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8.6
故事发生在一所名叫竹岫书院的学府之内。竹岫书院乃当时为培养年轻诗人而在都城开办的学习机构。每年科考的前三甲都出自竹岫,令众多学子心向往之。这一年,为选拔民间贤才,振兴当朝诗词文化,竹岫书院举办了一场“麒麟诗考”,从中选出诗作最佳的一人为‘麒麟魁首’,可破格进入竹岫书院学习。寒门学子骆秋迟天资聪颖,十岁参加科考,落榜后意外遭人追杀,躲入东夷山成为土匪。多年后,骆秋迟误打误撞结识了来自竹岫书院的女学生闻人隽。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8 / 共40集) VIP会员周一二24点更新2集,非会员次日观看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为选拔民间有才之士,朝廷特准开展一场“麒麟诗考”,胜出者可破例进入竹岫学习,一个叫骆秋迟的考生以一首气势雄阔的长诗拔得头筹。时间回到半年前。竹岫书院的女弟子们外出游学,在边境青州小城遭到当地土匪东夷山君掳劫。东夷山君被传为江湖十大恶人之首,长着满脸乱糟糟的大胡子,看不清长相。他定下古怪的赎人规矩,要求书院的十五个男学生一对一来赎回女学生。闻人隽是被劫的女学生之一,因为庶女身份常受到同学们的鄙视。

  • 就在赎人期限即将截止时,傅远之终于赶到山寨。他提出与山君比拼背诗。傅远之是竹岫书院文采第一人,两人不相上下,从李杜到刘白,风月美景到边塞战争,全都对答如流,久久不能分出胜负。直到山君无意间出错,比赛才算画下句点,他也成了唯一一个战胜山君的书院学生。然而,傅远之背负着母亲的命令,无奈只能带走闻人姝一人。赎人期限已到,闻人隽被独自留在山寨里。闻人姝自小暗恋傅远之,为了让闻人隽不再成为她的威胁,等回到都城家中后,她谎称闻人隽已经被山君玷污,令父亲闻人靖震惊心痛。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为选拔民间有才之士,朝廷特准开展一场“麒麟诗考”,胜出者可破例进入竹岫学习,一个叫骆秋迟的考生以一首气势雄阔的长诗拔得头筹。时间回到半年前。竹岫书院的女弟子们外出游学,在边境青州小城遭到当地土匪东夷山君掳劫。东夷山君被传为江湖十大恶人之首,长着满脸乱糟糟的大胡子,看不清长相。他定下古怪的赎人规矩,要求书院的十五个男学生一对一来赎回女学生。闻人隽是被劫的女学生之一,因为庶女身份常受到同学们的鄙视。

  • 就在赎人期限即将截止时,傅远之终于赶到山寨。他提出与山君比拼背诗。傅远之是竹岫书院文采第一人,两人不相上下,从李杜到刘白,风月美景到边塞战争,全都对答如流,久久不能分出胜负。直到山君无意间出错,比赛才算画下句点,他也成了唯一一个战胜山君的书院学生。然而,傅远之背负着母亲的命令,无奈只能带走闻人姝一人。赎人期限已到,闻人隽被独自留在山寨里。闻人姝自小暗恋傅远之,为了让闻人隽不再成为她的威胁,等回到都城家中后,她谎称闻人隽已经被山君玷污,令父亲闻人靖震惊心痛。

  • 这天,山寨中张灯结彩,山君命闻人隽换上红衣。闻人隽以为是为她和山君举行婚礼,被山君借机戏弄了一番,才知道是青州城一年一度的花神节盛会。入夜,山君带着闻人隽下山参加花神节游行,临行前,他摘下那一脸大胡子,换上一身文气的白衣,竟是个偏偏书生的模样,令闻人隽差点认不出他来!这场民间的盛会令闻人隽大饱眼福,各种有趣的民间小游戏,还有趣味十足的诗歌灯谜会,无不体现出诗歌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繁星下,山君动情,希望闻人隽能留在山寨。就在浓情意蜜时,突然发现远处的山寨火光冲天,疑似被侵。山君只能放弃告白,赶回山寨。

