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踏浪

简介:一场裸泳闹剧,揭开跌宕幽默的泳装创业史;年轻小伙儿与未来岳父的“万元户”约定,竟成就东北泳装大亨的诞生;且看乔杉和杨子姗为爱发电,带领东北大妈制造性感,踏时代的浪,乘风而起。
打包价格:

节目还没有准备好,晚点回来再试试~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7 / 共37集) VIP会员每周日至周四19:30更新2集,每周五周六19:30更新1集,非会员每日23:00转免1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为了吃饱穿暖,改变家里的穷面貌,彭锦西和哥哥彭锦东没少费力气,哥哥是想尽一切办法找关系,给家里人安排工作,弟弟彭锦西则是“投机倒把”做各种生意。1978年的这天,彭锦西正带人倒卖干豆腐,与他互有好感的同学罗虹前来告知他们双双考上大学,两人正高兴时,工商局市场管理所打击投机倒把分子的“红袖标”们来了——是同样喜欢罗虹的秦升偷偷举报了彭锦西。大哥彭锦东为了给老妹妹彭锦绣争取到县供销社的一个工作指标,给媳妇孙淑芬含糊着,让她把藏了很久的一盒“点心匣子”拿出来,去给供销社主任秦照高送去。孙淑芬以为是给自己办工作,痛快答应了。彭锦西虽成功逃脱,但不忍伙伴被捕,去工商管理所捞人。彭锦西无意中看到管理所所长谭有为晾晒的泳裤,从中嗅到商机。谭有为得知彭锦西考上大学,便想从轻处置。罗虹担心彭锦西被工商管理所扣押,托秦升找他父亲给工商所的人打招呼担心彭锦西被扣。但万没想到秦升再次从中作梗,请父亲秦照高给工商局局长打电话提及此时应严办。

  • 为了吃宣判彭锦西当天,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披红挂彩的罗虹和秦升,与被挂着“投机倒把分子”大牌子游街的彭锦西相遇。罗虹心疼不已,泪流满面,不顾一切跑向彭锦西;彭锦西把感情压抑在心里,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秦升假意难过,心里暗爽。在狱中,彭锦西不断收到罗虹的来信,但彭锦西认为自己已经配不上罗虹,忍痛写信提出分手。彭锦西在监狱里仍不忘关注国家的时事要闻和经济政策。彭锦东接彭锦西出狱,彭锦西家都不回,直奔工商市场管理所,彭锦东以为他要去报仇,没成想,他是要到管理所仔细看看谭有为的游泳裤头,并与谭有为探讨关于国家发展经济的政策方针,但谭有为对此持观望态度。谭有为虽然劝说彭锦西不能“投机倒把”,但还是暗中把自己的泳裤给彭锦西看。大嫂孙淑芬得知工作没办下来,去找秦照高讨还“那盒点心”,人家不还,说是怕她小姑子彭锦绣那个“机关枪”再来讨要。孙淑芬这才知道,丈夫彭锦东是给他自己妹妹办的事情,孙淑芬回去就和颜悦色地给小姑子彭锦绣“装枪”——怂恿她去秦家把点心要回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为了吃饱穿暖,改变家里的穷面貌,彭锦西和哥哥彭锦东没少费力气,哥哥是想尽一切办法找关系,给家里人安排工作,弟弟彭锦西则是“投机倒把”做各种生意。1978年的这天,彭锦西正带人倒卖干豆腐,与他互有好感的同学罗虹前来告知他们双双考上大学,两人正高兴时,工商局市场管理所打击投机倒把分子的“红袖标”们来了——是同样喜欢罗虹的秦升偷偷举报了彭锦西。大哥彭锦东为了给老妹妹彭锦绣争取到县供销社的一个工作指标,给媳妇孙淑芬含糊着,让她把藏了很久的一盒“点心匣子”拿出来,去给供销社主任秦照高送去。孙淑芬以为是给自己办工作,痛快答应了。彭锦西虽成功逃脱,但不忍伙伴被捕,去工商管理所捞人。彭锦西无意中看到管理所所长谭有为晾晒的泳裤,从中嗅到商机。谭有为得知彭锦西考上大学,便想从轻处置。罗虹担心彭锦西被工商管理所扣押,托秦升找他父亲给工商所的人打招呼担心彭锦西被扣。但万没想到秦升再次从中作梗,请父亲秦照高给工商局局长打电话提及此时应严办。

