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终极证据 电视剧 热度 912

原名: The ultimate evidence
别名: 终极铁证

地区: 中国大陆

时间:2013

语言: 普通话

导演: 潘越

类型: 警匪 / 罪案 / 剧情

简介: 《终极证据》讲述了一名叫周强的男子坠楼身亡,刑侦大队对此案展开调查,随着案情深入,一件件让队长冯涛等人大感意外的线索逐一出现。死者周强竟是警方卧底,打入犯罪集团的他死因可疑,其妻在事发之日竟...展开
分集剧情
  • 安子接到老板的指示,开始了抢劫运钞车的行动。 演员唐曼的车停在了禁停区,交警正要开罚单,听到了远处的枪声,没来得急归还她的驾照,便开车前往了现场,躲在树后联系特警。正在分析上个案子的淮河市公安局特侦组人员收到交警的报案,立刻前往。眼看劫匪们要毫无伤亡的完成抢劫,离开现场,躲在树后的交警冒死冲了出来。在被劫匪击伤后,他忍痛举起枪,击毙一名匪徒。 劫钞案的发生,引起了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在上级领导的指令下,特侦组立即展开了行动。 特侦组的韩笑和何幼君在案发现场了解情况,发现了唐曼的驾驶证。特侦组组长冯涛带队,通过GPS定位,赶往河边港区。他们在那里发现了被劫匪遗弃的车和一箱钱。原来劫匪换了一辆车逃走。将劫匪留下的钱箱带回银行,却没有发现问题。冯涛推算出狡猾劫匪的逃跑路线,带领精干警力将其截住,双方发生枪战。竭力反抗的劫匪最终全部被击毙。冯涛看到劫匪面目,发现此案是林轩的手下所为。而林轩,原来是冯涛追踪多年的犯罪团伙头目,且曾经害冯涛的战友为了保护冯涛而牺牲。对林轩的了解,警方掌握的并不多。 银行的顾经理看到追回的银行款,非常高兴。从他嘴里,冯涛得知有一名押送员生病请假了。 因为案子与林轩有关,冯涛相信事情没那么简单。得知演员邱曼丽的驾驶证出现在现场,冯涛派于蓝和韩笑去看看她。 两个人来到唐曼的别墅,却发现唐曼已经身负重伤,现场还有一具男尸。特侦组前往别墅取证。 白天蒙面劫匪让冯涛多年对林轩的仇恨在这一夜有所升华。 特侦组发现从劫匪处抢回的七百三十一万全是伪钞。顾经理表现出来不可思议的紧张。得知运钞车在从银行到案发现场比正常晚了二十分钟,警察找来了司机陈刚。在如山的铁证面对和警察的逼问下,陈刚供出了真相。原来有人劫持了两个押送员的亲人,使得他们只能按照匪徒的要求,将车开到了大古道巷将运钞车上的钱换到了车牌号为淮C25465的车上。 找到车牌为淮C25465的面包车,志杰发现了皮肤角质层。 韩笑得知邱曼丽已经醒来,和于蓝前去探望。面对这莫名其妙的横祸,邱曼丽显然不能接受。 从银行的监控录像上,看不出什么破绽。因为志杰提到面包车上的疑似顾经理的头皮屑的皮肤角质层,冯涛明白了什么。他带领警员对顾经理的DNA进行了取证。 韩笑等人按照邱曼丽的陈述到现场了解情况,却发现事实与她陈述的不符。几个警察重新了解现场。 确定顾经理的头皮屑和面包车里发现的完全吻合,冯涛指示志杰二十四小时盯住他。 于蓝让何幼君将两个草的样本送给芳姐。幼君很害怕芳姐,因为芳姐面对尸体的坦然使幼君不能接受。 志杰跟踪顾经理,发现他和一家古董店的老板有接触。请示后,两名警察分别跟踪顾经理和联系古董店的老板。 何幼君鉴定出假钞上的油墨是磁性油墨。另一方面,又有调查得知假钞上的血迹和陈刚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吻合,却因为血型不同,确定不是陈刚的血。看来,陈刚没有说谎,他的妹妹真的在危险之中。

  • 于蓝和韩笑前去磁性油墨的代理商调查购买者。发现英雄印刷厂有一笔二十五升的购买记录。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两个人经调查得知,真正买油墨的是一名住在东桥村,已经从英雄印刷厂离职的李全师傅。 古董店的卢老板被带到了警察局审问。原来顾经理一直让他帮忙换汇。这一次,正好是七百万人民币换美元的交易。 何幼君查到东桥村废窑洞附近比较偏僻。警察来到现场,冯涛下令四处搜查。在窑洞内,警察发现了被困在帆布下的妇女。大家了解,在窑洞的现场还有一个女孩被杀。而这个妇女,正是押送员之一被杀的一位的母亲。 得知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杀,这位母亲悲痛欲绝。她泪流满面的讲述着关于这件事情的记忆。当时确实有人直接拨通了押送员小关的电话,而另一个女孩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抓到然后杀死的。 志杰回到公安局,汇报顾经理的行踪。顾经理除了再去见一位女人,没有别的行动。 这使得案子显得有些蹊跷。如果案子是顾经理做的,大家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要冒险,明明已经调换了七百万的钞票,却还要找人挟持运钞车。然而,冯涛大胆的猜测这是两伙人所为。而且,这件案子一旦加入一个林轩,所有的不解都可以解释了。 而邱曼丽的案子,芳姐的调查也有了结果。大家推测出高尔夫球杆是邱曼丽的丈夫拿起的。邱曼丽说了谎,真实的情况是邱曼丽射杀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将作案工具埋到了花园里,却被她的丈夫林总用高尔夫球杆打倒在了地上。 特侦组在邱曼丽家的花园里发现了她作案的工具。 出院的邱曼丽正风光的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却被前来的警察带走。她自导自演的杀人案已经暴露。 警察来审问陈刚。听说妹妹现在下落不明,陈刚很紧张。面对警察要求他供出真相,他面露难色。原来另一边,警察发现,顾经理去见的人就是陈刚的妹妹,陈洁。 得知顾经理不在银行,警察火速赶往他家。顾彬的家里已经被翻动过,冯涛发现茶几上的便利贴,用荧光笔照射显示出KB1085的字符,他猜测是航班号。他立即命令于蓝带人封锁去往机场的各个交通路口,让志杰将顾彬的车拖回去做检查,自己和韩笑出发了。 坐在客车里的陈洁,被于蓝发现。她出示的证件上面显示着刘洁的名字,但是这并不能阻止警察带走她。原来陈洁和顾彬是情人关系,而她利用和自己多年不联系的做运钞员的哥哥,和顾彬全合演了这出戏。而关妈妈看到女孩被杀,也只是他们演戏的一部分。然而,小关被杀却不是他们的计划。她只知道顾彬事先知道有人要抢劫,但是并不知道抢劫的人是谁。在自己的错误面前,陈洁痛哭流涕。 警察查出抢劫的人是保卫科长。而当警察赶到保卫科长的家里,顾彬已经被杀了。虽然案子看起来只是两个领导的监守自盗,冯涛却相信这起案子与林轩有关。在警察的审问下,保卫科长承认是一个叫安子的人指使他这么做的。而这个安子,道上的人叫他轩爷。 案子结束,这个叫轩爷的人都没有出现。 这是何幼君破的第一起案子。她很认真的做了记录。 局里,于蓝和志杰,何幼君和韩笑两个人之间的情愫在暗生着。

