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走出硝烟的女人 电视剧

别名: 走出硝烟的女兵 / 走出硝烟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赵浚凯

类型: 战争

简介: 该剧讲述的是1948年,硝烟弥漫的关中大地上,在犬牙交错的战场情势下,猛虎营女营长陈大蔓临危受命:护送我军一支身怀六甲的孕妇队紧急转移。几十名怀有身孕的女兵在远离大部队、紧急向后方转移途中,不幸...展开
分集剧情
  • 1947年3月,国民党在西北地区纠集了二十五万余众大举进攻延安,三百里峰火,六百里硝烟,陕北大地在燃烧,在毛泽东和战友们转战 陕北的同一时空下,一支混编了又混编的无名家属队也意外地裹挟进了犬牙交错的战火硝烟中。陈大曼在行军途中赶往凤村,她一路打听还女扮男装,郑强负责送董冰去驻地,几人骑马先行,他回去后向汪司令员汇报。 国军黑司令带部队来到闵财主家中,石海山的老婆还在怀孕之中,黑司令是他的外号。汪司令员和董冰商量行军之事,她让他一定要对自己的身份暴露,董冰是中央首长的夫人,她的身份是传递重要文件的机要员。董冰的真名叫刘寒萍,军统一直对她进行追踪,他们在董冰身边藏有卧底,主要是想查出中共中央的位置。石海山向军长报到,他清楚那一带的山山水水。 国军在老百姓中抓壮丁时陈大曼开枪出手相救,他们慌忙逃走,陈大曼在后面不断追赶,逃跑的两名国军见到村子后慌忙躲进去,陈大曼误打误撞来到凤村,还见到了郑强,陈大曼原来是猛虎营的连长,郑强将她带回连部。战地医生徐松准备转移,转移人中有几名孕妇。陈大曼见到了老旅长,族长对她进行夸奖,她这才得知猛虎连已成猛虎营,陈大曼目前已是正团职干部,老旅长说猛虎营的营长是郑强。 陈大曼想让郑强让位,她找他商量营长之事,郑强给她端去面条和辣椒,还拿了酒。旅长让军医徐松听苦心安排,他不是妇产科大夫。陈大曼整天背着三八大盖,她喜欢长枪,族长给她派任务,不让她天黑前一定要赶回来随大队转移,任务是送三位女同志过江并交到熊旅长那里,绝对要保证安全,陈大曼欣然接受任务。陈大曼带领一个班护送她们,在路上见到了苦女的接应,陈大曼看到那些都是准备转移的同志,她要见熊旅长,苦女说他已经带兵离开,他们留下来是等陈大曼等人的到来。 陈大曼见到徐松后知道他是军医,她将护送的三人交给徐松,陈大曼要离开时被苦女拉住,苦女说那名军医是解放兵,还把那几名人是首长家属的情况说出来。陈大曼听到炮声后急忙命人撤退,她准备带人过河回纵队。陈强率部完成任务后去接应陈大曼的归来,和他们交战的部队正是石海山,石海山感觉认识对面的指挥官,还派人过去打探,打探之后才知道是猛虎营的郑强,石海山命人集中所有炮火炸平山头,还安排人切断他们退路,石海山不能放过他。

