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风吹半夏 电视剧 热度 2997

原名: wild bloom
别名: 野蛮生长;野蛮

地区: 暂无

时间:2022

语言: 暂无

导演: 傅东育 毛溦

简介: “虽然泥沙俱下,善恶交融,但其中不变的,还是对真善美的追求,是躁动不安的时代和充满希望的人生”。 这是一部时代群像闯剧,讲述了以许半夏为首的有志者抱着雄心壮志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奔流涌动,积...展开
立即播放
爱奇艺
爱奇艺
剧集列表 (共36集)
分集剧情
  • 1996年的秋天,阳光炫目。许半夏开着一辆桑塔纳,接着刚出狱的童骁骑驶往鹭州出差。一路上童骁骑默默无言,二人之间气氛尴尬。到了酒店后,许半夏的指示很清楚:洗澡,看电视,睡觉,第二天一早,她来接童骁骑一起出差。童骁骑点点头,在许半夏离开后,他开始洗澡,记忆也回到了五年前…… 1991年的一个雨夜,童骁骑因为急着给妈妈筹医药费,撬了一堆下水井盖,蹬着三轮车拉到了许半夏和小陈的废品站。小陈认定童骁骑就是个骗子,不愿帮忙,但善良的半夏相信童骁骑,给了他钱,并且三个人一大早一起把井盖都送了回去。童骁骑为表感激,愿意替二人做事。许半夏提到当地钢厂有很多废了的下脚料,他们可以去收,但缺一辆大车。于是司机班出身的童骁骑真的把厂里的东风偷偷开了出来,三人摇摇晃晃进了钢厂,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童骁骑也因为私自用车被厂里开除了。回到废品站的童骁骑心灰意冷,许半夏却安慰道正好,今后他们三个人就一块儿干,而这些钱就是他们的第一笔合伙资金。

  • 伍建设计划把俄罗斯进回来的废钢都卖给外企公司,许半夏为表自己也要去俄罗斯的决心,她灵机一动,使出浑身解数拉拢来自外企的高管赵垒。童骁骑一直闷闷不乐地吃着饭,被同桌的女孩拉出去散步喝酒。那女孩自称野猫,是跟着来混饭吃的。二人喝了几瓶后,童骁骑突然想起来许半夏的叮嘱,他一个加速跑赶回酒店,却发现里头早已经散了。 等童骁骑回到屋的时候,他就看到喝的近乎不省人事的许半夏正倒在房间门口。因为童骁骑的临阵脱逃,害的下半场许半夏只能拿真酒招呼,这一下害死她了,没有被撂翻完全凭运气好。本来童骁骑想还嘴,但看她那惨样,也不忍心说了,给许半夏泡茶烧水伺候着。中途赵垒打来了一个电话以表关心,许半夏立即一个鲤鱼打挺,好言好语地回复。童骁骑看着如此卖命的许半夏,哭笑不得。 回到滨海,许半夏和小陈及童骁骑三人开始商量借钱去俄罗斯买废钢的事,小陈并不看好,出国采买需要一笔巨额现金,他们现在差的远远不够。但许半夏态度坚决,她确认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可以开天辟地,现在是时候了

  • 许半夏硬着头皮回家借钱,一开始她和许友仁还有后妈刘美兰还能好言好语,客客气气,但二人一听说了她这趟回家的目的,立马就变了脸。许半夏也不是好惹的,见二人态度恶劣,她也拿出了房本来说事儿。原来许父现在住着的这套房子是半夏生母留下的,她母亲过世后,房子就过继到了许半夏的名下。许友仁暴跳如雷,指着门把许半夏了骂出去。 小陈带着童骁骑到了秀滩村村长那儿商量租地的事儿,村长要求租金二十万,五年起租,一次性付清,算下来又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小陈百般讨好,但村长听说他们是个体户,更不让步。回去的路上,小陈有些泄气,而自信的童骁骑表示这样的人就得渗两天,过一阵子准能成。 许半夏和小陈给童骁骑弄了十几辆破东风,童骁骑出狱后一直就没事干,他们二人就想着给童骁骑弄个车队,以后堆场建起来了也方便拉活。童骁骑快活答应,也开始着手筹备自己的车队。 许半夏带着童骁骑来到了裘毕正的公司,把前两天查到郭启东私自开厂的证据给了裘毕正。暴怒的裘毕正揍了一顿郭启东,并央求许半夏继续查他的账本。