  • 为了吃宣判彭锦西当天,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披红挂彩的罗虹和秦升,与被挂着“投机倒把分子”大牌子游街的彭锦西相遇。罗虹心疼不已,泪流满面,不顾一切跑向彭锦西;彭锦西把感情压抑在心里,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秦升假意难过,心里暗爽。在狱中,彭锦西不断收到罗虹的来信,但彭锦西认为自己已经配不上罗虹,忍痛写信提出分手。彭锦西在监狱里仍不忘关注国家的时事要闻和经济政策。彭锦东接彭锦西出狱,彭锦西家都不回,直奔工商市场管理所,彭锦东以为他要去报仇,没成想,他是要到管理所仔细看看谭有为的游泳裤头,并与谭有为探讨关于国家发展经济的政策方针,但谭有为对此持观望态度。谭有为虽然劝说彭锦西不能“投机倒把”,但还是暗中把自己的泳裤给彭锦西看。大嫂孙淑芬得知工作没办下来,去找秦照高讨还“那盒点心”,人家不还,说是怕她小姑子彭锦绣那个“机关枪”再来讨要。孙淑芬这才知道,丈夫彭锦东是给他自己妹妹办的事情,孙淑芬回去就和颜悦色地给小姑子彭锦绣“装枪”——怂恿她去秦家把点心要回来。

  • 罗虹得知彭锦西出狱,从学校赶回来看望彭锦西。却不料秦升从中搞破坏,撺掇罗十福把罗虹从海边带走。彭锦西急匆匆地赶到火车站,却不想最终还是与罗虹再次错过。火车上,罗虹拒绝了秦升的表白,但秦升还是以好朋友的身份伺机而动。彭锦东召集家里人开会,本想一起教育彭锦西,但彭锦西小半天就净赚了两块钱,还给家里买了肉,这让妹妹彭锦绣和大嫂孙淑芬瞠目结舌。全家人吃着红烧肉,她们不但没指责彭锦西,反倒大力支持,齐心合力弹劾彭锦东。母亲声称,之所以支持锦西,是因为知道要改革开放了,而且根据她的人生经验,社会不可能总是老样子。可是彭锦东还是担心彭锦西再出事,把他锁在家不让彭锦西出门。彭锦西找彭锦秀演了一出苦肉计,终于在母亲的保证下,彭锦西才得以重获“自由”。在学校里,秦升找各种机会追求罗虹,罗虹不为所动。彭锦西借着去沈阳买布料的机会,去罗虹所在大学偷偷看她。

  • 彭锦西不会哄女孩,只好背罗虹给他写的信。罗虹深知彭锦西的顾虑和自卑,罗虹解开了彭锦西的心结,二人抱在一起。这一幕被秦升看在眼里。彭锦西带着家人自产自销泳裤,又有母亲“护短”,彭锦东非常无奈,为了阻止全家人“犯错”,彭锦东悄悄把家人做好的泳裤藏了起来。家人急着找,他为了不被发现,竟然把十多条泳裤穿在了自己身上。但剩下的还是被彭锦西找到,拿出去卖了。彭锦东怕弟弟再被抓出事,不得不“大义灭亲”——急忙到市场管理所,向所长谭有为主动承认家人的错误,请求宽大处理。彭锦东和谭有为到海边寻找彭锦西,了解情况。另一边,放暑假的秦升察觉彭锦西重操旧业,而且发现罗虹还陪着他,再次举报彭锦西。“红袖标”们根据举报,也赶来海边抓人。彭锦西情急之下把没卖掉的泳裤全穿在自己身上,“红袖标”当场识破了彭锦西的把戏,彭锦西急中生智,说自己有“老寒腚”的毛病,穿这么多裤衩是为了保暖。

  • =秦升假意祝福罗虹和彭锦西,实则谋划陷害彭锦西,为了用相机拍到彭锦西投机倒把的证据,编造出省队运动员训练需要泳裤,联系彭锦西供货。秦升让老刘假扮省队人员与彭锦西见面,彭锦西信以为真,开工赶制泳裤。罗家庆祝罗现到供销社上班,请秦升来家里吃饭,罗虹却去和彭锦西约会了,没回来作陪。秦升暗示罗虹父亲罗十福——彭锦西和罗虹正在搞对象。罗父将罗虹禁足在家,还大闹彭家。彭锦绣不干了,她的暴脾气上来谁都拦不住,上前应战,把罗十福骂得差点犯了心脏病。彭锦西想念罗虹,半夜跑到罗虹家偷偷爬窗相见。彭锦西和罗虹正在隔窗说着甜蜜的话,罗父突然进屋查看,罗虹马上装着看书,彭锦西也连忙躲闪偷偷走了。秦升把拍到彭家人投机倒把证据的照片交给父亲。秦照高拿照片要挟彭锦东,如果彭锦西和罗虹分手,不但会饶过彭家所有人,还会安排彭锦绣和孙淑芬到供销社工作。另一边,得知此事的彭锦西和罗虹决定将计就计,瞒着所有人假装分手,让秦家父子放松警惕,然后再设局整治二人。

