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血色残阳 电视剧 热度 919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5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柳云龙 董志强

类型: 爱情 / 悬疑 / 年代

简介: 民国初期。江南古镇陶家大院出了一件怪事,后院古井突然冒出绿水,伴着浓浓的腥气。大院里的人个个胆战心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谁都知道,过去犯了家法家规的陶家主仆,有好几个被扔进这口井里。大太太...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陶老爷在上海经商,六年没有回家了,突然寄来书信,说近日返乡,欲回家过六十大寿。陶家大院里的人,听到这个消息,表面上个个欢喜,其实人人心中恐慌。因为老爷不在家的这几年,二姨太、三姨太、四姨太和大少爷等人,个个行为不轨,他们背后所做的事情,都为家法所不容的,哪一桩事情犯了,都够严惩的,而陶家的家法之严酷,陶家人哪个不耳熟能详?轻者酷刑,重者扔进后院井中,况且那口井近日突然冒水,散发着一股腥气,显出不详之兆,谁人心里不恐慌?正在大家惶惶不可终日之时,突然一天早上,下人来报,老爷回来了! 众姨太打扮着,用一脸的媚笑掩盖着内心的恐慌,纷纷迈出各自的家门,在大太太的带领下,走出大门,来到院外迎接。只见台阶下停着两辆马车,头一辆马车上下来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脸色苍白,带有伤痕,自称是五姨太,众人知道老爷在上海娶了一个五姨太,可是谁也没有见过, 眼前的女子自称是五姨太,大家不好怀疑,就问她老爷在哪了。五姨太说老爷在后一辆车上,众人走上前,打开车帘,大吃一惊,车里是一具无头尸。大太太问五姨太,这是怎么回事?五姨太说,这就是老爷。说老爷带她回来,路上被土匪劫了, 土匪杀了老爷,并糟踏了她,大太太不信,她要审问五姨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少爷陶书远在县里教书,他是二姨太的儿子,思想进步,他的妹妹陶书玉是他的学生,她深爱着他二哥。陶书玉是三姨太的女儿。班里来了一个新学生叫苏永明,他鼓动大家闹学潮,反对袁士凯称帝。这时烧火的大贵来送信,告诉他们老爷死了,大太太要他们回家奔丧,可是两个人认为闹学潮比奔丧更重要,没有回家。 二姨太和永康钱桩王掌柜的合伙放印子钱的事情,被独眼管家发现。 四姨太突然遭了大祸,她的情人江参谋长骗了她的钱跑了。这笔钱是她拿给江参谋长合伙和码头六爷一起倒烟土的,现在江参谋长跑了,六爷找她来要人要钱,四姨太俱不知道,六爷不肯放过她,她吓得要死,求六爷千万不要张扬出去,如果张扬出去,她必死了。六爷说,不张扬可以,但她得赶紧想办法把钱还了。四姨太愁得要死。 三姨太在屋里问下人大梅子,苏家的人是不是都死净了,大梅子说确实都死净了。他们说的话,暂时谁也听不懂,可却可以听出来,三姨太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大少爷赌钱输了家里的印染厂。 于是人们都在想,老爷最好是死了。车上的尸首最好是老爷。这样他们就可以逃脱惩罚。 大太太在议事厅召来了陶家所有的人,准备动用刑法,审问五姨太。警察局的阎探长也来了, 在一边旁听。大太太要对五姨太动用最残忍的钉刺,五姨太太说,不用了,你们还是直接把我扔进井里吧。因为我肯定忍受不了钉刺。大太太决定把五姨太扔进井里,正要扔的时候,五姨太说,她有话要和大太太说,说完了再扔也不迟。五姨太和大太太到一个亭子里说了半天的话,大太太回来了,对众人说,这个女子,她是五姨太。众人诧异,不明白那个五姨太,对大太太都讲了些什么。

