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东西宫略

4503.8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黄伟声

简介: 齐宣王(郭晋安饰)為重振齐国声威,到深山寻找高人钟无艳(陈法拉饰)相助,在情急之际顺口开河以“无条件”作回报,事成后钟无艳竟狮子张大口要当皇后娘娘,但齐宣王刚又答应立拥有国色天香的夏迎春(陈敏之饰)...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战国大乱,大小战役停不了,齐宣王田辟疆眼前正面临一场激战 - 与燕国的蹴鞠大赛!宣王就此大赛,找来多位大臣练习,并自命球艺非凡,不满弟弟信阳君与谏臣晏英的球艺逊色,太史端木正看穿晏英存心弄虚作假,未有向宣王道出真相,晏英坦言不欲打击宣王的雄心壮志,应该设法安抚落败後的宣王更为实际。

  • 端木正等人认为宣王不应以貌取人,太后亦同意宣王与离子有约在先,绝不可以失信他人,但宣王对无艳的外貌、粗鲁举止及太夷山口音感到极为反感,无奈太后却欣赏无艳的本领,坚持派人训练她学习齐国礼仪,并迅速於齐王生辰後完婚。

  • 田凯到大牢接走迎春,她一心以为自己会被带到刑场,谁知无艳竟在外等候自己,迎春既惊且喜。无艳向迎春忆述自己与无慧的破案经过,成功让田宽自投罗网,供出自己杀人嫁祸的罪证而遭正法。宣王将破案功劳独揽,命端木正纪录於史书,好让自己名留青史,同时亦怪责田凯未有好好管理下属,罚他面壁思过。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战国大乱,大小战役停不了,齐宣王田辟疆眼前正面临一场激战 - 与燕国的蹴鞠大赛!宣王就此大赛,找来多位大臣练习,并自命球艺非凡,不满弟弟信阳君与谏臣晏英的球艺逊色,太史端木正看穿晏英存心弄虚作假,未有向宣王道出真相,晏英坦言不欲打击宣王的雄心壮志,应该设法安抚落败後的宣王更为实际。

  • 端木正等人认为宣王不应以貌取人,太后亦同意宣王与离子有约在先,绝不可以失信他人,但宣王对无艳的外貌、粗鲁举止及太夷山口音感到极为反感,无奈太后却欣赏无艳的本领,坚持派人训练她学习齐国礼仪,并迅速於齐王生辰後完婚。

  • 田凯到大牢接走迎春,她一心以为自己会被带到刑场,谁知无艳竟在外等候自己,迎春既惊且喜。无艳向迎春忆述自己与无慧的破案经过,成功让田宽自投罗网,供出自己杀人嫁祸的罪证而遭正法。宣王将破案功劳独揽,命端木正纪录於史书,好让自己名留青史,同时亦怪责田凯未有好好管理下属,罚他面壁思过。

  • 太后眼看宣王成家立室感到放心,遂召见无艳与迎春两位媳妇,吩咐她们辅助宣王治理齐国。太后深知爱儿好逸恶劳的性格,提醒爱儿别忙於沉醉温柔乡,要多加关心朝政。宣王听到要亲自批阅奏章即面有难色,无艳见状主动表示愿意代劳,宣王遂派晏英与端木正辅助。

  • 宣王往探望迎春,发现她於花园内种满菊花欲与自己欣赏,可惜让地方变得狭窄。迎春透露宫中已有流言传出他因偏爱无艳,东宫才会比西宫大得多。宣王闻言否认,重申最爱迎春,并下令扩建西宫之馀,更特别为迎春设计一座大型菊花台。无艳从奏章内发现水利工程无故被搁置,细问晏英下,才恍然该笔款项被宣王拨往扩建西宫。

  • 齐国大盐商严厉向信阳君送上玉如意示好,希望可以预先得悉停建水坝工程後,可有其他项目从中谋利,并抱怨改道一事令他损失惨重,信阳君却认为他们应该将目光放远,二人商讨修改河道的影响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宣王带迎春到一座别院欣赏日落,并表示会将别院命名为「迎春阁」,逗得美人满心欢喜。

  • 宣王担心迎春手部的伤势,故命人特别研制金创药,并亲自替迎春涂上。百姓大赞无艳的勤政,迎春与信阳君分别指全赖宣王礼贤下士,使宣王亦沾沾自喜认定是无艳的百乐,继而刺激到宣王许诺要发愤当一个好大王,以免被无艳看扁。宣王亲自处理奏章,使无艳与无慧在宫中变得百无聊赖,熟知宣王性格的无艳遂前往了解宣王批阅的进度,未料竟发现人去楼空。

