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爱你

7.1
简介:卢晚晚是清耀大学医学院临床系大二的学生,然而不佳的心理素质却让卢晚晚逢考就容易发挥失常,与要求严格的医学院格格不入。因多年暗恋失败,卢晚晚酒后扬言要追求同校的超级学霸任初,二人绯闻由此传出。沸沸扬扬的绯闻严重影响了卢晚晚本就颇感吃力的学习生活。为撇清二人关系,卢晚晚设法同任初签订《绯闻消除计划》。澄清绯闻的过程中,两人慢慢看到了彼此性格中的闪光点,渐渐互生好感。在任初的帮助与引导下,卢晚晚逐渐克服了内心的胆怯,找到了兴趣和学业的平衡,努力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医学生,而任初也在卢晚晚的感染下,摆脱了学霸的孤高,越来越有亲和力。两个人都不自觉地被对方改变,成为了更好的自己,最终也收获了一段健康独立的校园恋情。
打包价格:

节目还没有准备好,晚点回来再试试~

剧集列表

(共2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手术台上,一个医生正进行着一场蹩脚的手术,她犹犹豫豫,在ABCD四种药剂之间艰难地抉择,原来这其实是一场骨科小考,而医学生卢晚晚则将这场考试想象成她真的在给病人做实验。 另一边,清耀大学游泳馆内,任初出正带着社员们做训练,结束完训练他要赶往学校礼堂给数学系大一新生做演讲,原来,任初不仅擅长游泳,更是数学系大神,是学校里当之无愧的“学霸”,但此学霸非彼学霸,任初的存在重新定义了学霸——会学习的恶霸。究其原因,是因为任初的学术能力过于逆天,每当有同学问问题的时候总会受到任初的“王之藐视”,久而久之,大家对任初自然退避三舍了。但任初并不自知,反而觉得自己一向友善。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拖拖拉拉的,卢晚晚终于交了卷。她想起烘焙社团里还有一个蛋糕等着她,便急匆匆往烘焙社跑去。蛋糕是为了给安嘉先庆祝生日用的,而安嘉先则是卢晚晚暗恋了五年的人。

  • 卢晚晚本想着她与任初没什么交集,时间一长,大家自然会忘记绯闻,不想上骨科课程的时候,任初忽然空降临床系教室,要来旁听,周围的同学纷纷起哄,老师也误会卢晚晚考试失利是因为恋爱分心,卢晚晚觉得更加难熬。原来,大四的任初正在挑选保研的学校,除了本校,外校也纷纷抛来橄榄枝,而他之所以来上临床系的课正是为了研究生的相关课题研究。 安嘉先要来找卢晚晚道歉,自己不该重色轻友,那天将她一个人留在餐厅。卢晚晚不想面对安嘉先,匆匆逃回家。她是本市人,家和学校离得不远,她父母开了一家小小的水果店,父母和善温柔,卢晚晚在家里汲取了力量。一转头,她碰上了来买水果的任初,下一秒,安嘉先也出现在们口,邀请她吃饭,道歉那天在餐厅里的不告而别。卢晚晚想逃,任初却说自己想去,卢晚晚怕他乱讲话,只得一起跟过去。 原来,任初发现自己的社会实践不及格,虽然不会影响保研,但他无法容忍自己有一门功课59分,要求重修。社会实践的内容是去孤儿院慰问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手术台上,一个医生正进行着一场蹩脚的手术,她犹犹豫豫,在ABCD四种药剂之间艰难地抉择,原来这其实是一场骨科小考,而医学生卢晚晚则将这场考试想象成她真的在给病人做实验。 另一边,清耀大学游泳馆内,任初出正带着社员们做训练,结束完训练他要赶往学校礼堂给数学系大一新生做演讲,原来,任初不仅擅长游泳,更是数学系大神,是学校里当之无愧的“学霸”,但此学霸非彼学霸,任初的存在重新定义了学霸——会学习的恶霸。究其原因,是因为任初的学术能力过于逆天,每当有同学问问题的时候总会受到任初的“王之藐视”,久而久之,大家对任初自然退避三舍了。但任初并不自知,反而觉得自己一向友善。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拖拖拉拉的,卢晚晚终于交了卷。她想起烘焙社团里还有一个蛋糕等着她,便急匆匆往烘焙社跑去。蛋糕是为了给安嘉先庆祝生日用的,而安嘉先则是卢晚晚暗恋了五年的人。