  • 老爷死了,人人都装着很悲伤,其实心里却都十分的高兴,因为从此他们再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可是他们所关心的是,这具尸体到底是不是老爷,那个叫仪萍的女子,到底是不是五姨太,而人们最关心的是那天五姨太到底和大太太都说了些什么,大太太没有把五姨太扔进井里。二姨太和四姨太二人私下里揣摩着,心里惴惴不安,三姨太表面沉着,却也在屋子里和下人大梅子猜测事端,她同样有不可告人的隐秘。自从那个五姨太进入大院,大院落就充满了恐惧的气氛,人人自危,人人都感到即将大祸临头。 独眼管家受大太太之命,去调查二太太和永康钱桩放印子钱的事情。 二太太吓得半死。 大太太找三姨太谈话,问她三年前替陶家去还债,那三万大洋到底哪去了。三姨太吱吱唔唔。 大少爷出现在赌场,安排人隐瞒一些事实真相,原来,大少爷说印染厂和那五百亩良田输掉了,都是假的,其实赌场都是大少爷的,他不过是通过这样的手段把家里厂子和乡下的五百亩良田弄到了自己手上。 四姨太派大贵到处寻找江参谋长。六爷又派人来逼债, 四姨太又急又怕。 二姨太贿赂独眼管家,独眼管家说出真实情况,大太太对二姨太在外面放印子钱的事情,已经十分清楚。二姨太求独眼管家帮她。 大院里人们开始不解,为什么突然间,人人如同大祸临头。 二少爷陶书远和妹妹陶书玉还在闹学潮,反对袁士凯称帝。突然一天苏永明知道了陶书玉是陶镇陶老爷的女儿,对她说,陶家欠他们家三万大洋,等陶老爷回来了,他准备去要,陶书玉感到吃惊。这时警方来镇压学生,大家逃散,二少爷和妹妹这才准备回家。 这时大少爷传出了一条消息,让众人吃了一惊。大少爷说,那个叫仪萍的五姨太,知道大院里所有人干的坏事,她把这些事情对大太太讲了,大太太才没有杀她,而大太太没有杀她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五姨太还知道陶家的一个大秘密,据说把这个秘密揭开了,陶家就富可敌国。这个富可敌国的秘密是什么,大少爷和几个太太并不关心,她们所关心的是,大太太如果知道了她们干的坏事,脑袋还能保住了吗?大太太的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多少人被她扔进后院的井里呀! 五姨太像一个无处不在的鬼魂,她让大院里的人处在了一片灭顶之灾的恐惧之中。 三姨太请五姨太吃酒,巧言盘问,都被五姨太化解。 有人在厨房下毒,厨子老五不知道,他把菜端了去,准备给三姨太和五姨太上菜。 厨子老五见到了五姨太,他吓得把手里的盘子掉到了地上,在他脑子里,五姨太太像一个人了,这个人的画像总在他脑子里闪现,她和五姨太简直就像一个人似的。一条狗上来抢吃地上的菜,当场被毒死。 五姨太和三姨太都很吃惊。三姨太说,这不是她下的毒。

