她妈去火车站,她去找兰贵成时见他很忙,他正在准备德国博士论文的答辩。兰贵成见到文红旗后也顾不上,刘玉才将情况说给她。刘家老二不打算腾房给文红旗,他还拿着刀耍横。文红旗看完他家的情况后也感觉自己不能要那房子,胡晓欢建议她回去后和兰贵成商量一下。文红旗向兰贵成说起房子之事,他说那房子说什么都不能要。 文红旗感觉兰贵成不够男人,他听完不太乐意。兰贵成叫她去睡觉时她坐落那里,他近期是太累了,晚上睡觉时遇到查房的人,兰贵成过去将房门打开,文红旗说他们夫妻,还说只是周末来住,查房的人侮辱了兰贵成,兰贵成和他们争吵起来,等他们走后文红旗要拉兰贵成进屋时被他拒绝,兰贵成重重地将衣服摔在地上,文红旗站在那里哭起来,在好心人的劝说下兰贵成跟着别人走了。 兰贵成让老赵大哥领他去房管科见一下老吴,他答应下来。兰贵成问完老吴后才知道是柏文秋举报所致。兰贵成回去后不打算去单位,他要踏上去德国的征程,文红旗看着他的样子感觉有些害怕,兰贵成站在那里说小院的房子他们不要了,他感觉他们太欺负人了,可文红旗坚持想要,她看着他的态度后哭着跑开。文红旗将情况说给胡晓欢,方晨劝着她应该早些盯着分房的事情,胡晓欢劝她认真考虑一下将来,方晨感觉胡晓欢的话太离谱。兰贵成找刘玉才倾诉心声,他开始担心和文红旗之间的婚姻。

  • 兰贵成担心爱情能否让两人走的很长久,文红旗见到兰贵后指责他跑去钓鱼,他感觉自己没本事还打起自己脸来,文红旗听完后哭起来。兰贵成收拾完东西要离开时见文红旗拿着相机给他拍照,他冲过去抱住了她,他看出她不生气了,文红旗将相机送给他,她不打算要医院里分的那个平房了。文红旗看着兰贵成坐车离开,他跑回来告诉她有空可以下馆子吃饭,不要总是吃食堂,文红旗见他走后站在那里哭了出来。 文红旗找书记说房子之事,她让领导按原来的方案分房。文红旗工作时向柏文秋说起小院房子的事情,柏文秋认为她是人身攻击,还要去领导那里告状,柏文秋听完有些惊慌地离开。柏文来让文红旗干活时文红旗说自己是针眼,她说自己眼睛不舒服,文红旗公开和柏文秋挑战,她不会连累大家。文红旗工作时有了呕吐的反映,她感觉是工作累的。 文红旗到医院后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写信告诉了兰贵成。刘玉才买着水果回到家中,兰贵成打国际长途给刘玉才,刘玉才想和李洁一起去看文红旗,这让胡晓欢听后有些不太乐意。李洁将她的身体情况说给刘玉才,他听后很高兴,他将买的水果给她吃。文红旗找柏文秋请病假,她将怀孕的事情说出来,柏文秋没同意她的要求。刘玉才和李洁带着水果去医院看望文红旗,他让她有事的时候可以随时找自己。 刘玉才要带着李洁去医院查看,大夫说她没怀孕,只是例假来晚了几天。李洁回家后有些生气,她让刘玉才多敲几下后背。兰贵成从德国归来,这让文红旗十分高兴,房子又成了大问题,兰贵成向文红旗提议说孩子先不要,他感觉胡晓欢说的很对,兰贵成等分房后踏实地要个孩子。文红旗很想到第一胎,她担心以后不能再生,兰贵成的话让她有些担心,他想站稳后再当父母,她实地是舍不得,她想先放到爷爷奶奶那里。 文红旗骂了兰贵成后跑去给她妈打电话,她将不要房子的事情说出来,这让她妈很担心,文红旗急忙之下将电话挂断。红旗妈给胡晓欢打电话询问情况,兰贵成向刘玉才倾诉,刘玉才劝他把孩子一定要保住,兰贵成要好好地想一下。兰贵成想后找文红旗下馆子吃饭,他全听她安排。文红旗吃饭时哭了出来,兰贵成知道是他不好,她让他陪自己去打胎。兰贵成陪文红旗去医院,他看到别人孩子后冲到手术室里说要那个孩子,文红旗出来后高兴地和他离开。

