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赏金猎人 电视剧

7.3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国语

导演: 成麟

类型: 古装 / 悬疑 / 爱情

简介: 清朝末年,江南小镇的富商白老爷被人杀死,酿成地方大案。赏金猎人安聘远受命前往白沙镇侦破疑案,他慢慢发现白老爷是因为知道一个秘密而死的。白家的四位夫人、日本人、土匪纷纷浮出水面,都为这个秘密费...展开
分集剧情
  • 清朝末年,老佛爷听说京城里大盗猖獗,问起李莲英荣禄调查的如何,李莲英夸口说出荣禄已经派人四处搜查,盗贼就要被缉拿归案。正说着忽然间狂风大作,有人趁机飞花摘叶刺杀了老佛爷身边侍卫。空中飞来一张字条,上面写明即将来取老佛爷的玉玺。老佛爷大怒召来荣禄,荣禄推荐了安聘远,前来破获此疑案。 安聘远是江湖中新崛起的新秀,几年来一直靠帮助各地官府缉拿江湖大盗为生,是江湖上有名的赏金猎人。可安聘远来到宫里后,和宫女们打成一片,被老佛爷看到十分不满,她怀疑安聘远能否像荣禄所说对偷盗玉玺之贼手到擒来。 安聘远故意在安放玉玺的桌前假装醉酒沉睡,果然盗贼出现盗走了老佛爷的玉玺,安聘远却早已有了对策,荣禄十分信任安聘远,安聘远扬言一天内找到玉玺。 安聘远早在玉玺上动了手脚,他在玉玺上涂了特殊的香料,只有他能够闻出这特殊的香味,他循着特殊的香味找到了盗贼,竟然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妙龄少女。安聘远问起玉玺,少女却不肯承认偷了玉玺,安聘远说出自己早已在玉玺上涂了香料。少女见无法抵赖,只好来硬的。两人打斗起来,可是少女却非安聘远之敌,几下就被安聘远打败。 安聘远拿到玉玺带着少女回宫复命,路上少女对安聘远使出美人计,主动吻了安聘远,可是安聘远却不上当。少女再次使出苦肉计,她请求安聘远在她临死之前让她看看她的家乡,安聘远答应了少女的请求,到了山崖顶,安聘远松开少女的绑缚,少女趁安聘远不备,纵身跳入崖底,坠落之前她告诉安聘远她会再来找他的。 安聘远追回了玉玺,老佛爷大喜,赏赐安聘远黄金马褂,令他从今后留在宫中当一名侍卫,安聘远却回绝了老佛爷提出只要金钱。老佛爷答应安聘远的请求,命李莲英带他到国库中领赏,并封安聘远为赏金猎人,要他答应今后协助处理宫中的案子。 江南首富白家的二少爷白少群经营一家赌场,为了赢钱他不惜挟持人质要挟拳手打黑拳。白老爷回府带回了一位小姑娘和佟老板夫妇,他要下人好好照顾他们,而他则进入主屋,他的三位太太早已等在那里。 白少群听说白老爷回府,急忙赶回家里拜见。白老爷屏退了下人,告诉家里人他前几天见了袁世凯大人,两人商议做一笔买卖,如果做成了,他就成了全国首富。同时他嘱咐全家人不要向外泄露,否则可能引起杀身之祸。 白世朗宣布他要娶佟老板的外甥女雨涵为妾,他问起大家有何意见,大家都不开口,白世朗见大家都不做声质问大家是否不悦,几位太太不敢反对,白世朗喊出佟老板及雨涵,几位天天都惊觉雨涵真是美人。 白世朗急于和二十一岁的雨涵拜堂成亲,立即宣布明日就要和雨涵拜堂成亲。

