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就爱到底 别名:情网 电视剧

7.3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0

语言: 国语

导演: 刘小宁

类型: 悬疑 / 爱情 / 剧情

简介: 上世纪末,丁玉广因女友莎莎跟她的客户跑了而精神崩溃。杨溪的安慰使丁得到温暖,但杨溪马上要与王进结婚了。王因醉酒涉嫌毒品被抓后获释,但包厢小姐的丑闻让他难以说清。杨为此与王分手,与丁结婚。七年...展开
分集剧情
  • 杨师傅对两个关门徒弟都很喜欢,师母更喜欢丁玉广,总觉得女儿将来和丁生活在一起才让人踏实。但师母意外地发现,杨溪却已经跟同住一个院里的王进“私订”了终身。 毛纺厂产品结构老化,近几年来效益一直不好。丁玉广从技改的角度研发了一种新型产品,但因为缺乏足够资金不能投入试生产。 王进费了好大的劲,找了一家有投资意向的经销商。为了一举拿下经销商,宴席上,王进舍命陪君子,一通狂喝滥饮把自己喝进了医院。但此时王进却不知道,自己正在洗胃的隔壁,老母亲因为心脏病复发,正在接受医院抢救。杨溪陪在王母身边,哀求医生们一定要把王母救活。 第二天早晨,杨溪兜头一瓶水浇醒了王进,王进这才知道,夜里他和母亲双双光顾了医院。王母已经脱险,但被告之急需手术。王进是个大孝子,所以尽管七八万元的手术费毫无着落,他仍然咬着牙应了下来:砸锅卖铁也得做这个手术!

  • 连蒙带唬,总算说服了王母答应手术。杨溪和丁玉广都把自己家里的积蓄拿了出来,但仍凑不足手术需要的七八万元。没办法,丁玉广只好硬着头皮朝女友莎莎借钱。钱借到了,但两个人也正式分手。因为莎莎看透了,丁玉广心里只有杨溪,没有她莎莎。 杨师傅发动他的二十几个徒弟帮忙,支援他们这个师弟一把。手术费终于凑了一多半,医院答应,可以先行手术,费用慢慢再凑。王进、丁玉广和杨溪们心里踏实下来,赶紧做着王母手术的所有准备。 但是,对王母的术前体检,却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情况:老人体内被查出了肿瘤!虽然医生称这并不影响心脏手术,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需要做进一步检查、确认,但这个消息还是把王进们击懵了。 更糟糕的是,尽管一再保密,王母还是知道了这一消息。老人认为自己的日子既然不多了,就绝不能让儿女们以后背着沉重的负担生活。 一边是王进们配合医院做着手术准备,一边王母却悄悄一个人来到医院楼顶。老人要从楼顶上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

  • 王母终于被王进和杨溪们打动,流着泪瘫坐在楼顶上。王进和杨溪们扑过去,紧紧抱住瘦小的王母,埋头痛哭。但是,王进也被迫答应了王母的条件:再不许提手术这事。 王母的肿瘤经过检查,确认为良性。医院对王母转为保守治疗。王进稍稍安定下来,全部心思又投入到那个有投资技改意向的经销商身上。 毛纺厂的刘厂长为尽快拿下经销商,命令王进投对方所好,除了大吃大喝之外,还要带经销商去歌厅唱歌、找小姐。王进拗不过刘厂长,只好全程陪同。 然而,就在歌厅里,王进们却遇到了警方的临时清查。刘厂长借机跑掉,喝多了酒的王进糊里糊涂地被带到了派出所拘起来。

  • 杨溪发现王进一夜未归,心急如焚,向丁玉广询问王进下落。丁玉广设法从厂办主任那里获知王进下落,大吃一惊。王进走投无路的时候,杨溪和丁玉广带着罚款来派出所来赎王进了。警方的结论是王进没有问题,不需要交什么罚款,批评了一通让杨溪和丁玉广把王进领走。 回家后王进想对杨溪解释此事,杨溪却一肚子气,不理王进。王进原本就满腹委屈,杨溪的态度无异于火上浇油,两人为此大吵一架。脾气暴躁的王进出口伤人,把同住一院的两个家庭搞得不得安宁,这令杨溪万分伤心,两人关系陷入僵局。 王进在丁玉广的劝说下,逐渐冷静,决心为自己洗刷耻辱,彻底消除杨溪对他的误会。王进再次来到派出所,象块膏药一样粘上当值民警,说什么也要找到那个让他蒙受冤屈的小姐。