  • 太后安排无艳与迎春到齐国最厉害的厨艺学府进修,希望助二人练习厨艺刺绣,待两位娘娘归来之时,再办一个厨艺比赛,胜出者可获得历代娘娘独有的祖传宝物。迎春一看到宝物立刻双眼发亮,但无艳却认为自己对刺绣一窍不通,亦没兴趣前往深造厨艺,宁愿留在宫中处理政务,并著太后直接将宝物送予迎春即可,无奈迎春坚持要正式与她比试,且看二人谁是真正的母仪天下。

  • 宣王对无艳所言感到大惊,担心刺客真的伤害迎春,刺客闻言只要无艳释放其同伴,他亦会按照江湖规矩放过迎春,无艳拒绝就范,无奈宣王在旁施压,结果如无艳所料,刺客未有信守承诺,使宣王感到後悔之际,幸得无艳犯险勇救迎春。迎春向宣王撒娇表示双脚毫无感觉,恐变成残废。

  • 信阳君对宣王的真确性存有保留,由于事关重大,遂命田凯未有确实证据之前,务必秘密行事。无艳等人无法找到失踪的宣王,与端木正等人研究过后,他亦同意以宣王好大喜功的性格,没道理从燕国归来时,对所发生的事只字不提。田凯暗中传来宣王是天顺假冒的消息,太后与田芸回想多年来宣王对自己爱护有加,深信绝非他人顶替;宣王得悉谣言传遍宫中之后,气得誓要寻找中伤他的源头。

  • 辟疆被带到刑场,被指以书僮曾天顺之名假扮宣王而判死罪,正要行刑被斩首之际,无艳突然现身阻止,信阳君力斥无艳劫法场乃死罪,谁知无艳竟表示已找到有利的人证及物证可以证明眼前人是宣王。众人跟随无艳返回宫中,她取出天顺的骸骨,请来曾母说出其子的特征,太后喜闻骸骨的特别之处,亦渐相信眼前人是宣王,但信阳君却诸多反驳,迫使无艳另找人证,证明辟疆的身分。

  • 无艳与无慧分别为感情而苦恼,各自诉说面对心仪对象的感受,无艳重申并非惦记宣王,一切只为遵守师傅的命令,为齐国百姓谋福祉,无慧则替师姐无辜被逐西宫感到不值。燕国太子妃们向迎春送上大批胭脂水粉作回礼,感激她说服宣王让燕国兵马越境,并将部分礼物转赠田芸,无艳刚好前往探望公主,得悉回礼一事后,仍对宣王独断独行,让燕国兵马为捉人而伤及无辜百姓的决定感到气结,无慧等却认为无艳应该装扮自己,以讨回宣王欢心。

  • 晏英与端木正离开无艳寝宫,却发现有人鬼祟在外,遂高呼侍卫求助捉拿刺客,无艳闻言将正要亲吻自己的宣王推开,并会合晏英等人,追至太后寝宫,无艳为捉拿二人而将太后的「万寿无疆」符弄毁,太后听见打斗声而现身了解,刚好让刺客逃脱,当惊见曾被高人开光的灵符被毁后气至昏倒。太医检查后诊实太后感染风寒,她则认定对灵符甫被毁,自己马上染病一事感到不安。

  • 宣王大惊解释是误会一场,大可将江山交还,但遭直仁与村民无视,并点火欲将他烧死洩恨,无艳赶至转眼将宣王救走,使直仁感到气结。无艳把宣王带回岸边,等候他甦醒,未料直仁找至,无艳向直仁表示宣王的政绩对错是让世人评分,若他坚持弑君则犯下弥天大罪,无奈直仁坚持要杀掉宣王,无艳只好迎战,结果直仁败走,但扬言定必会回来杀掉昏君。

  • 信阳君于祖宗前以新君身份进行参拜,支持他的群臣纷纷命端木正将此记于史册内,端木正遂将他懒理宣王生死,执意登基一事记下来,信阳君没趣与他争执,并认为一切纯粹顺应天命。信阳君率群臣祭祖完毕,准备前往大殿进行登基仪式时,却听见将领们纷纷高呼「参见大王」,满心欢喜的他一心以为众人向自己行礼,才恍然宣王安然无恙返回宫中,端木正将信阳君的的恶行相告,吓得他将一切推在太卜等人的头上,并借太后之名向宣王求饶。

