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风之子

风之子 电视剧

原名: 바람의 아들
别名: 風の息子

地区: 韩国

时间:1995

语言: 韩语

导演: 金钟振

类型: 爱情 / 剧情

简介: 权贤(申贤俊饰)和弘飚(李秉宪饰)是两个自幼被迫分离的亲兄弟,哥哥权贤被政治世家的权武赫收养,备受宠爱,过着衣食无忧的奢华生活,但他是一个对政治毫无兴趣,又无法适应社会的虚无主义者;弟弟弘飚...展开
暂无片源
接口返回数据为空
分集剧情
  • 权贤(申贤俊饰)自幼被历代为政治家的权武赫家领养,由于是家里的“幼子”,备受宠爱,是一个对社会、政治没有意识的浪荡富家公子。最近,因为父亲权武赫和商界头子李秀鹤参与国会议员的候补竞选而来到。但是对政治没兴趣的他,为了逃避参加父亲的竞选活动,独自一人跑到海边兜风,却邂逅了美丽冷傲的李雁华(金喜善饰),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让权贤难忘不已。张弘飙(李炳宪饰)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唯一的亲人哥哥张贺洙也因为要跑船,几年才回家一次,因此,弘飙自幼过着打架闹事、偷鸡摸狗的“痞子”生活,大家见了他都怕三分,是个有胆量、豪迈不拘的浪子。有一次她偶然在街上看到到镇上为父亲拿药的雁华,被她高贵神秘的气质所吸引。雁华虽然是大财主李秀鹤的女儿,表面受到大家的尊敬,但由于她母亲只是李秀鹤的小妾,所以,在背后一直备受大家的冷言冷语。雁华因此很不了解自己的母亲,对父亲也很冷淡。这天,权武赫和李秀鹤的宣传队伍正好一起到市场宣传。两边的支持者突然发生冲突打斗。雁华小姐被疯狂打斗的人推倒在地,眼看着就要受伤,权贤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保护她,令到一直喜欢雁华的权贤的哥哥权有胜看了很生气。

  • 由于李秀鹤和权武赫势力相当,大家的得票也相差不多,因此两方面都非常希望能争取到第三竞选者崔达植的支持,以打败对方。趁此机会,崔达植和李秀鹤的手下张部长和全武赫的手下金事务长勾结,企图从中得利。崔达根一方面向李秀鹤提出要得到他的兵工厂和雁华小姐;另一方面又向权武赫提出要让他弟弟当土地银行的董事长为交换条件。 两年不见的弘飙的哥哥贺洙终于回家了。久别重逢的兄弟俩欣喜万分。哥哥责怪弘飙不读书,弘飙却说希望能跟哥哥一起去跑船。贺洙带弘飙到旅馆,弘飙认识了一个叫林秀艳的小姐,体验一种新鲜的男女关系。 权贤无事跑到海边来等雁华,雁华依然对他非常冷淡。但权贤并没因此放弃。权贤向崔经理打听雁华的事情,被有胜听到。雁华的美丽在镇里是出了名的,大家都对她想入菲菲。弘飙听到很不高兴,于是跟大家打赌勾引雁华。

  • 弘飙当街调戏雁华,并说:你不要太骄傲了,你也不过是个小妾的女儿。他的话令雁华非常生气。 权武赫对大儿子有胜说,不希望他也卷入到政治的风波中,劝他早日成家。其实,有胜跟雁华曾经是同一间学校的同学,有胜自第一面起就对雁华产生感情。毕业后,他才发现原来雁华是父亲竞争对手的女儿。为了帮助父亲的事业,他只好把感情暂时放在一边,然而,自从弟弟权贤的出现,让他感到非常的不安。 李秀鹤等竞选人演讲,李秀鹤方面的支持者在会场上故意捣乱,让权武赫等人非常生气。在会场,权贤又见到雁华,非常高兴,雁华这才知道原来权贤是父亲对手的儿子。回家的路上,权贤跟雁华说:希望她能当他的朱莉叶。遭雁华拒绝。 弘飙戏弄雁华的事传到了雁华父亲李秀鹤的耳边,他吩咐人把弘飙狠打了一顿。弘飙虽然最后把众人打跑了,但自己也落得一身伤痕。