  • 相貌俊俏的骆秋迟受到了女生们的热烈欢迎,闻人隽得知当日他坠崖后只是摔断了腿。他答应闻人隽暂时不会报复傅远之。但他意外得知傅远之在东夷山上丢了一枚腰佩,以为他和自己的凶手有关,暗下决心调查此事。骆秋迟回到被分配的宿舍,却发现他的室友竟然是杭如雪!原来杭如雪被降职到书院当教头。骆秋迟忍不住出手,与杭如雪打作一团,虽然骆秋迟糊弄了过去,但两人还是就此结下梁子。为了不让闻人隽败坏闻人家的名声,大夫人要求闻人隽今早成婚,并为她安排了一个地位较低的官宦子弟李灵壁相亲。闻人隽不敢拒绝,怯懦的样子令闻人靖十分不喜。骆

  • 第二天的课堂上,欧阳收到谢子昀等人的作业本上画满了春宫图,将他们狠狠惩罚了一顿,谢子昀这才知道被骆秋迟戏弄了,想教训他一顿,却反而被武功高强的骆秋迟反击暴打一顿。双方矛盾升级。书院的休沐日,学生们纷纷回家,只有骆秋迟孤独地留在书院里。骆秋迟溜进傅远之院舍里搜查证据,却只找到一箱傅远之写给闻人隽的情书,心中对他更为不满。傅远之质问骆秋迟为何针对自己,骆秋迟委婉问询他遗失的腰佩,才知道那只是书院的腰佩而已,傅远之的嫌疑洗清。这一幕被闻人隽看到,她知道骆秋迟有事瞒着自己。

  • 因为不知道杭如雪住哪间屋子,闻人隽和赵清禾分头行动,正好闻人隽溜进了骆秋迟的房间。与此同时,谢子昀四人为报复骆秋迟,准备在他洗澡的时候放蛇吓唬,却不想被骆秋迟识破,反将一军。闻人隽撞见这一幕,急忙躲到衣柜里。谢子昀等人的哀嚎引来了夜巡的博士,将他们和刚找到玉珠的赵清禾抓了个正着。骆秋迟发现了躲藏着的闻人隽,帮她隐瞒下来。被闹声吸引来的傅远之,看到了闻人隽从骆秋迟房间里跑出来的画面,心中不满。骆秋迟想起,当初随着傅远之和杭如雪攻打东夷山的杀手自称是书院护卫,曾在书院当过护卫的都有记录在案,档案就放在藏书阁里,只是藏书阁里有个凶神恶煞的守夜人守卫,常人无法进入档案室。

  • 骆秋迟偷偷在藏书阁守夜人的饭菜里下药,令他沉睡后溜进档案室搜寻。这一幕被暗中观察他的傅远之发现。档案室里,骆秋迟刚找到名单,却遭遇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的攻击,他追着黑衣人打出档案室后,另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溜了进来,用火折子点燃了那本名单。骆秋迟还是跟丢了黑衣人,等他回头时,发现藏书阁已经燃起熊熊大火,急忙回去救还没醒的守夜人。学生博士们都赶来救火,但火势已经无法挽回,进火场救人的骆秋迟迟迟没有出来,闻人隽闯进去帮他。在两人的合作下,总算把守夜人救了出来。

  • 书院组织大家到郊外的树林里进行一场武学训练。由杭如雪的手下打扮成山贼埋伏在树林各处,学生们需在时限内安全逃出树林。学生们以骆秋迟和傅远之为首,分成两组进行比拼,可是,骆秋迟他们却发现,一群真正的山贼混进了官兵里,大肆屠杀。不少学生受伤,被围困在山洞里,无法通知林外的老师们……骆秋迟和杭如雪决定点火引开山贼的注意,让学生们两两偷马离开,因马匹数量不够,闻人姐妹俩都交给了傅远之。然而,在傅远之打算接闻人隽的时候,先上马的闻人姝偷偷用簪子刺中马身,马受惊冲出树林,将闻人隽留在战场上。

  • 傅远之愧疚难安,向闻人隽道歉并解释那天的情形,但闻人隽正为骆秋迟的伤势焦急,不愿听他的解释。为了求得原谅,傅远之不惜从闻人府的狗洞里钻进去去找闻人隽,让她回忆起两人儿时玩闹的快乐,也选择相信他。傅远之借机向她告白,令她十分吃惊,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这天,闻人隽回家的路上被一群流氓骚扰,被闻名遐迩的江湖游侠鹿行云所救。闻人隽恳求鹿行云教她武功,被鹿行云拒绝。第二天,闻人隽带着好吃的去看望骆秋迟,他终于醒来,闻人隽惊喜落泪。

