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自古英雄出少年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江道海 张伟克

类型: 古装 / 武侠 / 爱情

简介: 该剧改编自上世纪80年代风靡一时的同名武侠电影,讲述了一群天地会遗孤逃脱清廷大内高手追捕的故事。
分集剧情
  • 果然当晚深夜就下起滂沱大雨来。距离灵应寺五十公里外的峒山,山下破屋中一伙强盗正在边喝酒吃肉边分贼赃,又狂笑着把强掳而来的农家女子按在地上欲加以凌辱施暴,在女子凄厉尖叫声中,突然破屋门被猛然推开,一个低头戴着草帽披着蓑衣的汉子,带着咆哮的风雨,大踏步而入,而烛光亦随而熄灭。 众贼匪先是一愕,继而吆喝着摸黑扑前,持刀棍扑前连手围攻汉子。在天上刚巧一阵耀目闪电,同时汉子一声沉喝,提步进马,一对铁拳劲若奔雷向众贼匪直扑而出,耳边亦随来轰然雷响!幽暗中,雷声夹杂着一阵众贼匪闷哼声,雷响渐远后,但见众贼匪已全部中拳重创,相继颓然晕倒地上,只余下那农家女子张开咀巴,满脸惊愕不知所措。汉子伸手把打斗时不慎跌出那胸前的半截玉扣塞回怀中,边沉声对女子说还不快走?女子颤抖慌张站起,忙不迭扑向门外,冒着大雨狼狈地逃出了虎口。 翌日中午,峒山众匪被擒和农家女获救的消息,已传到灵应寺外。其实清晨时份,释智和尚早听到铁彪匆匆从峒山赶回寺内的脚步声。但释智没有揭破,只摇头无奈苦笑。 半月后,清晨的雾气仍未完全消散。在正定县城外河边渡头小市集里,数百村民正忙碌地在做买卖交易,村民们呼喊叫卖声,夹杂着禽畜叫鸣声响遍耳边。在这平凡不过的农村赶集日子里,却不寻常地乍现了十来个陌生的身影。这帮穿着灰色劲装的剽悍大汉乔装村民混进人堆里作买卖,却难以掩盖那脸庞中的阵阵肃穆杀气。他们又暗中用眼神互通讯息,似乎正准备着一个隐密的重要任务。 未几,渡头上一艘内河渔船缓缓靠岸,少女芊红和少年杜老大随着一个中年人步出船舱。芊红抬头问白叔叔咱们到了吗?这个名叫白鹤龄的中年人微微点头,虽神态平静心中却是提高警戒,过了好一会才提步上岸。他不得不如此小心慬慎,因为这他是反清复明的《天地会》河北分舵舵主,却不知原来行踪早已被清廷鹰犬知悉,正步入布置好的陷阱中。果然众灰衣大汉见白鹤龄一众上岸后,立时一声暗哨响,露出凶悍本相,从怀中拔出兵刃吆喝着中向白鹤龄三人猛然扑上!

