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圣诞节会下雪吗 电视剧

原名: Will it snow for Christmas?
别名: 圣诞会下雪吗

地区: 韩国

时间:2009

语言: 韩语

导演: 崔文锡

类型: 爱情 / 剧情

简介: 故事讲述车康镇从小遭受后母的恶劣对待,一直在艰难的条件下生存,凭着聪明的才智和越发成熟的魅力让他在事业上渐见起色,与小时候因发生突发事件而不得不分手的初恋情人韩智婉重逢,看到韩智婉因为没有哥...展开
分集剧情
  • 1998年,康镇和妈妈春熙搬家回到到山青。但车在村子入口的时候,因为遇到了为了庆祝智婉的哥哥智考上知名大学而设置在路上的横幅,以车子的高度没法通过,所以妈妈春熙用剪刀把横幅剪断了。这个时候骑着自行车正好路过的智婉发现了这件事,用警告的语气告诉她马上停止,不小心掉进了路旁泥地里,弄脏了衣服。来劝解智婉的康镇保证会将横幅修好并重新挂上并想背智婉去医院,但是生气的智婉将康镇也推到了路旁的泥地里,弄得非常狼狈。 智婉因交往的男生钟硕被前辈允珠抢走而发生了摩擦。去了学校的康镇因为自己转学次数过多和因打架自主退学过,而被班主任老师认为是使用暴力而且是成绩差的学生,没想到康镇却是一个优等生,在所有转学到过的学校里一直是第一名,而且是全国第7名。康震吸引了班长允珠的目光,对他产生了好感。同时因闯祸在办公室门口罚跪的智婉憋不住尿裤子被康镇看到,觉得丢脸的她认定全是康镇带来的灾祸。班长允珠意图接近康震,康镇为了报复侮辱他妈妈的男生钟硕,假意接近班长允珠。 春熙妈妈辛苦的在街上宣传自己茶水店,被地痞钟奎纠缠,但是为了能够经营下去假意奉承,并安抚康镇的怒气。一天,春熙妈妈在照相店里看见从前抛弃他的韩俊秀(智婉爸爸)一家的相片而失神,后来她生气摔坏了相框被带至警察局,在那重逢了韩俊秀和她夫人,但是韩俊秀表现得很冷淡,春熙妈妈伤心,当晚也在院子里照了全家福,并让儿子们把父亲的信物拿出来一起照相。 康镇假意与班长允珠交往,男生钟硕伤心。智婉决定报仇,将康镇抢过来再甩掉,所以积极示好。智婉在讨好康镇的时候看见了春熙为了生活忍受屈辱的一幕,决定向地痞钟奎示威,用白油漆涂花了对方的车子,用臭鸡蛋砸对方。地痞钟奎找到康镇家,康镇得知。在桥上与智婉碰到,发现智婉被打全身狼狈,智婉让康镇装不知此事不认识她,康镇反问她为什么做这些,地痞钟奎赶来欲打智婉,康镇转身离去,听到智婉被一次次打倒的声音,康镇攥紧了拳头转身……