  • 卢晚晚本想着她与任初没什么交集,时间一长,大家自然会忘记绯闻,不想上骨科课程的时候,任初忽然空降临床系教室,要来旁听,周围的同学纷纷起哄,老师也误会卢晚晚考试失利是因为恋爱分心,卢晚晚觉得更加难熬。原来,大四的任初正在挑选保研的学校,除了本校,外校也纷纷抛来橄榄枝,而他之所以来上临床系的课正是为了研究生的相关课题研究。 安嘉先要来找卢晚晚道歉,自己不该重色轻友,那天将她一个人留在餐厅。卢晚晚不想面对安嘉先,匆匆逃回家。她是本市人,家和学校离得不远,她父母开了一家小小的水果店,父母和善温柔,卢晚晚在家里汲取了力量。一转头,她碰上了来买水果的任初,下一秒,安嘉先也出现在们口,邀请她吃饭,道歉那天在餐厅里的不告而别。卢晚晚想逃,任初却说自己想去,卢晚晚怕他乱讲话,只得一起跟过去。 原来,任初发现自己的社会实践不及格,虽然不会影响保研,但他无法容忍自己有一门功课59分,要求重修。社会实践的内容是去孤儿院慰问

  • 卢晚晚为了准备解剖课的随堂测试,约了师兄孟西白的补课,孟西白是临床系研一的学生,成绩优异不说,一心专研科研,两耳不闻窗外事,不想,王昕羽正在他的实验室里,原来孟西白就是那个薛定谔的男友,王昕羽一直在主动追求孟西白。 孟西白一个眼神,王昕羽都能脑补出一出你爱我在心口难开的情感大戏,这让孟西白头疼不已。王昕羽被大体老师(尸体)给吓得花容失色离开,孟西白这才喘了口气。 任初恰好也来找孟西白预习课程,与卢晚晚一同上课,他也看到了卢晚晚其实学习很勤奋,基础知识很扎实。 然而次日到了随堂测试的时候,却因为卢晚晚和任初、安嘉先的同框,引发了众多绯闻,导致卢晚晚心态失衡,再度发挥失常,被老师呵斥,面红耳赤,一个字也答不上来,匆匆跑出教室。 安嘉先本想追上去安慰卢晚晚,却被前来找他的梁夏制止,梁夏表示他们谈恋爱了,三个人的关系不比从前,为免尴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这也是卢晚晚想要的,让安嘉先给她空间。

  • 任初负气离开。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根据绯闻消除计划,任初有义务帮卢晚晚追求汪彧扬。任初提出了30秒的一见钟情法,让卢晚晚实施,不想卢晚晚却完全弄砸了。范毅质疑任初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帮卢晚晚,难道只是为了所谓的契约精神?范毅点破:任初就是喜欢卢晚晚。任初否认,范毅却说任初从未喜欢过别人,所以不知道喜欢的感觉,这种事光看书本是没用的,要关于内心,让任初自己品品。 一转眼,任初请来有过一见钟情经验的孟西白来做案例分享。卢晚晚这才知道,原来,当初是孟西白看到了正在练舞的王昕羽,对她一见倾心,误以为她是“文静又努力”的女孩,主动上前打招呼,这才“招惹”上了王昕羽。王昕羽认定了两人是一见钟情,对孟西白死缠烂打,而孟西白却意识到王昕羽完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避而不及。上完了“一见钟情”培训课,任初盯着卢晚晚看,卢晚晚被看得浑身发毛,原来,任初记着范毅的话,想试试自己有没有分泌PEA——一种代表喜欢的神经兴奋剂。他望着卢晚晚,觉得并无异样,认定了范毅在胡扯。

