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阳光下的冰器 电视剧

别名: 冰器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5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张晓春

类型: 犯罪

简介: 中国南方边陲小城——骊城。沧桑百年,历尽风雨。货运业为这座城市带来了经济繁荣,同时也因走私泛滥给这座美丽的城市蒙上了一层阴影。廖筠如和男友郭飞亡命天涯,投靠了骊城的货运老大吴天亮。在一次走私...展开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张>
分集剧情
  • 骊城,中国南方的一座边陲小城,这里以茶马古道闻名于世,它沧桑百年,历尽风雨,仍在延续着货运的历史。俯瞰这座城市,它似乎是站在古老和现代的分界线上,它既有古城风貌,又有现代都市的灿烂文明。 货运业为这座城市带来了经济繁荣,同时也因走私泛滥,给这座美丽的小城蒙上了一层阴影。 刑警队队长王博南接到‘线报’,做出紧急部署,阻击走私车队。 此时,前来报到的警校毕业生向红正在途中。 向红是主动申请来骊城工作的,主要原因是与她情同姐妹的廖筠茹也生活在这座城市。 廖筠茹自幼失去双亲,是向红家收留了她,并当女儿看待。廖筠茹在十八岁时遭到了流氓的强暴,身心受到摧残,她的男友郭飞在杀死了歹徒后,与廖筠茹一同亡命天涯。几经周折,他们落脚骊城,投靠了这里的货运老大吴天亮,因为郭飞智勇双全,深得吴天亮的赏识。而郭飞并不知道,吴天亮也同样垂滟着廖筠茹的动人的美貌。 此时郭飞已打算洗心革面,同廖筠茹过稳定的生活。 廖筠茹接到向红电话时,正同郭飞选购着结婚用品。 吴天亮得到了交易暴露的消息,急忙派郭飞去‘清理现场’。 向红来到刑警队报到,感受到了大敌当前的紧张气氛,向红主要请战,要求参加当晚的缉私行动。 行动出现变故,走私交易更换了地点。王博南急忙带队赶往焦庄。而郭飞已提前赶到,并杀人灭口。王博南赶来时,只看见了横陈在地的几具尸体,唯一的幸存者也奄奄一息。 王博南从现场的监控录像上发现了郭飞的影像,断定此人就是凶手,并在全城展开搜捕。 吴天亮得到消息:郭飞已经暴露。

  • 吴天亮决定杀人灭口,他派小邓刺杀郭飞,但被郭飞识破,吴天亮及时赶来除掉小邓,并一番花言巧语消除了郭飞的疑惑。吴天亮提出要送郭飞出城,其目的是在路上除掉郭飞。 因为执行任务,向红始终未同廖筠茹见面。 廖筠茹同郭飞挥泪告别,并将自己珍爱的玉坠赠与郭飞。 郭飞踏上逃亡之路,吴天亮派出心腹阿雄‘护送’。就在阿雄下手之际,郭飞识破了阿雄,二人展开搏杀。与此同时,王博南带队赶来,郭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引燃汽油,在巨大的爆炸冲击中,王博南为保护向红而身受重伤。 由于案犯的尸体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只能根据遗物进行鉴定,鉴定结果:郭飞已被炸死。 廖筠茹在得知郭飞死亡的消息后,昏到在地上。 行动结束,向红来看望廖筠茹。向红也在医院见到了吴天亮,吴天亮慌说廖筠茹刚刚流产,身心受到打击。向红相信了吴天亮的话,对廖筠茹进行安慰。 三年后,刑警队发生很大变化。 王博南伤愈后,调离了刑警队,担任刑侦处处长。现在担任刑警队队长的是王博南昔日的战友林鹏,向红也因工作出色,成为刑警队的副队长。 王博南和向红也开始了热恋。 吴天亮如愿以偿地娶到了廖筠茹。郭飞死后,廖筠茹除了帮助吴天亮料理家务外,就是以打牌美容消磨时光。廖筠茹也常来向红家照顾向父,向父患有严重的脊椎炎。在向家,廖筠茹获得了充实的亲情感受。 靠走私起家的吴天亮不断壮大,不仅拥有骊城最大的万顺货运公司,还雄心勃勃地打算开辟第二战场,他瞄上了因破产而即将拍卖的天缘大厦。 廖筠茹百般劝说吴天亮,但吴天亮还是不想放弃走私。 在一次部署严密的缉私行动中,主要嫌疑人老三狡猾逃脱,向红和林鹏都十分沮丧。