  • 卓天风大怒,复以凌厉的地堂鹰爪功攻击丁氏兄弟,令两人左支右拙险象横生。见丁氏兄弟凶险,芊红和杜老大忙加入战团,以四敌一打个不亦乐乎。时外边大批胤杰的亲兵亦闻声涌至,杜老大见形势逆转,忙打个暗号,四个孩童同时翻身扑入河水里,急急潜逃离开。 浑身湿透的众孩童回到戏班后台,但见师父白鹤龄早已铁青着脸,持着竹竿准备大刑侍候。芊红被罚跪在地上,而丁氏兄弟及杜老大更被竹竿痛打屁股。丁氏兄弟痛得哇哇大哭,而倔强的杜老大却强忍着泪水,开口反驳说天地会不是要锄强扶弱,儆恶惩奸的吗?他们去对付那十恶不赦的胤杰,究竟有什么错? 白鹤龄怒地丢下竹竿,说若要替天行道他们还不是时候,不但经验和能力都不足够,只凭着一股蛮劲儿鲁莽冲动,匹夫之勇不但难成大事,更早晚都会闯下大祸。白鹤龄的责任是保护一众天地会孩童,让幼苗能茁壮成长,这样他们才能继承天地会之大志,才能推翻清廷回复汉人江山,若一早夭折那就万事皆休,而他亦无颜面对把他们的父母。见师父骂得心情激动,众孩童亦自知犯错,只好齐向白鹤龄叩头认错,并承诺以后不会再犯。 在灵应寺外的山坡,刚放下锄强休息的铁彪,拿出挂在胸前的玉扣把玩,心中却涌出一阵无奈和酸楚。二十四年前一个寒冬里风雪交加的夜晚,奄奄一息的少妇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来到河北灵应寺,哭泣着跪求寺庙中人收留。未几,这可怜的少妇重病而逝,留下了这个名叫铁彪的小孤雏,及身上系着的一个半边玉扣。智释心内同情,决定收留他为义子并把他抚养成人。 童年时的铁彪由于是孤儿,没有父母的庇荫保护,常被乡间顽童及恶霸欺凌,更用他的名字来嘲笑他是"鼻涕虫"。铁彪常被欺负得脸青鼻朣,但他从来不吭声也不求饶,亦没怎样有向义心释智诉苦,只有把眼泪埋在心中。智释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终开始教他少林十八罗汉拳法,让他强身健体之余,也好能保护自己,去维护自己基本的尊严。

  • 铁彪为避追捕,一路抄山路而行,而且又不熟路,在山里多次迷途,饱经风霜,至到达京城后,已是两个多月后。经过长途跋涉,铁彪衣衫褴褛满面于腮,活像个肮脏不堪的乞丐一样,但这个模样反而能突破清兵的重重搜寻关卡,顺利进入北京城。 自小在山野寺门长大,从未到过繁华之地,进了京城后只觉眼花缭乱,目不暇给,但因铁彪衣衫破烂,在京城被人不时施以白眼及戏弄,铁彪不以为忤,心中只想早日完成师父心愿,把玉瓶安全交到天地会。 这天铁彪在大街上被不良少年欺负,刚巧大丈夫邵扬经过,看到这情景,上前装作凑热闹,出计戏弄铁彪,并与众少年打赌,可以引铁彪进茅厕,再困住他,但其实邵扬想出计中计,赢了众少年的钱,反锁数少年进茅厕,为铁彪出了口气,并用赢回来的钱,请铁彪吃了一顿饱饭,铁彪知邵扬天性机灵、善良、有正义感,对邵扬有不错印象。 两人暂且告别后,铁彪终找到天地会的分舵所在地吉祥茶庄,却赫然发现茶庄已变成吉祥赌坊。铁彪以为只是天地会用来掩饰身份之用,以义父死前所教的江湖中人切口,跟赌坊中人沟通,竟被人误会他来踢馆踩场,铁彪被围殴,但他不敢暴露武切实力,只好忍气吞声硬生生捱打,幸得小高经过,认出铁彪是儿时好友,把铁彪救出。 铁彪、小高两好友重逢,高兴不已。当年小高自与铁彪分手后,被卖予富户作农奴,受不住天天作苦工,他偷偷逃离并辗转流落至京城。之后凭灵活的头脑,在京城江湖中打滚,现是盐帮其中一员,并在一镖局当小镖师。小高告知铁彪,原来一月前,这天地会分舵已被毁,而舵主杨景山亦被抓去生死未卜,有黑帮中人见店铺丢空,遂用来开赌坊。因为义父的叮咛,铁彪自然不敢把这次进京的真正目的相告,只胡乱说是义父已死,无以为生,进京找生活。小高见铁彪没处下脚,答允收留,铁彪甚为感激,心中希望在京中查知天地会中人下落,把玉瓶交还,了却这重大任务。 