  • 白世朗和雨涵拜堂的当天,大家要求白世朗揭开小妾的盖头,白世朗高兴的揭开了盖头,众人直夸果然是貌美如花。几位夫人都躲了起来不肯出去,三夫人抱怨着女人只有年轻才是本钱。 白少群见爹又娶了小妾,而自己还没成家,心里对白老爷妒忌有加。白世朗进了洞房,雨涵却见到窗外有人影闪过。雨涵请求喝杯交杯酒,白世朗说出自己知道一个秘密,这次和袁世凯的交易成功他就会成为全国的钱王。 院子里忽然响起猫叫,大家都觉得这猫叫的瘆人。忽然老爷房里传来惨叫,全家人急忙冲进老爷的洞房,见到白世朗死在了婚床上,且眼睛已经被人挖走。大家寻找雨涵,发现雨涵被装进了麻袋里。 安聘远在街上发放米粮给穷人,袁世凯带着米粮前来帮忙,他对安聘远赞赏一番接着提出有赏金任务给他,可是安聘远却婉拒了袁世凯,可是当袁世凯提起白沙镇几个字,却引起了安聘远的兴趣,他答应去替袁世凯破案。 白家人抓起了雨涵,请来了本镇的捕头江捕头,大家逼问雨涵昨天晚上老爷被杀的时候她在做什么,雨涵惊慌失措大喊不是她杀的,突然撞到了桌脚,昏死了过去。 安聘远来到白沙镇衙门,询问案件情况。江捕头见朝廷竟然派安聘远前来破案,那就是对他的不信任,江守城不愿配合安聘远,只叫毓泰介绍此案详情。 白家大少爷白少初听闻家里出事急忙赶回家中,跪倒在白世朗的尸身前大哭,三夫人前来劝慰大少爷,安聘远赶来白家,向毓泰询问白家的人。江捕头和白少群发生争执,毓泰带着安聘远走来介绍给白少群,白少群却不理不睬转身走开。 安聘远询问家里情况,二夫人说走了嘴,说出老爷要和袁世凯做买卖,说出来就没命了。大太太责怪二夫人不该多嘴,安聘远怪大家对他隐瞒,站起身提出告辞。 白少群说出了白老爷说过的话,安聘远问大家有没有向外人说起过这件事,大家说出没人说过。安聘远提问为何白老爷偏偏在见了袁世凯之后娶小妾,大家不知所云,安聘远决定提审雨涵。 江捕头提出建议,雨涵现在已经疯疯癫癫,他要请天师来审问雨涵。大夫人决定按照江捕头的主意,请天师来审问雨涵。 洛县令来到县里的戏班子看戏,戏台上一位戴着面具的女孩为大家表演魔术,忽然她在人群中看到小偷在偷钱包,魔术女孩点破了小贼的伎俩,帮忙抓到了小贼。洛县令险些坠下楼去,被魔术女孩救下姓名,洛县令认出了自己的女儿洛琴心。洛琴心提出要留在县衙做捕快,洛县令一口回绝。 白家请来天师审问雨涵,雨涵被押上来,安聘远认出她就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如意。天师说出要雨涵伸手到油锅里拿斧头,如果老爷是她杀的,双手就会被烫伤,如果老爷不是她杀,斧头任她拿。雨涵吓得大喊不敢去油锅里拿斧头。安聘远说服雨涵进油锅捞斧头,他陪雨涵一起从油锅里捞出了斧头,雨涵吓得昏死过去,安聘远大喊如意,将她抱入怀中。