  • 因为老三同万顺公司交往密切,王博南推断,这次走私很可能同吴天亮的万顺公司有关。 向红开始为廖筠茹忧虑,她的命运是通吴天亮联系在一起的。 向红同廖筠茹逛街,向红给王博南买了一个‘吉祥鬼头’做为生日礼物,廖筠茹却突然记起今天正是郭飞的祭日。 廖筠茹同吴天亮来到郭飞的墓地,廖筠茹沉浸在深情的怀念中。 此时,一个男人正隐身在墓地旁的树丛中,他的目光充满仇恨。此人正是三年前死里逃生的郭飞,如今他已经易容,化名为汪海洋。 郭飞开始了复仇行动。 吴天亮正做着收购天源大厦的准备工作。他让黄安平花重金收买竞争对手金业公司的代表,以使自己竞拍成功。 经过周密调查,向红终于获得了老三的行踪。在抓捕行动中,向红凭着过人的勇猛,将老三抓获。但大家也为向红的冒险行为捏了一把汗。 审讯老三,毫无结果。王博南提出搜查吴天亮的几个货场,但副局长孙宝印认为证据不足而驳回了王博南的提议。 黄安平收买金业公司代表成功,吴天亮势在必得。 尽管向红抓获了老三,还是受到王博南的批评,王博南认为向红做事鲁莽,不适合做刑警的工作,战胜罪犯不能以牺牲做为代价。 老三突然犯病,住进了医院。吴天亮获得了消息,决定除掉老三。廖筠茹无法左右吴天亮的行为,生活在惶惶不安中。 吴天亮派手下高峰杀死了老三。林鹏因为失职受到批评。 天缘大厦开始竞拍。吴天亮本以为胜券在握,却不想突然途冒出了不速之客,情绪失控的吴天亮同‘陌生人’展开了竞价,虽然最终拿下天缘大厦,却损失惨重,多花了两千五百万。而操纵这一切的却是郭飞。

  • 吴天亮懊恼不已,他让黄安平调查,是谁同他作对。 廖筠茹在拍卖会上意外地见到了郭飞。此时的郭飞已经面目全非,但那熟悉的动作仍引发了廖筠茹的无限伤感。郭飞也同样被往事折磨着,但他更加坚定了复仇的信念,复仇就是为了结束这痛苦的记忆。 老三被杀,王博南开始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副局长孙宝印。这一推断,使林鹏和向红都感到意外。 向红家,王博南见到了廖筠茹,王博南询问吴天亮收购天缘大厦的动机,廖筠茹解释说,吴天亮有了转行的打算。吴天亮突然到来,王博南同吴天亮在推杯交盏中,相互试探,二人都感受到了对方的醉翁之意。 这次试探,加深了王博南对万顺的怀疑,同时认为廖筠茹同吴天亮的婚姻并不幸福。向红感到不解。 林鹏在对万顺公司做秘密调查时暴露身份,因次让万顺抓住把柄,林鹏受到廉局长的批评。 因为对万顺的调查涉及到了向红同廖筠茹的私情。王博南有意让向红回避,因而引起了向红的不满。王博南对向红讲出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吴天亮曾经做过孙宝印的线人,孙宝印屡破走私大案同吴天亮的暗中通风有直接关系。吴天亮也因此铲除了货运行上的竞争对手,而独霸一方。 郭飞经过周密计划,决定利用金发货运公司来同吴天亮抗衡。郭飞熟知金发公司的内情。当初,就是因为吴天亮的告密,才使金发走私香烟的事情败露,从而濒临破产。而金发老板赵金发也死于谋杀。如今金发的老板是赵金发的弟弟赵有贵。 郭飞找到赵有贵,说是捎来了他哥哥的话,赵有贵大惊! 郭飞说,是吴天亮杀死了赵金发,并告诉赵有贵,复仇的时候到了! 但赵有贵拒绝了郭飞。 王博南得知吴天亮去寺庙烧香,并产生联想。王博南跟踪至寺庙,竟发现了孙宝印的汽车。这一发现,加重了王博南对孙宝印的怀疑。 随后,王博南发现吴天亮同孙宝印在饭店秘密会面。

