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爱奇艺CEO龚宇:融资15.3亿美元后 我们准备这样花
2017年3月13日

从当初战略新兴板酝酿推出,到 爱奇艺 进行私有化,到战略新兴板推出遇阻, 爱奇艺 私有化暂停,再到完成15.3亿美元的可转债认购,爱奇艺在资本市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爱奇艺创始人、CEO 龚宇 日前对雷帝网揭秘了爱奇艺融资幕后故事。龚宇表示,此次完成15.3亿美元的可转债认购是水到渠成的过程。爱奇艺与这些基金也是很自然的双向选择。 龚宇还对雷帝网指出,15.3亿美元主要会用在两个主要方向:1,内容,特别是在自制方面的内容的投入要增加;2,团队的投入。要最优秀的人才加入团队。 “这次融资因为金额比较大,百度是爱奇艺的控股股东和美国上市公司,根据美国SEC的要求需要披露。融资完成后,外界似乎说爱奇艺有钱了,就可以大手大脚、无节制了。” 龚宇说,这其实是外界误解,第一似乎在说这事之前爱奇艺没钱了,其实爱奇艺自从诞生之日起一直在有节奏、有规划的融资。 “融资是我为首的核心团队日常工作,融资形式包括股权融资、债务融资或其他灵活方式。” 其次,爱奇艺从来就没烧钱,而是在必要时“砸钱”。两者区别在于:烧钱只图个热闹,连响声都没有,砸钱要有回报、有价值的,要砸出坑,至少是个大响声。 一窝蜂一味地持续竞价买电视台的跟播剧,是烧钱,一部数亿的电视剧2、3个星期播完了,完了就完了,热闹之后什么都留不下来。 但是做出现象级的爱奇艺出品自制剧、自制网络综艺节目,哪怕成本再高,也是砸钱,要砸出新的路,新的模式,新的属于自己的IP。 龚宇还以男儿身来形容爱奇艺,说同业说网络视频业务是女儿,要富养女,要舍得投入,不能让她有缺钱的艰难感。“我们好羡慕,因为我们不是女孩子,我们生来就是男儿身。” “穷养儿”,虽然一直没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但爱奇艺也一直没有“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感觉,反而一直有种饥饿感,对自己的前途诚惶诚恐,平时一个铜板恨不得掰开了花。 “我们是男儿,当看准的时候敢孤注一掷拼一把,哪怕输了就一无所有。”龚宇说,幸好上帝对爱奇艺非常眷顾,没有让爱奇艺一无所有,反倒是钱包里越来越沉甸甸。 “还有同业说今年要插爱奇艺两把刀,一把100亿。好心的合作伙伴问我害怕不害怕。如果是真的两把刀,当然会有害怕的心理本能。” 龚宇说,距离上次打架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年纪大了,逃跑都跑不动。“但幸好是100亿钞票做的刀,我好开心,来吧,‘我王老五还没有看过这么多钱呢’,何况做成了刀。”

