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激情永远燃烧

激情永远燃烧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2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周小刚

类型: 言情 / 家庭 / 都市 / 剧情

简介: 杨墨青丧偶多年,独居在一处四合院做学问,为人清高自诩,不问世事。儿子杨大直总以为他要再婚,杨墨青百口莫辩,后来索性不再声辩,反而让儿子误认为他内心有鬼。为了阻止父亲的再婚行动,杨大直看中了生...展开
暂无片源
接口返回数据为空
分集剧情
  • 胡美兰退休后带着智障儿子刘平租了个报刊亭贴补家用,没想到报刊老板以物价上涨为由逼着胡美兰涨价,性格耿直、刚烈的胡美兰不干,跟报亭老板吵了起来,傻儿子刘平一看老板欺负妈妈不干了,一把抱起老板给扔了出去,老板受了伤,胡美兰被带进了派出所。 文物馆员杨墨青、退休干部刘建业退休后自动聚到好友老花头徐二海开的婚介所做顾问,与老花头一切解决老年人遇到的婚姻、爱情问题。为了揭露骗婚女的把戏,徐二海出主意让刘建业当诱饵,不料,女骗子刚刚上钩,就被与女骗子谈恋爱的老宋头误会,双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结果全都打进了派出所。胡美兰和杨墨青、老宋头、刘建业一干人等关在了一起,从老宋头儿子的怒声质问中,胡美兰听出了苗头。警察一个个地提问,最后隔离室里只剩下老杨,老杨不以为喜反而为荣的感觉让胡美兰很是不爽,忍无可忍,怒斥他为什么耍流氓,让杨墨青百口莫辩,两人争吵,引起误会。 刚从派出所回到家的胡美兰就听邻居四大爷说养女晓云怀孕了,胡美兰震惊,怒斥小儿子刘华,逼着刘华马上结婚,但没有玩够的刘华不乐意,被胡美兰又打又骂,众邻居相劝。 杨墨青一心寻找自己的晚年幸福,二海极力介绍,被儿子杨大直发现,正当老杨和单身黄女士见面在院子里唱歌时,杨大直不请而到,拿出妈妈的遗像连讽刺加挖苦把黄女士吓得离开了四合院,父子二人闹得不欢而散。刘建业是典型的‘妻管严',辣椒水又恰在更年期,对刘建业被警察带进派出所一事耿耿于怀,在家里怒审刘建业写交待材料报刊亭干不下去了,胡美兰收拾杂志、报纸准备撤摊,马三婶希望胡美兰跟自己一块去餐厅打工,但胡美兰担心智障儿子刘平没人照顾不想去,马三婶说有人上杆子管呢,并说出老郑这么多年来对胡美兰的感情,胡美兰说自己的状况不想给老郑添麻烦。 不解气的辣椒水带着刘建业到婚介所找徐二海算账大闹婚介所。毒气不出的辣椒水变本加厉严惩、折磨刘建业。为了解救刘建业,徐二海拉上杨墨青跟辣椒水解释,被辣椒水连责加骂,训斥三人。 杨大直不放心老杨,派手下四儿跟踪、监视。

  • 刘建业被辣椒水软禁了起来,打电话向老杨求救,被辣椒水发现,又惹来一顿毒打。 为了解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刘建业,杨墨青和徐二海找到了派出所,民警对婚介所协助破案赞赏有加,并向婚介所颁发了锦旗。徐二海、杨墨青凭着妙计终于解救出刘建业。 考虑到家里的状况,胡美兰接受马三婶的建议去餐厅打工,在马三婶的介绍下来到餐厅应聘,胡美兰的刀工让大厨折服,留下了胡美兰。 老哥仨的生活又恢复常态,徐二海又开始走马灯似地给杨墨青介绍女朋友,并根据女方的要求,把见面地点约在了直来直去餐厅,谁知道这个餐厅是大直开的,当杨墨青跟徐二海介绍的女朋友小裴见面,小裴祥林嫂似的向老杨哭诉她所遭遇的不幸,老杨无奈安慰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裴,并给她擦眼泪被送菜的胡美兰看到,误以为老杨耍流氓大声训斥,老杨怒而辩解,被火气冲的胡美兰掀了桌子,杨大直赶紧到包间劝架,发现竟然是自己的爸爸老杨在约会,斥责并请求父亲不要再老不正经。杨大直伤心难过,向胡美兰倾诉自己和父亲的过往,胡美兰赶紧相劝,说杨大直的父亲本质上是不错的,如果是她不出三个月准能给扳过来,杨大直灵机一动,请求胡美兰到老杨那儿作保姆。 胡美兰跟儿子刘华、晓云和邻居们商量去不去当保姆,老郑第一个反对,小儿子刘华极力赞同让老妈去当保姆,两人差点吵了起来。胡美兰说担心大儿子刘平,刘华大包大揽说把哥交给他。

