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三十里铺 别名:决战三十里铺 电视剧

7.0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1

语言: 国语

导演: 滕文骥

类型: 历史 / 战争 / 剧情

简介: 故事发生在1939至1942年间的陕北绥德三十里铺。当时日军已侵占山西,保卫黄河之战如火如荼。绥德县属国共两党的共管区,国共两党成员、日军特务、土匪,以及赶牲灵的驼队、骡队和脚户挑夫等经常往来歇息于...展开
分集剧情
  • 三十里铺,翠翠烟瘾犯了,求六哥给抽上一口,因为翠翠已经欠下太多钱了,六哥不肯松口。翠翠不顾老公的阻拦来到赌场说只要谁给二两烟土就陪谁一天一夜。小干妈丽萍让人把翠翠弄出去。翠翠急了,看钱就抢。翠翠老公拓二赶来和翠翠扭成一团。凤英接到消息后急忙赶过去说干爸要门关了只开夜场不开白场。小干妈却说赌场是自己说了算。赌场一片混乱。干爸贺德泉做赶来阻止了。凤英向干爸家建议关掉烟土和赌场,因为感觉做烟土和赌场生意太伤风败俗。贺德泉做推诿自己不卖的话,别人也会卖。 凤英给来喜送鞋时被栓虎拦住,多亏丽萍替她解围。丽萍拉着栓虎的手邀他去赌场玩,栓虎拒绝了。而这一幕被贺德泉做从窗户里看见了。 来喜带着马队回来了,凤英守在路边将亲手做的新鞋交给了来喜。白开诚儿子白俊杰看到俊俏的凤英动了歪念,打听到她是三十里铺的人,心想只要是三十里铺的人就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白俊杰找到了贺德泉说自己做成了父亲未完成事情,这次来是想和贺德泉做笔生意。贺德泉表示很佩服。 白俊杰在贺德泉家中又见到了凤英,提出让凤英做自家的儿媳妇。贺德泉说凤英早已许配了人家。白俊杰想买一批羊皮牛皮。凤英推说家里的皮子昨天才被人定下的。白俊杰不信提出要看订单。聪明的凤英让伙计老王在货单按了一个手印,弄了个假合约。白俊杰声称这批皮子是为女婿刘建广部队上要的,情愿加上违约金要了凤英的货,并立刻付了两驮箱大洋。 贺德泉大赞凤英做生意有一套,做成生意来骡马店以来最大一笔。但凤英始终觉得白俊杰怪怪的,不怀好意,感觉这一笔大生意成交太快,有点不对劲。贺德泉却不以为然,觉得生意做成就行了。 凤英将外人打发完后和干爸进入了家中金库放钱,被土匪派去细作屋外看见了。白俊杰做完生意后酒馆里遇上了翠翠两人一起抽起了烟土。 白俊杰带着二百块大洋来到赌场赌钱,刚赢了钱,师老鹞土匪带人杀入了三十里铺。 师老鹞向贺德泉索取三百大洋。来喜看到这个情形叫栓虎赶紧去向八路军报信。 师老鹞到赌场里搜刮钱财。白俊杰提到了女婿刘建广但师老鹞没把那当回事儿。白俊杰只好把钱交了出来。 师老鹞把贺家刚收的钱都搜了出来。傅来喜以倒茶之机接近师老鹞,师老鹞看中了丽萍,要把她带走。