  • 地痞钟奎抓住智婉的衣领不由分说的打了智婉,本来想装作不知道的,但听到智婉被一次次打倒的声音,康镇突然转身走过去将拳头挥向地痞钟奎,纠缠中康镇脖子上的父亲的信物--吊坠项链掉进了江里,康镇变得异常愤怒,猛打地痞。 被带去警察局的康镇便被手铐拷着,冷冷地坐着一言不发,闻讯来到警察局的春熙很生气的问他为什么这样,康镇含着眼泪说因为把父亲的挂坠丢了所以才这样,觉得很心痛的春熙生气的说自己知道康镇是为了与父亲相认才努力学习,但是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孩子、就算走在街上也不会认出来他的人没有资格做亲! 智婉惊愕地看见从康镇目不转睛的盯着江底,然后突然跳了下去,智婉十分担心,在岸上知道康镇为什么在意项链坠子,从此经常在忍着寒冷在江里一遍遍寻找坠子。在相处中智婉渐渐喜欢上了康镇,康镇也对智婉产生了好感。跟感情十分要好的哥哥智勇说了自己青涩的感情,智婉想起康镇为了自己光脚走路心中更是甜蜜。前辈允珠为了防止康镇被抢走,把智婉叫到广播室,并用广播向全校说明智婉追康镇是为了报复,智婉说之前的却是这样,但是现在不是。感到广播室的康镇关闭了广播,激动地问智婉到底现在对他是什么感情,智婉含泪离开。 智婉再次到江边,在水中寻找坠子,累极了的她在岸边独自诉说着对康镇的感情,哥哥经过,劝说智婉要勇敢表达自己的心意,并自荐帮助智婉寻找坠子,智婉笑说不是那么容易,自己已经找了2个月无果。康镇出来寻找智婉。智婉哥哥在水中发生意外去世,智婉妈妈伤心欲绝无意中说了伤智婉心的话。 戴孝的智婉来到江边,却在岸上的石缝中找到了康镇的坠子。智婉觉得及其讽刺,认为哥哥的死全是自己害的。康镇对智婉表达了喜欢她的心意,智婉违心说并不喜欢他。康镇伤心生病,智婉趁夜离家出走。 八年后,康镇在工地生气地对李友静理事指出事故原因绝对是设计问题,认为是总醉醺醺的李友静理事要负责,李友静大为光火并向助理那里打听到康镇被高薪挖角到公司,拥有很丰富的专业背景,认为康镇是峙宠而骄。 康镇带首尔的女友回到乡下,看到春熙妈妈和康镇家庭的虚荣女友很无语。康镇从弟弟釜山那里了解到韩俊秀家一直不关门,等待着智婉回家,在智婉家门口看见智婉爸爸叹气,心里感慨万分。 在公司电梯前康镇、李友静、朴泰俊组长三人相遇,气氛微妙。康镇从同事那里得知泰俊马上要订婚,而且友静与泰俊曾京交往过。康镇代替友静助理在贤去参加泰俊的订婚仪式。泰俊并未出现。泰俊未婚妻向客人解释订婚要暂缓。康镇听到泰俊未婚妻自称韩智婉十分震惊,马上打开请柬确认名字的拼写,确认的却是“韩智婉”三个字,心里震惊,盯着这个韩智婉目光含义复杂万分。

  • 泰俊和友静在友静父亲阻止下分手,泰俊经常很晚到智婉的咖啡店买啤酒喝,渐渐跟智婉熟悉,智婉也很为泰俊所遭受的事情打抱不平。泰俊说自己到这里来是因为对韩智婉这个人有意思,智婉这才睡眼惺忪地瞧着他。看到泰俊把写在智婉在黑板上的错字改正时,智婉又想起了康镇说自己语文文法都没学好,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康镇,就这样呆呆地望着泰俊。 泰俊接到一个电话,大声喊着友静,康镇听到,泰俊因慌张无法找到自己的车,请康镇换车给他。 画面回到订婚现场(不赘述)。 客人走后智婉一个人吃着订婚宴定的食物,猜到泰俊没有来订婚炎是因为友静,并且放心不下智婉的康镇返回坐下和智婉一同进食,并正式介绍自己:我叫车康镇。智婉愣住。饭后康镇听到智婉呕吐,冲到女卫生间看智婉的情况,问智婉:你,认识我吗?智婉慌张否认。 友静割腕自杀泰俊赶到医院并吻了友静。 智婉拒绝康镇送她,撒谎说泰俊马上就来接她。康镇不放心开车返回却看着智婉一人在雨中离开。康镇知道了泰俊与友静重新纠缠。 智婉生病,盼望泰俊尽快与自己联络,泰俊此时跟友静故地重游回忆过去,为不被打扰手机被友静扔掉,友静让泰俊和自己重新开始。 康镇受泰俊拜托替他去跟中国投资者谈计划案。 智婉一直在边工作边上医学课。泰俊去咖啡店,没有见到智婉。康镇回宿舍时看见坐睡在门外等待泰俊的智婉,回到房内心情复杂,直到时间很晚,还是将智婉抱回自己家,刚回来的泰俊没有看到。康镇整夜一直照顾发烧的智婉。智婉在康镇家醒来很惊讶,正巧泰俊来找康镇换回车钥匙,三人见面,智婉尴尬、泰俊惊讶、康镇不爽。