  • 胡美兰想到智障大儿子刘平没人照顾,正当她对去当保姆犹豫不决之时,碰到杨墨青因为相亲被而人当成第三者追打,被胡美兰救下,胡美兰好不客气地连讽刺加挖苦怒斥老杨,杨墨青恼羞成怒,发誓一辈子再也不见她。 杨大直苦求胡美兰,不能眼睁睁看着老爸晚节不保,让九泉下的妈妈也死不瞑目,胡美兰被杨大直的孝心所感动,再加上她认为老杨应该给扳扳,答应去作保姆,大直和胡美兰签订了合同,并再三叮嘱老胡一定做好监督老杨的工作。这下可乐坏了为创业没有本钱的而发愁的小儿子刘华;苦了邻居老郑头,老郑单恋胡美兰十几年,对胡美兰去作保姆一百个不放心。带着刘平直闯餐厅劝阻胡美兰,马三婶好言相劝安慰,说胡美兰去工作又不是干别的,让他尽管放心。杨大直为了能让胡美兰安心上任,亲自为胡美兰去买床送到四合院,诚心地向杨墨青道歉,告诉杨墨青为他精心地挑选了一个保姆,并介绍胡美兰和杨墨青认识,杨墨青一下子火了,坚决不要,说这里不欢迎她。父子俩为此唇枪舌战好一番较量。 徐二海找林大夫按摩,并和林大夫一个劲地套近乎、要电话、拉业务,非要给林大夫介绍对象。保姆即将上门,杨墨青打电话找徐二海商量对策,徐二海正和林大夫正聊的起劲不接他的电话,杨墨青气结。 老郑不放心胡美兰,带着平子到公交车站接她,老郑询问情况,吃醋地嘱咐老胡小心点。 辣椒水为没有参加上单位的老年合唱队愤愤不平,伤心痛哭,吓得刘建业在旁边小心地陪着劝慰。

  • 杨墨青打来电话,被辣椒水看到,辣椒水的一腔怒火全发泄到刘建业身上。 按摩完的徐二海见招,再找林大夫,被林大夫练柔道的侄女林小泉给摔了出来,摔得徐二海浑身青紫,杨墨青介绍老友老焦给他治疗,听说老焦是单身,职业病的徐二海,不顾伤痛热心张落要帮老焦介绍对象。 刘建业不知道杨墨青有什么事,心急火燎,看到辣椒水睡着了,赶紧从家里溜了出来。 刘华拿到了开店的钱,兴奋的给胡美兰表现,献殷勤,被胡美兰教育,刘华一个劲地向胡美兰表决心一定要做个好儿子。 杨墨青、徐二海、刘建业老哥仨在四合院里商量对策,怎么把老胡赶出去,刘建业说这没得商量,不管大直抱着什么目的送来个保姆,儿子孝敬老子天经地义,大直没错,说完刘建业急匆匆地走了,徐二海告诉老杨甭发愁,他有招。 老郑不放心胡美兰去'老流氓'家当保姆,胡美兰说她是带着老板的任务去当保姆的,一定要把那个'老流氓'给改造出来。 辣椒水对刘建业出去见杨墨青、徐二海很是生气,又哭又闹地审问、折腾刘建业,让刘建业哭笑不得,无计可施。徐二海夜宿杨墨青家帮着他实施赶'虎'大计,杨墨青拿出老婆以前没穿过的花睡衣给徐二海,看着滑稽的徐二海忍不住偷笑。一早徐二海就接到林大夫的电话,二话不说前去赴约。 杨大直带着胡美兰走马上任,被杨墨青当场拒绝,杨大直一番孝心的表白,让杨墨青想拒绝却没有任何理由。 胡美兰正式上班了,刚一进老杨的四合院就惊呆了,满院子堆得都是破衣烂衫,胡美兰一下子明白了,这是老杨向她示威呢,杨大直一看到那些小衣服,抱着衣服掉眼泪,因为那是他小时候穿过的衣服,胡美兰要去洗,被杨大直拦住,说洗了就没有妈妈的味道了,让她收拾到屋子里就行,他要留住妈妈的味道。杨墨青看到院子里堆的东西也是一愣,回头找睡在里屋的二海,已不知踪影。被胡美兰、杨大直一通明讽暗刺。胡美兰看自己住的房间离老杨的房间太远,怕看不住花心的老杨,决定搬到离他近的房间,杨墨青无可奈何。杨墨青说什么也不留胡美兰,打电话让大直赶快把她带走,杨大直百般辩解全是为他好。 徐二海赴林大夫的约,林大夫送花表示歉意,并送药治疗他的摔伤,徐二海臭贫地表示感谢。林大夫送给徐二海一个档案袋,让徐二海看看,希望他能帮她办成。 胡美兰打扫杨墨青的书房,不小心弄湿了杨墨青新写的字,杨墨青大怒,打电话向徐二海求救。徐二海上门兴师问罪讽刺胡美兰。