  • 宣王兴奋向无艳表示,燕国太子竟婉拒蹴鞠比赛,并自动将欠债清还,但对他的配合感到好奇,无艳遂将早前蹴鞠场上遇到的一件趣事告知宣王。迎春派人送来糕点,宣王品尝时发现内有乾坤,遂立刻被引得前往西宫与美人相聚。宣王从踏足西宫开始,沿途不断找到属于迎春的衣物,后才恍然她正在沐浴更衣,宣王为自己近日冷落迎春而道歉,并兴奋地与她鸳鸯嬉水。

  • 宣王等人于石像揭幕现场等候多时,却迟迟未见无艳到来,当她来到之时,宣王赫然发现无艳竟穿上属于自己的粗衣麻布,遂直问其装扮的原因,谁知无艳竟指是为了尊重大会,才会穿上最适合自己的装束,不禁把宣王气坏,但当他看到石像与迎春同出一辙后,则再次笑逐颜开,但在场人士却对石像非为表扬真正的齐国才德兼备得主后感失望。

  • 直仁目不转睛注视迎春,继而将手中的陶笛跌破,仍是呆住不懂反应,宣王眼看宝物被毁,遂把直仁叫回现实之中,吓得直仁跪地求饶,宣王笑指迎春美若天仙,故不会怪责直仁失仪,并承认首次遇上迎春被吸引至站立不稳。迎春得悉直仁护驾有功,遂命他日后效忠宣王,别存有非份之想。直仁对着自己的陶笛,回想起一些旧事。

  • 无艳发现自己换上宣王躯壳后,激动得打算马上出宫寻回属于自己的肉身,可惜被催赶上朝,无艳把握此机会否决让田芸嫁到赵国一事。无艳以宣王的身分表示田芸病情反复为借口,但群臣却担心此举或会引起干戈,晏英等人提议可以找另一名皇亲国戚的女儿上契,让她以干长公主的身分顶替田芸出嫁。

  • 宣王一心哄回无艳,却不知她喜欢甚么,遂买来蜜饯、珠钗及丝帕等,并在铜镜前以不同的语气,挑选最佳的开场白,当他一直看着铜镜内是无艳外形的自己,发现脸上的胎记比从前顺眼,并回想无艳的优点,愈看愈觉得胎记美艳动人,遂赶回宫中与无艳见面。

  • 宣王兴奋与无艳相拥,却发现迎春竟变成了无艳,而另一边厢,醒来的无艳惊悉自己的魂魄附在迎春身上,此时真正的迎春与宣王到来向无艳讨回肉身,并了解二人早前灵魂交换而变得古怪的经过,无艳亦答应会找锺离子尽快将二人变回正常。

  • 宣王与无艳发现迎春失踪,赶紧出宫寻找她的下落,惊见她悬吊於树上,遂连忙找来锺离子求助。锺离子餵迎春服用丹药,希望助昏迷的她起死回生,宣王不禁自责未有迁就迎春所致,锺离子坦言交换灵魂只属小把戏,其道行并未至於可以更改其命数。锺离子闭关修炼,无慧暂代掌门之职,却委派同门师妹们负责所有工作,锺巽子目睹一切,惊悉锺离子正在修炼师傅独门的「天蚕神功」。

  • 迎春为无艳亲自下厨,炮制大堆美食,庆祝无艳康复,无艳却为此劳动怀孕的迎春感到歉疚,宣王眼看二人经历患难后变得守望相助感到安慰。迎春为怕呕吐,而婉拒品尝烤肉,无艳担心其情况,遂向太后了解迎春食欲不振的原因,终于学会按摩小腿的穴道,助迎春恢复食欲,但由于按压的力道必须得宜,才能助孕妇恢复胃口,否则或会令迎春呕得更厉害,使无艳决定亲自为迎春按压穴道。

  • 宣王面对多方压力,要求将无艳处决,但她却坚称自己未有下毒,宣王到东宫欲向无艳动之以情,劝她说出内情但不果,无艳要求与迎春见面,亲自向她解释一切,宣王代为传话后,迎春激动拒绝,并再次请宣王将无艳处斩以祭亡儿。

  • 宣王为应否御驾亲征一事苦恼,迎春得悉此事后大表支持,鼓励他把握此机会建立威望,宣王遂整装出发。信阳君将燕军大挫齐军,宣王下落不明的一事告知朝中大臣,并决定由他亲征往营救宣王,大臣纷纷表示支持。信阳君贪恋迎春的美色,暗示宣王的生死一线,掌握在他手中,若迎春愿意相陪,宣王生还的机会率会较高。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