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一房半厅一水缸

一房半厅一水缸 电视剧

原名: Just In Singapore

地区: 新加坡

时间:2008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谢益文

类型: 家庭 / 言情 / 搞笑

简介: 故事发生在一座政府租赁组屋,那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人,每天都上演着一幕幕有笑有泪,温馨感人的故事。其中,有过气“歌台王子”林邦一家:有手有脚但却靠救济金度日的大懒虫夫妻Robert和Mary;有给婆婆打...展开
暂无片源
接口返回数据为空
分集剧情
  • 新加坡屋顶下,起落的班机,忙碌的男女,林立的高楼,一片欣欣向荣。繁荣的一角,有座政府租赁组屋,里头住着各式各样在底层下生活的人… 林邦是个过气歌星,早年跑过歌台,现在以开德士为生。他老婆Nancy在家开神坛,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秀珍在读大学,成绩优异;小女儿秀明中四没毕业就辍学,在夜市租了个摊位卖油炸食物。 秀明性格乐天豁达,邻居大懒虫夫妇罗拔和玛丽整天跟她借钱,她总是有求必应,连罗拔和玛丽的大儿子伟杰都看不过眼。罗拔和玛丽长期失业,除了伟杰外,还有一子伟业和小女儿婷婷,一家5口,就靠一点社区救济金过日子,到了山穷水尽时,就扮可怜骗吃骗喝,一有钱在手,就大吃大喝,先享受了再说,所以,总是因为拖欠水电费被切断水电供应,一家人早已司空见惯,日子照过可也。 自动嫂早年丧夫,和儿子阿强相依为命,二人节俭成性,想尽办法节省每一分钱。“自动嫂”更是一点都不“自动”,有便宜就贪,向Nancy借一瓶酱油,用掉人家半瓶,再“灌水”还人家。阿强是个交通稽查员,天天开罚单,故被封“三万”外号。他暗地喜欢上一个叫金燕的面包店收银员,每天下班,就花“重本”8毛钱去买一个“甜甜圈”吃,趁机看一看他的梦中情人。 林邦为帮老婆招徕神坛生意,编了个撞鬼的故事吓同行,要同行到他老婆的神坛拜拜求平安符。当天午夜,他竟真的“撞鬼”,而经历竟跟他所编的故事如出一辙,顿时吓得他魂不附体,匆匆收车回家。不料,那“女鬼”却阴魂不散,随他回家,还发出凄厉的叫声…

  • 大牌26,夜半传来女人凄厉的叫声,惊动住在9楼的几户人家,林邦认定是女鬼作祟,Nancy急忙请了神坛前供奉的13姑娘宝剑,要斩妖除魔,但最后还是不吃眼前亏,关门避煞。马志刚拿了马婆婆几十块钱,逍遥了一个晚上回来,在电梯里踏了一鞋子尿,怀疑是伟杰弟妹所为,伟杰反唇相讥,还搞到志刚一身尿味,志刚大闹,引起隔壁住户阿里的不满,几乎大打出手。 疯女阿莲在楼下玩电梯,搞到Nancy等须徒步下楼。Nancy气得抓扫把赶走阿莲。Nancy和阿炮在巴刹狭路相逢,大眼瞪小眼,鱼贩苏东嫂忙把Nancy拉走,指阿炮是个杀人犯,刚刑满出狱,并涉嫌砍伤与她冲突的卖鸡小贩,告诫Nancy要小心此人。Nancy吓出一身冷汗。 疯女阿莲几杯酒下肚,竟然当众表演脱裤,别有居心的男人等着看好戏,秀明及时上前阻止,反被阿莲骂了一顿。 咖啡叔的女儿淑敏是间大公司的高级职员,为人精明现实,提出要申请组屋让两老住,但却要两老签署一份遗嘱,指明日后屋子归她所有。她视为宝贝的儿子Aloysius发高烧入院,两夫妻紧张不已,担心染上骨痛热症,决定舍洋房换高楼公寓,以避开传播骨痛热的伊蚊。淑敏任职的公司副总裁被对手挖角,总裁要物色一名熟悉中华文化的人选出任此职,以便打入中国市场,淑敏急忙找人恶补“老子”。 淑敏找上方先生――一个退休华文老师。他也住在大牌26,与咖啡叔等是多年邻居,是个老好人,可是,他家里,竟然离奇地出现一个少女,而且这少女被五花大绑,嘴巴还被胶纸封了起来。 Nancy扶乩作法,招徕善男信女,赚点红包钱。自动嫂带了几个有钱太太上门,胡吹乱编Nancy法力无边,吓走恶鬼,并暗示Nancy要“自动”,Nancy当然知道她的意思,说不会让她空手而归。Nancy叫秀明致电秀珍回家拜13姑娘,秀珍推说功课忙,不肯回家,还骗追求她的男同学自己住在高档住宅区…

