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三十岁你好 电视剧 热度 958

原名: Hi 30 years old!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3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孙皓 张晓波

类型: 言情 / 偶像 / 青春 / 都市

简介: 该剧生动反映了80后一代当下的情感、奋斗以及重重压力下内心的挣扎。2010年,中国的80后开始步入三十岁,这一现象已引发全球的关注。《30岁,你好》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30岁,你好》也开了80...展开
分集剧情
  • 小何问小谭,30个80后要回答30个问题是她提的吧?小谭说她只是顺嘴一说,没想到他们就采纳了,而且还要求她提供10个被采访者。佟又一被采访的时候,他说今年最想干 的事情就是结婚,因为他跟花在一起都好长时间了。对方问他们双方父母都同意吗?佟又一说他现在正在等信呢。 孙然去公司里找小谭,小谭问他怎么来了呀?孙然说他是来接受采访的,因为又一中途离开,他是来接受采访的。佟又一打电话问花儿,她在哪里了?为何不接自己电话?现在在哪儿?花吞吞吐吐的说她正在试吃呢,刚才接了爸爸的电话。佟又一感觉出花儿这两天不对劲,他猜测出肯定跟周二去她家有关系,之后他问花儿,安排自己什么时候跟她见面?花儿着急的说不能跟他见面,因为爸妈不愿意让自己跟他见面,要求他们两个分手。电话那头佟又一无语,花儿着急的去找他。 花儿跟在又一身后,她说爸妈不同意跟他们在一起是因为他太黑了,又一生气的说黑又怎么了?花儿问他现在该怎么办?又一让她听她妈的话呀,花儿说她不想跟他分手。花儿的手机响了,她谎称没有跟又一在一起。得知花儿背着自己要去相亲,佟又一十分的生气要离开,并且提出分手,花儿死死抱着他不答应分手。 孙然指责小谭,他们破杂志社都提的是什么问题?小谭说孙然理会错了,孙然则说她现在升职了,出来想出这种办法恶心自己。小谭说自己升职跟此事有关系吗?孙然说她升职后什么都提高了,现在自己就剩一个字--锉。花儿死死抱着佟又一不放,佟又一挣脱开,这时红花打来了电话,花儿冲妈妈大叫,自己就是喜欢他,就是要跟他在一起怎么了?佟又一转身回来抱着哭泣的红花。红花跟花儿的相亲对象在那里一直等待着,迟迟不见花儿的到来,红花要求老公一直给花儿打电话。 小谭要求孙然跟着着她一起跟人吃饭,孙然不乐意去,小谭指责他,前几天他还求着人办事呢,六辆车呢,房贷车贷都解解决,搞不好他还能因此升职呢。吃饭的时候刘总夸奖小谭真能干,孙然在一旁特无聊,小谭发短信要求孙然找机会眼刘总说话呀。 以佟又一的劝说下,花儿答应关机,她要求佟又一答应自己,要永远对自己好,对爸爸妈妈好,佟又一无奈的发誓。爸爸给花儿打电话,可是对方无法接通。红花要求老公给黑小子打电话,老公拿起电话却发现没黑小子的电话。 花告诉佟又一,妈妈说了:不能找皮肤黑的,不能找北京南城的,千万要找事业稳定的。佟又一说她妈妈怎么那么能说。红花夫妇到派出所报案,警察问红花,她女儿脑子有问题吗?而且这里有规定,不到24小候不能受理。红花情绪十分的激动,数落警察一通。老公在旁边劝红花,之后拉她离开。 佟又一和花儿躺在床上拍照。红花夫妇在街上看到了小广告,想要通过手机定位寻找女儿,当红花问对方是骗时,对方赶紧挂断了电话。红花夫妇去网吧想要利用手机定位找到红花。孙然指责小谭给刘总献媚,小谭指责他无聊,并说刘总就是成功,他们就是得向他学习, 二人争吵了起来,小谭指责孙然三十了还不立,他就是没用,孙然生气的提出离婚。谭宗扬站在那里发呆,孙扬说她就是贱,就是欠这个。谭宗扬说他已经二十八次向自己提出离婚了,孙扬说他就是提了,怎么了? 花儿的手机打开了,看到了父母给她的短信。老公告诉红花,花儿的手机开机了。领居走过来向红花问起花儿呢?红花谎称花儿在屋里睡觉呢。老伴告诉红花,花儿发短信说一切平安,接下来他们怎么办?红花猜测今天花儿今天肯定会回来,而且是俩人一起回来。佟又一起身的时候裤子被挂破了。老伴告诉红花,真让她说对了,两人一起回来了。 红花坐在那里喝粥,花儿和佟又一紧张的站在那里不敢动。花儿劝佟又一喝粥,佟又一说他刚才在外面紧张的吃饱了,花儿则说不管是红粥还是黑粥,他必须装做喜欢喝的样子。妈妈让花儿赶紧吃完饭补个觉,晚上的时候去陈伯伯那里道个歉,并夸奖起陈伯伯儿子多么多么的优秀。花儿让妈妈不用为自己张罗了,她跟佟又一……红花让花儿赶紧送佟又一回去。