  • 任初觉得谈恋爱是件愚蠢的事,然而又不可避免地喜欢着卢晚晚,甚至在梦里梦到了和卢晚晚的接吻,让他手无足措起来。作为一个理论派,根据从书上看来的观念——恋爱会使人变蠢,任初无法忍受自己变蠢这件事,便想要停止对卢晚晚的喜欢。 在孟西白的建议下,他想进行物理隔断,减少见面。然而,社团举行的真人CS吃鸡比赛,卢晚晚和任初恰好分到了一组,任初做好心理建设,想到要和卢晚晚一起参加越野赛,心里却又有几分喜悦,还特地给卢晚晚磨好热豆浆随身带着。 不想,在比赛当天,和他组队的人却是校花关爱,原来关爱帮卢晚晚换了队友,卢晚晚变成了汪彧扬。任初只得负气出发,关爱趁机聊起两个人的情感,原来关爱一直误以为任初也在关注着自己,只是碍于面子两个人没表白,而任初和卢晚晚的绯闻让关爱觉得不可以再矜持下去了。可任初却发出了灵魂的质问,你哪位? 卢晚晚听了顾桥的劝说,要多次示好和假扮柔弱,企图引起汪彧扬的保护欲,却没想到适得其反,两人简直是一出闹剧啼笑皆非。卢晚晚也意识到,汪彧扬和安嘉先其实丝毫不像。

  • 同样是接吻,孟西白和王昕羽顺势在一起,而任初和卢晚晚则陷入了完全不同的情绪。在任初看来,两人既然已经接吻,就应顺理成章地变成男女朋友,于是对卢晚晚做了一系列男女朋友式互动。但在卢晚晚看来,那个吻完全是骚扰式的,破坏了她对初吻的向往,连带着她对任初亦是避之不及。 汪彧扬在真人CS吃鸡比赛上拿了名次,让卢晚晚请客庆祝,两人喝着啤酒撸着串,完全是兄弟式的互动。卢晚晚也坦然自己曾追过汪彧扬,汪彧扬却完全没感觉到,随即又搂住卢晚晚的肩膀,说他们还是铁兄弟。 终于卢晚晚的暗恋魔咒又成功了,“喜欢”的人都成了闺蜜,汪彧扬成了她最好的异性闺蜜,但这一次,卢晚晚发现,这样的关系比之前舒服许多。她不应因为自己对安嘉先余情未了,就轻易追求一个神似他的人。 卢晚晚跟汪彧扬聊到任初,汪彧扬却对任初充满崇拜,认为任初亲了卢晚晚就代表他喜欢卢晚晚,校草学霸喜欢她,她还不开心什么?卢晚晚则认为任初和关爱更般配,而她和任初,一个学霸一个学渣,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 为保研事宜,任初开始参观本校的计算机实验室,实验室的小老板季奇又惊又喜,本以为任初一定会选择平大。 另一边,卢晚晚正在为一具医用人体模型犯愁,为了加强记忆,她想买一具人体模型,但模型价格高昂,让她囊中羞涩。就在这时,她接到了范毅的消息,范毅要为社团定一批甜品,想到有甜品费进账,卢晚晚又期待起来。谁知道,范毅是来给任初所在的游泳社定甜品,要的都是粗粮、无糖,成本高、数量少,加上范毅是照本宣科读着任初的要求,他自己没有决定权,卢晚晚也推销不动,根本没赚头,不由地抱怨任初怎么不自己来定甜品,好歹她还能推广一番。不曾想,这正是任初的“清风计划”: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他决心不再主动接近卢晚晚,而是在卢晚晚面前展现自己,让卢晚晚被他吸引。范毅问任初又是从哪儿看来的招数,任初一顿:《孙子兵法》。范毅觉得任初是个理论派,和任初“打赌”,如果他能让卢晚晚主动告白,自己帮他打一学期的开水。任初表面上说着无聊,心里却觉得一定没问题。

