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杜鹃的女儿 别名:为你守候 电视剧

Cuckoo's Daughter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国语

导演: 刘娟

类型: 家庭 / 言情 / 剧情

简介: 大宋佳讲述了一位母亲寻找亲生女儿的艰辛历程。十几年前的某城市,一对夫妇领养了两个姐妹一宁与一帆,因夫妇的亲生女儿晓梦的诞生让养女一宁担心会失去养父母的关爱,所以借机丢弃了幼年的妹妹晓梦。十几...展开
分集剧情
  • 孙宝军和赵秀茹对英子的爱令英子感觉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同时她却在担心着与自己分开被收养的妹妹妮儿。第二天,一大早英子就向孙宝军夫妇提出了要回到福利院去。孙宝军夫妇把英子送回了福利院。院长讲诉了英子姐妹俩的身世,原来他们的爸爸酗酒后点着了家里的房子,他们偏瘫的妈妈被活活烧死在家里,临死前推出了姐妹俩,奶奶却被活活气死,爸爸也被判刑了。孙宝军夫妇无奈只好将小英留在福利院等待她的妹妹。 孙宝军的妈妈孙奶奶不高兴他们的做法,以为是赵秀茹的想法,对赵秀茹横眉冷对。孙宝军说明事情的原委后,奶奶理解了他们。这天孙宝军夫妇和奶奶一起去福利院看望小英,到了那里却见到小英的妹妹妮儿也被领养的家庭送回了福利院,原因和小英一样,妮儿到了那家每天哭着要姐姐,被领养了三次都被送回来了。最后孙宝军和赵秀茹决定一起领养他们姐妹两人。 回家后,孙宝军给英子和妮儿改名叫做孙一帆和孙一宁。姐妹俩在孙家尽情的享受着父母和奶奶的关爱,一家人其乐融融。一帆和一宁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和从前的生活比起来这里简直到了天堂。 赵秀茹替一帆找了学校,一宁也被送进幼儿园。赵秀茹没了生育的压力,却意外的怀孕了。一年后,赵秀茹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娃娃,为一帆一宁添了一个新妹妹。 一晃5年过去了,一帆一宁都已经上学,而妹妹妞妞也上了幼儿园。一宁的心里一直因为妞妞是妈妈亲生而自己却是领养来的,感觉妈妈一直疼爱妞妞比她们多。一帆一宁背地里时而欺负妞妞。赵秀茹心中不免对一帆一宁有了看法。一次和孙宝军聊天的时候,赵秀茹提到有些后悔收养她们姐妹俩,被一宁意外听到,一宁为了不失去爸爸妈妈的爱护,心中不觉打起了妞妞的主意。 一天妞妞去幼儿园想要大姐一帆送她,一宁路上告诉姐姐她可以送妞妞去幼儿园,一帆放心的把妞妞交给了一宁,一宁却带着妞妞去了动物园,趁着妞妞看猴子的时候,一宁狠心的遗弃了妹妹妞妞。 一宁赶回家里,哭泣着告诉奶奶妞妞走丢了,全家人顿时慌做了一团,全体出动去寻找妞妞,可是妞妞却杳无音信,一直没有找到,原本欢乐的一家陷入了悲痛之中,赵秀茹也因此几近精神崩溃。