  • 安聘远带着毓泰离开白家,毓泰问起安聘远的手有没有受伤,安聘远告诉他锅里加了三分之二的醋,醋烧滚了以后温度没有那么高。安聘远问起白老爷的生意,毓泰告诉他有木材赌场还有铅矿。 这时他们见到街上有日本人开的店铺,毓泰说出白老爷的铅矿就是卖给日本人。 安聘远回到衙门,江守城支起了油锅,下令将安聘远抓起来,指责他杀了白老爷,不然为何他认识雨涵叫她如意。江守城命人将斧头丢入油锅,让他再次去捞起斧头。 洛县令带着洛琴心走来阻止江守城,江守城执意让安聘远捞斧头,安聘远拉住江守城的手说出他也不是杀白老爷的凶手,也可以捞斧头。江守城吓得急忙将手抽了回来。 琴心和毓泰一起聊天,毓泰问起琴心为何忽然在京城跑了回来。琴心回答她不放心毓泰,要回来看着他,毓泰高兴的答应琴心一定会等她回来。琴心说起在袁世凯的武训堂里学会了骑马射箭武术,她想做一个女捕快,跟着毓泰一起断案。 安聘远自己在房间里敲起了碗做的琴,他会想起儿时和如意一起玩耍的情景,直至长大后两人情投意合成为恋人,可是后来他们搬家失去了联系。 大太太告诉白少初这次回来永远不许离开了,白少初答应娘他会在家里撑起这个家,大太太提醒白少初过去的风流帐不能再犯,毕竟她是白世朗的偏房,名义上是他的三娘,不能再有任何瓜葛。 白少初问起当年为何白世朗一定要坚持让二弟继承家业,大太太告诉白少初他的爹爹因为他和三姨太有染所以嫉恨他。白世朗有一个秘密,分别在四个夫人身上,如果立了当家人,四位夫人就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当家人,如果让二少爷白少群做了当家人,那么白家就没了他们娘俩的立足之地。 江守城带兵进山去剿匪,临行前讽刺安聘远几天内就会侦破白家的案子。安聘远问起毓泰为何江守城如此积极剿匪,毓泰无意中说起年年剿匪年年肥。 江守城正在下令发炮剿匪,却被土匪头子裘老三从身后用枪指着头。两人来到附近酒馆喝酒,裘老三告诉江守城少打几炮省下弹药,江守城却说既然剿匪就要像模像样。江守城问起裘老三是不是抢了小田四郎的烟土,裘老三承认是他抢的。江守城告诉他还回去,裘老三开价三千两白银,江守城和他做成了交易。 安聘远来到白家要求带走雨涵问话,可是却遭到了白少群的拒绝。安聘远和白少群争执起来,毓泰出手制服了拿枪指着安聘远的白少群。白少初走了出来答应安聘远带走雨涵,可是如今雨涵已经疯了,安聘远要求去见雨涵。 白少初命人打开房门,安聘远走进房间,雨涵十分惧怕安聘远躲在墙角。安聘远刚想靠近她,雨涵忽然拿起剪刀自卫,安聘远只好放弃带走雨涵。 三太太和白少初单独相处的时候刻意勾引白少初,白少初却百般躲避,令三太太十分难过。她觉得从京城回来的白少初变了。 安聘远在院子里练功,琴心走来请求他带自己查案,安聘远回答只要毓泰不反对就可以,他们开心的笑了起来,毓泰回来见到他们谈笑风生,不禁吃起醋来。 安聘远向琴心和毓泰说起了小时候认识的如意,他们决定再去白家查探。谁知刚进白家大门就听见院子里在闹鬼。大家顺着声音走去,打开了灵堂的大门,发现白老爷的尸体不在棺材里,却在不远处的院子里,尸体掐着雨涵的脖子大喊。 安聘远上前救下了雨涵,白家所有人都不敢靠前。众人安顿好雨涵后来到客厅,安聘远说出了白家众人有一个众所皆知的秘密,可是他们却都不肯说出这个秘密,令他无法顺利破案。白家人面面相觑,却依然无人肯站出来说话。

  • 安聘远说出白家人有个秘密,却无人承认。安聘远继续问起雨涵的来历,大太太最后说出她是由米铺的佟老板夫妇带来的。安聘远回到了县衙,却忽然想起凶手下一个目标有可能就是米铺佟老板,他急忙带人赶到米铺,可是进去后却发现来晚了一步,佟老板夫妇已经被人杀害,并且同样的也被挖去了双眼。 安聘远不让琴心进入佟老板卧房,琴心却坚持进去,忽然见到如此惨状,琴心急忙扑进安聘远怀里,毓泰看了十分不舒服,急忙拉过琴心。几人回到县衙,吃饭的时候洛县令提起要琴心嫁给毓泰,琴心答应爹除了毓泰她谁也不嫁。 白家众人安葬了白世朗,安聘远独自在河边思考问题,毓泰来找他并且告诉他白少群昨天去了佟老板家里找佟老板讨要白世朗借给佟老板的钱,可是佟老板说起白世朗已经答应不用还了,白少群要钱不成扬言要杀了佟老板并挖出他的眼睛。 安聘远急忙带着毓泰去了白家,白少群不服安聘远,被琴心出手制服带走。经过大街的时候,几人见到江守城剿匪过来,受到了百姓们的热烈欢迎,而毓泰却暗骂江守城人渣。琴心问起,毓泰说起江守城抓来的土匪都是大牢里的死囚。 白少群大喊江捕头,江守城却没有听到,只好跟随安聘远和毓泰回到县衙。三太太更加大胆的勾引白少初,可是白少初仍然不为所动。三太太请求白少初不管到了哪里都要带她一起离开,白少初经不住她的勾引几乎吻到三太太,忽然作法事的钟声响起,白少初急忙闪开。 安聘远审问白少群,白少群拒不回答,最后他得意的说出知道谁杀了白世朗,可是就是不告诉安聘远。琴心拿出一只乌龟,吓得白少群答应招供。江守城回来问起为何审问白少群,白少群见江守城回来立刻有了主心骨,江守城顺势带走了白少群。 二太太来到雨涵的房间帮她洗手洗脸,大太太带着浴盆和下人也来到雨涵房间准备命人帮她洗澡。雨涵紧紧拉住衣襟不肯松手,此事三太太来到雨涵房间,她讽刺两位太太瞒着她来到雨涵这里套取雨涵口里的秘密。三太太严肃的告诉两位姐姐今天谁也不准带走雨涵,今后大家要一起来问雨涵。 安聘远接到京城来的书信,原来袁世凯告诉安聘远白世朗确实是打算和袁世凯见面,谈一笔买卖,至于什么买卖就连袁世凯也不知道。安聘远推断出凶手一定是非常害怕白世朗和袁世凯见面,才出手杀了他。