铁彪一直掩藏身份及武功,但一次小高被敌对马帮中人袭击时,不忍好友受伤,暗中施展武功相助,小高被救,但两帮人打斗,几乎误伤无辜老婆婆,幸绣云经过,救了老婆婆,却误以为铁彪也是盐帮中人,对铁彪、小高等人,甚为不屑。 小高看到铁彪暗露武功,方知铁彪原来是真人不露相,他想拉拢铁彪加入盐帮,但被铁彪拒绝,因为他只是想找到天地会里的关键人物,把白玉瓶交还那就是完成先师遗命,这时的铁彪彻头彻尾并没有想过要当一个江湖人。小高见铁彪要找天地会中人,向铁彪表示爱莫能助,因为天地会现今是朝廷大敌,处于风口浪尖,就是他们盐帮也不敢接触以免惹来麻烦。

  • 鲁柏与白鹤龄虽已接头,但仍要在京中等天地会中人齐来接龙头,以便在公祭陈近南及各义士之时,同时立二毛为新舵主,也让众遗孤可祭祀父母。众遗孤因不知父母已亡故,只感到班主近日慈祥不少,吃的饭菜也比前丰富,还以为当日邵扬虽然没戏弄到白鹤龄,但却令白鹤龄知道不能用强压方法对付徒弟,令丁喜、丁乐更视邵扬为偶像,令邵扬乐不可支,更因此不时以此居功,只有芊红觉得有点奇怪。 邵扬为显出自己交游广阔,刻意介绍铁彪与戏班众人认识,铁彪见这样一个官家少爷,竟与一班卖艺为生的少年如此熟落,又对邵扬是天地会中人,又多了几分信心。某日芊红奉命外出购物,被人误为小偷,芊红有理说不清,铁彪根据芊红描述,真正的小偷也是一名少年,铁彪为助芊红脱困,想追小偷回来,却错认二毛就是小贼,两人紏缠起来。 幸邵扬出现阻止,二毛没怪铁彪,三人合力终把真正小偷捉住。芊红没事,感激邵扬等人。二毛却见在人多之时悄然而退。邵扬认为二毛故作神秘又藏头露尾,非大丈夫所为,对他有点不屑。其实二毛心知自己身份特殊,不想暴露形迹。却反被铁彪看到他与鲁柏一道,而鲁柏行踪十分诡秘,铁彪跟踪鲁柏,见他秘密与白鹤龄接头,又用切口交谈,但在公共场合却装作不认识。 铁彪觉得他们可能也与天地会中人有关,他想向邵扬查询,却遇上绣云找邵扬回来,把他拉到一旁责骂。邵扬在绣云压力之下,答应以后不再去听说书,也不再把天地会挂口边,铁彪此时方知邵扬原来不是天地会成员,心中一阵气馁。 于是铁彪开始刻意避开邵扬,邵扬却向他苦缠,绣云不知就里以为是铁彪仍想带坏邵扬,心中恚怒。她查知盐帮中人有违规生意,于是向公公邵正举报,邵正身为朝廷命官,决定秉公办事,令盐帮一批私盐被没收,损失惨重。小高因此受牵连,他自顾不暇,连住处也被查封,令铁彪再无落脚之处。 绣云以为此计当可令铁彪知难而退,岂料邵扬知铁彪处境,竟拍胸口一力承担,决定收留铁彪,绣云知道后大怒,坚拒收容。但原来邵扬早已布置好一切,他向父亲邵正说了铁彪之事,说他是修佛像高手,正好能替别院重修多尊破旧佛像。邵正看了铁彪手艺,发觉邵扬并不是胡诌,铁彪对修补佛像果然有真材实料,于是让铁彪在别苑暂住并修补佛像,邵扬见其计得逞非常得意,而绣云却更加气结不忿。 铁彪在义父生忌之日暗中拜祭,并表明会尽一切可能,把玉瓶交到天地会。此事被邵扬无意中发觉,不断追问,铁彪本遮瞒,但却被邵扬误打误撞,猜出八、九分,再用计一试,铁彪再也瞒不下去,略把事件说明,只道是师父替天地会中人修一玉瓶,但修好后天地会分舵被破,他答应要物归原主,所以四出找天地会中人,邵扬一听大喜,因他最喜欢这类重信义守承诺的江湖事,他答应帮忙,一定令铁彪完成师父遗命,铁彪再三嘱咐,切勿让此事曝光,邵扬满口答应。