  • 花儿向妈妈说,她跟佟又一……花儿让佟又一赶紧说话呀,可是佟又一害怕的不得了,准备张嘴的时候看到红花又蔫了。花儿告诉妈妈,她跟佟又一要结婚了。红花问老伴兴华,晚上去老陈那里穿什么呢?花儿对妈妈大叫,在跟她说话呢。妈妈指责红花,一个女孩子并不归宿成什么样,红花大叫,昨天晚上就是跟佟又一在一起了,而且他们还那个了。佟又一向叔叔阿姨保证,他会负责任的。红花笑了起来,说佟又一能这么说她特高兴,不管是男孩还是男人都是负责任。佟又一和花儿十分高兴,红花之后却告诉他,不会让他承担的。花儿问妈妈,他们两个都那个了,为何不让他承担?之后她紧张的拿出昨晚上在床上拍的照片给妈妈看,妈妈则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以为自己的思想还是那么的老封建,过去跟她说以身相许的事情是吓唬她的。 花儿让佟又一去前面的商店买条裤子,佟又一则说买它干啥,反正都不去她们家了。得知佟又一想断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花儿紧张了起来。花儿的电话响了,佟又一劝她接电话,花儿死拗着不接,并要求他帮自己关机。孙然给佟又一打来了电话,佟又一说他正烦着呢,好不容易把媳妇磕下来了,可是丈母娘不同意。 孙然拿出离婚证摔到桌子上面,花儿说这是不是在小摊上买的?孙然则说这东西能要假的吗?假的多不时尚呀?花儿说他们是不是为了要买房?之后再复婚呀?孙然说她都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谭宗扬说她不干那种没品的事,只要离了就不可能再复了。孙然说当年跟她在一起就喜欢她那劲,既然离了,他们就各走各的阳关道,永不回头,之后二人喝酒立誓。 花儿迟迟没有回家,红花问兴华,花儿是不是开机了?兴华点头,红花说他们现在就上网注册去。花儿发现手机上面出现了什么东西,孙然看过手机说那是手机定位,谭宗扬说她都二十五岁了都被爸妈监控着,佟又一感叹,她现在一回家肯定会被父母监控着。孙然提议让花儿一定要关机。 在佟又一的教导下,花儿给妈妈打电话说她不回去了,现在跟佟又一在一起,她什么时候同意他们结婚了,她就什么时候回去。红花生气的说她爱回不回,之后挂断了电话。花儿担心把妈妈气疯了怎么办?佟又一提议取消他们的同居计划,花儿则说不能这样,他们一定要抗争到底。 夜里红花睡不着觉起身,兴华出现在身后吓了她一跳,此时风太大把房间门给刮上了,兴华二人被关在了门外,红花受凉打了一个喷嚏,兴华抱着她说天亮就去找房东拿钥匙。花儿睡不着觉打开手机,看到了爸爸妈妈发来的那些短信。谭宗扬跟孙然抱在一起睡觉,电话响了,谭宗扬叫醒孙然,说他们两个不是离婚了吗?二人慌忙的起床。孙然在卫生间刷牙的时候,孙然着急上厕所脱裤子,谭宗扬指责他耍流氓,因为他们已经离婚了。  谭宗扬只准备了她自己的早餐,孙然准备去煮唯一的鸡蛋时,不料鸡蛋掉到了地上碎了,于是他走上前夺过谭宗扬的早餐吃了起来,谭宗扬指责他能不能讲点规矩,毕竟他们都离婚了。孙然二人争吵后孙扬上楼,这时谭宗扬接到了东湖派出所的电话,警察说她公公孙总现在在那里。孙然夫妇赶到派出所,孙总骂孙然这个王八赎子为何不接自己电话?孙然向警察证明孙总就是自己的爸爸,而且他之前确实是个厨子,所以才会带那么多的刀。 孙然问爸爸,来北京为何不打电话让他们接他?为什么不坐火车来?为什么来这里还要带着那些刀?他也呆不了几天就走,孙总则说他这次来就不打算再走了。孙然向谭宗扬说起,爸爸来北京来得太突然了,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间跑北京来了。 佟又一和花儿去商场买回了被褥,回到家佟又一发现两条全是被子,他说花儿就不能细心一点,以后这个家全指望她呢,花儿听到这句话想到了爸爸妈妈,因为他们也是这么说她,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对她不放心。

  • 孙然向谭宗扬说起,爸爸此次来的很奇怪,因为他不是从老家来的,而且身上一身血还不揣钱,所以他不能马上从这个家搬出去住,看在她今天去派出所接爸爸的份上,自己就当回孙子。谭宗扬问他,是想让爸知情的凑合,还是不知情的凑合呢?孙然说当然是不知情的凑合呀,谭宗扬说凭什么呀?原来自己是她老婆,可是现在呢?孙然问她有什么要求?同时承诺一个星期保证让爸回东北老家。谭宗扬答应,不过她有一个条件,让他永远配合自己瞒着她的父母,孙然无奈的答应。 孙总坐在那里看电视,孙然靠在爸爸的肩膀上睡着了。爸爸看到了桌子下面的那瓶酒,谎称困了催促孙然赶紧上楼睡觉去。孙然将电视声音关小,并说这样不影响他睡觉,爸爸一直的要求他上楼睡觉,孙然无奈的上楼睡觉。孙总给小沈打电话问他啥事都没有吧?并说回去给他发奖金。 花儿在那里想象着,能不能想个好主意,既能让他们两个的事情顺利,又能让爸妈同意?佟又一说她是妄想。因为爸妈没打电话,所以花儿十分担心,佟又一担心他们不会直接跑过来吧?