  • 在康镇的房间里醒来的智婉,因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地方而感到困惑的时候,正好泰俊拿着康镇的钥匙找来了,看到智婉在康镇房间里很惊讶,康镇心情不爽(估计是心疼智婉,又知道泰俊跟友静纠缠),说看到智婉在泰俊家门口睡着就带她到这里了,康镇给智婉披上外衣,说智媛没退烧还是要马上去医院,泰俊尴尬,康镇提出泰俊如果忙(意有所指)自己带智婉去。智婉被泰俊拉着回泰俊住处,为打破沉默智婉故作开心说自己的病不严重,吃点东西就好。从冰箱拿出食物吃起来,泰俊阻止智婉,让她不要吃这些过期很久的食物,智媛激动起来说了很多,转身要走被泰俊拉住,智婉说:如果没办法负责就不要拉着自己。泰俊放手智婉离开。 智婉和康镇一同坐电梯下楼,康镇看到智婉穿了一只拖鞋一只冬鞋。两人拌嘴中康镇宣称要像高手一样正式的诱惑智婉(-.-//),不论她是不是泰俊的未婚妻。泰俊在家中回想智婉的话心情复杂,又听到了友静的留言心情混乱。康镇的车从智婉身边呼啸而过,智婉无力坐在路边,康镇驾车返回在智婉脚前放下一双冬靴转身离去,智婉又想起小时候康镇也是这样给自己送鞋。 中国投资者对康镇提出的计划更加欣赏(计划画在了纸巾上面,牛),而否定了原计划提供者泰俊的意见,泰俊心里不舒服,认为康镇趁人之危,康镇解释泰俊德方案不会吸引这些中国的投资者。 泰俊拒绝与友静复合,说自己已经从会长那里收了巨款以两人的爱情为代价。友静伤心,走出公寓的泰俊打电话回复室长,让其转告会长自己跟友静结束关系。有份重要文件需要友静签字,康镇找遍友静会去的地方,在酒吧发现醉醺醺的友静,友静伤心发怒拒绝签字,康镇将其扛到公司签字。 泰俊独自喝酒,又跑回智婉的咖啡店等智婉,智婉让其进入,泰俊想说自己与友静结束的事,智婉误会打断泰俊的话,并让其离开。泰俊醉醺醺的放下卡离开,智婉追出,看见走在车流中的泰俊惊慌不已,泰俊摔倒,智婉冲到车流中,用身体组织汽车撞向泰俊,买宵夜经过的康镇看见此情景发狂,冲到智婉身前抱住智婉要替她挡车,车子越过三人所在,智婉发现是康镇保护自己,慌乱,转身查看倒在地上的泰俊不慎将手掌擦破,康镇将泰俊背回宿舍,问智婉是不是要不顾自身来乞求泰俊留下,智婉回到不顾一切也要并请康镇离开,康镇问智婉知不知道泰俊妈妈是怎样的人,然后离开......第二天早上智婉煮好早饭,泰俊装睡,智婉离开,经过在康镇门往复徘徊回想以前的事情,被跑步回来的康镇看到。智婉惊慌说是来谢谢他。 康镇拉住智婉,问:你,真的不认识我么?!