  • 孙一宁大学毕业后,爸爸孙宝军为她安排了银行的迎宾工作,一宁因为工作不好,她放弃了去面试的机会。赵秀茹带着一宁去相亲,她也没有看中对方,赵秀茹不理解一宁的想法。一宁告诉爸妈她和同学在网上开了一家网店,准备自己创业,闯出一个名堂来。 一帆没有考上大学,在一家公司里打工。男朋友徐胜文和她相处了5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孙宝军打算给一帆20万元作为陪嫁,赵秀茹却坚持不同意,她要给妞妞留一些钱。 一帆和徐胜文吃饭的时候总是提起走失的孩子被家人找到的消息,徐胜文感觉十分不耐烦。两人商量起结婚的事情,本来说好结婚后和父母同住的徐胜文忽然又提出自己买房。因为他家的亲戚有所房子想出售,徐胜文的妈妈觉得这个房子很不错,提出要一帆和徐胜文买了单独居住。一帆提出自己工资不高,并没有攒下钱付首付。 徐胜文的父母请了一帆父母一起吃饭,席间徐胜文的妈妈提出了两家人平分房子的首付款的问题,赵秀茹以为一帆不好意思开口,借着婆婆的口说了出来,当场拒绝了徐胜文妈妈的提议,不悦的离开了饭店。出了饭店后,赵秀茹问起一帆,一帆说出自己也不知道他们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孙家走后,徐胜文妈妈对孙家的态度和做法表示不满。徐胜文夹在中间,却说不出什么。 一帆到小区的早点铺去买早点的时候,早点店的小梦推荐了老乡新月,一帆把新月介绍到了徐胜文家里做起了保姆。 赵秀茹看电视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寻亲的节目,感觉节目中的青青长的和记忆中的妞妞十分相像,赵秀茹决定马上去江苏和青青做亲子鉴定。小梦也看见了这个节目,她也是爸妈领养的,她在爸妈面前表示她永远都不会去寻亲的,因为她觉得她是被爸妈遗弃的,养父养母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最亲的人。晚上小梦的爸妈聊天的时候提起,小梦就是他们领养的孩子,原本的名字叫妞妞,他们哄骗小梦说她是他们亲戚抛弃的孩子。 一帆决定推迟婚期,陪妈妈一起去江苏寻找妞妞。徐胜文家里知道这个消息,徐胜文无意间说出了一帆不是孙宝军夫妇亲生的女儿。新月这个时候到了徐胜文家里,徐妈妈见家里来了小保姆,高兴的让新月在家里住下,新月开始了自己保姆的生活。 新月和小梦聊起了在徐胜文家里做保姆的生活,她感觉十分喜欢这个家庭和这样的生活,对保姆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同时对城市里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一宁在商场里巧遇多年前的同学温民,温民请一宁到饭店吃饭,两人一起聊起了学生时代的事情,感觉又回到了从前。

  • 一帆给孙宝军打去电话,他说让她要照顾好妈妈,并对找到青青做亲子鉴定的事情不要太操心。孙宝军对一宁说社会很复杂,做生意一定要注意。赵秀如在医院里拿到了排号,一帆看她心里不高兴就安慰她,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感觉特别紧张。 一宁带着生日蛋糕来到江苏给她妈庆祝,还带来了生日礼物,她说钱是自己挣的,在她戴项链的时候赵秀如想起了妞妞小时候的事情,这让她心情很复杂。在两姐妹点燃生日的蛋糕的时候,她也始终高兴不起来,一宁对于她妈的表情很不满意,她告诉一帆说是来进货的,一帆说妈的心情让她理解一下,说不定很快能和妞妞相认。 新月听到了雇主的谈话,她以出去买蒜为由出去了,新月出去后就遇上了她的男朋友,她男朋友是当保安的,他还打听新月能挣多少钱,新月说自己就是有钱也不借给他。青青找到赵秀如,她说DNA的结果出来了,结果都不是,现在只有她们没去做鉴定了,青青求她们去医院做鉴定。 孙宝军来到亲家家中,他来商量着孩子买房子的事情,他说关于房子首付款的事情找他一个人就行了。一宁将货带了回去,她合伙人说她的关系可真硬。一宁回家很晚,孙宝军问她,她说做生意赚钱了,并劝她找个踏踏实实的工作,一宁不明白她父母在别人面前不提一帆。 孙宝军很不放心,他担心那个叫青青的女孩儿是不是真的,一宁说肯定不是真的。青青的养父母不支持她寻亲,她是瞒着家人出来的。一帆给徐胜文打电话说她这些天手机没电了,一直充电中,她告诉他说这女孩儿肯定是她妹妹,他催她那边事儿办完了抓紧时间回来。 新月对徐胜文的照顾无微不至,还说很崇拜他,这让他听后笑了起来,他感觉她说话很逗。徐胜文的父母不清楚孙宝军来她们家是什么意思,他妈打算去找亲家说房子的事情。新月的男朋友说他打牌赢了钱,这让她听了很不开心,并说他什么时候一个月能赚一万元的时候再来找她。 鉴定结果出来了,赵秀如不是青青的亲女儿,青青抱着她说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她劝他不要太难过了。赵秀如和一帆回到家中,她心情很不好,这结果让她一时难以接受。孙宝军做了一桌子菜,吃饭的时候提到了一帆领证的事儿,赵秀如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让他们慢慢吃,说完她就回屋里休息了。