  • 下毒的阴谋,是大少爷、二姨太和四姨太合伙设计的,但是因为厨子老五失了手,没有毒死五姨太,二姨太去问老五,五姨太像什么人,老五说他想不起来。 这时大少爷犯了家规,把外面的一个女子引进了家里,大太太把二人从屋揪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把那个女子扔进了井里,并狠狠惩罚了大少爷,并说他赌博输掉了家里的印洗厂,别以为她不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不光知道这件事情,大院里所有干的坏事,桩桩件件她都知道,她限三天内,每个人都自己招了,她就不追究,如果不招,她就要动用家法,看看哪个还能活命?刚才那个女子就是他们的下场。众人吓的个个魂不附体。 二少爷陶书远和小姐陶书玉回到了家里。二少爷对父亲的死去一点不感到悲伤,对陶家乱七八糟的事情不闻不问,他每天只是捧着书看,充满了无名的惆怅。母亲希望他能够过问家里的事情,更希望他能够掌握陶家的大权,他对此毫无兴趣。 陶书远偶然见到了五姨太仪萍,被她的容貌和气质打动。 小姐陶书玉是三姨太的女儿,她带回来了一条消息让三姨太和下人大梅子吃了一惊,书玉说那个姓苏的同学,打听老爷回没回来,如果回来了,要来要债,三姨太问大梅子,苏家的人不是都死绝了吗,这怎么冒出来个后人?二人为他们做过的一件事情,担心甚重。 大太太发布告示已经两天了,没有一个人前来坦白罪行,大太太找五姨太商量,问她怎么办好。五姨太说,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动用家法了。大太太问还拿谁开刀,五姨太说,大太太你心里已经有数了,何必再问我呢。大太太笑而不答。 二姨太知道了,大太太下一个就拿她开刀,她吓得想要逃跑,独眼管家知道了,让她镇静,说,事情放在他身上了,有他在,决不会让二姨太吃亏。二姨太将信将疑。 大少爷养病在床,护院丁大牙对他说,大太太可能知道了他把印染厂和乡下的五百亩良田弄他名下的事情,大少爷觉得这回他死定了。他恨死了五姨太。他去问五姨太,你怎么知道陶家这么多秘密,五姨太说她什么也不知道。 警察追捕苏永明,苏永明逃到了陶家大院。陶书远和陶书玉收留了他,苏永明才知道陶老爷真的死了。这时三姨太发现了苏永明,她让女儿撵他走,女儿不干,夜里阎探长带人来抓苏永明,苏永明逃走。在陶书远和陶书玉的帮助下,苏永明才得以脱险。陶书玉指责是母亲告的密,三姨太不承认。 大太太去护国军刘师长那吃酒回来,遇上四姨太,对四姨太说,江参谋长被刘师长崩了,四姨太以为大太太知道了她的事情,差点吓掉了魂。 大院里人人都在议论,大太太下一个准备拿谁开刀。 夜里,五姨太仪萍被关在柴房里,突然门开,闯进一个鬼怪,自称是老爷。吓得五姨太仪萍魂不附体。

  • 鬼怪劫了五姨太,扛着要把她扔进井里,被二少爷陶书远救了。二少爷见仪萍貌美质洁,产生了爱怜之心,劝她离开陶家大院,他可以帮她逃跑。可仪萍对书远却很冷淡,书远觉得这个人不可思议。 陶书玉对二哥说,这个女子是个祸害,自从她进了陶家大院,陶家就不得安宁,劝二哥离她远点。 大太太突然来到了大少爷的屋里,正在脱鬼衣的大少爷吓了一跳,以为大太太知道了他装鬼去劫五姨太的事,可大太太却没有提这事,大太太来是想对大少爷说,老爷不在了,这个家将来就靠他了,希望他能争气,挑起这个大梁。让他能带头把做过的坏事都说出来,以警示几个姨太,整治门风,重树家规,大少爷说他就输掉了印染厂,再没别的事情了,大太太却震唬他说,他还有事没讲,大少爷吓得出了冷汗。大太太还说,二姨太和永康钱桩和伙放印子钱,四姨太和码头上的六爷合伙倒烟土,这些事都瞒不过她,自己招了,把钱都退回陶家的帐上还好,不然,她一个不会饶过,把她们一个个都扔进井里。说完大太太走了。 陶书玉弄来了一辆马车,逼五姨太离开陶家,五姨太不干,陶书玉威胁五姨太,要杀了五姨太,陶书远赶到拦住了书玉,书玉对二哥十分不满意。 