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的丑爹 别名:开心“丑”老爹/我的老爹 电视剧

7.9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0

语言: 国语

导演: 单联全

类型: 家庭 / 都市 / 剧情

简介: 《我的丑娘》讲述的是在“儿嫌母丑”的现实下亲情与道德的碰撞,而《我的丑爹》将是从“子嫌爹丑”的情节中展开亲情和谐的大主题。乡下农民汪木根家境虽不富裕,但为了培养儿子成材,他从来都是苦中有乐。...展开
分集剧情
  • 英俊的农民工汪保强偶然在电视剧中客串了一次群众角色,于是也做起了明星梦.他打电话给乡下种地的丑爹汪木根,要了一万块钱报考影视学校。跟他一起报名的民工肖杉冬因为谎称自己父亲是乡长,母亲是养殖场场长,受到钱主任青睐,而实话实说的汪保强却备受冷落。 号称“孙悟空”的孙静香大闹影视学校,她怀疑当老师的丈夫朱文涵与学生白可欣搞师生恋,又追到锦程公司暴打了白可欣。朱文涵正求学生白可欣帮他打印书稿,二人本无特殊关系。听说糟糠之妻“大闹天宫”,气得朱文涵回家要与孙静香离婚,女儿琳琳见此景,生气地摔门离家出走。 钱主任让肖杉冬给导演送海参,并介绍他到剧组演一个小偷。肖杉冬演戏时被明星打伤额头,他哀叹自己的父亲不真的是乡长,梦想着有一天能有钱送大礼,让编剧在戏中给自己写个主要角色而一炮而红。 汪保强听者有心,又打电话让丑爹再凑一万块,他想求朱文涵给自己写个角色。丑爹为难地告诉汪保强家里已没钱了,汪保强怒斥丑爹既然没有能耐,就不该把自己生出来。 丑爹虽难过,但为儿子有出息,他变卖了家当,凑了一万块钱,用铁丝串起三十二穗青玉米背着,匆忙进城给儿子送钱,不料遭到汪保强迎头一棒。

  • 丑爹来到学校给汪保强送钱,汪保强看见丑爹寒酸的样子,怕同学笑话,谎称丑爹是自己的老乡。丑爹虽心中难过,但强装笑颜离开学校,他在桥洞下避雨,与流浪狗作伴,开始了在城里捡破烂卖钱供儿子上学的艰难生活。 朱文涵的表妹朱玉亭因家中落难,从香港来到内地,在锦程公司做文员,与白可欣做同事,暂住表哥朱文涵家。她把也是从香港来内地发展的恒丰国际贸易公司老总、她的师哥肖波介绍给白可欣做男朋友,遭到拒绝,这让朱玉亭对白可欣同朱文涵之间的关系产生怀疑。 汪保强用丑爹凑来的钱买礼品到朱文涵家送礼,求朱文涵给自己写个角色好出名,被正与朱文涵冷战的孙静香赶出门去。汪保强为讨好孙静香,爬到屋顶,冒雨修好朱文涵家漏雨的屋顶,这让孙静香十分感动。而在此时,浑身透湿的丑爹正搂着流浪狗在桥洞下啃着青玉米,他流着泪,给同命相连的流浪狗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要强”。 肖波一直追求朱玉亭,他到朱文涵家来请朱玉亭喝咖啡,看到朱玉亭给汪保强换湿衣服,心里很妒忌。肖波询问汪保强的出身,汪保强出于虚荣心,把肖衫冬的谎话重复了一遍,谎称丑爹是乡长,把去世多年的娘说成是养殖场的场长,家中还有两栋小洋楼。这使朱玉亭对汪宝强刮目相看。 肖波请汪保强喝咖啡,告诫汪保强离朱玉亭远一些。汪宝强第一次进入高档的咖啡厅内消费,他惊羡不已,梦想着早一天能当上明星,让丑爹过上洋人般的生活,还要娶一个像朱玉亭一样漂亮的老婆。 心中郁闷的白可欣在雨中茫然漫步,与同样心情郁闷的朱文涵不期而遇。 孙静香出门去寻找琳琳,恰巧看见朱文涵与白可欣一同乘出租车离去。孙静香没有追上朱文涵,回到家中向朱玉亭哭诉。朱玉亭打电话给白可欣,得知朱文涵正在白可欣家里审书稿。孙静香在电话中大骂白可欣,朱文涵只好向白可欣赔礼。 白可欣向朱文涵表达了对恩师的崇敬之情,并送给朱文涵一个装有白茶花的香囊留作纪念,不料想一个小小的香囊却引起轩然大波。

