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兵心依旧 电视剧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6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郑方南

类型: 军事

简介: 部队转业干部周凌云家乡办了一家中外合资药厂由于经营中药有方业绩不俗几年后老战友陈之江和妻子冯笑冰也从部队转业陈之江主动放弃了政府给安排有优厚待遇工作一心想去老战友周凌云厂子上班陈之江周凌云药...展开
分集剧情
  • 八十年代中期的一天,马上就要转业的冯笑冰匆匆来到南江市找他的一位老战友,中外合资红星药厂厂长周凌云,周凌云以为是为老战友陈之江安排工作的事情,没想到冯笑冰要求周凌云不要接纳陈之江,这让周凌云很为难。陈之江、周凌云和何宁声是从战场上下来的生死之交的战友,陈之江转业,提出要到周凌云的红星药厂工作,老指导员何宁声陪他一起来到红星制药厂,没想到日方代表藤野同意考虑让陈之江进厂当副厂长。 市军转办为照顾陈之江有伤残,把他安排进机关当了副处长,但在机关里无事所做,陈之江感到闲得难受。一天他去医院换药,遇到一名农民患者买不起药,这件事再次触动陈之江,他毅然辞去公职。陈之江来到周凌云的红星药厂当上副厂长。虽然老战友周凌云在各方面照顾他,但陈之江还是要去搞销售,他想了解药品市场。 经过两年的工作实践,陈之江发现红星厂生产的山竺根冲剂销路并不太好,提出搞新药的想法,周凌云告诉他搞新药研发不是一件投入大,风险更大的事情,红星制药厂这样的小厂是根本搞不起的,现在只要能维持现状,把职工工资发出去就行了。并劝陈之江不要想入非非,陈之江还是认为,光靠现在的山竺根冲剂是很难有市场前景的。 周凌云与陈之江在办厂思路上产生了分歧。陈之江进厂后深知自己知识不够,坚持上中医药大学业大读书深造。此时,沿海地区发生甲肝流行,急需山竺根冲剂,山竺根冲剂一夜之间成了抢手货,红星制药厂原有库存的一百二十多吨山竺根很快有了销路,而且行情看好,周凌云十分得意。正在这时,回国休假的日方代表藤野突然赶回来,要求红星厂作停止内销,把厂里所有的山竺根全部用于出口,并提高了出口价格,周凌云一口答。

  • 为了抓住这个机会给厂里多挣点钱,周凌云与藤野签订了增加出口一百二十吨山竺根的合同,并要规定厂内现在山竺根一箱也不能出库,等待外运出口。由于是计划外出口,周凌云找到在外贸局工作的冯笑冰。冯笑冰很快帮他办完了海关出口手续。藤野听周凌云这么快就办好了出口手续,通知日方总部马上把所有货款打入了红星药厂的账户。 陈之江在外地一边跑销售,一边了解药品的市场行情,无意中听说沿海地区流行甲肝,疫情紧急,红星厂生产的山竺根冲剂已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一时供不应求。何宁声的儿子何明聪正好也是学制药的,跟随浦江医院白院长来到红星厂,希望通过何明聪的关系能从周凌云手中搞到一些山竺根冲剂,没想到被周凌云拒绝了。 陈之江得知红星厂要把库存药品全部用于出口后,十分不理解,就在国内山竺根紧缺的时候,却有一批进口的高价山竺根冲剂出现在国内市场,使得国内山竺根价格暴涨,病患和老百姓怨声载道。于是陈之江赶回红星厂先斩后奏做出了意外决定,背着厂长周凌云,把库存的山竺根全部发往沿海疫区,并当场揭露藤野把红星厂生产的山竺根冲剂改换包装再进口到中国来的行为,发中国人的国难财。 由于陈之江把药品发往了沿海疫区,造成了红星制药厂在执行出口合同时违约。藤野发火了,提出撤资要挟,周凌云和冯笑冰听说是陈之江擅自做主发走了山竺根,二人因此与陈之江发生激烈冲突。陈之江一怒之下提出辞职。由于影响了出口,日方代表藤野坚持要陈之江个人来负责,要求陈之江交罚金十万元。

