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风雨沙坡头 电视剧

7.5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国语

导演: 何涛

类型: 言情 / 军事 / 悬疑 / 剧情

简介: 20世纪40年代,宁夏,中卫县城。虽然是抗战时期,可是日本军队却没有到过中卫,县城民风淳朴,在县长马守田的治理下,百姓倒也能安居乐业。守田是北伐时期就入党的老国民党员,为人忠厚,爱民如子,最看不...展开
分集剧情
  • 中卫县新任警察局长欧阳青在城外沙坡头抓了个货郎。尽管货郎一再哀求,申辩自己不是汉奸,但还是被抓进警察局的刑讯室。警察用各种酷刑招呼货郎,欧阳青狡诈狠毒,在用刑当中,货郎招出一个字“牙”。队长张昌本拔下一颗假牙,里面藏着一张细细的纸条。欧阳青下令封城抓“汉奸”,中卫城里鸡飞狗跳,商家纷纷关门闭户。保安团团长何忠汉对欧阳青的嚣张十分不满,带着手下八宝出城接正在城外红柳客栈看皮影、听戏文的县长马守田。马守田内心清楚,中卫城没有日本人,欧阳青抓的是共产党。安排伙计大宝转移后,理发店老板老蔡坚持开门营业,因为他要等组织上派人来转运一批重要物资。 在晋中抗日战区,童三泉(又名童铁锤)带着大德子抓了个日军少佐当“舌头”,在返回团部途中与少佐比武,几拳下去小日本竟断了气。慌了神的童三泉背上俘虏跑到团部卫生队求丹丹救治。知道“舌头”已死后不敢去向团长复命的童三泉赖上了丹丹。团长下令关押童三泉。西北特别行动队政委老齐向团长要人,他们知道童三泉的特殊身份——中卫县长马守田的干儿子。童三泉不情愿地答应跟老齐回中卫执行秘密任务。出发前将家传的玉佩硬塞给丹丹,给自己“定了亲”。

  • 在去中卫的路上,童三泉屡次不听老齐命令,制服了一个抢劫商队的土匪团伙。 何忠汉因为欧阳青抢了保安团对渡口的管辖权而向马县长告状,有宁夏主席马鸿逵背景的欧阳青卖了县长一个面子让出渡口。双方矛盾一步步加剧。 货郎供出了中卫共产党区委书记——理发店老板老蔡。老蔡被捕后在警察局受到严刑拷打。收到酬金的香山土匪沙里飞大白天劫了警察局大牢,把老蔡等五个“汉奸”一并劫了出来。欧阳青要求马县长派保安团剿匪,一面派人盯住理发店。 来到理发店门前,童三泉忽然看见了干妹妹马友兰,一路追着喊着撞进理发店。等醒过来时已入了警察局大牢,发现马友兰也被关在牢里。弄清马友兰就是马县长在重庆读书的女儿后,欧阳青通知马县长到警察局领人,马县长领走了马友兰,但并未理会干儿子童三泉。马县长和夫人芙蓉,欧阳青和张昌本都在暗自嘀咕,马友兰不在重庆读书跑回中卫干啥?跑了10几年的童三泉咋也在这时候回来了?欧阳青不敢对马友兰动手,但县长没有领走的童三泉是可以下手的。

  • 马友兰从重庆回中卫已经十几天了,在中卫医院工作。马守田曾经答应过童三泉的爹,要把女儿嫁给童三泉。现在失踪了十几年的野小子突然回到了中卫,着实让老谋深算的马守田难以决断。在大牢里的童三泉遇到了“同志”大宝,大宝说的东西他一点儿也没听明白,后来才悟出来这是欧阳青使的计策。 老齐住进了红柳客栈,以皮货商的名义张罗着救他的伙计童三泉。马友兰找到童年好友何忠汉,告诉他三泉哥也回来了,被关在警察局。听说儿时好友被死对头欧阳青抓了,何忠汉更是火上浇油,要立马带兵杀到警察局。最后他们都找到了县长马守田。欧阳青也在掂量,童三泉软硬不吃,简直就是个浑小子,纵使他千般怀疑又不敢直接上大刑,毕竟他是马守田的干儿子。 四个保安团的士兵来到牢房,二话不说捆了童三泉,还蒙上了眼,拉到了河滩上。绳子断了,蒙眼步扯下来了,童三泉还没适应强烈的阳光就听见棍子的风声向自己袭来,于是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这才发现对手是好友何忠汉,远处站着的是马友兰,三个儿时好友又见面了。知道是干爹出面救的自己,童三泉硬着头皮去见了马守田,挨了马守田一顿马鞭;又出城到红柳客栈见干娘红柳,被干娘抱住了又哭又骂,还发现“老板”老齐就住在这儿。马友兰似乎并不喜欢红柳,似乎…… 老齐与何忠汉喝上了酒,欧阳青黑着脸闯了进来,要何忠汉一小时内到县府开会,何忠汉恨的牙痒。两个对头下意识的冲撞中透露出老蔡被土匪劫走的重要信息。 马守田也收到了来自沙里飞的消息:要么追加5000大洋,要么撕票。