爱奇艺没有明确上市时间表

2017年2月,爱奇艺完成15.3亿美元可转债认购,抛开作为控股股东的百度不说,参与可转债认购的其他基金 高瓴资本 、 博裕资本 、润良泰基金、IDG、光际资本、红杉实力都不俗。 谈及此次融资时,龚宇对雷帝网表示,之所以有15.3亿美元可转债融资,是因为爱奇艺已有6年多的历史,在行业中已有非常明确的领先地位。   整个视频网站行业看,这两年优酷土豆投身 阿里巴巴 怀抱,腾讯在扶持腾讯视频壮大,搜狐在苦苦支撑搜狐视频,一眼望过去,大型视频网站的玩家已没几个,甚至可能进一步减少。 龚宇说,视频网站行业具有非常光明的前景,最原始的、粗糙型的打拼、竞争阶段已经过去。在视频网站的后竞争阶段,更可能的是,行业逐渐变成熟,形成某种动态平衡。 “爱奇艺这个阶段不是要找谁,要选谁,更多是水到渠成。”龚宇透露,参与爱奇艺可转债的基金,基本是爱奇艺诞生之日,甚至之前就认识,有这个机会,大家自然是双向选择。 为何选择可转债融资?龚宇说,可转债也是融资的一种方式,这里有很多技术性的要求,及各种各样的平衡,还有多种因素的考虑,专业性比较强。不过,龚宇并未披露具体融资细节。   此次融资的1年前,百度CEO 李彦宏 和龚宇原计划按照28亿美金的价格,收购百度持有的爱奇艺80.5%的全部已发行股份。按这个收购价格计算,爱奇艺估值折合人民币220亿元。   当年7月,百度美国小股东——对冲基金Acacia Partners发布公开信,认为MBO的价格太低,爱奇艺估值应不低于58亿美元。当月 李彦 宏和龚宇为代表的买方财团撤回私有化要约。 百度当时对此的解释是,由于在交易结构和购买价格等方面未能达成一致,买方财团决定撤回要约,终止收购百度所持有的全部80.5%爱奇艺股份的计划。 龚宇谈及此事时则表示,根本性原因是资本市场变化,最主要是国内资本市场转冷,导致爱奇艺如果回国做资本运作,风险变大,这是最核心的因素。其他因素,其实都可以忽略。 当然,撤回私有化要约肯定有不好的负面影响,主要是分散了龚宇及一些高管的精力。 爱奇艺何时上市也是外界关注的话题。龚宇说,上市不是终极目标,不是凤凰涅槃、鸡犬升天,是实现目的的手段。“我们会非常紧密的观察机会,但现在也没有到明确时间表的阶段。” “爱奇艺最终理想是成为一个互联网时代伟大的娱乐公司,如果需要上市这个手段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出手使用这个手段。” 龚宇说,使用这个手段达到最终目标过程中,员工和股东的利益要充分得到保证,同时其他重要的手段,比如健康而先进的企业文化也要构建和精心维护。

将加大自制剧投入

视频网站发展到今天,在打掉原来行业盗版问题后,天价版权费已成为行业亏损的重要原因。 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单集接近500万,《迷航昆仑墟》单集成本超过1000万。《如懿传》、《欢乐颂2》单集成本900万-1000万。这些版权费已成为视频网站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搜狐视频CEO 张朝阳 就说,这么高的价格,靠广告支撑不是可持续的模式,这造成网络视频行业持续亏损。 龚宇也很关注这个问题。龚宇对雷帝网表示,这主要是供需双方的关系构成的,像这种优秀作品,供应方太奇缺,而支撑需求方的资本太多,钱太多了,这是一个必然经历的阶段。 “从短期看,视频网站一定要拼价格。如果不拼价格,上不了路。只拼价格,就死定了。”龚宇说,视频网站最根本的途径是做自制。自制的核心是拥有IP,至少拥有部分权力。 当前,很多影视剧中有很多无演技的“小鲜肉”,拿着超高佣金,却有演技硬伤。 谈及这个现象时,龚宇认为,是供需关系决定,作品是由小说、剧本、演员、导演等等主创人员构成,现在作品太少,能拥有知名度,与观众产生互动,产生比较强粘性的演员也太少。 “所以演员要涨价,就是贵,没有办法。但你看中戏、北电和上戏,今年表演系招生,报名的人全破记录。这就证明大家觉得这儿好,一窝蜂全来,未来两三年供应量增加,早晚平衡。” 爱奇艺2017年要投入100亿,推出包括版权、自制、垂直等多领域的192个头部内容。在曾经的《最好的我们》、《太阳的后裔》暴火后,爱奇艺也在努力通过自制剧打造现象级网剧。 当然,现象级网剧可能也是可遇不可求。爱奇艺的解决之道是,一部分资金投入到商业片上,比如《老九门》,策划过程商业性特别强,另一部分会投入到文艺片等不太容易爆红领域。 “要一鱼多吃,爱奇艺要想盈利,需要一个综合性的模式问题,比如通过IP生态的建设,加大自制和会员付费等,而不是只靠一种模式。” 龚宇对雷帝网表示,爱奇艺要投入投入100亿做内容,或者投入100亿买内容,这做与买之间有区别,卖广告,卖会员、卖游戏,卖文学作品,买衍生品,最终爱奇艺是大苹果树模型。 那么,当一部剧特别爆红时,爱奇艺是否会考虑将一部剧单独卖给用户呢? 龚宇对此给予了否定的回答,称当前不会,最主要的原因是用户习惯决定。爆红的影片、电视剧都在包月里面,因为用户的认可需要一个过程,即交一份钱能随便看。 “我相信对单片付费的市场一定越来越大,但是现在不是时候。”龚宇说,只有在包月的渗透率突破一个发展瓶颈期时,才会考虑这种模式。 当前情况下,爱奇艺的广告会提价吗?龚宇的回答是不明显,由多方面原因造成: 首先,网络视频行业的广告库存的供应量还很大。因为用户在增加,用户观感市场在增加,自然的广告的库存量也在增加了。 其次,需求方因为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增长并没有那么乐观,还是一个平衡状态。 龚宇说,视频行业的收入还在高比例的增长,所以投放数量增加。如果单价还在增加,加上宏观形势不好,两个维度的增加,广告主会吃不消。 2017年,爱奇艺确定的主题是突破跟收获,突破指的是原来行业谁也没做过的事,爱奇艺要做,比如,原来商业模式不健全、不完整,爱奇艺要做。收获的阶段可能需要三四年。 龚宇指出,爱奇艺已投入六七年,整个行业投入十几年了,应该开始有回报,这是收获。而问及爱奇艺何时能盈利时,龚宇说,“路漫漫,一年不算什么,至少要做三年以上打算。”