  • 面对康镇的问题智婉无言以对,他再问当年为何无声无息的离开?智婉仍然假装已经忘记康镇,康镇提起智婉身上的衣服为智婉保暖,温柔说,感冒尚未痊愈天气又冷,要好好保暖才好,说完返回自己的宿舍;智婉离开了大厦,康镇在房间考虑了一会之后,冲出宿舍,望着智婉的背影。 智婉不慎将项链遗留在巴士站,泰俊刚好经过巴士站拾到项链,他将项链拿去珠宝店想重修,但后来他改变主意,要求珠宝店为他重新包装然后带走并准备送给智婉;另方面智婉回到学院之后发觉项链不见了,于是到处寻找,但找不到,于是她回家将项链画出来并在巴士站贴出寻找公示! 康镇为同事购三文治的时候发现智婉原来是住在咖啡室后的房间,房间没有窗,空气又不流通,于是当他回到公司后就马上为智婉的房间重新设计过,而且当他完成设计图后就马上为智婉的房间开工并一直到天亮;智婉在贴出寻链告示之后回到咖啡室后才得知康镇为她的房间装修,她气冲冲的来到房间想赶康镇离开,但是老板反而很高兴得到康镇的帮忙修整房间...... 天亮后,朴组长又来到智婉的咖啡店,他在门外叫醒了智婉,他将那项链用盒子包装得美美的送智婉,但是智婉没法面对朴组长,她要求朴组长先回去,因为自己要整理一下她们的关系,朴组长将盒子留下来才离开;当智婉来到房间后,她简直不敢相信不但有窗,而且将房间也重新装修好! 友静开始对康镇有兴趣,但是在贤告诉她康镇为人很自负,如果她找上康镇的话就是自找麻烦而已,但是友静一经决的事情,她就会不顾一切的向自己的目标进发; 康镇母亲装病到智婉父亲的医院去,被智婉母亲听到她是故意跟自己丈夫见面而来医院之后很是愤怒,之后她要去拜祭智勇〔智婉哥哥〕,在花店跟斧山〔康镇弟弟〕相遇,智婉父亲在花店外见到她们两人;在墓地拜祭的时候,由于斧山被警方怀疑关系而令康镇母亲赶去警局,后来他记起当时跟智婉母亲一起,如果得到她的证明就可以获得清白,于是康镇母亲到墓地硬拉着智婉母亲到警局去,智婉母亲硬说没有过斧山,智婉父亲要求她不要骚扰自己内人,没见到就是没见到,然后跟妻子离开; 康镇回到公司后就倒头大睡,醒了之后就去找医生处理帮智婉装修房间时不小心弄伤的手指,在回公司的路上,经过巴士站时康镇见到智婉所贴的寻项链告示......

  • 泰俊来找智婉,店长带他到智婉房间等候,泰俊发现昨天自己送智婉的礼物没有打开,于是他将盒子打开。智婉从市场回来时在咖啡店门外遇上泰俊,泰俊想跟智婉重新开始,但是智婉对于泰俊没有将自己跟友静的事情弄清楚之前不想再见泰俊,然后不顾泰俊就返回咖啡店去,回到房间的智婉没有见那条露出盒子的项链。 康镇重新将智婉的那张寻表图再绘画出来,泰俊要求康镇不要接近智婉,康镇很愤怒地对泰俊说不要. 智婉在上堂时因为通电话关系被教授责骂并被赶出课室,在巴士站她见到康镇所绘的寻表告示,她一见到那个图就马上知道是康镇所为,于是她来到康镇的公司要找康镇,在公司大堂她见到康镇的好友兼同事,这时友静从外购食物回来,她见到智婉之后故意说康镇多好多好,然后那小子跟友静说康镇不适合她的,友静说她见到好男人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然后她强行要求那小子为她送食物给泰俊及康镇,友静对智婉说下次智婉再订婚的时候记得要派请贴给她。小子到办公室跟泰俊说智婉在楼下,泰俊来到大堂时,智婉已经离开,她返回咖啡店,当她一踏进咖啡店就见到康镇正在见客人准备明天的发报会,康镇也发觉到智婉,谈完工作后,他发觉智婉瑟缩在一角,上前问智婉有关那项链,智婉仍然坚称那是朋友送的,康镇再一次失望。 回到公司后,康镇那组跟泰俊那组一起为明天发表会而努力至天亮,泰俊那组比康镇那组早完成工作,康镇跟同事们就一直工作至天亮;完成工作后的康镇到洗手间去梳洗一下,但当他回到办公桌的时候,同事告知因为电源被停过关系,存放在电脑的设计不见了,一瞬间整晚的努力白费了,会议很快就要开始了,首先是泰俊那组发表先,他们有电脑帮忙,所以很快就完成发表,康镇虽然受了这样重大的打击,但他仍然沉着应付,最后他决定以手绘来发表自己的设计...... 康镇虽然获得了友静的鼓掌但最后胜出的是泰俊的那组,康镇就很失落的来到咖啡店等智婉,他跟着智婉上了公车,然后座在智婉身边,他一直自言自语地说着自己的心情,然后沉沉睡去,智婉一直听着,智婉要下车的时候,康镇睡倒在她肩上,她没有推开康镇,自己也没有下车,当公车来到总站的时候,康镇才醒过来,他发现手上戴着那表面的项链,于是他明白韩智婉就是她,她就是小时候的韩智婉;另方面,泰俊跟同事们一起庆祝很是高兴,跟同事们离开后就来智婉的咖啡店想要跟智婉见面,但是他来晚了,因为康镇已经赶到来跟智婉见面,康镇含着泪质问智婉为何要来骚扰自己的人生,到底为何?智婉亦忍不下去,两人泪流满面的互相拥抱着,泰俊只能望着他们紧抱在一起......

