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高纬度战栗 电视剧 热度 841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07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郭靖宇

类型: 都市 / 悬疑 / 剧情

简介: 省公安厅的侦察英雄劳东林在离退休前两个月的时候在刑警队闹着要离职脱掉警服,他要到高纬度上的小城——陶里根的一家民营企业“盛唐公司”做保安经理,公安厅上下不解、疑惑,而劳爷实际上是奉命“卧底”...展开
分集剧情
  • 在基层工作多年的邵长水到省厅刑侦总队报道,却在总队长赵五六的门口站了许久。 办公室里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赵五六在和一个“老东西”争吵,“老东西”却已经拍着桌子自称“爷”了。 劳爷说赵五六是个说话不算数的小角色,赵五六则告诉劳爷:只要我还是总队长一天,打死我,我也不同意! 气急败坏的劳爷出门,迁怒于守在门口的邵长水,而之后邵长水向赵五六报道,同样没得到好脸色。 劳爷独自去见厅长,提出自己的要求“脱警服”,厅长为难。 邵长水请求安排工作,赵五六说没有,气头上还抛出一句:基层挺好的,跑厅里来干什么! 劳爷要求厅长枪毙自己,无奈的厅长要求劳爷给他一周时间考虑,但不许他再回陶里根。 劳爷问“你怎么知道我去陶里根?” 厅长答“全省都知道!” 劳爷来到医院看望昏迷不醒的老书记,病床前,劳爷哽咽了。 劳爷:那件事情,我一定把它查到底…… 在去陶里根的路上,劳爷打电话向妻子泉英“请假”,但心事重重。 邵长水安家,简陋的条件,兴奋难掩的老婆,孩子……微微有些迷茫的邵长水。 厅长,赵五六碰头,得知劳爷已经去了陶里根,二人一致认定劳爷是去陶里根调查11.12副市长枪击案,而案件背后显然牵扯着更大的背景,劳爷的行为无疑是极其危险的,厅长决定派一个人去陶里根,无论如何要把劳爷追回来。 赵五六突然“召见”邵长水,要求邵长水即刻赴陶里根,给劳爷“捎个话儿……” 陶里根某个破旧仓库里,马三买了一把自制火枪。 赵五六教邵长水说了一大堆话,却不解释明白,邵长水不明所以,却也只有无奈前往。 邵长水求见劳爷,过程,一波三折。 而劳爷正在盛唐公司老总饶上都的办公室里求职,二人的关系更像是一对好朋友。 劳爷带邵长水到一家高级会所“谈话”,马三的身影出现在夜幕中。 会所里邵长水陈述了自己的所来意图,却被劳爷一眼看出是鹦鹉学舌,没谈两句,劳爷接了个电话,起身就走,受了一天窝囊气的邵长水拦住劳爷,坚持把谈话进行完,劳爷却笑着说改天一定和他好好谈谈,并用了个小花招抢走了赵五六给邵长水开的丰田越野。 气愤地邵长水开着劳爷的桑塔纳回宾馆,却在途中翻了车,邵长水好容易从车里爬出来,却被马三的火枪顶住了脑袋。 马三看清邵长水的脸后转身就跑。 邵长水大喊:我是警察! 马三却回身开枪,邵长水连忙躲避,慌乱中没有看清马三的脸。

  • 陶里根刑警队第一时间赶到出事现场,邵长水却怀疑是劳爷伺机报复,却苦无证据,只得让陶里根刑警大队队长徐辉帮忙查找丰田车。 马三回到自己蜗居的仓库,痛哭流涕,原来他是要为当年被劳爷击毙的大哥和二哥报仇血恨。 曹不泉酒厂,曹月芳给劳爷下跪感谢劳爷帮自己的女儿,劳爷扶起他,告诉他我查这件事不光是为了你的女儿…… 在徐辉的协助下,邵长水顺利地找到了劳爷,但没想到徐辉竟然是劳爷的徒弟。 邵长水气愤地把丰田越野抢了回来,并表示劳爷的所作所为自己一定会向上级汇报,劳爷不以为意。 饶上都就劳爷求职一事请示一位高人。 (未正式露面的顾立源……) 窝了一肚子火的邵长水回到省城汇报工作,赵五六拍案而起,告诉邵长水劳爷有危险。 赵五六带着邵长水一路驱车,赶到了陶里根,小城里却一派祥和,劳爷正式出任盛堂集团保安部经理,已经开始了和饶上都的“愉快合作”。 欢迎酒会上,劳爷和饶上都推杯换盏,暗潮汹涌,赵五六表面上寒心不已,心里为劳爷捏了一把汗,而邵长水却对劳爷的表现大失所望。 赵五六再次劝劳爷回来,劳爷不为所动。 邵长水说不就是为了一年二十几万的年薪! 赵五六大怒,骂邵长水:你知道个屁! 厅长办公室会议,研究决定同意劳爷的请求,但要求劳爷亲自回来办手续。 劳爷推说没有时间,邵长水百般无奈地接受了到陶里根接收警服,配枪的任务。 劳爷走马上任,马三一直在附近偷偷关注。 在劳爷的房间,邵长水意外地撞见一个刚刚沐浴完的女孩从劳爷的浴室走出来,邵长水万分尴尬。 回省城复命的路上,邵长水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劳爷的身影,邵长水叫自己在资料处工作的爱人慧芬查找劳爷的资料,得知劳爷的累累功勋……邵长水很是迷茫。 公安厅附近的图书馆,邵长水偶遇出现在劳爷家里的女孩,女孩大方地告诉邵长水,她叫曹楠,管劳爷叫叔。 曹楠对邵长水,说起祝磊开枪杀人案,“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产生怀疑的邵长水。 邵长水离开后,曹楠致电劳爷:他真的能帮我们?