  • 胡美兰拿出菜刀一通花活把徐二海给赶出四合院。徐二海败下阵来,杨墨青好一通埋怨,徐二海说现在战斗刚刚开始,让老杨做好准备。老杨劝说徐二海不要管了,他自己找大直把那个杀猪的胡美兰弄走。 杨墨青被胡美兰整的无法在家呆,躲了出去,胡美兰紧跟。杨墨青找到大直餐厅找大直,结果大直没在,两人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大直打来电话鼓励美兰继续努力。马三婶等众人都替胡美兰捏着把汗,胡美兰却不在乎。杨大直把老杨带到母亲的墓前一通倾诉,让老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郑听马三婶说老杨不让胡美兰当保姆,十分开心,带着平子要去接胡美兰,被刘华死死拦住,一通全心全意地为老郑的分析,让老郑感动地流泪不止。 胡美兰向杨大直汇报工作,说老杨不让她进书房,大直说书房是他的活动中心一定要想办法进去。 刘建业用了徐二海的计策骗辣椒水,果然辣椒水心情大好,不料打电话给徐二海,徐二海不明就理,对着电话就是一通埋怨式的陈述说刘建业就是一个笨蛋不开巧,主意方法都告诉你了,按着方法做就行了。刘妻得知真相,上当的羞辱感让她怒气难消,责打刘建业。气愤难消的辣椒水拉着刘建业找徐二海算账,正好看到杨墨青在向徐二海诉苦,说自己被保姆整的走投无路了,徐二海向杨墨青出主意上中下三策。辣椒水杀将上来,辣椒水痛斥老杨满世界地找对象,气得大骂老杨整个一老流氓,完全没有了学者风度,越说越有气不管不顾地大打出手,被赶来的徐美兰好言劝阻,才善罢甘休。

  • 为了赶走胡美兰,杨墨青听从徐二海的建议“绝食”向儿子示威。刘建业也通过徐二海的迂回,让女儿说通了辣椒水参加社区合唱队,辣椒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每天在家里又蹦又跳地锻炼,老刘成了铁打的陪练。 一连两天老杨没有吃饭,急坏了胡美兰,打电话向杨大直求救,杨大直说老杨小资着呢,饿着谁也饿不着他。饿了两天的杨墨青打电话给徐二海,徐二海让他坚持到底。杨墨青饿的实在受不了了,越想越觉的自己的行为太傻,跑到西餐厅大嚼牛排,吃撑了,大半夜里上吐下泄,胡美兰吓坏了,赶紧把他送进了医院。大直急忙赶到医院照顾,被杨墨青骂,说杨大直虐待自己,他一定要把胡美兰赶走。杨大直说胡美兰把他背到医院,是他的救命恩人,自己琢磨怎么报答吧。 辣椒水参加了合唱团,天天带着刘建业参加,每天听着鬼哭狼嚎的练声,让刘建业苦恼极了,徐二海打来电话,说老杨病了不管不顾,太不够哥们了。刘建业故意把自己的脚扭伤,搞得很狼狈,当着很多人的面跌在地上,告诉辣椒水一定要去医院看看,辣椒水想陪着去,被刘建业阻止。 徐二海到医院看老杨,喝了老胡为老杨做的粥,并给老杨出主意诬陷胡美兰,被胡美兰听到,揪着徐二海的耳朵把他赶出病房。 刘建业来看杨墨青把保温筒里的粥全部喝了,馋的杨墨青无话可说。 徐二海到按摩所找林大夫,终于明白了林大夫的情感纠结,帮林大夫寻找到了当年的恋人牛全福。