  • 朱文涵拿着白可欣送的香囊感慨万千,想到自己多年来在事业和婚姻上的不顺心,借酒浇愁,突发脑溢血。白可欣忙把朱文涵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不知情的孙静香仍在街边卖肉夹馍,丑爹捡破烂路过,见到肉夹馍饥饿难忍,就坐在路边啃起青玉米。 孙静香见玉米很新鲜,要用肉夹镆换丑爹的青玉米。丑爹用剩下的二十八穗青玉米换了孙静香二十八个肉夹馍,丑爹因为每天都能到孙静香的小吃摊,吃上一个热乎乎的肉夹馍欣喜不已。 孙静香拿着青玉米回到家中,碰见汪保强买来装修材料为她家修屋顶。汪保强看见孙静香手里用铁丝串着的青玉米,断定丑爹还在城里,就撒腿跑去找丑爹,但不见丑爹的踪影。原来丑爹为怕影响市容,自己在海边搭了个窝棚,和流浪狗“要强”长住下来。 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白可欣哭着打电话告诉了朱玉亭。朱玉亭和孙静香火速赶到医院。白可欣为不再引起矛盾,她黯然离去。 白可欣来到海边,站在礁石上痛苦自责。在海边捡破烂的丑爹误以为她要自杀,就机智地借跟小狗“要强”诉说自己的经历来开导白可欣。白可欣顿悟,她把手机连同自己的记忆抛向大海。丑爹赶紧下海去捞手机,白可欣已不知去向。 肖杉冬为当明星偷钱买海参给钱主任送礼,被警察抓捕。他悔恨地忠告汪保强没有做明星的资本,不要再做明星梦。但汪保强更坚定了要当明星,出人头的决心。

  • 汪保强又买了礼物再次来到朱文涵家,从朱玉亭口中得知朱文涵已住院,缺人护理,汪保强自报奋勇,主动要求照顾朱文涵。这让孙静香和朱玉亭对汪保强的印象更好,孙静香承诺在朱文涵病好后,一定让朱文涵后汪保强写个好角色,汪保强更殷勤了。 丑爹如约到孙静香的小吃摊去吃肉夹馍,发现孙静香没来,以为是碰上了骗子,只好饿着肚子去捡破烂。丑爹在小区里捡破烂时,听到居民家中传出电视的声音。他偷趴在窗前看电视,想看看电视里有没有儿子汪保强。女主人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发现了窗外的丑爹,她大呼“抓流氓”。丑爹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丑爹说出实情,警察要到汪保强的学校证实情况,丑爹哭着下跪祈求警察千万不要让儿子跟着丢人。警察了解实情后,放走了丑爹。丑爹坐在海边窝棚里,搂着小狗“要强”大哭了一场。 白可欣回到锦程公司,向女老板陆琪递了辞呈,又变卖了自己的房子,一个人孤独地离开了这座城市。朱玉亭从陆琪那里得知白可欣已经辞职,不知去向,更对白可欣和朱文涵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在汪保强的细心照料下,朱文涵出院了。孙静香对汪保强赞赏有加,有意要让朱玉亭与汪保强交朋友。朱玉亭对汪保强也产生了好感,顺口问起汪保强的家事,汪宝强怕丢面子,依然说丑爹是乡长,家里很有钱。可分开后,他很后悔不该再次说谎话,他已看出朱玉亭对他的爱意,他也爱上了朱玉亭,他没有勇气道出实情。汪保强坐在路边矛盾不已,捡破烂的丑爹从汪宝强身边走过,彼此都没有发现对方。 孙静香在给朱文涵洗衣服时发现了裤兜里的香囊,断定是白可欣送给朱文涵的定情物,她哭着跑出屋外。 丑爹给汪保强汇了生活费,汪保强又买了礼品来看望朱文涵。孙静香恼怒地告诉汪保强,她再也不管瘫在床上的朱文涵了,让汪保强也不再抱有幻想了,汪保强大失所望,手中的礼品落在地上。