  • 一帆和徐胜文约好一起去登记结婚,一帆对徐胜文说出她不想要爸妈的钱,徐胜文不理解赵秀茹的做法,一帆生气离去,两人结婚登记也因此没办成。 一帆郁闷,来到一宁的出租房,一帆告诉一宁她没有去和徐胜文登记,并且告诉妹妹不要对爸妈说出这件事。 徐胜文的妈妈去联系亲戚买房,却因为时间久了,亲戚已经把房子卖了出去。徐胜文回家告诉爸妈他们没有去登记,两老不理解他们为了什么而吵架。 新月暗中喜欢徐胜文,却因为徐胜文已经要结婚而苦恼。新月和小梦一起散步的时候,问起小梦男人如何才能出轨,小梦随口说说,新月却铭记在心。 晚上吃饭的时候孙宝军随口说出婚庆公司的服务,一宁不小心说出姐姐还没有登记,孙宝军问起她为什么,一帆不想说,回到房间暗自忧伤。 徐胜文的妈妈劝说徐胜文去相亲,徐胜文告诉妈妈回绝人家,因为他已经要结婚了。徐胜文隔日去一帆的厂里找到一帆,两人又和好如初。徐胜文带着一帆回家宣布他们明天去登记结婚,新月见到他们的恩爱,心中不免为自己难过。 一帆带徐胜文回家宣布他们就要去登记结婚,赵秀茹却直接告诉徐胜文结婚的时候的酒席她不能出席,徐胜文不理解赵秀茹为什么这样说,生气的离开了孙家,一帆却没有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帆生气住进了单位的宿舍里,孙宝军问赵秀茹为什么要那样说,赵秀茹强调自己的女儿没有找到,不能强颜欢笑的看着一帆结婚。 一宁向温民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和心中的苦恼,温民向一宁表示今后一定会加倍努力给一宁更多的关爱。 一帆几天不回家,赵秀茹包了一帆喜欢的韭菜盒子,一宁打电话叫姐姐回家吃饭,一帆却拒绝回家。

  • 新月不断勾引徐胜文,在许家二老不在家的夜晚,他们终于睡到了一个房间里。事后,徐胜文心里非常后悔,他对新月诚心道歉并且说出今后不再和她有任何关系,新月却坚持说自己喜欢徐胜文,只要徐胜文不赶她走,就会永远留在徐家照顾他们一家。 新月的男朋友小吴到处联系不到新月,着急的到小梦的店里去寻找新月。新月告诉小梦她一直在刻意躲避小吴,因为她心里早已经有了别人。新月向小梦说出自己爱上了一个有了女朋友的男人,小梦责骂新月不该这样,如果不和那个男人断绝关系,就不和她继续来往。 一宁到一帆的宿舍去看她,并且拿出她赚来的5万元钱交给一帆,一帆告诉一宁她和徐胜文之间不是钱这么简单,徐胜文对他们家的事情早已经不耐烦了,一帆每次提起妞妞,徐胜文都会不耐烦。一宁见到一帆房间里的摆饰,一帆说起这个就是同事张楠送的。正说着,张楠带着单亲的儿子小飞来请一帆去吃火锅,一宁高兴的答应一起去吃。 赵秀茹在家里对一帆免不了思念之情,孙宝军提出改天去接一帆回来,赵秀茹提议也叫徐胜文来顺便促成他们的婚事,两人商议后会心的笑了。 徐母发现徐胜文和新月关系不对劲,徐胜文解释新月一个人不容易,要多关照她。徐父徐母奉劝徐胜文躲开新月,徐胜文表示他绝对不会和新月发生任何关系。 小梦去人才市场找工作的时候,无意中看见徐胜文和新月偷偷见面,小梦在暗中偷听新月和徐胜文谈话,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徐家二老在家里发现了新月最近多了很多新买的衣服,并且还买了价值不菲的手机,他们正讨论着新月和儿子徐胜文的关系,赵秀茹却上门来找徐胜文到他们家吃饭。 新月和徐胜文一起到商场买东西,小梦走走去拉走了新月。小梦警告新月赶紧离开徐家,新月不肯离开,小梦告诉新月如果不听她的话,就打电话告诉新月妈妈。新月只好答应听从小梦的安排。 温民找到一宁的出租房,拿出一个玉戒指送给一宁,一宁却不肯收下,因为戒指的含义非同一般,温民只好收回送出的礼物,并且告诉一宁什么时候想要了,就来他这里拿回。 新月晚上回到徐家,徐父徐母拿出准备好的工资,让新月离开徐家。新月当场哭了起来,并且说起如果就这样被赶走,以后没办法见人了。徐家二老面面相觑,都觉得拿这个新月没有了办法。 张楠到一帆的宿舍劝解她不要和家里闹小孩子脾气,一帆觉得张楠的话有道理,同时也觉得张楠是个懂得孝顺的人。一宁决定请全家到海景餐厅吃饭,顺便劝姐姐一帆回家,赵秀茹回来说起了今天到徐胜文家里,感觉徐胜文父母的表情怪怪的。