以下是雷建平采访爱奇艺CEO龚宇实录:

雷建平:龚总您好,首先恭喜你们前段时间完成15.3亿美元的可转债认购,这一次的规模非常高,基金非常有实力。为什么爱奇艺要选择这些基金,为什么要融这么多的钱?

龚宇:我觉得更多的用一个词来形容整个融资过程,就是——水到渠成。因为爱奇艺已经有6年多的历史了。在6年多的历史积累过程中,在行业有非常明确的领先位置。 作为投资者来讲,肯定是追逐利益的,从财务投资的角度,从战略投资的角度,都需要自己的回报。当然需要用投入的多少来平衡这个风险,无非就是大家是否看好这个行业。 如果看好这个行业,那是不是看好爱奇艺,鉴于爱奇艺在行业的领先位置,所以第二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最主要是他是否看好这个行业。 其实,理性的分析这个行业,具有非常良好的前途、光明的前景。而且,现阶段最原始的、粗糙型的打拼、竞争阶段已经过去。 虽然还不是一个行业成熟的阶段,但已经到了后竞争阶段。在同一级别竞争的企业不多了,要不然可能会继续减少。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行业逐渐变成熟,形成某种的动态平衡。 爱奇艺就是这样一个行业的阶段位置。所以,这个逻辑并不是我要找谁,我要选谁,更多的是水到渠成。 坦白说,这些投资者对于我来讲,认识不是一两年,也不是两三年,基本上都是从爱奇艺诞生之日起,甚至之前就跟爱奇艺、就跟我打过交道。有这个机会,大家自然是一个双向选择。

融资是爱奇艺高管团队日常工作之一

雷建平:为什么不直接选择融资的方式,而是选择可转债呢?

龚宇:其实这也是融资方式。融资有多种方式,有贷款、债的方式,也有直接股权投资,这里面有很多技术性的要求,以及各种各样的平衡,还有多种因素的考虑,专业性比较强。这可能涉及到我们交易的一些细节,现在还不方便披露。

这可能涉及到我们交易的一些细节,现在还不方便披露。

龚宇:这里的潜台词,就是原来爱奇烧的钱很少,或者没有。 很多事情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披露。其实,只要仔细的理性分析一下爱奇艺这几年的成长史,你就会明白。由于整个行业还是在投入阶段,每年都是要输血的。 并不是说这次融资距离大家网上能查到的公开信息之间的好几年就没有融资。融资是爱奇艺的高管团队,特别是我的日常工作之一。 融资的方式有多种,有债,也有股权融资,所以整个融资过程是日常工作,是潜移默化的。只不过这次融资的金额太高了。 而百度是爱奇艺的控股股东,在美国的资本市场,应美国证监会的要求,是需要披露的,所以这次曝光了。

愿意高投入砸钱 砸出一种新模式

雷建平:您说从来不烧钱,但又说必要的时候要砸钱,怎么这个说法?