  • 丑爹每天到街上捡破烂,都把自己打扮得利利索索的,他不想影响市容。他看到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把垃圾桶周围搞得很脏,就主动帮着收拾。捡破烂的老太太对他另眼相看,提出要与丑爹搭个伴,丑爹吓得调头就跑,他只想着给儿子挣学费,根本不敢想女人。 汪保强从朱文涵家回到学校,发现学校已被封,校长携款潜逃。汪保强的明星梦破碎,他买来了一箱啤酒坐在海边,边哭边狂饮,而他扔在海里的啤酒罐被丑爹捡到了,欣喜的丑爹自语地:“发财啦!” 锦程公司的女老板陆琪让朱玉亭到劳务市场给她雇一个别墅的管理员,朱玉亭碰到了又在街头揽活的汪保强。汪保强碍于面子,欺骗朱玉亭说自己宁愿在城里生活打工,也不想躲在当乡长父亲的羽翼下生活,这使朱玉亭对他更加赞赏。 朱玉亭介绍汪保强到陆琪的别墅做管理员,陆琪对汪保强十分满意。汪宝强做了农家饭给陆琪吃,陆琪更加中意憨厚的汪保强。 孙静香听说汪保强自力更生,在陆琪的别墅把管理工作做的非常好,就极力撮合朱玉亭和汪保强交朋友,并亲自给汪保强打电话牵红线,汪宝强惊喜万分。 汪保强和朱玉亭开始约会了,可他囊中羞涩,给朱玉亭买了很贵的高级饮料,却给自己买了最廉价的矿泉水。为了面子,他对卖饮料的人谎称,高级饮料是给自己喝的,而廉价的矿泉水是给狗喝的!朱玉亭埋怨汪保强不该买不一样的饮料,汪保强却说自己只爱喝矿泉水。 丑爹帮人推车,捡到一把破椅子,被一个老板看中,要以六百块钱的高价买丑爹这把旧椅子。丑爹以为这个老板是可怜自己,为了对得起老板,他买来了锯、木板、油漆,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将破椅子修理、油漆一新。不料老板来拿椅子时,却痛苦地埋怨丑爹把一件珍贵的文物毁掉了。 丑爹后悔自己没有文化,不识宝,老板被丑爹的善良和质朴所感动,椅子没要,反倒又塞给丑爹一千块钱。 丑爹将一千块钱赶紧邮给汪保强做生活费,他不知汪保强此时正拿着他邮来的钱,带着朱玉亭进出高档酒吧,还给朱文涵买来了高档补品。 孙静香夸赞汪保强是又有钱,人品又好的小伙子,朱玉亭虽然喜上眉梢,但心里对汪保强还有一些不放心。