  • 晓梦去看望胡老头时,发现他生病发烧时,还一直叫着两个女儿的名字。晓梦看到胡老头一直惦念着女儿不忍心再瞒着胡老头了,就告诉了他一帆姐妹的下落,并说出温民就是一宁的男友。 胡老头偷偷地去看望一帆和一宁,但是因为内心有愧,不敢上前相认,只能远远地看着。胡老头看到一帆姐妹俩生活过的很好,欣慰不已,也很感激晓梦的好心相助。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就只有一帆和孩子两人在超市,超市里窗户被打坏了,又打不通赵秀如的电话,又着急又害怕,正在无计可施之际,胡老头赶来帮着一帆钉好窗户后就不辞而别了。 一帆和张楠担心赵秀如而赶回了孙家,听到赵秀如留下的语音录音。看到赵秀如吃了安眠药自杀了。原来赵秀如因为一直找不到妞妞,老伴又离开了人世,一宁又责怪她偏心等等的事情,让赵秀如的抑郁症复发,觉得生活没有意思,一时想不开自杀了。一宁因为也放心不下赵秀如,赶到了家里。一帆等人赶紧把赵秀如送到医院抢救。 一帆看到赵秀如自杀,伤心难过,指责一宁这一切都是她惹的祸。一宁虽然觉得愧疚,但是还是认为赵秀如偏心自己的女儿,没觉得她做错什么。赵秀如被抢救过来,看到一宁等人什么话都不说。此时晓梦也赶到了医院照顾赵秀如,一宁看到晓梦就发火。再看到赵秀如不理她,只在意晓梦,更加来气,认为赵秀如一直讨厌她,生气地转身要离开。一帆看穿了一宁的用意,指出她就压根不想妞妞回来,所以搞出那么多事。一宁心虚地否定了。 赵秀如虽然被抢救过来了,但是始终一言不发。晓梦和一帆都很担心她,知道要解开赵秀如的心病就是帮她找到女儿妞妞,只有这样,赵秀如的病才能好起来。 胡老头告诉晓梦和温民昨天去帮一帆关窗户的事,很高兴他能帮上一帆的忙。温民想撮合他和一帆姐妹俩的关系。胡老头因为当年犯的错,怕一帆她们不肯原谅自己,不敢和她们相认。