  • 劳爷在陶里根展开秘密调查,几名知情者,迷雾重重。 邵长水被再次“召见”,赵五六要邵长水去和劳爷谈谈,邵长水认为自己应该先研究一下1112枪击案,劳爷的行为有可能和这个案件有关系,赵五六却说你没这个权利! 徐辉来到省厅找邵长水绘制马三的模拟像,二人谈起劳爷,徐辉告诉邵长水自己是劳爷的第七个徒弟,并讲起了劳爷的破案经历,言语中透露出自豪,邵长水若有所思。 邵长水开始研究劳爷的生平材料。 图书馆里,邵长水碰见劳爷和曹楠在一起。 劳爷对邵长水提起1112枪击案,并表示自己已经脱了警服,很多事情希望邵长水可以帮忙,邵长水表示自己是国家公务人员,不可能协助私人进行任何调查,劳爷笑笑转身离去,而装成捡破烂的马三,再次出现在二人身后。 邵长水回到厅里,向赵五六报告了劳爷邀自己“入伙”,赵五六不置可否。 邵长水突然接到曹楠的电话,要求见面。 曹楠告诉邵长水自己是枪击案主犯祝磊的未婚妻,并讲述了他们的感情经历,而祝磊绝对不可能开枪杀人,曹楠请求邵长水帮助自己,协助劳爷救出祝磊。 劳爷到监狱探视祝磊,祝磊知道劳爷已经脱了警服,不发一言。 劳爷暗示祝磊自己是来帮助他的,并提到了曹楠,祝磊却表示自己已经不记得这个女孩了,盛怒之下劳爷把祝磊推到墙上,被法警拉开。 劳爷回家请泉英吃饭,没想到赵五六恭候多时,死赖着不走。 邵长水女儿豆豆在公园遇险,被马三所救,邵长水看着马三觉得眼熟。 赵五六苦劝劳爷停手,却被劳爷一番话驳斥得哑口无言。 劳爷再次到医院看望老书记,并向余秘书要老书记病倒前的会客记录。 劳爷向泉英“赔罪”泉英表示出自己的担心。 劳爷说:一条悲壮的人生路,既是我向往的,又是我害怕的,既是我害怕的,又是我渴求的…… 第二天,泉英昏倒在客厅里。