  • 跑了一段路,传来一个少女的急喘声,众吃惊回头,看到跑在最后头的芊红,已蹲在地下脸已转色,原来她因跑得太久引发了哮喘病发作。铁彪不由分说,回身就上前去扶起她。芊红连呼吸都不能,哪里能再跑?铁彪大力背起芊红,但已被一群清兵发现,紧追上来。 清兵已从芊红背后一把抓住,芊红拼着力气把辫子大力一甩,清兵着了道儿,气愤地一剑刺向芊红,就在这千钧一刹之间,二毛和众少年从天而降,打走了几个清兵。但耽搁之间,四大鹰犬中的卓天风,司马冰及月罗刹等亦追至,杜老大等见状顿时心下一沉,因为他们曾和卓天风交手,知道此人甚为难缠,此时再加上两大鹰犬月罗刹及司马冰,又有众多清兵,众人逃脱的机会大为渺茫。 危急间大蛋想到小蛋身上有火药弹,提醒他拿出来对付敌人,小蛋一言惊醒,但火药弹却在仓惶中倒转了,结果火药弹丢得不够远,一阵激烈爆炸,却连自己的头发也烧了个开花,但也终于把敌人吓止阻隔,铁彪及众少年方得以在火焰浓烟中,乘乱逃去。 铁彪带着二毛和芊红等,见京城中处处清兵实在无路可逃,没办法之下只好把众人带进了邵扬别院中暂避。他们匆匆从后门进入,邵扬这时刚好回来,见众人一脸狼狈,忙把他们接到柴房内。 一众孩子中,杜老大最以自为是。他一看邵府别院气派豪华,追问是甚么地方?邵扬连忙解释是自己家,他父亲是朝中大官,所以此地是最安全,也没有人敢来骚扰。不料杜老大一听大惊,抓着邵扬说他原来是不安好心的奸细,今回是送羊入虎口了!邵扬大为委屈,几乎以死明志,两人吵将起来。铁彪连忙将二人分开,并保证邵扬不是这样的人,他素来是仰慕天地会的。邵扬这时才知道众少年是天地会遗孤,多年来心中所盼终于天从人愿,不禁又惊又喜。 众少年在柴房中稍为歇息,邵扬又送水来给众人解渴,芊红的气喘病症也渐渐舒缓。杜老大心情不佳,斥责二毛说牺牲了这么多天地会兄弟,就为了保护你这个什么少总舵主。二毛实在心中有愧,知道连一直照顾自己的鲁柏也惨遭毒手,心内悲伤,低头默言不语。 邵扬听了却大为吃惊,这时他才知道二毛的真正身分,突然噗的一下就跪倒二毛身前,说了大番甚么不知者不罪、有眼不识大英雄之类,并硬要二毛让他也加入天地会,又说了一番誓不顾生死,追随左右,否则长跪不起等等的话的江湖老套话,把二毛弄得好不尴尬。最后二毛以一切还须待安定下来才作打算,但感激他的忠肝义胆,才把邵扬安抚下来。 但二毛也说出心里隐忧,深恐留在邵府,会连累邵正邵扬父子及的家人。邵扬以大丈夫口吻拍心口,说他天不怕地不怕,老婆也要看自己脸色做人,一切是他说了算。不料就在这时,他老婆绣云就在身后,大家紧张的不断给他打眼色,但他就是不知道,结果被绣云扭着耳朵兴师问罪一番。

  • 在贝勒爷的软问下,郝四爷交代了海防图的下落在陈家栋手里,并说明了陈家栋的基本情况。贝勒爷听后马上命令人把成中符合条件的孩子全部抓来。 丁大受班主的命令,赶回家看芊红,杜老大等人是否在家。丁大见到杜老大后把班主身负重伤的事情告诉了他,杜老大听后便急忙招大家去救师傅。 杜老大和丁大、芊红前去救白班主,正好在街上遇见日月罗刹,日月罗刹询问他们年龄后便把他们抓了起来。丁大从中逃脱,急忙赶到邵扬家中通知大家,正在此时,邵扬来了。日月罗刹将邵扬打晕搬走。正在这时候,邵扬的老婆绣云赶来,却打不过对方数人,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邵扬被人带走。 二毛得知杜老大要去救班主的事告知给鉄彪,鉄彪决定前去帮忙。鉄彪接到消息后立马赶到班主所在地,将白班主背回家,由于白班主伤势太重,鉄彪也束手无策,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给白班主疗伤,但需要给邵扬的父亲邵正先说明下情况。 邵扬被抓后,绣云赶到家里将情况告诉给邵正,邵正听后立马集合人马去王爷府。王爷得知邵正前来,便吩咐到中堂会见,见到邵正后,两人简短的说了些客套话。 之后,邵正直言到“铲除天地会为什么与抓孩子有关”,王爷顿时感到迷惑。邵正说明了抓孩子影响太大,恐怕惊动皇上,并说明自己的儿子可能也在王爷府中。 王爷听后很震惊,立马把贝勒爷招来,把邵扬给放了。邵正在王爷面前训斥了邵扬和陈家栋。之后带着两个孩子速速离开。邵扬回家后得知和自己玩耍的二毛竟然是总舵主,于是又一次装起“大男人”来。 郝四爷来到王爷府上,贝勒爷马上同郝四爷赶到关孩子们的地方,一个一个的审查,希望能找出点希望.