  • 贺洙在权武赫门前见到权贤,原来,权贤就是他多年前被人领养走的亲兄弟。权贤见到亲哥哥也高兴万分。两人互诉离别之情。第二天,贺洙留下一个手表给权贤就独自走了。 为了监视李秀鹤方面的举动,权有胜特意安排了一个人隐藏在李秀鹤家的附近。为了竞选成功,李秀鹤跟权武赫两方面互相攻击。雁华告诉父亲权贤曾经告诉她的崔达植可能会跟权武赫合作的消息,但李秀鹤却当成社会流言一笑致之。 弘飙因为打人被捉进监狱。贺洙知道原来他被捉主要是因为雁华。为了救弘飙,贺洙不得不去拜托雁华的母亲帮忙。原来他们的父亲跟李家曾经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关系。 李秀鹤为了得到崔达植的帮助,打算把女儿雁华嫁给他的儿子。雁华的母亲极力反对,雁华知道后,非常伤心。独自来到海边吹风,正好又碰到权贤。雁华叫权贤带她去喝酒,回来的路上,雁华对权贤说:我愿意做你的朱丽叶。权贤兴奋得大叫。

  • 弘飙终于出来了,为了让他不再犯错,贺洙决定带弟弟一起去跑船。权贤跟雁华一起度过很多开心快乐的日子。权贤告诉雁华,自己其实不是什么富家子,他只是被权家收养一个孤儿。雁华望着伤心的权贤,送上自己的初吻。 对政治了解不深的李秀鹤一昧只想竞选成功,根本没想到崔达植等人的阴谋。为了获得崔达植的支持,他决定把兵工厂“卖”给崔达根。两人约定开记者会发表。同时,崔达植又抓紧跟权武赫联系,为了能在记者会前拿到双方的好处,他把要求金额减少了10%。可惜,他这次的对手是政治老手权武赫,他的突然降价反而令权武赫生疑,最后反败为胜,抓住他的弱点,要挟崔达植跟他合作。 权有胜看到张贺洙出现在李秀鹤的家里的相片,让权有胜慌张失措,他以为贺洙去李家是为了向李秀鹤提供情报,而且这时正值父亲跟李秀鹤处在竞选的紧要关头,为了让父亲成功当选,权有胜决定杀人灭口。 崔达植在权武赫的记者招待会上纰漏李秀鹤暗中贿赂他的行径,把李秀鹤之前给他的兵工厂的和约书呈现在记者面前。那方面,李秀鹤还在等崔达植来开记者会,突然传来崔达植出现在权武赫办公室的消息。 贺洙临走前,打算去跟雁华的母亲到别,但她们都出去了。贺洙回来的时候,竟然碰到权贤。贺洙对他说:你现在还是当你权家的少爷,等你得到权利后,我会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你,不过,你记住要小心你大哥权有胜。

  • 弘飙等不到哥哥,于是到大路上等。当贺洙看到弘飙,高兴的跑过去的时候,后面突然快速驶来一辆大汽车,躲避不及的贺洙当场被撞到。弘飙傻了的看着大哥躺在血泊中,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赶不上汽车的权贤,骑着自行车一路追来,当他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只看到满身血迹的贺洙。还有一直抱着贺洙的弘飙。权贤离开的时候,弘飙还是个小孩子,他对这个二哥感到非常陌生。后来在权贤的说明下,两兄弟相认了。 权贤和弘飙安葬了哥哥,俩人把大哥张贺洙的骨灰洒入江河。权贤决定回去汉城。他叫弘飙跟他一起去,弘飙觉得大哥一直不把二哥的事告诉他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叫权贤自己回去。权贤一直对哥哥临死前对他说的那番话感到不能理解,这时,调查案件的张警察告诉他,这件事有可能是储意谋杀罪。 自从李秀鹤的贿赂案件暴光后,李秀鹤的选举阵容一下子溃散了。他的支持者也因此投向权武赫。结果,权武赫以超过大半数选票的优势顺利成为国会议员。李秀鹤也因为贿赂罪被带回警察厅询问。