他这么一说让花儿心慌,这时外面有人敲门,男子向佟又一借方便面充饥。 孙总在跟人打电话的时候听到孙然下楼,他赶紧说起饭馆的事情。孙然感觉爸爸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似的,问他真打算开饭馆呀?爸爸说当然了,并就他在北京有好多朋友,他们都支持自己。孙然陪着爸爸一起喝酒,爸爸催促他赶紧上楼睡觉去,孙然执意陪他喝酒,爸爸问他媳妇的肚子咋样了?啥时候给自己生个孙子?孙然转身离开。 花儿下楼,看到爸爸抱着玩具站在门口。爸爸说想她了,并将玩具给了她。佟又一说花儿爸妈真把她当成没断奶的孩子,什么东西都带来了,她妈妈知道这事吗?花儿说这些东西都是妈妈收拾的,佟又一纳闷,她爸妈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红花对兴华说,他们这段时间一定要绷住了,什么手机,电话,短信都绷住,那样他们一定会着急的,要不了多长时间花儿一定会乖乖的回来。 爸爸给花儿送去了手工包的饺子,花儿让爸爸别跑了,因为路这么远,而且天太冷了,爸爸说超市里的哪能跟自己包的一样呢。花儿向爸爸问起妈妈的情况?爸爸说他们都挺好的,而且把她那屋给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红花告诉兴华,就是让花难过,等她难过的受不了了就回来了。 夜里花儿躺在床上哭了起来,她梦到爸爸妈妈不要自己了,佟又一抱着她安慰。花儿给佟又一煮饺子吃,煮的时候想起了爸爸所教的煮饺子的方法。孙然劝花儿千万不要上当,一定要无视父母的关心,天天出去上餐馆。谭宗扬担心这样问题越来越无法解决。花儿在那里试吃,工作人员说这次的东西挺多的,她一个人也吃不完,所以让她的同事一起过来吃,花儿则说他们杂志社有规定。 佟又一对孙然二人说,花儿现在跟自己一起,洗衣服煮饭吃,她爸爸妈妈要是知道花的改变,肯定会高兴的。孙然提议让佟又一二人去家里吃饭,谭宗扬提议让公公给他们做些饭,回头让他们给爸妈提回去,就说是自己做的。孙然劝佟又一二人打起精神,曙光就在前头。望着孙然搂着谭宗扬的肩膀,花儿纳闷,他们不是离婚了吗?为何还那么亲热? 红花夫妇品尝花儿送来的饭菜,兴华说这是花跟朋友一起做的,而且她现在的衣服也是跟朋友一起洗的,还有牛奶也不用让他们送了……红花让他别说了。兴华劝红花,不是希望花儿早些长大吗?孩子能做成这样也不错。红华则说这肯定是他们成心的,是那个黑小子出的主意。兴华劝她,能想到这一点,孩子已经不错了,说明他们想到了,要想结婚必须做到这一点。红花指责兴华,谁同意他们结婚了? 花儿给爸爸发短信,妈妈指责花儿这是在挑衅,兴华劝她,说孩子这是在求和,红花则说他们是想把自己气死,说着说着她头疼了起来。花儿陪着妈妈一起去医院看病,兴华问医生用不用住院治疗?医生说不用。花儿问妈妈,病了几天为何不跟自己说一声?妈妈哭着说自己的病全是被她给气的,她到底是回家,还是跟黑小子断绝一切关系?花儿说她肯定回家,让妈妈不要再生气了,同时她问妈妈,能不能不断绝关系?妈妈生气的说让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等自己死了再回来。佟又一去医院看望红花,红花再次头疼了起来,让兴华赶紧去挂号。

  • 孙总做了一桌子的饭菜,他让花儿好好的品尝一下,好评估一下自己的手艺值几个钱?花儿说味道挺好的,就是口感没有什么特别。花儿提起妈妈不同意他们的事情,孙总说她妈的病就是他们给气的,所以他劝佟又一跟花儿一起回家看看,因为她妈这次生病就是一次机会,劝佟又一回去好好的说些好话,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见花儿回来,爸爸激动的前去开门,红花阻止,问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兴华说是两个人,红花让兴华问他们什么事情?花儿说给妈妈买了水果,红花要求兴华关门。 兴华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难受,他转身回去给花儿开门,却发现两人已经走了,红花抱怨,这就是他们的诚意。兴华要去追他们,红花大叫头晕。花儿将那些水果都扔到地上,之后哭了起来。 佟又一让妈妈联系一下,谎称领导的妈妈生病,让她帮忙挂个号。佟又一以送快递的身份去见兴华,将专家号给了他。兴华问他,花儿知道此事吗?佟又一让他别把此事告诉花儿,因为昨天花儿是哭着走的,他担心因为此事让他们母女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经理把佟又一叫了过去,夸奖他这次谈成一笔生意不错,之后问起他在给客户讲PPT的时候打哈欠了,提醒他现在是事业的上升期,所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孙总一直呆在北京,谭宗扬抱怨,离婚的痛苦她是受了,可是离婚的好处她可还没享受呢,照这样,他们还不如不离婚呢。