  • 为了劳爷的理想,泉英背着劳爷拿掉了肚子里的孩子,在理想与现实中徘徊的劳爷痛苦万分。 新的模拟画像做出来,邵长水越看越像马三,徐辉推测可能是团伙作案并表示会在陶里根展开搜索,寻找此人。 赵五六要徐辉二十四小时保护劳爷,并要邵长水再次找劳爷谈话,邵长水不情愿,赵五六告诉他,老爷只听他的。 饶上都的情人张伊青正是祝磊枪杀的秘书张海的姐姐,张伊青告诉饶上都咱俩永远都不可能结婚:只要我们不结婚,祝磊那件事,就永远也扯不到你头上…… 医院方面突然传来老书记病情有变,劳爷大惊失色前往探视,刚好遇到顾立源也来看望老书记,顾立源与劳爷寒暄片刻后离去。 劳爷从余秘书那得知顾立源经常探望老书记,而昏迷前一晚,老书记还和顾立源谈过有关边贸建设的问题,谈话中还提到了盛唐公司。 与此同时,盛唐公司老总饶上都收到了一条无名短信:见到劳爷了…… 劳爷刚从医院出来就接到了饶上都的电话,想晚上一起吃饭,遭到劳爷婉拒后,又要求明天一起开车回陶里根,劳爷无奈同意。 邵长水在劳爷家门口堵住了劳爷,告诉劳爷在陶里根很可能有人要算计他,劳爷不以为然再次请邵长水帮助自己,邵长水断然拒绝,二人不欢而散。 邵长水再次到公园找到马三,邵长水有意提起陶里根,马三却问邵长水陶里根在哪?好找活儿干吗? 顾立源视察省公安厅,公开表扬劳爷,并关注劳爷脱警服一事的影响,希望领导们放下架子挽回劳爷。 赵五六和袁厅长暗暗高兴,省领导发话了,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地把劳爷找回来。 曹楠终于耐不住性子,直接去找顾立源下跪请求他帮助祝磊,顾立源表示此时司法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任何人都不应该再插手过问了。 无功而返的曹楠找到劳爷哭诉,劳爷得知将曹楠大骂了一顿,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顾立源无异于打草惊蛇。劳爷对曹楠说,总有一天他会与顾立源面对面“如果他是清白的,我道歉,但如果我是对的,那么不管他是多大的官……” 赵五六要求邵长水再去一趟陶里根,邵长水颇为不满,赵五六告诉他这次不是让他去找劳爷,是上次袭击他的嫌疑人找到了,要邵长水前去辨认。

  • 邵长水在陶里根刑侦大队看见正在大嚼方便面的马三,马三立刻“招供”自己没买火车票是蹭车来的,正是邵长水和他提到陶里根,所以他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工作,邵长水又好气又好笑。 邵长水带着赵五六的信笺来找劳爷,劳爷让曹楠佯说自己不在,邵长水把信留下告辞。劳爷读了信的内容后受到不小的震动,劳爷对曹楠说:我们的路走对了。 祝磊的死刑日期已经敲定,很多人明里暗里地在关注着这个事件,而处在旋涡中心的祝磊突然提出要写一份材料,并且要亲自交给省委书记,理所当然遭到拒绝,但祝磊坚持要写一份材料,并递交上级。 而赵五六得到消息,致电邵长水:马上找到劳爷,让他回来,告诉他那件事情已经结束了…… 邵长水在劳爷住处蹲坑守侯,而屋里哭得天昏地暗的曹楠接到许律师的电话,祝磊要求见曹楠一面,劳爷要曹楠好好地等到星期一,并让邵长水把曹楠送回去。 邵长水把赵五六的话对劳爷转达,劳爷大发雷霆:那件事永远结束不了!! 回省城的路上,曹楠告诉邵长水劳爷很欣赏他,邵长水认为曹楠是在安慰自己。 马三应聘盛唐公司的保安招聘,意在接近劳爷,但因为体型问题被拒。 张伊青来到陶里根向饶上都汇报祝磊的情况,两人决定不惜行贿,也要想办法把祝磊的材料拿到手,回去的路上,张伊青巧遇马三,原来两人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学,张可怜马三的处境主动推荐马三到盛唐公司工作,马三如愿进入保安部。

  • 劳爷和徐辉分析祝磊一案的案情,劳爷提出了枪有可能是秘书自己带进去的假设。 曹楠得到通知祝磊要求自己带上一本祝磊参与编写的《古文名篇赏析》,并告诉劳爷自己和祝磊曾经用这本书夹带情书,劳爷若有所悟。 赵五六要邵长水立刻了解11.12枪击案,并马上去看守所,代表公安厅与祝磊谈谈心,邵长水赶到看守所正好遇见曹楠探视结束,邵长水注意到了曹楠怀中紧抱的《古文名篇赏析》。 邵长水和祝磊谈话,祝磊却一直在谈教育的问题,一头雾水的邵长水。 邵长水结束谈话,在看守所大门口打电话向赵五六汇报情况,赵五六却接到电话,祝磊刚刚在看守所跳楼自杀。 与此同时,饶上都和张伊青也得到消息,二人万分焦急材料中到底写了些什么,而饶上都第一时间通知了顾立源。 赵五六和邵长水到看守所展开调查,有人在赵五六的笔记本里夹了一张字条,说让祝磊殒命的石头是昨天晚上才挪到现在的位置的。 赵五六要求看守所人员写材料,成功找到了写字条的法警,邵长水和其进行了秘密谈话,原来正是张伊青曾经欲贿赂其帮助窃取材料,但遭到其拒绝。 邵长水找到张伊青,张伊青却坦然相告,是祝磊害死自己的弟弟张海,自己认为祝磊根本没有申冤的权利所以才找人截取祝磊写的材料,邵长水反问张伊青是如何得知祝磊在写材料?张伊青告诉邵长水: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省公安厅为了防止材料外泄,决定就在看守所当场开启材料,材料的内容却让众人大失所望,两个大信封里洋洋洒洒地写满了《岳阳楼记》《醉翁亭记》和《老残游记》。 由于出现的时间场合以及过往的印象,邵长水锁定曹楠为第一嫌疑人有可能在祝磊自杀前,先行带走了材料,并向赵五六汇报,请求行动。