  • 石海山用密集型的炮火轰向山头,郑强及时带人撤退出去,陈大曼带人准备下船时见到郑强,冰姑也在其中,郑强没想到会接应这么多人,陈大曼带部队去吸引敌人,郑强带着那些女人们沿河道去追赶大部队,冰姑看出陈大曼是一员虎将,郑强命人轻装上阵,在沿途将多余的东西扔下。石海山的太太凤儿从门缝中看到了以前和她订婚的郑强,郑强正在外面发动群众工作,她想出去时被拦住。 闵财主让儿子去凤村给黑司令报信,可他儿子不过去,闵财主为了活命只好过去通风报信,他追赶上了石海山的队伍并将郑强等人在村中的事情说出来。文工团的梅子要生孩子了,可只有徐松是医生,梅子不介意她是男的,还让人用布帘遮住。徐松检查后发现梅子离生孩子的时间还早着,他说她那是疼痛臆像。 徐松的话让她们有些吃惊,也感觉很有道理,有些人还骂他。石海山带人包围了闵财主家,那里有几十号人,石海山的老婆凤儿也在其中,闵财产对他家十分担忧,陈大曼怀疑有人告密,郑强过去对她进行劝说,她无法冷静下来,她想死拼时被郑强拒绝,陈大曼取讨厌那些大肚婆,她和郑强争吵起来。小凤被人藏在箱子里,等人发现时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 石海山清楚宅院中是郑强,冰姑也安排人准备冲出包围圈。陈大曼安排部队狙击敌人,各组分头行动。石海山一人来到门前叫喊,陈大曼命人将他放进来,他进去后没见到了郑强,郑强正在安排人员进行转移。郑强看到石海山后很吃惊,石海山提出要见他媳妇小凤,郑强并不知道她在这儿。石海山将郭小凤怀着他孩子的事情说出来,她仍在晕迷之中。 陈大曼让人带郭小凤去见徐松,郑强知道郭小凤嫁给石海山后有些意外,徐松将郭小凤救醒,陈大曼让石海山的部队让路,石海山只好答应下来。水莲的肚子突然痛起来,徐松帮她接生,陈大曼劝部队赶快出发,董冰将她叫出去说水莲早就宫缩破水了,她清楚水莲出现了难产的情况,董冰希望陈大曼和郑强商量个新方案,陈大曼让她服从自己的命令。郑强在房中见到了郭小凤,他一直以为她已经死了。

  • 陈大曼看到郑强和郭小凤在一起很生气,她哭着跑出去,郑强让郭小凤收拾一下转移,他跑过去追赶陈大曼进行安慰。徐松也没办法接生孩子,他建议应该用剖腹产,但条件达不到,水莲让人去拿把刺刀来把孩子取出来,由于她羊水流完致使孩子缺氧,水莲要坚持留下孩子。陈大曼让人牵来驴将水莲放在上面并让人牵着驴跑,徐松认为那违反了很多临床规定,陈大曼的土法子让水莲母子平安。 她们抱着孩子让陈大曼来起名字,她给他起名叫难生,冰姑的解释让大家感觉也挺好。郑强和陈大曼率领队伍转移,他们带着郭小凤一起行动,石海山看到郭小凤在队伍之中,他想上前时被陈大曼阻止。郑强带着队伍离开时看到一队国军,双方交火,石海山让郑强不要伤害老婆和儿子。 郑强冒着生命危险将郭小凤救走,石海山看到军长的车开过来,军长到后让石海山将枪放下,石海山的姨娘被乱枪打死,主要是为了保护郭小凤,刚才开枪之人是丁处长,军长劝他和黑司令的误会就此解除。石海山让二狗命令村子里出来的部队原地待命。指挥部没能联系上三纵十一旅,猛虎营三连连长王中柱赶到司令部,他将郑强接应陈大曼的事情汇报出来,只是郑强还没赶上队伍,司令员命他随时做好接应工作。 陈大曼对于郭小凤在队伍中表示不满,郑强清楚队伍走不快,队伍中多数人是家属,郑强在休息时向陈大曼建议她应该找个男人成家,她让他以后不要提及此事。冰姑向郑强聊起陈大曼说的青峰峡战斗,郑强将详细情况说给冰姑。当年青峰峡战后陈大曼被送去延安,她还受到过审查。 冰姑从汪司令那里听说过此事,只是没想到是陈大曼所为。闵财主家中成了国军军部,他儿子已经十六岁,丁处长也来到闵财主家中,闵财主在家中排列老二。徐松发现陈小凤肚中的胎儿位置不正,她正不要想要肚中的孩子。闵财主指责儿子无理,他是想大树底下好乘凉,孝儿担心他娘的安危,闵财主那样做也是为了平安的生活。熊旅长战斗中受伤,他还担心着水南村的家属安危。