龚宇:这是我给定义的,有点影视化了,毕竟有包装在里头。我对你承认烧钱,就是说,真实的回报比较少,甚至没有,基本上钱烧没了,带不来某种形式的回报。 当然回报很多了,最直接的是现金收入的回报,也可能是品牌的积累,也可能是人才或者行业地位的积累等等。我觉得,烧钱的概念就是浪费了钱,换不来这些回报。 我希望,而且爱奇艺也是这么做的,过去的很多年,做到的事情虽然很多很费钱,投资金额很大,甚至是对于某些人来讲,是超出一般人想象的投入。 但是我们觉得砸钱砸出的是一个坑,砸出的是一个巨响,砸出的是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是某一个阶段的突飞猛进。 比如爱奇艺之初的三四年,我们始终反对电视剧买的多,因为我觉得没意义。电视剧是电视台主导的一种内容,而且它整个的商业模式、定价权、货币化方式等等,全是电视台主导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买独家,必定要拉高价格,拉高价格在自己的货币化能力达到不了一个水平,特别是达到不了电视台的货币化能力的时候,这个钱就是白费。 因为等你有条件跟电视台的货币化能力一样的时候,下一部电视剧,他又开始重新的标高价,这跟你以前的付出没有必然联系。所以这种花钱,我就觉得是烧钱。 但是,在2014年我们分析电视综艺节目的时候,某一个对年轻人来说最好的一线的卫视,一年的节目,非独家,在我们这儿要付出600万人民币。 后来我跟台长商量,他也有意多挣点钱,于是我们两个亿挑了5个节目,当时是天价,非独了600万,一下到了5个节目,两个亿独家,这是一个阶跃,这是一个吓人的增长比例。 但是从发展趋势上看,未来一定是对的,我愿意砸钱。包括后来的《奔跑吧,兄弟3》,3.5亿买的节目,一档节目3.5亿,当时是天价,但是我愿意去做。 结果把一档电视综艺在网络视频这个行业的货币化能力提高了一大截。其实,这两个项目都很挣钱的,包括2014年,做盗墓笔记策划,一集600万的投入。 在2015年播,这些在当时看来,虽然增长比例很高,但都是未来的趋势。我们愿意去高投入去砸钱,砸出一种响声,砸出一种新的模式。

将加大自制内容投入

雷建平:拿到了15.3亿美元之后,你准备用在哪些方面呢?

龚宇:钱就是钱,不管美金还是人民币,一块钱就是一块钱。整个行业还是投入期,对于爱奇艺来讲,虽然是行业领先位置,但需继续输血,需继续投入。 所以这些钱还是放在投入上。我很难说这张钞票一定用在哪,但是最主要的方向有两个: 第一,内容,各种形态,特别是在自制方面的内容的投入要增加; 第二,团队的投入。人数不一定是第一位的,但是要最优秀的人才加入团队。

雷建平:关于内容这部分,爱奇艺具体偏爱哪一些题材?

龚宇:综合性的视频网站,大家都在大众型的、综合性的领域竞争。 所以,我很难说偏爱某一类或者某两类的题材,但是我可以说,方向性的就是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南北通吃、老少咸宜、男女都喜爱的这类题材是我们重点的方向。

长视频依然是爱奇艺主业

雷建平:这两年,像快手、 今日头条 等慢慢兴起,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和观众的注意。你们怎么看待这些短视频网站的兴起呢?

龚宇:你刚才说的,一个是直播,一个是视频。其实从技术创新的角度来讲,不是个新鲜事物,甚至是比我们现在从事的主业,这种正版视频的历史还久远。 但是,过去的时间最大的问题是货币化的方式没找到,在最近两三年,可能是一两年,这种货币化的方式找到了,而且市场是爆发性的增长。 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是2009年底筹建,2010年开站,一直是专注于长视频,专注于专业视频,专注于这种更像是原来传统的影视行业、好莱坞模式平移到互联网线上的商业模式。 这个是我们的看家本领,我们要做,而且必须是当成主业,一直打到底,一直做下去。这件事儿肯定是正确的,毫不怀疑。 另一个市场虽然原来投入不够大,但突然发现它货币化能力有了,会分出一部分投入去做。 但是我们的主业,还在我们最擅长的互联网时代的影视行业这个领域,这还是我们的主业。