  • 卓天风和司马冰二人果然加强攻力,招招狠毒杀着,令杜老大和丁氏兄弟登时陷入苦战。突然几个黑影扑出,原来是蒙了面的铁彪,芊红和二毛,三人赶来救驾,分别扑向胤杰和卓天风等,加入战团。 丁氏兄弟和杜老大见有缓兵至,大为振奋,双方形势又登时逆转。杜老大,芊红,丁氏兄弟四人连手,再斗卓天风,少年合作纯熟如虎添翼,卓天风双拳难敌四手,反陷苦战,胤杰见势不对,忙叫其它的几个轿夫手下先护送自己急忙离开再说。 铁彪带小孩们回邵府别院,丁氏兄弟很兴奋,口沫横飞的向邵扬讲述刚才如何对付胤杰和其鹰犬,绘声绘影,十分搞笑,邵扬没有参与其中,听得津津有味,心里却又羡慕又失落。唯一例外的是杜老大在一旁闷不作声,因为他一意孤行地冒险偷袭胤杰,差点连累了丁氏兄弟,若不是二毛带铁彪来救驾,少年早已失手被擒。二毛反成了自己和丁氏兄弟的救星。 铁彪也劝少年要忍耐。他说人的父母大仇不是不报,但要等待时机,胤杰的手下四大鹰犬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今晚幸亏那日月罗刹不在场,否则就是他们赶到救驾,人亦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老夫人深表同情,但绣云对铁彪印象不佳,说他不该不懂自爱而去结交小高之类的江湖小混混。铁彪辩称小高是他童年的生死之交。绣云问什么“生死之交”?铁彪说当年小高曾给他半个馒头。绣云失笑,说半个馒头就算是什么“生死之交”吗?铁彪窘迫地涨红了脸不知如何解释。老夫人笑着为他解窘,说她明白雪中送炭的意义,在饥寒交迫的时候给你半个馒头,就远胜过一锭白银。 邵正晚上回家,见邵扬又念不出四书五经,十分生气,正欲惩戒儿子,但打了两棍子邵扬已大哭叫痛,惊动了邵老夫人。老夫人赶来忙不迭地护住孙儿,斥责邵正不该动辄打骂,教育孩子要有耐心慢慢来。邵正百口莫辩,唯有摇头叹息,在旁的绣云看在眼里,也感无奈。原来是邵扬装哭,偷偷掩咀窃笑,又过了一关。 天还未亮,邵扬就叫醒绣云,要老婆陪他练功。绣云奇怪邵扬怎么忽然间勤力起来?邵扬故作神秘,不作解释。绣云觉得邵扬肯练功,无论如何总是好事,也乐得陪他练起武来。邵扬认真拆解招式,又想起那晚与铁彪他们和两大鹰犬打斗,有点后悔以前没有好好领略父亲所教武功,否则他们肯定会把自己也召去帮忙,到时就可大显身手。

  • 白鹤龄又说保家卫国,枪口一致对外,乃是人同此心天同此理,皇叔阿尔泰一伙卖国求荣,祸国殃民的奸党,无论是为了朝廷或是为了国人,也必须将其铲除。 白鹤龄一番大义凛然的表白,终于感动了邵正,加上邵扬和绣云也一再求情,邵正终答允不会为难“天地会”遗孤。邵正也向白班主表明他正接受兵部尚书顾安国的指示,调查和搜集阿尔泰一伙奸党卖国谋反的罪证,并已知道阿尔泰欲向东洋人出卖海疆图,后被天地会破坏一事,但苦无阿尔泰与东洋人勾结的具体真凭实据。 邵正立即将最新情况修书一封,令刘副官尽快送交淳于雄。刘副官在送书途中,在一较僻静处突然被人打昏掳走。刘副官醒来,见自己身在皇叔府中,甚感惊慌。