  • 一帆陪着赵秀如出来散步,赵秀如仍然不言不语,而只有看到小孩子嬉闹时,才露出笑脸。 温民没有告诉一宁实情,拉着她去见胡老头。温民刚想要告诉一宁胡老头的身份时,被胡老头制止了。胡老头没敢相认一宁,只说一宁和他女儿长得像。一宁对温民和胡老头的关系感到奇怪,呆在破破烂烂的房子里感觉很别扭,坐了没一会,就借口有事,起身离开了。温民无奈只得下次再想办法,让他们父女相认。 一帆向赵秀如提议,再去晓梦家乡那里去找妞妞。赵秀如在要上长途汽车之际,突然掉头就走。晓梦和一帆赶紧追上去。赵秀如开口说不再去找妞妞了。 一帆搞不懂赵秀如为什么那么想念女儿,却突然不肯找妞妞了。晓梦分析可能是赵秀如怕再被人骗而选择了逃避。晓梦和一帆觉得要让她重新振作起来,再帮她找妞妞。 张楠的儿子小飞被同学欺负,胡老头看到了,赶走了那些同学。胡老头让小飞叫他姥爷。一帆赶过来接小飞,而胡老头看到一帆来了,就慌慌张张地走了。一帆觉得胡老头的行为很奇怪。 晓梦看到赵秀如闷闷不乐,就偷偷地用妞妞的名义给赵秀如写信,让赵秀如重拾信心。赵秀如一看到信就知道是晓梦写的,很感动晓梦有如此孝心,决定不再放弃寻找妞妞。 一宁出差回来,一帆也来接她回赵秀如家吃饭。一宁听到晓梦也在她家,又有点不高兴了。一帆嘱咐她,不要再惹赵秀如生气了。一宁得知赵秀如又要去找妞妞,想要阻拦她们。一宁责怪晓梦多管闲事,是因为钱才哄得赵秀如开心。晓梦反击一宁,说她的思想太阴暗了。一宁思虑,赵秀如她们去晓梦家乡那里查找线索的话,会很容易得知真相,在暗暗想办法。 晓梦一行人来到了晓梦的父母家。晓梦父母得知孙宝军去世了,心里很愧疚,觉得对不住老孙。

  • 晓梦家乡的人看到赵秀如来村里找女儿,因为养女出车祸死了的老周,曾经跟人贩子勾结被抓起来了,村民都把错怪在赵秀如身上,都不理睬赵秀如她们。 一帆发现拾破烂的胡老头老偷偷地跟着她,就多了个心眼,跟着胡老头来到他住的地方。正好看到温民也来看望胡老头,觉得很奇怪。 村里的村民不准赵秀如到他们村里寻找女儿。赵秀如扭伤了脚,晓梦背着赵秀如去门诊看病。 一宁也偷偷地到晓梦父母家,向晓梦父母挑明了晓梦就是妞妞的身世。一宁也直接说出了不希望晓梦回到孙家,让晓梦父母按照她说的去做,就能让晓梦一直留在他们身边。 晓梦看到赵秀如拿着妞妞小时候的照片,隐隐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一帆找到温民问胡老头为什么总是帮她,温民怕一帆知道了,接受不了,就支支吾吾的让一帆找晓梦了解情况。 晓梦一回到家,就被晓梦父母叫亲戚锁了起来,要赶走赵秀如,说不愿意让晓梦带着赵秀如去找女儿,并不再和赵秀如再结干亲。赵秀如固执地要找妞妞。晓梦父亲拿出妞妞小时候的照片骗赵秀如,他一个远房亲戚收养了妞妞后没多久,妞妞就生病死了。赵秀如听到这个消息后,悲痛地晕了过去。 晓梦被养父母关在屋里,绝食抗议。晓梦父母告诉晓梦,赵秀如要找的妞妞已经死了。晓梦担心赵秀如的身体吃不消,要去照顾赵秀如。晓梦父母也不准晓梦去见赵秀如。晓梦对父母和一宁都这么紧张她和赵秀如的关系感到奇怪。而这一切都是一宁的计谋。 张楠夫妻把虚弱的赵秀如接回了家,赵秀如担心一直惦记着晓梦。 还被关着的晓梦不懂一向善良,老实的养父母,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无情,也搞不懂为什么不让她和赵秀如来往。晓梦偷偷地爬窗溜了出去。 赵秀如看到一宁就发火,让一宁走,说是一宁害死了妞妞。一宁承诺会好好服侍赵秀如的,赵秀如根本听不进一宁的言词,情绪激动地赶走了一宁。一宁自认为以为,赵秀如度过了这段痛苦时期,就会恢复原样了。一帆却很担心赵秀如不会那么容易恢复伤痛。一宁把赵秀如的手镯赎回,让一帆还给赵秀如,并告诉一帆,她准备和赵秀如一起移居香港,换下环境,也许对赵秀如的病情会有帮助。