用法律武器打击短视频盗版

雷建平:我看到行业里还有一个现象,比如今日头条上面有很多短视频是从影视里面截取的部分,像这样内容,它的受众和点击量都非常高。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龚宇:这有一个法律问题,其实法律是保护行业健康成长特别重要的一个因素,如果超出了法律允许的范围,那我们认定这种行为跟盗版无疑,所以我们肯定要打击的。 当然,从技术创新或者模式创新来讲,如果不损害原来影视制作行业的核心利益,我们有些创新的办法去做,我们非常愿意去尝试,去创新。 事实上,我们也起诉了一些公司,而且法院已经认定的都是我们胜诉,或者赔偿的时候,也是认定我们是更有道理的,是对方赔偿我们。所以这种以法律武器保护我们的措施继续去做。 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长视频,比如110分钟的一部电影,投资1.5亿,或者8000万,它总共只有100多分钟,如果截成七段、八段、十五段,每段两三分钟,基本上最精彩的故事、最精彩的情节、最精彩的表演,都透露出去了。 但是它带来的收入,第一没给我们出品方跟版权方带来利益;第二把我们能够获得的利益破坏了,获得收益没分给我们,既有的利益还被破坏了。 这肯定是不会受到法律保护的。法律要给投资者应该有的回报,这是基本原则。所以我们肯定要打击。 当然,短视频的这种创新,我们肯定要支持。但是,我们要用这种技术性的创新找到更有价值的商业点去做。 直播的问题也是一样的。互联网的直播有很多年了,肯定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就像电视一样,还是几个机位,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一个节目、一个人、一个事物、一个时间。 现在有移动直播,从主观的、第一人称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这是新诞生的一种作品形态,新诞生的一个市场。所以我们也在做,比如爱奇艺的奇秀。

短视频不会一家独大

雷建平:您对这块业务有什么样的期待吗?

龚宇:无论是短视频,还是移动直播,我们认为是分散的,这个市场不是一家独大,甚至都不是我们这种综合视频网站寡头垄断的格局,未来会非常分散。 所以用我们的业务核心,衍生出的这些领域,是我们的重点。但是,我们自己不会开始另一个领地,然后全身心的投入去做,术业有专攻,我们不会那么做的。

雷建平:刚刚提到快手和今日头条,很多人也很关注B站,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龚宇:B站,首先是一个平台,是面对小众的一个平台,就是所谓的二次元。当然,作为一个企业的经营者,面对一个小众的平台,是不甘心的,他要扩大自己的受众群,要扩大到泛二次元,还要扩大到普通的受众群。 如果他要往泛二次元,甚至往更大的人群扩张,就跟我们这样的综合网站产生了冲突。如果只是二次元人群,我们不会在意的。 术业有专攻,各做各的。如果往我这边进攻,我们肯定要防守,所以会产生冲突。我觉得,他在一个垂直领域深度的去发展,非常好,这事儿我们做不了。

要用 智慧 解决管理团队和资本的矛盾

雷建平:最近桔子酒店的CEO 吴海 把自己的公司卖掉了,形容自己为代孕妈妈,在任 何一 个创始人的公司里面可能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您怎么看待这种企业和创始人之间的关系?

龚宇:首先,这是一个商业基本规则要遵守,商业规则就是资本为先,要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就是一个财产,不管谁的财产,私人财产也好,机构财产也好,都需要保护,这是基本原则。   所以,基本原则一定要遵守。但是,从 操作 层面、团队的利益、投资者的利益等等,一定要保持一个平衡。 其实,我更觉得这件事跟去年两三件同类的事一样,更多的是一个管理团队,要平衡各方利益的一个技术性问题。 我觉得不是颠覆性的,不是道德问题,不是一个规则、制度性的问题,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需要靠管理团队的水平、智慧来解决这些矛盾。