  • 闻人隽每天白天照顾骆秋迟,晚上去跟鹿行云学武,疲惫但乐在其中,直到有一天,杭如雪带着镣铐走进骆秋迟房间,要将东夷山君捉拿归案。两人在房间里大打出手,不分胜负,骆秋迟只能将实情全盘托出,希望他看在自己救了学生们一命的份上,不要揭穿他的身份。他要拿出腰佩佐证,却发现腰佩不见了!杭如雪心知他不是坏人,但一向恪尽职守的他又无法说服自己袖手旁观。最终,他选择相信骆秋迟。在向朝廷报告遇袭一事时,他生平第一次撒谎,隐瞒了骆秋迟的身份。这日,杭如雪来帮骆秋迟上药,发现闻人隽所用的药瓶和那个神秘人送自己的药一模一样,质问闻人隽是否知道是谁“贿赂”她。闻人隽怕他伤害赵清禾,于是帮她隐瞒

  • 骆秋迟和杭如雪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两人的距离拉近,甚至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交心。与此同时,小树林里,一个农夫捡到了骆秋迟掉落的腰佩,卖给了玉器店。这天,大夫人突然命令闻人隽去一家酒楼,与李灵壁相亲。闻人隽走不得,只能先应付着。与此同时,骆秋迟在屋里待不住,拉着杭如雪一起出来逛街,正好看到闻人隽相亲!闻人隽尴尬又紧张,急忙将他拉出酒楼。在她在骆秋迟的“淫威”下答应了不少条件后,突然意识到骆秋迟本该卧病在床——原来他一直在装病骗她!她气恼不已,正要离开时下起了大雨,骆秋迟用自己还为伤愈的身姿帮她遮风挡雨,令她动容。

  • 杭如雪也加入了寻找腰佩的行列。这天,他们在商议时被傅远之听见,等闻人隽和骆秋迟离开后,傅远之询问杭如雪腰佩是什么,杭如雪只能谎称是闻人隽想要送给闻人靖的礼物。杭如雪于是买了一只玉簪子送给赵清禾,这一幕被学生们看见,误以为他们在互送定情信物,两人的绯闻因此在书院传开,就连殷雪崖也被惊动。杭如雪气恼不已,冲到教室里,让赵清禾和自己一起当着众人的面澄清,说自己绝不会与赵清禾有任何关系。这让赵清禾十分伤心,决定彻底断了对他的暗恋。看着伤心的赵清禾,闻人隽感慨良多。杭如雪似乎开始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情,骆秋迟知道他是逐渐开化了。

  • 傅远之假扮成黑衣人闯入骆秋迟屋中,想套他说出秘密,被骆秋迟识破。好在他及时脱身,没被骆秋迟发现身份。这一突如其来的黑衣人让骆秋迟等人更加焦虑。为了安慰骆秋迟,闻人隽特意带他到寺院祈福。在寺院阁楼上,他们发现了一首意境悲怆的题壁诗,落款王霞卿,不由对这个女子产生好奇。为引出王霞卿真身,骆秋迟在她的诗对了一首,几天后再来看,果然王霞卿回了一首。他们拦住了正要离开的王霞卿,而她却慌张地否认。这天课上,欧阳布置了一句诗没要求学生对出下一句。这难坏了众人,就连骆秋迟和傅远之也迟迟无法对出。

  • 在欧阳的介绍下,王霞卿与众文人吟诗作对,风头一时无两。可突然,一个小二状似无意地解开了王霞卿的头发,揭露她女儿身,紧接着,书院厨娘赶到,怒斥王霞卿不好好做事来这里抛头露面,王霞卿一时间成为笑柄,羞愤逃离。原来,这一切都是闻人姝设计的。等他们返回时,发现王霞卿已经离开了书院,只留下一封感谢闻人隽的信,不知所踪。闻人隽自责不已。闻人靖的寿辰在即,照往年惯例,闻人姐妹俩要在寿宴上表演节目。闻人姝准备了擅长的舞蹈,而闻人隽则一如既往地为才艺发愁。骆秋迟得知她正在习武,于是出主意让她舞剑。