  • 洛琴心趁安聘远不在,偷偷到他房间里翻找令牌,正巧被从外面回来的安聘远碰见。聘远质问她在自己房间里做什么,琴心尴尬的拿起水杯谎称要给他换水,还装作不小心把茶水洒到聘远的衣服上,趁机盗走他的令牌。 白府里,大太太和二太太,彼此试探着对方,都想从对方的口里探出点秘密。大少爷少初从门缝里监视着四姨太的一举一动,而三太太却站在大少爷的背后看着这一切。 江浦头和二少爷少群在春香院喝酒,少群提议出钱买凶废掉安聘远,江浦头却告诉他,只要安聘远破不了案交不了差,到时上头自然不会放过他的。江浦头还告诉少群,土匪裘老三曾跟自己说过,白老爷知道一个能让人富贵千秋万代的秘密,而白老爷也正是因为这个秘密给自己招来了血光之灾,江浦头劝说少群跟自己联手找出这个秘密。 大太太正拿着一条上面绣着“墙映夕阳挂铜镜”的罗帕出神,听见大少爷的声音慌忙收了起来。少初把自己对父亲被杀这件事的看法说给大太太,并想把雨涵送到京城的洋人办的精神病院去。大太太觉得雨涵是个丧门星,白家的厄运就是她带来的,与其留着不如除掉。 琴心拿着聘远的令牌一个人跑到白家查案,正巧遇见到白家欲救雨涵的聘远,两人争执起来,一不小心碰倒了烛台,引起了大火。三太太趁乱将二太太拉到自己的房里套问老爷的秘密,二太太装傻推说不知道。安聘远将琴心带到树林,琴心得知聘远要救雨涵自己也想帮忙,被聘远拒绝。 大太太欲毒死雨涵,命管家李从善将参有毒药的鱼翅汤拿给雨涵吃,被少群识破。少群拿枪追着李从善,惊动了大家。所有人聚到大厅,三太太更是借题发挥,指责大太太,发泄自己的不满,被大太太强硬的禁了足,少群因顶撞大太太也挨了家法,三太太劝他要忍耐。 洛县令、安聘远等人在衙门开会,江浦头却迟迟不到。江浦头带着满身的酒气迷迷糊糊地来开会,安聘远很是不满出言讽刺,江浦头反唇相讥,两人针锋相对。在讨论案情时,安聘远提出一连串的问题,并怀疑身边有奸细。洛县令称赞他不愧为办案高手,江浦头却呲之以鼻,并用脑袋担保安聘远破不了案。 少群情急之下说出白老爷的秘密跟四个人有关,他的母亲二太太一面给他上药,一面追问他是怎么回事。 琴心对父亲洛县令重用江浦头非常生气,并指责他把死囚当土匪的事情,洛县令听了不以为然,连毓泰也矢口否认自己说过那样的话,洛县令劝女儿不要乱说。 新房里雨涵擦亮了铜镜,脱下衣服,看着白老爷临死前烙在他身体上的印记。