  • 师老鹞要贺德泉把骡马店财产都转让给他,逼着他在纸上签字盖章。贺德泉坚决不签字。师老鹞让人把丽萍带走。贺德泉站起来阻拦,被师老鹞他们打了一顿,昏迷过去。来喜保护贺德泉,也遭到毒打。凤英让他们住手说只要放了干妈,自己就跟他们走。 外面传来枪声让师老鹞十分惊慌,闻知是八路军来了,师老鹞带人仓惶逃走。 师老鹞回去路上被白俊杰的女儿白研研带着军队拦住,无奈只好将抢来钱拱手相让。 八路军陆指导员带人赶过去时,见到路上冯团长问他有没有看见师老鹞。冯团长说他也正在盘查,什么也没看见。 贺德泉醒来后知道这次中了白俊杰圈套。小干妈安慰他虽然货卖完了,钱也没了,但店还在,地还在,还可以重新站起来。贺德泉嘱咐丽萍,栓虎,还有凤英把店撑起来。 来喜为自己没有本事保护凤英而自责,凤英发誓说一辈子都会和他在一起的。 丽萍责怪栓虎心里没她,不来救她。栓虎说贺掌柜是为了她受伤的,应该对贺掌柜好点。丽萍说他只是为钱受的伤。 白俊杰找贺德泉要赔偿他在赌场的三百块大洋,丽萍拦住不让进。白俊杰提出拿店铺赔偿。贺德泉让栓虎把柜里小盒子拿出来,把凤英被叫来。贺德泉叫凤英写个字条准备分期付款给白俊杰。凤英从干爸那里得知这么多年以来赌场没丢过钱,说自己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凤英把白俊杰约到赌场,说以自己身家为赌注和白俊杰赌场里下注。丽萍见此情形提出要立个字据。 栓虎将凤英想法告诉了贺德泉,贺德泉坚决不同意凤英这样做,让凤英将院子仓库角落的十几个元宝拿出来给白俊杰。凤英知道这些元宝是骡马店的命根子,迫不得已时才能拿出来。 傅来喜知道凤英要拿自己和白俊杰赌钱这个消息,气冲冲地来到赌场。大家知道凤英要去赌钱,都自动凑钱给凤英。凤英说自有办法,肯定不会输的。 凤英和白俊杰赌大小,但提出一个条件,摇色子的时候不能说停就停,要自己摇到什么时候,白俊杰也必须跟着摇到什么时候。白俊杰满口答应。打开色子时候小点儿凤英赢了,与白俊杰的帐消了。 白俊杰用钱买通六哥,让他给贺德泉找麻烦。

  • 来喜说凤英此举太冒失,凤英说她的冒失都是被逼的。凤英拿出剪的红窗纸,让来喜把窑洞收拾一下准备结婚。 白妍妍利用刘建广的名义做生意,这让刘建广很不反感。白妍妍反驳说谁有权不用,谁就是傻瓜。 贺德泉告诉凤英,这次白俊杰和师老鹞合伙陷害了贺德泉,反而让他确定了当年就是白俊杰截杀凤英家人的。 师老鹞对白俊杰的半路上截了自己这一手很不满。白俊杰狡辩说在赌场里的三百块大洋可没要回来。师老鹞掏出枪逼迫白俊杰才分来一些银子。白俊杰指责师老鹞问什么不杀了贺德泉。 白俊杰仍然惦记着凤英,师老鹞说白俊杰当年杀了刘远东,现在又瞅上了人家的亲女儿,太损了,让他娶凤英做姨太太就行了。白俊杰说他的女儿要面子不肯让他娶二房 一些要债的人蜂拥而至。凤英沉着地接待了他们,面对众人的质疑,凤英从容应对。凤英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三年不打粮都没事,如果今天谁要结帐都可以。要债的人都说要现在立刻结账。凤英抱出了那坛银子,她说凡是结账的以后都不准在骡马店再做任何生意。凤英面不改色地让他们结账。要债的最终改变了想法。凤英让他们重新签订了一份合约,按照城里的官仓加上鼠耗钱。凤英用她的智慧化解了这场危机。原来抱着的坛子里是一堆铁钉子。 丽萍妒忌凤英能干,害怕他当了掌柜后会对自己不利。 贺德泉对于骡马店的生意并不指望他的儿子贺艺抒,他让凤英全权处理店里的一切事情。凤英找来喜商量,因为现在要打理骡马店的生意,又得拖延婚礼了。来喜表示支持。 六哥提出要钱进点烟土,被凤英拒绝了,让他把烟草卖了再说。 贺德泉得知栓虎来骡马店已经十二年了,准备让羊婶给他找一个媳妇。门外的一直喜欢栓虎的丽萍听了心里很不开心。 乔骡子回来后知道师老鹞去骡马店抢劫过,找凤英结账,凤英说谁要结账,就到账房来。白妍妍也来到骡马店,说自己的父亲就是白俊杰,和凤英的缘分是注定了,让她到白家来。凤英一口回绝了。 贺德泉催促来喜赶紧把和凤英的婚事办了,说三十里铺一半儿的人都是靠骡马店生活,请他和凤英一起住在骡马店帮着把骡马店撑下去。 来喜回家后把情况告诉家人,但父母对他倒插门贺家很不赞同。来喜也是两头为难,对凤英说婚事暂时不定了,凤英听了很伤心,认为来喜变心了。