  • 许友仁答应借给许半夏三十万,前提是许半夏得把房本交给他,许半夏虽然心寒但也只能咬牙切齿答应。 小陈和童骁骑带着许半夏来秀滩村再次谈判,这一次村长告诉他们,这片滩涂五十万一年,要不然的话,他们宁可自己留着种海田。三人一听急眼了,前几天还说是二十万,结果村长现在凭空提价,简直不是个东西。回去的路上,许半夏让小陈再找找还有没有其他选择,而这时候她又接到了后妈的电话,后妈哭诉许半夏是要逼死许友仁,挂下电话的许半夏更感到焦头烂额,只能赶往医院。 许半夏赶过去,发现她爹没有说的那么严重,就是躺在床上,谁问都不说话,心慌的厉害。后妈一走,许友仁就立刻弹坐了起来,表示自己这样装病也是被逼无奈,他夹在许半夏和刘美兰之间,里外都不是人。许半夏知道她爹这个人,要面子要的厉害,不管怎么说,也是被她之前吵架那些话伤到了,于是决定找老苏给许友仁做个体检。老苏亲自带着许友仁安排检查,许友仁觉得倍儿有面子,红光满面,离开的时候大步流星,他看得出老苏对许半夏的心思,自己对老苏更是满意,便劝说许半夏可以考虑考虑。

  • 第二天一早,许半夏懵头懵脑接了一个电话,是秀滩村村长打过来的,村长让她赶紧过来签合同,说同意租给他们了。许半夏兴冲冲地拉着小陈就要去签合同,与激动的她相比,小陈却怎么也打不起精神。等开过去,许半夏懵了,太阳之下,弥漫着一股机油的恶臭,村民们指天骂地的诅咒。几辆没有牌照的大东风在她准备要租的滩涂地上倒着,机油和汽油把这几亩滩涂全部污染,画面令人震撼,许半夏当下就明白是谁做的了,她冷冷的看着小陈,小陈不敢吱声。村长最终答应把滩涂租给他们,但是这些污染他们必须自费清理。 暴怒的许半夏回到公司,见到童骁骑上手就打。童骁骑也委屈,这些天他看着他们焦头烂额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再加上村长一再抬杠,他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小陈在中间拉得开这个拉不开那个,被两个人吵得头都快炸了。许半夏拿出车队合同要求分家,以后天南海北,各过各的。童骁骑心碎又无奈,他表示事儿是他一个人干的,他会自己扛着,不牵累任何人,而后默默离开。

  • 在和赵垒签完合同之后,堆场的建设工作起来了,整个清污、土木工程下来,花钱像流水一样,简直是刹不住车。之前没有预料到的各种项目都出来了。老苏知道许半夏用钱难,拿了自己的存款出来,这把许半夏吓到了,玩笑归玩笑,帮忙归帮忙,这个钱拿了,性质可就变了。许半夏坚决推辞,弄得老苏有点儿下不来台,老苏明白,明面上是拒绝了借钱的帮忙,实际上是拒绝了自己。 赵垒视察许半夏的堆场建设情况,并表示只有等到堆场拿到营业执照,并且开业那一天,他才能给许半夏打款。于是许半夏在还是半成品的堆场工地上,举行了开业典礼,那天冯遇、裘毕正、郭启东都来捧场了,伍建设因为生病没来。赵垒感慨许半夏也是真豁的出去,终于把支票给到了许半夏。开业典礼结束后,郭启东留了下来,他知道许半夏这儿还缺钱,所以想和她谈个合作,他能借钱,也希望许半夏别再给自己挖坑了。 晚上,小陈看许半夏心情好,就试着把童骁骑的事说一说。小陈是个和事老,他觉得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让童骁骑回来,这事儿到了今天也该过去了。

  • 野猫再一次离家出走,高跃进急的找不到人,又来到了霸王花车队质问童骁骑,这一回童骁骑也是真的不知情了,他带上了车队几个兄弟,东奔西走找了一整天,终于在旱冰场找到了野猫。童骁骑带着野猫回了自己家,野猫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困惑,童骁骑似懂非懂的听着,只觉得眼前这个有主见的女孩儿,并非他想象中的那般世俗的叛逆。 走了又将近一周,终于在火车站下了车,街头已经大雪皑皑了。伍建设战友的儿子小杨带着他的外国女友妮娜,亲自来到车站接伍建设他们几个,这让本还有些懵的伍建设一下子又神气了起来。 到了乡间别墅,小杨他们已经安排好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晚餐。他向大家介绍,妮娜是钢厂厂长的女儿,刚才已经约好了,明天先去看货,然后放了定金,签合同,报关和联系国际航运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众人一听,全放下心来,于是开始欢呼畅饮。许半夏再次向小杨提出能不能多买钢的事,被伍建设严厉地怼了回去,小杨也是个会看眼色的人,他向许半夏表示确实没有多余的钢材了,这下许半夏真的彻底死了心。