  • 与此同时,王进因嫖娼被派出所抓的流言开始在厂里流传。杨师傅对自己的徒弟心里有数,认定王进干不出龌龊的事来。可杨溪走到哪里都看见奇怪的目光,感觉非常羞耻。在这种时候,丁玉广却凭他对王进为人的了解,认定师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劝杨溪不要为流言所困。丁玉广的支持成了杨溪唯一的精神支柱。 王进凭着一股子百折不挠的倔劲粘上了宋红雨,甚至班也不上,从早到晚跟踪宋红雨的行踪,令宋红雨烦不胜烦。 王进通过对宋红雨的紧密跟踪发现,宋红雨并不是他想象中那种小姐。王进把自己与杨溪的故事告诉宋红雨,请求宋红雨帮忙还他个清白,宋红雨心有所动,虽然仍犹豫不决,但对王进已经没有了抵触与戒心。

  • 宋红雨租住的房子里,王进与宋似乎对对方都有了重新认识。两个人约定,互相认做兄妹。宋终于告诉王进,其实那天夜里,王进什么都没做,除了呕吐就是呕吐,倒是那个姓刘的厂长对人动手动脚的。王进才明白过来,那天歌厅里的事刘厂长也有份。 宋红雨决心悬崖勒马,做一个清白的人。同时她也答应王进,要帮王进在杨溪面前洗刷冤情。 丁玉广平时就敬重师傅,这段时间更是经常买了很多食品之类来看师傅、师母,其实,丁玉广的真正意图,是努力打消师母对王进的误解和疑虑。同时,也期望杨溪不要再跟王进较劲,尽早与王进重归于好。 王进拉着宋红雨来到老院子,当着杨溪的面把事说清楚。然而,令王进始料未及的是,杨溪压根就不容宋红雨开口。师母也跟着大吵大闹,把宋红雨赶了出去。王母旧病复发,老院子里再一次鸡飞狗跳。 其实杨溪内心里已经原谅了王进,只想王进当面跟自己认个错就完了。可王进拉着宋来“说明白”这件事,却又深深伤了杨溪的心。

  • 深夜,丁玉广还在车间里忙着技改的设计工作。烦闷的杨溪来到车间,同丁玉广聊起了自己与王进,杨溪隐隐感到,她与王进之间不仅仅是性格冲突。丁告诉她,男人爱女人是件挺折磨人的事,劝杨溪主动退一步,将来王进会感激她的。 宋红雨不辞而别,离开了这个城市。王进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晕头转向,王进走投无路找刘厂长谈判,说如果刘厂长不帮他洗刷耻辱,他将对全厂人公布真相。刘厂长心虚,满口答应,但在第二天召开的全厂职工大会上,王进却上了第一批下岗的人员名单。王进和杨溪、丁玉广全都傻了。 苦闷的王进与丁玉广喝酒消愁。王进第一次流下了眼泪。王进太爱这个厂子了,他后悔自己跟刘厂长较劲,如果自己心甘情愿背了这口黑锅,那么他还有机会帮厂里拉来技改投资,新近下岗的一百多号职工就有机会再到厂里…… 杨溪自己去找刘厂长,称可以用自己的下岗来换王进回厂。刘厂长乘机却想占杨溪便宜,恰好被王进撞见。王进愤怒了,揪住刘厂长一顿臭揍。杨溪怪王进太过冲动把事情搞糟了,王进骂杨溪犯贱,竟然低三下四来求刘厂长这种人。 两个人冲突又起,两颗心再一次被误解和冲动隔开。