  • 孙静香听朱玉亭说对汪保强还不放心,就让汪保强领朱玉亭回乡下看一看。汪保强撒谎说他已经跟父母发过誓,如果自己不干出个样来,就不回家见爹娘。他的谎话反而使孙静香和朱玉亭觉得汪保强是一个有骨气的小伙子。 陆琪酒醉回到别墅,汪保强把陆琪搀到了客厅。酒醉后的陆琪枕着汪保强的胳膊睡着了,汪保强一动也不敢动。 朱玉亭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汪宝强,肖波打来电话约会朱玉亭,朱玉亭告诉肖波,她已经有了恋人。肖波非常意外,他不明白自己除了是离过婚的男人之外,到底哪里比不上汪保强。 陆琪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枕着汪保强的胳膊,十分尴尬。当她知道汪保强一动不动地坐了一夜时,又十分感动,对汪保强有了更好的印象。陆琪掏出银行卡交给汪宝强,让他买几件像样的衣服穿。 汪保强用陆琪赏给他的钱,给朱玉亭买了很多高档衣服,朱玉亭提出要和汪宝强回乡下拜见双亲,汪宝强撒谎说,因为父母不同意他娶没有经济实力的朱玉亭,所以已和父母断绝了关系。 朱玉亭将信将疑,但孙静香却觉得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能撒谎,而汪保强也不会撒谎。她又给朱玉亭出了个主意,让朱玉亭逼汪宝强在城里买房结婚,说汪保强为了跟父母要钱买房子,就一定会妥协,就一定会带朱玉亭回乡下去拜见双亲。 朱玉亭跟汪保强约会时,故意吓唬汪保强,称如果汪保强不在城里买房子,那他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汪保强愁得唉声叹气。 陆琪的两个亲弟弟从台湾来到内地,找到了陆琪的别墅,跟陆琪索要钱财。汪保强为保护陆琪,受到陆琪两兄弟的暴打。陆琪十分内疚,为了报答汪宝强,她说可以答应汪保强所有的要求。汪保强假意说自己想在城里给乡下的父母买一套小房子,让父母享享清福。陆琪大方地为汪保强买了高档住宅。 陆琪出国治病去了,汪保强把陆琪给他买的新房,告诉朱玉亭说这是他自己特地为她买的新房,朱玉亭欣喜万分,从此对汪保强深信不疑。 除夕之夜,汪保强和朱玉亭在新房里幸福地吃着年夜饭,朱玉亭让汪保强给乡下的双亲打电话拜年,汪保强谎称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而拒接电话,朱玉亭哭着喝了许多酒。汪保强背地里打电话回乡下,得知丑爹也没在家中过年,愧疚而痛苦的汪保强也喝醉了。 苦中作乐的丑爹用捡来的废油桶做成彩灯,他将海边的窝棚装饰一新。在寒冷的窝棚里,他抱着小狗“要强”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夜空中绽放的礼花。 丑爹搂着喝醉的小狗“要强”都睡着了,嘴角微笑着,而眼角却挂着一滴浑浊的泪。

  • 陆琪因病在国外需要休养一年的时间,朱玉亭和汪保强开始在陆琪买的新房里布置洞房。 丑爹在新房外的垃圾桶内捡破烂,汪保强从门内走出,顺手将可乐罐扔出,不巧砸在丑爹头上。丑爹与汪保强四目相对,十分意外。丑爹发现挽着汪保强胳膊的朱玉亭,他为了不给汪保强丢面子,转身就跑。 朱玉亭让汪保强赶快追上前去,向丑爹赔礼道歉。丑爹见朱玉亭没有跟过来,便停下脚步,问汪保强为什么不上学?汪保强告诉丑爹学校解散了,他已经找到了工作,并且有了香港女朋友。 丑爹逼问汪保强,有没有把家里的实情告诉朱玉亭?,汪宝强又撒了谎,说朱玉亭什么都了解。丑爹放心了,他决定回老家,不在城里捡破烂了。他将身上所有的钱都塞给了汪保强,自己牵着小狗“要强”沿着漫长的铁道线,踏上了归乡的路。 朱玉亭和汪保强确定了婚期,闻讯赶来的肖波大度地祝福汪保强和朱玉亭婚姻幸福。 朱文涵的病渐渐好了起来,他心里怨恨不辞而别的学生白可欣。而白可欣此时远在他乡,正用自己卖房子的积蓄做经费,来为朱文涵的作品《白茶花》寻找出版方。白可欣已经得了不治之症,她知道自己已经时日不多,决心在离世前实现对恩师的夙愿。 汪保强打电话告诉丑爹自己将要结婚的喜讯,丑爹兴奋地从三嫂家借了一百斤新鲜大米,背着进了城。可当他把大米送到汪保强的新房时,却被朱玉亭误以为是汪保强当乡长的爹派老乡来给他们送大米,丑爹这才明白汪保强没跟朱玉亭说实活,他含泪离去。 汪保强和朱玉亭举行了婚礼,丑爹只能在远处默默地偷看着。 丑爹自己买了新衣、新鞋,喜烟、喜糖,又延着漫长的铁道线走回了乡下。他笑着给村民们发着喜烟、喜糖,向村民炫耀着儿媳妇给自己买的新衣服。 众人都夸赞丑爹有福,而当丑爹回到自己的小屋后,他倚着木门,难过得放声大哭。