  • 赵秀如看到晓梦回来了,很开心。一帆向晓梦打听胡老头的情况。晓梦怕一帆不能接受胡老头是他父亲的真相,搪塞以后再告诉她实话。 一帆看到胡老头又跟着她,就跑去直接问胡老头是什么人。胡老头什么话也没说,慌慌张张地跑了。 一帆觉得好奇,觉得胡老头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就独自跑到胡老头家里,却看到了她和一宁小时候的照片。一帆打电话让晓梦过来说清楚胡老头到底是谁。晓梦把胡老头的身份告诉了一帆。一帆确信了胡老头就是她亲生父亲,但是内心却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晓梦看到一帆情绪激动,就赶紧叫来张楠把一帆接回了家。 一帆把亲生父亲是胡老头的事情告诉了张楠,对父亲曾经犯下的错不能原谅。张楠看一帆脸色不好,就让她在家多休息下。 晓梦在胡老头家着急地等他回家,胡老头知道一帆知晓了真相后,情绪很激动,怕她有什么不测,急了,赶紧赶去一帆家。张楠看到胡老头一直在楼下张望,就请他上楼。一帆看见父亲站在门外,想起父亲曾经的恶行,大声呵责让他走。胡老头羞愧地走了。 一帆把一宁赎回来的手镯交给赵秀如,赵秀如看到手镯,什么话也没有说。一宁把结婚要用的物品让人送到家里,赵秀如看到了心里更高兴,大哭了一场。晓梦提议带赵秀如去看看心理医生。一帆怕赵秀如因为妞妞的事情,会一直记恨一宁,她请晓梦调解赵秀如和一宁之间的恶劣关系。 一宁调查到孙总的公司只是一个空壳,根本就不可能被她们公司合并的。孙总极力劝说一宁贿赂温民的母亲,答应并购他的公司。 晓梦带赵秀如去看心理医生,赵秀如面对心理医生的询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就是怪一宁弄丢了妞妞。 一宁和温民要结婚了,赵秀如不愿意出席一宁的婚礼,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要和一宁断绝母女关系。一帆一听急了,连忙和晓梦劝说赵秀如。赵秀如心意已决,认为一宁以前做的很多事都在她心里过不去,不想再看到一宁。

  • 晓梦想缓解一宁和赵秀如之间的关系,想劝说一宁陪着赵秀如去心理医生那里治病。一宁看到晓梦心里就不舒服,对晓梦的话更是听不进去。晓梦情急之下说出了赵秀如要和一宁断绝母女关系的事。一宁听了心里很难过,以为是晓梦煽动赵秀如和她脱离了关系。 一宁很想从赵秀如那里得到母爱,她想尽办法不让妞妞回到家里,没想到结果却是赵秀如要和她断绝关系,一宁伤心落泪。温民安慰一宁,他会永远守护着她。 一宁到亲生母亲墓前上坟,把心里一直憋着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把做了的错事也一股脑地向去世的母亲倒出。一宁很怕温民知道她做了错事后,会不原谅她。胡老头因为担心一宁,跟在一宁后面,听到了一宁的话,隐隐知道一宁做了很多错事,但是具体什么事弄不明白。 胡老头找晓梦问妞妞的事情。晓梦把她所知道的事都告诉了胡老头,并告诉他冒充妞妞的新月也不见了。胡老头想起来他曾经看到一宁开车带着新月,正好是新月失踪的那段日子,心里一惊。 一帆委婉地劝一宁延迟婚期,一宁不想重蹈姐姐的覆辙,决定按照自己的意愿如期举行婚礼。一帆突然有点头晕,一宁送她到医院检查后,得知一帆怀孕了,很开心。赵秀如赶来得知一帆怀孕了,很高兴。一帆借机恳求赵秀如原谅一宁,一宁也向赵秀如低头认错。赵秀如原谅了一宁。 心理医生给赵秀如疏导心里疾病的时候,一宁也来协助医生。医生让她们俩互相说出了对方的好,终于让她们冰释前嫌,相拥在一起。 一帆心里始终放不下胡老头,她帮着父亲收拾屋子,并送钱给他让他洗洗澡,剪头刮胡子。胡老头得知一帆怀孕了,就连夜为外孙做了个玩具送给一帆。 赵秀如陪着一宁试婚纱后,让一宁打电话给一帆,准备到她家去看看,一帆以自己有事,不方便拒绝了。原来一帆把父亲请到家里吃饭,怕赵秀如和一宁知道了不高兴,所以就推脱了。赵秀如不放心又打电话到一帆家,小飞抢着接了电话,告诉赵秀如,姥爷在他家和妈妈爸爸吃饭呢。赵秀如听了小飞的话,很诧异,从那里冒出了个姥爷来。一宁也是一头雾水。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