大少爷来到二姨太屋里,叫人找来了四姨太,说了大太太刚才的那番话,几个人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四姨太说,怎么大家都有事,就三姨太没事呢?二姨太说,谁说她没事,当年老爷叫她去还苏家的三万大洋,当天晚上苏家一家人都被人杀了,那三万大洋哪去了,苏家的人是不是三姨太派人杀的?这事提起来,还能是小事情吗?反正大太太不下手则罢,大太太要是下手了,谁也别想逃得过。 三姨太家的下人大梅子听到几个人的议论,跑回去告诉三姨太,三姨太也吓得半天不出声,脸上冒出冷汗。 四姨太由凤妹子和大贵陪着,夜里跑到野地,哭江参谋长,骂他念他,痛心疾首。六爷来了,六爷说,小白脸靠不住,要想过好日子,就跟他吧,让四姨太考虑,不答应也行,赶紧把把参谋长骗他的钱还了,不然就让四姨太陪江参谋长到阴曹地府团聚。 大太太找来了警察局的阎探长,要他帮助破案,因为大太太怀疑五姨太不是真正的五姨太,阎探长问她,既然知道五姨太不是五姨太,为什么那天不把她扔进井里?大太太说,因为五姨太说陶家藏了一份巨财,等时机成熟了,她会告诉大太太藏巨财的地点,大太太以前也听说过此事,所以就没对五姨太下手,留住了她的性命。阎探长明白了,大太太是想先整治了其他几个姨太,然后再对五姨太下手,大太太说,她正是这么想的。突然窗外好像有人在偷听,二人出去追,却没发现人影。阎探长提醒大太太要留意,他预感到,陶家还要出大事。 第二天早上,下人在院子里大喊,不好了,大太太悬梁自尽了。 众人大惊。

  • 大太太确实悬梁自尽了,可是谁都明白,这是他杀,而非自杀。一个下人突然喊,大太太还有脉,可大少爷和几个姨太太分别上前把脉,都说,没脉搏了,大太太确实死了。那么是谁杀了大太太呢?大少爷说,是五姨太杀的,众人都说,是五姨太杀了的,因为大太太要把五姨太扔进井里,五姨太怀恨在心,就下了毒手。五姨太说她不是凶手,可她没法证明他不是凶手,这时二少爷陶书远说,他能证明,因为五姨太昨天晚上被一个鬼怪劫了后,睡在他的里屋,一夜没有出屋,怎么会杀了大太太,何况她一个弱女子,就是想杀大太太,又怎么是大太太的对手?众人再无话可说。 大太太死了,大家心里又是一番轻松。 可到底谁是凶手呢?几个姨太和大少爷私下里互相猜疑。大少爷说最不可能杀害大太太的就是他,因为他是大太太的亲生儿子,他怎么可能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二姨太说,那不见得,实话告诉你吧,你是要来的,不是大太太亲生的,大少爷说,他知道自己的身世。 二少爷书远来见五姨太,仪萍对他还是冷淡。书远说她不近人情,他两次救了她,竟然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还如此的冷淡。仪萍说,我没让你来救我,你救我是你愿意,你原意做的事情,还要我来感谢,实在也没道理,气得书远没话说。陶书玉来了,拉走了二哥,她问二哥,是不是爱上了这个女人,陶书远否认。 厨子老五来送饭,问五姨太,大太太到底能是谁杀的。五姨太很反感,说她不想知道这件事情,反正大姨太死了,谁杀的又有什么关系。厨子老五说,他知道是谁杀了大太太,是独眼管家杀的。五姨太一惊。 阎探长带着警察来了,要查明到底谁是凶手。众人被聚到议事厅,开始清查,五姨太突然站起来说,她知道是谁杀了大太太。众人大惊。 五姨太分折了每个人面临的危机,推理出,每个人都有可能杀了大太太,于是她描述了每个人杀害大太太的细节,逼真的很,让所有的人都无法逃脱。最后她说,每个人都是凶手,每个人又都不是凶手,要想把这件事情搪过去,只有一个办法,既顾全了陶家的面子,又解脱了所有的人,那就是大家必须认定,大太太是自杀,而非他杀,不然此事麻烦无比。