  • 徐二海在水果批发市场满世界地寻找牛全福,找到了他,向他介绍自己的夕阳红婚介所,牛全福一语道破是不是林桂香叫他过来的吧,牛全福气愤地对他说一辈子都不会见林桂香。 胡美兰是赶不走了,杨墨青给她立下了章程,让胡美兰很不爽,第二天一早,胡美兰也给杨墨青下了作息时间表,让杨墨青哭笑不得。更绝得是,胡美兰在杨墨青的卧室里一下子放了四个闹钟,把杨墨青给吵得想睡睡不着,只能跟着胡美兰的录音机做运动。 刘建业提着酒、菜答谢徐二海的帮忙,徐二海的一个主意终于让女儿说动了辣椒水有了自己的事干,再也不用天天盯着刘建业出气,让刘建业如释重负。 杨墨青看文物展,胡美兰在后面紧跟,时不时地冒出一二两不着调的话,让杨墨青极其反感。看画作之时偶遇张彩玉,对张彩玉的精彩简评欣喜不己,两人情不自禁的交换了电话号码,让跟在后面的胡美兰看得目瞪口呆。 杨墨青约张彩玉到咖啡厅见,两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胡美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俩就来气。瞅着杨墨青去厕所的工夫,胡美兰赶紧坐到张彩玉跟前搞破坏,没想到张彩玉明确告诉她就是准备跟老杨搞对象,让胡美兰大吃一惊。徐二海和林大夫也约在了咖啡厅谈牛全福的事,林大夫再次送上花表示感谢,让徐二海感动。徐二海的高谈阔论被胡美兰听到,胡美兰赶紧上前招呼徐二海见老杨,徐二海见杨墨青跟年轻有气质女士相约,竟然是自己婚介所里没有登记的大龄女士,大感兴趣,与张彩玉套近乎,张彩玉礼貌地告辞,徐二海以结账为由缠住胡美兰,给老杨创造机会。约会完的杨墨青神清气爽,兴奋的唱歌,胡美兰对他见了两面就疯狂的感觉很是不解,讽刺他的智商也就跟自己的儿子刘平差不多。杨墨青问胡美兰是不是单身,并劝胡美兰大胆地迈出这一步。为了让自己的约会计划成功,杨墨青告诉胡美兰他可以请假回家,胡美兰一下子提高了警惕,原来杨墨青要请张彩玉到家里来做客。

  • 杨墨青一早再次提醒胡美兰他要有客人来,胡美兰让老杨放心,她一定会对女同志热情招待。杨墨青告诉胡美兰他可以给老胡休息日,被胡美兰严辞拒绝。 老郑在家里教平子说让胡美兰回家,并让平子说让他妈嫁给老郑,但最关键的一句平子就是不说,急得老郑无计可施。老郑带平子去看胡美兰。 徐二海听说老杨在家约了张彩玉,立马奔了过去,他要给老杨作技术指导。 杨墨青要约张彩玉来家吃饭,再次千嘱咐万叮咛地让胡美兰准备吃的,胡美兰感觉又好气又好笑。敲门声,以为是张彩玉,打开门一看却是老郑带着刘平来看老胡,老杨看到老郑猛地明白了,揶揄地一笑,让胡美兰很是难堪,虽说杨墨青盛请款待留老郑和刘平喝菜、吃饭,胡美兰一下子明白了老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由分说被胡美兰下了逐客令,撵着老郑快走,让老郑感觉胡美兰变了。杨墨青也终于知道胡美兰嘴里的刘平是谁?胡美兰竟然拿自己跟他比,尴尬无比。 张彩玉打扮的光彩照人去约会,被张母拦住,张母带着老花镜看女儿满意,并教导女发儿替她出谋划策怎么钓金龟婿。让她约了小杨不要冷落了小牛,要从中好好挑一个中意的,张彩玉说那不是脚踏两只船吗!张母说必需的,刚要离开,牛全福带着水果来看她们,张母缠住牛全福,让张彩玉去赴约。 徐二海把张彩玉调查了个遍,并把张彩玉的资料全部打印出来送杨墨青,原来张彩玉是个一直没有嫁出去的老剩女,杨墨青说他调查到位。 张彩玉登门,杨墨青展茶艺招待她,二人相谈惬意,品茗甚欢。杨大直披麻带孝前来,跑到母亲房间边哭边斥责杨墨青竟然在母亲的祭日约会女朋友,一场精心准备的约会被杨大直搅黄。 面对尴尬的场面,张彩玉有风度地有理有节地离开,杨墨青过意不去,示意徐二海,徐二海赶紧追了上去,代老杨向张彩玉赔不是。