  • 另一边,得知此事的彭锦西和罗虹决定将计就计,瞒着所有人假装分手,让秦家父子放松警惕,然后再设局整治二人。彭锦西按照秦照高的要求,写了保证书,还给罗虹写了分手信,在秦照高可以看到的范围内,交给了罗现,请他转交给罗虹。彭锦绣和大嫂孙淑芬都到供销社上班了,大嫂做了库房保管员,彭锦绣和罗现两个冤家被分到了一个岗位上。彭锦西来到秦照高办公室,谈起了自己的补充条件。本来对彭锦西不太放心的秦照高,见彭锦西这样,反而放下了心。秦照高欣然应允,大笔一挥,特批一批泡泡纱和细皮筋,以方便彭锦西实现升级——准备做女式泳衣。彭锦西和秦照高商量,想借用供销社的几间闲房做泳衣,秦照高以权谋私跟彭锦西谈起了条件,供销社不但可以提供厂房连水电都可以免费给彭锦西用,可条件是要安排秦照高老婆和几个亲戚到彭锦西这里上班,且盈利五五分成。彭锦西暗中窃喜秦照高已上钩,表面上还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连推带就的答应了。彭锦西来到海边,雇了一个给游客拍照的照相师老张。

  • 罗虹收到分手信后,假装心灰意冷并宣称要找对象相亲。秦升信以为真,自作多情的精心装扮一番后赴约。不料,这一切都是罗虹的设计,就是为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质问秦升是如何一次又一次陷害的彭锦西,秦升羞臊低头,在场的群众对秦升议论纷纷。刚刚完成任务的老张被秦升发现,还把老张的相机摔碎。相机被摔坏,彭锦西以为前功尽弃了,没想到在秦升摔相机之前,老张刚巧把拍有证据的旧胶卷换下来,得以保住了证据。彭锦西拿着证据去跟秦照高摊牌,但并没有以此威胁秦照高,只是想警告一下秦家父子。可万没料到,有人举报秦照高以权谋私、挪用私吞公款数额巨大,秦照高上吊自杀了,秦照高老婆也疯了。而秦升拿着彭锦西送给秦照高的那些照片,认定是彭锦西举报害死了父亲,狠狠记下了这“杀父之仇”,——这辈子都不会放过彭锦西。之后,远走南方。供销社换了新领导,罗现等人都被开除。彭锦西表示,愿意带罗现一起做泳装,但想想罗十福可能还不愿意呢。

  • 彭家全体向彭锦西兴师问罪。彭锦西就是嬉皮笑脸,他认为,用一个“破小集体编制的工作”换个漂亮媳妇,值了!可家人也奇怪他哪来的自信——那罗虹之爹——罗十福是那么好对付的人?况且,两家还有前嫌,彭锦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罗家,向罗十福提亲。按照罗十福的“约法三章”,彭锦西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首先,他要求彭家小女儿——彭锦绣来他家请罪,要对之前骂他,做出深刻而诚恳的检讨,而且彭家全家要对当时没有拦住彭锦绣骂他,尤其是彭母教女无方,也必须做出真挚的道歉;其次,彭锦西想来迎娶罗虹,除了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这“三转一响”,还有个硬指标——要么成为国营大厂子的厂长。其他条件不论,单单是让彭母前来道歉这一条就不成,孝子彭锦西万不能为了娶媳妇而让母亲卑躬屈膝,愤然离开了罗家。彭锦西在报纸上看到万元户的新闻,深思熟虑后决定努力当上万元户来向罗十福证明自己的能力,然后通过罗现给罗虹送了一封道歉信。