  • 权贤因为哥哥的事情经常夜不归家,喝得半醉。雁华天天在海边等待他的出现未果,以为权贤只是好奇玩弄她的。 弘飙想要离开这里,但没有路费。在他的朋友的鼓动下,他决定到李秀鹤的家里偷点钱来当路费。当晚,弘飙潜入到李秀鹤的家中,因为李秀鹤被扣在警察局,因此家里只有很少的人。正好这时,雁华睡不着出来休息,看到一边房间有灯光在移动,于是走过去看。弘飙捉住雁华,强吻了她。处于叛逆心理,雁华虽然知道是谁,但在第二天家人问起的时候,她故意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弘飙和秀艳、庆必一起来到汉城。为了找工作,找到庆必的表哥赵老板,叫他介绍工作。赵老板听说弘飙会打架,于是叫工地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牛来跟弘飙比试。结果身材比弘飙大几倍的大牛被弘飙打得趴在地上。当大家为弘飙喝彩的时候,赵老板的上司李均秀部长来了。

  • 决心查清真相的权贤又去了群山,和哥哥住的房东太太告诉他,在贺洙临死前,曾经有个穿得很体面的年轻人来找过贺洙。权贤估计是他的大哥权有胜,于是回家剪下哥哥的相片,想带到群山给房东太太认。有胜从权贤的行为中看出权贤的意图,于是预先打电话给张警官,逼房东太太说不认识相片的人。 权贤去看雁华,雁华的母亲看到权贤,吓了一跳,觉得他很想一个故人。雁华责问权贤是否在戏弄她,权贤把事情告诉雁华,雁华原谅了权贤。 权武赫到警察局看李秀鹤,劝他从此放弃政治活动。遭李秀鹤拒绝。于是,李秀鹤又被送到其它地方。为了雁华,有胜极力劝服父亲出面保释李秀鹤。 李部长赏识弘飙,希望收他为手下,可是弘飙不想在别人手下工作,希望能自己开店。但赵老板告诉他,在南大门,全部都是黄德培会长的地盘,如果不得到会长的允许,是根本做不下去的,还会连被打得半身不遂。

  • 李秀鹤虽然被放回来了,但是却被折磨得身心疲惫。他不想妻子女儿留在这里为他伤心。于是叫雁华的妈妈带雁华回汉城。雁华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权贤,非常兴奋。 黄德培老板约见权武赫议员,想拜托他帮忙。由于这个王老板的社会声誉不是很好,权武赫拒绝他的请求,他拿出权有胜叫人拍下的张贺洙的那张照片,并说:在选举期间,这个人被卡车撞死了。权武赫回家后质问有胜是不是杀了贺洙。有胜承认自己事后知道误会后也非常后悔,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父亲。权武赫说:谁告诉你可以去杀人的。有胜问:那你又为什么要去杀人? 弘飙向王德备租借场地自己做生意,却被黄德培吞了去。弘飙冲上黄德培的办公室找他算帐,却被李均秀拦住,于是,弘飙跟李部长打了起来,弘飙不敌,被打倒在地。秀艳去找会长论理,反被会长玩弄。 有胜找权贤去喝酒,假装喝醉酒,对权贤说: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他是父亲的儿子,他无法背叛父亲。大家都不理解他,身边的朋友也没有了。单纯的权贤被有胜的谎言所迷惑了,想要放弃追查贺洙哥哥的死因。

  • 李部长要挟庆必指正弘飙偷钱、玩女人、打架。庆必受不住折磨,答应了。弘飙因此被警察关进监狱。回到家后,他反而向秀艳诬陷弘飙拿了订金逃走。因此当弘飙拜托人去看秀艳的时候,她已经搬走了。弘飙因盗窃、暴力、破坏物品等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权贤决定去参军,雁华到车站送他,两人在月台拥吻告别,有胜在远处看着冷笑。有胜趁权贤离开的时候,向雁华求婚。雁华告诉他自己只把他当学长。 一天,群山的张警官突然来访,告诉权有胜,他知道贺洙的事件不是偶然的,而是一件有计划有阴谋的杀人案,并暗示有胜说,如果不给他好处的话,他就会让这件事暴光。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