  • 骆秋迟送的孙位画的《高逸图》惊艳四座。然后傅远之却突然提出,这画是赝品,他不依不饶,甚至专门请来孙位本人辨别真假。孙位因为曾被骆秋迟看到自己不体面的样子怀恨在心,一口咬定画是假的。骆秋迟却丝毫不惊慌,早在骆秋迟让他作画时,就偷偷将他的指印按在画纸上作为证据。傅远之无言以对,还被父亲傅月奚指责一番,更加难看。入夜,到了闻人姐妹表演的时候,闻人姝盛装出席,一把剑一支舞惊为天人,引来掌声阵阵,只有后台的闻人隽震惊不已,不知为何姐姐会抢了自己的节目。等闻人姝下台,闻人隽质问她明知自己要舞剑,为何不通知她就擅自把自己的节目也改成舞剑。闻人姝突然变脸,质问闻人隽为何明知自己喜欢傅远之还三番两次地勾引他。闻人隽无语至极,愤怒不已,姐妹俩就此反目。

  • 闻人隽伤心地将自己的小说书册烧毁,无意间撞见了一个人小鬼大的孩子。这孩子是金刀大菜牙的书迷,见她烧书与她大吵一架。骆秋迟赶到,心细的他发现,这孩子居然就是溜出宫的当朝皇帝!骆秋迟急中生智,故意说出闻人隽就是金刀大菜牙的真相,令皇帝欣喜万分,因此讨得他一个承诺,将来可以帮他们完成一个心愿。闻人隽郁郁地回到闻人府,发现闻人靖一直在等她。意外地,他将闻人隽带到阮小眉墓前,第一次对他讲起了两人的往事。闻人隽这才知道自己母亲就是传说中的阮小眉,就是鹿行云牵挂不下的师妹。闻人靖之所以这些年对她冷淡,一个原因是一看到她就想起死去的阮小眉,另一方面是因为闻人隽在人前畏畏缩缩的样子完全不像阮小眉,让他十分失望。

  • 骆秋迟认出鹿行云就是在藏书阁里和他打架的黑衣人,两人大打出手,最后才发现是个乌龙——原来,鹿行云一直怀疑闻人靖贪污,那晚是去藏书阁寻找证据,不巧遇上骆秋迟,两人都以为对方是敌人。他们担心闻人隽无法接受父亲是坏人,一致决定先将对闻人靖的怀疑瞒着闻人隽。从鹿行云处,骆秋迟得知城中有个奇货行,专门售卖奇珍异宝,或许可以从那里知道腰佩属于谁。于是,骆秋迟乔装打扮进入奇货行,发现老板果然认识这个腰佩,但不愿透露买家的身份,骆秋迟威胁她才得到一份名单,上面写着历来买过这款腰佩的买家,因此与老板结仇。这份名单上只有两个名字——康亲王和闻人靖。

  • 秋迟和闻人隽私下找到妙妙,告知她宣岚山被革职一事,没想到妙妙惊慌愧疚,最终决定告诉他们真相——宣岚山一直在免费教导妓女的子女们读书写字。更令人吃惊的是,失踪的王霞卿也出现在这里。原来,王那日霞卿准备离开都城时,被宣岚山拦下,请她一起教导这些孩子。他不愿让世人知道此事,怕就算孩子们学有所成,也会因身份地位被据于考场之外,所以宁愿被革职也要隐瞒。就连古板的欧阳也深受感动。几日后宣岚山竟意外复职。原来是骆秋迟利用皇帝之前欠他的承诺,让宣岚山回归书院。在殷雪崖的帮助下,他们在郊外建了一所免费的私塾,让这群孩子们可以清清静静地读书,也让王霞卿找到了真正的归宿

  • 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大家抄到答案,在最后一门考试前夜,骆秋迟特意拉上杭如雪一起,在赵清禾家里设计作案工具——暗藏镜子的砚台,以及会贴在天花板上的镜子,到时就利用反光将答案传给所有人。然而,工匠制作的砚台十分粗糙,一眼就能被发现,他们不得不连夜重新改造。杭如雪和赵清禾还因之前的乌龙而尴尬,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很想缓和彼此的关系。骆秋迟于是故意带闻人隽回教室贴镜子,留下两人单独相处。一时间,杭如雪和赵清禾两人更加无措。骆秋迟和闻人隽潜入书院,准备在天花板贴上镜子。为引开护卫,闻人隽冲他撒娇,这一幕令骆秋迟气愤不已。闻人隽反驳说他当初为了让妙妙开口也用了美男计。骆秋迟这才明白她为何这几日频频生气,好笑的同时觉得她更加可爱,两人总算解开误会,和好如初。