  • 许半夏背着所有的现金去了北边,而国内这边也正焦头烂额地面临着各种问题。小陈在堆场这儿遭到各路施工方的催款,童骁骑欠着车队兄弟们的工资,大家都在苦苦煎熬着。 大使馆的秘书告诉伍建设等人,这样的骗局在俄罗斯并不少见,他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如果要等着破案且得等着。大家不得不面对现实。伍建设提议,现在这种状况,继续待下去没有路走,应该及时止损。这次赔了的定金他来负责,这会儿快过年了,大家还是应该先撤回国内,慢慢的再想办法,找到新的靠谱的办法再来。众人也没有辙,默默接受,唯独许半夏不同意,她坚决要留在这里,如果这样无功而返,才是真正的赔了。伍建设对许半夏的异议颇为不悦,二人争吵了起来,但许半夏依旧坚定要留下来的决心。 在伍建设等人离开后,许半夏依然到处打听、蹲守着小杨和妮娜的信息,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陌生的世界,风雪肆虐,终于她扛不住,彻底病倒了。等再醒来的时候,她见到了大使馆派来照顾她的留学生小阎。许半夏花钱雇她做自己的翻译,让那个女孩想办法去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途径寻找到钢铁的买卖方法。

  • 许半夏在和黑海军官谈判之后,再次打电话给赵垒。她告诉他,这一次她要买5万吨,她要赢,请赵垒相信她一次。一开始赵垒觉得许半夏简直疯了,但许半夏有些颤抖且真诚的请求还是打动了他,他愿意跟着许半夏赌一把。而后,许半夏看到了平生中最震撼的一幕。大雪之中,大货车排列成队,上面装载着废弃的T34坦克,导弹发射炮等重型武器,向许半夏迎面开来。她在震撼和激动之余,明白这一次自己终于被幸运眷顾了。 小陈和童骁骑一起去火车站接许半夏回家,二人乐呵呵地拆着礼物,试着皮衣。等到正月十五国际货物到港,他们就真的是苦尽甘来,是能过个愉快的春节了。而此时小陈却接到了税务来电,原来他们公司一直拖欠着一笔十五万的税费未交,税务人员要求和许半夏面谈,小陈含糊其辞,推挡了过去,但还是被敏锐的许半夏发现事有蹊跷。 第二天许半夏来到堆场办公室,果然税务人员正在严加盘问。许半夏了解了一下来龙去脉,便跟着税务和公安离开了,她这辈子也不会想到,在年三十那天,她穿了囚服,在拘留所听着鞭炮声,度过了年终岁末。

  • 许半夏诚恳地将这十五万的事儿,以及自己去北边买废钢的来龙去脉说给高跃进听,高跃进听完,倒是对眼前这个原本觉得不太起眼的小商人起了兴趣和有些佩服。另一边,野猫正对童骁骑撒火,她是看在童骁骑的面子上才偷偷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借给他,结果还反被出卖了,她不明白童骁骑为何要对许半夏这么好。直爽的野猫坦言她喜欢童骁骑,童骁骑还没来得及缓过神,野猫就已经被高跃进喊了回去。高跃进虽对许半夏有几分赏识,但仍对女儿和童骁骑整天混在一起无所事事十分不悦,许半夏向她保证,自己一定会看好二人,不让他们胡来。 正月十五,国际航运的货物到港了。这次伍建设和冯遇一起过来看。伍建设倒也坦诚,告诉许半夏,他在俄罗斯有点冲动,可能也是因为犯了错不好意思,所以有些话说难听了。 许半夏也客气地告诉他,这次她在黑海认识了不少关系,这是千年不遇的好机会,等之后路子熟了,大家可以一起合作。许半夏这样的大度倒是让伍建设和冯遇有些感慨。此时赵垒来了,许半夏兴高采烈地迎了上去,却见赵垒拿了一份报价单给她看,1997年的春天,全世界钢铁大跌价

演职员表
电视剧榜
换一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4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Q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