阿尔泰亲自秘密审讯刘副官,他手持那封由刘副官身上的密函,又威迫利诱,逼他吞下毒药。刘副官终于崩溃了,答应和阿尔泰合作。阿尔泰决定将计就计,先下手为强,对付邵正。 刘副官来找淳于雄,呈上邵正的密函,说邵正已找到“天地会”这一线索,约淳于雄于今天晚上子时,在后山关帝庙会见邵正和一位“天地会”堂主,将有一重要对象交给他。淳于雄不虞有诈一口答应。刘副官返回邵府,向邵正呈上淳于雄之密函,信中告知顾大人又有重要新指示,约邵正于今天晚上子时,在后山关帝庙会面时详谈。邵正也中计,准备今天晚上按时赴会。 这时白鹤龄来见邵正,告知已找到一处隐秘地方可以安置遗孤,准备今天晚上乘夜深人静之际,将全部少年撤出邵府。邵正说怎么这样快?白鹤龄说此事宜快不宜迟。邵正说他今晚也有一个约会,可能要在拂晓前才回家。白鹤龄说无妨,他带少年会先自行撤离。 紫麟边攻击铁彪,边问铁彪从何学得这套罗汉拳?他和智释又有何关系?铁彪心中一寒,知道果然碰上了师父的宿敌。师父曾叫铁彪若有天碰上紫麟,最好走为上着,但现在少年正在危难之中,自己又怎可一走了之?他想用残拳对抗,但这套拳毕竟新学乍练,铁彪未能纯熟运用,一不留神,反被紫麟打中肩膀,登时半边身子发麻,节节后退。见铁彪形势不妙,一直在旁窥视观战的宝贝二老,也不得不出手,俩老扑出连手攻击紫麟上人。紫麟未知二老底细,也不急于抢攻,先守住门户,伺机再反击。而铁彪竟如智释所言,趁机急急转身逃走。

  • 车上的人大叫大蛋小蛋赶快上车,小蛋尿还没撒,只得又匆忙揪着裤了子赶回车上,裤子一边跑一边掉,大蛋忙着替他揪,自己的又掉下来,好不狠狈。但人还没上得去,青兵已经呼喊着杀过来,大家手忙脚乱,赶紧拉他俩上车,害得他俩裤子始终都揪不上去。 杜老大见状又是血涌心头,抓起家伙就要跳下去拼过,二毛拉住他,杜老大骂了一句,说不像你这样做缩乌龟,就已经人离车外,幸得宝公公眼捷手快,纵身一跃,就来了个空中老鹰抓小鸡,把他掷回车上,然后叫了一声老婆子,贝婆婆早已心有灵犀,应了一声,就人比声快,飞出车外。少年们不知两老干甚么,惊呼声中,贝婆婆空中回身应了一句你们快走,我跟宝爷爷对付这些鹰犬!车上的铁彪很担心,但明白保护遗孤的责任重大,回头望了二毛一眼,一咬牙还是把马着了鞭,飞飙而去。 树林里,铁彪等停下避祸,各人心里仍惦挂着宝爷爷和贝婆婆的生死安危。绣云感谢铁彪这次冒死相救,少年们问起铁彪的马车从哪里弄来。铁彪这时心里正不踏实,只好老实地说马车是抢来的。原来铁彪看到当日少年在别院被大火围困,心里一急转身就跑。 铁彪向少年说出了抢马车经过,人一时沉默。绣云说这样镳局的人一定会追来。少年又是担心。铁彪看看人,拍心口说大家不用担心,现在我去见一个朋友,事情一定有救,叫他们等着他回来。说罢解下马而去。 威震镳局的镳车已在山路上前进,走在前头的是楚大刀,他身边的是小高。后面的车上,躲着二毛、绣云等各人。镳车后还拖着些货物,押尾的是骑马的铁彪。小高对楚大刀的肯收容少年,感激万分,却但楚大刀另有想法。 深夜,树林里宝贝二老烧着一堆火歇息。宝爷爷喝着酒取暖。