孙然说回家就给爸爸施压,因为他不相信爸爸来是开酒楼的,指不定做梦梦出来的。 谭宗扬二人回到家,看到孙总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准备出门,谭宗扬让爸爸把衣服脱下来吧,实在是太难看了,孙总说他跟朋友都约好了,下不为例。谭宗扬跟孙然在为分家的事情而争吵,爸爸叫孙然赶紧下楼,有事要跟他们商量。听到爸爸过来,谭宗扬跟孙然赶紧将分家的单子往被窝里藏,孙总敲门进入房间,看到他们二人躺在床上尴尬的离开。 经理对大家大发脾气,他说谁这个月没完成任务的心里清楚,谁上个月没完成任务,这个月也没有完成任务的走人。同事问孙然怎么办?都两个月没有卖车了?难道真想重新再就业吗?孙然叹气。谭宗扬向孙然问起他工作的事情,孙然指责她闲的吧,什么事情都管。谭宗扬说就他这样,什么时候把家给分了。孙总在外面跑步的时候听到了两人的争吵声,他指责孙然嚷嚷什么呀,并说他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孙然谎称跟她谈工作了,谭宗扬解释他们刚才不是在吵架呢。 兴华买菜的时候佟又一走过去,兴华讲起红花看过病之后好多了,现在都按时吃药了。佟又一将家用血压仪送给了叔叔,兴华害怕红花察觉出什么,所以向佟又一索要买血压仪的小票,还有这个牌子的一些情况。兴华告诉佟又一,他阿姨本来就不喜欢他,可是现在他还拉着花儿跟她对着干。佟又一说他实在是没有其它办法了,因为他们都带着花儿去相亲了。兴华说当初要不是他拉着花夜不归宿,现在事情也不会闹在这个样子。佟又一问叔叔,他们现在该怎么办?能不能不拆散他们?兴华问他真的爱花儿吗?佟又一承认,坦诚上大学时候谈的那次恋爱,并说起他对花儿的那份爱,兴华拍着他的肩膀向他表示感谢。 谭宗扬向孙然问起他那车的事情卖得怎么样?孙然指责她对自己的事情指手划脚,谭宗扬说从今天起不会再管他的事情,不过她有个条件,他们离婚的事情让他不要告诉刘总,孙然听此指责起他。 花儿问佟又一,他们还要同居多久?她都想妈妈了。兴华去买回南京的火车票,买票的时候他犹豫了。佟又一匆匆去见兴华,兴华说红花不知道为何突然要回南京,所以此事一定要让花儿知道。

  • 佟又一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唉声叹气的。红花生气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花儿站在身后喊她,红花二话不说进房间睡觉。兴华在那里冲牛奶的时候红花走过来又倒了一盆洗脚水,说是给兴华倒的,兴华说这是开头辟地头一回,是不是女儿回来她太开心了?红花说他答对了,加十分,这还要感谢他双重间谍做的好。 红花要求兴华老实交待,兴华说他真的不知道交待什么呀?见红花坐在那里瞪眼睛,兴华坦白交待,说当初是佟又一挂的专家号给他的,然后他又撒了一个谎。红花问他还有什么?兴华无奈的再次交待其它事情。 一同事卖出去一辆车得瑟的跳了起来,另一同事跟孙然议论,那家伙都能卖出去车真是的。孙然正在失望的时候接到了黄总的电话,黄总说他刚从深圳回来,合同他已经看过了没有问题,约他下午两点来公司把合同签了。孙然激动的向黄总道谢。 合同签过后孙然向黄总道谢,黄总说都是刘总安排他这么做的。刘总刚好走过来,黄总说孙然该感谢的人是他的爱人,因为为了这个事情,他爱人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孙然听着刘总对老婆的夸奖表情很木纳。 爸爸向孙然问起扬扬怎么没回来?孙然说她可能在加班呢。爸爸推着孙然让他赶紧去接接谭宗扬,因为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路上的时候爸爸对孙然说,扬扬是多好一姑娘,他要是让人家跑了,到哪儿去找这种人。谭宗扬从公司出来,坐上了一辆轿车离开。孙总纳闷,她怎么上别人车了,那男人是谁了?所以他催促孙然赶紧去追,不然自己下去去追,孙然不耐烦的说行了。 孙总父子一直等待着谭宗扬,可是迟迟不见她回来。爸爸让孙然给谭宗扬打个电话问问,毕竟她晚上上了别的男人的车。孙然说那肯定是她的客户。孙总说那男人的车比孙然的车好,所以指定比他有钱,家里是不是有老婆……谭宗扬回来了,公公问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打车回来的?孙然使眼色问谭宗扬,她跟刘总加班这么长时间,刘总也没表示一下?谭宗扬说他表示了,不仅开车送自己回来,而且路上还喝了碗粥。 