  • 大嫂孙淑芬自告奋勇要当模特去海边卖货,但是因为身材不符合要求还被彭锦东嘲笑了一番。罗虹也想去当模特,因为怕罗十福生气,也只好作罢。大家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让彭锦绣穿上泳装去海边卖货,结果泳装真的被抢购一空。这件事传来传去,传到了罗十福耳朵里就变成了罗虹穿着泳装卖货,还弄出了一场乌龙闹剧。罗十福通过罗现供销社的关系,搞到了一种新面料,倒手卖给了彭锦西赚了一笔差价。可是没想到,这布料遇水就掉色,一个顾客带着光屁股的孩子找来了,孩子的光腚上印着一块一块的暗红色裤衩印,特别难洗掉。这下可让彭锦西赔了钱。彭锦西把布料洗了两次,不掉色了,在男士泳裤上给加了两条不同颜色的斜细杠,立时就更好卖了。经过彭家人大半年的大干苦干,彭锦西除去给母亲、哥嫂、妹妹的报酬和分红,自己足足存下了一万零三百二十六元,成为县里第一个“万元户”。罗虹大学毕业了。彭锦东和孙淑芬还生了大胖小子。街坊四邻都对彭锦西夸赞有加,彭锦西成了兴城的名人了。

  • 罗十福没想到彭锦西的名气这么大了,就连印刷厂主任都拜托罗十福帮忙安排与彭锦西见面,要向彭锦西请教生意之道。罗十福瞬间因为有了万元户女婿而骄傲起来,并欣然同意了彭锦西和罗虹的婚事。其他要求可以减免,但是仍然需要彭锦绣上门道歉。然而,彭锦绣却不情愿。罗十福本以为彭家当天就会赶来道歉,还自己演习了一遍彭锦绣道歉的场景,然后就一直坐着等待,然后直到他困倦到睡着了也没等来彭家人,就这样坐着睡了一晚上。彭锦西此刻也冷静下来,他也很矛盾——为了自己的婚事,让妹妹和家人如此受委屈,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思来想去,他决定自己去谈,不让家人过去了,并对屋子里的妹妹说,让妹妹这么为难一下,他都挺心疼的。没想到,彭锦绣听到这些,反而柔软了,觉得自己当初骂罗十福确实起因在罗十福,但自己也确实骂狠了。她做晚辈的,去低个头,其实也没啥,只不过,就是这道歉赔罪的话,她打小就没说过,有些张不开嘴。大嫂孙淑芬立马表态,道歉是她长项,她可以免费教,速成的。姑嫂二人进行“速成道歉法”训练。

  • 罗十福的虚荣心又开始作祟,背着彭锦西和罗虹开始悄悄搞小动作,婚礼当天只请领导参加,不请小商小贩,还跟大家说这是彭锦西的意思。硬是把婚礼弄得冷冷清清,没有一点喜庆气氛。彭锦西得知此事后,赶忙到市场上挨家挨户的道歉解释。商贩朋友们在彭锦西的诚恳道歉和邀请下还是赶来为新人送上祝福。最关键的是,彭锦西和罗虹的婚礼证婚人是谭有为——一个县工商局主管市场的领导给“投机倒把分子”证婚?大家似乎都闻到了一种盼望已久的味道。彭锦西买了台黑白电视机,在古城村引起轰动,彭家一下子热闹起来,村里人纷纷赶来,围在电视前,里三层外三层,看《霍元甲》。罗现过来做主了,他根据来看电视的人与他的亲疏远近,给安排位置,还不停接受着大家的敬烟和恭维,很是受用。电视买回家后,其实彭锦西和罗虹是没什么时间看——泳装在海边市场上供不应求,彭锦西每天早上凌晨三点赶大集出货,而在国营厂当会计的罗虹白天上班,下班晚上做泳装,抢着干家务,全心全意照顾彭锦西一家,整个人都憔悴了。

  • 罗十福是惜命之人,老老实实按照老中医的医嘱,每天卧床休息睡觉,睡不着也躺在床上逼着自己睡,几天下来没病也睡出毛病了,感觉身体哪都不舒服。遇事也忍着不管,强迫自己要平心静气。 罗十福每天不来彭家看着罗虹休息,她终于可以赶工干活了。彭锦西也过上了几天消停日子,心里美滋滋的。最享受的还是罗现,到姐夫家,好吃好喝的,还能安排观众,受人尊重。罗现暗恋的女孩何丹来彭家看电视,罗现必须好好表现。彭锦绣早看罗现不顺眼了,这天找来几个姐妹看电视,占了最佳位置,和罗现发生了冲突,罗现在梦中情人何丹面前下不来台了。彭家人虽然都哄着罗现,但他还是觉得自己丢了颜面,被姐姐罗虹拉到门外数落了几句,更是委屈不已。罗现受了气回家,向父亲为姐姐罗虹大倒苦水,说姐姐在彭家,就是当牛做马,有电视也不能看,尤其是被她小姑子彭锦绣给欺负的,他看不过眼,都跟她干起来了。罗十福让罗现不要打扰自己养生,自己要继续睡觉修身养生。