  • 国庆节到来,同学们纷纷回家。卢晚晚央求汪彧扬帮她把人体模型带回家,给他水果作为报答。汪彧扬一边背着模型,一边抱怨自己国庆要好好学习了,他在申请一个出国项目,出现了强有力的竞争者。两人聊到任初,汪彧扬再度对任初流露出大神的崇拜感。 另一边,任初帮王昕羽拎行李到车站,单身的任初看着王昕羽和孟西白秀恩爱,好容易送王昕羽上了车,又听孟西白叨咕着想王昕羽了,让任初无言以对。孟西白问任初的假期安排,任初则说去买水果。 卢晚晚回到家,她父母正在排练街道演出的大合唱,她一边做作业,一边帮忙看水果摊,正想不出题,安嘉先忽然出现,默契地帮卢晚晚看题。原来,他们以往也常常在一起温书,都成了习惯,两人正聊着,任初忽然出现。任初心里不悦,跟安嘉先说他的学习方法不好,这说法激怒了同为学霸的安嘉先,安嘉先表示自己是医学生,肯定比任初要专业。两人一来一回杠了起来,活像两只好斗的公鸡,不等卢晚晚劝阻,两人已经立下赌约,要帮卢晚晚复习,看谁帮卢晚晚提分提得多。

  • 国庆假期过后,卢晚晚回到学校,信心满满地参加了骨科小考,第一次流畅地完成了考试。从教室出来,卢晚晚恰好遇到安嘉先,安嘉先拿着一张单子,卢晚晚以为是什么报名表,凑上去一看却是一张填好的转系申请表。原来,是二班那个做静脉穿刺失败的同学决定离开临床系,他填好了申请表,委托班长安嘉先送去老师办公室。 卢晚晚惋惜又疑惑,问安嘉先那个同学为什么不自己送去办公室,明明就要离开,还不好好道别,办一个欢送会吗?安嘉先却告诉她,真正的离开都是悄无声息的,灰溜溜地放弃了医学,躲着还来不及呢,哪会有什么欢送会呀? 另一边,因卢晚晚无心的那句“大学不谈恋爱”,让任初受到打击,一向对考试学业手到擒来的他,第一次发觉学习竟成了他的“情敌”,让任初大有“失恋”之感。任初进了实验室,顺利改造了小机器人“奇迹”,增加功能,让它变得更加亲人,赢得了季奇与学长们的一致好评,任初却闷闷不乐,季奇等一头雾水,聚在一起讨论是不是对小师弟照顾不佳?

  • 次日,卢晚晚在宿舍里醒来,浑身湿透,原来她竟做了一场春梦,在梦里她对任初上下其手,还上手脱了任初的白衬衫。醒来后,卢晚晚发现自己昨天吃完酒心巧克力后便断片了,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顾桥和宿管阿姨则吐槽她酒后的种种言行,卢晚晚惊讶地发现她们所说的内容与她梦到的画面有惊人的相似,卢晚晚顿时吃惊:我不会真的对任初做了什么吧?下一秒她却接到任初的电话,让她立刻来一趟实验室,卢晚晚知道是福是祸躲不过,只得硬着头皮忐忑的去了。 见到任初,卢晚晚偷偷向他打听昨晚发生的事情,任初只说卢晚晚扒了他白衬衫,卢晚晚大惊,更加以为自己对任初做了“不轨”的行为。她见实验室任初的六位师兄都严肃地看着她,以为他们要联手收拾自己,没想到六位师兄却是想请卢晚晚帮他们搭配服装,卢晚晚长吁一口气,和任初一起在电脑上为六位师兄网购了衣服,卢晚晚又偷偷为任初下单了一件白衬衫作为补偿。

  • 学校里,范毅组织了“幸运签”活动,让大家都来抽签,卢晚晚抽到了:暗恋MVP,她顿时紧张起来:自己在安嘉先身上已经撞得头破血流了,可不能再轻易走上暗恋的老路了。这时恰逢任初过来抽签,卢晚晚心虚地拉着顾桥走开了。 任初赶去演出厅,王昕羽正急匆匆地等在门口,她跟任初说,孟西白正在来看她表演的路上,但她疏于学业,基本功废了一半,已经被人从主舞的位置换掉了,西白看了肯定会生气,让任初无论如何拦住孟西白。王昕羽用兄妹之情恳求任初,任初只好答应,将孟西白拦在门口,故意拖延时间,让他错过了王昕羽的表演。 孟西白去后台送花,王昕羽假装自己参与了演出,孟西白听到其他人说王昕羽是恋爱脑,他一愣,在医学上并没有这个说法,不由深思:恋爱脑是什么脑?孟西白鲜少上网,并没听说这个说法。王昕羽急忙将他带了出去。 临床系举办专业比赛,报名一共有十个队伍,因为比赛可以拿学分,所以卢晚晚毅然决然拉着顾桥参加了,因为她之前刚刚参加了甜品比赛,虽然失利了,却对比赛少了畏惧,觉得可以胜任,充满信心。