  • 一轮弯月下,莽撞的童三泉一头钻进大漠。他又一次没听老齐安排擅自行动,他要去找沙里飞要老蔡,重要物资只有老蔡知道在哪里。马县长对剿匪的推搪令欧阳青非常不满,怀疑马守田通共、通匪,于是派人盯住县长家。 在大漠里乱撞的童三泉被两个土匪盯上了,竟是上次回中卫路上救客商时结下梁子的,他们正是沙里飞手下的喽啰。被蒙上眼睛绑了双臂后,童三泉真在大漠里“找到”了沙里飞。沙里飞见这人胆色过人又试了他的身手,问过才知道童三泉是找他要从警察局劫走的五个“汉奸”的,于是拉童三泉入伙,一日不答应就在山洞里关下去…… 马县长派二狗带密函出城见沙里飞,欧阳青则派人抓二狗。奄奄一息的二狗逃进了红柳客栈,正好死在红柳和老齐的面前,密函被老齐悄悄藏了起来,尸首被带回警察局。 马县长到警察局兴师问罪,何忠汉则带着保安团冲进警察局。为了撇清通匪嫌疑,马县长指示何忠汉与欧阳青联合剿匪,两人各怀鬼胎。 山洞里,五个“汉奸”都在。老蔡正在试探童三泉。此时剿匪的队伍包围了沙里飞。气急败坏的沙里飞要连童三泉一起“撕票”。乱战中童三泉与五人逃出了山洞。 保安团与土匪混战中,沙里飞撞见童三泉与五个“汉奸”,恶向胆边生,认定了这些人是马守田派来的奸细,开枪射杀。老蔡中弹,其他同志牺牲,被救的老蔡才告诉自己就是童三泉要找的人。于是二人合力冲出火力圈。沙里飞率残部突围,却遇到了以逸待劳的欧阳青,死伤了大部分兄弟后突围。 自知性命垂危的老蔡要求童三泉对暗号,在沙坑外的一片喊杀和枪炮声中,童三泉竟死活想不起来老齐要他一遍一遍背的暗号,在老蔡的提醒下,才勉强对上了。老蔡交待了几句就牺牲了。此时保安团已经杀红了眼,投降的土匪也不放过,格杀勿论。眼见土匪没留下一个活口,五个“汉奸”也全死了,唯有沙里飞带着十几个人逃脱了。

  • 欧阳青组织搜山,而沙里飞则趁机从后面溜走,他把这笔账记在了马守田的名下。刚从土匪死尸堆里爬出来的童三泉遇到了搜山的队伍,何忠汉一见是兄弟忙命令手下停火,欧阳青以通匪名义把童三泉抓了。 凭着敏锐的嗅觉,欧阳青判定童三泉是共产党,还有他的老板——老齐。马守田则实在闹不清为啥三泉会出现在沙里飞的老巢,何忠汉说三泉咬死了是沙里飞把他绑票绑去的。马友兰到警察局找欧阳青,红柳也坐上了毛驴去救干儿子。两人有意无意在牢房相见竟然有些慌乱和神态失常。欧阳青并不急着放人,他要等马守田和老齐。 老齐将从二狗身上截获的密函给马守田看了,又当着面烧了。在家里家外的压力下,马守田终于出面到警察局要人。此时的童三泉自己越狱了,穿上了狱卒的警服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警察局,一路回到红柳客栈,红柳和伙计老姜惊讶地看着穿警服的三泉,老齐则坚持要把他送回到警察局。 欧阳青带着马守田警察到红柳客栈抓人,还没等警察冲进客栈就把童三泉五花大绑地推出来了,完全出乎欧阳的意外,干脆做个顺水人情,就地又放了,他要钓大鱼。