  • 一群骑着摩托的流氓正在挑逗单独走在路上的两个小姑娘,有人从高楼顶不慎坠落。流氓们急忙逃走了。 特侦组赶到了现场。据楼层管理员说,这是住在顶楼的用户。何幼君正在和两个目击者的女生交流,得知有一群流氓曾经经过。冯涛了解到没有这些摩托车组的资料。这时候,志杰在死者衣服上发现枪孔。冯涛让大可和志杰继续仔细检查,试着找到线索,自己和幼君到死者家里了解情况。 进入房间,冯涛让幼君再向管理员问一下死者的情况,自己进入到房间里。 管理员表示自己知道的不多,死者平时很少进出,幼君便让她离开了,跟着队长进入到了房间。进入房间,幼君在房间里闻出香水味,且详细的知道这是迪奥。冯涛很高兴她对女性用品的敏锐感觉,提醒她看一看床上的生活用品,有什么发现。原来床上的两个枕头都有凹下去的痕迹,说明房间里曾经有除了死者以外的女人在房间里睡过,这与管理员所叙述的情况不符。而这个女人,就是要查清楚的那个人。 随后,大可让志杰把死者的指纹传给于蓝,查出死者的身份。于蓝正认真的查着指纹,韩笑关心的问她这么忙相亲不是又要泡汤了,还调侃了志杰和她的感情。 幼君报告冯涛,房间里没有火药或开枪的痕迹,于是两个人上天台寻找痕迹。 警察给大可和志杰送来监控录像。录像中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受到了他们的怀疑。两个人重新回死者身上找线索。 这时,于蓝发现死者的指纹在机密资料库里。这个库里的资料是只有警察同事才会进入的。 经调查,死者周强的确是刑警队探员。冯涛提醒幼君事关重大,不能泄露消息,又让于蓝搜寻摩托车组的下落。于蓝向大家发出了红色警报1017。 大家都按照指示,出发追寻摩托车组。在一个废旧车库里,警察包围住了摩托车组。这些流氓态度很狂妄,不愿配合调查。最终,他们了解到领头的叫做章凯,随后只带走一个态度最强硬的试图动手的流氓。 原来这些人在这里藏着毒品,挑事的年轻人名叫姜南,是为了掩盖他们藏毒才有那样的行为。 姜南被带回警局。原来他是被派去当卧底的。问及周强,他也不了解情况。得知周强是中枪身亡,更是警察的同事,姜南很激动。 芳姐在给死者做检查,找出了子弹的准确信息,是否是近距离射击还要再做检查。她提醒冯涛去联系家属。 冯涛和大可和监控录像上的带墨镜的女子李玲见面。李玲是周强的爱人,得知周强的死讯,她表现的很难过。她随二人来到警局。看到正要去做弹头对比的幼君,她叫住了幼君。原来两个人是中学同学。鉴于他们二人认识,冯涛让幼君带她去看周强。看到丈夫的尸体,李玲泪流满面。 大家重新翻看监控录像,对李玲的身份产生怀疑。作为卧底,夫妻见面是违反规定的。 冯涛问李玲为什么要去见周强。她再次失控。她说,是周强要求她去的,那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大家在怀疑李玲陈述的真实性。幼君表示这是不可能的。她相信李玲,而且她查出子弹的来处,是三年前的一场袭警案丢失的枪。 冯涛亲自去见局长了解情况。原来这是当初为了让姜南打入章凯团伙的关键一步。至于是否是姜南开枪,还需要调查。 得知周强是被自己的枪打死的,姜南相信绝不可能。他表示枪在自己家里,暂时不能交出来。姜凯和这笔交易,姜男已经等了三年,他不能破坏计划。 而那把枪,已经被姜凯命人熔掉。原来周强的身份已经暴露,是姜凯杀掉的。因为特侦组插手,他决定让手下去广州避避风头。 幼君陪着难过的李玲。李玲告诉她,他们两个人关系很好,只是周强的父母不太信任她。而李玲和周强每个月会偷偷见几次面。最后,李玲拿出最后一次见面周强交给她的一把钥匙。