  • 临近期末考,临床系的教室里都是复习的同学。卢晚晚也认真准备着她转系之前的最后一次考试。卢晚晚担心转系之后有可能会换宿舍,和顾桥的“同居”生活就此结束,因而对顾桥格外地照顾,说话也很温柔,顾桥反倒疑惑卢晚晚难道得了绝症? 另一边游泳馆里,任初郁郁寡欢,六位师兄和何一风、郑岩试图开导任初,任初借口称自己有一个学业上的问题,是关于人工智能的情感关系问题,众人众说纷纭,帮任初出主意。 转眼到了期末考,卢晚晚和临床系的同学们都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复习与考试,因为临床系考试多,每场考试之间的时间很紧,卢晚晚忙于复习,没时间吃饭,又开始胃疼。任初拿着豆浆及时出现,两人一起看书到图书馆没了人,任初转头看到卢晚晚认真学习的样子,忍不住微笑。窗外已然天黑,卢晚晚起身去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却见关爱正坐在自己方才的位置上,向任初讨教题目,卢晚晚只觉得这画面看着养眼,又表示不用自己撮合,校花校草也能走到一起去,于是卢晚晚直接回了宿舍。而任初之所以愿意跟关爱搭话,其实为了等卢晚晚回来,不想卢晚晚一去不回,任初皱了皱眉。

  • 校园游园会即将开始,为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总跟卢晚晚不欢而散,任初将游园会上的牵引绳手环道具改成了定时的设计,以便他可以和卢晚晚绑在一起,让他有足够的时间道歉。同时,任初也为卢晚晚准备了道歉的礼物——一只小乌龟。原来,六位师兄、郑岩和何一风给任初出主意,说一起养宠物能增加两人的感情,任初希望和卢晚晚的感情能长长久久,于是买了最为长寿的小乌龟作为礼物。 游园会上,卢晚晚支起了甜品摊位,任初过来帮忙,而卢晚晚却也主动给任初准备了礼物,原来卢晚晚自知自己不该对任初发脾气,给任初准备了甜品,她又告诉任初,她不打算转系了,她想要继续在临床系待下去。任初恭喜卢晚晚,告诉她她做了正确的决定,并将自己准备的小乌龟送给了卢晚晚,卢晚晚惊讶地收下礼物,两人冰释前嫌。交谈间,安嘉先过来跟卢晚晚说话,安嘉先在卢晚晚这里定了一个爱心蛋糕,是他给梁夏庆生用的,任初不知前因后果,以为是卢晚晚给安嘉先定制的蛋糕,见她给安嘉先的蛋糕远比给自己的大,不免有些醋意,故意弄坏了蛋糕,被卢晚晚推开。

  • 很快到了寒假,大家都准备回家过年。卢晚晚却得知任初家里没有过年的习俗,对他来说那只是一年里普通的一天,他不打算回家,就准备在学校里度过。卢晚晚只觉得任初的年未免过的太惨了。回到家里,卢父卢母热情地欢迎卢晚晚回来,期间,卢晚晚提到任初要一个人在学校过年,好客的卢母则让卢晚晚将任初带回来一起过年,哪有让同学一个人过年的道理?卢晚晚心里也对任初于心不忍,但私下又觉得带任初回来过年是否太过亲近了,纠结之下,她还是向任初发出了邀请,请他大年三十来吃年夜饭,任初欣然接受。 家里,提到卢晚晚的成绩,卢父卢母一向都很宽容,觉得卢晚晚实在要是学不会,就不让她当医生了,毕业以后也可以考个公务员,也是铁饭碗。 卢晚晚却坚决摇头,她一定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卢父卢母感到万分奇怪,以前不是学不好吗?是不是认识了什么新的男孩子,才让她如此转变。 另一边,王昕羽在家里饱受失恋的痛苦,不停地流泪。而孟西白也默默地思念着王昕羽。