  • 大太太到书房来找少初,少初试图劝说大太太不要趟家里这趟浑水,大太太无奈的说,不希望这个家乱在自己手上,败在自己手里。少初问起家里闹鬼的事,大太太冷笑着说是有人想分家单过。 琴心站在河边气急败坏的质问毓泰,为什么撒谎掩饰江浦头做的坏事,让洛县令蒙在鼓里。毓泰很无奈的劝阻琴心,这些事情跟她没有关系,不要再追问下去,但是琴心一心想要问个明白,毓泰只得转身离去。 少初问起白家的秘密,大太太觉得老爷已经不在了,万一哪一天自己也不在了,就不会有人跟少初说了,因此是时候把这个秘密告诉给少初知道。大太太把写有“墙映夕阳挂铜镜”的罗帕拿出来给少初看,原来在十多年前,白老爷得到了一个大秘密,他把这个秘密分别留给每位夫人,每人一句正好是首七言律诗,还立了遗嘱,如果自己有了不测,立了当家人,大家就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当家人。白老爷还告诉大太太,如果秘密揭不开就去找米铺的佟老板。 大太太觉得老爷这次进京之前立下遗嘱,回来后就娶了雨涵,看来老爷是知道有人要暗算他。少初认为父亲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要去做这件事,可想这件事的诱惑力有多大。大太太想让少初做当家人,可是白老爷在遗嘱中说除非少初揭开谜底,否则就不能被立为当家人,少初也表示自己不想做当家人。大太太气愤的数落起少初和三姨太的事来。 少群提了一篮子樱桃来看望三姨太,三姨太正在绣蝴蝶。少群极力劝说三姨太跟自己合作,相互得到各自想要的东西。 安聘远借买烤鸡的机会向老板打听佟老板和白老爷的事情,发现两人关系颇深。江浦头为土匪裘老三和小田次郎做中人赚取好处,正巧被来找江浦头的安聘远遇见,小田听说安聘远是赏金猎人心下暗惊,匆忙告辞离去。安聘远极力讨好江浦头,两人 大太太带着吃食来看雨涵,并自己先吃以示没毒。雨涵吃东西时,三姨太推门进来告诉她,有人想让她死,但是那个人却不是自己。

  • 聘远重新回到白家救出雨涵,两人骑马经过一片小树林时,聘远被暗枪所伤落下马来,雨涵情急之忘记了假扮疯癫,被安聘远看破。 两人一起逃到王道长的道观中,安聘远嘴里咬着布,凭着一股狠劲用刀将自己肩上的子弹取出,并向王道长介绍雨涵说她叫如意。聘远见雨涵(如意)并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遂追问她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意推说不记得了,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而安聘远也不过是把自己从一个脏地方救出来的恩人。 少群慌乱的从雨涵房中跑了出来,在庭院中被一只人一样大的蝙蝠吓晕,被二太太救醒后,非常害怕,嚷着不敢再在家里待下去,要到赌坊去住。 第二天早上,安聘远见王道长在井边打水,于是走过去同他攀谈起来。两人说起白老板和佟掌柜的案情时,都对杀人后还要把眼睛挖去感觉蹊跷,王道长还说十三年前就发生过类似的案件。 原来在十三年前,本县死了三个人,受害人被杀后,一律被挖去了眼睛。其中一个是外地人,死在祥云客栈,另外两个,一个是画匠一个是糊裱匠。当时白沙镇的人都在盛传闹鬼,谁也不敢出门,案子自然也无从破起。 安聘远听了王道长的话后赶到祥云客栈去调查,不料此时的祥云客栈却被日本人小田次郎给包下,安聘远正在询问客栈石掌柜时,受到小田的管家兼秘书刘天宝的阻挠,并把安聘远赶了出去。小田对安聘远颇多忌惮,猜测着朝廷到底想让他来调查什么。 安聘远找毓泰一起偷偷到祥云客栈摸查情况,发现土匪裘老三正把烟土交回给小田,两人遂返回衙门调集人手打算缴收这批烟土。听说有清兵搜查客栈裘老三偷偷溜走,小田次郎带人拦下安聘远等人不让搜查,于是双方发生冲突,关键时刻江浦头赶到。 安聘远带着众人刺破装着烟土的袋子,发现烟土已经被换成了黄豆,江浦头嘲笑的望着聘远命令他们收队,正在此时,刘天宝大喊着“杀人啦”冲了过来,原来客栈的石老板被杀,还被挖去了眼睛,回去的路上聘远发现自己中了毒。 毓泰把自己对江浦头的怀疑说给洛县令听,并指责洛县令太纵容他,洛县令说江浦头上面有人得罪不得,自己也没办法。安聘远中毒昏迷,琴心悉心照顾他,聘远昏迷中错把琴心当成如意,拉住了她的手,被毓泰看见心里很不是滋味。 安聘远总是觉得好像有个影子跟着自己,不论是什么事都要抢先自己一步,他怀疑这个人是毓泰,却被洛县令坚决否认。