  • 凤英哭着跑到她父母坟前,向父母叙述自己的心事。来喜也跟着她过来解释说自己并没有变心,只是把婚期延后,但凤英就是不听。 栓虎在门外听了凤英和丽萍的谈话,以为来喜欺负凤英,不由分说就找来喜打了起来。凤英赶来才分开他们。 丽萍去找来喜父母商量早点把他们的婚事办了。来喜父亲说主要是家里穷,没钱,并把贺德泉要来喜和凤英帮忙打理骡马店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凤英让栓虎以后不要再掺和她和来喜的事,多注意点和她小干妈之间的言行。 贺德泉让人给儿子发去电报,丽萍说他一见儿子就吵架,不见面又整天唠叨。 白妍妍回来后对父亲说凤英真不错。白俊杰说凤英的八字是发白家的,又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如果跟儿子白马成亲,他家就发财了。白妍妍一听,让父亲动手把凤英弄进门。 凤英从小干妈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知道错怪了来喜,她拿出一些大洋让来喜去办他们俩的婚事,说让来喜自己决定是否进贺府的门。 白俊杰找到凤英,说他自己是靠赌发的家,而且做生意有靠山,这次是为了她说婚事的。凤英对白俊杰的做法嗤之以鼻。 羊婶跑来告诉来喜,白俊杰找凤英为他儿子去贺家说亲。来喜一听急忙赶去。 贺德泉听说白俊杰来了,怕凤英吃亏,不顾身体虚弱去见白俊杰。白俊杰拿出聘书和三百块大洋,凤英叫栓虎把白俊杰撵出去。白俊杰恼羞成怒拿出特派监督员的证书,说谁也不敢动他一根手指头。凤英上去给了他一耳光,来喜赶来也打了他一拳。凤英把他的聘礼扔了出去。贺德泉因为急火攻心又昏了过去。 白俊杰决心要把贺德泉赶出骡马店。 凤英给来喜做工作说如果他们现在不能结婚,会被很多事绊住了。来喜回家做起了父母的思想工作,终于把父母说服了。 八路军的高团长带人拿现金到骡马店购买军粮,还将以后部队粮食的供应都定在骡马店,让凤英很感动。 白俊杰带着钱到骡马店的赌场,赌场里子夜休赌的规矩让白俊杰大怒要砸赌场。凤英机智地赶走了他。 贺德泉告诉凤英白俊杰盯上了他的骡马店,他打听到上次就是白俊杰和师老鹞合谋的诡计。

  • 贺德泉拿出骡马店的当家钥匙给凤英请她做大掌柜打理骡马店。凤英原来只想帮着干爸打理骡马店,和来喜结婚过个安稳的小日子,不肯接受干爸的重托。贺德泉跪请凤英受命。 贺德泉将所有的人都招集到一起,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请大家支持抗日的队伍,并当着所有作坊主事人的面宣布了将骡马店生意交给凤英来打理,并亲手将家传的水烟壶交给凤英。凤英无奈提出几个要求,一她只是暂时接管大掌柜一职,二只要贺德泉身体一康复就卸职,三而且必须停了洋烟和赌博,否则她不会接管大掌柜一职。贺德泉当场同意凤英所提的要求。六哥和丽萍看到凤英断了他们的财路,心里都很不痛快。而其他的作坊主事人都支持凤英的调整。羊婶,栓虎等等一一为凤英敬烟,尊她为三十里铺的大掌柜。 白俊杰找到来喜家奚落来喜家穷,想让来喜离开凤英。 丽萍责怪贺德泉偏心凤英。贺德泉告诉她,骡马店的担子太重,只有凤英才能把骡马店撑下去,而贺家的财产还是她和艺抒的,是不会亏待她的。 六哥把凤英当大掌柜一事报告给白俊杰。白俊杰说只要凤英没入洞房就没事,当了大掌柜也拦不住他夺得骡马店。 来喜得知凤英现在成大掌柜了,觉得自己变成吃软饭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希望早点把婚事办了。凤英说干爸要他们婚事暂时缓缓。 乔骡子因为没有盘缠钱无法出去贩卖瓷器。凤英拿了些大洋给他,让他顺便把欠的帐要回来。 丽萍无所事事一人在赌场掷色子。凤英把当家的钥匙给了丽萍一套,说只要两人齐心合力,一定会失去的赚回来。 白俊杰叮嘱女儿不要与冯团长走得太近。白妍妍让父亲快点把凤英弄进家。 一潭死水的三十里铺经过凤英的一番调整又变得热闹起来。 凤英看到丽萍给烟土给翠翠,抢下烟土。翠翠跪下来求凤英让她吸一次。凤英劝翠翠戒掉大烟,戒掉了就把杂铺店盘下来,自己做老板,体体面面的做人。翠翠听了下定决心戒烟。 凤英请广济堂的陈先生为烟民戒烟,说所有的费用都由她来出。陈先生钦佩凤英,不收分文免费戒烟。 拓二感激凤英把翠翠拉上了人道,话中有话告诉她内鬼就是六哥。