  • 任初一脸震惊,卢晚晚亦是瞠目结舌地站着,忽然之间,她急忙改口,说自己的意思是让任初假装她的一日男友,陪她去参加高中同学会,任初虽有遗憾,还是答应了。 回到家里,卢晚晚赶紧给顾桥打电话,跟她说自己一不留神将真心话冲口而出,幸好她想到办法及时补救。顾桥则让卢晚晚借机试探一下任初是不是也喜欢她,就算不是,享受一天任初的女朋友也是宝贵的经历。同学会当天,卢晚晚盛装出席,任初则摆出了男朋友的姿态,对卢晚晚处处呵护。卢晚晚的高中同学本在八卦卢晚晚、安嘉先和梁夏三人的关系,这时,任初牵着卢晚晚出场,让所有人都停止了八卦,毕竟任初可比安嘉先要帅多了。任初故意给卢晚晚喂菜、帮她说话,看得众人羡慕不已,卢晚晚也一时意乱情迷。 结束同学会,卢晚晚和任初的一日情侣体验也到此为止了,卢晚晚心里怅然若失,这时,她却发现自己出门忘带了钥匙,她父母也去临市亲戚家过夜去了,时间晚了,任初也回不去学校,任初提议去酒店,但卢晚晚觉得酒店太贵,当机立断,带着任初去了网吧包夜。

  • 新学期,孟西白开始进入医院实习,卢晚晚也申请了去医院预见习的名额。大二的学生没资格在医院实习,但是可以申请预见习,主要是帮医生打杂,体验一下真实的医疗环境。 但是,在去医院之间,卢晚晚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卢晚晚在烘焙社给任初做了一份营养餐,还贴心地做了一个小甜品蛋糕,在上面画了一颗爱心图案。卢晚晚也给计算机研究生的另外六名学长做了便当,但和任初的都不一样。卢晚晚兴冲冲地去研究生实验室给任初送饭。 实验室里,范毅也刚好来找任初,范毅所在的辩论社即将举行活动,为邀请任初参加,他特意选择了人工智能相关的辩题,一开始任初只是拒绝,但当卢晚晚过来送蛋糕时,任初听说卢晚晚也会参加辩论赛,于是立刻同意参赛,并且选了和卢晚晚的同一个持方。范毅离开时看到卢晚晚手上的蛋糕,惊呼有蛋糕吃了,顺手拿了一个,刚好是卢晚晚的爱心蛋糕,卢晚晚制止不及,后悔不已。 一转头,范毅约了顾桥吃饭,邀请她来看辩论赛,将从卢晚晚那里顺来的蛋糕借花献佛送到了顾桥手上,顾桥一边吃着爱心蛋糕,一边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嘛。

  • 因任初在辩论赛上公开宣布自己有喜欢的人,学校的网站、论坛、朋友圈一时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猜测着他喜欢的对象是谁。而另一边,在烘焙社与游泳馆里,卢晚晚和任初分别下定决心,要向对方表白。 这时,汪彧扬来到烘焙社,找卢晚晚诉苦,汪彧扬一直在努力拿到一个出国交换一年的名额,但他最终失败了,因为他的竞争对手梁夏家人都在澳洲,似乎要移民,学校便优先把名额给了梁夏。卢晚晚浑身一震:移民?这跟当初梁夏说的不一样啊。而这番话刚好被路过的安嘉先听见了,安嘉先神色一变。此前,梁夏只会去国外交换一年,他还安抚梁夏,一年的异国恋不算什么,但他现在才知道梁夏竟然要移民。 与此同时,任初和卢晚晚同时准备着表白,任初挑了流星出现的日子,带着六位师兄在学校天台布置着场景,而卢晚晚则根据王昕羽的指导,去校外预约了美妆,并跟任初约在游泳馆里,决定美美地出现在他面前跟他表白。