  • 骆秋迟偷偷将闻人隽带出来——他准备了一地花灯,在漫天大雪中正式向闻人隽告白。闻人隽欣然答应了他的求爱,两人甜蜜密恋。第二天,傅远之回到院舍,听还未醒酒的孙左扬念叨着作弊的事情,心生一计。骆秋迟专门去闻人府接闻人隽上学,巧遇闻人府的管家王荃,于是借机问他是否见过这枚腰佩,谁知,王荃竟就是腰佩的主人!当初闻人靖借给傅远之攻打东夷山的人中,就有王荃。面对愤怒的骆秋迟,恐慌的王荃供认不讳——九年前,他接到闻人靖的密令,刺杀一个刚出京的小男孩儿,没想到就是骆秋迟,而他并没有死。局势瞬息万变,闻人隽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是骆秋迟苦苦追寻的凶手,不敢相信。这时鹿行云出现,将闻人靖的真面目全部告诉闻人隽。

  • 她跪在敬师堂前求情,不管别人怎么劝也不肯起来。夜里,骆秋迟回到书院才得知一切。冬雪飘飘,他突然出现在久跪的闻人隽面前,替她披上外衣,令闻人隽开心不已,以为他不再躲着自己。然而他只是冷漠地转过身,只是跪在她身旁,主动请求一起承担责任。这时间,其他学生也愧疚难当,纷纷站出来表示自己也参与了作弊,要与闻人隽骆秋迟一起受罚。他们的诚意最终感动了殷雪崖,他撤销将闻人隽逐出书院的命令,但依然给了所有人严厉的惩罚,以儆效尤。夜里,骆秋迟放心不下跪伤膝盖的闻人隽,偷偷去看望她,却在闻人隽发现他时躲了起来。听着闻人隽真诚地为闻人靖道歉,但他依然无法说服自己放下仇恨,只能黯然离去。

  • 杭如雪被宣入宫,命他领兵攻打东夷山反贼。骆秋迟决定跟着杭如雪的军队一同前往,探个究竟。闻人隽急忙将老虎老鼠送到骆秋迟院舍。骆秋迟这才明白事态的严重。这期间,傅远之带着官兵来捉拿老鼠老鼠。幸好骆秋迟机灵,领着老虎老鼠躲过一劫。傅远之被摆了一道,但知道骆秋迟必然与他们有联系。军队临行前,赵清禾专门来给杭如雪送行,温暖的一幕令刚失去闻人隽的骆秋迟感慨万分。与此同时,王荃终于跑回闻人府,将一切真相告诉了闻人靖。闻人靖这才明白闻人隽这几日为何对自己如此厌恶。他跑到闻人隽房中想解释,却发现房中空无一人。原来,闻人隽为了守护在骆秋迟身边,乔装打扮成士兵混进了军队里。骆秋迟很快认出她,她宁死也不肯离开,骆秋迟只能作罢。

  • 好色的假山君看中闻人隽,要带她回山寨,闻人隽将计就计,假装臣服于他,以便骆秋迟可以提前上山部署。等进了山君的房间,骆秋迟突然出现,将山君制服,得到真相——假山君本是一个戍边的小将领,几年前开始频繁地收到一个朝臣的暗中资助,让他扩大军队,近日,这个神秘的朝臣让他占领东夷山这个易守不易攻的小地方,发动造反,他只是听命行事。骆秋迟和闻人隽无法判断他话中真假,欲将他押回军中再议。

  • 闻人府乱成一团,谁也不知道闻人靖何时能醒,大夫人担心一旦让朝中对手听闻他受伤的消息,会趁机夺权,下令谁也不能说出去。随后她质问闻人隽,为何会在这么偏僻的林子里找到闻人靖。闻人隽不愿让别人知道骆秋迟的秘密,选择隐瞒。闻人隽以为闻人靖真的是骆秋迟所伤,生气地质问他。骆秋迟怒火未熄,不但没有否认,两人还大吵一架,就此彻底决裂。哪怕在书院里相遇,也形同陌路。

  • 到了上元节夜里,赵清禾拉着郁郁的闻人隽一起参加书院举办的灯会。在猜灯谜的游戏中,谢子昀被一个日本国的文人上二打败,不仅输了钱还输了面子。他求骆秋迟为自己赢回来,但骆秋迟根本没有心情。意外地,骆秋迟和闻人隽相见,两人之间依然无话。就在这时,闻人府里,闻人靖睁开了眼睛。清醒后,闻人靖第一时间来找骆秋迟、闻人隽和鹿行云。他称自己从未发布过任何追杀令,也从未贪污过一分一毫。