  • 聘远和琴心来到石掌柜被杀的案发现场,看见毓泰也在。毓泰在现场发现一枚玉石扳子,怀疑是凶手留下的。琴心还发现一把刻有“安松”的古琴,石夫人否认古琴为石掌柜所有,还焦急的将聘远等人撵走,石夫人望着安聘远的背影若有所思。 安聘远出于赏金猎人的直觉,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因此他不想让毓泰和琴心跟着自己一起查案,正在三人争执之时,石夫人抱着古琴追了过来。原来石夫人受到威胁,不许她和安聘远说话。但是,石夫人为了替丈夫报仇,将古琴的来历告诉了安聘远。 这把古琴是十三年前住在祥云客栈中被杀的外地人的,而石掌柜想等他的家人来找,因此一直留着这把古琴。安聘远问石夫人死的人是不是叫安松,还拿出一张照片来给石夫人认,原来死的这个外地人就是安聘远的父亲安松。安聘远还从石夫人处了解到,当年父亲住在客栈的半个多月里,接触最多的就是死去的白老爷。 毓泰分析案情给琴心听,他怕琴心有危险不让他再继续跟着查案,还警告她离安聘远远一点,琴心不服气的说他在吃醋。如意住在紫阳观里等着安聘远回来,王道长安慰她,劝她不要着急。 安聘远走进道观,如意喊他聘远哥扑进他的怀里,聘远很高兴如意能认出自己。聘远问如意怎么会嫁给白老爷,如意推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意把白老爷刺在自己后背上的字给聘远看,字是古字聘远不认得,如意让他把字拓下来,解开这个谜找到秘密所在。 大太太要彻查府里闹鬼的事,大少爷少初怕查到三太太,特意来找她出言警告,三太太却不以为然,还说自己一定能当上白家的当家人。 安聘远找到十三年前被害的张画匠的店里了解情况,却被偷偷跟来的琴心出言不逊搅了局,结果什么也没问出来。琴心又提议到刘裱匠家里去调查,无意中得知小田的管家刘天宝就是刘裱匠的儿子。 江浦头约少群在春香院见面,告诉他说那个秘密就在白家大院里,还撺掇着他回家里去找,少群觉得雨涵(如意)一定会知道这个秘密。 安聘远冒充刘裱匠的徒弟小五子,到刘家套取线索,刘夫人坚决不肯承认丈夫是被害死的,情绪激动的将安聘远撵了出去。 安聘远和如意坐在道观的门口谈心,聘远的母亲临死时,让他一定要查出父亲的死因,用以告慰她的在天之灵,而如意嫁给白老爷也一定和父亲的死有关。聘远说等破个案后带如意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生活,可如意却认为那是不可能的,聘远感觉到了如意在害怕着什么,他一再的追问,如意无奈的转身离去。

  • 二太太又来试探大太太关于白家的秘密,她怀疑鬼是三太太装出来的,但是又为什么要装鬼呢?难道只是单纯的为了吓唬人吗?大太太一时也想不明白。二太太猜想装鬼的目的可能会和白老爷的秘密有关,大太太不以为然,还借机讽刺二太太打死也不会说出自己知道的秘密。 洛县令和琴心陪毓泰到坟前祭奠毓泰的父亲,洛县令沉痛地说,如果不是毓泰的父亲挡下射向自己的箭,那躺在坟墓里的就是自己。因此,他对毓泰就像对琴心一样,希望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相亲相爱,相互保护,毓泰表示自己一定会保护好琴心。毓泰回到自己的房里,看见桌子上又出现了一张神秘的字条,上面写着“上头旨意,必除安聘远,不可手软,你已失败一次,不会再给你机会失败第二次”,毓泰看后将纸条烧毁。 大太太一心想要抓住闹鬼的人,她认为闹鬼的一定是白家的人。她将白府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集中在上房里,看看这鬼还怎么个闹法。三太太又趁机闹将起来,大太太要把她架到火堆上烤死,多亏二少爷出声制止,二少爷还提议把火光灭掉,把鬼引出来。就在众人等得昏昏欲睡之时,庭院里突然飘来一团鬼火,大家顿时惊慌不已。混乱中大少爷少初抱住三太太安抚她,让她不要怕,自己会保护她,会永远对她好,但是却不能让外人发现两人的情义。 安聘远坐在紫阳观的大殿里分析案情,一蒙面黑衣人前来行刺,恰巧被琴心撞见出手将他惊走。琴心看见如意也住在观中,还跟安聘远很熟十分生气,安聘远告诉琴心,如意是解开十三年来迷案的关键人物。琴心帮助聘远在毓泰面前把如意遮掩过去,毓泰见琴心留在道观中不肯跟自己回家,气的转身离去。如意问琴心对安聘远的看法,琴心说在自己眼里,聘远就是一个自己为是,自作聪明的人。 二少爷少群拿枪把鬼火打散,大太太认为鬼是不怕枪的,只有人才怕枪。这时,一群猫冲入人群乱窜,正在慌乱之际毓泰赶到,大家才平静下来。经过这次的事,白家一致认为有鬼。三太太要去看雨涵(如意),大太太却百般阻止,原来大太太见雨涵失踪,就让自己的丫鬟冒充雨涵,被三太太识破,三太太抓住这个机会,从大太太手里夺过代当家人的位置。二太太、三太太回到房里都觉得奇怪,纷纷猜测,莫非真的是白老爷的冤魂回来,让大家替他报仇?