  • 廖筠茹一心想治好向父的病。医生建议,只有手术才是根治。但让廖筠茹苦恼的是,她很难说服向父。 郭飞此次复仇是有备而来,他早已将自己的心腹常勇安插进万顺公司。拍卖会上重挫吴天亮后,郭飞开始了第二步计划。 通过常勇,郭飞得知了吴天亮贩运私货的计划。 王博南在外吃饭时,见到了过去的邻家女孩白洁。如今,白洁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王博南想把白洁介绍给林鹏。 孙宝印也感到了王博南对自己的威胁。他同吴天亮会面后,找来了饭店的监控录像,愕然地从中看到了王博南的身影。孙宝印忙与吴天亮会面,要求吴天亮暂时收敛一些。并打算利用干部交流的机会,将王博南调出骊城

  • 郭飞劫持了吴天亮的一车私货。并将货车开到了金发公司。赵有贵闻讯大惊失色,连忙赶到金发,并用枪威胁着郭飞把车开走。但郭飞临威不惧,反而进一步劝说赵有贵:只要他们联合起来,就一定能致吴天亮于死敌。 其实赵有贵一直在寻找报仇的机会,只是因为吴天亮势力庞大,不敢轻举妄动。郭飞此次的行为,也从根本上打消了赵有贵的顾虑,赵有贵终于决定同郭飞联合。 吴天亮获悉货车被抢也大吃一惊,忙派人调查。 因为这是一车私货,吴天亮更为害怕的,还是被抢的事走漏出去。 廖筠茹也被发生的一系列风波所困扰着。 王博南同孙宝印一同去省城开会。会后,孙宝印有意地同王博南同寝一室,并请王博南吃饭。孙宝印有意地透露给王博南,局里打算将他作为干部交流出去。王博南暗里吃惊,表面却不动声色,以随意的口气拒绝了孙宝印的‘好意’。孙宝印暗自恼火,嘴上却以知心的口吻劝说王博南抓住这一机会。 吴天亮不顾廖筠茹的劝说,打算继续出货。同时他也希望,以此来找到劫持他货物的‘饷马’。 尽管吴天亮计划周密,但走私车辆还是在途中遭到了郭飞的伏击。得手后,郭飞带人迅速撤离,并以过路司机的名义打电话报警。郭飞的意图很简单,将警察引来,将万顺走私曝光。吴天亮在得知货车被砸的消息后,忙让人转移车内的私货。 警车来到的时候,尽管车内的私货已被转移,但还是给林鹏留下疑问,万顺为什么没有报警,而货运队长高峰的说词显然很牵强。 廖筠茹在家门口再次见到了熟悉的身影,竟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郭飞克制住情绪,冷静地望着廖筠茹。 痛苦再次侵袭了廖筠茹,她无法明白,眼前的汪海洋为什么同郭飞的举止如此相似。

  • 向红来向廖筠茹了解万顺公司,廖筠茹极力袒护着吴天亮。调查陷入僵局。 王博南认为,报案的司机存在问题,那个司机很可能就是涉案人员,他是想通过报警来吸引警察的注意。而万顺不报案的最大可能就是车内装载的不能曝光的货物。 林鹏和向红决定沿着这种线索进行追查。 因为吴天亮的一意孤行,孙宝印同吴天亮发生争执。冷静下来后,二人都深切地感受到,王博南才是他们真正威胁。 向红得知局里要安排王博南去做干部交流的消息后很高兴。因为同在一局,二人的恋爱关系一直没有公开。如果王博南能交流到临近的城市,不仅对他的前途有利,而且他们就能很快地走进婚姻殿堂。 王博南陷入矛盾之中。 吴天亮开始怀疑赵有贵,并派高峰绑架了赵有贵的心腹铁子,铁子终于抵扛不住,交代出:是汪海洋联合赵有贵劫持了万顺的货物并砸了万顺的货车。 吴天亮同孙宝印商议,孙宝印劝吴天亮不要轻举妄动,在摸清汪海洋的底细后再采取进一步行动。 常勇也在万顺暴露了身份,被赵有贵安排到外面躲避。 郭飞没有料到,吴天亮会以忍耐的态度面对他的挑衅。 在郭飞的策划下,金发司机向万顺司机挑衅,并引发流血冲突。郭飞的目的,就是将万顺同金法的矛盾公开,再次把警察的视线转移到万顺公司。赵有贵在接受审问时,摆出了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弱者姿态。 万顺危机重重,孙宝印同吴天亮坐立不安。在王博南的撮合下,林鹏和白洁见面,在白洁面前,林鹏全没了他的办案时的果断和威风,丑态百出,没想到却赢得了白洁的好感。