  • 虽然凤英把当家钥匙给了丽萍。贺德泉也承诺家产都是她和儿子艺抒的,但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害怕贺德泉死了,家产落到凤英手中。她找栓虎商量联合起来对付凤英。栓虎说凤英不是这样的人。而她和自己都不是当掌柜的料。如果她从中搅合的话,会把骡马店弄完蛋,到时大家都不好过。丽萍却听不进栓虎的话。 凤英跟干爸商量,她和来喜结婚的话,也不会分心管理骡马店的。贺德泉告诉凤英,白俊杰说了要抢骡马店,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肯定摸清了骡马店的虚实,一定会先对凤英下手的。 凤英得空闲时去来喜家找来喜。白俊杰带着人也来到来喜家,他知道来喜会武功,就让手下的人先藏起来不露面,等他引出来喜后对来喜下毒手。 来喜又做了一对瓷娃娃送给凤英,凤英看到做得和之前送的一样,高兴不已,说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和来喜生儿育女。 屋外,白俊杰用棍子打砸瓷器。并用话侮辱来喜。凤英知道白俊杰来者不善,拉住来喜不让他冲动动手。白俊杰看引不出来喜,就开枪叫人把来喜抓走。凤英见势抢过白俊杰的手枪,让来喜快走。来喜躲在黄河边的石头下才躲过追杀。 贺德泉正和来喜父亲商量操办凤英和来喜的婚事。凤英跑来说婚事办不成了。白俊杰也跟来说来喜跳黄河了。 刘建广接到上级命令必须在一个月之内筹集30万斤军粮,犯了难。 羊婶用喂牲口的料给白俊杰吃,并叫伙计抄家伙把他撵了出去。 凤英和栓虎他们四处都找不到来喜,心里着急万分。来喜母亲担心儿子安危病倒了。 刘建广让白俊杰交几万粮食给他。白俊杰说只要他肯配合,就能帮他筹集到粮食。 来喜乔装打扮成洗磨的,到白俊杰家里,把他家值钱的东西都一扫而光。 刘建广到骡马店向凤英征集20万粮食,并说筹集军粮一事已委托白俊杰全权办理。这让骡马店的人忧虑苦恼,丽萍话中有话地指出刘建广这次来还是为了凤英来的。 白俊杰得知家里被盗后大发雷霆,又不敢说出去怕别人笑话。 凤英觉得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小干妈老是针对自己,羊婶叮嘱凤英小心防着点丽萍。 来喜把从白俊杰家拿来的钱财上缴给陆指导员,请求参加八路军。 小干妈向凤英赔礼道歉,两人都说起了自己的辛酸事。

  • 凤英想要用刀划了自己的脸,说这样就不会被白俊杰惦记,就不会给骡马店带来麻烦。丽萍说她这样做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既然是白俊杰带来的麻烦,就要从白俊杰身上解决。 来喜当上了八路军,陆指导员看他有点文化和武功,就让他做了班长。 来喜告诉陆指导员,他是被白俊杰所迫害的,当八路军是为了杀白俊杰和凤英好好过日子。陆指导员说干革命最终要把个人目标统一到革命目标上。来喜说对凤英的爱不会变。对白俊杰的狠也不会变。陆指导员说如果他目睹了日本鬼子惨无人道的杀戮,就不会这样说了。 贺德泉看到带信给儿子那么长时间,艺抒都不回家,心里不免有点着急。 而凤英一直找不到来喜,担心他的安危,着急地睡不着觉找栓虎商量。栓虎为了让凤英不再担心来喜,使出浑身力气哄她高兴。门外的丽萍听了,心里充满妒忌。 白俊杰又来到三十里铺,凤英不想再看到白俊杰。贺德泉知道白俊杰表面是征粮,实际是打的骡马店的主意,躲也躲不过去。贺德泉犹豫他们偏向八路军还是国民党。凤英说骡马店还有几百担粗粮,不想白白地让白俊杰给弄走,而八路军高团长之前说由他们供军粮,先把军粮运给八路军,钱以后再结。贺德泉仍然犹豫不决。 贺德泉出面让白俊杰不要再打凤英的主意,说谁也做不了凤英的主,让他死了心。白俊杰蛮横地说他非要让凤英进他白家的门。贺德泉承诺白俊杰给他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劝说凤英答应婚事,但是凤英答不答应又是另外一个事。 陆指导员也来到骡马店找贺德泉与白俊杰碰了个正着。陆指导员向贺德泉提出买粮,让他有事就找八路军,他们会帮他的。陆指导员得知凤英不在,拿出来喜的信请贺德泉交给凤英。贺德泉读了来喜的信,放进自己的口袋。 凤英气恨白俊杰逼走了来喜,又逼得骡马店不得安宁,她说服干爸同意自己去灭了白家。贺德泉不愿凤英去冒险,急火攻心一下子又晕了过去。 凤英劝说贺德泉把粮食卖给八路军。贺德泉说就此举怕白俊杰给他们按上抗粮抗捐的帽子从而把骡马店弄到手。 学画画的艺抒回来了,他对生意一点兴趣也没有,觉得做生意太低俗。白俊杰不知道贺德泉壶里卖的什么药,向六哥打听消息。