  • 那是银行保险箱的钥匙,登陆了李玲的名字,密码是周强的生日,他告诉李玲如果接不到自己的消息,就把钥匙交给局长。 冯涛几人发现摩托车组在案发现场和去仓库的途中人数不一致。多出的那个人有杀人的嫌疑。 李玲坚持要亲自把钥匙交给局长。冯涛理解她,让幼君好好陪她。 冯涛把后来多出的人的照片拿给姜南。他认出照片上的人是鲁蛋,但是不知道这人的真名。冯涛告诉姜南,他的枪可能在鲁蛋手上。姜南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是也不敢确定。 韩笑和于蓝再次到现场推测情况。结合多方面的信息,他们推测出枪手的大概位置。韩笑在疑似的位置发现了衣服的纤维,他们带了回去进行化验。 冯涛告诉姜南关于林轩的调查和关于周强的安排。关于林轩,姜南也只是有所耳闻。关于姜南的最初安排只是章凯。而后来他发现章凯还听命于林轩。但是林轩隐藏得很深,他也没有关于他的消息。最后冯涛提醒姜南要保护好自己。 幼君在周强家里陪着李玲,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大家陪同局长和李玲到银行开保险箱。谨慎的打开保险箱,里面有一个档案袋。局长吩咐冯涛仔细检查,慎重处理。 冯涛把大可和幼君支了出去,和姜南单独聊天。幼君不明白冯队为什么要把自己支出来,大可教训她,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冯涛拿出照片,问姜南是否知道章凯要和谁交易。姜南也不了解。他只知道章凯的案子做的很大,而凭章凯的实力,应该是林轩在做幕后指使。据他估计,要想通过章凯的交易抓出林轩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他还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这期间不能走漏风声让章凯得知他们的行动,冯涛答应再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若还没有进展,他再采取行动。 冯涛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照片上背身的人就是林轩。这个老对手的出现让他既紧张又兴奋。 大可和志杰在查东西,幼君想学,他们支幼君去买了两听可乐。正在这时,接到他们发过的协寻令的警察打来电话,告诉他们已经抓到过鲁昌明。接电话的志杰急忙挂掉电话,和大可赶了过去。到了那里才知道,志杰已经被放走了。而鲁昌明现在已经前往宜舟。 拿到鲁昌明的前往广州的火车票,发现上面有章凯的指纹,估计是章凯让鲁前去广东避风头。 大可和志杰前往宜舟。原来之前拦下鲁昌明是因为他十年不管的女儿身患尿素症,当地的分局得到他离婚妻子的求助,帮忙找到鲁昌明。 大可和志杰谈到周强的谋杀案,鲁昌明明显表现出紧张。鲁昌明不愿意承认真相,最后被留下了左手手纹,随身所带的包也被押下了。鲁昌明包里搜出的衣服经检验,袖口有火药,和击中周强的火药一致。 姜南被放的日子,章凯带着兄弟们在公安局门口迎接庆贺。这样的嚣张,也许不会太久了。 姜南私下和冯涛见面,告诉他枪找不到了,可能被销毁了。因为行动即将展开,姜南建议两个人少见面。 先后走出见面地点的两人,被章凯的一个手下看到,默默跟踪着,被大可和志杰抓走。 章凯问姜南,警察问过什么。姜南说他们只问了周强是怎么死的,而他并不知道。章凯于是告诉他,周强是作为卧底被他发现了,而作案的鲁蛋已经被抓。姜南正担心的询问,交易是不是要推迟,章凯从腰间掏出一把枪对准姜南。姜南很紧张,但是章凯只是让他杀掉鲁蛋。最后,章凯提醒他不要伤鲁蛋的腰,因为他的女儿还需要它救命。 警局里,韩笑担心姜南已经迷失了身份,但是大可很激动的相信姜南。大可劝他,既然同是警察,就应该理解做卧底的不易。 姜南去执行章凯的失鲁蛋的任务,他用枪对着鲁蛋,质问他是不是他杀了周强,鲁蛋紧张下,承认是章凯让自己杀周强。姜南向鲁蛋开了枪,同时也被大可的枪击中。 章凯开车带着姜南迅速离开了。 警察们来到鲁蛋的病房。原来姜南已经拜托于蓝帮他准备空包弹,且拜托大可打中自己一枪,以保住鲁蛋的性命,也取得章凯的信任。和鲁蛋介绍完情况,冯涛一列警察便离开了。 幼君在陪着李玲,告诉她凶手找到了,劝她振作起来。