  • 马婆婆拉马志刚去隔壁拜13姑娘,希望神明让志刚转性,别再不务正业。志刚却顺手牵羊,偷走信徒给的红包,还看上一个前来问神的富太Lisa,准备来个财色兼收。林邦拿了参汤和榴莲冰包去大学宿舍给秀珍,秀珍对林邦这继父态度冷淡,并把Nancy给她的13姑娘灵符丢掉。 三万买了个廉价墨镜,戴去买面包,借此让金燕看他有型有款的样子。金燕朝他一笑,三万魂差一点飞了。他对金燕的思念越来越深,还在夜里悄悄到店外看她下班,反被金燕和同事误会他是变态狂徒,三万狼狈而逃。 罗拔和玛丽又慷秀明之慨,到秀明的摊位又吃又拿。阿炮以为罗拔白吃,饱以老拳,秀明急忙阻止。伟杰对父母所为深以为耻,但罗拔和玛丽却不以为然,还振振有词说前半生努力打拼,最后还不是落得两手空空下场,倒不如等人接济过日子。他们前去向议员求助,狮子大开口,要求增加援助金,议员说要介绍工作,他们提出非两三千的薪水不干!小女儿婷婷有样学样,扮可怜向路人骗钱,罗拔和玛丽知道后,非但不阻止,还鼓励伟业要向婷婷学习。 秀明收档前清货大平卖,大声地招徕生意,她的一举一动被一个叫苏定一的年轻人用摄影机拍了下来。秀明发现,指对方偷拍女人,是个变态狂,苏定一赶快出示所拍画面,以证明自己清白,偏偏播出的画面是女性内衣和秀明的屁股,秀明气得要打定一,定一百口莫辩,逃之夭夭。 方先生上咖啡叔家帮淑敏补习“老子”,咖啡叔发现方先生形迹可疑,还听到他家里传出女人喊救命的声音,方先生说是电台广播,但他屋子里确实绑了个女生。原来这叫美玲的女生是阿炮的女儿。阿炮出狱后投靠他大哥方先生,并用暴力的方法企图管教放荡不羁的女儿。美玲当夜趁阿炮熟睡时,偷了钥匙准备逃跑。