  • 在得到赵五六的同意后,邵长水赶到图书馆寻找曹楠,被告之曹楠根本没来上班,邵长水赶到曹楠住所,却发现劳爷和曹楠在一起,劳爷欲走,邵长水认定材料的真件就在劳爷身上,邵长水要求搜查,劳爷却反问他有搜查证吗?邵长水眼看着劳爷扬长而去。 曹楠的房间传来刺鼻的气味,邵长水赶紧回头,却发现曹楠已经将《古文名篇赏析》付之一炬。 二人的对峙,劳爷再次胜利,邵长水对劳爷的怀疑愈深。 深深的挫败感缠绕着邵长水,赵五六却笑着说劳爷他太强大,和他斗输了也不算丢人。 邵长水怀疑劳爷不只是为了查清真像才脱掉警服,甚至祝磊的死也有可能是劳爷让曹楠对祝磊说了些什么……赵五六大发雷霆,告诉邵长水:怀疑什么也不能怀疑劳爷的人格,正是他把你推荐到公安厅来接班!邵长水却申请明天去看守所调查,自己一定会找到劳爷伙同曹楠盗取材料的证据。 劳爷正准备阅读文件,饶上都突然来访,并邀请劳爷出去吃饭。 二人把酒言欢之际,饶上都派老张偷偷潜入劳爷房间,寻找劳爷调查的蛛丝马迹。而劳爷也给徐辉发短信,要徐辉马上到自己的住处。徐辉赶到,把正翻箱倒柜的老张堵在屋里,情急之下老张从二楼窗口跳了下去,崴了脚的老张,被马三搭救。 饶上都接到报案,说劳爷的房间进了贼,徉装关心,劳爷却不以为然:除非你饶总想偷我,别人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并邀请饶上都明晚一起喝酒。 二人各怀鬼胎。

  • 徐辉问劳爷是否少了什么东西,劳爷不置可否,要徐辉买两瓶茅台回来。 徐辉走后,劳爷在卫生间的通风板里取出材料。 老张向饶上都报告,一无所获,同时向饶上都推荐马三可以帮忙。 劳爷给公安厅打电话,提醒赵五六看守所里的问题,并提出要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监督公安厅彻查内部腐败问题。 赵五六和袁厅长谈话,提起邵长水对劳爷的怀疑,袁厅长说如果是他拿走了材料,他今天就会乖乖送回来。 劳爷在公司会议上发现老张受伤的腿,急召徐辉,要他向前三十年彻查老张的个人历史。 邵长水在看守所门口遇见曹楠。 得知祝磊已死曹楠的精神濒临崩溃,在看守所门口大哭大闹,昏倒在地。 邵长水跟在曹楠身后护送曹楠回家,却被曹楠推开,邵长水无奈地离开。 邵长水回到看守所回放当时的监控录象,虽然被曹楠挡住,但祝磊在拥抱曹楠之前始终不自然地左手还是被邵长水发现,邵长水认定,一定是祝磊在拥抱曹楠的时候把文件夹入书内。 劳爷接到曹楠的电话,电话里的曹楠痛哭不止,情绪失常,要求劳爷替祝磊申冤之后就挂掉了电话,随即关机,劳爷感到了什么,拨通邵长水的电话:你什么也别问!十万火急,赶紧找到曹楠! 邵长水带着一年轻刑警赶到曹楠家,发现曹楠割腕自杀倒在血泊中,邵长水赶紧将曹楠送往医院。 邵长水给劳爷拨电话,却被泉英叫住,原来劳爷回不来,派泉英前来探看。 劳爷请饶上都喝酒,不停询问关于顾立源的事,饶上都几次避开话题,但劳爷却聊起饶上都与顾立源二人对陶里根发展所做出的贡献,饶上都吃惊不小。 曹楠的父亲曹月芳连夜赶到医院,邵长水赶紧上前却遭到曹月芳的指责,说曹楠自杀都是邵长水逼的,年轻警察告诉他曹楠的自杀是因为祝磊的死亡,曹月芳大吃一惊。 劳爷认真地研究祝磊留下的材料。 而饶上都对张伊青表示劳爷的行为说话都非常古怪,一直在说他的功绩,但他背后却一直在冒冷风,因为很多事情都是劳爷不应该知道的,而这恰恰表明了劳爷正在调查自己。