  • 李玲拜托幼玲把局领导给周强的抚恤金转到周强父母的名下。幼君虽然并不支持,但是在听着李玲贴心的表达,幼君理解她。李玲拿出迪奥的香水,说起这是周强第一次约会时送她的香水,是周强说喜欢的味道。在它在身边,就足够了。幼君握住了李玲的双手。 冯涛和于蓝等在手术室外。鲁昌明的女儿手术很成功,父母都很平安。随后,两人去鲁昌明的病房看他。得知女儿手术成功,他很欣慰。现在的他,很愿意配合警察的调查,说出他所知道的关于章凯的事情。冯涛问起是否知道章凯的伙伴,鲁昌明说到林轩的名字。冯涛很激动,但是鲁昌明说,听兄弟们说,他只是个普通人。冯涛明白,最普通的人最容易隐藏,而林轩正是深明这个道理。 章凯正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做着毒品交易,特侦组已经全部埋伏好。而这时,最放下悬着的心的要数姜南。时间一到,冯涛下令收网,警车开始鸣响。和姜南一起在交易的房间外看守的对方的手下跑进房间里通知他们警察来了。几个人正准备收拾东西逃走,姜南拿出枪,警告二人不许动。看到姜南的行为,章凯很懊悔。 押出章凯,冯涛急切的问姜南,林轩呢。然而林轩根本没有出现。章凯本来拒绝承认认识林轩,冯涛提醒他考虑自己量刑的问题。章凯正要开口,突然表现抽搐,口含鲜血……在一辆普通的车内,司机告诉他的老板,事情一切顺利。 三年,姜南终于了辛苦的潜伏。 章凯的死,让冯涛再次明白林轩是个既狠毒又阴险的人。但是,冯涛坚信总有一天会抓到林轩。 李玲和所有特侦组的成员到周强的墓上祭拜。在周强面前,相信大家的内心,除了深刻的悲痛,更有深刻的使命感。 有人向老板汇报,天弓集团的秦总说起有韩静的律师经常找他麻烦。老板指示他,老秦为公司出了不少力,能帮就帮一把。他还特别提醒,要干得干净,冯涛不是普通人。相信这个人正是林轩。 大排档摊上,有一个独自买醉的人。三个喝得烂醉的年轻人不小心碰到了他,他的公文包掉在了地上。他很紧张的捡起来,打开包,小心的拿出里面的盒子。在他身后,一个同是独自喝酒的人,看着他的行为,正眼睛发亮。 随后,后者持着刀跟着前者,走进了狭路。 志杰问大可冯队为什么看起来没精神。大可说起,因为林轩的事,冯队可能一夜没睡。正聊着这个冯队的心结,林轩,于蓝回来通知两人,酒吧后巷出现一具男尸。 初步看外表,芳姐推断可能是毒品过量。于蓝发现一把没有血迹的刀,带回去化验。志杰看到地上略湿的七百元钞票,和大可商量着案子抢劫杀人的可能性。冯涛发现死者的颈椎断了,断定死者是被杀。芳姐告诉他死亡时间大概在一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的原因,也就是凌晨四到六点被杀。韩笑发现注射毒品的针筒。针筒量很大。 冯涛在现场发现一支笔,把几人聚到一起,问他们是否看到线索。他提醒他们,把笔带回去,复原字迹,一定会发现线索。韩笑调侃着问冯队,计时器是不是又开始了。 幼君在化验刀,发现上面没有任何血迹反应。志杰觉得很奇怪,如果死者持枪抢劫,不应该没有血迹。大可猜测,可能是死者力气较大,没有用上刀。 韩笑调出死者资料,发现这个名叫赵连国,绰号老三的人罪行累累。于蓝让他打印出来。 冯涛在陪芳姐验尸。芳姐发现死者手上的伤有些奇怪,死后还一直恶化,这是她没见过的情况。芳姐正想要检验,冯涛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辐射。他拉着芳姐逃离现场。 随后,响起警报,提醒大楼里所有工作人员迅速撤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急忙的撤离了大楼。 看着医院派出的医护人员进入验尸房给尸体注射可洛本德的监控录像,冯涛认为应该是相当浓度的放射性物质,把老三的尸体逐渐的腐蚀了。芳姐担心着辐射对大家的伤害。得知医院治疗癌症会通过针管为患者注射放射性药物,冯涛猜测出,老三可能是误将药物当成毒品来注射,导致死亡。芳姐认为推测成立。 医院要带走从案发现场带回的证物做检验,芳姐有此担心。冯涛告诉她,没事。 拿到死者身上发现的针筒,医护人员要求借用检验室对针管里残留的东西进行检验,以了解里面是何种放射性物质。 志杰因为回楼找收拾东西的大可,被医护人员带走。于蓝很担心,不理智的跟到了医车旁,韩笑和幼君虽然拦着劝她,但是也都免不了担心。 幸好,其实只是低强度的放射性物质,警报解除。 大家回到了办公室。但是幼君还是很谨慎的担心受伤害。志杰让幼君检测笔上的字迹,幼君害怕笔上有辐射,于蓝劝她没事,接过笔说还是自己去吧。这被前来的冯涛看到,愤怒的批评她了一通,命令就让幼君去做检测。幼君接受了批评,但是哭着跑开了。于蓝追了出去。 冯涛给大家带来一人一个放射性物质侦测器,以便有备无患。他让大可到钞票上检验一下。 幼君检测出笔上的字迹是:正言律师事务所。于蓝让她拿去给队长,幼君有些害怕。但是通理的她,还是克服了心里的障碍。 查到了正言的位置,得知负责人韩静是著名的环保律师,冯队立即带着于蓝和韩笑前往,又表扬了幼君,让她前去找到碘131的制造厂商。