  • 美玲半夜要逃跑,被阿炮发现,出手打美玲。美玲大叫,惊动左右邻居,林邦以为又是“女鬼”作怪,咖啡叔却把对方先生的怀疑告诉大家。当大伙儿到方先生家外一窥究竟之际,门忽然打开,冲出个披头散发,脸上手上都是“血”的“女鬼“,一时间,吓得鸡飞狗跳,只有秀明镇定地发现对方是人不是鬼。 原来美玲用辣椒酱瓶子打阿炮,趁机逃走。阿炮失去理智,抓了菜刀追出来,被大家阻止。方先生急出来解围,指美玲是阿炮的女儿,阿炮为了阻止美玲堕落,才把她关在家里。 秀明夜市生意惨淡,向林邦借钱渡难关。林邦劝她打份工算数,秀明却不死心,坚持要守下去。林邦送秀明,半路遇见这一生最恨的女人――王娇。当年,就是这个女人骗走他毕生积蓄,让他一蹶不振。王娇正是苏定一母亲,今时今日的她已经是个富太,开着名车上路。林邦的德士故意挡路,刁难王娇,却触犯交通条规,接获罚单,得不偿失。 秀明送药来给秀珍,知道她参加了大学选美比赛。她在校园又见定一,而且发现他紧跟在一着短裙的女生后头,手上的塑胶袋似乎另有乾坤。秀明认定定一偷拍女生裙底春光,出面抓“狼”,却被告知定一是大学电影系讲师。 秀明不吃这一套,把定一手中的塑胶袋一翻,掉出许多镜头。原来定一正要给学生讲解各类摄影镜头,被秀明如此一搞,损失惨重。秀明见闯了祸,急忙开溜。定一找上门来,秀明恶人先告状,死都不肯赔偿损失,还挤了定一一脸辣椒酱。 秀珍出身卑微,梦想有一天能飞黄腾达。她知道自己有条件飞上枝头,但是要小心选择对象。现在的男朋友Eric根本不是她的目标。当她获悉定一是地产富商的儿子后,就把目标锁定在定一身上。 志刚勾搭富太Lisa成功,二人到酒店开房。Lisa才坦告自己的丈夫是个黑道大哥。志刚硬充,拍胸口说天不怕地不怕,但没想对方已经摸上门来,志刚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 志刚勾搭富太Lisa,对方黑道丈夫尾随而至,志刚魂飞魄散,借机溜走不成,被痛打一顿,偷鸡不着蚀把米。美玲终于找到自己的护照,但离开前却被众邻居发现,大家担心美玲被卖淫集团利用,阻止她离去。挣扎中,护照被咖啡嫂抢回。阿炮感激邻居相助,称谢不已。 三万花了80块钱,托志刚买名牌墨镜,但却钱去货不来,又不敢再戴那廉价墨镜去见金燕,只好恢复本来面目去见佳人。岂料,金燕却不嫌他戴廉价墨镜,还大赞有型,三万雀跃不已,信心也倍增。 婷婷偷同学钱包被抓,训育主任要见家长。罗拔和玛丽来招先下手为强,反怀疑主任性侵婷婷。婷婷配合地大哭不止,惊动了校长,主任反被警告一番。罗拔和玛丽告诫婷婷不可明偷,但却示意她暗取。建屋局来信催租,两夫妻非但不紧张,还异想天开要设法出国旅行。 秀珍圈定苏定一是她飞上枝头的对象,借机引起定一的注意。定一的学生负责此次大学美姐的拍摄任务。他要所有参赛者穿泳装到泳池集合,唯独秀珍不听指示,反把负责同学训了一顿。秀珍这招果然奏效,马上引起定一的注意。 淑敏担心宝贝儿子患骨痛热症,就把Aloysius交给咖啡叔夫妇照顾。咖啡嫂把Aloysius带到小贩中心去,一边照顾孙子一边帮咖啡叔卖咖啡。女佣带Aloysius上厕所,一去大半天不回,咖啡嫂赶去找,Aloysius已经不知去向…

  • 马婆婆悄悄存在饼干盒里的8千块被盗一空,起初还以为是进了贼,后来却证实是志刚拿走的。马婆婆爱孙心切,不愿报警。秀明致电叫马志刚把钱还给他婆婆,志刚却懒得理会。不过,他还没开始享受,就被美玲和Roger盯上,把钱给抢走了,志刚灰溜溜回去,被众邻居大骂不是人。 自动嫂逼三万去相亲,三万毫不起劲,但是,当他听到对方有可能是金燕时,顿时紧张起来。他深怕自己口吃的毛病被金燕嫌弃,忧心不已,秀明鼓励他要真诚示人,三万深以为是,满怀希望赴约。对方果然是他日思夜想的金燕。整个“相亲”过程非常顺利,金燕对他似乎颇有好感,三万信心大增,不断催促自动嫂去探听金燕对他是否有意。 秀珍要回家,Nancy准备好汤好菜,还叫林邦去大学接她,可是,秀珍却借机让定一送她回“家”。她让定一把她送到私人洋房去,以免被定一看穿她的出身低微。林邦苦等秀珍,秀珍却一点歉意都没有,秀明看不过眼,两姐妹起了口角,Nancy一面倒站在秀珍那边,数落秀明的不是。 淑敏为了让Aloysius住得舒舒服服,装了冷气机和热水器,却苦了咖啡叔、咖啡嫂两老,二人半夜被频频冷醒,咖啡嫂还得穿冬衣来御寒。淑敏见Aloysius爱玩厕所里的水缸,担心乐极生悲,倒栽进水缸里,要两老把水缸拿去丢掉,两老愕然反应。 大耳窿半夜到来踢门泼漆,搞到秀珍一夜难眠,对这环境更是深恶痛绝。古马家锁头被大耳窿灌强力胶,出入不得。古马说债是同屋共住的阿春伯儿子欠下的。阿春伯已80多岁,身体虚弱,频频出入医院,对大耳窿的骚扰完全没有反应。 秀明终于答应帮定一拍短片,没想到定一第一个镜头,就是要拍她上厕所,气得秀明大骂他变态…