  • 智婉将挂坠还给康镇,康镇重见失去了8年的挂坠之后赶到智婉工作及居住的咖啡店找智婉,两人相认之时,泰俊亦在他们身后见到两人互相拥抱的情境;康镇跟智婉说他们要好好相认,他们要每天见面,他们要每天都说话,他们有很多很多话要说,之后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去! 泰俊见到康镇跟智婉一起拥抱的情境,回到家后感到懊怒,但是在门外却见到友静在等他,说要为泰俊庆祝因为他获得了那个设计方案,友静在电视上播放他手下将康镇的设计图破坏的情境,泰俊很是震惊,友静将录像光盘掰裂,说这是她对所爱的人所作的最后行为,说完之后友静就离开。 翌日当智婉准备开店的时候见到康镇贴在玻璃门的邀请函,康镇用调皮的文字邀请智婉在晚上6时到一家高级餐厅吃饭,智婉小心翼翼地将那张邀请函收起,这时泰俊亦一早来到咖啡店,智婉多谢泰俊帮忙找回吊坠,说已经物归原主了,归还康镇哥了,泰俊明白后问那为何不早点退还,泰俊问了几次智婉才开口说因为害怕会再爱上康镇哥,泰俊听了之后才明白原来他们两人一早就已经相爱的; 智婉爸突然来到康镇妈的咖啡店邀求跟她去约会,两人到了首尔,原来是去医院做体检,春姬她不肯下车到医院检查,她想起康镇在首尔工作,她要去找康镇。 智婉在咖啡店考虑了很久之后才决定付约,当她来到坐位的时候,康镇没有在坐,于是她准备离开,但是一转身就见到康镇站在自己身后,康镇见到智婉之后捉弄了智婉一会才跟智婉坐下来。当康镇准备点菜的时候公司来电说有人到公司倒乱,康镇跟智婉说自己只去一个小时,走得匆忙落下了手机;智婉实在等得无聊,于是用康镇的手电拍下自己的照片,等到餐厅要关门了,也见不到康镇回来;当智婉离开餐厅的时候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自己是韩俊秀,自己跟车康镇的母亲是朋友,因为听说儿子在首尔工作,他想知道她是不是跟儿子在一起?智婉听着眼泪已止不住的流下来,智婉说我不是那位小姐,我是你的女儿智婉呀,可惜父亲已经收线没法听到; 康镇回到公司的时候发现来了一流氓,康镇好像得知此人的来意,他一早已经准备好资料跟此人对质,但是友静到来却要康镇向此人道歉,康镇觉得自己没错所以不答应,友静很生气;康镇从友静房间出来后就开始找资料,他一直忙着这件事而将智婉忘了,直至他想起智婉仍然在餐厅等自己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当康镇来到餐厅的时候,餐厅已经关门了,最后在咖啡店门外见到智婉,他上前说对不起,智婉对着康镇说很肚饿,于是他们两人来到小摊子吃面,智婉吃的很急的样子,康镇将智勇的笔记本给智婉,康镇说是小时候智婉哥哥找他,要求自己好好训练妹妹,因为他希望妹妹会成为他就读那所大学的学生,智勇更加在笔记本上将自己对妹妹的疼爱写下来,智婉见到这些笔记本后流下眼泪,康镇问智婉当年为何一声不响就离开,他希望智婉跟自己说出当年的事情,智婉突然对康镇说想饮牛奶,趁康镇为她买牛奶的时候离开了; 泰俊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来到派出所的时候,智婉已经醉到不醒人士,智婉稍稍醒过来,对泰俊说为何要跟康镇重遇?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事情又再次记起来了,因为自己坚持要找回来的吊咀害死了哥哥,智婉不停的说着是因为自己而害死了哥哥,这时康镇亦来到派出所,他终于听到当年智婉为何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山村。