孙然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谭宗扬,谭宗扬这才明白爸爸刚才为何那样问她,她想要跟爸爸解释的时候孙然阻止。孙然说爸爸好像怀疑他们两个了,之前他拿话点过自己。谭宗扬说他们以后可要小心一点,孙然则说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想办法让他赶紧回东北去,同时他怀疑爸爸莫名其妙的来北京要开酒楼的事情。孙然凭直觉感觉爸爸的合伙人是个女人,谭宗扬跟他想到一块儿了,同时她猜测爸爸是不是谈恋爱了?孙然则说不可能。 孙然为了车的事情向谭宗扬道谢,谭宗扬说他谢自己干嘛?孙然知道她为了自己的事情没少向刘总说好话,谭宗扬说她跟刘总谈策划的时候提过他的事情,再说他们表面上还是夫妻呢,对他的事情也得提一下吧。孙总说总而言知还是得向她说声谢谢,要是她不帮忙的话,自己就会失业的。谭宗扬劝他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 孙总给魏大姐打电话,说他们合作钱必须到位,并约好再次见面再说。孙然和谭宗扬下楼的时候听到了他打电话,躲在那里偷听。妈妈劝花儿回单位把工作辞了,之后跟着他们一起回去。花儿纳闷,为什么要回去?妈妈说他们在这里吃不好,而且还得租别人的房子。兴华说花儿在北京不是还有工作吗?红花抱怨花儿的工作不好,花儿说那么多人想进杂志社工作,妈妈则说合同工就不叫工作,只有稳定的工作才叫工作。 花儿说她喜欢自己的工作,妈妈则说她喜欢工作还整天回来怨声载天的。花儿问妈妈,她是不是就是想让自己离开北京?妈妈承认她就是这个目的,之后说起她跟老公在北京的不容易,请花儿体谅体谅一下他们。花儿明白,妈妈这样做就是不想让自己跟佟又一在一起。妈妈大叫,就是不想让她跟黑小子在一起,警告她必须跟黑小子一刀两断。 魏大姐告诉孙总,等儿子一回来就把钱打到她账上。她伸出手向孙总问起,她手上的戒指怎么样?孙总说不错,就是有点小。魏大姐说她饿了,让孙总请她吃火锅。谭宗扬和孙然挡在爸爸面前,邀请他们一起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魏阿姨狼吞虎咽的,令孙然和谭宗扬十分的吃惊。魏阿姨讲起当初她去东北出差,天天去孙总饭馆吃饭的事情。吃完饭孙然要送魏阿姨回去,魏阿姨则说她没叫司机来太麻烦了,自己回去就行。谭宗扬拉着魏阿姨执意要送她回去。孙然把阿姨送了回去,魏阿姨说今天家里什么也没准备,等儿子回来了好好请他们到家里坐一坐。 谭宗扬向孙然说起,魏阿姨身上的衣服加起来少说也得两三万。孙然纳闷,她那么有钱,吃饭的时候还让他们结账。谭宗扬则说越是有钱人越抠门,不过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她是有钱人。谭宗扬纳闷,爸爸在北京开酒店的事情看来是有谱,那照这样下去,他们的事情要一直瞒下去吗? 谭宗扬在外面拍摄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魏阿姨,于是她赶紧拿相机将她拍了下来。回去的时候她跟孙然分析,魏阿姨身上的衣服超不过60,而且她走的时候是坐公交车离开的。孙然说这回可找着让爸爸回东北的理由了。 佟又一向一朋友打听房子,得知那幛房子的主人根本不姓魏,姓魏的只是那家的保姆……孙然将他们谈话的录音放给爸爸听,证明魏阿姨就是一个骗子。孙总则说他早就知道,他之前做过调查研究。谭宗扬不明白爸爸为何知道了还要跟她在一起搅和?爸爸说她总爱夸自己,所以他挺高兴的。孙然告诉爸爸,他跟扬扬给他投点钱,让他回东北做生意。爸爸不同意回东北,并说出他们离婚的事情。 爸爸数落孙然一通,要求他马上复婚去。谭宗扬让爸爸不要跟着上火,爸爸知道宗扬是个好孩子,并骂孙然是个小王八赎子。孙然劝佟又一跟花儿直接去登记领证,花儿决定偷户口本也要领证。佟又一劝花儿回家去,花儿害怕的说不回,她担心偷户口本算不算刑事犯罪?佟又一握着她的手说真的爱她,想给她一个温暖的家。花儿承诺,一定会把户口本偷来的。 夜里花儿偷偷的找东西,妈妈将户口本拍到了桌子上面,指责她跟黑小子都学会偷东西了。花儿说她不是偷,就是想看看。妈妈问她是不是想偷偷的去登记结婚?同时她对兴华说,这就是他们的宝贝女儿,都学会偷东西了。爸爸问花,是不是想着偷户口本登记结婚?她怎么能这样做呢?花儿说是他们逼自己这么做的,谁让他们非不同意让自己跟他在一起呢?谁让他们要求自己辞工作呢?佟又一怎么了,他为什么不能跟自己在一起?同时她指责父母只顾自己的感觉,从来不能站在自己的立场想一想……妈妈要求她把嘴闭上,并说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问她为爸妈考虑过吗?花儿说自己说什么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所以才不跟他们说呢。爸爸阻止花儿离开,花儿放话,如果他们不同意自己跟佟又一在一起,自己就死去,妈妈警告她,如果今天敢迈出这个家门,就永远不要回来,就当没有她这样一个女儿。 兴华夫妇去了佟又一那里寻找花儿,红花查找了一翻要求佟又一把花儿交出来,佟又一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兴华说花儿今天在桌子上面留了一张字条,说她要离家出走。佟又一着急的给谭宗扬打电话问花儿的下落,并说起花儿离家出走的事情。