  • 郭小凤向人打听起郑强前面的陈大曼,她要找郑强说肚子里孩子的事情,陈大曼听说过他们的事情。石海山命二狗带人化妆后去找郭小凤,郑强带队到了王母村,他以前带人在村里驻过军,对于村中守军的位置也很清楚。郑强见队伍被发现后急忙带人撤退,二狗听到枪声后让他不要惊动王母村的人,他还试图解释着上次打斗之事。二狗带人和王母村的驻军发生冲突,他们也是为了保护郭小凤离开。 二狗带人赶上了郑强的队伍,他要将带的东西交给郭小凤,他说石海山被调到前线虎跳峪,还求郭小凤和她一起离开,郑强同意让郭小凤离开,当她要过去时突然被追赶上来的国军袭击,二狗带人反抗,郑强急忙命队伍转移,安全后他们在树林中休息,水莲死在途中,他们将她埋藏后继续行军。 司令员派王中柱带着小分队去接应陈强等人,之后赶往青化砭追赶他们。丁处长拿着照片让闵财主辨认,他让人带孝儿辨认,照片上的人是董冰,他称自己见过,还说在家里见过,这让闵财主很惊慌。董冰提出不能盲目行动,陈大曼建议摸清情况后再行动。 郑强得知部队要在大于村集结,他知道那个地方,于是带队伍赶过去,徐松向陈大曼建议应该让队伍休息一下,发现国军后他们急忙将队伍隐蔽起来,但驴的叫声让他们险些暴露。二狗回去后将找到郭小凤的事情说出来,石海山说他就不应该回来,还让人给他找个医官换药并命令二狗带人一直跟着郭小凤。 陈大曼休息时喝起了陕北民歌,郭小凤也跟着唱起来。郑强想白天休息晚上行动,陈大曼想和他将人送到目的地后回猛虎营。郑强向徐松问起郭小凤的病情,徐松说她活不了多久了。陈大曼让徐松交出葡萄糖来喂水莲的孩子吃,他知道那样做是喂不活的。闵财主让媳妇收集细软带家人逃走,他担心性命难保。

  • 闵财主对丁处长十分害怕,他夫人不想轻易离开,她要守住祖上留下的基业,她想和全院的人通气一口咬定没见过。丁处长准备从知孝身上下手,还让军长帮忙,军长要考虑五分钟。闵财主听到声音后出去查看,这才发现是军队要抓他儿子去当兵,闵财主称他儿子才十四岁,丁处长进行质疑,闵财主答应多交赎金还苦苦哀求,丁处长坚持要将他儿子送上火线,闵财主答应让儿子跟他们走,知孝不害怕,只是担心他娘。 知孝让闵财主告诉他娘说不要担心自己,他用石磨将儿子的腿压残,闵财主感觉对不起他,军长知道后要派车将知孝送到战地医院抢救。郭小凤告诉徐松说她想流产,他认为那不可能的事情。知孝躺在床上休养,闵财主太太将黑司令婆娘在队伍中的事情说给军长,并让他保密。 徐松告诉他们说不能只让孩子喝葡萄糖,她们将玉米嚼成糊糊时看到一群羊过来,陈大曼让张虎拦住过去挤羊奶,赶羊的小孩儿慌忙要跑,他说村里有国民党驻兵,还说是中央军。放羊的小孩儿误把他们当成土匪,尹秀让张虎从羊那里弄奶,可她有些害怕,张虎让她找大母羊来挤,尹秀有些不好意思,张虎只好帮忙来挤。 放羊娃赶着羊走了,他知道军队打仗的事情。尹秀端着羊奶回去时被石头绊翻了,郑强命部队马上转移,他们即将到达大于村。徐松认为强行军不行,他担心队伍中的孕妇,冰姑也劝她不要着急。郑强发现路上的马车后急忙躲藏起来,王中柱带人一直在寻找着郑强的队伍。郑强和陈大曼在晚上来到夏宫镇,进镇后两人分开行动。陈大曼要去偷马车时被九翠戏班班主银翠发现,她称要借时两人争执起来,银翠坚持不借,郑强看到他们争执时过去劝说,但争执之下陈大曼的枪走火了,陈大曼急忙上马车离开。 郑强将追赶的国军引开,王中柱听到声音后也摸过去,他们找到了过去接应的队伍后去支援郑强,郑强由于子弹打光被国军活捉,王中柱看到后命人跟上去,他们不能硬抢。郑强被抓时说让舒连长找个大官来问话,他毕业于北平辅仁大学。