  • 康镇到派出所,进门就听到智婉告诉泰俊哥哥为挂坠而亡,让父母伤心,自己很愧疚所以离开了山清。泰俊责怪康镇把伤痛带给智婉。康镇还是背智婉回住所。康镇明白了八年前智婉为什么拒绝他的原因。 韩俊秀和春熙检查后,春熙没大问题,但自己却得了脑瘤。韩俊秀要春熙遵守她和英淑的约定,直到死,他们不要再见面了...... 泰俊在公司里看到智婉,智婉因为一周没看到康镇,打电话给也都不接,所以她到公司,想见康镇一面。泰俊把她酒醉后吐露的话告诉她,问她是不是还有自信和康镇见面。康镇看到智婉,智婉隐藏了心慌,说当时着急回家的理由搪塞,并邀请他去一家二十四小时的小店喝汤。 友静为了墓地的纷争,给康镇两个选择,要么去道歉要么辞职,康镇选择后者,但他也把自己之前调查的资料给了友静。 康镇决定回山青,但路上康镇不断想起智婉的话--她在那家二十四小时都开的小店等他,还是决定赴约。 友静和事主谈判,告诉他她不会解雇康镇,并拿出和墓主有关联的二张照片(泰俊和手下),问事主认识不认识照片上的人,并以三倍酬金作为诱惑,弄清事实真相。 智婉吃过汤还要去吃炒年糕,康镇要她别吃了,下次还有机会一起吃饭和再见面,智婉说哪还有下次,下次在哪里?八年之后再见都没约会过。康镇说他时间很多,明天会带她去吃好吃的,看电影,后天带她到首尔各处观光。康镇宠溺地安抚智婉,要她早点回家休息。 第二天,智婉在课上晕倒,康镇买了花去约智婉,可老板娘说智婉在医院。病房里康镇告诉老师说智婉为了自己很辛苦,因为她哥哥为了自己而亡。他问老师怎么办,老师说他什么都知道,应该知道怎么办。泰俊希望康镇离开智婉,不想因为他让事情变得太复杂...... 友静找到删除康镇资料的职员,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是因为泰俊是组长?职员说是自愿的,因为泰俊帮助自己,用友静爸爸给的分手费救了自己生病的母亲。回到公司,有静对泰俊说为了救康镇必须辞退他。 智婉在病床上想起康镇的承诺,出院找他。友静赶到康镇的住所,当着他的面撕毁了辞职书,让他明天就去上班。问可不可以给她一个温暖的抱抱,康镇转头看到智婉,想起泰俊的话,顺势吻了有静。智婉看到后转身离开......