  • 在离开东夷山时,骆秋迟曾让假山君书写一份假的情报发给那位朝臣,要求见面。如今假山君已死,骆秋迟便乔装成他的样子,假扮从大牢逃脱去见朝臣,却被不想朝臣只派了一个杀手灭口。他们勉强夺过追杀,却始终没有见到幕后黑手。一个月前襄州发生旱灾,如今大批灾民涌向都城。这天,骆秋迟和闻人隽在街上被一个小孩偷了钱包,令骆秋迟十分恼火。

  • 四人到达城门口,被眼前悲惨的景象震惊,他们想让皇帝收回成命,在宫外遇见了康亲王,康亲王顽固不化,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口。他们失望地回到城门口,却发现赵清禾已经派人买来了大批的粮食、衣物、药材,在城外为灾民们搭建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居所,不得不感慨首富的财力。在灾民营里,骆秋迟再次见到了那个偷钱包的小孩小战,将他捉住,却发现这个孩子还养着好几个更小的兄弟姐妹,自己更是发烧病重,晕倒过去。他们将小战带来书院养病,被闻人姝发现猫腻,以为他们在做什么苟且之事,于是带着博士和一众学生前来“捉奸”。骆秋迟和闻人隽不得已交出小战,闻人姝等人认为不该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在书院,而闻人隽等人认为不该放弃一个生病的孩子不管。争执不下时,殷雪崖决定让骆秋迟将小战带走。

  • 临行前,小战拜托骆秋迟和闻人隽将其他偷来的物品归还。这其中,居然就有一只闻人靖的印章!只是小战记不清是从哪里偷来的。骆秋迟和闻人隽将印章带回家中,闻人靖却说自己的印章并未丢失,而这个被小战偷走的印章居然是假的!就是盖在追杀令和贪污的文书上的那枚!原来,是有人多年来冒用他的身份乱下命令,贪污国库银钱。一场追凶案竟牵扯出更大的秘密。杭如雪向皇帝请辞,想回到书院继续当他的小教头。最终,皇帝允许他身兼数职。杭如雪终于回到了书院,赵清禾惊喜不已。因此次灾情严重,皇帝决定举行祭天仪式,为襄州求雨。除了文武百官和各国使者,在安抚灾民中表现卓越的竹岫书院也在受邀之列。

  • 转眼间到了三月,书院按习俗将举行赏花仪式,邀请皇帝和文武百官参加,在三月三的夜晚,都城百姓还会在芙蓉湖畔举行游湖盛会,所有未婚的男女将精心准备的簪子送给爱慕之人,若对方接受,就可一起泛舟湖上。学生们都期待地准备起簪子,闻人隽想将阮小眉的簪子送给骆秋迟,以展现自己的决心,赵清禾也鼓起勇气,决定在游湖会上邀请杭如雪。为了给骆秋迟一个惊喜,闻人隽专门定制了烟花,在后山摆成骆秋迟名字的形状。就在她准备时,突然听到有人呼救,竟发现一个少女被困在大树上,她上树救少女,却不想这个少女十分刁蛮,不仅不感谢还怪她刮花了自己的衣服,两人争执间掉下树来,骆秋迟及时赶到将她们救下,少女瞬间对骆秋迟一见倾心——而这个少女,居然就是皇帝的亲姐姐,刁蛮公主叶阳!

  • 闻人姝独自来到付府找郑奉钰,言明自己喜欢傅远之,希望郑奉钰劝服他与自己成婚。她骗郑奉钰傅远之还未对闻人隽忘情,令郑奉钰十分愤怒。夜里,芙蓉湖畔满是幸福的男男女女,谢子昀本以为凭自己的帅气将会收货大把的簪子,然而大家都找到了同游的伙伴,只有他一个人被落下。常年不出门的郑奉钰突然出现在芙蓉湖畔,她警告傅远之必须接受闻人姝的簪子。他想拒绝,却又没有勇气,只能在郑奉钰的监视下,当着众人的面把簪子送给闻人姝。闻人姝自然高兴不已,却不知这样压抑的生活让傅远之越发觉得喘不上气来,对她也越发痛恨起来。赵清禾看着被叶阳“挟持”的杭如雪,虽然心里十分害怕,但她最终还是决定鼓起勇气向杭如雪赠簪,没想到杭如雪居然一口答应。