  • 国军驻夏宫苟富贵团长让舒连长全权处理,舒连长感觉到党国悲哀。郑强说他是猛虎营营长,舒连长听完感没什么用,郑强和他谈一下,他这才知道他叫舒德启,郑强说起了日内瓦公约,舒德启拿枪指住他,还让人连夜把郑强送往军部交给丁处长。王中柱得知郑强被押出后在半路伏击他们,郑强要跑时被人开枪打伤,他们将郑强救走。 舒德启见人被救走后只好率部撤退,陈大曼带着队伍向大于村前行,但他们都不知道大于村在何处,陈大曼向郭小凤问起,郭小凤知道大于村的位置,但她要等郑强回来,董冰向陈大曼建议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可陈大曼将郭小凤从马车上拉下来,她要逼她带路。陈大曼发现一队人走过来时命人马上隐藏,那些人正是二狗寻找郭小凤的队伍,二狗带人想接她回去,陈大曼让他们赶快走,还说郭小凤不能走,董冰同意她离开,徐松让她回去后赶快看医生。 郭小凤走过去后又不想走了,她想和陈大曼的队伍在一起,还让二狗回去如实向石海山汇报情况。军长清楚丁光旦的任务,他要安排内线过去,还让人将胡长官的外甥舒德启叫来。陈大曼带人到达大于村,这让她很高兴,还让董冰带人上去,可陈大曼进村后发现吴娘娘在那里,她对他们的到来表示欢迎。 孙志坚在众人面前又说起徐松是解放兵,刘雪鸣替他说话时被孙志坚说她未婚先怀孕,两人争吵起来。陈大曼认为遇上了女土匪,她是七纵的吴大秀,董冰也介绍了自己。陈大曼想去接应郑强时被吴大秀说她是逃兵,还指责起她来。 吴大秀在院里煮驴肉,她也是找不到熊旅长才逃到这里,她清楚国军的套路,还向众人介绍起陈大曼,还让陈大曼当娘们纵队的总指挥,董冰建议还是起名叫姐妹军团。陈大曼感觉大秀不像是军人,她对这个队伍抱怨起来。陈大曼是一心想打仗,她打算先去接应郑强,还对银翠的帮忙表示感谢。

  • 陈大蔓和吴娘娘趁夜色找到银翠,得知郑强已牺牲。大蔓本就伤心欲绝,而气愤的吴娘娘又提起青峰峡战斗的教训,使她委屈地跑开。冰姑告诉吴娘娘,青峰峡战役是大蔓内心无法磨灭的伤痛。吴娘娘这才意识到自己伤害了大蔓,主动在家属队所有成员面前向她敬礼道歉。陈大蔓被吴娘娘的举动感染,二人相拥而泣。 闵财主为儿子抓药回家途中,遇见二狗。二狗这才得知张军长招黑石头回来是为找家属队。青化砭战役敌军节节败退,张军长很是恼火,便命令黑石头火速返回;而丁处长则准备利用闵至孝找寻家属队。 家属队为能好好休整,准备再回到大于村。此时郑强也得知家属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他不顾自身的伤痛,主动要加入营救队伍中…… 家属队,大脚婶正在和队员们夸耀自己的白皮鞋时,银翠和郭小凤驾车而来。将郑强被救走的消息告诉给了大家,陈大蔓听后兴奋地扑向郭小凤,哪料小凤不经摇晃晕了过去。经徐松的诊断,因郭小凤长期使用一种打胎药,而其中含有慢性毒药成分,导致她可能再也醒不过了。队员们急,难生饿得又哭,陈大蔓催着徐松用非常规做法救人。无奈,徐松决定放血。 陈大蔓判断大于村附近肯定有队伍,加上郭小凤的苏醒,她决定晚上带领家属队突围出去,同时派出张虎和苦女扮成夫妻打前战,把难生寄养出去后,找寻大部队。

  • 经徐松确诊,大脚婶假孕。大脚婶难以接受,欲轻生时被王梅子救下。而病倒的孙志坚可是真的怀孕了。 张虎和苦女奉命找大部队,路遇敌人觉察家属队危险,便绕行报信。此时陈大蔓已知敌人动向,刚准备上山隐蔽,就遭遇敌人强攻。家属队队员们都在作战,只有徐松躲在角落。战役刚刚告一段落,只见徐松高举一面写有红十字和鲜红的“孕婦”二字的白旗,迎敌人而去。陈大蔓以为徐松要变节,欲射杀时,被吴娘娘制止。冰姑明白了徐松的用意,便带领家属队随徐松向敌人走去。夕阳下,一队孕妇在国民党士兵的临时阵地前走过…… 舒德启奉命追击大于村的家属队。舒德启出发途中遇见银翠,银翠调侃中判断舒德启要对家属队不利,便尾随其后。舒德启率队赶到大于村,与之前到的敌军部队交涉时,家属队全身而退。 家属队藏身沟壑下,陈大蔓抓来徐松给吴娘娘后背治伤,还不时地对徐松刚才的冒险举动表示不满。不善言语的徐松没有反驳,但当他看见吴娘娘那满身疮痍的后背时,他惊得往后仰过去。原来吴娘娘是皖南事变后被俘的新四军,在上饶集中营时,她失去了乳房,断了三根肋骨,一背的伤痕,但她坚信要活下去。 闵财主和姨太太到医院看闵至孝,却被看门士兵刁难。这些,闵至孝看在眼里,更坚定丁处长所说,只有练好枪才能强大起来。姨太太担心闵至孝的安全,便让闵财主借失踪女儿的阴气想吓吓张军长。 张虎和苦女赶回大于村,却看见的都是敌军。此时一车敌人行驶到二人面前,为能安全,二人只得上车直奔尚书镇。车上得知家属队安全撤离。到达尚书镇,二人将难生放在闵家大院后不舍地离开……