  • 幼君正忙,志杰凑过来,幼君告诉他自己被队长表扬,正查碘131的情况。大可正好进屋,调侃他追于蓝的事情。听到这话,幼君很感兴趣。志杰有点儿不好意思。他支走幼君,告诉大可少瞎嚷嚷这事儿,大可笑他,说是替他着急,怕于蓝这么好的姑娘被别人追跑。还提醒他,女人的事儿,可以向韩笑取取经。 韩静很谨慎的通过猫眼要看冯涛一行的证件。确定了他们的身份,她请进了他们。拿出现场发现的笔,韩静表示这是事务所的赠品。得知笔和谋杀案有关,她要求看一看证物。走近拿着证物的韩笑,韩笑随身携带的放射性物质检测器发出了警报。确认警报是从韩静身上发出,冯队立马通知了医院。医车带走了韩静。看着远去的医车,于蓝为这辐射懊恼。冯涛吩咐韩笑去申请搜查证,于蓝带人守住门口,防止有人进去。等防卫人员离开,进屋查清楚事情。 韩静正在接受检查,医护人员发现事情不太乐观,只能活过一个星期,让冯涛有问题尽快问。 冯涛让于蓝和幼君叫大可从钞票上找线索,看韩静受到的辐射是否与昨天的凶杀案有关。他还提醒两个女生,韩笑有检测器,跟他在一起会很安全。芳姐已经准备好硫,它和碘在一起会产生烟雾性反应,方便冯涛找到污辱的原因。 办公室里只有志杰和韩笑两个人。记得大可的话,志杰拿着巧克力和可乐想要贿赂韩笑。不知情的韩笑猜出志杰一定有事找自己。得知志杰是想问追女生的技巧,韩笑说自己也没经验。随后,韩笑笑了出来。志杰喜欢于蓝的事情全局的人都知道,可是志杰却一直不敢表达。韩笑让他表白,他却说不好意思。于是韩笑说那你等着她开口吧。志杰居然迟钝的问到,她真的会吗。韩笑嘲笑他是朽木。 冯涛没有穿防护衣去见韩静。她自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冯涛沉重的将她摄入量很大的信息传达给她。然而她始终不敢相信。得知自己只能活过一个星期,韩静激动的想要得知是谁给自己下了毒。 于蓝和幼君回办公室向韩笑借检测器。得知于蓝要去检测碘131,志杰提醒她要小心,于蓝笑他干嘛这么关心,他却不敢大方承认自己的感情。 韩静一边流泪一边陈列着和自己产生冲突的大公司。冯涛对一家药物公司比较感兴趣。但是韩静因为和该公司的案子已经立案,想要胜诉,不能告诉冯涛公司的名字。 于蓝等人在韩静的公司找证据。韩笑要求韩静的助理打开一个陈放韩静私人物品的柜子。他带走柜子里一个没有电池的相机回去做检查。 冯涛在想韩静的案子,大可看到,坐到办公桌对面和他一同分析。最后,他们决定到韩静家里看一看情况。 回到家里,韩静心情放松了很多,喂起了家里养的鸡。韩笑等人在韩静家里做着检测。闲聊间,幼君问到和韩静有过争执的乳制品老板邓觉明。得知邓觉明在输了官司后和韩静和解并每天送她牛奶,冯涛担心的让人检查牛奶。但是牛奶是没有问题的。 几人又回到韩静的办公室。韩静的身体表现出了很大的不适。最后在韩静的餐盒上发现碘131。追根溯源,发现韩静用来清洗餐盒的洗洁精是有问题的。 冯涛的老搭档的女儿高燕前来特侦组报道。冯涛担心高燕的危险,不让她留在特侦组。高燕交给一封信。在信里,老高拜托冯涛照顾高燕,教她做一名好警察。冯涛于是带高燕去见同事们。看到冯涛亲自带着她,大家很好奇。看到大可正在检验钞票,冯涛让高燕试着看。韩笑对高燕表现出兴趣。 韩笑带来洗洁精的检测报告。检测发现,犯人正是通过注射器在洗洁精内注入碘131。 知道自己时日不多,韩静打电话给妈妈。听着妈妈一声声有些苍老的喂,她却不敢出声。 大家聚在一起猜测是谁将放射性物质注射入洗洁精。冯涛让高燕说说想法,她猜测打扫卫生的阿姨也可能因为钱而做这种事情。冯涛命于蓝去问韩静,都有谁能进入她的办公室。韩静列出了很多可能性。 志杰打出韩静相机里的照片,和韩笑讨论韩静相机里存的照片是什么类型。韩笑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告诉他,一定都是机密。这时冯涛进来了。他们想要了解韩静照片的拍摄地点,而且奇怪的是,相机上检测不到指纹。 冯涛找到韩静,问照片的拍摄地点。韩静拒绝告诉他,因为这些照片都是法庭上的证物。案子的成功对韩静来说太重要。 大可通过钞票找到名叫秦绍凯的拥有动机的嫌疑犯。

  • 幼君和韩笑讨论起韩静拒绝谈照片拍摄地的事情。他们表示出对她的不理解。韩笑认为她一定隐瞒了什么。 冯涛又来到韩静家里,和她提到天弓集团的秦绍凯。韩静并不意外。她大方的说起自己和天弓集团的官司。据她的描述,天弓集团对人们的身体伤害真的是巨大的,甚至是致命的。而如果韩静的案子成功了,天弓集团将面临近一亿元的赔偿。谈到天弓集团的罪行,韩静甚至激动到咳嗽起来。虽然冯涛依旧不能理解韩静为什么甚至不愿意提供破案消息,也要坚持打官司。但是他没有多说什么。冯涛临走前,韩静心灰的表示自己可能等不到抓到凶手的那天。 于蓝看到幼君在给韩笑泡咖啡。面对于蓝的调侃,幼君没有否认。幼君问于蓝洗洁精瓶子上的信息,但是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 冯涛带着高燕和大可来到天弓集团。从外表看,是一个不错的公司。得知三位是为了韩静事情来的公安,接待人不屑的问到韩静有没有同来,并将她说成一个半疯的形象。在他向秦总通报的时候,他们看到有人推着放射性物质公然的经过。经高燕提醒,这个公司距老三案发的地点只差三个路口,冯队立马让大可去申请搜查证,了解老三的针头和给韩静下毒的针头是否是一回事。 随后,冯队被请进办公室。大可打电话通过韩笑申请搜查证。在大可身后的接待人表情有些严肃。 冯涛见到秦绍凯,直截了当的说起谋杀案。他有些惊讶。冯涛问到他们公司的碘131,他没有直接正面回答。冯涛问他公司的碘131是否有遗失的情况,他表示不知道。他甚至质疑冯涛行为的动机。冯涛拿出钞票的证据,他更是直接拿出律师作挡板。冯涛提到韩静,他更是不屑的将韩静说出骗钱的混蛋。 韩笑向在局里人说明了队长要求申请搜查令的情况,大家知道冯队对案子很上心,于是集体出发了。 而此时,韩静还在不顾身体的忙案子。 特侦组带着搜查证来到天弓集团。接待人急忙跑去通知秦绍凯。得知冯涛已经带人覆盖了集团,秦绍凯很激动。 有手下向老板汇报,韩静被找了麻烦,但是自己还没来得及下手。老板提醒他最近老秦被冯涛盯上了,让他暂停联系。 特侦组在天弓集团搜索证据。志杰发现实验室的门锁有换过的痕迹。志杰找来工作人员,了解过换锁的详情,要求查看一下换下的锁。于蓝和韩笑在实验室,于蓝发现有可乐和碘131放在一起,韩笑发现缺少了四支。实验室地面的污渍,他们也备了案,准备带回去化验。 秦绍凯愤怒的指责冯涛对自己公司的搜查。面对他的抓狂,冯涛淡定的用官方口吻解释着。正在这时,有人进来叫走刘海东。得知特侦组要公司的所有库存资料和数据。他虽然不乐意,但是也没办法拒绝。在他打电话通知的时候,于蓝对他脖子上的伤口有所留意。 幼君带走芳姐查出的死者尸检报告,芳姐在死者尸体指甲缝里发现第二个人的皮屑。大家坐在一起讨论老三注射药物以后为什么被人杀害。冯涛让高燕说说想法,她简单的认为可能是被抢者出于被抢的愤怒,大家都笑了,冯涛却制止了他们的笑声,让高燕说下去。于蓝认为可能是那人还是想抢回剩下的碘131杀掉韩静。 秦绍凯对被查的事情还是很愤怒,然而他真的不知道是谁在谋杀韩静。 幼君带来实验室脚印的报告,里面有鸡屎的成分。于蓝猜测脚印可能是韩静的,因为她需要拍照片。至于韩静为什么偷走碘131,或者到底是谁偷走碘131,引起了大家的讨论。 此时的韩静正惆怅的站在窗前。 韩静对冯涛带人检验她的鞋感到奇怪。得知自己受到怀疑,她指责冯涛在浪费时间。她虽然不能透露自己的照片在哪里得到,但是她表示这些都是努力帮她的人拿到的资料,所以她拒绝说出实情。 冯涛抽空再次来到韩静家里,询问她关于线人的信息。韩静坚信这个线人决不可能是下毒杀她的人。面对韩静的坚持,冯涛只好自己去查。经推断,这个线人可能是远视眼,又是天弓的人,范围缩小了很多。 刘海东联系过秦总,拒绝将员工的资料交给特侦组。冯涛亲自带队闯进天弓,要求秦绍凯的配合。大可拿出法院的强制执行令,被打断正在谈的生意的秦总也只能忍气,放狠话威胁。 拿到员工的医疗资料,于蓝还要获取秦绍凯的DNA,他更加愤怒了。