  • 安聘远、琴心和毓泰在一起分析案情,琴心说毓泰告诉过自己,白老爷的死跟他没有守住秘密有关,可毓泰矢口否认自己说过这样的话,这令琴心很是气恼。聘远一直怀疑凶手就在自己身边,他感觉到毓泰对自己的疏离和抵触,质问毓泰为什么。毓泰却指责安聘远不信任自己,也不去追查四夫人雨涵(如意)的下落,分明是在袒护凶手,还说聘远永远也破不了此案。 三太太在房里等大少爷少初来找自己,回想起少初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由得暗自欣喜。她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少初,打开房门直接扑进来人的怀里,可没想到来的却是二少爷少群。三太太狠狠打了少群一个耳光,少群气愤的数落起三太太,并威胁她说要把她勾引少初的事告诉大太太知道,三太太也不甘示弱,两人针锋相对。少群想诱哄三太太说出老爷告诉她的秘密,三太太百般推脱说自己不知道,少群拿出枪来逼迫三太太,还欲强奸她,幸亏丫鬟小清听到喊声赶来,少群才悻悻离去。 毓泰骑马跑到河边,琴心从后面追了上来。毓泰觉得琴心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他怕一旦有些事情发生会伤到琴心,让她离案子的事远点,离安聘远远点。琴心很混乱,她不知道是把毓泰当哥哥看,还是真的爱他,也不知道毓泰是把自己当妹妹看,还是真的爱自己。毓泰拉过琴心想要吻她,却被琴心推开,转身跑掉。 安聘远怕毓泰为找雨涵(如意)而去搜紫阳观,他求琴心替自己去紫阳观报信,琴心问安聘远,如意在他心里到底是妹妹还是恋人,安聘远说自己也不清楚,琴心说我不能去救一个不明不白的人。安聘远为救如意,拿出钦赐令牌,答应琴心在令牌允许的范围之内终生受琴心驱使,琴心见聘远为了如意连尊严都可以不要,心里很难过,遂流着泪答应聘远一定会藏好他心爱的姑娘。 少群在三太太处没能问出秘密,又来到母亲二太太处追问。无论少群怎么闹,二太太都说自己不知道什么秘密,少群气得踢门离去。琴心飞骑来到紫阳观,却看见父亲洛县令带着人在里面搜查,琴心只好推说自己来找王道长,洛县令让他赶紧回家,不要在观里捣乱。琴心告诉安聘远如意可能被土匪抓走,可聘远一点也不担心,还说如意肯定没事。 琴心在家里发脾气,洛县令赶紧安抚她,毓泰也来跟她道歉,说昨天自己不该和安聘远吵架,自己会找机会向安聘远道歉,琴心也检讨自己不该跟他发脾气,两人终于和好,洛县令进来看见两人有说有笑,很是欣慰。 三太太总算扬眉吐气的当上了代当家人,白老爷还在丧期里,她就忙着给自己过寿,请了戏班子来家里唱戏。大太太非但没阻止,还给她送去了贺礼。三太太和少初在房间里对坐,叙起当年的情意。少初请求三太太答应自己,不要为难自己的母亲,给她一个好的晚年,宽待下人,宽待每一个人,三太太都一一答应,这一切都被站在门外的大太太听了去。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29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相关专题推荐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