大家都赞同了她的意见。可是阎探长不干。阎探长说他回去无法交差。五姨太说,恰恰相反,如果说大太太是自杀,阎探长却很好交差,假如说大太太是他杀,反倒不好交差了,他杀凶手是谁?查不出凶手,你阎探长如何交差?阎探长觉得五姨太说的有道理,也就认了,拿了大家给的金条回去交差了。 一场危机过去了,大家不得不佩服五姨太处理事情的能力,使所有的人都得到了解脱,可大家又不能不恐惧,这个五姨太如此厉害,她到底是什么人,她来陶家干什么来了?人人无法说的清。 二姨太感谢独眼管家,因为大太太查出了她和永康钱桩放印子钱的事,准备拿二姨太开刀,独眼管家为了解救二姨太,才杀了大太太。二姨太问独眼管家为什么帮她,独眼管家说,没什么,就是想帮她。二姨太疑感不解。 二少爷陶书远来到五姨太房间,对五姨太说,我知道,你不是五姨太。 五姨太一惊:你怎么知道。

  • 二少爷陶书远说五姨太不是五姨太,五姨太问他有什么根据说出这样的话来?陶书远 说,他最近几天观察了五姨太,说五姨太做事精明,说话有条理,以她这样的人,既便是嫁给了老爷,老爷死了,她不会留在陶家的,她怎么会能为陶家守墓呢?他认为陶院大院就是一座墓地,这墓地将要埋藏所有的人。她五姨太只能是掘墓人,而决不可能是守墓人,他说他想知道真相。 五姨太对陶书远说,事情肯定有真相,可是现在告诉你,真相也是假相,真相假相总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的,只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你妹妹书玉说的对,我是一颗丧门星,你离我远一点,不然你会倒霉的。 陶书玉把苏永明藏在芦苇荡里一个打鱼的棚子里,她每天给苏永明送饭,她告诉苏永明,她爱上了他二哥,苏永明吓一跳,说这怎么可以,这不是乱伦吗?陶书玉说,她和二哥书远没有血缘关系,苏永明问她为什么这样说,书玉不肯说。 五姨太到一片竹林里,墙外有一个声音对她说,要小心二少爷爱上你,他爱上你你会很麻烦的,并告诉她,下一步,要想办法获得权力,只有得了陶家大院的权力,才能够达到目的。五姨太说她明白了。 厨子老五在偷听,被五姨太发现。老五问五姨太你到底是谁,五姨太说你没有权力问我。老五说,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 大太太死了,陶家没有了当家人,谁来当家,大家一时各揣心腹。四姨太的丫环风妹子说,陶家不是过去的陶家了,要钱没钱,要势没势,这当家人谁当谁倒霉,大太太要不叫是当家人她能死吗?四姨太觉得风妹子说的有道理,她首先不想作当家人,以她话讲,谁爱当谁当,谁当谁倒霉。这时六爷来催债,大少爷替四姨太挡了,四姨太很感激。她对烧火的大贵和风妹子说,其实大少爷这个人不错。 二姨太倒是想作当家人,可她怕别人不推举她,独眼管家却劝她说,争一争可以,可不能真当,真当了遭罪的,要通过争当家人占到便宜是目的。二姨太觉得言之有理。 真正想作当家人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大少爷,一个是三姨太。 三姨太去问五姨太,陶家谁作当家人最合适,五姨太说你最合适,并答应帮助三姨太得到权力。三姨太问她怎么帮,她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大少爷觉得他是陶家的长子,老爷不在了,大太太不在了,这陶家的当家人理所当然就应该是他,所以他就张罗着要出面主持家政了。 三姨太用钱贿赂二姨太和四姨太,要她们推举她来作当家人,两个人收了三姨太的钱,可是推举当家人的时候,二姨太却出人意外的同意大少爷,四姨太借坡下驴,也同意了大少爷,这让三姨太十分的意外。