  • 冯涛虽然客气的表达着,秦绍凯依旧不解心中的怨气。临离开前,冯涛关心了秦绍凯所戴的眼镜是否是老花镜。 正离开时,冯涛接到电话,得知韩静昏迷了,于是大家急忙赶过去。 来了韩静家的院子,冯涛拦下大可,说她刚睡着,不想打扰她。高燕有些激动的表达了对韩静的不理解,她不理解韩静为了别人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而这样不解的源头,自然来自于自己父亲的牺牲。 天弓的员工资料查出来了。共有17名员工患有远视。这时,芳姐对疑犯的DNA检测已经出来了。幼君带着高燕去进行DNA比对。DNA查出结果,冯涛对事情有所了解。 刘海东正猥琐的看着韩静的写真,冯涛带着人来逮捕了他。虽然刘海东发现有人前来已经删掉了照片,但是冯涛让大可进行了恢复。 面对审问,刘海东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犯罪。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刘海东只好承认自己和老三的交锋。他包里的钱是秦绍凯给他让他买CD的。而在老三抢走碘131之后,他的确是想要抢回自己的东西,所以在老三注射毒品的时候勒住他的脖子,导致老三的死亡。大可质问他,为什么那么看重针管。他不敢承认针管里的东西。冯涛将他想杀掉韩静的企图揭穿。但是关于对韩静的下手,刘海东并不承认。但是在证据面前,刘海东激动的表达了自己的感情。原来,在和韩静的接触中,他被韩静的精神所感动,他帮韩静拿到了对她有用的公司的资料,可是他认为韩静只是利用他的感情来获取资料,因此想要杀了她,来让自己忘记她。 办公室里,于蓝和志杰都在,韩笑故意开于蓝总是被拉去相亲的玩笑,还假装劝于蓝是该找个合适的人。于蓝说一个人挺好的。幼君也插嘴,跟于蓝说,也许她的身边就有合适的,只是不敢开口。于蓝却说,她喜欢的男人应该敢作敢当。志杰尴尬的逃出了办公室。 冯涛带人将天弓员工的医疗记录还给秦绍凯,同时告诉他,因为公司对放射物没有合理处理,上面已经在调查了。秦绍凯对冯涛对自己的咬着不放,很郁闷。冯涛告诉他,人总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冯涛带人来到韩静家里。她躺在床上,很没精神。冯涛告诉她,她的心愿可以达成了,她欣慰的笑了笑。冯涛和大可两个人走到院子里,高燕留在房间陪韩静。大可问起高燕,冯涛明白他的意思。他告诉大可,高燕是自己看着自己长大的,而他父亲正是自己的老搭档,老高。 安子告诉老板,老秦被抓了。老板提醒他做人要时刻保持警惕,尤其是面对冯涛这样的对手。 幼君对刘海东表达爱情的方式表示不理解,韩笑说,他认为刘海东的方式不是爱,爱应该是付出的。于蓝插嘴,她觉得爱情是神圣的,说得清楚的不叫爱情,韩笑逮着机会又调侃她。韩笑换了个话题,说自己晚上请客,让大家都去。正好这时,志杰买了零食回来。大家玩笑的撮合着两个人。他们的内心也更多了对彼此的亲近。 此时韩静在家里默默的落泪。 安子告诉老板,珠宝的事情安排好了。老板提醒安子,毕竟是信佛之人,能不见血最好不要见血。 演员王倩在为一款代言的珠宝拍宣传照片,一个女生在下面和郭总聊着,她主动表示要帮助郭总和王倩牵线。照片拍完,郭总带着内含总价约高达八位数的箱子独自开车离开。正开着车,有人将车停在他的车前面,逼着他下车。郭总下了车,本想拿着家伙动手,却被人从暗处枪杀。一个在擦车的清洁工,看到了这场枪杀案,惊恐的跑出去通知了保卫人员。 特侦组来到现场。芳姐查出是散弹枪导致一枪毙命。冯涛找到现场的目击证人,清洁工老陆。然而老陆似乎智商和普通人不一样。冯涛觉得,老陆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幼君留在办公室值班,韩笑也留了下来。