  • 听到卢晚晚的话,任初惊喜地呆住,但这时,小流氓们已经冲了上来,任初不得不迎战,几人缠斗在一起,梁夏的酒被吓醒了,在一旁叫着救命,而卢晚晚则拿起地上的一块砖,转身就要冲上去帮忙。这时,坐着出租车的安嘉先也到了,出租车司机也下来制止,终于赶跑了四个小流氓。 安嘉先带着梁夏坐出租车回学校,任初则送卢晚晚回宿舍,卢晚晚心情复杂又忐忑,不知道任初有没有听到自己说喜欢他,亦不知道任初心里喜欢的人是谁,抬眼去看任初的神色,只见他神色严峻,卢晚晚更是不敢开口。路上,任初在便利店前停了车,进去买了创口贴,原来是他刚刚打架时把手弄伤了。卢晚晚替他包扎,任初却斥责卢晚晚刚刚不该拿着板砖冲上来,万一她的手受伤了怎么办,她以后可能还要拿手术刀的。卢晚晚默默道歉。任初问起卢晚晚的表白,卢晚晚追问任初的回答,任初想到两人初吻之后卢晚晚提到的仪式感,觉得不能在一家便利店里草草答应,于是让卢晚晚明天去看自己的游泳比赛,等他赢了再要慎重地告诉她。

  • 很快,卢晚晚、任初、顾桥、范毅开始了一场四人约会,与想象中的不同,范毅和顾桥进展顺利,而卢晚晚和任初的约会却不尽如人意,原来是因为卢晚晚和任初实在太熟悉了,任初知道卢晚晚的饭量,也听过卢晚晚唱歌,哪怕卢晚晚想唱甜甜的情歌,任初也一秒给卢晚晚切换了她喜欢的《套马杆的汉子》,两人甚至合唱了一首《好兄弟》,在真心话环节,范毅红着脸问顾桥喜欢穿什么样的睡衣,而任初已经对卢晚晚的睡衣如数家珍。卢晚晚丧气地觉得她和任初好像老夫老妻,两人与没谈恋爱的状态没有丝毫不同,仿佛谈了个假恋爱。任初亦察觉卢晚晚兴致不高,积极寻找对策。 另一边,王昕羽听说了学校将安排一次活动,是去清耀大学的校庆上表演开场舞,且是独舞,王昕羽积极报名,经过选拔赛,终于突出重围,赢得了独舞的机会,不想当天的校庆孟西白并未出现,王昕羽恼羞成怒。她在离开的路上遇到孟西白,生气孟西白竟然不看看校庆,孟西白被王昕羽问愣了,转头,他去找了校庆的宣传视频,发现了王昕羽的“灿烂回归”,孟西白脸上也露出微笑。

  • 卢晚晚和任初开始了甜甜的校园恋爱,每天中午任初都接卢晚晚下课,跟她一起去食堂吃饭,这天,两人一边吃着饭,同时提出要约对方去校外约会,原来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学业,都没有一次正式的约会。卢晚晚则提出由自己来安排约会,因为一直享受任初的照顾,她也想照顾一次任初,回到宿舍,卢晚晚认真做了攻略,信心满满地开始了第一次约会。没想到,约会的过程却与她的想象大相径庭,两人看了情侣必看的爱情片,卢晚晚自己却沉闷得睡着了,任初也觉得爱情片里有太多逻辑bug。转头,卢晚晚又挑了一家答题可以打折的餐厅,想着让学霸任初有做题的空间,不想餐厅的问题都是脑筋急转弯,让卢晚晚的心意白费了。卢晚晚还安排了密室逃脱,她特意挑了最难的密室,不想还是被任初轻松破解,两人十分钟不到就逃了出来,约会失败,卢晚晚垂头丧气。任初安抚卢晚晚,告诉卢晚晚她不用只考虑自己,他愿意陪卢晚晚去做她喜欢的事情。卢晚晚眼睛一亮,带着任初去了一家DIY木雕店,两人一起做了手工,在这里,擅长手作的卢晚晚成了学霸,而任初则变成了学渣。

  • 车站,任初与季奇、六名师兄准备上车去外地高校交流研讨,卢晚晚与任初不舍地分别。 卢晚晚继续去医院预见习,进入忙碌的实习工作,然而一天下班回学校后,范毅和顾桥心事重重地找到她,告诉她因学校整改,她的烘焙社人数太少,不得不要关门了。范毅劝卢晚晚跟任初商量,找个办法保住烘焙社,但卢晚晚则觉得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要自己寻找出路。烘焙社是她的爱好,但学医是一件必须全力以赴的事情,她也开始疑心自己是否在爱好上花费了太多的精力,是否要关闭烘焙社。在与任初的视频里,卢晚晚强装镇定,但还是被任初看出她的心不在焉,任初不想干预卢晚晚的生活,于是借口假称他做了一个人工智能的程序小火,让卢晚晚郁闷的时候跟小火聊聊天。晚上,卢晚晚果然跟小火聊天,让她舒缓了情绪,她还索要了任初的照片,夜里独自欣赏。恰好,学校调课,卢晚晚有了一天的假期,她决定去异地找任初,给他一个惊喜。