  • 二姨太和四姨太同意让大少爷作当家人,遭到了二少爷陶书利和小姐陶书玉的反对,历数了他的种种恶行,五姨太也站起来,把大少爷那天晚上装鬼劫她的事情说出来,无论怎么讲,她是五姨太,是长辈,大少爷竟敢在夜里装鬼戏弄她,是何等的无德。又说,家里的印染厂和乡下的五百亩良田,到底是输了,还是假输转到了他的名下,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二姨太和四姨太见大少爷确实做不了当家人了,又转过舵来,同意三姨太作当家人,这样,三姨太在五姨太的帮助下,做上陶家的当家人,三姨太对五姨太心存一份感激之余的同时,也心存一份疑虑,五姨太为什么要帮助她呢?她找到五姨太,问她此事,五姨太没有回答。 大少爷没有做上当家人,他心里恨死了五姨太。 二姨太和四姨太因为得罪了三姨太,心里忐忑不安。二姨太当时收了三姨太的钱,其实就想耍戏一下三姨太,收了她的钱,也不推举她,让三姨太生气,因为她们之间过去有仇,她想通过这件事情报复她,结果没想到二姨太却做了当家人,她心里怎么能够安生得了?而四姨太是个没有主意的人,她见三姨太推举大少爷,她就跟着推举,现在得罪了三姨太,也得罪了大少爷,她这样胆小的人,能不怕吗?四姨太首先到三姨太的屋里,以祝贺为借口,加倍退还了三姨太当时给她的钱,并且说不推举三姨太,是二姨太的主意,而二姨太这时就在窗外,听到了四姨太的话,冲屋里和四姨太动手打了起来,一时闹得鸡犬不宁,大少爷进来拉架,把二姨太和四姨太都臭骂了一顿,四姨太觉得她对不住大少爷,因为大少爷毕竟帮过她,而且六爷将来找她麻烦,她不是还得靠大少爷帮忙吗?她主动到大少爷屋里去道谦,大少爷不爱理她。 二少爷陶书远明白了五姨太为什么要帮助三姨太做上当家人,她的目的是想让三姨太来收拾二姨太和四姨太,让陶家无宁日,陶书远问五姨太为什么对陶家这么仇恨?五姨太否认。 三姨太很大度,她很客气地说他一点也不生二姨太和四姨太的气,四姨太信以为真,可是二姨太说,她这是笑里藏刀,收拾我们俩的日子在后头呢。因为过去她们都得罪过她呀。 大院里本来就处在一片不安的气氛中,突然下人来报,大太太炸尸了,众人慌忙跑到停尸房,生生用磨盘压死了还有余气的大太太,大家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大院里的任何人都不愿意大太太再活过来。整个过程五姨太都看在了眼里,她的脑子里不断出现大太太当年指挥众人把一个女子扔进井里的画面,她内心独白,这是报应,一切罪恶都会得报应,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三姨太为了报答五姨太,安排她住了好房间,并且让大太太原来的下人小福子来待候她,并且对五姨太说,她知道五姨太不是五姨太,可她愿意承认她是五姨太,因为仪萍不是五姨太,一切都很麻烦,仪萍是五姨太了,就没那么多的事了。仪萍却说,三姨太的想法是先安顿了陶家目前的局势,然后倒出功夫来慢慢收拾她,三姨太笑笑,说五姨太你真聪明。五姨太对三姨太说,当前当务之急,是赶紧办丧事,只有把老爷和大太太的尸首入土了,陶家大院才能安定下来,三姨太说她也是这么想的。可三姨太说,在发丧之前最应该办的事情,就是让众人搞清楚,你到底是不是五姨太。 三姨太把陶家人都召到了议事厅,要审五姨太,看看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五姨太被下人带了进来。