  • 第二天,童三泉跟着老板在中卫大街上收枸杞和暖羊皮。警察局的两个卧底一直尾随而行,什么时间才能去取货呢?载着大批的货物回到客栈,借了红柳的公共库房,两人开始搬东西。无人时,两人找到角落里的长条木箱,撬开以后发现了重要物资——死人一个!仔细检查发现是一个受枪伤的重伤员。 童三泉把客栈跟梢的两个暗探灌醉了。老齐带着红柳来到公共库房。红柳被重伤员的惨相吓个半死,在她的库房里怎么会有这么个人她却一点儿不知道。谎称伤员是做生意的老杨,前两天被土匪枪伤,两人将伤员拉到了县医院。马友兰亲自动手术取出了伤员的子弹。 欧阳青忽然驾着吉普到了医院,直接上了急诊室,直接以不明枪伤的名义接管了伤员,原来是马友兰按照医院规定向警察局打了电话。 第二天,在大街上转了半天的童三泉来到医院,被看守拦住。只得又跟着老齐上街收货。对于跟在后面的尾巴,童三泉借上茅房支开了老齐,略施小计,整治了尾巴。 躺在中卫医院病床上的伤员醒了,第一眼看见的是马友兰。何忠汉在街上找到了童三泉和老齐,说马友兰让他们赶紧去一趟医院。 老齐跟童三泉在病床前和老杨说着话,马友兰站在门口注视。欧阳青又带着警察来了,还要把病人带回警局。马友兰以病人病情不稳为由跟到了警局。碍着马友兰在场,欧阳青又不好对老杨动大刑,老杨的回答早就在医院与老齐简短的对话中就默契了,问不出啥东西。

  • 于是封了红柳客栈的公共货仓,还把红柳带到了刑讯室问话。 可能是童三泉的哀求起了作用,马守田又一次来到警察局为红柳说情。马友兰奇怪自己的父亲为啥这么关心一个客栈的老板娘。欧阳青和张昌本借故支开马友兰,审讯老杨。马友兰发现中了调虎离山计后迅速返回,可老杨已经不行了。得到消息后童三泉任性地独闯警察局,找欧阳青要人,而欧阳青给他的是一个尸体。马守田闻讯赶来制止干儿子闹事。欧阳青答应给死者抚恤金,允许老齐和童三泉送尸体回家。 在驴车上,两人正在为如何复命焦急,忽然听到死人在咳嗽!而马友兰和何忠汉竟也打马赶来。与两人分别后,二人忙把驴车赶到一边,活过来的死人告诉他们一组密码,谁都不知道他的真名的老杨死了。二人为老杨立了坟后,在离开的路上竟又无意撞破沙里飞计划当夜血洗马守田家的计划。经老齐批准,童三泉返回中卫。

  • 当一家人正商量着送马友兰出国读书时,枪声大作,沙里飞的枪口已经抵上了马守田的胸口。匆匆赶到的童三泉救了马家父女,掩护他们进了内院。欧阳青和何忠汉各自率部赶到,沙里飞逃窜。童三泉敏捷的身手、熟练的枪械使用技术引起马守田、欧阳青的注意。被追的走投无路、小腿受中弹的沙里飞被商人李伟雄救下。虽然发现了沙里飞踪迹,欧阳青却并不急着抓捕,他要留着沙里飞对付马守田。 闻听马家大院出事,红柳连夜赶到马家却遭到马友兰冷嘲热讽地赶走了。在欧阳青的撺掇下,马家挽留童三泉在中卫打理马家生意。欧阳青向马友兰暗示童三泉是八路。童三泉气呼呼地回到红柳客栈,干娘也劝他跟着马县长做生意。

  • 马友兰到客栈找童三泉,要接他进城住。两人经过这一场闹腾反而对各自当时的表现起了疑心。跟着马友兰,童三泉以大少爷身份到马家药铺跟陈掌柜学做生意。一天还没做完童三泉就失了耐性,跟何忠汉喝酒去了。在酒楼又碰上了阴魂不散的欧阳青和张昌本。欧阳青旁敲侧击直说童三泉有赤化倾向。 童三泉再三思量,决定赶快回部队,给干爹、干娘留了字条就牵着驴走进大漠。谁曾想竟在沙坡头遇见老齐。老齐和童三泉碰面的消息迅速到了欧阳局长的耳朵里。老齐告诉三泉老杨用生命带出来的密码救了一支险被日军包围的部队,最终剿灭了一万日军,所以组织派他们继续回中卫潜伏,打通地下交通线。

  • 童三泉又回来了,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老齐在红柳客栈摆酒,邀请马县长和欧阳局长光临,宣布将在中卫长期经营。 马友兰在自家药铺找到正在刻苦学算盘的童三泉,责怪他胡闹,两人赶到红柳客栈的酒席,马守田对干儿子当场发火,拂袖而去,酒席不欢而散。 沙里飞的伤养好了,李伟雄透露了他的想法:拉一支特殊队伍。童三泉也想到了当兵,这次他找到了何忠汉。听说干儿子要干保安团,终日喝酒闹事。童三泉的苦肉计起了作用,在夫人芙蓉和女儿的劝说下,马守田同意接纳回药铺学做生意。 童三泉竟真的像模像样的做起了生意,跟换了个人似的。马守田接到落款银川的信,打开一看,是沙里飞的恐吓信。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