  • 闻人府里,闻人姝等来的是付府不回来提亲的消息,痛哭不已。这时,傅远之悄悄溜进来,安慰说他也想娶她,但这一切都是他母亲的决定,自己无法左右,让她千万不要放弃。温柔深情的样子让闻人姝对他的真情信以为真。这边闻人靖和闻人隽骆秋迟紧锣密鼓地调查假冒之人,而康亲王也在暗中调查闻人靖的账目,先一步查出以他名义贪污的银钱数目,大张旗鼓地带人来捉拿闻人靖。闻人靖知道百口莫辩,正要随他离开时,晏七突然急匆匆地跑来,说已经查出是有人假冒闻人靖行贪污之事,这个人就是赵清禾的哥哥,赵清草!官兵在赵家搜出一枚假印章和那箱没被记录在案的银钱,罪名坐实,赵氏一族被抄家,秋后问斩。众人不知所措。闻人隽和骆秋迟找杭如雪一起去牢中看望赵清禾,然而杭如雪却一口拒绝,绝情的样子令闻人隽十分生气,只有骆秋迟知道他是不敢面对。就在即将行刑时,杭如雪突然冲到刑场,他一袭红衣,神情庄重地踏上刑台,向赵清禾求婚!众人震惊,行刑官感念他们即将阴阳两隔,同意他们先拜天地。两人就这样,在众人的见证下完成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

  • 闻人隽和骆秋迟知道晏七经常会找美女作陪,便找来妙妙潜入晏七身边,故意带他去刑场边的酒楼喝酒,让他亲眼看到赵家人死,放下心来,又在他的酒里下药,等夜里药效起了作用,他只觉得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本就不安宁,又让赵家人假装冤魂索命,自然吓得晏七说出真相。等晏七醒来后就要被移交大理寺结案。可没过多久,晏七竟然从关押的地方失踪了!直到几天后,他被发现畏罪自杀,陈尸家中,遗体边放着一封他自己写的遗书,阐明了自己所有的罪责。案件总算告一段落,骆秋迟随闻人靖一起去处理晏七的遗物,看到了他当初参加科举考试时的试卷,惊讶地发现,这张卷子上的笔迹和文章竟然出自他骆秋迟的手笔!原来,晏七和骆秋迟儿时同年参加考试,他冒用了骆秋迟的试卷,才导致骆秋迟落榜,而他自己夺得状元!骆秋迟不敢置信,他调查了当年的监考官,发现居然就是竹岫书院的司成,一直照顾他的——殷雪崖!

  • 骆秋迟质问殷雪崖晏七试卷的真相,殷雪崖只能道出实情——当年他的结发妻子病入膏肓,晏七带着钱财和名贵的药材来贿赂他审卷放水,他一念之差答应了。在阅卷时,晏七发现了骆秋迟的试卷,因当年科举时不同地位的考生考场也不同,他知道这人定是个没有来头的平民,于是想进行调换,殷雪崖深知这卷子的主人是个奇才,不愿埋没他,但如今他已经被晏七抓住了把柄,不得不听从晏七的指示,将两人的试卷调换。这些年来他愧疚难安,所以致力于推广麒麟诗考制度,就是为了让有才的平民子弟可以进入竹岫书院,不再因不公而埋没。直到麒麟诗考举办,他在考卷中发现了这熟悉的笔迹,知道骆秋迟回来了,所以才分外关注他、照顾他。殷雪崖自愿去官府自首,但骆秋迟却阻止了他。他唯一的要求,是殷雪崖不能停止对科举制度改革的努力。晏七下葬,一切似乎尘埃落定,但骆秋迟总觉得还有更大的阴谋没浮出水面。赵家恢复往日生机,有了杭如雪这个女婿后更是得到了朝臣的认可,他们为杭如雪和赵清禾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有情人终成眷属。