  • 五姨太对众人提出的问题对答如流,无一点破绽,让众人不得不相信,她就是五姨太,可二姨太和四姨太心里边,还是不相信她是五姨太。 二少爷陶书远忍受不了家里的这种勾心斗角的气氛,决定回县里的学校,二姨太和三姨太都拦,也没有拦住,还是走了,陶书玉也跟着走了。他们找了苏永明一起回学校,路上被土匪拦劫,二人拼死掩护苏永明逃跑,他们落到了土匪手里。 陶书远和陶书玉落在土匪手里,以为必死无疑,没有想到,土匪并没有为难他们,只是让他们给陶家带一封信,二人虚惊一场,把信带回了家中。 陶家发丧,被镇上的警察所所长阻拦,崔所长的理由是老爷到底是不是老爷不清楚,大太太又死因不明,这样稀里糊涂就埋了,跟上司不好交代。就在这时,二少爷陶书远又带回土匪马一刀的信来,信上说,老爷没死,就在他们手上,如果拿来三千两赎金,他们就放人。众人大惊。 陶家大院里产生了两派,一派人认为赶紧张罗钱去把老爷赎回来,一派认为马一刀是敲诈,可能老爷早已不在了,他就是想讹陶家的钱,可是大伙又怕万一老爷没死,误了时机,老爷的性命可就难保了。大少爷坚持说要拿三千两黄金去赎,这时三姨太告诉大家,陶家已经败落,现在别说三千两黄金,就是三十两也拿不出了,所有的人都不信,三姨太把众人领到帐房,打开了帐簿看,众人一下泄了气,陶家果然已经亏空,帐上已经没有钱了,大家这才知道,外表看着繁华的陶家大院,其实就是一副空皮囊了。 陶家在阎探长的帮助下,还把丧事办了,可赎老爷的事情到底怎么办,谁也拿不定主意。 这时三姨太发现,女儿书玉爱上了她二哥书远,三姨太对女儿说,这事情不行,那是你二哥,陶书玉却说,她和陶书远没有血缘关系,这让三姨太很是吃一惊。陶书玉要求母亲撵走五姨太,二姨太和四姨太也觉得五姨太是祸根,自从她进了陶家,陶家就祸事不断,如果把她继续留在陶家,陶家不知还能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众人想出了一个主意,让五姨太去见马一刀探虚实,理由是五姨太和马一刀打过交道,如果老爷还活着,大家就凑钱把老爷赎回来,要是老爷不在了,也就不必让马一刀再讹去三千两黄金。大家以为五姨太不会答应这件事情,没有想到,五姨太说她可以去。 陶书远百般阻拦,五姨太执意要去。书玉对二哥不满。 五姨太只身乘马车前住黑云滨,凶吉难料。 路上,厨子老五赶车,他说出了五姨太的身世。他说五姨太根本不是五姨太,二十一年前,五姨太的母亲是陶家大院里一个女佣,被老爷占有了,生下了一个女孩,老爷很喜欢这个女佣,续了做妾,可是几个姨太太都反对,她们怕失了宠,于是就做了个假现场,让老爷相信女佣跟大厨杜师傅私通,老爷信以为真,一怒之下就把女佣和杜师傅扔进了井里,就在那天夜里,几个姨太合伙雇人把那个女佣的女孩扔进了大河,可是那个女孩并没有死,她就是你五姨太,现在你回来了,你是来复仇的。 五姨太大惊,可是她装作很平静,说,你说对了,可是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的?厨子老五说,将来我会告诉你的。

  • 五姨太来到黑云滨,住在一家客店里,风雨交加之夜,她听到了一阵口琴声,原来是二少爷陶书远赶来帮她。 大院里三姨太的下人大梅子问三姨太,你曾经保过五姨太,如果不是你告诉五姨太老爷的许多生活习惯,五姨太被审的那天就露馅了,为什么又要赶五姨太去黑云滨。三姨太说,那天出殡的时候,五姨太敢迎着崔所长的枪口往上上,她就看出了,这个五姨太决不是一个等闲之辈,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把她灭掉,将来就是大患。