  • 曹楠醒来第一个要见邵长水,曹楠哭着问邵长水为什么要救自己,邵长水无言以对,曹楠说:邵长水,我恨你! 邵长水认真分析了看守所的录像,并且送信封的法警也确认信封是三个不是两个确实有一个信封离奇消失,肯定了邵长水的怀疑,邵长水向赵五六报告,希望可以对劳爷施加组织压力,赵五六表示:很难。 曹楠偷偷跑回陶里根,要父亲约见劳爷,但劳爷避而不见。 劳爷回到家,发现曹楠坐在椅子上,曹楠要求看祝磊的文件,劳爷给曹楠一份祝磊写给小楠的信,却被曹楠看出破绽,曹楠告诉劳爷祝磊从不叫自己小楠,而是称呼自己老曹!曹楠问劳爷为什么要伪造祝磊的材料,并怀疑劳爷是否拿了人家的钱,替人消灾?劳爷大怒,二人发生口角,曹楠告诉劳爷祝磊临死前把她抱在怀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相信劳爷,是让劳爷为他申冤……劳爷无奈地告诉曹楠:祝磊无冤。曹楠惊呆了。 劳爷告诉曹楠祝磊这份文件其实是一个人的忏悔录,他要替祝磊查出他没说的那一半才能合成一个真相,交给组织,才能还了祝磊的心愿,并让曹楠相信自己,曹楠只有暂时离开。 而负责监视曹楠的老张告诉饶上都“女孩”进了曹不泉酒厂,饶上都恍然大悟,出入劳爷身边的女孩就是祝磊的未婚妻,曹楠! 在老张的授意下,马三开始跟踪劳爷,而一方面饶上都又在向张伊青询问马三的经历,同时让老张调查马三的底细,调查出马三家里和劳爷的仇恨。 徐辉同时为劳爷查到老张二十年前偷盗铁路运输物资的案底,并惊讶地发现,同犯中还有当时年纪尚轻的饶上都。 邵长水向赵五六请战到陶里根寻找曹楠,赵五六欣然同意,并再次把自己的丰田越野借给邵长水。 曹楠陪父亲在家里吃饭,打开了最后一坛“曹不泉”,父女二人说起厂子即将被卖掉,曹月芳说卖了地就到城里买两栋房子,离开这个伤心地,曹楠黯然神伤跑到院子里,正巧邵长水驱车赶到,二人对视。

  • 邵长水告之曹楠自己在监控录像中找到曹楠窃取文件的破绽,没想到曹楠毫不抵赖,拿出一份文件交给邵长水,告诉邵这就是祝留下的材料,邵狐疑地接过。 劳爷找到祝磊的姐姐和薛秘书等人,侧面了解了早期顾立源和祝磊的一些生平,和祝顾关系中祝一开始就是作为“军师”登场的,以及在当时孤立无援的状况下,是饶上都借了他们第一笔启动资金。 饶上都通过张伊青侧面了解了马三的身世,故意请马三喝酒提起往事,激起马三对老爷的仇恨并暗示马三应该尽早动手。 劳爷与曹楠密谈,原来曹楠交出的是一份假材料目的是为了拖延邵长水,劳爷赢得时间采取行动,劳爷告诉曹楠不要再来找他,他现在已经被人监视。 曹楠回家,果然遭到老张的跟踪,老张在曹楠家门口,撞见老爷,被戏弄一番,老张尴尬而退,随之将发现报告给了饶上都。 饶上都找到曹月芳,表示愿意以三百万元买下濒临倒闭的曹不泉酒厂的招牌,条件是曹月芳告诉他劳爷之间的所作所为,在饶上都的威逼利诱下二人最后以二百五十万成交,曹月芳告诉饶上都三个名字:财务部副林雪林,房地产公司副总齐卫华,以及饶的贴身司机王永辉。这三个人都曾经为劳爷提供过公司的情况。 徐辉向劳爷汇报,已经找到在陶里根贩枪的嫌疑人“独行侠”,祝磊枪杀张海的那支枪非常有可能就是他卖给张海,并由张海本人带进祝磊办公室的,劳爷的手机突然响起,林雪林,王永辉,齐卫华轮番打来……原来三个人同时遭到饶上都的解雇,劳爷得知消息泄露,惊撼非常。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