  • 罗十福从窗外看到这一切,一下惊呆了,心疼得差点晕过去。罗十福大闹彭家,高低要带女儿回家!罗虹为了息事宁人,暂时跟父亲回了娘家。但罗虹放心不下彭锦西,还是偷偷跑回婆家。罗十福觉察到不对,追到彭家,拽着女儿回家。罗虹干脆和父亲挑明,自己愿意陪着彭锦西吃苦,累着也幸福。彭锦西也是特别心疼罗虹,不能总让罗虹这样继续辛苦了。彭锦西准备把赚到的钱拿出来,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加盖一间偏房,作为生产间,再多买几台缝纫机,招人来做工。这种“败家的想法”,几乎遭到彭家所有人的强烈反对。罗虹和罗十福商量,彭锦西在他家无法扩大生产,能不能在娘家这边开这个作坊?罗十福也不干。罗十福担心彭锦西两口子冲动,还跑到彭家偷偷的把他们的存折给拿走了,给彭锦西和罗虹留了一张纸条告知他们,然后把存折藏到衣服里走到哪带到哪。这下彭锦西和罗虹不仅没地方扩大生产,资金都没了。

  • 谁也没想到,彭锦西会一意孤行——他偷偷把岳父拿走的存折挂失。彭锦西寻了个合适的场地,又新买了6台缝纫机,雇了工人,开干了!一年之后,彭锦西的新作坊净赚了3万多!而且这一年里,市场悄悄地全面放开了。彭锦西把所有人叫到一起,每人都发了个大红包。彭锦绣又激动又兴奋,言出必践,举着大喇叭到外面高喊:“我要找对象!”罗十福一咬牙一跺脚,也出去喊:“我也是!”大家笑作一团。又两年过去了。罗虹辞了职,一心一意和彭锦西做泳装了。罗现边上班边倒腾了一段时间的港衫、喇叭裤和蛤蟆镜,没赚啥钱,但自己玩得挺乐呵。本来一切顺风顺水,但泳装渐入旺季的时候,却忽然滞销了,做好的泳衣泳裤放满了彭家的角落。制贩泳装的人家多了,是个原因,而最关键的是,有人为了抢市场,开始降价了。彭锦西和罗虹早就知道是谁干的,这个人就是来彭家学过手艺和买卖道儿的、大嫂的远房亲戚——表弟贾为民。彭锦西劝说贾为民不要为了压价而粗制滥造恶性竞争,彭锦西让步,把几家摊位的供货权给了贾为民,贾为民表面答应着,实际还是继续降价供货。

  • 彭锦绣把矛头指向了大嫂孙淑芬,说她引狼入室,要不是她当初带着贾为民来彭家学习制作泳装,也不会出现现在这些事情,大嫂紧着认错,妹妹彭锦绣不依不饶。孙淑芬夹在彭家和表弟贾为民中间两面不是人,有苦难言。孙淑芬深知这件事贾为民理亏,便去劝说表弟贾为民,但是贾为民不知悔改,孙淑芬生气离开贾家。贾为民誓要和彭锦西把价格战干到底了,彭锦西一气之下也开始降价销售,最后两边为了竞争抢占市场甚至都赔钱贱卖泳衣,把兴城的泳装市场彻底搅乱了。彭锦西的泳装作坊停产了,彭锦西给工人们发了停工补助。奇怪的是,彭锦西不但不着急,还高兴的张罗着要带罗虹去北戴河蜜月旅行,罗虹一开始还不知道彭锦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后来反应过来,彭锦西蜜月旅行是假,考察北戴河的泳装市场才是真正的目的。