  • 陈之江知道知道逃脱不了交罚款,打算用家里仅有的存款拿出做罚金,遭到冯笑冰的反对,冯笑冰埋怨陈之江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而陈之江却认为自己没错,因为他把药品送到的疫区患者手里。周凌云为了挽留陈之江,凑了十万元交给陈之江,让陈之江以个人名义把钱亲自交给藤野,以缓和二人的矛盾。 陈之江却背着冯笑冰把家里仅有的十万元转业费拿出来交给了藤野,但陈之江要求藤野当着他的面写下一个收据,陈之江在收据中把日本商人的卑劣行为揭露了出来。陈之江虽然罚金交了,但与藤野的矛盾不但没有缓和反倒更加尖锐。宏图药厂厂张成立因经营不良负债累累,请策划人胡悦给出个点子,胡悦给他出了个换汤不换药的“造新药”的创意。 周凌云虽然再三挽留,陈之江最终还是选择了辞职。但真辞职下来,陈之江又感到无所事事,冯笑冰问陈之江下一步有什么打算,陈之江说自己想当老板,办药厂,冯笑冰认为他一没钱,二没靠山,根本不可能办起药厂。一天,陈之江在运河边上遇到一个叫宋晓杰的复员兵,宋晓杰的创业和发迹启发了陈之江。 陈之江决定也像宋晓杰一样从头做起。但究竟第一步如何走出去呢?陈之江徘徊在小吃街上,一位老大妈在卖饺子,想起自己在部队时也包过饺子,于是决定从摆地摊卖饺子开起,走一条自己的创业之路。

  • 陈之江决定一切从头做起,他一边到医学院听课,一边摆摊卖饺子,他的饺子就起名叫“老兵饺”子,由于老兵饺子是正宗的连队风味,吸引了许多复员转业军人前来吃饺子。冯笑冰和周凌云反对陈之江出来摆地摊,周凌云劝陈之江回厂上班,没想到陈之江反到把饺子摊摆到了红星药厂门口,陈之江与周凌云之间的矛盾不时发生,弄得冯笑冰夹在中间十分难受。 疫情解除后,山竺根冲剂的销量大减,红星药厂很不景气,宏图制药厂厂长张成立提出与周凌云合作生产新药,其实只是搞一些改名改剂型的所谓新药,没想到两家药厂全都赔了钱。冯笑冰竭力劝说陈之江放弃饺子摊,回到市里重新找工作,冯笑冰并请周凌云帮助为陈之江想办法,但陈之江却一心想办自己的药厂。陈之江和周凌云的当年的指导员何宁声已经是团政委了,面对部队精简整编,何宁声提出复员回地方工作,妻子表示反对,但读研究生的的儿子何明聪明却十分理解、支持。 藤野经过对中国医药市场的调研,提醒周凌云,中外合资的红星厂如果再没有真正的新药上市,红星厂早晚要垮掉。同时藤野告诉周凌云,如果能找到有价值的秘方验方,日方总部会全力支持他上新药的。周凌云意识寻找秘方开发现代中成药是红星厂的惟一出路。陈之江也在为办厂出路想办法,在医学院卢教授的起引导下,陈之江从中华医圣张仲景的著作中得到启发,确定了发掘中药宝藏,研发现代中药的办厂方向。 冯笑冰为了帮助陈之江重新找一份工作,找到市委市政府的各级领导,在市委书记的关照下,市政府决定给陈之江按国家干部,重新安排工作,让陈之江到市里驻北京的办事处工作。

  • 章晓冬故意把梁军领到红星药厂门前陈之江的饺子摊请梁军吃饭,而周凌云却要把陈之江赶走,陈之江得知红星制药厂经营不景气。张成立给周凌云介绍女朋友,却被周凌云莫明其妙地拒绝了,张成立感到很不理解。冯笑冰把陈之江重新安排工作的事情告诉了周凌云,并希望周凌云能跟他一起去找陈之江,周凌云说还是冯笑冰自己去吧。 冯笑冰兴致冲冲把这一好消息告诉陈之江,没想到陈之江一口拒绝了,使得冯笑冰十分伤心,冯笑冰领着女儿陈远帆离开陈之江。何宁声从部队复员后,决定到南江市找陈之江,跟他一起办厂创业,而何宁声的儿子何明聪已是中医药大学的研究生了,跟着父亲一同来到南江。何宁声告诉陈之江,他这次回来是复员而不是转业,他不想依靠国家照顾,而要跟陈之江一起干一番事业。 藤野把自己搞到的一份中国医药大师的名单交给周凌云,希望能搞到其中一位大师手中的秘方和偏方。藤野明确告诉周凌云,如果红星制药厂能得到著名老中医的秘方,日方会再给红星厂投资并深入合作。陈之江、何宁声和何明聪一起研究办厂方案,陈之江提出一定要研发新药,而何明聪的导师正是中医院大师顾诗行,陈之江听说顾诗行手中有一个珍贵的秘方心舒饮,陈之江决心要把秘方搞到手。陈之江决定自己办企业,冯笑冰为此十分担忧。