  • 红花指责佟又一带着花儿对着给他们干,他们怎么会同意,指责佟又一把他们花儿带坏了,如果花带着他对着给他的父母对着干,他们能够同意吗,红花要去找佟又一 的父母。兴化阻止红花的行为,红花晕倒过去住进医院。 在病房外,兴化对佟又一说,这次事情是相信他的,可是小花能去哪里呢,花儿离开也没有带手机和换洗的衣服,背着包就出门了。佟又一说自己现在也没有头绪,自己去谭宗扬问问情况。 佟又一见到谭宗扬。谭宗扬说花儿没有来,领导今天还大发脾气,今天该花儿交稿子了,范文佟又一真不知道花儿去哪里了,以为他今天早上打电话过来是给花儿父母演戏呢。佟又一说自己都快急死了。谭宗扬跟佟又一一起找花儿。 孙然对佟又一说,知道他心里难受,但是总的有一个目标寻找啊。兴化给佟又一打电话询问情况,如果有消息了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红花听到兴化给佟又一打电话,指责他为什么给佟又一打电话,如果花儿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不会饶了佟又一。 红花来派出所询问情况,告诉民警应该审问一下佟又一,他最可疑。佟又一来到派出所,说自己真不知道,他也一直在找。派出所出来后,红花让佟又一把花儿还给自己。佟又一求红花,等花儿回来了,不要逼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红花还是怀疑佟又一知道花儿在什么地方。佟又一告诉红花,自己真不知道,自己会找她回来的,等找到了自己会跟花儿分手的,什么事情都没有花儿命重要。 孙然抱着被子来到客厅,孙总询问什么情况,孙然告诉自己父亲,说他都知道她们离婚了,没有必要再他面前演戏了。孙总让孙然马上上去,如果他们不复婚,就住这里一辈子不走了。 兴化告诉红花,明天就去报纸上登寻人启事。红花让在花儿最喜欢上的报纸上登。兴化说今天他们今天做的事情的确不对,翻了佟又一住处,还把警察弄来。从今天他住院觉得佟又一没有那么想想的不好,自己觉得那孩子是真心的,不想让她们母女矛盾扩大。可以看出来佟又一是真心喜欢花儿,劝红花也站在孩子的角度想想,要不哪天失去花儿了,会后悔一辈子。 佟又一来到花儿家中,说自己是看到家里边灯亮着才上来的,说自己想去报纸上登一个寻人启事,征求他们意见,除了报纸上,还要在户外贴一些寻人启事。第二天佟又一开始在大街小巷张贴寻人启事。 佟又一找到了花儿,花儿指责佟又一怎这么办,自己在这里等他们几天,他都没有认出来自己。佟又一送花儿回家,花儿说要不别回去了,自己父母会逼着自己回南京,逼着跟他分手,自己不想违背自己父母意思,也不想跟他分手,只好都放弃了。佟又一让花儿不要在干这样的傻事情了,这样做任何问题都得不到解决。花儿回到家中,红花见到父母后非常高兴。 花儿给佟又一打了几个电话,佟又一都说自己忙搪塞了花儿。花儿跟兴化一起做饭,兴化告诉花儿,前几天佟又一为了找他,写了一个晚上的寻人启事,而且每张都不一样。花儿听后去路上把每一张寻人启事揭了回来。

  • 曼春来找丁凯,丁凯却不在家,曼春在丁凯家门口坐着等他回来。曼春来丁凯学校找他,工作人员告诉曼春丁凯已经办好离职手续出国了。 曼春出了学校给丁凯打电话无法接通,然后打电话给佟又一,告诉他自己已经到北京了。花儿急急忙忙的去找佟又一,兴化拦住花儿说,见了佟又一后不要忘了给他一个台阶。 佟又一几人请曼春吃饭,曼春说自己不饿,就要见丁凯,自己有话要问他。佟又一几人非常为难,找个借口离开商量是不是要继续瞒着她。曼春告诉花儿,自己去丁凯学校了,他们同事给自己说的他要出国。曼春询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佟又一跟孙然回来,孙然告诉曼春,丁凯已经走了,是星期一走的,曼春拿出信询问为什么信是星期二邮寄出来了,让他们不要骗自己了,告诉自己丁凯在哪里。 曼春来到医院见到了在病床上的丁凯,对着病床上的丁凯说他想分手就分手,没有那么容易。谭宗扬劝曼春,既然丁凯给她写分手信了,就不要管了。