  • 彭锦西和罗虹瞒着所有人,半夜悄悄从家里拿出一大包泳装,前往北戴河。彭锦西和罗虹经过一天的考察发现,北戴河的泳装市场空间无比巨大,而且彭锦西的泳装无论从质量还是款式都有很大优势,北戴河的泳装价格也比兴城高了几倍。罗虹还找了一个女模特,穿上他们的泳装去店铺转上一圈,店铺老板纷纷向彭锦西和罗虹订货,他们带来的一大包泳衣泳裤全部卖光,还签了几笔订单,不得不当天晚上就返回兴城取货。贾为民这边开始大幅度提价,曾经帮助他一起对抗彭锦西的商铺老板面子也不给了,只认钱不认人。彭锦西告诉罗虹,北戴河市场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透露。然后彭锦西让罗虹和彭锦绣与贾为民展开价格战(但没跟彭锦绣提及北戴河市场的事情),等泳装价格压到一块钱的时候,再加价从商铺那把贾为民的货收过来。罗虹和贾为民的价格战打到了伤筋动骨的程度,贾为民成天盯着一大早去海边发货订价的罗虹和彭锦绣。贾为民赔本赚吆喝,暗自叫苦不迭的时候,彭锦西“独享”的北戴河泳装市场已经供不应求了。

  • 彭锦绣的婚事需要尽快解决了,彭母问起对妹妹彭锦绣单身问题的解决方案,彭锦西和罗虹也有想法——是不是考虑让彭锦绣和罗现接触一下?彭锦绣和罗现听说要安排他们在一起,都嘴巴张得老大,表示奇怪和不屑。贾为民还惦记着对付彭锦西,贾为民和几家泳装散户成立了拉彭锦西下马的攻守联盟,简称“拉西联盟”,誓要把彭锦西家的泳装品牌搞臭。贾为民让与彭锦绣有过节的老许偷偷扣下彭锦西的货,然后连夜偷梁换柱弄成次品,顾客穿上彭家泳裤后就开线退货。但贾为民没想到,贾妻人傻热心帮了倒忙,把次品泳裤上面装上了贾家泳裤特有的黄绳标志,贾家泳裤也遭退货,贾为民还被壮汉顾客狠揍了一顿。孙淑芬偷听到婆婆追问小姑子彭锦绣和罗现接触怎么样,孙淑芬想着如果彭锦绣和罗现真成了,那她在这家更没有话语权了,一旦有个投票什么的,自己这边直接就得少数服从多数。孙淑芬开始挑拨彭锦绣和罗现关系,然后又跟彭锦绣说彭锦西的账目不对,肯定瞒着大家自己发财了。

  • 泳装散户们认为贾为民与彭锦西沾亲带故,联合起来一起坑大家,贾为民百口莫辩,只能自掏腰包把大家手里的黄绳泳裤都收了。彭锦西和罗虹这边还忙着北戴河和兴城两个市场,大嫂孙淑芬和妹妹彭锦绣准备行动,抓彭锦西的小辫子了。孙淑芬和彭锦绣强挺着困倦,借着月光跟踪彭锦西出门。彭锦西到了火车站翻墙逃票,孙淑芬和彭锦绣也跟着翻墙。火车上,列车员查票,彭锦绣和孙淑芬想逃避,但被发现了,孙淑芬说忘带钱了,彭锦绣忍着心疼补票。彭锦绣和孙淑芬跟着彭锦西来到海滨,姑嫂二人躲藏着偷听彭锦西和零售商讨价,核算了一下,事实证明,彭锦西一定没在中间占便宜。看着远处的彭锦西又吃上了剩馒头,彭锦绣很心疼,骂着大嫂。回到家,天都黑了,彭锦西还和二嫂罗虹,与工人一起干活。彭锦绣亲自下厨给二哥做了一大桌子,又特意给二哥倒了一大杯酒,向二哥致敬,对产生过不信任二哥的想法和做法表示难过,边说边喝边哭,激动不已。

  • 贾为民仗着自己帮彭家找回孩子,以彭家的恩人自居,开始得寸进尺,明目张胆的抢占彭家在兴城的所有供货市场,还要免费借用彭家的工人帮他赶制生产,彭锦西觉得贾为民太过分了,不能一直这么无底线的惯着他,严词拒绝了贾为民,贾为民记恨在心。贾为民总觉得彭锦西最近哪里有蹊跷,而且还偶然发现彭锦绣和罗现出现在一起,就更奇怪了,悄悄找到表姐孙淑芬,打听彭锦西到底什么情况,但这一幕恰巧被罗虹碰到了。孙淑芬实际上并没有向表弟贾为民泄密,只是说彭锦绣好像在和罗现搞对象。贾为民不死心,又去忽悠罗现套话——罗现头脑简单,说出了去北戴河送货的真相,还把开发市场吹成了自己的本事,他再吃点儿贾为民的吹捧,连那边的价格带商家的特点,啥都给人交代了。