  • 只有丁玉广知道王进去了哪里,但是,就算拿出师哥的身份训斥、制止,丁玉广也没能拦住王进。王进已经奔向深圳。 杨溪几乎无法接受王进离开的事实。王进杳无音讯,杨溪顶着各种压力照顾王进母亲和梅子。梅子忽然收到了王进从深圳的来信,一报平安,二让梅子用心复习备考。王、杨两家人得知王进平安,松了口气,但杨溪对于王进在信中只字不提他们的未来而暗自伤心。 王母痛骂儿子没心没肺,让杨溪忘了王进,说自己就已经把王进忘掉了。然而梅子却揭穿了妈妈,梅子早就知道,王母几乎每天都去巷子口等待王进回来。 其实杨溪也是一天也不曾忘记王进。但是她除了拼命工作,就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王母和梅子,因为梅子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 梅子的高考成绩不错,某大学发来了录取通知书,杨溪和杨刚们都为梅子高兴。可是谁也不知道,此刻,每天到巷子口盼王进回家的王母,却因为险些被汽车撞上,受了惊吓,心脏病复发,整个人软软地倒在了马路上。

  • 不出杨师傅所料,王母经抢救无效,永远合上了那双慈祥的双眼。 杨溪顶着无比压力,以儿媳妇的身份开始操办王进母亲的丧事。此时此刻,她前所未有地盼望着王进能够回来与她共同面对这一切。梅子和丁玉广都将此事通知了王进,王进悲痛欲绝,但是,他没告诉丁玉广和梅子,自己身无分文,甚至凑不齐回家的路费。 求助无门,王进情急之下混上列车,但中途被发现逃票,王进被赶下列车。 为王母出殡的日子到了,王进仍没露面,杨溪绝望了。悲怆地为王母办完了丧事之后,杨溪告诉自己,她跟王进之间彻底完了。 王进是在葬礼之后的第三天回到这个城市的。站在母亲的灵位前,王进欲哭无泪,第二天就要返回深圳,连杨溪都不见一面。丁玉广急了,骂王进太没人味,但此刻王进觉得自己没脸见杨溪,一定要出人头地之后再见她。王进给杨溪留下一封信,叮咛师哥,如果杨溪想要另嫁他人的时候,记住把这信交给杨溪。 丁玉广把王进回来但又走的消息告诉了杨溪。杨溪一点都没惊讶,说以自己对王进的了解,她知道王进一定会回来的。杨溪已经对王进不抱任何希望了,她说她跟王进注定不是鸳鸯而是冤家。就算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快乐。 丁玉广闻言心动。回到家里,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丁玉广把王进留下的那封信束之高阁。

  • 王进开着轿车,和梅子一起风风光光地回到了家乡小城。显然,王进真的混出模样来了,已经不是一般的有钱了。 毛纺厂里,已经成为夫妻的杨溪和丁玉广,却正在为厂里的又一批下岗名单担忧。丁玉广怕下岗轮到杨溪头上,可杨溪底气很足:凭什么让我下岗?双职工怎么了?年年的先进,有什么理由让我们下岗? 然而,丁玉广打听的结果却是,下岗名单里真的就有杨溪。杨溪急了,回到老院子又哭又喊,骂丁玉广软蛋,白白顶了个总工程师的名,连自己老婆也保护不了。而这一切,全都传到了屋外王进的耳朵里。王进大为震惊。 王进告诉师傅,自己回来是要搞一个大型布料批发市场的。此事的前期工作已经张罗的差不多了,杨溪下岗,完全可以到市场来做一份工作。杨师傅深知王进、杨溪、丁玉广三人之间已存有恩怨,所以婉言谢绝了王进的好意。 杨溪终于接受了下岗的现实,全力去找一份工作。但让她最忧虑的还不是工作,而是王进回来后与她与丁玉广三个人的如何相处。 就在此时,王进向丁玉广发出邀请:单独请丁玉广吃饭。丁玉广和杨溪夫妇有些惶然,不知道王进此举是什么来意。最后二人决定,我们不欠他王进的,不管怎么样,大大方方赴宴。而且,虽然我们穷,但这桌宴席得由我们掏钱,算是给王进接风。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38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