  • 卢晚晚和任初渐渐适应了异地恋,两人在微信运动榜上紧挨着一起,吃着同样的午餐晚餐,每晚都语音通话,睡前,任初还给卢晚晚读英语书,卢晚晚在任初的朗读声中安然入睡。 很快,五一快到了,卢晚晚和任初约好了五一见面,任初在学校里加快做科研,卢晚晚则想集中排班,在五一前结束预见习。但因为她的排班过于密集,她不得不熬夜加班,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每天都很晚才回到宿舍,手机也熬到没电了,不仅让任初十分担心她的行踪,自己的精力更是直线下降。终于,一次熬夜加班之后,第二天去医院卢晚晚迟到了,错过了医生早上的读病例,以致于在遇到住院病人咨询病情的时候,卢晚晚结结巴巴答不上来。病人刚做过手术,本就脆弱敏感,见卢晚晚穿着白大褂,咬定她就是医生,听她说不出病情,心里焦虑,大吵大闹起来,幸好主治医生急忙赶到,安抚了病人,随即将卢晚晚带出去训话。卢晚晚只是道歉,说自己是一时疏忽,而主治医生却点出,卢晚晚的问题在于逞强

  • 因为异地分离了许久,任初决定带卢晚晚去临市旅行,为了助攻孟西白和王昕羽,他们约了这两人一同出发,王昕羽嘴上很勉强地答应了,但出发的前一晚,她拉着卢晚晚去商场里买了许多东西准备在路上用。 次日卢晚晚和任初赶往机场,而王昕羽为了追求浪漫的恋爱,要求开车前往,孟西白便租了车,带着王昕羽开车上路,卢晚晚不由地感慨是真爱了。在机场,卢晚晚正吃着冰淇淋,却偶遇了任初的父母,紧张得她冰淇淋化了一手都不知道,任初连忙安抚她。很快,任初的父母和卢晚晚相谈甚欢,把任初都晾在了一边。卢晚晚本以为任初的父母都是教授一定很难相处,不想却如此开明和蔼,得到他们的认可,卢晚晚欣喜不已。 可是一转头,在飞机上,卢晚晚一不小心看起了一部恐怖电影。到了临市,任初在山脚下定了民宿,说是这里最出名的民宿,他定下了整栋小别墅,卢晚晚和任初各自一间。卢晚晚本开开心心地入住,却见这里整片山脚下只有任初和自己两人

  • 咖啡厅内,众人正在讨论卢晚晚的生日会,任初为给卢晚晚庆生,想让大家一起配合,给卢晚晚一个惊喜,众人纷纷认领任务,自嘲为他人的爱情操碎了心。而卢晚晚正和任初去机场送别梁夏,梁夏即将前往澳洲移民,她跟卢晚晚也彻底解开了心结,安嘉先也出现在机场,他已经从之前的犹豫不决里走了出来,得到了成长和改变,承诺自己会努力完成学业,去澳洲找梁夏,梁夏也欣然接受。任初陪卢晚晚回学校,路上卢晚晚阑尾疼,任初悉心关心,任初本想约卢晚晚生日那天出来,不想卢晚晚却主动开口,要在自己生日那天约任初出来,给任初一个惊喜,任初表面上答应了,转头却找了顾桥,让顾桥做双面间谍,把卢晚晚引去自己安排的地方。 顾桥给卢晚晚推荐了中式剧本杀,把卢晚晚带去了庭院,还给她换上了古装,今天她的角色是新娘子,而任初当然拿了新郎官,王昕羽、孟西白、范毅和顾桥都分别拿到了适合自己的角色,汪彧扬的角色却是媒婆,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反串,穿上了红裙子。卢晚晚知道了这其实任初准备的惊喜,嘴上嗔怒大家骗她,心里却甜蜜极了。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