  • 孙淑芬被冤枉的哭天喊地,不得不拽着罗虹和彭锦绣去贾家当面对峙,贾为民媳妇禁不住孙淑芬大闹,只能供出是罗现泄密给了贾为民。孙淑芬终于沉冤得雪,彭锦绣还是要堵到罗现爆骂一顿才能出这口恶气的,大嫂孙淑芬很支持她,她们姐俩倒成一条战线的了,穷追猛打、围追堵截罗现,直到罗现服软认怂才算罢了手。彭锦西按兵不动,贾为民开始怀疑彭锦西在计划出大招,每天盯着彭锦西的一举一动。彭锦西知道贾为民在跟踪自己,有意带着贾为民到处转悠,把贾为民引到深山老林里,然后趁其不注意,把贾为民的自行车拿走,然后自己偷偷溜走了。贾为民在山上迷了路,走了一宿也没到家,搭了一辆马车还走错了方向,贾为民只好徒步拄着木棍一瘸一拐的走回家,满脚磨出大水泡,落魄的像个逃荒者,贾妻心疼不已。第二天,彭锦西带着罗现去看望贾为民,真诚的向贾为民道歉,还带了一个大猪蹄子,让贾为民补补身体。彭锦西给贾为民送份大礼,决定把北戴河的泳装供货市场全部让给贾为民,以后大家和平相处。

  • 时间到了1987年夏天。彭锦西两口子跑销售一天比一天有钱,彭锦绣也知道时髦了,罗现也骑上大摩托。看着大家都发财了,大嫂孙淑芬眼热得不行,可大哥彭锦东就是不让她拿钱做泳装,气得孙淑芬成天甩脸子,好话不好说,闹得家里鸡犬不宁的。彭锦西只好出面去做彭锦东的工作,彭锦东终于点头同意,两口子也和好如初。孙淑芬赚了钱,给自己和彭锦东置办了一身时尚行头,就是大夏天穿着呢子大衣有点热,一家人满脸笑容,其乐融融。。贾为民的团队开始内斗,李二胜和三胖打了起来,两人直言说内斗的本领都是跟贾为民学的,“拉西联盟”盟主贾为民也没了办法,兴城和北戴河泳装市场被贾为民搞的乌烟瘴气。贾为民想让孙淑芬把他和彭锦西的关系缓和缓和,再让彭锦西帮帮他,孙淑芬见到他就躲得远远的,警告他不要得寸进尺。兴城泳装人的名声已经被贾为民等人给搞臭了。因为兴城泳装人不团结,外地商铺老板开始欺负兴城泳装人。外地商铺老板提醒彭锦西,以后出去不要说自己是兴城人。

  • 因为大嫂孙淑芬之前怀疑过彭锦西做假账,所以这次彭锦绣也怀疑是孙淑芬自己把钱藏下。大嫂被冤枉的,又要喝农药又要卧轨道的,就连睡觉也会突然惊醒。彭锦西认为大嫂的心病就得从根儿上治,得把这事解决了。彭锦西和罗虹来到滨市,罗虹的挎包里装了“饭盒式”单卡录音机去做交易,彭锦西拿了个照相机躲在远处,把罗虹与店家交易过程都取了证。罗虹又再次与之合作,终于让对方出手不认账,罗虹报警、举证,并说出大嫂的经历,那个商户为平事端,把大嫂的钱吐了出来,还做了相应赔偿。因为此事,彭锦西开始反思兴城泳装人不能再内斗了,应该团结起来。他把兴城泳装人全部召集起来开会,告诉大家自己开拓市场的秘诀,有海的地方就有泳装市场。彭锦西带领大家团结一心,拧成一股绳,把兴城泳装这块招牌擦亮。

  • 贾为民落寞的回到家,生气又让彭锦西抢了风头。贾妻说屋里有人在等他。来人是义江市生意人闫方,有意找贾为民合作,目的是搞垮彭锦西,而闫方的背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大老板。兴城火车站,众人来送行,彭锦西马上就要上火车去往义江市买布料,贾为民急忙跑到火车站把彭锦西给拦了下来,说布料的事情他已经解决了,很快就能运输到兴城,彭锦西虽然对贾为民的话有些怀疑,但是并没有多问。大家等了几天,布料还真的到了,但是却偏偏不卖给彭家人。贾为民组织大家来他家领取布料,他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听着门外兴城泳装人夸赞他的话,很是受用得意,似乎走上了人生巅峰。各家各户为了巴结贾为民,都纷纷来给他送礼,他都来者不拒,连人家的菜篮子也不放过,还拿着这些收来的酒肉请闫方吃喝。