  • 贺德泉为了骡马店的将来,想把凤英和艺抒撮合在一起。丽萍说凤英是个死心眼,她认准了来喜,就不会变。贺德泉却不以为然,认为时间会冲淡一切。 三十里铺离日本太近,艺抒劝说父亲卖掉骡马店全家搬到省城。贺德泉不同意,叫儿子多关心点凤英。 天黑了,凤英正在灯下为来喜绣烟袋,艺抒拿来一瓶洋酒和她畅谈,夸奖凤英的绣花和剪纸是非常好的手艺,现在却变得和贺德泉一样,满脑子里都是生意经,满嘴里都是钱。凤英从艺抒口中对外面的世界也很好奇。 贺德泉看不惯儿子整天只知道画画、喝酒一事无成的样子,请艺抒配合他把艺抒的思想转过来。凤英又思念起来喜,贺德泉告诉她来喜已经做了八路军,并把信交给了凤英。 凤英拉着栓虎一起去八路军部队看来喜,责怪他怎么狠心扔下她。来喜说他这样做是不想连累她,让她一定要等着他。 凤英把来喜的消息告诉了来喜的父母,让他们不要再担心。 白俊杰的儿子白马才十岁出头,而凤英已经是个待嫁的大姑娘了。刘建广对岳父和老婆非要把凤英嫁给白马的做法很是不解,推测就是白俊杰看上了凤英。白妍妍觉得父亲再打凤英的主意,也有她和娘看着,一心想把凤英弄到白家做生意。 骡马店的业主们看到辛辛苦苦赚下的钱和粮食都要被刘建广白白拉走都心有不甘,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六哥暗地里一直打探贺德泉的动向。贺德泉得知六哥是个内鬼,他让拓二悄悄地 盯紧他,对他封闭一切消息。 艺抒沉溺在作画中,请凤英给他做模特,凤英拒绝了。 来喜深夜还在练习,陆指导员通知他明天要去骡马店运十万军粮。 贺德泉找来凤英和栓虎如何对付六哥。凤英建议利用六哥和白俊杰斗。 贺德泉召来骡马店的业主开会,声称骡马店底子厚实,天砸下来,由他顶住。 凤英以平价把粮食卖给了八路军。六哥把这些消息传给白俊杰。白俊杰许诺他拿下骡马店后封他为大掌柜。 凤英和小干妈商量把现金藏一个隐蔽的地方,不想再被师老鹞他们抢去。 栓虎和拓二从六哥那里清点了店铺,白俊杰让六哥带了三百块大洋和聘书给凤英,凤英让他自个儿退回去,并按照店规对他审查,让他如实交代。在事实面前,六哥终于交代了。