  • 芳姐在死者身上找到钱包,知道死者叫郭亮。同时,于蓝已经电话通知幼君和韩笑来到现场,带人到各个楼层检查新的线索。冯涛告诉她,目击证人只提供了一个叫康威的名字的线索,但是目击者可能智力有问题,法院不会相信他的证词。最后,冯涛让芳姐将尸体抬回去,继续寻找新的线索。 韩笑和幼君找到一位居民,问他是否知道郭亮。他表示自己只认识一个刚离开的郭总。看过照片,证实就是郭亮。 于蓝在现场发现车灯碎片,因为郭亮的车灯没有碎,因此推断现场应该还有另一被撞的车。芳姐在死者身上发现拐杖锁。冯涛估计现场发生过争执,于蓝认为如果这是死者防身的武器,应该没有来得太用,死者就倒下了。 散弹太小,志杰还没找到。大可和他商量,一会儿挪开车再好好找找。 这时,韩笑电话告诉冯涛,背景已经查清楚。郭总在十六楼监督完拍摄,由两名保安护送到停车场。他拿的珠宝大概价格一千两百多万。幼君正在向保安问话。 志杰告诉于蓝,调查所有有关珠宝抢劫案的案犯资料。得知案子的性质,于蓝立刻开始着手调查。 冯涛来到办公室,看到老陆。老陆看到冯涛,就很高兴的告诉他,自己不笨,相信他能帮上冯涛的忙。冯涛立刻顺着他的意思哄着他。随后,冯涛将他带到照片前,让他找一找是否有他见到的坏人。他看过照片后,迷茫的表示里面没有康威。冯涛又让他仔细看,可是还是没有。高燕搬来凳子照顾老陆坐下。老陆又开始跟冯涛讲,自己想做大事,可是只是被安排着擦玻璃。得知他是擦玻璃的,冯涛努力的寻找线索。老陆开始絮叨的讲起自己擦玻璃的详情。听到他提到网球,冯涛觉得看到了希望。 大可和志杰在现场找到散弹粉。芳姐和冯涛根本伤口推断射击的大概位置。他们不理解死者在被射击的过程中为什么没有用拐杖锁反击。 志杰和幼君找到王倩。得知郭总被枪杀了,王倩很紧张。他们只问出拍摄大概四点结束。最后,幼君留下自己的名片,让他们有线索的时候提供给她。 韩笑通过车牌查到疑似和郭亮产生冲突的车主,张扬,冯涛让他带人找到张扬。张扬被带到警察局审问。张扬说自己的车被碰,然后对方拿着拐杖锁向自己冲过来,自己没多留便吓得离开了。冯涛问他当时为什么没有报警,他说自己觉得事情太小。冯涛问他去朝林大厦做什么的,他表示自己只是去拿网球拍,关于郭亮是谁,随身携带了什么毫不知情。看他什么都不知道,冯涛只好问他,是否知道康威,或用过这个名字。张扬都不了解。 冯涛想让老陆指认找来的嫌疑人,但是找来的人里老陆说都不是康威。老陆沮丧的问冯涛是不是对自己很失望。看着老陆的乖傻,得知老陆没有父母,高燕很心疼,主动要求送老陆回家。车上,高燕关心的问老陆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在了。得知他是被妈妈抛弃,高燕问他恨爸爸么,他笑呵呵的问,什么是恨。到了老陆家,邻居担心的问老陆这几天去了哪里。老陆高兴的告诉她,自己协助公安局破案去了。 大家到张扬的车里找证据。大可表示不相信张扬的话。韩笑找到三根头发,和大可分析这应该是个花心的女人。最后,大可在张扬的车尾发现散弹头。对于散弹头出现的位置,大家都觉得很不解。 于蓝经实验,发现张扬的后车灯是在亮着的情况下被撞碎的。这也就是说,张扬是主动倒车导致事故的。说明这是一起故意制造车祸的抢劫案。 志杰拿到张扬车上头发的检测报告。因为染金发的女生很多,冯涛觉得说明不了问题。幼君却想起王倩正是染的金发。随后大家发现张扬和王倩住在同一个小区。大家开始怀疑他们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大家来到案发现场模拟现场。但是大家发现郭亮受伤的位置不对。冯涛推测出开枪的另有其人。他转身询问老陆他听到枪声时身处的位置。根本老陆的说法,证实了冯涛的猜测。他们的聊天内容,被一个躲在暗处的人听得清楚。 安子向老板汇报,现场有人看到他们动手。而那个人是个傻子,警察得不到任何线索。老板认为还是把目击证人做了比较安全。 大可的检测结果证明冯队的推测是正确的。志杰拿到的弹头检测说明凶器应该是土制猎枪,而且他已经拿到制造该猎枪的案犯,两个人同去见这个叫胖虎的人。 见到正在修车的胖虎,他不愿意承认自己会做土枪。当看到志杰递给自己的猎枪,他很不屑的表示这种散弹质量很差,只有近距离射击才能杀人。看他很了解,志杰问他是否知道谁会用这种子弹,他表示只有一些山上的居民骗人上山玩才会用。 高燕拜托幼君教自己DNA检测的技术,幼君很乐意。高燕很担心自己给大家添麻烦,幼君贴心的安慰她别多想。这时,韩笑来叫幼君和他同去王倩家。在车里,韩笑表现出来的对高燕的关心让幼君有些不开心。