  • 马婆婆悄悄存在饼干盒里的8千块被盗一空,起初还以为是进了贼,后来却证实是志刚拿走的。马婆婆爱孙心切,不愿报警。秀明致电叫马志刚把钱还给他婆婆,志刚却懒得理会。不过,他还没开始享受,就被美玲和Roger盯上,把钱给抢走了,志刚灰溜溜回去,被众邻居大骂不是人。 自动嫂逼三万去相亲,三万毫不起劲,但是,当他听到对方有可能是金燕时,顿时紧张起来。他深怕自己口吃的毛病被金燕嫌弃,忧心不已,秀明鼓励他要真诚示人,三万深以为是,满怀希望赴约。对方果然是他日思夜想的金燕。整个“相亲”过程非常顺利,金燕对他似乎颇有好感,三万信心大增,不断催促自动嫂去探听金燕对他是否有意。 秀珍要回家,Nancy准备好汤好菜,还叫林邦去大学接她,可是,秀珍却借机让定一送她回“家”。她让定一把她送到私人洋房去,以免被定一看穿她的出身低微。林邦苦等秀珍,秀珍却一点歉意都没有,秀明看不过眼,两姐妹起了口角,Nancy一面倒站在秀珍那边,数落秀明的不是。 淑敏为了让Aloysius住得舒舒服服,装了冷气机和热水器,却苦了咖啡叔、咖啡嫂两老,二人半夜被频频冷醒,咖啡嫂还得穿冬衣来御寒。淑敏见Aloysius爱玩厕所里的水缸,担心乐极生悲,倒栽进水缸里,要两老把水缸拿去丢掉,两老愕然反应。 大耳窿半夜到来踢门泼漆,搞到秀珍一夜难眠,对这环境更是深恶痛绝。古马家锁头被大耳窿灌强力胶,出入不得。古马说债是同屋共住的阿春伯儿子欠下的。阿春伯已80多岁,身体虚弱,频频出入医院,对大耳窿的骚扰完全没有反应。 秀明终于答应帮定一拍短片,没想到定一第一个镜头,就是要拍她上厕所,气得秀明大骂他变态…

  • 定一要秀明演“发呆”表情,秀明先还以为“易如反掌”,但是却屡屡无法达到定一的要求。她发脾气要一走了之,定一拉住她,问她内心有什么烦恼,秀明坦白相告,说她的夜市摊位因欠租,当晚就要被逼收档,自己很想成功,但是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定一见秀明真情流露,暗叫摄影师拍摄。 金燕叫三万去面包店找她,三万以为金燕要跟他出去“拍拖”,又开心又紧张。自动嫂给三万拍拖预算,一分一毫都算得清清楚楚。三万乘兴而去,却败兴而回。原来,有个中国来的工程师也向金燕展开追求,金燕明显地喜欢对方,欲将三万推给她的另一个同事。三万大失所望。自动嫂更是破口大骂,扬言要去跟金燕讨回请客费。 志刚看见马婆婆的银行存折,知道她有一笔定期存款,遂打起主意来。他难得地对马婆婆关怀备至,随后就开口要钱做生意,但是,马婆婆死抱住这笔棺材本不放。志刚竟然恶从胆边生,想要置马婆婆于死地。罗拔和玛丽叫两个孩子装病,想博取同情,由慈善组织赞助出国一游,但却被识破,如意算盘打不响。 阿炮终于找到美玲,但美玲却坚持不肯跟他回家,还说不想像她妈妈一样,被阿炮逼疯。方先生知道阿炮爱女心切,但不得其法,遂劝他去找秀明帮忙。秀明一口答应助阿炮一臂之力,正当她准备最后一夜,收摊大吉时,承包商却告知有人帮她付了租金,她可以继续做生意了,秀明以为是林邦暗中相助,但林邦却否认了。 大耳窿变本加厉,火烧古马家,幸好被阿里及时发现,叫醒左邻右舍灭火,才幸免酿成惨祸。大家叫阿春伯把他儿子叫来,以解决问题,但阿春伯却说儿子自顾不暇,找他来也没用,大家无奈。 Nancy埋怨林邦没用,无法让一家人住得安心,林邦只好自我安慰,说住在这种地方,较有人情味。秀珍知定一已经注意她,需要再加把劲了,她使计让定一跟她更进一步…