  • 艺抒在凤英为来喜绣的烟袋上刻上了凤英的名字,并一再恳求凤英做自己的模特,凤英死不肯答应。艺抒无奈只好让拓二找来翠翠,请她做人体模特。已经戒了洋烟的翠翠不懂什么人体艺术,只知道不会再糟践自己,不要自尊,像以前一样,随便把衣服脱了。和拓二打了起来。凤英闻讯赶来数落艺抒无事生非。 深夜,来喜偷偷回到三十里铺会凤英,告诉她明天就要去遥远的定边防守。凤英听说来喜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想到以后很难再见来喜一面,不由得伤心痛哭起来。为了给自己和来喜留个念想,凤英要把自己交给来喜。而来喜自从参加了八路军后明白了有国才有家,要想过上好日子,只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革命尚未成功,来喜只能忍痛割舍儿女私情,让凤英相信自己他一定会回来的。凤英把亲手绣的烟袋送给来喜,让他以后多想着她。一对恋人难分难舍。 拓二偷窥到来喜回来了,把这事告诉了栓虎。栓虎把偷看的拓二拽了回来。 来喜找栓虎告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想把凤英托付给他,请他好好照顾凤英。栓虎喜欢凤英一点也不比来喜少,但他知道凤英喜欢的人是来喜,所以他没有答应来喜的请求,而劝说来喜带着凤英私奔。来喜为了革命事业,不想再沉溺于儿女私情。栓虎命令来喜一定要活着回来。门外的凤英听到这些,知道来喜是为国出力,没有再阻拦他。 来喜的两个哥哥都当兵战死了,母亲得知唯一的儿子也要投身革命,伤心地痛哭起来。凤英亲手给来喜下面为他送行。 艺抒责怪来喜抛下凤英不顾,气愤地找来喜大吵,打了来喜一拳。 新兵送别会上,来喜拜托艺抒,贺德泉等人帮着照顾凤英。栓虎送他一把手枪防身。在栓虎悠长的山歌中,来喜和凤英挥泪而别。 六哥把来喜没死,并且当了八路军的消息告诉了白俊杰。来喜一直是白俊杰的心腹大患,得知来喜没死,白俊杰火冒三丈,让六哥回去监视凤英的一举一动。六哥婉言劝说白俊杰不要再为难骡马店。白俊杰誓要把骡马店抢到。 贺德泉安慰凤英不要心里憋着,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日子还要过下去。凤英坚强地说自己没事。

  • 三婶、翠翠等人怕凤英伤心过度,都来陪她,给了凤英很大的安慰。 刘建广和白俊杰看到八路军不但在他们的眼皮下运走了粮食,还招兵买马远上定边,心里都惶惶不安。 白俊杰唆使刘建广偷袭八路军,讨得上峰的欢心。 凤英喝醉了酒,艺抒一直照顾着她。看到来喜送给凤英的一对瓷娃娃,艺抒夸奖来喜的手艺好,如果不是战争的话,一定会成为民间艺术大师。 刘建广命人化装成四个土匪偷袭了八路军的部队。手无寸铁的来喜等八路军连被围困在山谷中,陆指导员绕到敌人的后面打死了三个敌人,但因为枪里没有子弹了,眼看要被敌人杀害,幸亏来喜用栓虎给的手枪打死了。 艺抒劝凤英忘了来喜,重新找个对象过日子。凤英坚信来喜一定会活着回来。 大家都称赞栓虎的山歌编得好,唱得好,让栓虎教他们唱。凤英听到栓虎的山歌就想起与来喜分别的情景,责怪栓虎欺负她,编排她和来喜。栓虎知道凤英心里苦,任由凤英把气撒在自己身上,承诺再也不在三十里铺唱曲了。 刘建广获知不光派去偷袭八路军的人死了,送给八路军两挺机枪,还给八路军留下制造摩擦,滥杀无辜的证据,气得半死,责怪就是白俊杰出的馊主意,惹出的麻烦。白妍妍却让他借此机会向上峰邀功请赏,让他谎称打死了几十个新兵。 白俊杰看到一计不成,又想出一个诡计,叫刘建广卖批军火给师老鹞,让师老鹞出面对付三十里铺。 与部队失去了联系的陆指导员等新兵终于和部队汇集了。 白俊杰在三十里铺碰到了一直念念不忘的翠翠,用大烟引诱了翠翠。白俊杰把要弄枪的事情告诉了翠翠。 乔骡子把瓷器的债要了回来,凤英很高兴请他把粮食卖给河防的八路军。 拓二回家看到翠翠又抽起了大烟,得知白俊杰倒卖军火给师老鹞,让师老鹞对付骡马店的消息。拓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栓虎,拉他合伙把这批军火截了卖了,也顺便为凤英除害。凤英在门外听到了。 白俊杰黑吃黑打死了国民军,拿到了军火,栓虎和拓二跟踪白俊杰,一棍子把他打晕,抢了军火。凤英担心栓虎和拓二的安危,也赶到了,看到此情景,为防不测,让他们先把军火藏在外面,分头回到骡马店后再商量。 凤英安排翠翠回娘家住几天,对等她结账的六哥说刚从马家湾回来。 白俊杰醒来,发现钱和军火都不见了。

相关图片 查看全部8张>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