  • 兰贵成带着文红旗回去时被红旗爸妈质问,她妈认为他们做事太轻率,刘玉才也打电话给兰贵成家人,贵成爸妈来到后见到他们都在那里,双方家人这一次是第一次聚齐见面。贵成妈指责文红旗,红旗妈认为是兰贵成的主意。贵成妈拿出蜂胶给文红旗喝,双方家长都等着抱孙子,贵成妈和红旗妈两人对于打胎的问题上争吵起来,红旗妈让兰贵成将事情说清楚。红旗爸感觉争吵一下挺好,他感觉到自己老了。 兰贵成和文红旗两家在一起吃饭,双方都是为了保住孩子才来的。兰贵成单位的老顾帮忙替他在厂里要了一间过渡房,文红旗看到后感觉又阴又潮,那里以前是厨房,他们看到两个小朋友来到屋里,到她们家后见到了邻居,邻居住的也挺挤。文红旗让兰贵成好好将房子收拾一下,他们准备让刘玉才和胡晓欢等人来帮忙。 兰贵成将那间房好好地布置了一下,文红旗看到后很高兴,她感觉到了他的浪漫,这下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睡大床了。兰贵成和文红旗幸福地过着小日子,他骑自行车带她去上班。胡晓欢感觉文红旗在过渡房里坐月子不合适,还建议她去单身宿舍,文红旗不想那样做。在胡晓欢的建议下文红旗想买尼康的相机送给柏文秋,兰贵成知道后十分不赞成。 兰贵成和文红旗争吵起来,她认为他太过自私,兰贵成只好拿着东西出去。兰贵成见到刘玉才后看到他从老家里捎来的核桃,他感觉柏文秋的心太黑,但房子的问题还是大事。文红旗这才明白没房子的坏处,她有些后悔,她把想法说给兰贵成,还想去求柏文秋,在兰贵成的劝说下,文红旗决定不能低头。 兰贵成送文红旗去上班,他在回去的时候在车上睡着了,等睡来时发现坐过了,翻包时发现钱包也不见了。柏文秋将后勤处处长的话说给文红旗,她担心她住在单身宿舍,还提出在兰贵成家里生孩子。兰贵成和文红旗做饭时收到老奶奶送来的苏子叶,她感觉十分幸福。兰贵成爸妈带着东西去披肩他和文红旗。

  • 文红旗的手上起了冻疮,院里的小朋友看到后向她问起来,她去洗衣东西时发现水管冻住了。刘玉才和他媳妇李洁带着东西去看望文红旗,李洁闻到屋里都是尿布味儿,她感觉那味儿不好就急忙要走,刘玉才只好跟着回去。贵成妈很羡慕李洁家有房子住,这让文红旗听了后心里有些不满,兰贵成出去对她好言相劝。兰贵成感觉小成有些发烧就带着他去了医院,医生诊断他可能得了肺炎。 刘玉才将李洁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兰贵成,兰贵成去医院时看到文红旗母女和他妈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李洁妈去她家提出想将两套小房置换成大房子时被她数落一番,她妈生气离开。兰贵成妈感觉家里的屋子太破,她想带着文红旗和兰小成回内蒙,那里有暖气,文红旗同意了,她想给她妈打电话时被婆婆阻止。 文红旗给她妈打电话说要过几天要去包头住几天,她不相信她的话,还认为是她婆婆的主意。兰贵成去看望刘玉才和李洁,他看到她啥都不想吃,她怀孕两个月了,还说刘玉才已将婴儿房都收拾出来了,兰贵成看完后很羡慕。文红旗打完电话回去后向婆婆说了情况,她不会撒谎。 文红旗都按婆婆说的去做了,兰贵成已买好回包头的票,他妈坚持要带着兰小成回包头,还说文红旗是否回去都无所谓,这让她很生气,兰贵成回去后看到她生气就过去安慰。兰贵成妈进门时见兰贵成和文红旗正在亲热,三人都有些尴尬,兰小成躺在床上笑起来,贵成妈对文红旗说要抱着小城出去两个小时,她这样做是故意给兰贵成和文红旗腾地方。 兰贵成清楚他妈的意思,他要和文红旗亲热时被她阻止,两人争吵起来,她突然没了心情,还为房子的事情争执着,文红旗有些生气地离开家中,她在公园里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起身时险些摔倒。等文红旗回到家后晕倒地上,她被送入医院醒来后见到她妈在床着,这才知道自己得了急性乳腺炎,她妈看到她满手满脚的冻疮后很心疼,两人都哭起来。兰贵成和他妈抱着小成去看望文红旗,红旗妈指责了兰贵成。文红旗妈和兰贵成妈争吵起来,她妈建议让小成吃奶粉,她要把文红旗母子接回成都。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31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