  • 五魁部王储携使者来访,他们带来了五魁部的学生,想与竹岫书院进行一场友谊比赛,比赛项目除了琴棋书画、吟诗作对外,还有盛行的马球。骆秋迟、闻人姝、赵清禾等数名同学都被安排参加比赛,紧张地准备起来。这天,闻人隽陪着骆秋迟在山上空地练习马球时,偶遇一伙山贼,这伙贼人掳劫了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看起来奄奄一息。两人出手将孩子救下,带回闻人府救治。但大夫人和闻人姝强烈反对,要将他赶出去。闻人隽坚定地反对。没人注意到,小孩迷迷糊糊地醒来,闻人隽维护他的面容在他眼里分外好看。最终,闻人隽将他带回自己的房间照顾,然而一转眼,这孩子居然不见了,只留下一封道谢信。赵清禾被分到背诗一项,向来腼腆的她担心自己无法在众人面前说话,紧张不已。杭如雪看出她的疑虑,找来许多护卫和士兵充当观众,帮她练习。到了比赛那天,皇帝、文武百官和书院众人齐聚演武场,就在比赛开始前,神秘的五魁部王储终于现身,居然就是那个被救的小孩!

  • 场外,闻人姝看着闻人隽受到的欢呼,看着观礼台上闻人靖骄傲的神情,更加不忿。这时,傅远之利用她的嫉妒之心,指使她在骆秋迟和闻人隽的水里下药,好让他们不仅输比赛还能在众人面前出丑。闻人姝来到厨房,下人们都跑出去观看比赛了,她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下药,然而这时,正好比赛中场休息,这一幕被闻人隽和骆秋迟亲眼目睹。闻人姝百口莫辩,闻人隽对她的耐心告罄,再也不愿原谅,让杭如雪将她关押在后厨,赛后再交给官府。闻人隽和骆秋迟赶回来,比赛继续。借着怒火,闻人隽越战越勇,竹岫书院最终取得了胜利。

  • 骆秋迟醒来后,得知闻人隽已经上路,不分昼夜地追赶五魁部的车队,总算追上。他已一人之力独挑五魁部士兵,身受重伤也不愿放弃,但闻人隽无法再承受,她哭着求王储放过骆秋迟,自愿陪王储回五魁部。两人的爱情最终感动了五魁部王储,他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决定放手。等傅远之赶到时,只看到满地狼藉,他知道自己迟了一步。他捡到骆秋迟残碎的马鞭,看着上面东夷山君的名字,狠狠握紧拳头。在回京的路上,骆秋迟和闻人隽越发明白时间的可贵,当下对着皇天后土发誓,结为夫妻。

  • 这天夜里,大夫人偷偷溜出房间,从杀手手里接过一个荷包——里面是骆秋迟和闻人隽的断指。她满意地离开。然而杀手摘下面罩,竟然是骆秋迟!大夫人急匆匆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娘家时,骆秋迟和闻人隽突然将杀手扔进她房间,在她面前揭露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大夫人自然不肯认罪,她冲出府,在门外迎接她的却是囚车。与此同时,闻人靖带人上门捉拿康亲王,证据就是那一车来路不明的财宝。大夫人和康亲王双双入狱,一切尘埃落定。此时离科举只有短短一个月时间,大家都进入紧张的复习状态。女生们不能参加考试,于是早早离开了书院,只有闻人隽留下来照顾骆秋迟。听闻一家寺庙里的符对考生特别管用,闻人隽专门去排队,将寺里所以的符都抢了回来,给学生们人手一个。她却没发现,在她离开寺院后,傅远之紧跟着出来,手里拿着一只神秘的药瓶,神情狠厉。

  • 这天,闻人隽给骆秋迟送饭,中途想起忘了东西,将饭盒放在桌上离开了一会儿,回来时竟看到傅远之站在饭盒边,顿时心生警惕,但傅远之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骆秋迟喝了汤,并无异样,然而不一会儿,却是闻人隽晕倒在地。骆秋迟焦急地请大夫来,得知她只是劳累过度。在骆秋迟送大夫离开时,闻人隽竟然咳出血来!她不敢让骆秋迟担心,隐瞒了下来。就在这时,战场传来噩耗,杭如雪的军队遭遇埋伏,全军覆没!众人不敢置信。这天夜里,赵家人突然发现赵清禾失踪,才知道她要带上一队护卫去战场寻找杭如雪。她坚定的样子,让骆秋迟知道阻止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接下来的几天里,学生们纷纷病倒,咳血不止,就连傅远之和殷雪崖也倒下了,只有骆秋迟毫无异常。他这才知道闻人隽一直瞒着病情,已经病入膏肓了。女学生们主动返回书院,照顾男学生,却不想没多久也都倒下了。此事引起了朝廷的重视,御医得出结论——中毒!只是这毒十分诡异,在医书上也无迹可寻,众人一筹莫展。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