  • 林鹏和向红商定,以金发公司做为查清万顺危机的突破口。 警方对金发的调查,再次使吴天亮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可吴天亮还未想出对策,郭飞已经再次出招。 郭飞杀死了万顺的司机,并在车上藏匿了毒品。孙宝印及时将万顺司机被杀和发现毒品的消息告诉了吴天亮。使得吴天亮有了心理准备。 吴天亮来到出事现场。他在警察面前摆出一副愤慨的姿态,同时又以一副哀容安慰着死者家属。在孙宝印的提议下,吴天亮决定同赵有贵讲和。王博南分析,车内发现的毒品很可能是对吴天亮的栽赃陷害,吴天亮之所以保持沉默,是因为有致命的把柄握在仇人手中。向红沿着被杀司机的线索进行调查,但毫无收获。在吴天亮的授意下,黄安平登门邀请赵有贵。 对于吴天亮的主动求和,赵有贵犹豫不决。孟飞判断出了吴天亮的用意,劝赵有贵答应。赵有贵带着孟飞一同赴宴,孟飞见到昔日仇人,强压怒火。吴天亮摆出一附亲和的姿态,而赵有贵的言词却充满挑衅。就在双方的对峙一触即发之际,廖筠如及时赶来,化解了一场争斗。 赵有贵走后,吴天亮控制不住愤怒,一把掀翻了桌子! 通过这次会面,吴天亮意识到,赵有贵之所以强横,就是因为有了这个‘汪海洋’。 王博南获悉了吴天亮宴请赵有贵的消息后,也赶到现场。 王博南也同样注意到了‘汪海洋’。 再次见到郭飞,使廖筠茹陷入了不能自拔的痛苦中,‘汪海洋’就如同郭飞的影子一般,在廖筠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 林鹏同白洁的感情发展迅速,林鹏陶醉在热恋中。 林鹏向孙宝印请示,成立专案组调查万顺,但孙宝印认为时机尚不成熟,并劝说林鹏要兼顾全局,刑警队维持的是整个骊城。 郭飞跟踪廖筠茹至美容店,廖筠茹也发现了郭飞。郭飞冷静地面对廖筠茹,二人来到酒巴落座。廖筠茹谈起她同郭飞的往事以试探面前的‘汪海洋’。但郭飞却是无动于衷的姿态。廖筠茹劝郭飞离开骊城,这里的货运行充满凶险。林鹏继续以金发公司做为打开僵局的突破口。林鹏向赵有贵询问吴天亮宴请他的事。赵有贵早有准备,说吴天亮只是询问他是谁在同万顺作对。林鹏同时也询问了‘汪海洋’的情况。‘汪海洋’的影子深深烙印在廖筠茹的心里,她竟奇怪地感觉到,自从汪海洋进入她的生活,郭飞的形象反而模糊了。汪海洋如同一团迷雾,使廖筠茹陷入痛苦的茫然之中。吴天亮对汪海洋深之入骨,打算雇佣杀手除掉汪海洋。向来以稳字当头的孙宝印也感到,除掉‘汪海洋’是当务之急。

  • 万顺所发生的一系列案件也深深地困饶着向红。她为廖筠茹担心,担心她卷入万顺的危机之中。向红主动约请廖筠茹,讲出了自己的担忧。尽管廖筠茹被向红的关心所打动,但她为了维护吴天亮,只能以谎言安慰向红,并讲出了吴天亮曾做过孙宝印线人的事来为吴天亮开脱。廖筠茹希望向红能劝说向父做手术。 吴天亮却一反常态的轻松了,吴天亮暗示廖筠茹,‘汪海洋’嚣张不了多久了。廖筠茹开始为‘汪海洋’的命运担忧。但汪海洋留下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 复仇心切的郭飞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 廖筠茹从上海请来名医为向父做手术。当向红听到需要三十万的手术费后大吃一惊,廖筠茹向向红保证,这些钱都是她积攒的,她只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孝心。向红犹豫着答应了。向父酷爱围棋,但因身体原因,下得总是很慢。王博南很有耐心,一有时间便陪老人过上几招儿。向父向王博南询问他同向红的婚事,王博南认真地保证,他会马上迎娶向红。说得老人十分开心。 吴天亮请来职业杀手肖刚,伺机对郭飞下手。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