曼春说医生说只是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但是没有一定是啊,他写一封信说分手就分手,没有那么简单,自己还没有表态呢,不能就一封信就结束了,这次来就是要当面问清楚,自己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医生对佟又一几人说,丁凯当时属于见义勇为,医院没有收押金的情况下进行了救治,希望他们通知病人家属,把剩余住院费交上。佟又一说想丁侃这样情况,在医学上可以界定为植物人。曼春听后请他们不要放弃丁凯,自己相信丁凯会醒过来的。孙然告诉曼春,现在就他们几个人承担不起丁凯高额的医药费。 曽小林联系佟又一,孙然跟谭宗扬让他赶紧过来。曽小林过来后,谭宗扬指责曽小林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自己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有一个又帅又有钱的富二代同学。孙然让曽小林关于丁凯事情表个态。 佟又一告诉曽小林,大家都是同学,现在丁凯遇到困难了,靠他们几个人那点钱也办不了事情。曽小林打断佟又一的话,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丁凯所有医院费他全部承担了。 佟又一他们把丁凯办好的住院手续,曼春感谢他们的帮助。曼春守在丁凯的病床前,告诉丁凯只要他醒过来,自己在也不过来烦他了。 花儿要去送曼春,兴化拦住花儿,告诉他跟佟又一的事情不能这样绷着。红花在楼上让兴化捡重要的说。兴化说她妈说用自己眼泪去感动佟又一。花儿说前几天在他跟前哭了好几次了。兴化告诉花儿,这次就光哭什么都不要说,然后把准备好的眼护士给了花儿。 谭宗扬对花儿说,送曼春时候都不要哭,不要搞得跟生死离别一样。佟又一把钱给曼春,让她替照顾好丁凯父母。这时,花儿父母打电话询问情况怎样了,红花告诉花儿就要哭。 送完曼春后,大家都夸花儿今天既然没有哭。花儿斥责他们烦人不,是他们不让自己哭的,自己到底是哭还是不哭,然后大哭起来。 佟又一看着花儿一直哭,说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她,不是一直问为什么给她分手,跟她分手是为她好。花儿停止了哭,说自己知道为什么跟自己分手,这个自己爸爸已经说了,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分手,想要跟他一直在一起,既然2个人相爱,就要一起努力。佟又一听后说自己错了,她们永远在一起。

  • 佟又一跟花儿一起回家,告诉花儿父母,自己喜欢花儿,自己跟她分手这些日子,心里边特别难受,知道自己条件不符合他们要求,自己是没有那么优秀,但是也没有那么差,自己知道他们想办法让跟花儿分手,拉着花儿干了一些冲动事情,知道自己错了,自己应该多站在他们角度考虑问题,红花听后没有说什么,拉着兴化去做饭。兴化询问佟又一想吃点什么,告诉佟又一从现在开始,佟又一就是他们家的女婿了。花儿高兴的对佟又一说他过关了。 佟又一回家,还没有家门就听到了父母在吵架,佟又一进来直接让父母停止争吵,告诉父母他要结婚了。佟又一让母亲看什么时候有空,跟花儿父母见个面,商量一下他们的婚事。佟母劝佟又一跟花儿在多交往交往,就算不成,也不吃亏。佟又一说自己都快三十了,想结婚了。佟母觉得花儿不如周晓。佟又一把自己跟周晓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母。 佟又一父母跟花儿父母见面,2个父母针尖对麦芒。饭桌上,兴化说2家坐在一起商量事情,首先是婚礼在哪里办,佟父说不行办2场,北京一场,南京一场。双方父母对每件事情都过了一遍。 结束后,双方的母亲都对方的母亲不满意,佟母斥责为什么自己买的房子,女方父母跟着一起住。佟父亲说,孩子早都表示过,不愿意跟咱们一起住。佟母指责佟又一,平时对自己的父母连句话都懒得说,怎么对丈母娘就跟一个哈巴狗一样,对别人爸妈比对自己爸妈都好。佟又一说自己不想回家住,是不想看到他们总是吵架。 花儿跟佟又一在游戏厅玩游戏,对佟又一说她妈妈说了,婚礼必须在南京办,而且还是第一场,在北京不过就是走一个形式。佟又一说如果不在北京办多么没有面子。花儿有吧自己母亲说的告诉佟又一,说佟又一的面子没有花儿身价重要。佟又一指责红花太不讲理了。 回到家中,红花说自己怎么不讲理了,自己有没有提过分的要求。兴化出来提议,第一场就在北京办,就当走一个形式,办的简单一些,到南京了就办的隆重一些,让花儿跟佟又一说的委婉一些。红花对这个不管,但是住一定要跟花儿他们一起住。 佟母亲听佟又一的后说,什么叫简单办一下,这明显的就是走一个形式。