  • 秀明猜到是定一帮她还夜市摊位租金,特地上门道谢,定一坦率指出秀明如不设法改进所卖的食物品质,恐怕会再面对倒闭的困境,还建议秀明去偷师学习,秀明表面嗤之以鼻,但却暗暗遵照定一的指示行动。 秀明受阿炮所托,设法找到美玲,美玲一见秀明,就跟她开口要钱,否则只好沦落去当妓女,秀明答应设法筹钱给她。Nancy发现供奉在13姑娘像前的宝剑忽然不见,怀疑是被志刚拿走,上门要志刚交回,志刚说自己不会神经到去偷把玩具剑,气得Nancy暴跳。秀明发现志刚买了些注射针筒回家,不知有何用途。原来,志刚利用针筒给马婆婆注射水银,想要毒死马婆婆,夺取她的银行存款。 咖啡叔的博士儿子建辉带了美国老婆Isabella回家,给咖啡叔咖啡嫂敬茶。建辉出国十年,这次回来,是因为在美国做生意破产,想要跟咖啡叔要钱“东山再起”。咖啡叔一听建辉开口要10万20万,顿时翻脸,骂建辉回来看父母是假,真正目的是为钱。 三万得不到金燕,情绪低落,自动嫂叫三万别再想娶新加坡女人,建议他去讨个越南老婆回来。伟杰带弟妹到公厕冲凉,提水回家备用,罗拔和玛丽却在家里睡大觉,醒来见只剩下几片硬面包,就出外骗钱买吃的,还嫌骗钱辛苦,不如当“咖哩菲”的,决定另想办法找钱。 定一带秀珍往夜市,发现秀明没有开档,以为秀明不思振作,其实秀明正到处偷师,她因为吃了太多东西,肚子忽然一阵疾痛。阿春伯偷了Nancy家的13姑娘宝剑,磨得又尖又利,原来他要用来对付大耳窿…

  • 阿春伯挥剑追砍大耳窿,惊动众邻居,大家纷纷劝阻,阿春伯忽然力大无穷,没人敢近。他挥砍了一阵,忽然站住不动,众人围了上去,才发现他已一命呜呼。大家联络不到阿春伯的家人,只好凑钱帮他办后事。 记者闻风赶来,阿春伯大战大耳窿的新闻上了晚间报纸,善心人士纷纷到来捐助白金,该区的议员和社区领袖也前来慰问。阿春伯“失踪”的子女忽然冒了出来,争领帛金,大家无不摇头。罗拔和玛丽目睹媒体的力量,忽然灵机一动,决定好好利用。 秀明肚痛难忍,打电话找林邦救命,却误打定一电话。定一听秀明声音不对,马上和秀珍赶去把她送入医院。两姐妹在这样的情况相见,都吓了一跳。秀明是急性盲肠炎,医生要家属签名动手术,秀珍为了不在定一面前曝露身份,打电话叫林邦来医院签名。秀明问秀珍和定一的关系,秀珍指对方是她男友,由于关系还没明确,她暂时不想让定一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并要秀明帮助隐瞒,秀明答应。 志刚为了马婆婆银行里的几万块定期,悄悄给她注射水银,马婆婆的脚又肿又痛,身体也日渐虚弱,秀明见不对劲,带她去看医生,并不顾马婆婆的反对,和定一将她送去医院…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