要做一家伟大的企业

雷建平:您希望爱奇艺成为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龚宇:其实说得很好,就是叫伟大的企业,怎么伟大?很多方面,比如影响的人数很多,影响人的深度很高。 爱奇艺诞生那年出生的小朋友,今年暑期会上小学了。他从6个月、从12月开始,拿着iPad触屏看爱奇艺的动画片。 我问过很多小朋友,在他们印象中,视频就是爱奇艺视频就是爱奇艺,他们把这两个概念已经等同化。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幸福,这是我们的一个伟大企业。 当然,这种影响是积极、正面、阳光的,你不能让一个小朋友心里有阴暗面,如果是因为爱奇艺,那是我们的悲哀,是我们不应该干的。 所以,这种对人的影响,无论深度还是广度,特别重要。当然,从经济角度对我们股东有回报,对员工也有足够回报,让一部分人财务自由,一部分人财务更宽裕,都是我们的追求。 最主要的还是能持续发展,不是3年、5年把企业卖掉了,大家散伙了。或者3年、5年挣一大笔钱,企业变得平庸,变得无所谓,这不是我们的追求。 总结来说,爱奇艺未来要做一个互联网时代伟大的娱乐公司。 伟大之处在于:持续不断地创新,无论技术方面的创新还是内容创意。规模足够大,大到可以积极地影响人们的生活,积极地改变行业的格局,甚至造福于社会。 开放,自己是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环节,虽然是主导环节,但不是利益通吃着,做到可以促进生态系统中各个环节共生共荣。 爱奇艺的文化是特别尊重人的文化,尊重的无论是工程师还是文艺工作者,无论是用户、客户还是合作伙伴,无论是员工还是投资者。 内容创作的本质是挖掘人性的工作。所以我们应该对艺术家充满最高程度的尊重,即使他们很有个性,这是他们的工作,这是他们的财富,这也是人性。 从内心、从骨子里、发自真心地尊重人。言辞平和,内藏锦绣。要求每一个爱奇艺的成员都要做到这些。 爱奇艺的文化是内心强大的文化,因为我们的同业是社会中的佼佼者,但是他们做梦都在想着爱奇艺明天可以关门,我们必须内心强大。 爱奇艺的文化是知恩图报的文化,因为爱奇艺历史上太多人帮助和支持过爱奇艺,他们是爱奇艺的恩人,爱奇艺永远记得他们,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爱奇艺上市没有时间表

雷建平:爱奇艺成立也有好多年了,大家其实对你们在资本市场也有挺大的预期,比如上市,如果上市,你会选择哪个地点。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龚宇:首先,时间表现在还没有,这不是简单的搪塞,确实我们现在没有。 分析这个原因,最主要的是我们的行业特点,投入太大了,这个投入,包括金钱、人力、各种资源,其中也包括时间。 我们这个行业真的不是两三年就能见效、行业格局就能见分晓的行业,需要特别多的时间。 目前,进入后竞争时期了,整个行业格局的雏形已经建立了,但是形成一个稳定的格局,还需要两三年,这是相对比较乐观一些的预估,也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在分析资本的市场的一些特点等等,我们最终的目标不是上市,上市只是把业务做得更好,做一个优秀的百年老店的一个手段,这个手段是在中期使用的。 在这种情况下,更多的是我们要技术性的分析什么时候上市对企业的发展最有利。当然,对员工、对股东、对管理团队等多方面的利益要平衡好。 但更重要的是把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健康发展当成第一位,把上市当成中间的一个手段。如果爱奇艺做好了,各方利益都会得到满足,这是问题的核心。 所以,我们会非常紧密的观察机会,但现在也没有到明确时间表的阶段。

视频网站发展存在差异化

雷建平:我看到阿里把优酷土豆买了之后,现在大型的视频网站就这么几家,您觉得它已经到了一个阶段,那么这个行业什么时候能实现盈利?

龚宇:首先,他需要一个动态的平衡。这个平衡体现在,不为整个行业无谓的投资做拼价格、做拼投入的时候,这个行业才能形成一定的平衡。 什么叫无谓的?就是说,如果我一个投入砸下去,它为行业产生了收益,为自己企业中长期产生了收益,这是对的。 怕的是,无谓的投入砸进去,我自己获得了短暂的回报、幸福感,但是瞬间这种幸福感又没了,又是从零开始砸、开始投入,这种是无意义的。 当然,这是一个行业按照市场规律发展必然经历的一个阶段,但是这个阶段快过去了,就是说我对长期的利益做投入,我拼的是中长期、未来的实力,这必然形成企业间的差异化。 其实,你看视频三家,或者再加上中国互联网行业排名前前八家、前十家的企业,都有自己的定位,几乎没有完全重合的。我们这个行业也一样,这种差异化的模式会逐渐形成。 这是整体的,不是某一个局部的或者局部时间或者局部业务,比如,你非要说你出的十部剧跟我出的十部剧,本质有差别吗?这个太难了。 但是,对于爱奇艺来讲,就是大苹果树模型,以内容IP为核心,构成一个生态,如果我们构成了,那就是我们独立的、以很强大内容IP为生态核心的生态建立起来,别的就不一样。 腾讯可能以他的社交平台为核心,社交平台就是一个平台,上面有很多内容、有文字的、图片的、音乐的、视频的,还有游戏做货币化,他可能是那个生态。 阿里是电商,以交易为核心一个生态内容,有他自己价值,跟他怎么形成某种经济效应。爱奇艺就是以内容为核心,形成一个生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