  • 周凌云通过已调到市商业局工作的冯笑冰找到了工程院院士顾诗行。周凌云先期到了北京,并带着一百万元现金准备购买心舒饮秘方,何明聪带着陈之江来到顾诗行家来要秘方,与周凌云不期而遇,二人狭路相逢各不相让,没想到顾诗行既没有收周凌云的一百万,也没接待陈之江,把二人一起请出门。 回到南江后,周凌云认为顾诗行不想给他秘方主要是不愿交给合资企业,担心秘方落外资方手里,周凌云很快注册了一个独资新厂,准备以非合资企业的名义再去找顾诗行要秘方。与周凌云相比,陈之江连一分钱都没有,更没有厂房设备。陈之江、何宁声希望何明聪能从导师顾诗行那里了解到,顾老的底价到底是多少,没想到,顾诗行开出了一个天价,让大家大失所望。 周凌云虽然空手而归,但藤野认为,得到顾老的秘方并非没有希望,给了周凌云许多承诺。张成立一直在等周凌云从北京回来,并引见周凌云与广告策划人胡悦见面。周凌云在胡悦的策划下,展开强大的舆论攻势,利用媒体宣传周凌云,希望能让顾老感觉到周凌云是研发心舒饮最合适的人选。陈之江何宁声都知道,顾诗行的秘方是千金难求的国宝,一分钱不掏就想从顾老手中要来秘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正在为钱发愁的时候,陈之江小时候的女同学阿娇主动找上门来愿意借给陈之江钱,但陈之江拒绝了,何宁声十分不理解,误以为陈之江与阿娇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其实陈之江十分清楚,顾诗行开出的天价是没人支付的起的,陈之江决定再去北京找一趟顾诗行,做最后的努力。而张成立和胡悦所策划的宣传攻势也影响到了远在北京的顾诗行,他从报纸上看到大量有关周凌云先进事迹的报导后,对周凌云颇有好感。

  • 何明聪进一步介绍了周凌云的为人后,顾诗行很想再见到周凌云。看到报纸上对自己连篇累牍的报导,周凌云有点沾沾自喜,而冯笑冰却提醒他,这样做有些过头了。张成立和胡悦来找周凌云,告诉他新一轮的宣传攻势还在后面,并说,这轮宣传一跟上,保证能打动顾诗行,心舒饮秘方绝对能归周凌云所有。周凌云也自信这次一定能成功。 陈之江再次去找顾诗行,再次被顾诗行拒绝,就连返程的车票都是何明聪掏钱买的,但陈之江不甘就这就样空手而归,偷偷把车票退掉,连夜进行准备,绘制了新药厂的规划图,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顾诗行家的所在胡同,吃早点时却遇到了周凌云,周凌云告诉他,这次他是带着三百万现金赶来的。周凌云自认为胜券在握,陈之江象是当头浇了一脸凉水,但陈之江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走进顾诗行家。 中医药大学领导听说顾老要献出秘方,前来祝贺,顾诗行诧异,问是如何得知他要献秘方的,学校领导递上当天的报纸,顾诗行看到了胡悦做得宣传。没想到报纸上夸大其辞的宣传给周凌云帮了倒忙,顾老对不实的报导十分不满。当着学院领导的面,顾诗行拿出两张纸条,上面分别写有“得”“失”二字。让陈之江和周凌云白各自抓一张,看谁的手气好,周凌云抓到一个“失”字,很是失望,而陈之江胸有成竹,他知道这是顾诗行在成全他。 等周凌云失望地离去后,顾诗行说出为什么要把心舒饮给陈之江的道理。顾诗行跟陈之江签订了秘方使用权的合同,规定在半年内必须投入新药的研发,逾期未能进行新药试制,顾诗行有权收回秘方的使用权。

  • 周凌云最终空手而归,心理十分郁闷。何明聪也对顾诗行能把秘方交给陈之江来研发感到意外,顾诗行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了何明聪。陈之江虽然得到了秘方,但真要把秘方开发成中成药,困难就更大了。没有钱,没有设备,没有厂房和试验室。周凌云虽然没有得到心舒饮秘方的使用权,他没有死心,在老战友聚会上,周凌云向陈之江提出由他出资给之江药厂盖厂房,新药的研发权归红星厂,当场被陈之江拒绝,因为陈之江要得是自主知识产全的新药,而不能把核心技术转让他人,老战友不欢而散。 何宁声批评陈之江不该对老战友一点情面都不讲,陈之江也感到自己这样做有些过分,但他自己也不知道错在哪里。何宁声认为,自己没有钱,又不同意与他人合作,拖下去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一旦期限到了,顾老要收回心舒饮秘方,一切就前功尽弃了,陈之江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他一刻也不等待,积极想办法找出路。 周凌云的红星厂越来越不景气,许多员工都纷纷辞职。冯笑冰沮丧地回到家,女儿陈远帆问她为什么生爸爸的气,冯笑冰说陈之江见死不救,陈远帆觉得妈妈在爸爸与周凌云的矛盾中始终站在周凌云一边,这中间肯定有感情问题,冯笑冰搪塞地说是感情问题,但那是战友之情。何宁声也觉得陈之江做法有些过分,应该跟周凌云合作,但陈之江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在商业竞争中,不能只考虑战友之情,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规律,不是战友这情能替代的了的。为建新厂,何宁声去镇政府要土地,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 藤野公司看在中国的合资利益不大决定撤资,周凌云的红星厂一下子陷于绝境。陈之江一边继续卖饺子,一边筹建新厂试制新药,许多复转军人前来给他出谋划策。