  • 一年后,智婉为了作为韩医而到小村落实习。一天泰俊来找她,泰俊向智婉说出这一年以来自己用心设计的一个项目得了第一,智婉除了恭贺之外没有任何表示,于是泰俊说出后天是自己的生日,想邀请智婉一起吃饭,智婉答应; 餐厅,智婉在洗手间听到有人要卫生纸,于是从自己的包包取出来,原来那人就是友静,智婉返回座位,原来她跟泰俊约好这餐厅一起庆祝泰俊的生日,这时友静亦从洗手间出来,她经过智婉跟泰俊的那张枱,当她见到两人一起的时候感到尴尬,但是没有跟泰俊或者智婉打招呼就回到自己的枱去,智婉从手提包取出礼物送给泰俊,原来是一条领带,泰俊很高兴而且马上换上领带,智婉帮泰俊打领带的时候,康镇亦来到,原来他跟友静亦是约在此餐厅吃晚饭,两对错对的情侣再次相遇,康镇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很自然地走到友静那张桌去,但其实大家都很尴尬。 这时泰俊的手机响起,原来他被通知取消先前获得的项目,而由范西拿下,于是他向友静走去,大声质问友静怎可以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伤害人?原本安静座着的康镇看不过了,于是站起来面对泰俊...... 泰俊愈想愈不服气,准备要好好查清楚。翌日智婉听到咖啡店老板娘说泰俊被拉到警察局去,智婉赶到警察局的时候遇到上次帮泰俊的助手,他向智婉说泰俊因为去范西闹事而被捕,于是智婉赶去询问室跟泰俊见面,泰俊听到智婉的声音之后就说他朴泰俊这次真的要完蛋了,智婉见到那么伤心的泰俊,于是上前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拥抱,这时康镇亦听到消息赶来警局看看甚么情况,但是他见到的是智婉抱着泰俊,康镇马上走了出去,他走在楼梯时,智婉人就从他身后大声说,她会为泰俊讨回公道的,不管用甚么方法,康镇听着智婉的话一直走,没有回头。 山青,智婉爸一直不肯见康镇妈。直至有天,智婉爸听釜山说康镇妈一个人去了智勇溺死的那条河;智婉爸来到河边见到康镇妈,智婉爸拉着康镇妈上了车,车上智婉爸听着康镇妈说话突然昏了过去...... 首尔,康镇从警局出来后就去找在贤查问有关泰俊公司的事情,然后找了会长。友静听后激动地问走出会长办公室的康镇到底明白自己在干甚么吗?!为何要帮朴泰俊?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翌日,康镇被公司冤枉泄露设计图,办公室被警察搜查。在贤通知康镇情况,并要求康镇暂时避开并且找定律师,康镇才发现事态严重。这时智婉来按门铃,智婉在门外大叫大喊,康镇才肯开门,康镇没有回应智婉的质问,任由智婉对他大发脾气,而这时友静来到,她问康镇说难道这就是你爱的女人吗?!

  • 友静终于明白康镇爱的是智婉。 警察找到康镇,搜集了资料。康镇给有静打电话,希望她把智婉带走,因为不愿她看到自己被带走。智婉不愿意离开,友静大声告诉她,如果那么想看到康镇被带走的样子,那她就待着好了,自己管不了了。 智婉央求友静告诉她实情,友静很生气地告诉她,为了她,康镇牺牲自己救了泰俊,并问她,这个时候心情如何?智媛想起自己说过的那些过分的话。 友静去看康镇,在楼梯上看到了呆坐着的智婉。见面时,友静告诉康镇,她警告过了,而他就这么充耳不闻地等死了?以后没有哪个公司肯用他了,友静桃他和自己一起出过生活,康镇却说自己不想那样生活。 走出警察局,智婉还在门口,她请求友静帮助康镇。友静说要智婉和泰俊结婚她就会帮康镇,智婉答应了。她说只要是友静提出的要求,她都答应,只要能救出康镇。 友静给泰俊打电话,约他去喝酒。泰俊告诉了友静智婉和康镇的故事。 次日康镇走出警局,意外看到泰俊在台阶上等他。他谢谢康镇,问以后他会怎办,康镇没有回答。 智婉捂着耳朵背中药方子,泰俊去找她告诉她康镇出警局了,并告诉她,康镇在警局听到了她的醉后真言,知道了智勇去世的原因,那天是他背她回家的,康镇也去过医院看她,是他拜托康镇,康镇才会忍痛放手的。智婉没有想到她深爱的人,为她受伤至此,心痛至极而放声大哭。 康镇决定回山青,而同时,智婉到了康镇家楼下,却没有勇气按电梯按钮。康镇拿着行李离开公寓,他走,她来,两个人擦肩而过。智婉不知道康镇已经到了车库,在门外道歉,因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她真的错了。 后来,智婉也回到了山青,她来到自家诊所,请求父母的原谅。 康镇买了新房子,他对釜山说他们三人以后会在新家开始新的生活。 晚上,智婉来到了康镇妈的茶馆店,叫了杯热牛奶。背后传来康镇的声音。康镇和春熙,釜山,Miss申一起打gostop,玩得正欢,智婉突然出声,康镇吓一跳,起身离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昔日的路上,一样的月色,似曾相识的场面--智婉在康镇身后唠唠叨叨,终于,智婉对康镇说,能不能原谅我一次?就这一次,能不能原谅我?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相关专题推荐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