  • 丑爹回家后就病倒了,隔壁住的三嫂听见小狗“要强”的狂叫声,忙赶到丑爹家,救了丑爹。丑爹不让三嫂打电话告诉汪保强,病愈后的丑爹感觉自己不用再为儿子操心了,便在村里悠闲地散起步来,乡邻们也为操劳一生的丑爹不再辛苦而羡慕、祝福。 朱玉亭又提出要和汪保强回乡拜见公婆,恰巧陆琪从国外给汪保强打来电话,让他好好管理别墅,并许诺在她回国后,会给汪保强一个惊喜。此刻的老女人陆琪因为一生的情感挫折,已经对门当户对的成功男人失去了信心,加上身体状况不好,她幻想让没有能耐却很忠诚的汪保强做她的“小丈夫”,她并不知道汪保强此时早已和朱玉亭在她买的新房子里度着蜜月。 汪保强和朱玉亭有了可爱的儿子,取名“小铃铛”。朱玉亭让汪保强把小铃铛的照片寄给乡下的父亲。 丑爹收到照片后兴奋不已,他满村奔走相告,同时又开始了拼命干活挣钱,他要给未来的孙子攒学费,念大学,因为他深知没有文化的苦。 陆琪从国外回来了。一路上,她憧憬着汪保强跪地向她求婚的幸福场景。然而,当她找到新房时,却意外地发现汪宝强和朱玉亭连孩子都生了。 暴怒不已的陆琪将汪宝强一家三口赶出了新房,惊愧未定的朱玉亭得知是汪保强撒下了弥天大谎后,狠狠地打了汪保强一记耳光,哭着回到孙静香的平房。汪保强赶到孙静香家赔罪,被怒火中烧的孙静香一盆脏水泼了出去。 汪保强失魂落魄呆在街头,又被陆琪指使的人抓进密室。陆琪逼迫汪保强,要么做自己的忠实小丈夫,要么立即交出二十万赔偿费,否则将会死于密室里。 汪保强绝望中,又拨通了乡下丑爹的电话。惊恐万状的丑爹为救儿子,卖掉了房产和土地。乡亲们为丑爹鸣不平,原来汪保强并不是丑爹的亲生儿子,但丑爹为救汪保强,已经把老命都搭上了。 朱玉亭决心与汪保强离婚,肖波闻讯赶来,被朱玉亭赶出了门。孙静香开始后悔自己看走了眼,也劝朱玉亭和汪保强离婚,再和肖波结婚。 丑爹凑够了二十万元,救出汪保强。他狠打一顿汪保强后,用皮带捆着汪宝强,来到孙静香家,向朱玉亭负荆请罪。朱玉亭当众侮骂了丑爹,丑爹羞愧难忍,他想看亲孙子一眼,也被朱玉亭拒绝了。 丑爹绝望了,他将给亲孙子做的小铃铛挂在街门上,拖着沉重的双腿哭着离去。