  • 深夜家属队撤退途中,卷进一股百姓人潮。天亮时,奔逃了一夜的陈大蔓才发现身边只有尹秀跟着。陈大蔓再三思量,决定只身去找大部队,把家属队交给冰姑和吴娘娘。 村口,苦女想抱回难生,与张虎发生争执。闵财主在河边烧纸祭祀完女儿,回家的路上看见张虎和苦女拉扯,不明原因的他上前阻止。张虎见状忙打岔,拉走苦女。闵财主回家看见难生,意识到孩子是村口那对夫妻的娃。 陈大蔓一人寻找大部队途中,遇见一队解放军,却被缴了枪。此时郑强也带伤从野战医院逃跑,直奔营救支队。 张军长为能尽早找到家属队,命舒德启将银翠带来询问。他们的谈话被门外的丁处长听见,丁处长来到闵至孝的病房,命他跟踪个人…… 舒德启随后到苟团长处找唱戏的银翠。银翠回屋换衣时,郑强被扶了进来,正在二人谈话之时,舒德启闯进,与郑强扭打。郑强身弱昏了过去,舒德启怕苟团长知道,忙把郑强送至尚书镇医院。 郑强被推入治疗室时,刚好被闵至孝发现。经救治,郑强苏醒。舒德启忙安排车送郑强走,而闵至孝按照丁处长的安排,死活要跟郑强的走,不得已闵至孝跟车同行。路边隐蔽的张虎和苦女,看见舒德启释放了郑强和闵至孝,还留下没有子弹的枪,引起他们的怀疑,便尾随而去。土地庙,郑强正在质问闵至孝跟随的企图时,张虎和苦女被发现。无论郑强怎么追问家属队下落,张虎和苦女就是不说。无奈郑强制服张虎后,拉上三人直奔一个地方……

  • 闵财主心疼难生,请了两个奶妈,还给她起了个失踪女儿的名字叫“添香”。闵财主虽担心闵至孝的安全,但因丁处长给了他安全保证,他也只能等待。 黑石头与马家军作战,他极力要抢占龙虎关,不仅是为自己的杂牌军抢个生存的地盘,而且也让国民党主力军看得起自己。黑石头得胜回到军部,张军长又命他立刻追查家属队, 陈大蔓被带到了王陵村,遇见了一个和自己脾气相似的雷团长。无论大蔓怎么吵嚷要自己的枪,雷团长都只是问她为什么冒充猛虎营郑强。雷团长部队驻扎在西堂,却不知同屋的东堂驻扎着国民党军。大蔓和雷团长争执时,吴娘娘闯入,道出村内有敌情,话音未落,枪声响起…… 这时中间甬道上乡绅老汉伍长出面与双方交涉,使得两方队伍撤退。撤退时,双方仍不时向对方开枪。受伤的伍长虽被解放军架出战场,但还是体力不支滑落坡下。伍长用最后的力量把胸前的符牌交给了大蔓。当村民赶到时,伍长走了,大家看着胸前挂着代表伍长身份符牌的大蔓,全体跪倒…… 黑石头为寻找家属队,借闵财主家衣裳乔装。闲话之余谈起闵家丢女一事,黑石头将自己姨娘说的那个有碧玉手镯的女娃娃讲了出来。闵财主这才意识到也许爱女还没有死。姨太太得知自己的女儿可能没死,忘乎所以地取出银元给黑石头,希望能找回女儿。而此时银翠刚给国民党兵演出完,卸妆时,胸前的碧玉手镯晃动…… 大蔓被村民安排沐浴,而她心里一直惦记的是她的三八大盖……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