  • 陈之江想建新厂,当务之急需钱。一位老战友提出去银行贷款的想法,陈之江认为可以去试。藤野临走时来到陈之江的饺子摊前辞行,陈之江没给他好脸,没想到在场的陈远帆听说藤野要去美国,马上对藤野产生了兴趣。陈之江为筹研发药款四处找银行,一一被银行拒绝了,陈之江提出来用秘方做抵押,银行认为秘方一钱不值。而在北京的顾诗行也急于想了解陈之江研发新药的进度,让何明聪打电话催问。 藤野在日方撤资后也向日方总部提出了辞呈,藤野离开南江时,陈远帆出现在机场,她希望藤野到了美国后能帮她促成去美留学的心愿,藤野一口答应。张成立告诉周凌云,陈之江现在四处贷款,但处处碰壁,如果再加大报纸的炒作,很有可能陈之江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把秘方转让出来。陈之江和何宁声一筹莫展,又接到何明聪从北京打来电话催问研发进展情况,更心急如焚。 各种大小报纸上都报道了陈之江无能力开发心舒饮的情况,何宁声十分着急,他认为,这一定是周凌云干的事,于是找到周凌云,周凌云反到表示同情,并提出由他们两家合作一起来研发的设想,周凌云出厂房设备并出资让陈之江建厂等,何宁声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自认为能说服陈之江与凌云合作。陈之江对近期的报纸宣传进行反复研究,他不并认为这是件坏事,而是好事,只有借用周凌云的宣传东风,将计就计,把心舒饮的名声炒起来,对下一步贷款会有好处。 何宁声主动提到周凌云愿意拿出厂房设备来合作研发,陈之江则认为这是周凌云以守为攻以退为进的战术,陈之江否定了与周凌云联合研发的做法,同时决定将心舒饮秘方拿出来拍卖,以此来提高心舒饮秘方的价值。何宁声坚决反对。而在北京的顾诗行听说要把他的心舒饮拿出去拍卖更是不安,决定到南江去,但被何明聪劝解。

  • 冯笑冰也认为陈之江拿心舒饮秘方出来拍卖不妥,也不相信陈之江会做出这种蠢事来。当她打电话询问陈之江,陈之江肯定的回答确有此事。周凌云认为自己完全可以抓住这次公开拍卖的机会把心舒饮明正言顺地竞争到手。何宁声劝陈之江与其拿出去拍卖还不如跟周凌云合作,如果拍出来的钱还不如周凌云给的钱价格高,就更不合算了。 陈之江母亲听说儿子要拍卖秘方换钱,准备把家里的老房子卖掉。听说陈之江真得要拍卖心舒饮秘方,何明聪急忙从北京赶来南江想制止陈之江拍卖,没想到陈之江说服了何明聪。正在这时,张成立的宏图药厂倒闭,张成立卖掉厂房设备后,局里同意他有四百万资金可以动用上新项目,张成立鼓动周凌云竞买心舒饮,由他出资参加拍卖竞争。 心舒饮秘方拍买会正式开始,周凌云亲自参加竟买,最终叫价叫到500万,周凌云自认为心舒饮秘方到手,没想到500万的最高报价没有达到这次拍卖的保留价,流拍了。原来,陈之江为了保住秘方,开出的底价是1000万。由于没有成交的事实,陈之江决定第二次拍卖,为了保证拍买成功,拍卖行要求第二次拍卖必须公开保留价拍卖。第一次竞买没有成功,周凌云也感到有些失望,他突然接到藤野的电话,原来藤野又回到南江。 藤野就是冲着第二次拍卖来的,他告诉周凌云,日方决定出资2000万元作为后盾支持周凌云参加第二心舒饮秘方的竟拍,如果能得到心舒饮秘方,日方还会再次出资与他进行第二次合作。有了藤野的支持,周凌云信心实足,决定参加第二次竞争。冯笑冰却提醒周凌云不要跟藤野合作,藤野这样的商人是见利忘义的小人,但周凌云还是希望能与陈之江一搏高低,不愿放弃这样一次机会。

演职员表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