  • 孙静香发现挂在门上的小铃铛,拿给朱玉亭看。朱玉亭觉得可能是丑爹留下的。当听说丑爹向海边走去时,朱玉亭担心了,她怕自己的言语对丑爹伤害太重,丑爹想不开寻短见,就拼命向海边跑去。 为儿子操碎心的丑爹再也禁不住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他要投海自尽。朱玉亭跳下海去救丑爹,丑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丑爹被送往医院,发觉已是癌症晚期。朱玉亭哭求大夫救丑爹一命,丑爹怕再花钱,竟逼着汪保强背着自己回到乡下。 汪保强知道丑爹为了救自己,已经卖掉了乡下的一切。一路上,他不知道把丑爹安置在哪里。丑爹让汪保强把自己背到保强娘的坟头上,说是他一咽气,就让汪保强把他埋在老伴的坟里。汪保强哭了,他恨透了自己。可是当汪保强走到村口时,却发现朱玉亭迎面跑来。原来朱玉亭断定丑爹回到乡下,就从肖波那里借了十万块钱,乘飞机提前赶回山村,把丑爹的老房子又赎了回来。 老七爷和乡邻们把丑爹的老房子重新恢复了原状,想让丑爹有一个落叶归根的感觉。丑爹觉得能在自己家的铺炕上咽气,他满足了。 老七爷熬好中药偏方给丑爹喝,丑爹不张口。朱玉亭和汪保强跪地求丑爹,丑爹也不睁眼。老七爷发火了,他也要给丑爹跪下,丑爹这才含泪喝下了苦药。 乘众人为丑爹准备后事的机会,自知时日不多的丑爹向朱玉亭说出了一个秘密,原来汪保强的亲爹在汪宝强两个月大的时候杀了汪保强的亲妈,后来被枪毙了。汪保强是丑爹在路边捡来的,丑爹不想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去,又不想让虚荣心本来就非常强的汪保强知道自己亲爹是杀人犯,丑爹让朱玉亭一定守住这个秘密。 朱玉亭听了这件事,对丑爹更加敬重。她决心要救活丑爹一命,像孝敬亲公爹一样孝敬丑爹。但丑爹只求一死,茶米不进。 朱文涵的病渐渐好了起来,孙静香每天为朱文涵熬药,但也无时无刻不恨朱文涵。她经常掏出白可欣送给朱文涵的香囊来嘲讽朱文涵,半身瘫痪的朱文涵敢怒不敢言。朱文涵更恨昔日的得意门生白可欣,恨她不该在自己病危时悄然离去。 老七爷的一副中药把丑爹从死亡的边缘拽了回来,丑爹没有死,他告诉老七爷,说自己在瞑瞑之中,见到了死去二十九年的老伴。

  • 老七爷见祖传的中药秘方见效,就赶紧又去给丑爹采药。但丑爹为了不再给儿女增添负担,拒绝再张口,甚至连水都不喝一口。汪保强找来村医给丑爹输葡萄糖,丑爹也乘人不备拔掉了针头。 朱玉亭为了迫使丑爹喝药,就将老七爷采来的中药熬了两碗,当着丑爹的面喝了下去,并声言如果丑爹再不喝药,她就每天都把这剧毒的中药喝下去,和丑爹一块死。丑爹无奈了,只好含着眼泪开始喝药、吃饭。 丑爹奇迹般地好转起来,能下床走路了。朱玉亭兴奋地把喜讯告诉了孙静香。孙静香还没听清电话,就被朱玉亭挂断了。朱文涵好心地让孙静香再把电话拨回去,不料又遭到孙静香借机一顿数落。 孙静香的女儿琳琳回家见状,警告孙静香不要再把朱文涵推给别的女人,孙静香一句也听不进去。 丑爹病好了,他不许朱玉亭和汪宝强再陪在自己身边,让朱玉亭抱着小铃铛和汪保强到西屋床上好好睡一晚。汪保强兴奋地铺好了被子,将鸳鸯枕头并排在一起。不料朱玉亭进屋却将小铃铛放在了两个人的中间。她告诉汪保强,如果不是看在孩子和丑爹的份上,她马上就和汪保强离婚。 从此,在丑爹面前,朱玉亭和汪保强显得恩爱如初。而在背后,汪保强和朱玉亭的中间,夜夜隔着小铃铛,他们俩实质上已闹了“家庭内离婚”。 同样闹着“家庭内离婚”的孙静香和朱文涵,每天也都在冷战中。孙静香一边悉心伺候朱文涵,一边对朱文涵羞辱不断。朱文涵虽然受尽孙静香的羞辱,但他仍然十分感谢孙静香对自己不离不弃。 玩世不恭的女儿琳琳见到朱文涵流出悔恨的眼泪,反倒笑了起来,戏称朱文涵流的是鳄鱼的眼泪。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40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