  • 王倩看到警察又来了,问他们找自己有什么事。幼君问她是否认识张扬,王倩表示他是自己的网球教练。她一个星期会练两次网球。幼君和韩笑细问她最近和张扬的联系情况。说到她和张扬最后一次联系,王倩转头问自己的经纪人,她说是半个月前。 既然没什么事,王倩便和经纪人转身走了。幼君突然追了上去,热情的称赞王倩戴着的假发很好看。还问了王倩之前的金发是什么时候染的,要了店的地址,说要介绍自己的妹妹过去。王倩听了很受用,把店的名片递给幼君,还告诉幼君自己和店里的师傅很熟,去了提自己的名字可以打折。 韩笑在后面看着,笑得很开心。显然,幼君要店的地址是要去理发店调查王倩的理发时间,以确认她是否说谎,是否在郭亮受害当天和张扬有过联系。 冯涛再次找到张扬。他自以为自己藏得很深,态度还很自如。冯涛淡定的问他为什么撒谎,拿出王倩的照片,并问他为什么撞郭亮的车。他却坚持说自己去朝林大厦只是去取网球拍,而且是郭亮撞了自己的车。然而在证据面前,张扬哑口无言。最后,冯涛问他康威在哪里,张扬很迷茫的说自己不知道。冯涛提醒他好好想想,他正与一起谋杀扯上了关系。 志杰和于蓝来到村子,当地的警察配合着找到有枪的居民。收到的两把枪已经坏了,村民表示有一把好的被叫做高鹏的带走了。警察告诉他们,老高原是山林管理员,因私自打猎被开除了。他们要了老高的资料。 幼君和韩笑又找到王倩。她有些不乐意。幼君告诉她,自己需要一根她的头发。她很诧异,说自己和案子没有关系。幼君拿出搜查令,告诉她自己可能还要搜她的房子。王倩很猖狂,指责幼君是拿自己开刀,而自己认识很多高官,一个电话会让大家都不好过。幼君也正直的告诉她自己是依法办事,甚至有权逮捕她。王倩气到不行。幼君要她的头发,她愤怒的说到:到家里自己找去。 王倩在给两个人带路到自己家的过程中,韩笑叫住她,问她是否知道康威。从王倩嘴里,大家才得知,康威是一个球鞋的品牌。韩笑和幼君都很惊讶。 于蓝报告给冯涛,有一把猎枪在高鹏的手里,冯队告诉她,立刻查到此人的资料。同时,幼君打来电话,说明康威的情况。得知康威是球鞋,冯涛让大可找出张扬的手机,让高燕查出张扬的短信和通话记录。 王倩的家里,幼君找到王倩的头发。这时,王倩接到电话,问她晚会的事。她语气很焦躁的让对方快帮忙联系该联系的人。 在张扬的电话里,有很多和高鹏的通话记录。冯涛命人打开GPS追踪器,用张扬的手机拨打了高鹏的电话。高鹏接到电话,GPS立即定位到他的位置。冯涛立刻命人前去追查。 正赶往间,高鹏意识到有情况,关掉了手机。大可急忙打电话给冯队。冯涛问他高鹏最后出现的地点,得知是红河街,他敏锐的反应到,高鹏是去找老陆了。大家开始急速前往红河街。 天真的老陆完全想象不到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危险。但是他看到康威球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惊慌的想要逃跑。高鹏将他逼到角落,一脚一脚狠狠的踢向老陆,终于口吐鲜血,不省人事。 冯涛带人赶到。可是家里没有人。他将人分成两队,急忙去寻找老陆。志杰发现了老陆。冯涛赶过来,激动的叫着老陆的名字。叫来了急救人员,将老陆带进了急救车。高燕跟着跑过去,请求跟到医院去。 急救室外,医生一出来,冯涛就迎了上去。从医生的表达里,只能看到几近渺茫的希望。 冯涛和高燕到病房看老陆。老陆表达辛苦的告诉冯涛,他看到了康威,康威打自己。他还想和冯涛一起去抓康威。他问冯涛:我们是拍档吗。冯涛笑着说是的。老陆的句句话,都感动着听者。 冯涛又开始行动起来,命令特侦组封锁交通要道,盯紧高鹏的动向,不能让他逃走。 高鹏来到河边港口,把电话开机,拨给了王倩。信号立刻被于蓝收到。冯涛命幼君和韩笑赶到王倩家里,其他的人去港口堵住高鹏。 幼君和韩笑冲到王倩家里,她还想装傻。韩笑直接命人将她带走。经纪人也很焦虑的问怎么办,王倩指示她给刘书记打电话。 于蓝锁定案犯位置,在第三港区。冯涛立刻指示大家立刻赶了过去。港口,正闭目的高鹏听到警车的声音,试图逃跑。被冯涛等人立刻抓住。冯涛愤怒的指责他对老陆下手的行为,便带走了他。 审问室里,冯涛问高鹏赃物在哪里,高鹏却不承认自己的罪行。这时,韩笑进来,告诉冯涛,医院来电话找他。冯涛赶到医院时,高燕哭着走出病房。老陆走了。 幼君和于蓝审问王倩。王倩是一贯的嚣张,说他们抓错了人,自己要等律师前来。 幼君检测出高鹏身上、衣服上的血迹和老陆相符。在证据面前,高鹏还嚣张了起来,说老陆挡了自己的路,自己只是打人。得知老陆死了,他虽然很紧张,却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还说也许他自身就有毛病。 冯涛来到审问王倩的屋子,告诉她就算找领导也没有用。王倩还很愤怒说自己没有犯罪。冯涛质问她和谁通过电话,她突然想起来,是经纪人肖丽接了电话,并说明了肖亮下午四点坐飞机去广州。冯涛立刻带人去高速路口拦截了她。 拦下肖丽的车子,取出她的行李箱,里面的确有保险箱。然而保险箱里没有东西。肖丽也很吃惊。高鹏给她的,就是这个箱子。 安子向老板汇报,高鹏已经被抓,但是东西已经到手,并建议老板离开。老板却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大可向冯涛汇报,高鹏交代,箱子最后接手是一个叫安子的人。而安子是林轩的手下。冯涛知道,林轩一定还没有离开本市。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20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