对今日与冰王司马冰一战,感到打得极之痛快。很久没遇过这样的对手了,真是回味无穷。见宝爷爷哈哈大笑。贝婆婆一把抢过他的酒瓶,叫别喝,等会又醉了,天亮还得去追赶那些孩子们。宝爷爷说我不会喝醉的。宝婆婆说,这话你说了五十年,我也听了五十年。宝婆婆也懒得再啰嗦,躺下先睡。宝爷爷看着她的睡态,心生怜惜,口中喃喃地说了:一句五十年了。他脱下自己的袍子为她盖上。 铁彪回想当日义父智释临危授命时,知道铁彪一个人势单力弱,又欠缺江湖经验,若要独力负上保护白玉瓶的重责,肯定有极大凶险,所以同时亦已修书一封给少林寺内的师叔大悲大师,希望他能派遣少林弟子,赶来协助铁彪。

  • 铁彪说小高告诉他是要保镳去南方,所以才肯顺路载各人一程。甚么时候才可以到达南方?铁彪知大家心里对漫长的逃亡感到害怕,故意安慰人,说不要害怕,他师父曾告诉他会有来自少林的顶级高手十八罗汉赶来救他们的。 总镳头楚大刀乘着大家放松之际,采取独个击破的手法,分别以关怀的姿态刺探各人的来龙去脉,但问到大蛋小蛋,二人则是胡吹一番,一个说天南一个说地北,再问二毛、芊红等,则是故左右而言他,使楚大刀暗里懊恼。宝爷爷和贝婆婆和铁彪和一遗孤失散,两人一边赶着路一边吵咀。贝婆婆埋怨宝爷爷又喝个烂醉不醒,把时间都耽搁了,已经不知道那些孩子们到了甚么地方?宝爷爷好可怜的求她别再骂,保证今后不再喝酒就是。二人经过一家小饭店,两人对看一眼,贝婆婆还是关心的问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才赶路?宝爷爷连忙点头。 楚大刀知道这山贼首领名马小虎,才廿七八岁,外号铁拳小潘安,身形健硕魁梧,武功不俗,尤其是一对铁拳,当者披靡。来往镖局、商旅为求平安,都宁愿买下平安旗,也不要和小虎交手,所以近年这帮山贼真正要出手抢劫的状况已很少。 马小虎看不起绣云,以轻浮态度和绣云交手,却在大意之下被绣云以柔克刚的蛇形拳打败,更失足堕进悬崖深谷。山贼大惊忙赶下悬拯救。趁山贼一阵慌乱,绣云等急步离开。幸原来小虎在崖下和时抓住藤蔓方免受伤,但自尊已大受损害,从此视绣云为宿敌,记恨在心。却因为被山贼这一耽误,又被清兵和两鹰犬赶上,卓天风和司马冰先后杀双双至,乘着天黑偷袭镳车队。危急间,伏虎罗汉玄空和时出现,一阵凌厉的醉罗汉拳攻势,把两大鹰犬吓唬住,退开十丈之外。 原来当日清兵火烧少林寺,玄空突围下山,碰上了日月罗刹拦路,三人激战之下,玄空不慎坠下山崖,撞伤了头部,最后竟变成精神错乱,时而痴呆时而正常。虽然如此,但玄空仍记得师父大悲大师曾叫他去相助铁彪,以保护玉瓶之重任。故此当他碰上一班也在少林寺失陷后走散的小沙弥时,神智不清的他,竟误以为小沙弥就是师兄弟十八罗汉,并叫他们一起上路,沿途南下协助铁彪。 卓天风和司马冰见这帮小沙弥不堪一击,也以为玄空是虚张声势,两人立即转而扑向玄空,怎料玄空却突然回复正常,一套醉罗汉拳,把两大鹰犬打得节节败退!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