询问房子事情怎么说,他们是嫁闺女,不是全家出动,这个房子他们不跟着住,也不能让别人住,只能他们二口住。 佟又一跟花儿争执关于房子的事情,孙然父亲给佟又一他们准备饭菜。饭桌上,佟又一说自己想到办法了,现在他跟花儿事情就僵持在房子上,需要孙然帮忙,现在就是自己妈妈借了十五万,这个钱让花儿父母出,事情成了让孙然去死磕自己父母,让接受这十五万。孙然答应帮忙,但是需要佟又一帮忙在找一套房子。 饭局结束后,孙总把喝醉的孙然和谭宗扬安排在了一起住,想要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早上,孙然询问自己父亲,事情是不是他设计的。孙总告诉孙然,他占了谭宗扬的便宜,作为大老爷们就要负责。 红花告诉花儿,十五万他们家出,但是房产证上要写上花儿名字。孙然来见佟又一的父母,在孙然的从中说服下,双方父母有坐在了一起。双方同意他们先领证,花儿父母表示婚礼要推迟,房产证上添上花儿名字在办。花儿跟佟又一领了结婚证。

  • 曼春让佟又一二人放心,她把家里的工作辞了,把丁凯的父母也送到了疗养院,她不相信丁凯就这么醒不过来,一定要等于他醒过来。佟又一问她住到哪里?曼春说她住到丁凯租住的房子那里,同时请他们帮自己留意一下工作,只要混口饭吃就行。 孙总上网的时候,看到几种催情中药,不禁呵呵笑了起来。吃饭的时候爸爸告诉孙然二人,今天他去顺义一趟,晚上就不回来了。谭宗扬让他小心一点,爸爸说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孙然流了好多的鼻血,谭宗扬着急的把他送到医院去。孙然指责爸爸是他亲爹吗?哪有亲爹害自己儿子的?爸爸说他是着急所以多放了点药,谭宗扬让爸爸下回别再这样干了,孙然则让她别装了,指不定谁出的主意。爸爸让他们别吵了,他只想让他们赶紧复婚。 佟又一把房产证和结婚证给丈母娘看,并拿出了房子的钥匙,兴华说他们有时间去看看房子,好给他们筹备一下婚礼的事情。孙然碰到了穿着护工服装的曼春,曼春说她这样一边可以工作,一边可以照顾丁凯。孙然劝丁凯赶紧醒过来,并说他这辈子不可能找着比她更好的女人。 谭宗扬向主编建议此次Party的主题,在同事的建议下主编决定,这期的照片就拍谭宗扬跟老公的结婚纪念日。花儿偷偷的问谭宗扬,这件事情总不能一直这样瞒下去吧?谭宗扬则说再累也不能让他们看自己的笑话。谭宗扬问花儿,如果孙然跟她复婚了,他们之间是不是就算没离过婚?花儿说应该算是吧,谭宗扬抱怨,就是自己想复婚,他也不一定同意。 公公向谭宗扬保证,聚会的事情就交给他办,一定会让孙然同意。吃饭的时候谭宗扬跟爸爸一唱一和的,孙然同意办结婚纪念日。佟又一不打算将房子里的瓷砖换掉,红花说要按规矩,新房里里外外都得装修一下,可是他们现在没钱了。兴华说瓷砖是要换了,而装修的钱呢家里还有一些。花儿吵着让妈妈陪着他们一起去建材市场,妈妈起身说不去。 结婚纪念日聚会上,大家起哄让谭宗扬跟孙然来一杯交杯酒,孙然起身完成大家的愿望。爸爸在身后一直跟着孙然,他要求孙然必须把今天这场戏演完,孙然说他就是看不惯她在那里演,那么装……而他们的这番对话,刚好被话筒扩音,这让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大家得知谭宗扬与孙然已经离婚的事情。 谭宗扬哭着离开,孙然跟在她的身后,谭宗扬请求他让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孙总向扬扬解释,谭宗扬说不怪他,并说这样也挺好,再也不用瞒着了,心里边觉得挺轻松。 孙总自责的打自己的脸,之后他起身指责孙然,孙然说那天之所以答应结婚纪念日的事情,就是想着找着新房子要搬走了。爸爸大叫他不搬走了,要走让他一个人走。孙然说爸爸住在这里不方便,爸爸执意不走,就听谭宗扬一句话,谭宗扬说他永远是自己的爸爸,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孙然收拾东西的时候把他跟谭宗扬的合影装了起来。谭宗扬准备了酒菜为他送行,喝酒的时候她哭了起来,感觉二人在一起就好像做梦一样,之后她向孙然提出最后一个要求:让他今天晚上抱着自己睡。 夜里谭宗扬抱着孙然,孙然向她道歉,他都三十岁了还这个熊样,让她受委屈了。谭宗扬让他别太委屈了,让他以后一定要轻松的生活,要不然这婚就白离了。佟又一正在开会的时候花儿打来了电话,要求他赶紧去家具城看瓷砖,佟又一让她和爸爸定就行了,花儿指责他,无奈的佟又一着急的赶了过去,他相中了一款瓷砖,兴华也相中此款,可是他并不打算在这里买,因为这里贵,佟又一无意中说他磨矶,惹得花儿很不高兴,跟他争吵了起来。佟又一被公司叫了回去,爸爸开导花儿,让她多替佟又一想一想。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