再说女儿书玉以死相逼,非要娘把五姨太赶走,当娘的也不能不理女儿的要求呀。 二少爷陶书远请五姨太进晚餐,用蒙汗药蒙了五姨太,五姨太昏睡不醒。等五姨太醒来的时候,陶书远已经不见了。 陶书远蒙住了五姨太,他是想拦住五姨太进黑云滨,他一个人单身前往,来到黑云滨探查虚实,不想被土匪抓住,正要对他下毒手之际,五姨太赶来,要土匪放了二少爷,一切事情由她来担。土匪说不拿钱来,二人性命都得丢,要把他们二人枪决,在生死关头,二人倾述了对对方的看法,却原来五姨太仪萍对二少爷陶书远也生了爱慕之心。可五姨太说,就是到了阴曹地府,他们二人也成不了姻缘的,二少爷问为什么,五姨太没有告诉他。 土匪们正要对二人开枪,阎探长带人赶到,击毙了几个土匪,救下了二人。二人大难不死,回到了陶家,可是谁也猜不出,阎探长是怎么知道五姨太和二少爷去了黑云滨,及时赶到解救了二人。三姨太设宴感谢阎探长救命之恩,同时祝贺五姨太和二少爷平安归来,席上才得知,到阎探长那里去报信的人竟是大少爷,大少爷要五姨太报答他,三姨太问怎么报答,大少爷口出狎言,三姨太制止他,他大怒,掀了桌子。 五姨太的平安脱险,使几个姨太更加惧怕她,觉得五姨太好像有一种不可战胜的力量,表面上看着她好像就是一个人,但却让人感到她并不孤立,她背后有人在帮她。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呢? 二姨太对陶书远去解救五姨太的事大发雷霆。 陶书玉更痛恨五姨太,半夜里拿着刀,要去除掉五姨太。

  • 陶书玉持刀进了五姨太的房间,还没有下手,就被一个怪形人吓跑了,陶书玉跑了后,那个怪形现了原形,原来是厨子老五。 二姨太训诉儿子陶书远,不许他和五姨太接近,更不许他对五姨太有爱慕之情,说五姨太是老爷的姨太,你要是和她好,是乱伦,这坏了陶家的门风,陶书远说仪萍不是五姨太,二姨太说,是不是五姨太也不许儿子跟她接近,说跟她接近,会倒大霉的。母子吵得一团糟。独眼管家在一旁劝,陶书远训诉他,不想二姨太恼儿子这样跟独眼管家说话,打了儿子。 因为五姨太的不可战胜,二姨太和四姨太都开始巴结她,讨好她,极力和她靠近,让三姨太心里不舒服,三姨太怕他们真的结成同盟,她就没有立足之地了。于是她想了一招,要把大逆不道的大少爷填进井里,杀鸡给猴看。 二姨太和四姨太都求情,唯有五姨太一言不发。大少爷恨透了五姨太,眼看着大少爷就要被填进井里,三姨太叫停了下来,大少爷吓得尿了裤子。三姨太笑笑离去。众人不明白三姨太这是演得什么戏。 四姨太觉得自己没有靠山,就想办法和阎探长接近,她从阎探长那里得知,所谓马一刀的信,是三姨太伪造的,她就是想通过这样的办法敛财,并想趁机杀掉五姨太,没想到让大少爷坏了事情,所以她要把大少爷填进井里,多亏五姨太聪明,没有求情,三姨太才罢了手,她是想众人看看,五姨太是多么心狠,眼看着救了她命的大少爷要被填井,她都不救,她是多么的狠毒。三姨太的这些心机被众人看破,众人觉得心狠的人不是五姨太,反倒是三姨太。 陶书玉要死要活地爱着二哥陶书远,陶书远说他们是兄妹,不可能相爱,可陶书玉说,他们不是兄妹,陶书远问她为什么要这样说,书玉不告诉他。 三姨太要撵五姨太走,众人听到了这个消息,都很担心,他们担心五姨太走了,再没人是三姨太的对手了。于是大家想了个主意,一起撵五姨太,这样三姨太就不会再撵五姨太走了。 众人一起来撵五姨太,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三姨太却没有留五姨太。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