  • 彭锦西留了个心眼,让关系好的几家人在贾为民那买布料时给捎上一些,彭家开始恢复生产。但是制作出了便宜的泳装,推销到了市场上却没有人要,原来闫方早就把市场垄断,誓死要干掉彭锦西。而让彭锦西更感到意外的是,闫方背后的老板是一位老朋友,当年的“情敌兼仇人”——秦升。秦升请除了彭锦西之外的——兴城所有的泳装大户吃了个饭。一餐下来,大家欢呼雀跃——因为他们明确感觉到兴城泳装的大救星到了,这秦升才是真正的大本事!因为大家从此再也不用考虑销售问题了,不用跟在彭锦西屁股后面吃剩饭了,他们要在秦升的指导和率领下,给义江市的大品牌泳装做代工!秦升说得很明,很直接——“我回来,就是要做死彭锦西!”彭锦西知道秦升是为了当年的误会来报复自己,他想找秦升解释当年他父亲的死与自己无关,不是他举报的秦照高。

  • 彭锦西开始着手寻找厂房。可没成想,秦升一直盯着他。秦升还放出话,谁要敢借给彭锦西钱,那就等于自动放弃和秦升合作的机会,被秦升威胁后,借钱给彭锦西的几个人害怕了。秦升又派闫方盯着彭锦西,彭锦西脱不开身去找厂房,只能派罗现去找。找到厂房后,秦升又抬高厂房价格,扰乱彭锦西租厂房的计划,但最终没有得逞。彭锦西不想连累大家,把借大家的钱还了回去。曾经来彭家学习制作泳衣的徐志玲知恩图报,要冒险帮彭锦西带货卖给秦升。徐志玲便去找了贾为民,让他在帮秦升收货时放水。贾为民又开始想钻空子赚钱,跑来找彭锦西,嬉皮笑脸地告诉彭锦西,是他给秦升汇报他们家人要混着货物糊弄秦升的,他贾为民的目的很简单——想让彭锦西、彭锦绣和孙淑芬三家的货都半价卖给他,然后他再倒手转给秦升,自己能多挣钱。彭锦西被贾为民这恬不知耻的样子给气乐了,把贾为民赶走。

  • 彭锦西知道是秦升在中间捣鬼,让彭锦绣和罗现假扮秦照高吓唬季英。季英本来肾就不好,被吓的尿了裤子。季英想让秦升给自己一些经济补偿,秦升看季英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马上变脸拒绝。季英为了心安,主动退房租钱给彭锦西。在这次行动中,彭锦绣和罗现配合得非常默契,彭锦绣似乎对罗现有了好感,但是罗现心里还惦记着梦中情人罗丹。彭锦西找贾为民借钱,抠门儿的贾为民寒碜彭锦西给拿了两百元,彭锦西以贾为民瞒着秦升收购彭家货赚差价做要挟,如果不借钱就把这件事透露给秦升,贾为民马上妥协答应借钱。彭锦西和罗虹紧锣密鼓的找到了新厂房,就是冰棍厂的老厂房,只是租金价格超过了预算,而且必须在一周内支付租金。秦升利用完大家搞垮彭锦西,马上就开始强硬的把布料价格上涨,大家虽然有意见,但敢怒不敢言。

  • 贾为民又来了,大家都以为是雪上加霜,不料,他却是送来了救命钱——贾为民说是思来想去,感觉自己做人确实有问题,毕竟他和彭锦西风风雨雨这么些年了,这时候不能见死不救,而且他一直佩服彭锦西,他对秦升不仁义的举动早就看不顺眼,决定弃暗投明,既然彭锦西缺钱,他贾为民手里正好还有,他来投,算他一股。彭锦西说可以带利息的,但想对厂子投资入股不行。贾为民为了表示自己的确是诚心要来帮彭锦西,答应下来——不入股,就是借——但利息高点儿行不?有了贾为民的这笔借款,彭锦西和罗虹的建厂大业又恢复顺畅!贾为民这个突然的转变,确实是好,但没他自己说的那么好,实际上,是秦升知道了贾为民搞小动作,收了彭家三兄妹的库存泳装赚了一笔差价,很愤怒,直接中断了与贾为民的合作。秦升威胁冰棍厂的何厂长,让他去求彭锦西把下岗职工安排进彭家新泳衣厂工作。何厂长只能让何丹去求罗现,彭锦西看在罗现的面子上只好答应下来。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