  • 心情郁闷的张彩玉和徐二海推杯换盏,徐二海大夸老杨有钱,有地位,透底说老杨收藏的那些玩意比他的四合院还值钱,并向张彩玉解释杨墨青为什么在他老婆忌日约她,这恰恰说明杨对她的心思。徐、张两人一顿大喝,张彩玉无事,徐二海却喝得大醉,被张彩玉搀回婚介所。 杨墨青气得不吃饭,胡美兰打电话给老板,马三婶担心地问胡美兰要不要紧?马三婶回到家,看到老郑还在生胡美兰的气,马三婶叹息着把胡美兰在老杨家的艰难处境讲了出来,没想到反而让老郑转怨为喜,兴奋不已。 张彩玉回到家把杨墨青家的奢华四合院一通描述,张母惊的目瞪口呆,老杨太有钱了。张母不放心亲自到四合院暗中调查。杨墨青捧着鲜花去给张彩玉道歉,张彩玉的邻居见了杨墨青都瞪大了眼睛。 徐二海终于再次见到了牛全福,说要带他见一个人,被牛全福冷冷地拒绝了,徐二海一番陈述,牛全福答应见林大夫,让林大夫激动的热泪盈眶,徐二海不明就理。徐二海带林大夫去赴约。 老焦处对象遇到了困难,赶到婚介所,向值班的刘建业寻求增援,原来老焦找对象遇到了麻烦,徐二海有事,老刘赶紧打电话给杨墨青,胡美兰和杨墨青刚要出门,遇到带着刘平来看胡美兰的老郑,杨墨青二话没说带上了老郑和刘平。

  • 徐二海看着林大夫和牛全福约会,林小泉赶来,对牛全福大打出手,被徐二海拦住,相助。徐二海终于从林小泉的那儿得知了林大夫和牛全福的关系,原来两人年轻时是恋人,徐二海很是感慨。 老焦的相亲现场,高老太太带得亲友团把老焦带的刘建业、杨墨青被辩得哑口无言,忍无可忍的老郑发言,震动全场,替老焦解了围,让老焦欣喜不已,不料,老高的儿女赶来怒斥老焦,带走了老高。 约会现场,众老太一看有身价、有学识的杨墨青,马上转移了目标,围着老杨议论纷纷,胡美兰一看这架式赶紧声东击西,让刘建业带着老杨先走,自己应付那群老太太。刚出公园的杨墨青却巧遇张彩玉,二人欣喜不已,等胡美兰带着老郑和刘平应付完老太太去找杨墨青时,远远地看着杨墨青跟张彩玉上了出租车,大惊,急忙打车带老郑和刘平追赶杨、张二人,却跟丢了对象,失去了目标,无奈下出租,找老杨。 林大夫自上次见了牛全福,伤心过度,大病不起。让林小妹心疼不已,赶紧找徐二海想对策。刘建业带着徐二海回家,刘妻辣椒水正和舞伴跳舞,玩得不亦乐乎,无奈刘建业和徐二海离开。 胡美兰终于在西餐厅看到了正在用餐的张彩玉和杨墨青。带着儿子、老郑大摇大摆地找老杨,千方百计地制造状况,让杨墨青气愤不已,我约个会,你带着全家齐上阵是不是成心捣乱。生气地给杨大直打电话赶快带走老胡,杨大直嘻皮笑脸地给杨墨青解释。 张彩玉去赴牛全福的约,在新房里,牛全福单下跪捧着戒指和房产证向张彩玉求婚,让张彩玉吃惊不已,张彩玉收下了戒指,表示自己只求踏踏实实地找个有安全的男人过日子,牛全福表决心,让张彩玉感动。 杨、刘、徐老哥仨又凑到了一起,喝酒、吃饭,杨墨青向二人诉苦,痛说胡美兰的不是,徐二海口无遮拦胡说八道,要促成老胡和老郑婚事,就能解决此事,出烂招让杨墨青刁难胡美兰,被站在院子里的胡美兰全部听到,拿着刀把徐二海赶了出去。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1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